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54 不想他死

254 不想他死

    薄荷看着眼前的小院子,没想到他如今在这里生活,云海市郊区的一个小镇里。

    环境很安静,但是院子看起来却有些破旧,也种了些花草,显得很整齐。虽然位置有些偏僻,但是真的很适合养病。和从前的薄家虽然没有办法比拟,但是如今的他的确更适合在这里居住。

    “知道爷爷奶奶去了哪里吗?”坐在车里,湛一凡问盯着院子有些发呆的薄荷问。因为铁门事缩着的,所以看得出来家里暂时没人,所以他们并没有下去。

    “不知道。”薄荷摇了摇头,从她去了英国之后,爷爷奶奶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过。也是怕了他们的咄咄逼人和步步紧逼,面对他们无法真正的狠心,但是也无法心软的答应他们给的任务无理要求。

    “被你父亲送到养老院了。”

    “养老院?”薄荷记得薄光给自己说过,他安置好了他们二老,但是没想过竟然是养老院。他们活了那样潇洒的一辈子怎么会愿意去养老院呢?如果不是他得了这样的病,他又怎么会将他父母送去养老院,他一向都是异常孝顺的,这一切都足以表明,他早就在开始安排着他的后事。

    心里莫名的开始泛疼,他的妥协和沧桑似乎都有了理由和原因。

    安静了一下湛一凡又继续而道:“而且,我去查过,已经交了十年的费用。”

    “十年!?那一定是一笔……”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啊!

    湛一凡点了点头:“的确不菲。”

    薄荷疑惑了,薄氏集团破产,他哪里来的钱?

    湛一凡突然敲了敲薄荷的手背看着前方淡淡道:“他回来了。”

    薄荷抬头望去,他一只手提着菜篮子,一只手撑着一把雨伞,看起来就像是迟暮的老人一样行走缓慢。满头的白发不像见她时那样整齐,有些凌乱,身上的衣服却是很干净,他在这方面一向都是有些洁癖的。看着这样的薄光,薄荷的心泛起疼来,他何以至此?

    薄光走到铁门前,将雨伞和菜篮子放在地上,哆嗦着伸手在自己身上摸索钥匙,薄荷推开车门转身下了车,关门声惊动了薄光,所以当他扭头望来看到薄荷时,手里好不容易掏出来的钥匙‘啪’的一声就那么掉在了地上。

    湛一凡也下了车,站在驾驶座的车门口向薄光深深的点了一下头:“爸爸。”

    湛一凡虽然亲手毁了薄氏集团,也曾经说过没有这样的岳父的话,但是他也深知薄荷在逐步的原谅她的父亲,所以他这个做丈夫的自然要拿得起更要放得下,率先的表态也是给薄荷和薄光二人找个台阶好下。

    薄光深深的看了湛一凡一眼颔了颔首,薄荷则有些拘谨甚至手足无措。她这么突然就来了,是因为知道了他的身体状况,但是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关心的话说不出口,不关心的狠话也再说不出口。

    “你们……怎么来了?”薄光弯腰捡起钥匙,看着薄荷笑了笑。

    湛一凡看向薄荷,这问题应该薄荷回答。

    薄荷努力的扯出一丝微笑来:“看看你。”

    薄光微怔,薄荷是几乎不对他笑得,从小到大笑的次数十根手指都数的过来,他这个做爸爸的就是这么失败,女儿微笑的样子几乎都记不得,所以这一刻看见微笑的薄荷也恍然以为自己是看到了微笑的白合,自己也禁不住的笑了。

    进了院子,薄荷四处看着,薄光将他们往屋里请:“进来坐吧,我给你们泡茶。”

    “我来泡吧。”湛一凡借言先推门走了进去,即便屋子很破旧,可是他却非常自在,像是已经来了无数次似的。

    薄光看着湛一凡的背影淡淡的叹了口气:“把你嫁给他,这似乎是我当初对你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了。”

    “你不怪我们吗?”

    薄荷看着薄光问。

    “怪?你是指,这小子把我的江山给摧垮的事情?”薄光笑了笑转身,显得非常轻松自在,将篮子提向了厨房。

    薄荷跟在后面,薄光一边叹息一边道:“怪又能怎么样呢?薄氏不济,这是事实。他不收购,别的公司也在虎视眈眈着,而且价钱还不一定有他出的那么高。不过,我倒是一直把你们摧毁我基地的事情难以忘怀,如果那里没毁,薄氏也不会遭遇经济危机。但是现在说这些好像也没有什么用了,毁了就毁了吧,我的生活也难得如此清静几天。”

    面对薄光如此平静的叙述薄荷反而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了,没想到他把一切都看的这么的淡了,是真的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了才会如此释然吗?

    薄荷走进厨房伸手拿过他的篮子淡淡道:“我来做饭吧。”

    “你?”薄荷有些意外的看着薄荷。

    “我会做饭的。”薄荷拿出番茄和青菜,怎么连肉都没有呢?再看那些没有拿出来的菜,豆腐豆角,他就吃些这吗?

    “好好,我还没吃过你做的饭呢。”薄光有些开心的笑了,站在一旁就看着薄荷。

    薄荷顿了顿,伸手将所有的菜都拿出来,然后挽起袖子开始准备晚餐。做的都是些清淡的食物,不过因为如今薄荷的手艺也非常不错,所以她相信味道应该也会很好。

    薄光就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看着薄荷如此娴熟的动作忍不住好奇的便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做饭了?”

    薄荷诚实的回答:“从薄家搬出来那一次。”

    薄光顿了顿,脸上的笑变的有些尴尬:“以前,爸爸给了你不少委屈吧?”

    “嗯。”薄荷尝了一下汤的味道,正好。

    “对不起……”

    薄荷握着勺子的动作一怔,抬头看向薄光,他微笑的就像个慈父。

    “说实话……”薄荷将勺子洗干净放在一旁的盘子里,低头又开始切菜,“以前你的确做过很多不像是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每当我受委屈的时候你都不会站在我这边。被薄烟设计打我的那一次也是,我恨你已经恨到了骨子里。但是我对你依然会存在奢望,因为你是我的父亲,我奢望你和蔡氏对我能有一点儿温柔,也许是从未得到过,所以那在我眼中就是曾经最大的愿望。直到后来我也被人疼,被人关心,被人爱我才明白,愿望别人对你好是最愚蠢的事,只有心甘情愿,那才是真的。”

    放下刀,点燃煤气,炒第二个菜。

    薄光有些垂头丧气,面对薄荷的诚恳,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薄荷说的都是事实,他从未真正对她好过啊,他给她的除了严厉、苛刻和偏心之外,似乎连一点儿温情的事情也想不起来。

    薄光走了出去,薄荷回头看向他的背影有些梗咽,他们明明是父女,却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薄光回到客厅,看到湛一凡正在给他修凳子,旁边是泡好的茶,薄光叹了口气:“不用修了,反正除了你们,这里从没有人来过。”

    有三个凳子原本就是好的,只有一个是残缺的,那个残缺的被堆在角落,他也从没想过要修理它。

    湛一凡挽着袖子依然蹲在地上认真的修着凳子还道:“等以后苗苗能走路了,她也能坐的。”

    “苗苗……她五个月了吧?”

    “嗯。最近馋嘴,在吃粥也在喝一些肉汤了。”

    “长得好看吗?一定是好看的……瞧我问的是什么话。”

    湛一凡伸手从衣服里摸出手机来,屏幕是薄荷,所以只有打开相册将里面的小苗苗的照片递给薄光看。

    这是薄光第一次看自己的外孙女,他的眼睛都快直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小娃娃啊?真的是他女儿的孩子啊!

    “真是漂亮啊,真可惜……我不能听她叫一声外公了。”

    湛一凡看着薄光,薄光笑了笑将手机还给他:“你们今天会过来,一定是知道了吧?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听不见她叫外公,也是大实话。”

    薄光曾经也是个奸猾的商人,所以这点事情还是猜得出来的。湛一凡扶好凳子再次落锤,等凳子修好了他起身坐下,并看着薄光静静的道:“是,我们的确知道您生病的事。她不放心,所以我陪她来看看。”

    “有什么不放心的啊,我这一把老骨头,难道还有人会真的关心吗?”

    “她如果不是关心你,你如果还是从前的样子而她对你也是从前那般怨恨,你觉得我们今天还会出现在这里吗?”

    湛一凡的话让薄光陷入深思,薄荷如此心平气和还亲自给他下厨,虽然也说出她从前的心情,但是这何尝不是一种释然呢?

    “难道…她原谅我了吗?”薄光看向湛一凡,湛一凡轻轻的微笑,在他看来,薄荷是原谅这个男人了,这个身患癌症命不久矣的男人,她的亲生父亲。

    “饭好了,一凡,帮我盛一下米饭。”薄荷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湛一凡缓然站起向薄光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向了厨房。

    一桌子的素菜,做的都十分的清淡,但是看起来依然是色香味俱全的。

    薄光夹了一块豆腐送进嘴里,这辈子,她第一次吃到女儿做的饭菜啊,可真是香,仿佛每嚼一下,心里就会快乐一分。只是,他能吃的很少,而且吃一点儿就会饱足了。

    薄荷和湛一凡还在吃,薄光吃了几口却放下了筷子。

    薄荷抬头看向他:“怎么……做的难吃了?”

    薄光立即摇头解释:“不不,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饭菜,和你妈妈做的一样。”

    “那是……吃不下了?”她知道,他这个时候的胃口应该已经非常差了,每日吃的东西也非常少。

    薄光点了点头:“是啊,吃一点儿就饱了,再多,又该疼了。”

    薄荷一颤,在厨房里湛一凡帮忙盛饭的时候就和她说了,说他已经猜出他们知道的事实。薄荷反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没想到他自己却是这么坦然。

    薄荷握紧手中的筷子:“为什么……不在医院继续治疗?”

    “治不好了。”薄光叹息着兀自摇头,“我的身体啊,我清楚,这次是治不好了……”

    “这个病怎么会治不好呢?晚期也有办法的,你知道洛氏医馆么?我和那里很熟的,我们去那里看吧,中药也能治的!如果是钱的问题,我也能……”

    “不是。”薄光笑看薄荷,“爸爸真开心。”

    “开心?”

    “是啊。你还会关心我,给我做饭菜,就算我曾经那么对你,你也能释然,不会真的置我于不顾,我就是死,也值得了!”

    薄荷低头,眼泪从眼眶流出来滴进她眼前白花花的米饭里。

    “我虽然恨过你……可是我从没想过要你死……为什么……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病也不告诉我们?为什么……”

    薄光有些慌了,他可没想过让薄荷哭啊!

    “别、别哭啊……我这不是还没死么……爸爸的命长,暂时还死不了的……”

    湛一凡抽了一张纸递给薄光,薄光感激的向湛一凡点了点头,拿着纸扶着薄荷的肩替她擦着眼泪。这是他这个做父亲的第一次给女儿擦眼泪,心里面既是愧疚又是满足,总算是能正大光明的给她擦一次眼泪了。

    这个女儿啊,不爱哭也不爱笑,从小就喜欢板着一张脸,虽然是自己造成她的性格冷漠,但是今天看着她笑了又哭了,这个做爸爸的还真是完全满足了,似乎真的死而无憾了啊!

    回到车里,薄荷转身趴进湛一凡的怀里,眼泪静静地从眼眶里流出,浸湿了湛一凡胸前的衣襟。而湛一凡也只是静静的揽着薄荷,一下一下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肩,他知道她这个时候需要眼泪的宣泄,如果她不哭出来一直憋在心里会很容易生病,所以他宁愿陪着她,让她尽情的哭着来,也许这样就会好受一些而来。

    “我不想让他死……我不想他死……”薄荷痛哭着轻声的呢喃,哭出了她心里的话。

    “只要好好看,他还有希望的,别伤心了,啊?”湛一凡安慰着薄荷,看着她哭的这么伤心,就像一个孩子,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她喜欢把感情压在心底,可是那些被她压住的感情偶尔也会反压上来将她伤害,比如她对薄光的父女之情,他们既然是父女,有怨有恨才会有爱啊。所以他理解着她此刻的心情,更何况刚刚亲眼看见了薄光犯病时的场景。

    薄荷紧紧的拽着拳头,泪眼朦胧的趴在湛一凡的怀里抽搭。刚刚他犯病的模样就在眼前,她实在是无法平静下来。

    如果不是她又给他盛了一碗汤,他怎么会勉强喝着的时候就痛了起来么?那一碗汤打碎在地上,汤汁四溅,他痛的捏紧了拳头捂着胃趴在桌子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的往下流,片刻便布满了他的脸和额前的白发。薄荷慌的扶着他大叫,他却镇定自若的拿出药来吃下,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就像吃饭一样的平常,甚至安慰自己不用担心。

    薄荷哭着让他去医院,在医院有人照顾,在医院有药物维持,至少不会这样随时随地的疼痛,但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甚至说:“在这里死,比在医院死舒服多了。我再也不想问医院的味道,死在那个地方,我会更孤独的,我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可怜。”

    他把生死已经完全度之身外了!

    “不要告诉你妈妈。”薄荷忍不住夺门而出时,他却还不忘交待。

    薄荷还记得自己回头望向他那章苍白的脸问为什么时,他是笑着回答的:“你妈妈要举行婚礼了,我不想让自己在这个时候还去影响她的幸福。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对得起她的事,唯有这一件,我好不容易控制着自己能在活着的时候看见她嫁给别的男人,所以还是不要告诉她吧。也许她知道了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但是总是要影响心情的。你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薄荷痛心的夺门而出,她捂着胸口一路没有停歇的直奔铁门外,她的确是这样想的,她的确是这样想的!她的确是打算瞒着母亲,婚礼之后再和母亲说这件事,可是连他也这样想,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无情!

    薄荷抬头泪眼婆娑的望着湛一凡:“一凡,我这样做,对吗?”

    湛一凡心痛的看着薄荷,她这样难过,他的心也犹如刀割一般,恨不得替她承受这一切。

    湛一凡伸手擦掉薄荷脸颊上和睫毛上的泪珠,捧着她的脸轻声道:“当然。更何况,这也是他觉得正确的事,你也不需要有内疚。他的病不是你造成的,这就是命运。”

    这就是命运?是命运让他走到这一步的吗?

    “如果他能在年轻的时候好好的爱你妈妈爱你爱他自己,也许不会有这一天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这就是命运。好了,别哭了,我们回家,嗯?等婚礼过后再说这些,等婚礼过后,再带着他去国外好好检查治疗,做你想做的便是。”

    薄荷点了点头赞同湛一凡的话:“嗯。”起身坐好,这才收起了眼泪。她不爱哭的,可是面临生死,却还是脆弱了!

    湛一凡侧身弯腰替薄荷系上安全带,薄荷冲湛一凡微微的笑了笑,未来就如同一凡所说的,还有希望,她不能先放弃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