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5 王玉林的哭诉

245 王玉林的哭诉

    铺天盖地的新闻在翌日有目的的席卷而来。

    关于夏颖成为杀害另一检察官的背后主谋的故事被各大媒体宣扬的沸沸扬扬,昔日为名为法律的铁血检察官如今成为杀人狂魔的话题几乎成为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关于这一宗谋杀案背后的秘密也被各大媒体猜测渲染的多了更多的迷离色彩。

    关于薄荷,却销声匿迹,各大媒体只字未提,就像她从来都不存在于这一故事中似的,这是湛一凡的意思,也是撇清薄荷让她尽量低调的目的。

    老舅一大早就拿着报纸在楼下朗读,而杰森听得半迷糊半明白,虽然他中文学得很快,但毕竟不是母语,所以听起来依旧磕磕绊绊。白合和魏阿姨却听得是一脸的认真,包括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小苗苗都一屁股做在地毯上像是在听故事似的。

    薄荷悄无声息的靠近他们,并温柔的将地上的小苗苗抱起来,和女儿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玩耍,直到老舅放下报纸看见薄荷并‘哎呀’一声:“你起来啦?”

    “你们怎么都起这么早?”现在也只不过七点四十,薄荷七点虽然就醒了,但是也和湛一凡在床上磨蹭了半个小时,现在湛一凡在洗澡,她就先下来了。但是没料到,大家起的都这么早,还在这里读报,各自听得津津有味的。

    “上了年纪了,早上都睡不着。”白合微笑着道,刚刚听了那新闻,虽然心里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还好没有听见薄荷的名字,想着对薄荷的事业和生活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所以心里也隐隐的松了一大口气。

    “妈你还年轻着呢,什么上了年纪这样的话您是不是不该在老舅面前提啊?”薄荷似笑非笑的瞥着老舅的身影道,老舅听了气的吹胡子瞪眼:“难怪老栾说你这丫头尖嘴利牙的,从前没发现,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度舌头的外甥女呢!”

    薄荷调皮的吐了吐舌:“老舅,你现在才发现是不是太晚了!?”

    白合一直在旁边掩着唇轻笑,她的性格唯一的缺陷就是太过于软弱,还好女儿不像她像那个人,偏执、倔强,舌头也毒。不得不承认,女儿除了比他要善良一些外,性格其余的地方,还真是像极了!

    “妈,你在想什么?”薄荷低声问愣了神似的白合。

    “没。”白合微微一笑,她怎么会告诉女儿,最近总是会莫名的想起那个人,而每一次想起,心里便隐隐的有些不安呢?

    “荷妈妈早安!”桐儿下楼便扑过来抱住薄荷的腿乖乖的问候。

    薄荷微笑着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桐儿早安,没和舅爷爷他们打招呼?”

    桐儿这才笑眯眯的望向众人一个个的问候:“舅爷爷早安,外婆早安,杰森爷爷早安,魏奶奶早安,刘阿姨早安,章阿姨早安!”只要在这里的,桐儿都一个个的乖乖问候了,最后还上前亲了亲小苗苗的小肥手温柔的问,“妹妹早安。”

    “哎哟,桐儿可真乖,每天早上都要这么和我们懂礼貌又亲切的问候一次。”老舅颇喜欢这个小女孩,而且知道这个孩子天生失聪,打从心里的就更加的心疼了,对薄荷收养这个孩子表示万分的支持和激赏。

    “是吗?”薄荷低头看向桐儿,满眼喜爱。

    “对啊。今天早上大抵是先看见了,所以看起来特别的开心呢。”白合也对于自己一下子当了两个孩子的外婆表示非常的欣喜,更何况大外孙女还是个这么懂事而又乖巧的。

    薄荷摸摸桐儿的脸:“去吃饭吧,一会儿还要上学。今天晚上回家有大餐吃。”

    “嗯。”

    桐儿被带下去吃早餐,白合这才发现一羽竟然还没下来便自己上楼去看,薄荷则一直抱着小苗苗,魏阿姨来帮忙也拒绝了,薄荷想抽更多的时间带小苗苗,也能抽更多的时间陪陪桐儿,所以吃早餐的时候便挨着桐儿坐了下来。

    吃过早餐湛一凡便去上班了,桐儿和一羽则被送去上学,杰森跟着老舅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薄荷就和母亲白合还有魏阿姨一起带着小苗苗出去逛商场和超市。

    给小苗苗又买了一些婴儿用品和玩具,虽然家里已经多得堆都堆不下,但是只要是小苗苗喜欢的白合几乎都不会犹豫就给她买了,薄荷知道母亲疼爱小苗苗,但是总觉得她已经快到宠溺的地步了。

    薄荷给魏阿姨买了两套衣服,虽然魏阿姨不要而且总说她自己有,但是薄荷还是强制性的给她买了两套,当然是在母亲的协助下才能强行塞给她的。魏阿姨的衣服都是好几年前的了,她舍不得给她自己买新衣服,亲人又都不在身边,薄荷打从心里面想要多多照顾她一些。而且,小苗苗又被魏阿姨悉心照料的这么好,薄荷心里对她是更多的感激的。

    买了一些东西三人便又带着小苗苗去了大超市想买些晚上家宴用的食材,原本也就是闲暇的逛着,但是不知不觉竟堆了一山的东西,薄荷见着有些东西根本不需要于是又拿着东西准备去退到货架上,免得她们搬回家也不方便,于是就让母亲照顾小苗苗自己则又将一些东西往回放,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距离她家不远的大商场遇见王玉林。

    “老大?”王玉林惊的手里的东西‘啪’的一声掉在车里,愣愣的看着薄荷竟然没了反应。

    “玉林,你怎么会在……这儿?”上一次会在商场遇见她,那是因为薄荷去的是市中心那边的商场,的确是很容易遇见。但是这一次,据薄荷所知,西区距离王玉林的新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我……我来买东西啊。”王玉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将推车里坐着的儿子雷雷抱了起来并转向薄荷握着儿子的手腕摇了摇:“雷雷,叫荷姨。”

    “这么小,哪里会叫人。”薄荷伸手摸摸雷雷的脑袋,“他长胖了一些?不是听说他经常生病么?还能被养胖,真是难为你了。”

    王玉林叹了口气:“是啊,如果不是我妈帮我,我也不可能把雷雷照顾好。”

    “你妈?难道你搬回去住了?”

    “没呢。”王玉林摇了摇头,“是我妈经常来看我。”

    “那……”薄荷想问穆萧阳,但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她现在已经确定穆萧阳和薄烟的确是还在一起的,所以对于能伤害王玉林的话,她还犹豫着究竟要不要多问。

    “老大,你有时间么?”王玉林却红着眼睛看着薄荷问,先是要哭出了一样。薄荷一怔,王玉林……这是怎么了?

    幽静的高档咖啡厅里,白合和魏阿姨带着雷雷和小苗苗去一旁的婴儿室去给两个孩子游泳洗澡去了,薄荷和王玉林对立而坐,两个人搅着各自杯中的咖啡,闻着那缕香气,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

    王玉林低低的抽泣了一声,薄荷讶然的抬头望去才发现,王玉林竟然在哭!?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落在桌面上,落在咖啡里,连她自己擦都擦不断。

    薄荷立即拿出纸巾递给她,王玉林接过来看了薄荷一眼又羞愧的低下头去哽咽着道:“谢谢……”

    薄荷等着王玉林收拾了一些情绪才低声问:“到底怎么了?”

    “我……”王玉林抬头红着眼睛看向薄荷,虽然情绪还不太稳定,但是说话的声音却已经非常的镇定而又认真严肃,“老大,我想离婚。”

    “你说什么?”薄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王玉林,这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黑眼圈非常的重,头发有些凌乱,衣服穿得也只是t恤,针织衫和牛仔裤,平凡而又憔悴。

    “老大,这个决定……我不敢告诉我爸妈,也不敢告诉胡珊,我只敢和你说。我知道,你一直都非常清楚我的婚姻状况,比我自己还清楚。”王玉林轻轻的擦拭着脸上不停流下来的冰凉液体,努力让她自己的情绪和声音听起来无恙和稳定着,但是眼泪却出卖了她的情绪,她在伤心,也在述说着自己的绝望。她是那样一个执著的人,如果不是绝望了,她怎么会做出如此的决定?

    王玉林又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又看着薄荷问道:“你说你在我结婚前曾经给我发出过提醒,是么?”

    薄荷点了点头:“因为不知道怎么说,发过短信。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王玉林掩着唇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没有收到过短信,后来想想,应该是他给我删了,是他看见了。他总是和我说少接近你,因为你是高高在上的人,和我们这样的人不和,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多想,现在想来,他是害怕你再在我眼前说些什么。”

    “难道你就真的从来不知道,他和薄烟……”

    薄荷蹙眉,可能么?王玉林真的从来什么都不知道?

    “老大,你是知道的,我知道他们的从前,一直都知道,但是我以为他真的和薄烟断了……”王玉林捂着脸嘤嘤的低声抽泣起来,“从前我是做过将薄烟推直风浪前的坏事,我也知道他如果知道了不会原谅我。可是我以为,那真的只是他的从前而已,就算他再如何念念不忘,就算他再如何舍不得,但他一定会放下的。他也告诉我他放下了,他真的放下了,他和我结婚,是因为他会珍惜我,会珍惜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也曾经相信,相信自己,但是现实打败了我……至从雷雷出生两个月之后他就变了。夜不归宿,打电话关机,直到后来干脆失踪。雷雷生病他不在,我生病他还是不在,我们娘俩相依为命的挺过这两个多月,其中的辛苦连我自己多难以想象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王玉林一边哭着讲诉一边回忆着她这些日子所遭遇的辛酸,原来这些辛苦她原本都是打算独自承受的,毕竟这是她当初的选择,选择和他结婚,选择相信他,他们也幸福过一段时间,但是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让她生出绝望和要离婚的念头来……

    那一日,薄荷与王玉林通过电话之后,王玉林开始怀疑穆萧阳,毕竟她自己从未真正看到过老大的短信,而老大也不可能骗自己,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老大发的短信被穆萧阳看见了,而他给自己删了。老大提醒过自己,而且从话中王玉林听出来,是和薄烟有关系的!王玉林也试探的问了薄荷,薄荷没有否定,王玉丽心里便已经有了答案了。

    王玉林当时心里的感觉就是伤心和绝望,她原本也猜过他这两个月究竟是失踪到了哪里,他是混黑的,这也是她当初为什么会那么干脆的辞职,因为他们的职业根本就是对立的,她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和绊脚石,所以她甘愿牺牲,所以她以为他这些日子只是因为职业的不方便也日子的担心过。

    但是薄荷的话让王玉林心生怀疑,他到底做什么去了?他们之间真的应该存在那可笑的‘信任’吗?就算她半夜抱着孩子往医院跑,就算她自己累得爬不起来却还是要给孩子兑奶换尿布,就算她做着这一切辛苦的事,心里也有怨言和委屈的时候却还是全心全意的信任着他,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直到两个星期前穆萧阳的归来。两个月不见,他并未消瘦,反而精神奕奕,只是黑了一些,却让王玉林觉得陌生,因为他不再关心雷雷,不再关心自己,连这两个月她过得如何都不曾问过一句,她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是真正的无情啊。

    穆萧阳也只是稍作停留,看了下雷雷便又离开了。王玉林心里想不明白所以就跟踪了他,谁知道会让王玉林看到那样的一幕!就在同一个小区,隔壁的公寓,他走进十四楼,开门的人是薄烟,与他在门口相吻相拥的人……还是薄烟。穆萧阳的初恋,那个让他死也忘不了的女人,薄烟!

    王玉林当时疯了,什么都没想便冲了出去,想着他这两个月可能和这个贱女人在一起,王玉林气的对薄烟便是两个巴掌,只是这两个巴掌还没有响的彻底穆萧阳便回了自己两个。王玉林是女人,穆萧阳是男人,王玉林并不觉得自己的力气能有多大,可穆萧阳的两巴掌足以把自己打的耳鸣眼花,甚至扑到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王玉林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扑在地上痛哭,可是穆萧阳看也没看她就拥着薄烟进去了。王玉林这才觉得自己有多可笑有多可悲又有多可怜,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那门口,原本是想敲门问穆萧阳是否这一切都是真的,她就想听他亲口说,他还爱着薄烟,他并不爱自己,他们的婚姻真的要结束了,但是手还举着没有落下王玉林便听见了穆萧阳和薄烟在门内的对话。

    “痛不痛啊?”

    “痛的……你的手呢?她的脸皮可真厚,竟然敢跟着你到这里来。”

    “我的手不痛。没事,让她知道你在这里也好,免得她以后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样。”

    “那你什么时候和她离婚啊?我现在不想让你去她那里了,一下都不想。我真的好爱你哟……”

    “我也爱你,烟儿。但是雷雷……”

    “当然要把雷雷抱来给我养,现在那孩子也能断奶了吧?我只要请个保姆照顾就行了,不然等到他能叫妈妈了你才把他抱过来给我,我会很头痛的……”

    “好好,我知道了。再给我点儿时间,好不好?”

    王玉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从那里跑回家的,她好像终于明白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温柔是为了什么,对自己的缱绻又是为了什么,他的一切的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目的是雷雷,为的却是那薄烟!

    他对那女人可真是痴情和真心啊!但是对她,却是狼心狼肺!

    王玉林在家哭了整整三个小时,几次都差点儿岔气晕了过去,哭的一双眼睛都快瞎了,要不是雷雷哭了,她也许就会那么一直哭下去,直到天昏地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她完全的绝望和失望了!

    雷雷唤醒了王玉林的理智,看着雷雷,想着自己失去的一切,王玉林渐渐的明白薄荷从前说的那些话,她曾经以为的爱情和婚姻竟然是一把利刀,将她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而她竟然为了这把利刀主动卸下自己身上的铠甲放弃了检察院的工作,这一切真的是太愚蠢了。

    所以王玉林告诉自己,她不能再失去雷雷了,她不能让他们得逞,不能让他们将雷雷夺走,雷雷是她的,她已经失去了穆萧阳这个丈夫,她不能再失去雷雷这个儿子,不然她一定会真的疯了不可!所以她想到了离婚,只有主动提出离婚才有可能争取雷雷,而她也不想再被动的去受伤,她的心已经被伤透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王玉林哭着讲完她的故事,薄荷听得也是满心的惆怅和惋惜。

    “没想到你现在才明白他们两个还在一起的事,如果在婚前你就明白,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薄荷还是觉得自己当初做的不够多,如果能给她打个电话或是当面说清,她也许就不会那样的执著了。

    但是也有一种执着叫做:不撞南墙不回头。

    王玉林大抵是真的撞到了南墙吧,这样的事,如果换做是自己,薄荷一定也会崩溃掉的。

    王玉林擦掉脸上痛悔的眼泪哽咽着坚定道:“如果结婚前就知道他的心里无论如何还是只有那个人,如果结婚前就能知道,他的目的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如果结婚前就能知道……不管我多努力,他都看不见,我一定不会让自己今天过得这样凄惨!”(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