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9 照片的秘密

249 照片的秘密

    薄荷又飞快的看向言毕,难道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在栾晓晓这里能找到他所说的照片的答案吗!?

    言毕挨了一巴掌,半边脸已经红了,但他却不见半丝狼狈,反而如同他们一样费解的看着眼前的情形。费解?他不是说能在栾晓晓身上找到答案吗?那他为什么也露出这样的眼神来?难道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栾晓晓在打他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栾晓晓少见的狼狈跌坐在地上,也少见的露出内心真实的情绪来。她此刻面对着一羽是真的手足无措了,而让薄荷他们想不到的是,她突然间坐起来拉着一羽的手,一副紧张模样的竟嘶声低喊:“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究竟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会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你是谁!?你告诉我,你是谁——”

    “一羽!”白合见此情景大喊了一声,薄荷心里也暗惊不妙,冲上前便将一羽从栾晓晓的手中抱了回来。

    一羽瞪大双眼瞳孔开始涣散,紧张的全身都在发抖。薄荷立即捂住一羽的耳朵,看着他的眼睛一声又一声:“一羽,看着姐姐的眼睛,你听不见,什么都听不见,看着姐姐的眼睛,冷静,冷静……”

    一羽受了惊吓不会嘶吼,从前会默默的流泪,但如今只会全身发抖加上眼神涣散,可是医生说这已经是孤独症病发的表现,所以一般要尽量避免让一羽情绪激动,但是薄荷他们怎么也没料到栾晓晓会突然来这么一遭啊!而一羽的表现更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只知道这个孩子过分的安静,却不知道这个孩子……也许是有病的?

    薄荷紧紧的将一羽揽在怀里,感受到一羽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下来后才向还坐在地上一脸惊异的看着自己和一羽的栾晓晓。她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是真的认识一羽的脸是不是?答案似乎呼之而出,但却又偏偏梗在哪里。

    “醇儿,把栾小姐扶去书房。”湛一凡还是最先冷静的那一个,立即侧头看向同样是女人的醇儿命令。

    “是。”醇儿立即丢下手里的盘子并大步走来将地上的栾晓晓扶起来。

    栾晓晓失魂落魄的任由醇儿搀扶着,也许这个时候,全场的人,她只信任醇儿,更愿意让醇儿搀扶着自己。白合将一羽抱过去,薄荷摸了摸一羽的额头轻声道:“妈,带他上去休息吧。”

    “我知道。你有事就去办。”白合隐隐也有些不安,刚刚栾晓晓抓着一羽大喊的那些话她自然也是听见了,难道这和一羽的身世有关吗?

    “荷妈妈,我会和奶奶一起照顾小舅舅的。”桐儿也跑了过来并拉着一羽的小胳膊贴心的道。

    薄荷摸了摸桐儿的脑袋缓然的站起来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将小苗苗递给魏阿姨,薄荷看向其余的人,有些歉意的道:“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吧,不要受影响。”

    孟珺瑶冷然的看了众人一眼:“你去吧,我帮你看着。”

    陈妃有些不屑的仰头,薄荷却还是相信孟珺瑶的,她的确是个惯于掌控局势的女人,而且这里除了醇儿和洛以为之外没有别的人比她更亲近了,洛以为又一向不是个主导者,而且还有李泊亚他们看着,所以薄荷也相信气氛会再次恢复之前融洽的模样。

    薄荷向孟珺瑶点了点头便携同湛一凡还有言毕跟着一起进了书房,书房门一关,孟珺瑶立即摇了摇自己杯中的红酒优雅而又自信的微笑道:“为了缓解刚刚有些紧张的气氛,我弹首曲子献给大家,就当做是替薄荷与一凡哥向大家表示的歉意吧。”

    “嘁,她以为自己是谁啊,又不是这家的女主人,姿态还那么高高在上的,看了就让人讨厌!”陈妃低声的抱怨,花延曲轻蹙眉梢的低头看去:“你少说两句吧。”

    “但你看她,谁让她弹钢琴了?”

    花延曲摇了摇头,孟珺瑶自然是没听见陈妃的低骂,她自己神态怡然且轻松的走到钢琴前坐下,将酒杯搁在钢琴架上,伸手互相捏了捏自己久未活动的手指,双手落在黑白琴键上开始自由的行走。

    孟珺瑶自小接受的教育和训练自然是一般人都不能相比的,她是孟家的大小姐,她是孟氏唯一的千金和继承人,除了从小接受商业知识之外她还要接受各种名媛的培训,钢琴、芭蕾、小提琴、插花、茶道、剑术这些缺一不可都是从小便锻炼的,自然钢琴九级的她来说,行走键盘是最简单的事,弹奏出优雅动听的曲子更是举手间的易事。

    所有的人都因为她的这一首夜曲而平缓了心情,就连原本心情不爽的陈妃也暗自讶异,这千金大小姐果然就是不一样啊,弹得感情都能弹的这么好,心里面又有些小小的佩服了起来。

    就在钢琴旁边的洛倾城静静的看着那行走在黑白键盘上的修长而又白皙的十指,心里惊叹着这双手竟然能弹出如此美妙的乐曲来,而她坐在钢琴前的侧影看起来虽然十分的冷峻,但是那双手和那双眼睛却似乎是温暖的。

    *

    听着外面的钢琴声薄荷渐渐放心外面的情形,抬头看向已经被醇儿扶到沙发里坐下的栾晓晓,薄荷立即示意醇儿,醇儿便主动又给栾晓晓倒了一杯热茶放到她手边:“喝点儿茶吧。”

    栾晓晓一把捉住醇儿的手,抬头一脸紧张的望着她问:“刚刚那个小男孩,他是谁?”

    醇儿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栾晓晓这是怎么了,但是她也猜出一定是和一羽有关,所以回头向薄荷望去,薄荷走上前来将醇儿拉到自己背后并低头冷静的看着栾晓晓出口而问:“不知道栾小姐为什么这么关心我的弟弟。”

    “你弟弟?”栾晓晓神色一顿,显然对于一羽的身世颇为怀疑。

    “是,我的弟弟。”看来,上一次在栾家晚宴上,栾晓晓的确没有见过一羽。

    “他怎么会是你……弟弟?”栾晓晓似乎很难接受这个消息,看来她是真的对一羽的脸或者身世知道什么。

    薄荷弯了弯嘴角在栾晓晓身边坐下,伸手自己倒了几杯茶然后才缓缓的道:“你爷爷生日那一次,我也带一羽去了栾家呢,你爷爷也认得他的,他的确是我弟弟。”

    “爷爷!?”栾晓晓差点儿从薄荷身边蹦跳起来,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双唇似乎还有些哆嗦,究竟是什么让栾家六小姐如此失了分寸?

    薄荷虽然心里也各种翻滚的怀疑着,但表面还是维持着优雅和柔和并伸手握住栾晓晓有些发抖的双手,对上栾晓晓的双眼轻声问:“晓晓,你认得一羽这张脸吗?”

    栾晓晓迅速的挣开薄荷的手并向后猛的退去,双手扶着沙发臂一脸防备的看着薄荷,似乎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你想问什么?”

    “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我……我没有……”

    醇儿蹲在角落里好奇的听着,湛一凡靠坐在薄荷坐的沙发这一边,言毕更像个局外人靠在门口的墙上,只有栾晓晓,如同惊弓之鸟!那个沉稳的有些老成的栾六小姐在今晚终于失去了方寸,所以,她的否认这里还有谁会相信?就连分别了几年的醇儿都暗暗摇头撇嘴表示不信。

    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想没有必要再兜圈子了。

    “你爷爷和你一样。”薄荷淡淡的瞥着栾晓晓,既然温柔攻势没用,那就用她此刻真实的心情来与她沟通问话了。

    栾晓晓疑惑的眼神投来,薄荷冷冷一笑:“和你一样,对一羽似乎很感兴趣,他从哪里来,他是谁,你们其实都很想知道。”

    栾晓晓露出苦涩的笑意来:“是吗?他那不是关心……他根本不会关心的。可是这个孩子……”栾晓晓抬头看着薄荷,眼里闪过错综复杂的纠结之后,突然膝盖一转‘咚——’的一声双膝着地对着薄荷竟跪在了地上。

    薄荷一惊,从沙发里站了起来,退到了湛一凡的身边。言毕站直了倚靠在墙上的身子,就连醇儿都从角落里站了起来,都惊异的看着栾晓晓的这一举动。

    十分钟后,张姐前来敲门,站在门口看着薄荷有些紧张的道:“夫人,外面有人说要找栾小姐。”

    薄荷看向眼睛有些发红的栾晓晓:“果然?”

    栾晓晓点了点头:“没事。从你说了我爷爷开始,我就料到他们会来。”说着栾晓晓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并看向角落里的醇儿微笑:“醇儿,能扶我出去吗?我现在腿有些发软呢。”

    她能求助的人不是言毕,而是醇儿,这让醇儿自己都意外了。

    醇儿看了那言毕一眼虽然有些迟疑不过还是走了过去伸手将栾晓晓扶住,栾晓晓看着醇儿微微的笑了笑:“谢谢你醇儿。”

    “不、不客气……”醇儿挠了挠头,扶着栾晓晓向书房外走去。

    四个保镖护航将栾晓晓从湛家带走,言毕站在门口看着栾晓晓离去的背影,薄荷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的背后,一定还有故事。而我敢肯定,关于她的故事,你全都不知道。”

    言毕勾了勾唇角,对于薄荷的猜测没有否认,而是捏着手指淡淡道:“栾家老爷子真是个老狐狸。如同她说的那般,他很害怕她看见一羽的脸,因为她手中拿着她五叔的照片。所以,在知道她今晚来的是湛家之后,他果然立即采取了行动。”

    薄荷微微磕眸,转身跟着湛一凡走进繁华的大厅。她要的答案似乎已经要到了,可是答案真的是这样的吗?

    回想十分钟前,紧张而又肃静的书房因为栾晓晓的那一跪而变得更紧张更寂静的那一刻。

    “你……这是做什么?”几乎隔了十秒薄荷才开口看着地上的栾晓晓问,这个骄傲而又聪慧的女子为什么要向她下跪?

    “请你告诉我,他究竟是谁?”

    “这对你很重要吗?”薄荷几乎可以确定,栾晓晓比自己更着急知道一羽究竟是谁的问题。这场角力赛里,栾晓晓已经输了。

    “是!他一定不会是你的亲弟弟吧。不然言毕不会带我来这里,还说什么答案,什么照片。言毕他一定是偷看了我放在抽屉里的照片,所以他见过一羽之后才会把我带来,是你们好奇还是他好奇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只想知道,他究竟是谁?”

    “那你拿着的那张照片又是谁?”

    栾晓晓一脸为难,可是眼泪却滚滚而下,内心必定已经焦急如焚。

    薄荷上前将栾晓晓扶起来:“来,先坐下。”

    栾晓晓有些尴尬的擦着脸上的泪痕,她不是个习惯哭的人,栾家的人更是不允许掉眼泪的,所以掉眼泪对她来说是一种极其耻辱的事。

    “我们交换,如何?”薄荷提出建议,既然谁都不肯先说,那就各退一步。

    栾晓晓看着薄荷咬了咬唇,薄荷笑道:“你不说其实我也猜的差不多了。莫晟壬……你认识的吧?”

    栾晓晓脸色一变,惊诧的瞪着薄荷:“你……”

    “我是他的粉丝。所以想知道他是栾家的五爷,并不难。”

    栾晓晓苦涩的一笑:“是啊,虽然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你是检察官。好,那照片……”栾晓晓咬了咬唇终于道,“那照片的确是他的。是他小时候的照片,因为我曾经翻过他的相册,觉得好看所以就偷偷拿了一张。”

    “真的长得一模一样?”

    “是,一模……一样。”栾晓晓垂着头,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楚薄荷并没有看见,但这的确是她的实话,并不是谎言。

    终于得到了心底的那个答案,薄荷反而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接下来问话。

    栾晓晓舔了舔唇又继续道:“七年前,五叔因为某些……原因……和家里断了联系,所以消失在我们所有人的面前消失在家族里。至于这个孩子,我看到他,的确吓了一跳……因为他和五叔小时候的照片长得一模一样,如果爷爷也曾经看见过他,如果爷爷知道我今晚来到了湛家,他一定会派人来把我带走。所以我说的是真是假,一会儿便能见分晓了。”

    “是什么原因?”

    “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栾晓晓深深的吸一口气将眼角的湿润摸去,冲着薄荷淡淡的笑了笑:“所以,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向她微微的颔首,受到肯定的薄荷才又转头对栾晓晓道:“他是我妈妈收养的孩子。”

    “收养?”

    “是。他的确不是我的亲弟弟。但如果他和你五叔有关,那就是你五叔抛弃了他。”

    “不!”栾晓晓皱着眉一脸惊恐的反驳并站起来看着薄荷信誓旦旦的道:“他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

    “那你是说,一羽和他没有关系了?”也许长得相似只是巧合,但是401的联系地址又怎么解释?薄荷并不认为这是巧合,而且她认为栾晓晓也并未将事实完全说出来,所以她的话也只说了一半,比如一羽两岁的时候就被丢到基地那种地方,比如一羽的病,比如那401。

    “我……我不知道。”栾晓晓又重新坐回沙发里,一脸的挫败和疑惑,一个人低声的呢喃,“但我几乎能确定……他就是……那孩子……”

    薄荷有些没有听清,正要再问,门却突然被敲响,张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夫人。”然后,栾晓晓就被栾老爷子派来的人给带走了。但是栾晓晓在离开前眼神分明在大厅里寻找着什么,薄荷看向楼上,难道她在找一羽?她还想再见他一次?

    宾客们散去前,言毕是最后一个走的,他站在门口有些出奇的安静,静静的看着薄荷,静静的道:“栾家有许许多多的秘密,而这些秘密我的确都不知道,但我能肯定的是,你的一羽弟弟一定是栾家的孩子。栾晓晓父亲那一辈全是儿子,但是她自己这一辈却是男丁稀薄,算上小家伙,也总共才三个儿子罢了。所以我有些疑惑既然栾老爷子见过这小家伙就一定小家伙的身世,那他为什么不肯坦白他的身世并且接他回栾家呢?”

    薄荷想起那日在高尔夫球场栾老爷子说过的话:‘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妄图乱猜。你以为你所想的都是对的吗?’,现在又连起言毕的话,难道一羽的身世真的有什么非常离奇的地方?按照栾晓晓的意思,她是确定一羽就是她五叔的孩子了吗?七年前莫晟壬究竟发生了什么?一羽又为什么会被送去那个地方?这一切一切的谜团,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不过不管是其中有什么秘密,今天都是无法解开的了,薄荷只好暂时收心并向最后一个离开湛家的言毕微笑送行:“今天谢谢你。你还是去栾家看看吧,不要因为这事而破坏了你们的姻缘。”

    言毕挑了挑眉:“难道你以为,今晚不出这件事,我和她之间还有姻缘吗?”(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