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7 几个女人一台戏

247 几个女人一台戏

    醇儿对于自家爷爷如此直白的询问险些吓傻,站起来拉住爷爷正要劝阻爷爷的玩笑,却又听得梁家乐认认真真的‘嗯’声回答:“是的。我……我想追她!”

    薄荷正和胡珊回来便听得梁家乐如此铿锵并且明亮的一声回答,薄荷诧异的看向醇儿,醇儿却急急的看向同样有些微怔的李泊亚,他们两个人都没料到爷爷会开这种玩笑,更没料到被开玩笑的人会给出这么认真而又肯定的答案。

    醇儿看着李泊亚,没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慌乱才暗暗的松了口气,早就知道李叔叔是个闷骚型的人了,除了微笑之外几乎就只剩下扑克脸了,所以此刻不管他心情究竟是如何的,反正醇儿不能任由这么乱下去!

    醇儿拉着白老爷子往旁边走了两步并瞪眼认真道:“爷爷你别开玩笑啦,人家那是配合你,才和你瞎说的。梁家乐,对吧?”醇儿咧出一个完美灿烂的微笑来,她还是非常清楚的,清楚的明白的知道着,梁家乐对自己完全没意思。

    “不啊,白玉醇我是认真的。”梁家乐却一反常态,反而严肃认真起来。

    醇儿险些瞪出眼珠子来,他没开玩笑吧!?

    薄荷捂着额头,这梁家乐的心思她不是没看出来,但也只是一度的怀疑而已,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来个突然袭击!胡珊却是一脸的兴奋和开心:“这小子终于出手了啊,这次终于不怂了!”

    瞧见醇儿那目瞪口呆的反映梁家乐也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不过说的话也是越来越认真了:“怎么……我喜欢你,就那么难以置信啊?不然我为什么要约你一起打游戏,为什么要和你在骨头天盟里不打怪只聊天,我吃饱了撑着么?从前我的确觉得你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但是相处久了才发现其实你挺可爱的,比别的女人都可爱。你有真性情,你又多样化,反正不管是怎样的你,似乎都在无时无刻的吸引着我,我承认我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你了,而且……似乎还很久了。”

    薄荷听得出来,梁家乐的确很紧张,紧张而又真挚的表白着,真挚的让旁人都讶异了,这孩子得多认真啊,而且还就选择在湛家,选择在醇儿的爷爷面前。

    薄荷看向醇儿,醇儿却是一副傻了的表情,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初恋会在几年后向他表白并且说喜欢上她了!但是此刻,她却已经有别的男人了呀!醇儿的心‘咚咚’的急跳了两下,她分得清这不是因为害羞而心跳加速,只是因为突遭表白而有些紧张了。

    醇儿狠狠的咽了两口口水,慢慢的看向李泊亚,李泊亚那透着眼睛也能看得到的寒眸让醇儿微微一个寒颤,浑身又冰凉了下来,她当然知道,那是他生气的表现。

    “对、对……”醇儿正要勇敢的拒绝,白老爷子却‘哈’的一声并上前拍着梁家乐的肩大笑道:“好样的!当年啊,你到我们白家我就看出来醇儿这丫头对你有点儿意思了,虽然这丫头有些任性,但是那一年她就是任性的有些过分,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呀,当时肯定是喜欢你的!你现在才表白虽然时间上有些慢了,但是我相信醇儿……”

    “爷爷,你瞎说什么啊!”醇儿急急的大喊一声止住爷爷的‘胡言乱语’,又着急心虚的瞥了眼李泊亚,李泊亚的脸色已经如菜色一般的难看了。醇儿心里有些慌,她好不容易才听李叔叔说喜欢自己,要谈一辈子的恋爱,可不想今天出了岔子啊!

    “咦?难道我有说错吗?”老舅显然还没有恍然大悟也没有弄清现状,反而有些迷茫的看着醇儿。这丫头当年的眼光可是追着那姓梁的小子的,而且这小子也是个检察官,白老爷子还是颇为看好他们的。

    “错,错,错了!”醇儿急的几乎跳脚,爷爷啊,您怎么能说出让别人误解的话呢!她现在觉得自己就算有十张嘴都要说不清了!

    “那你这一次过年的时候回来,每天都魂不守舍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因为爱情?”白老爷子还是一副迷茫的样子,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他还以为自己猜的没错呢,难道都是错误的吗?

    醇儿倒吸了一口气,脸红了一下,又心虚的瞥了李泊亚一眼,李泊亚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但是醇儿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现在坦白自己和李叔叔的爱情么?当着梁家乐的面?虽然也是直接的拒绝,但是爷爷会不会受太大的刺激啊?他怎么会以为自己一直喜欢着梁家乐呢?虽然那的确是曾经的事实,但那也是‘曾经’啊!

    就在醇儿有些犹豫时,薄荷站出来并挽着白老爷子有些无奈的叹道:“老舅,您啊,别把他们年轻人搅糊涂了!那个时候醇儿和人家梁家乐也才刚刚认识呢,您怎么能说醇儿喜欢他呢,醇儿还是个小姑娘,人家没结婚呢!而且人家梁家乐表白,您凑什么热闹,是不是?”

    老舅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乱拉了红线,虽然有些迷茫,不过还是立即叹息并且做出了解释:“那算我错啦。不过姓梁这小子也不错,醇儿你要不要考虑……”

    “爷爷……”醇儿有些无力的望着自家爷爷,薄荷则立即拉走老舅:“走啦,那边有个小伙子,你也认识的,张煜寒,想想你请教象棋,你尽管不要客气,将他杀个片甲不留吧……”

    薄荷终于‘体贴’的带走了白老爷子,胡珊憋着一脸笑,梁家乐也囧的一脸红晕,好好的表白,怎么就闹得像个乌龙呢?不过刚刚白老爷子说的话也确实让他心跳加速了一下,白玉醇这丫头从前喜欢着自己吗?什么时候?他第一次去白阳镇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的确和他每天吵架,像个冤家似的,现在不似从前那样了,但他其实也常常怀念那时候。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她表演的酒吧,她在跳钢管舞,可是不久后她就把自己五花大绑起来并且脱个精光……

    想起那些事,梁家乐除了觉得他们天生有缘孽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总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段缘分。所以,越看她,越觉得美丽,越看她,越觉得可爱,越看她,越觉得喜欢。

    “我们……交往吧?”梁家乐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醇儿温柔的问。

    醇儿想,如果他在她青春年少的时候便能说出这样的话,而那个时候的自己正痴迷着他,那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的扑向他,并且狠狠的点头答应。但是此时,她已经不是青春年少十八岁的自己了,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整日穿着迷彩服的丫头,她是刑警白玉醇,她是有着李叔叔的醇儿。

    醇儿微微的笑了笑,在梁家乐期盼的目光中缓缓的摇了摇头并道:“对不起,梁家乐,我……不能答应你。”

    李泊亚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单手抱怀,单手撑住自己的下巴,一副思忖等待模样的看着他们。

    “为什么?”梁家乐慌了,他是准备了多少心理准又鼓起了多少的勇气才来表白的!

    醇儿弯腰将礼物盒合起来并归还到梁家乐怀里,依然保持着那抹淡淡的笑容:“礼物我也不能收。”

    梁家乐看了看怀里的礼物突然相信,她的拒绝都是真的!她并不是在欲拒还迎,她是无比认真的在拒绝着他!

    “为什么?”梁家乐一时还有些难以接受。

    “是啊,为什么?”作为梁家乐军事之一的胡珊也没有料到醇儿会拒绝的这么干脆。

    虽然也有了会拒绝的心理准备,但是这个也太……狠了吧?而且,梁家乐的家世也不差,父亲是私立大学的董事长兼校长,母亲是某公立大学的经管院的院长,书香门第和财富都是能与白家门当户对的吧?白家甚至还只是个乡村企业……所以胡珊不认为醇儿拒绝梁家乐是因为两个人不匹配之说,不然早就在网上向梁家乐说清楚了,怎么还和梁家乐每天玩游戏玩的那么high!?也让梁家乐越来越沉迷其中。

    “因为……”虽然客人还不是很多,但是姑奶奶,爷爷,小姑甚至胡珊他们都在不远的地方,而且虽然他们都装作没有在意这边,但其实整个大厅已经安静的能听见他们各自的呼吸,醇儿甚至能分得清谁是谁的,所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有些难以启齿。

    梁家乐却一脸期待的望着醇儿,他多希望这是她的玩笑!不然这些日子他以为‘她对他应该也有好感’算是什么?

    “因为……我……我有喜……”醇儿咬着牙在李泊亚暗暗期待且含笑的目光中正要说出‘我有喜欢的人了’的话时,外面却突然传来大声的喧闹。

    “你是谁啊?”

    “你又是谁?”

    “怎么这么没礼貌?撞到人不会道歉啊?”

    “是谁走路不看路来着,还怪我?我好端端的走我的路,是你自己突然撞出来,并且差点儿歪到我的脚,好吗?”

    “我……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人!哦……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上次在法院你也有出席旁听!”

    “我也见过你,呵……”

    薄荷原本还在看戏,突然听见两到熟悉的声音在花园大吵并且打断了这紧张的一刻,而且听声音好像是沈佳明和孟珺瑶来着,这两个大小姐怎么杠上了!?薄荷立即丢下众人跑出去一看,果然是二人,正各自叉腰彼此虎视眈眈蓄势待发着!

    “怎么了,怎么了?”薄荷奔出玄关跑到二人身边立即关问,看起来似乎都没有事,于是又暗暗的松了口气,只要都没事就好。

    孟珺瑶毕竟要成熟许多,所以看了薄荷一眼便淡淡解释道:“这丫头刚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我也走我自己的路,谁知道她突然向旁边退来,并且撞到了我,我是出于反射性的推了她一把,所以她就摔倒在地了。”

    沈佳明不停的拍着自己身上的草屑气哼哼的看向薄荷道:“她明明就看见我站在这里了,也看见我退了一步为什么不躲开还非得撞上来?我看她根本就是故意推我的!”

    “你……”孟珺瑶蹙了蹙眉,显然对于沈佳明的指责很是不满。

    “就是你不对!”沈佳明一反常态的信任和不饶人,就算是她初到检察院时,也没有今日这么无理取闹。

    “好了好了,别争了。”薄荷举手示意二人都安静下来,看了看孟珺瑶又看了看沈佳明,薄荷心里无力的叹气,这两个人都是各自家里的掌上明珠,一个是军政界的掌上明珠,一个是商界的钻石,而且一个是自己最新的得力下属,一个是自己如今的好朋友,她责怪谁都是不妥的。

    不过,事情还是要解决的。薄荷先将孟珺瑶撇到一边,上前帮沈佳明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并道:“我相信她也不是故意的,所以你也别生气了,嗯?今天是来替我庆祝的,是不是?所以别为了这些小事儿闹不开心。我替她向你道歉,好吗?”薄荷的温柔让沈佳明一时有些难以适应,不过也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她似乎也知道自己过了一些,虽然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迅速的转身离去了。

    “你为什么要替我向她道歉?好像我真的错了似的。”等沈佳明一走孟珺瑶便咕哝哝的为薄荷的行为而抱怨,因为薄荷并不是个容易向别人低头的人啊,所以她总觉得有些别扭,也知道薄荷是为了自己。

    “你没错,你们都没错。这根本就是一场误会,但是总要有人先退步才能解决对吧?既然你们都那么坚持,那就只好我退步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她还年轻,是个孩子,别和她计较那么多!”薄荷拉着孟珺瑶的胳膊想要往屋宅走去,一边拉还一边劝告着有些别扭的孟珺瑶。

    孟珺瑶冷哼一声不太愿意拔脚,她当然知道薄荷是因为更亲近自己,所以才会替自己和那小丫头道歉,就因为亲近,所以才名义上说自己错的多一些,不然以她孟大小姐的脾气怎么可能如此快的就罢了,还不是因为看在薄荷的面子上。但是她现在不想进去,所以薄荷拉了两下感觉到她的执拗也就放弃了。

    刚刚放手,不远处又传来一声戏谑的嬉笑声:“我看,除了薄荷,你看任何一个女人都是讨厌的吧?高傲的孟大小姐怎么可能把我们这些平凡人放在眼里呢。”

    薄荷和孟珺瑶一同抬头望去,正是一脸尴尬的花延曲和一脸冷笑的陈妃,还有被花延曲抱在怀里笑得一脸甜美的花朵儿小朋友。

    这个陈妃,上一次便和孟珺瑶在湛家因为兔子和饺子的事情两个人闹的十分不愉快,没想到今天她又逮到了机会展开战局。薄荷立即看向孟珺瑶,孟珺瑶的脸色果然变得十分难看,如果说刚刚和沈佳明的不愉快对孟珺瑶来说是可以忍受的小矛盾,但是对于和陈妃之间的不愉快对孟珺瑶来说一定就是能点燃战火的导火线啊!

    “咳!”薄荷立即轻咳一声并迅速的扬起笑脸向陈妃他们走去,并伸手道:“你们来啦?快进去吧,准备了水果和饮料。小朵儿到干妈这里来,一羽小叔叔和桐儿姐姐还没有回来呢,你等一会儿他们应该也马上回来了哦,不过苗苗在里面,她很可爱的哦……”薄荷努力的保持着笑脸想要将气场转换,她可是很难得如此‘热情’,所以陈妃当即也就闭了嘴不再添油加醋了。

    但孟珺瑶可不是个好欺负的主,第一次可以忍受,但是第二次是坚决不能忍受的!刚刚她已经为了薄荷而忍受了莫名的鸟气,现在这个死对头一样的女人又突然蹿出来取笑她,她孟珺瑶如果再不反击,就对不起‘孟珺瑶’三个字!

    一声冷笑,冷眼相加的瞥去,孟珺瑶抱着怀一副鄙夷模样的看向陈妃取笑道:“既然你也知道我是孟家的大小姐,既然你也知道我看不起某些平凡的人,那你还来自取其辱!?”

    “你——”陈妃绝对想不到孟珺瑶会如此反击自己,所以真恨自己刚刚没有添油加醋的继续多说一些损这个臭女人的话出来。

    “呵……”孟珺瑶冷冷勾唇讽然的看着陈妃,“真不知道你老公戴着什么样的眼镜才找到你这样的奇葩。”

    花延曲面部抖动,他是个有深度修养的男人,女人们骂架他又不能加入其中,可是自己却被无辜牵涉到了里面。但是看看薄荷那无奈的表情,花延曲只能咽下心中的委屈,也只有无奈的一声叹息了。

    “总比你没有老公强吧?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皮酸!”

    “是是是,我就是在羡慕嫉妒恨你。我看你妄想症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严重,云海市的三医院精神科还是享誉中国的,您要不要去排个号?”

    “你嘴巴放干净点,说谁神经病啊?”

    “谁承认,谁就是咯。”

    薄荷拉着花延曲和花朵儿立即遁逃,既然劝不住架,那就让她们吵好了,不然互相都憋在心里,早晚得爆发世界大战。

    花延曲也知道陈妃的脾气,所以这一次也没有劝阻,被动的由薄荷拉着带着女儿便潜逃了,只是心里已经隐隐的开始担心,陈妃完全不是那孟大小姐的对手啊,渐渐处于弱势和下风的状态,非常不妙哉!

    “你就这样让她们吵,没事吧?”白合从玄关处接过花朵儿并有些担心的看向花园里两个同样穿戴美丽整齐,但是骂的却十分凶残的二人。

    薄荷将婴儿车里的小苗苗抱起来温柔的搂在怀里,看了看花园里花火四射的战况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不让她们吵的话,今晚大家都别想吃好晚饭,所以就由性让他们发展去吧,只要不骂那些乱七八糟的就行了。也许……结果会有好转现象也不一定?”其实薄荷自己既也不确定。

    “都是有修养的人,骂不出来。”花延曲将花朵儿放在地上,自己伸手去摸摸可爱的小苗苗的脸蛋儿笑道。

    既然花延曲都不担心了,薄荷自然也就没什么担心的了。只是对陈妃之前说的话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孟珺瑶似乎真的很难和谁真正的合拍,除了……自己?淡淡的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遇上她的真命天子,也许那任性脾气就能改一些了,就好比自己。

    半个小时后,陈妃口干舌燥的进来,花延曲立即将温热的开水奉上,薄荷也立即将温热的开水递给看起来应该是完胜的孟珺瑶:“喏,过瘾了?”这一声自然是低声询问的,不过陈妃显然还是听见了。

    孟珺瑶得意的扬起一抹微笑:“既然都说我除了你任何一个女人都讨厌了,我能给你丢脸吗?”这微笑不仅是给薄荷看的,也是给陈妃看的,挑衅的气焰再次在二人之间盛长。

    就在众人都沉默的想要将这‘挑衅气焰’给生吞下去时,洛以为欢天喜地的携着一羽和桐儿进来,并且伴随着她大声的招呼:“我来啦!在门口看见这两个小东西再买东西,小丁举手无措的跟在后面,你知道……”说着说着洛以为终于发现现场的气氛有些怪异,左看看右看看,顿时便没了下文。

    对于薄荷来说,洛以为的出现无疑是打破这个局面的新希望,所以将小苗苗放在孟珺瑶怀里便起身向玄关奔去并十分热切的询问洛以为的下文:“他们在做什么,你说啊?”其实薄荷就是想找个话题转移一下,并未深思洛以为话中的意思。

    洛以为愣了一下,仍十分快的接下话茬:“就你知不知道他们在给你选礼物?”

    “给我……选礼物?”薄荷低头看向桐儿和一羽,他们比花朵儿晚回家半个小时,除了花延曲和陈妃提前去接孩子之外,薄荷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是去买东西去了。

    “荷妈妈,我和小舅舅想给你惊喜的……”桐儿捧上一个水晶琉璃球,里面有一栋城堡和一个漂亮的花园。

    薄荷感动讶异的看着他们又看看他们捧着的礼物,对于这突然而来的礼物也显得有些无措:“为什么……要送给我礼物啊?”

    桐儿扭头用鼓励的眼神看向一羽,一羽抿了抿红唇竟然缓然开口道:“因为想要姐姐开心。”

    桐儿一拍巴掌笑盈盈的看着薄荷道:“是的,我们想让荷妈妈开心!荷妈妈这些天都闷闷不乐的,我和一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到您昨天心情变好,我们就知道事情一定是解决了,我们想让您一直开心!”

    薄荷感动的将桐儿和一羽一起抱入怀中,他们多么懂事啊。隐的离开本来给这两个小家伙增添了不少离别的伤感,薄荷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失落,可是她以为时间会慢慢的愈合他们的心里的伤口,所以只是默默的关注着他们,但是没想到他们也在默默的关注着自己,还给予了行动上的表示,相比起他们,自己似乎做得完全不够。

    “谢谢你们,姐姐,妈妈很开心。”薄荷红了眼眶,蹲在地上抱着两个小人儿的画面也感动了屋子里别的人,就连孟珺瑶和陈妃都各自惭愧了起来,孩子们都知道今天是要让薄荷开心的日子,她们二人却在这里争吵甚至让薄荷感到为难,和孩子想比,她们真的太逊色了。

    让薄荷没有意料到的来客是洛倾城,仿佛已经许久没有看到他了,比从前更加的成熟稳重了些,那股医生自带的儒雅飘然感还是依然,而且白白净净的,总会容易夺取女人们的视线,虽然这屋子里的男人没有一个差的,但是女人们还是会习惯性的将眼光投向自己从未见过而又优秀的男人。

    一羽和桐儿上楼去写作业去了,薄荷再给他们准备一些吃的,所以孟珺瑶就暂时抱着小苗苗,只是她孟大小姐一向不太会照顾小孩,又怕小苗苗哭,所以就一直跟着薄荷绕来绕去,直到看到洛倾城和有力一同进来才将目光移开了去看了几秒钟,再回头,薄荷已经在上楼梯了。

    “喂,等等我。”孟珺瑶一声低呼立即追了上去。

    “你慢点儿,别把苗苗给我磕着了。”

    因为家里客人实在太多,所以魏阿姨和母亲都去厨房帮忙了,薄荷则负责招待客人,不过他们都是熟客,薄荷根本也用不着怎么热情的招待,基本上还是做自己的事情。所以在给一羽和桐儿准备糕点的时候就只有让孟珺瑶抱着小苗苗了,但是又有些担心孟珺瑶那危险夸张的动作。

    “拜托,你要是不放心,就自己来抱,我端吃的啊!”孟珺瑶对于薄荷的不信任直翻白眼儿,不信任还把孩子给自己!

    薄荷微笑:“的确不放心。”

    孟珺瑶气的瞪眼,这天底下能气的着自己的人除了一凡哥哥,就是一凡哥哥的老婆薄荷了,她何苦来哉?

    “不过,那个男人是谁啊?”几步跟上楼,再最后瞥了眼楼底下没见过的陌生男人孟珺瑶有些好奇的问。

    薄荷也朝楼下看了眼,今天的洛倾城穿着白色的羊绒衫,半挽袖,藏蓝色的长裤,和穿黑色西装的另外几个男人完全不一样,扎堆的时候的确一眼就容易分辨而出。

    “洛以为的亲哥哥,洛倾城。”

    ------题外话------

    ——今天七儿有多更两千字哦……虽然累屎了,但以后会尽量多更滴……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太多的期望,不给七儿压力哈。

    ——然后今天出场的人物有点多,希望大家不会混乱……嘻嘻嘻嘻。(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