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4 做点不无聊的事

244 做点不无聊的事

    “苗苗!”薄荷冲进大厅便一把将坐在地毯上的女儿抱了起来并紧紧的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妈妈想死你了!”

    小苗苗许是知道妈妈此刻的心情,挥着小手在妈妈的脸上蹭啊蹭,软软嫩嫩的小拳头也完全没有杀伤力,更像是一种抚慰,让薄荷心里欢喜的不行。

    “哎呀,心情这么好了?”白合丢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笑着问,老舅在教杰森下象棋,二人听到声音也扭头望来,都是一脸的笑意。

    “当然好了。因为我下个星期就能重返检察院上班啦!”而且还洗清了杀人嫌疑犯的罪名和冤屈,这对薄荷来说比中头彩还要让她兴奋!

    “我来抱吧。看你们出去一天回来都太累了……”魏阿姨伸手过来便要体贴的将小苗苗抱过去,薄荷立即摇头笑道:“不用了阿姨,您自己也多休息一会儿,在家的时候我可以带苗苗。”

    魏阿姨看着薄荷脸上那幸福而又诚恳的笑容这才将手讪讪的缩回去,白合上前来拉住魏阿姨的手也劝道:“你啊,一天比我这个外婆还尽职,也得看好你自己的身体。”

    “我身体没事儿。我现在能照看小苗苗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不然我能去哪里看到这么乖的小孩子啊?”

    薄荷想起魏阿姨的故事,看着魏阿姨如今眼底幸福的神情,薄荷低头看了眼怀里睁着眼睛正咕噜噜转着看四周的女儿淡淡的笑着道:“我们苗苗真幸福,有这么多人爱她。等她长大了,一定也叫您奶奶才行。”

    魏阿姨幸福的擦拭着眼角的湿润,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哽咽:“我也不要求那么多啊,能看到这孩子健康长大,现在似乎也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人都是能相处出感情的,魏阿姨只不过照顾小苗苗一个月就如此疼爱喜欢她,甚至将最大的愿望也许给了她。薄荷觉得,人真的是奇妙的动物,有的人在身边二三十年也不能真正的生出感情来,有的人即使有感情后来也会因为别的事别的利益而变异,可有的人只是短短相处你便知道是否值得自己付出真心。

    “这一个月来,你一直闷闷不乐,虽然有意隐瞒但是有心事的样子我们谁都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就。现在看来,麻烦是解决了?”白合拉着薄荷坐下,这才温柔体贴的问来。

    湛一凡一直在外面打电话,刚进来便听到岳母在问薄荷这个问题,湛一凡走过来坐在薄荷身边并伸手逗弄着小苗苗的小手,并没插话。

    “嗯,终于解决了。”

    “那到底是什么麻烦,现在可以说了吧?”老舅一边下棋一边大声问道。

    薄荷顿了顿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向她微微的颔首,这件事已经闹得不小,而且媒体们那边湛一凡也准备放风了,他是打算将夏颖推向万劫不复之地,所以不说也必须得说了,毕竟不想他们是从媒体那里得知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薄荷将小苗苗放在湛一凡的怀里,拉着白合的手这才将这些天所遭遇的事简明扼要的道来。白合越听脸色越白,以至于听完已经快把薄荷的手指给掰断了。

    “所以你这些天就瞒着我们这样的大事!?”白合听完有些生气的冲着薄荷大声责怪。

    “妈,我知道你们会生气的,但是总比让你们这些天跟着我和一凡担心的好。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洗清了嫌疑,所以……”

    “那如果没洗清呢?那如果你去坐牢了呢?你难道要让自己进监狱了才让我知道么!?”白合很少生气,也很少对谁怒吼,但是这一次的事对她来说实在是个刺激,所以超出薄荷意料的反映让所有人都怔住了。

    “阿合啊!”舅舅站起来,看向白合微微蹙眉道:“孩子这么大了,做什么事情是有分寸的。你要举行婚礼了,她要担心的心情也要担心你的身体,你现在既然知道了,事情也没有往坏的方面发生,所以你就不能不生气吗?”

    薄荷感激的看向老舅,她就知道老舅是通情达理的而且一定会理解她。

    “我这老头子都七十多岁了,她不说,我都知道原因的。现在听了虽然也会担心,但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所以我更多的是庆幸啊!庆幸孩子没事,庆幸这一切已经过去了。”

    白合低头擦了擦眼角,薄荷心里愧疚横生:“妈……”

    杰森也立即离开象棋桌走过来揽住白合安慰,虽然他这些天都在学习中文,但是听得也是迷迷糊糊的并没有十分懂,但是他知道白合和她女儿发生了误会,所以也非常的着急。

    白合左看右看所有的人都劝着自己,这才哭了出来:“正是因为……她明明都出事情了,可我还欢天喜地的筹备着着急的婚礼,我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个合格的妈妈!”

    “妈,你是,你当然是!谁说你不是了?你自己也不能这样否认!”薄荷上前抱住母亲,“能有你在身边,而且你还能重获幸福,这对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动力了,真的!”薄荷不想母亲误会,她并不是有意瞒着他们,而是她不想让他们担心,现在事情不是也解决好了吗?

    “妈。我会保护好宝宝的,一开始我们就已经有百分之九的胜算了。”湛一凡这才解释道,白合渐渐的消了气,薄荷又亲密的挽着她,魏阿姨也劝说,白合终于将愤怒都化作了一声叹息:“好了,我知道了……不生你气了。但是不许有下一次,知道吗?你妈我还没有老到不能接受任何事情的程度,挫折本来就是人生必经的历程,只有经历挫折才会成长和成熟,虽然这件事真的让人十分上火,但是我更希望自己能知道实情,也不必每天这样欢天喜地的准备着婚礼……现在想来可恨是懊恼!”

    薄荷笑着更用力的抱进白合,她就知道母亲是最关心她的,嘴上也连连答应道:“是,我知道了。”

    *

    抱着小苗苗回到房间,薄荷将小苗苗放在他们的大床上,湛一凡逗小苗苗玩儿,薄荷自己则去洗澡。她刚刚从法院回来,所以想要洗去一声的戾气和晦气,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洗了个澡,也将脑海里的某些事情整理清晰了。

    洗完澡包着头发穿上干净的居家服出来,薄荷看见湛一凡正玩着小苗苗的两只脚丫子,逗得女儿‘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薄荷一脸认真的坐上床并漫不经心的提醒道:“魏阿姨说,不能抠小孩子的脚板心,不然长大后会追路的。我们去哪里,她就跟哪里去!”

    湛一凡手一顿,立即停止了抠小苗苗脚丫子的动作,并低头一脸不信切严肃的看向薄荷:“真的?”

    “魏阿姨说的。”所以她也不知道真假,但是看着湛一凡的表情,薄荷突然就想逗逗他。

    湛一凡立即撒手并丢下小苗苗的脚丫子,小苗苗不明所以的抬起自己的小脚并送向嘴巴,薄荷笑着拿掉她的脚丫子,自己则侧躺下来将小苗苗抱进怀里,并拉起衣裳给她喂奶。

    小苗苗是真的饿了,又闻见了妈妈那温暖而又香甜的奶香味,张嘴便大口的吮吸了起来。薄荷看着小苗苗吃的认真才抬头又看向湛一凡取笑道:“怎么,就那么怕她追路啊?”

    “可不是。”湛一凡供认不讳,侧着身子在另一边躺下,中间夹着吃奶的小苗苗,让他看了有些不悦。昨晚薄荷有些紧张,所以他都没有要成她,现在看着小苗苗开心吃奶的模样,虽然有些嫉妒,但心里也还是温暖的。

    微微的笑了笑,湛一凡伸出手指戳了戳女儿肥肥的小胳膊和肥肥的小脸蛋儿淡淡的看着她蠕动的小嘴巴道:“如果以后我们去哪里过二人世界,这小家伙却要跟着的话,那我一定会烦死的。”

    薄荷‘噗嗤’一声笑,抬头有些调戏意味的看着湛一凡:“怎么,就那么想和我二人世界啊?”

    “可不是。”湛一凡伸手挑起薄荷的下巴,嘴角也扬起一抹戏谑,女人从刚刚一开始就在逗他,别以为他不知道!

    “离了你,我可怎么活?所以我警告你,一辈子都不许离开我,嗯?”

    薄荷抿了抿唇,甜甜的微笑:“嗯。我答应你!”

    湛一凡看着她如此美好的模样终是没忍住微微起身并低头吻住薄荷娇艳的红唇,父女俩都在努力的吃着,吃着……躺在他们的大床上,如此美好却又温馨的一幅画。

    *

    因为大家都要忙,所以瑶瑶和洛以为他们都约定第二天一起到湛家来吃晚饭,所以这一天只有湛家自己人围成一桌,不过也格外的温馨。桐儿和一羽上学了之后似乎越来越懂事了,桐儿原本就是懂事的,一羽却越来越斯文,甚至还会放学就回房间做作业,要不是让他下来看着陪小苗苗玩儿,小家伙似乎还不太愿意放弃学习的时间。

    因为薄荷洗清嫌疑,所以白合亲自下厨和张姐一起张罗着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大家共通了这件事之后似乎也更加的融合加紧了彼此的心,所以吃吃闹闹很快便过去了。

    有张姐刘姐母亲和魏阿姨,三个孩子几乎不要薄荷插手,吃了饭就各自被人带去玩的玩,散步的散步,洗澡的洗澡,薄荷这个做妈做姐姐的竟然成了闲人。既然闲着,薄荷就和老舅下象棋,下了两盘老舅却要掀桌子了,因为薄荷不让着他老人家,于是他总是输,于是他觉得美了面子。

    下象棋也没得下了,薄荷只好回房间去训夫,湛一凡因为这些天几乎都在忙薄荷的事情,所以一有空闲就抱着电脑在处理他的公务。而此刻吃了饭他又上了楼,以为薄荷在楼下玩,所以他就在他们的卧室里工作了起来。

    薄荷爬上床,湛一凡早就听见了声响,抬头睨了薄荷一眼:“不玩了?”

    “不好玩儿。桐儿被张姐带着去洗澡,刘姐和我妈带着一羽去散步,怕孩子成为书呆子。魏阿姨几乎不把苗苗假手他人,跟着我妈和刘姐一起去花园了,我和老舅下象棋老舅恼羞成怒也不和我下,我无聊啊……”说着薄荷就一个翻身倒进湛一凡敞开的半边胸膛里。

    湛一凡圈回胳膊将薄荷揽在怀中,听了她的抱怨微微一笑:“是全身放松了,所以才突然觉得没事做了吧?”

    薄荷眨巴着眼睛:“好像是这样没错……”

    湛一凡低头吻了吻薄荷的眼睛:“那你看我工作不会更无聊吗?”

    “那你继续工作咯,我就在你旁边,不打扰你!”薄荷玩着湛一凡的手指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湛一凡见她似乎真的在认真的玩手指便又继续看电脑上的资料并单手操作。

    不一会儿,薄荷突然摇了摇湛一凡的手指并问道:“欸。你怎么能在我晕倒的那天就给我做了检查并留了那么重要的证据呢?而且还这么淡定一直都没有告诉我!”要不是知道他这是为了保护证据,要不是早就习惯了他做事的一贯模式,她也许还会误解以为他故意瞒着自己。

    “唔,那天晚上就给你做了一些检查,怕你身体什么地方受伤我不知道。所幸的是,得出那么一个证据来足以证明你的清白。”

    薄荷蹙了蹙眉,玩着湛一凡手指的动作一顿:“那我……有别的地方受伤吗?”薄荷其实也是有些后怕的,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任何的意识,这对她来说那几乎是个梦靥之夜,她记不得那一夜发生过什么,所以她非常的不安。

    “只是惊吓过度。”湛一凡轻轻的拍了拍薄荷的肩,并不知道薄荷在担心什么。

    薄荷暗暗的松了口气:“是啊……”其实有没有遭遇那种让她不敢想的事自己应该是有感觉的,所幸的是,她那一天除了疲惫之外,身体和感觉都没有别的痕迹。

    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低垂的双眸,微微的笑了笑,傻瓜,该安心了吧?

    “你说……夏颖为什么杀赵书雨?在赵书雨从于某和唐昕家里离开之后她又发生了什么事吗?她是故意被夏颖灭口,还是无意间被夏颖灭口?”这些个问题在薄荷一安静下来便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虽然她自己已经洗清嫌疑,但是薄荷被无辜的拖进那场阴谋就已经注定要查清这里面的真相,不然这样糊涂的过去了,她下一次万一再中埋伏呢?

    “这些个问题,你能弄清楚的。”湛一凡微笑着低头看了薄荷一眼,“你会成为公诉他们的检察官,而且一定还会亲自向他们审讯案件细节。这一次,你是主导者,对你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湛一凡太了解薄荷了,而且他也想让她了解真相,只有了解真相她才会有安全感,而且也能弄清这件事的始末,而不只是洗清嫌疑,目前这里面关于她的那一部分的真相也并未完全清晰,连他都觉得有些云里雾里,至于夏颖为什么要陷害薄荷,这里面一定有莫大的原因和秘密!

    “这都被你知道了。”薄荷抬头睨了一眼湛一凡,被轻而易举的给了答案,总觉得有些无趣。

    湛一凡笑了笑,继续低头看手中的资料。

    “不过……”看了一分钟后湛一凡又放下电脑,并低头看着薄荷轻蹙眉头有些疑惑的道,“有一点我很奇怪。”

    “什么?”

    “海岩岛我们荷一欢乐城作案嫌疑人至今也归案了,但是我总觉得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凶手。虽然目前看来夏颖他们的确没有参与荷一欢乐城的事故事件,但未免也太巧合了吧?恰恰在你出事的那一夜海岩岛也出事了,难道不像是调虎离山计吗?”

    薄荷听了湛一凡的话只缓缓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这么想……但是没有证据,而且也只是我们的猜测怀疑而已,难道真的一点线索也没有吗?”

    湛一凡摇了摇头:“没有。容子华也说了,检察院出动了最重部分的力量,但是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就像是一起普通的事故事件,但是事故动机竟然只是因为羡慕我荷一欢乐城的繁华景象。这让我无法信服。”

    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薄荷也觉得难以信服。

    话已至此,再往下说此事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了,因为都只是怀疑而没有任何的证据。

    薄荷靠在湛一凡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湛一凡的心思也不再留在工作上,两个人静静的靠在床头都想着各自的事情。突然湛一凡低头看向薄荷问道:“无聊吗?”

    “嗯……有点儿。”好像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湛一凡立即拿开腿上的电脑并扔到厚厚的地毯上,一个翻身将薄荷压在身下,低头看着薄荷一脸暧昧的勾着唇角:“那我们来做点儿不无聊的事,嗯?”

    薄荷红着脸没回答,湛一凡低头吻住薄荷的唇,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薄荷的一双小手,十指交叉相握,一室春光迤逦……

    ------题外话------

    ——这章有点过渡章的意思哈。(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