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8 不许欺负小苗苗

248 不许欺负小苗苗

    听了这名字孟珺瑶似笑非笑的扬眉:“洛倾城?这么……怪异的名字?要只听名字我还以为是女人呢!不过长得和洛以为不怎么像啊!”

    脑海里依旧是视线瞥过他身上时的那种惊艳感,惊艳并不是因为他的容貌,而是因为他处事不惊谦和优雅的态度,按照人精孟珺瑶的眼光看来,那还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虚伪,而是真正散发出来的内在气质。

    薄荷笑了笑:“洛以为那是极品美人,男人要长她那样子,不觉得奇怪么?洛以为的双胞胎姐姐,也就是云海市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大少奶奶是以为的双胞胎姐姐,两个人还长得完全不像似呢,兄妹俩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洛倾城在男人里面也算是非常干净爽朗的了。至于名字,我第一次听见这名字也觉得好笑,不过他本人到是个十分认真而又稳沉的男人,比名字可靠多了。而且他是他们洛家中医馆的继承人,现在也是洛氏中医的顶梁柱医师,医术顶呱呱的!”

    “真的?”孟珺瑶显得有些不信。这么年轻的男人,而且还是中医,能非常好?不是说,中医要学到四五十岁才能算是顶级的么?

    “据说他七岁就能背完整本本草纲目了。知道本草纲目吧,中医古籍。他从小就在接受这方面的知识又学得快,几乎是中医天才,自然年少有成,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所以薄荷对于洛倾城还是颇为佩服的,在中医这个领域,他的确是个佼佼者。

    孟珺瑶听了忍不住的一直低叹:“哇……真是人不可貌相,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经验丰富才学五斗的中医高手啊!”

    薄荷却多看了孟珺瑶一眼,说起话来也显得有些迟疑:“你……什么时候关心别的男人了?”

    “我——”孟珺瑶一顿口,咦?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是啊,她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别的男人了,她一向只关心她的一凡哥哥,不过她最近几乎不会想起湛一凡了,所以才会转移视线,偶尔也看一下别的男人?

    “我……我这是好奇,呵呵,只是好奇而已,不是关心。”孟珺瑶将脸埋入小苗苗的小颈窝里,小孩子的身子就是柔软啊,以后自己也能生个这么可爱的宝宝就好了。

    “是看见他秀色可餐吧。”薄荷嘻然一笑,伸手推开二楼一羽的房门,因为写作业,所以一羽和桐儿都在一个房间里。晚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始,所以薄荷才先给两个小孩子准备了些吃的,他们已经学习了一下午了,的确是饿了,看见吃的便都丢下笔坐过来,薄荷则抱过小苗苗看着他们吃完才起身又离开,孟珺瑶自然是拿空盘子的那一个了。

    一出一羽的房门孟珺瑶便又追上来继续刚才的话题:“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嘛,什么秀色可餐,听起来我就像个女色狼似的!”

    薄荷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话能让孟珺瑶如此认真,难道她真的对洛倾城有兴趣?不然怎么会如此紧张而又在乎玩笑中的意思?

    薄荷含有深意的笑了笑,孟珺瑶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她难道说错了什么?

    “欢迎你,洛倾城。”薄荷下楼便迎上已经入座客厅沙发并且在和众人聊天的洛倾城热情的打着招呼,虽然之前已经打过了,但是此刻的热情和之前的显然不同。

    “哦……谢,谢谢。”洛倾城对于薄荷突然而来的热情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立即站起来并向薄荷点了点头,殊不知他才是客人,为什么反而要向薄荷这个主人说谢谢呢。

    孟珺瑶在后面浅笑,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傻而可爱的男人?

    薄荷将小苗苗交给醇儿并身子一侧将身后的孟珺瑶拉到前面来:“这个还没给你介绍呢,姓孟,孟珺瑶,我们都叫她瑶瑶,今年二十六岁,是英国华侨。”

    孟珺瑶大方的伸手:“你好,我叫孟珺瑶,很高兴认识你。”

    洛倾城显然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介绍显得有些疑惑,所以表情也不由得变得有些木讷,眼神轻轻的落在美丽的惊人的孟珺瑶身上,伸手:“你好,我叫洛倾城。”

    他的手很温热,手指很修长,手心有些茧子,非常的厚实。这是孟珺瑶的感受,还有便是……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好像有些害羞啊?于是直眼相视,多看了几眼,果然洛倾城对于陌生女人的直视显得有些羞涩,于是闪开他自己的眼睛,孟珺瑶不由得心里发笑,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纯真的男人么?

    薄荷在一旁看着二人相互握住的手笑得阳光灿烂,她曾经可是早就想过要把洛倾城介绍给孟珺瑶了,不过那个时候的孟珺瑶很抵触这种事,所以自己还没来得及提出来就又罢休了。但是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是有可能的哦……

    “喂,你在搞什么啊?”洛以为拉着薄荷往旁边走了几步低声询问。

    “你不觉得他们看起来很般配?”薄荷真是越看越觉得洛倾城顺眼,也越看孟珺瑶越觉得漂亮,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模样简直能裱成一幅画了。

    洛以为扭头望去,似乎,好像……有点儿般配哦。

    “不过……”洛以为太多的顾虑,家里人虽然的确很着急哥哥的婚事啦,但是他们两个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薄荷会不会太多管闲事了一点?

    “我保证不插手,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样介绍了一下而已,我又没说要他们发展什么的,是不?你自己别想太多了,姻缘呢,一向都是顺其自然而发生的故事。就像你和有力啊,就像醇儿和李泊亚。”薄荷看向醇儿,醇儿正抱着小苗苗,而李泊亚坐在另一边,虽然两个人隔得远,但是李泊亚的视线却是固定在醇儿身上的。

    “哎,好吧。你的确没说什么,但我哥会不会被孟珺瑶给……?毕竟我哥还是个花朵……”

    薄荷翻了个白眼儿给洛以为:“你别把瑶瑶想的那么豪放好吗?她也是个良家闺女。”虽然曾经遭遇了迈克尔,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瑶瑶也有追求幸福权利的阻碍。

    洛以为的确不怎么了解孟珺瑶,听薄荷这样说便放心多了。

    “那……好吧,我什么都不说了,也许他们两个人也没有缘分呢,那我也是白担心的。”洛以为耸了耸肩,虽然觉得哥哥不适合孟珺瑶这样强势的女子,但是她暂时还是听薄荷的话不发表任何的意见吧。

    孟珺瑶和洛倾城的确只是互相认识了一下,就像是普通朋友一样。孟珺瑶也好奇的问了一些关于中医方面的事,洛倾城也一一的认真而又仔细的解答了,还尽量让孟珺瑶听懂了进去。不过并没有聊太久就停止了,因为男主人湛一凡回来了,而且和湛一凡一同进门的还是是言毕和他的未婚妻栾晓晓。

    “我还以为是属于我的专宴,没想到竟然是个party,还让我罪过的姗姗来迟。”言毕轻言笑道,臂弯里挽着他的栾晓晓却是一脸的微笑,向薄荷点了点头又向远处的醇儿微微点了点头。

    醇儿也淡淡的笑了笑,算是招呼过了,两个人就像是嘴熟悉的陌生人,再也寻不回当年的纯真和美好,甚至那段友谊。但能如此平静,已经是超乎她们自己的想象了,只是心底依旧会忍不住的遗憾,如果当年她不走,如果她能热情的像当年一样……

    “欢迎你,晓晓。”薄荷上前与栾晓晓轻轻相拥,栾晓晓也回抱了一下薄荷,并十分礼貌的道:“今晚打扰了,湛夫人。”

    一天没见到自家老婆的湛一凡伸手过来握住薄荷的手,薄荷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也忍不住的多凝视了湛一凡两眼,他可终于回来了,他要是再不回来,家里的局面她一个人就要掌控不了了。

    薄荷难得投出这么闪亮而又期盼着湛一凡的目光,要不是众目睽睽他一定已经倾身弯腰吻住她那红润的双唇,终究也只是抱了抱她的头低声道了句:“我回来了。”

    薄荷也忍不住内心的那一抹感性看着他温柔道:“欢迎回家。”

    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样子让一旁的言毕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拽着栾晓晓便大步走进了大厅,边走还边抱怨道:“真是让人受不了的起鸡皮疙瘩……”

    栾晓晓抬头看了眼言毕,似笑非笑。

    大厅里原本就挂着薄荷与湛一凡的婚纱照,还是一张古典的汉服婚纱照,大红色的汉服穿在二人身上都是美极了的,人都说衣服衬人,他们却更像是人衬衣服,因为他们,衣服才变得更漂亮。

    在他们婚纱照下的沙发里坐了大约四五个人,在休闲厅又有三四个人,厨房,花园里也到处都是人,今天的湛家从所未有的热闹着,也算是湛一凡和薄荷结婚后第一次在他们自己家里宴客。有他们的婚纱照,有他们的孩子,有他们的家人朋友,这一切的一看,都是那么的完美。

    因为人都来齐了,所以晚宴很快便正式开始了。因为是自助餐,所以晚宴的开始也并不影响一开始便形成的扎堆现象,各自成群,各自成队。

    湛一凡抱着小苗苗一边给她喂奶一边在楼下招待着客人,薄荷上楼去给桐儿和一羽换衣服,自己自然也换上了比较华丽的晚宴服,毕竟是女主人,穿的也不会太随意了去。桐儿穿着浅绿的裙子,披着整齐的头发戴了一个白色的发圈,而一羽则换上黑色的小礼服,一个漂亮的像公主,一个帅气的像小王子一样,都是薄荷的天使。

    “走吧,我们下去吃晚饭了。”薄荷一手牵一个走出房间向喧哗的楼下大厅走去。

    “荷妈妈,今天有很多客人吗?”桐儿突然抬头问薄荷,薄荷点了点头:“嗯,很多荷妈妈的朋友。”

    桐儿‘哦’了一声,显得有些紧张。

    “怎么,害怕他们不喜欢你吗?”桐儿一向比较敏感薄荷是知道的,所以她以为她是在担心这个。

    桐儿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

    “他们喜不喜欢我,我不能做决定,我怕自己没表现好,让他们觉得我不配……在湛家。我怕给荷妈妈丢脸了。”

    “桐儿。”薄荷顿步,弯腰看着桐儿并握着她的小肩认真的说道:“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不必在意别人对我的眼光。你就是你,喜欢你的人,会因为真实的你而喜欢你的。不喜欢你的人,那是他们不懂得欣赏。不管是学校也好,还是在荷妈妈的家里,你只要记住,真正的桐儿是正直而又勇敢的,让人无限的喜欢着!”

    薄荷伸手刮了刮桐儿小鼻梁,桐儿皱了皱鼻子,豁然开朗。

    薄荷拉着桐儿和一羽下楼,一羽一向都是安静的,只要不出声,即便他再好看再优秀几乎都很少有人会一眼就看到他,所以薄荷带着一羽下楼除了醇儿他们,几乎都只看到了桐儿而忽视了一旁比桐儿还好看的一羽。

    只是,除了一个人,从一羽被薄荷带着走下楼梯时她便夸张的瞪大了双眼,那双眼睛里透露而出的不可思议和紧张忐忑都被她身边的另一个人看在眼里,那个人就是言毕。

    言毕感觉到栾晓晓的颤抖,他低头有些残忍冰冷的询问:“怎么,你认识那个小孩?”

    栾晓晓惊恐的抬头,看到言毕眼底的冷静和自信时,她糊涂了。

    “你一向聪明,”言毕弯腰低头俯在栾晓晓耳边低言,“怎么,这一次反而看不懂了?”

    栾晓晓伸手猛的推开言毕,言毕轻松的向后退去,退了两步便撞上了身后的洛以为,还好洛以为被有力拉住躲得快,不然还真会被他‘一不小心’就给撞倒了。

    “言律师,能注意一下你身后别的人吗?”有力不爽的低呵让整个大厅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忘了过来,包括正在给两个孩子夹吃的薄荷,也包括感觉到了异动的两个孩子,就连在爸爸怀里的小苗苗都张着小嘴瞪着大大圆圆黑黑的眼睛望了过来。

    “抱歉。”言毕举了举手,像是没事人似的低笑,“和我未婚妻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所以实属抱歉。”

    “算了……”因为言毕帮薄荷打赢了官司,所以洛以为心里对言毕也不似从前那样讨厌,更何况他今晚也是薄荷的客人,所以便想息事宁人。

    湛一凡与薄荷立即走过来,洛以为笑道:“没事,没事,都是误会。”

    有力虽然气不过但是也知道顾大局也不好扫了众人的兴,所以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薄荷看向言毕,言毕无辜的耸了耸肩,薄荷又看向脸色难堪的栾晓晓,所以当即便以为是言毕惹了栾晓晓,所以才会出这误会。

    “你怎么回事儿啊?”薄荷低声质问言毕,原本就有些担心这个人今晚不会合群,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不合群。

    “言律师,如果你和栾小姐有什么误会不免找个安静的角落谈一谈,何必在大厅里让所有人都看着。”湛一凡也冷声的警告着,言毕摸了摸鼻子,脸上毫无惭愧之意,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薄荷和湛一凡道:“你们不是问我,在哪里看到的照片吗?她,就是我告诉你们的答案。”

    薄荷诧异的看向栾晓晓,湛一凡也微扬眉梢,表示同样的诧异和意外。

    栾晓晓则是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们三人:“什么……答案,什么照片?”

    言毕的眼神淡淡的投向远方的那一抹小小的身影,栾晓晓跟着言毕的视线望去,当她再一次看到一羽时,神情禁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转身抬手便甩了言毕一个响亮的耳光:“混蛋!你偷看我的东西!”

    随着栾晓晓的嘶声大骂,整个大厅再一次的安静了。小苗苗显然也被栾晓晓的这一个突然的动作和吼骂给吓住了,小嘴一瘪‘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

    湛一凡冷冷的看了那栾晓晓和言毕二人一眼,抱着小苗苗走开了一些。薄荷这个做妈听见女儿的哭声自然也就心疼了,立即也跟着湛一凡走开了两步,并伸手轻轻的拍着小苗苗的背。

    而就在此时,原本还端着盘子等妈妈给他夹丸子的一羽突然扔下手里的盘子,‘啪’的一声脆响,盘子里的食物也摔了一地,众人还没看得仔细他便犹如一头小牛一样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双手用力的推向栾晓晓,栾晓晓毫无防范这样一个孩子会对自己突然袭击,踉跄了两步竟然狼狈的摔在了地上,抬头惊诧意外的看向一羽时,却只看到那一双愤怒的眼睛和随之而出愤怒的话:“不许欺负苗苗!”

    所有人都呆了。

    一羽就像是微风一样的存在,他不哭不闹不说话,就像一个瓷娃娃,只是会呼吸会吃饭的瓷娃娃而已,他的存在感几乎为零,平时除了薄荷他们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因为他的性格实在漠然的让所有人都难以看见。但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刚刚做出了一个惊呆所有人的举动,他将一个因为不小心吓哭小苗苗的女人推到,甚至喊出那一句话,实在是让人……既感动又费解啊。

    感动他这么小会保护外甥女,费解他怎么能爆发出这样的能量?

    也许是因为一羽的怒气,小苗苗哭着哭着竟然真的安静了。湛一凡看着这么勇敢的一羽露出微笑,薄荷则红了眼眶,正要上前时湛一凡却突然拽住她的胳膊,并低声道:“先别去。你看那栾晓晓的眼神。”

    薄荷这才注意栾晓晓,她的眼神很复杂,有些颤抖,有些惊异,有些疑惑和痛楚,让人分不清她究竟含着怎样的情绪。薄荷不由的疑惑,她是看见一羽才有这样奇怪的反映吗?但是上一次栾家晚宴她有带一羽出席,她那个时候难道就没有看见过一羽?(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