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50 李叔叔,我不会离开你的!

250 李叔叔,我不会离开你的!

    薄荷有些不明白言毕的话,难道他不喜欢栾晓晓么?湛一凡抱着小苗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薄荷的身后,冷眸瞥着言毕湛一凡只冷冷的吐了四个字:“好走,不送。”

    “嘁……”言毕白了湛一凡一眼,转身真的大步而去,走远了才挥着手淡淡道:“期待下次法庭见你的时候。”

    薄荷摇头笑了笑,这人会永远惦记着自己打败他的那一次吧,好像经历这次事情之后,对他的厌恶已经渐渐消失,转而还有些感激,感激他将栾晓晓带来,感激他在法庭上努力为自己的辩解,也许以后也能成为朋友呢?谁也说不定以后的事情。

    转身,唇上一热,原来是湛一凡弯好了腰找好了高度并测好了角度,正撅着嘴等着自己主动撞上这个吻呢。

    薄荷粲然一笑,轻轻的啄了啄湛一凡的唇并捧着他的脸笑问:“好了吗?”

    “嗯。”湛一凡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抱着小苗苗含笑的又直起腰来。薄荷伸手挽着湛一凡,两个人转身一同走进玄关,张姐和刘姐伸手将大门关上。

    *

    醇儿看着天上的星星,晚风轻拂着她的头发和粉红的脸颊,在夜空下的她看起来别有一番的明亮和动人。

    虽然已经到了五月,天气渐渐的热了起来,但是夜晚的山顶还是有些微凉的。

    为什么会是山顶而不是自己的出租小屋呢?因为从小姑家出来后她走到马路边正要打车时就被李叔叔劫上了车,然后就李叔叔的跑车载到了这里来。也不知道李叔叔怎么突然间就耍起了浪漫,把车开到山顶打开敞篷竟然和她一起看星星,他确定他不是二十岁而是三十一岁了么?

    “阿嚏!”醇儿突然打了个喷嚏,有些慢反应的李泊亚这才立即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并盖在醇儿的身上,并仔细的掖好缝隙,抬头对上醇儿有些温热的视线,李泊亚微微的笑了笑伸手逗乐一下醇儿的下巴:“怎么,被我迷住了?”

    “嘁……”醇儿立即撇开头,“怎么可能!”不过脸却红到了耳根子。

    李泊亚松开醇儿,抬头看向漫天的繁星,醇儿没有等到意料中的调戏缓然的扭头望去,看见了李泊亚有些冰冷的侧脸。她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似乎很少笑啊?但是在众人面前,却永远都是一张笑脸的,那究竟什么才是他的真面目呢?好像更喜欢他此刻的模样,虽然有些冷峻,但是冷峻之时的笑似乎才是真正的温暖,连那双犀利深邃的眼睛都变得好看了起来。

    想起第一次见他,他站在小姑他们家的客厅里,面上虽然笑着,但是透过那冰凉的镜片,眼底却是一片的冷意,至此醇儿就认定了这个男人是危险的吧,是千万千万不能碰触的。可是究竟是怎么纠缠在一起的呢?

    仿佛是小姑与姑父在伦敦的婚礼,那天晚上她喝了太多的酒,的确是罪了,但是也不至于到烂醉到完全失去意识。如果说……那一晚她其实记得大部分的事情,记得他说的那些话,记得他把自己带去了她的公寓,记得他脱衣服甚至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他会不会后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仿佛喝了酒之后胆子变大了,人也无所谓了,做什么都是开心的,做什么都是快乐的,只是迟钝了一些,反映更慢了一些,但其实她真的是记得大部分的事情的……所以第二天她为了掩饰自己内心对自己的鄙夷才会说出自己‘强奸了他’的烂话,她的确是觉得自己太可耻了,怎么能乘着酒醒就胡来呢?还把自己交给了这匹腹黑狼。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开出那个条件,而她虽然知道危险,竟然不觉得讨厌……她如果能忘记梁家乐她又不讨厌这样的事情,她为什么不答应呢?

    鬼使神差的,竟然陷入了他深邃的双眸里……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有些喜欢这个男人了吧。

    但是,这个秘密会藏在她心里一辈子,她永远都不会告诉他,那一晚的事。

    “小时候……”李泊亚突然出声将醇儿从回忆中拉了回来,醇儿将落在李泊亚侧脸上的视线急忙收回,脸颊偷偷的滚烫了起来,又瞥了眼李泊亚,他似乎没有发现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小时候,我也是坐在有着这样漫天繁星的夜空下等着我妈。”

    醇儿微怔,她似乎从没见过他的家人啊,也没有听他提起过。但是听小姑说,他是孤儿……所以她几乎也从不在他面前提起,怕触动他心里的伤痛,但她也会好奇,没想到他现在竟然主动提及。只是,说这话的时候,李叔叔取掉眼镜的双眸有些淡淡的哀伤和忧郁,一定是非常不好的记忆吧?

    “我等了她整整一夜,我不停的向星星祈祷,星星啊,求求你让我的妈妈回来,求求你照亮黑暗的小路让我妈妈还能回来找到我。就算我以后只喝水,就算我三餐都只能吃面包屑,就算我扎布娃娃的时候双手被刺得全是血我也愿意。但是坐在夜空下,坐在那个景区的警卫室里我看了一晚上的星星也没有等来星星,然后我接受了……我被抛弃的事实。我不知道她究竟是过着怎样不堪而又艰辛的生活以至于不能再带着我生活下去,我也不知道她的心是什么做的,忍心在那个陌生的国度把我一个人扔在山上,然后自生自灭。从那以后,我就不愿意再相信女人,也不愿意相信星星。星星是骗人的,女人也是骗人的!所以我过去视女人为玩物,视星星这种东西为笑料为粪土。直到遇见你……”李泊亚扭头看向已经红了眼眶的醇儿,微微一笑,“让我愿意再次相信女人,让我愿意再次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我想告诉星星,就算我妈没有来找我,但我找到了一个自己愿意再次相信的女人。所以醇儿啊,答应我,这辈子都不要骗我,也不要转身离我而去。”

    醇儿从小顺风顺水,是白家人心目中的宝贝,在亲情这方面几乎没有任何的磕绊。所以她不理解,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扔掉自己孩子的妈妈?她也不知道,他小时候该是怎样度过那端难熬的时光的……!他愿意把他的身世告诉自己,是对她敞开心怀了吗?可是她……却还瞒着他一些事,甚至打算瞒着一辈子,比如在伦敦的那个晚上……

    醇儿有些无措了,她究竟是对还是错?是不是该坦白?再骗下去,好像她的良心会受到无尽的谴责。

    “丫头。”李泊亚温热的气息突然袭来,强壮的体魄将她压在椅背和车门之间,醇儿抬头看着李泊亚,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向你坦诚我的过去,我也希望你能告诉我,如果下一次……”

    “下一次?”

    “再遇见那小子的表白,你会怎么做?”

    “那小子……”醇儿的脑袋嗡了一下,暂时有些没明白他在说谁?

    湛一凡伸手戳了戳醇儿的额头淡淡提醒道:“就是梁家乐。今天你的表现还算尚可,但是下一次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他还不死心再向你表白,我想知道你会怎么做?”

    刚刚还在悲伤着他的身世,转眼间话题就说到梁家乐了,这是他不安的表现吗?他怕她抛弃他?他会不会太没有安全感了一点儿啊?

    “就……”醇儿咬了咬唇,想起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和那阴郁的表情,心里虽然有些不甘愿,却还是闭着眼睛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大声道道:“那就告诉他,我有喜欢的人了!”

    李泊亚含笑的低头俯近醇儿耳畔,看着她紧闭而颤抖的睫毛温柔再问:“那如果……他问你喜欢的人是谁,他认不认识,你怎么说?”

    醇儿憋了半响才闷闷回答:“李叔叔……”

    “嗯?”

    醇儿眯了眯眼睛匆匆的瞥了李泊亚一眼便又紧紧的闭上了双眸,红着脸道:“就说……是他也认得的李叔叔。”

    一片安静。醇儿有些疑惑,她说错什么了吗?还没睁开眼睛,唇上突然一热,腰间便有一只大手钻了进来。醇儿睁开眼睛,只看到李泊亚紧闭着眼睛而颤动的睫毛,他在深情的吻着自己……因为自己说了是他妈?连这前面的话,就是喜欢他啊,原来他听明白了!

    醇儿笑了笑,唇上一痛,李泊亚无奈的低喃:“认真点儿。”

    醇儿却有些不放心的企图反抗:“我不要车震啊……唔……”

    车不车震自然是他李泊亚说了算,难道她说不要,他就不震了吗?

    有些秘密也许会藏在自己的心里一辈子,而有些秘密藏在自己心里一辈子了却只会对恋人说出来。好比醇儿在伦敦那一晚的秘密她永远也不会告诉李泊亚,而李泊亚藏在心里一辈子的关于妈妈的记忆,却只愿意对醇儿敞开心怀。

    漫天的繁星只是浩瀚宇宙的几粒微沉,没有什么比爱更伟大的了,它超越繁星,它也可以超过宇宙。

    醇儿趴在李泊亚的怀里抬头看天上的星星,伸手握住李泊亚的手悄悄的与他十指相握,不敢看他的眼睛,却被他始终注视着。

    她说:“李叔叔,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

    李泊亚轻轻的拍了拍醇儿在西装下赤着的肩,眼中是她酡红着脸的可爱模样,嘴角很自然的便扬了起来:“那我就当做是你的誓言了。”

    醇儿拉着李泊亚的西装坐起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就是誓言。我不轻易许诺的,只要说了,我就一定会做到!”如果不是心里有了答案,她怎么会答应和他谈一辈子的恋爱啊!都说好谈一辈子了,自然是不会离开的!

    她不会像他妈妈一样抛弃他的。她发誓!

    李泊亚半坐起来,醇儿瞥了眼他的身子又红了脸,李泊亚一笑,伸手将醇儿重新揽回自己的怀里,淡淡应道:“嗯,我相信你。”就算没心没肺,他也相信。

    *

    栾家大厅,栾晓晓坐在地上,她的父亲栾雄站在一旁一脸凄哀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只有叹息。

    栾老爷子手持藤条,直指栾晓晓,冷声责问:“我看你,是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爷爷……”栾晓晓哽咽着抬头看向眼前的老人,这个每次只会在她出了事的时候才会关心自己一下的老人现在只因为自己的责问而气的手持藤条要给她眼里家法,她心里是无尽的可悲着,外人只看得见她栾家六小姐的风光无限和聪明伶俐,但谁又看得见她背后的那一条条痛苦心酸?父亲不敢为自己说一句话,因为他孝顺。所以这七年来她都忍着,即便再痛,即便再流血,她都忍着!忍着不去问,忍着不去管自己梦回时内心深处那一遍遍的责问和痛苦,忍着继续将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低调的绽放而出……即便要和言家联姻,她也是毫无反抗的。

    可是,今晚她真的要疯了!她看见了和五叔小时候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在那一瞬间她几乎就明白了,她窥破了那件事的真相,她窥破了七年前的秘密,她看透了这个家最可怕的人!那就是……她的爷爷!

    “我没错。”她倔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通红的左脸,就像七年前一样,被打倒依然能站起来!可是这一次的站起不是妥协,而是想要争取,想要弄清楚,事实的真相!

    “晓晓……”栾雄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多希望她别再说下去,别再惹他爷爷生气,但是这女儿倔强的就和他爷爷一样,认定的事不到南墙几乎是不会回头的!

    栾晓晓没有听见她父亲的劝告,而是指着外面大声责问:“如果我不去湛家,如果我没有看见……那张脸,你还打算瞒着我多久!”

    “一辈子!”栾老爷子一声怒吼,手中的藤条便已经随着力道划下‘唰’的一声狠狠的摔在栾晓晓的身上。只着晚宴服的栾晓晓裸着肩,这一藤条下来肩上直接起了一条红肿的愣子,可她却硬是撑着眼泪没让它脆弱的掉下来。

    掉眼泪,是可耻的!

    “爸!”栾雄的妻子柳氏再也忍不住的上前一把抱住自己的女儿,虽然这个女儿在家中不是最拔尖的,但也是她的心头肉啊!她怎么能不心痛!

    “爸,我求你了,别再打她了,她知道错了,她知道错了!她一定不会再问这件事的,不会再问……”

    “妈……你放开我……”栾晓晓轻轻的推开自己的母亲,脸色惨白的抬头看向气的已经瑟瑟发抖的栾老爷子,弯唇残冷的一笑:“你还想骗我一辈子?呵……现在破灭了,你又打算怎么办?”

    栾老爷子看着她肩上那几乎渗出血丝来的伤痕又看看柳氏和自己的四儿子,最后气的扔掉手中的藤条,指着栾雄吼道:“把她给我带回去,关家里闭门思过,不许她再踏出栾家半步!”

    栾雄立即弯腰和柳氏把栾晓晓扶了起来,栾晓晓却不肯走反而剧烈的挣扎着并嘶声的大喊:“你以为你囚禁了我的人,能囚禁我的心吗?我的心已经起了风,我的心已经起了大火,它燃烧着,它呼啸着,它不会再妥协的!你告诉我,我五叔究竟在哪儿,我五叔究竟在哪儿!?当年你究竟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还来问我做什么!?”栾老爷子瞧着她那狼狈的模样也没有再惩罚的意思,但是这丫头说的话就是偏偏能点燃他心中的任何一根怒火之苗,不想再听再看,栾老爷子挥手大喊一声并背过身去:“把她带走!”

    “放开我,放开我,爸爸妈妈,你们放开我,我要问爷爷,我要问爷爷……”被带走的栾晓晓只留下嘶声的哭喊,栾老爷子的脑海里反复的留着那几句话,我五叔究竟在哪儿,我五叔究竟在哪儿……栾老爷子冷冷的磕上双眸,至从见到那个小男孩,他就知道,当年的北风,要被再次刮起了。

    *

    “叮~”门铃声响,薄荷推开眼前的门,视线在咖啡厅里溜了一圈后落在了最角落里。他在看书,看的非常认真仔细,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谁让他如今有一头沧桑的白发呢。

    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一些日子不见……不可否认的是,她一直都在想,他过得怎么样?

    薄荷轻步的走过去站在桌前,薄光听见脚步声立即合上手中的书并站了起来,看着薄荷微微一笑:“你来了?”温柔的就像个慈父。

    他怎么又瘦了?而且比上一次看起来,似乎又老了一些,他不过五十多岁,看起来却还没有老舅精神,他这些天究竟在做些什么?

    “嗯。”薄荷坐下来,薄光眼底微微的颤动着,她还是来赴约了,心里还是放不下自己吧。为此,薄光有些淡淡的欣喜,这个时候他的期盼也就这么多了!

    服务员上了一杯咖啡,薄荷轻轻的搅着杯中的咖啡,抬头看向薄光犹豫了一下还是淡淡道:“我妈……八号婚礼。”她想,他最想知道的可能就是关于这个的消息了吧?虽然有些残忍,但是薄荷觉得还是实话实说的好,也许他就能轻松的放下,不再那么折磨他自己。(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