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3 没有结束,哪来开始?

243 没有结束,哪来开始?

    从法院里走出来薄荷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天好蓝,云好白,世界真美好!

    “小姑!”醇儿开心的从后面一把抱住薄荷,“终于真相大白了!小姑恭喜你啊,洗脱了杀人嫌疑犯的罪名!而且啊,还逆转了真相,小姑太棒了!”

    薄荷转过身来拉着醇儿也是一脸的微笑:“谢谢你啊醇儿,这些天辛苦你了,要是没有你,我也不会这么快就洗清嫌疑。”

    “老大!”沈佳明和胡珊一起飞了过来,张煜寒和梁家乐自然跟在后面,薄荷看向胡珊他们三个人:“这一次没有告诉你们我所遭遇的,难道还生气了?”

    胡珊抿唇一笑,沈佳明摸摸后脑勺立即解释道:“其实老大,王浩和于某见面是胡珊和张煜寒监视到的,而李圆出于夏颖家则是我和梁家乐监视到的,所以……其实他们也一直在帮你啦!”

    薄荷有些不信的看向胡珊,胡珊立即握住薄荷的手笑道:“老大,我们都知道,这段日子是误会让我们有些疏离了,但是我们始终都是黄金搭档啊!不管未来怎么样,只要我们还叫你一声老大,只要你还在公诉监察部作为我们的部长,我们就永远死忠你!所以,不管你说不说,我们该做的还是会做咯!”

    张煜寒立即也道:“是啊老大,胡珊她只是太在乎你了,所以偶尔会耍一下小性子。”

    “我知道。这丫头的心,我是知道的。”薄荷心里从未如此温暖过,原来她以为失去的其实并未失去,而且一直就在身边。

    张煜寒摸摸后脑才笑道:“那就请老大回去了能把我给要回去,我还是更习惯在你手下办事啊!”

    “我看你就长不大,离不开老大身边啊?”梁家乐听了这话一副嗤之的模样,眼神却始终停留在醇儿的身上,好久和没这丫头打游戏了,心痒痒的,今晚一定要约战一场!

    “我那是被人有心的撤离检查部,其实我心还是始终向着咱们公诉部的……”

    “哎呀你们别吵啦!”胡珊左右瞪了一眼,薄荷抿着笑看向后方的一拨人,走出来的正是赵家人和检察院公诉部的那一批。

    薄荷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来,真相大白的这一天,就是看别人脸上出现各种色彩的好日子!

    “老大,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啊!”沈佳明故意把话的声音说大了一些,让那些平日里和薄荷作对的检察官们个个都顿时变了脸色。

    “星期一。”薄荷淡淡的回道,那些检察官听了一个个脸色又红变白,还顿住了脚步踌躇的不敢上前来。

    “那你会怎么处置那些和您的心不在一起的下属呢?”沈佳明又故意放大声音问,一旁的梁家乐、张煜寒和胡珊都暗暗的喜欢起沈佳明来,这姑娘真是完全上道啊!

    “该怎么处置自然就怎么处置了。”薄荷无奈的看着沈佳明一笑,这妮子和醇儿一个样,都像个孩子似的。

    “部长,我、我们先回去工作了。”

    “部长你好好休息吧……”

    “部长……对、对不起……”检察官们从薄荷身边一一溜过,从前是依仗着有前途有能力的夏颖做背山,以为这样就能赶走比他们年长一两岁或者还年轻个十几岁的薄荷不再欺压在他们的头上,但是谁能想到事情会如此突变,他们以为能依仗的竟然是个那么心狠手辣的,真是让人想来就后怕!

    “一群胆小鬼!一群势利眼!一群窝囊废!没志向!”沈佳明看着那群人的背影碎碎念道,薄荷摇头笑了笑,扭头看醇儿早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对了,李泊亚他们呢?

    “咦?老大,白玉醇那丫头呢?刚刚还在呢……”梁家乐似乎也发现醇儿不在了,刚刚调侃同时似乎太过专心,一闪神谁也没发现醇儿是怎么从身边溜走的。

    薄荷蹙眉,难道是李泊亚那厮?

    有力和洛以为还有瑶瑶走出来,看见薄荷立即笑着走来,瑶瑶握住薄荷的手一脸开心的笑道:“恭喜啊。什么时候请我喝酒?”

    “你挑日子!”

    “那得让我好好想一想,寻个好日子一定喝酒去!叫上以为,醇儿,就我们四个人!”说这句话时瑶瑶是俯在薄荷耳边低喃的,仿佛就怕旁人听见了去似的。

    “你们说什么?”洛以为有些吃味的过来挽住薄荷的另一边胳膊,薄荷看了看瑶瑶,瑶瑶立即笑道:“不告诉你!到时候再说。”

    “哦,你们有秘密!”洛以为不太高兴了,撅起嘴来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薄荷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她们二人,而是看了看后面问有力:“李泊亚呢?”

    “一结束他就出来了。”

    薄荷笑了笑,所以是那厮带走了醇儿,无疑了。

    有力正要问薄荷笑什么,瑶瑶低笑了一声:“哎呀,终于出来了,我们这些人就不打扰咯。”

    薄荷不解瑶瑶说的什么,抬头望去才发现,是湛一凡出来了。

    湛一凡因为和言毕在说事情,所以他们走的是最后,两个男人看起来氛围还算平和,并不像之前那样气势跋扈敌对的模样。

    很快二人就走到了薄荷他们跟前,湛一凡伸手握住薄荷的手,两个人微微一笑,言毕在一旁看得发酸:“能别这么快晒恩爱么?”

    湛一凡不仅拉了,还揽住薄荷的蛮腰懒散的看向言毕闲闲的道:“羡慕嫉妒你也可以早些娶了栾家的六小姐!”

    “啧,怎么这么对待刚刚替你们打赢官司的功臣呢?”言毕一副心痛的模样让旁人都忍不住的发笑,薄荷自然也不另外,突然觉得言毕不是那么讨厌了!

    薄荷对言毕竖起大拇指夸赞道:“的确要谢谢你,你的魄力我算是领会到了。从前也就觉得你是个没有正义感的律师,但今天总算见到你真正的能力和魅力,这场官司你替我打得很漂亮!”

    言毕似乎没料到薄荷会这么诚恳的夸赞自己,所以不由得的也红了一下脸,别开视线淡淡而道:“后续问题,还是要你自己解决,我也只替你洗清了你自己的嫌疑而已。”

    “这些我能处理。不过……不知道言大律师什么时候履行诺言?”

    言毕一声冷笑嗤之:“啧,赢了还要给你一个秘密,我突然觉得这世界上最亏的人就是我了!”

    “这是你心甘情愿的。”湛一凡盯着言毕,就像一只老鹰似的,眼神犀利而又阴狠,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和睦氛围。

    “喂,你们两个……”薄荷一脸无语的看了看眼看又要起风的二人,刚刚那样像朋友一样和睦相处不好吗?

    “得了。”言毕凉凉的看了湛一凡转眼才又转眸看向薄荷,脸上扬起一抹微笑:“薄荷啊,明天中午我到你家来吃饭,你不是想知道我在哪儿看到的照片么?我告诉你!”

    言毕突转的态度让薄荷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而一旁的湛一凡则捏的手指头‘咕吱’作响,言毕已经走到两米之外,突然又回头看向薄荷宛然一笑:“哦,对了,我会带上我未婚妻晓晓,她说她和你那粗鲁的侄女是朋友来着,大家一起聚聚。”

    湛一凡嗤一声冷笑:“你未婚妻既然是我侄女的朋友,那你是不是也该跟着她喊我们一声叔叔阿姨?”

    “哦?”言毕挑眉,脸色一沉,“你就那么想把自己显得老一些?”

    湛一凡笑得越加狂妄放肆:“如果是你,当然不介意,长辈嘛,无论年纪大小,再晚辈面前总是要显得成熟些才妥。”

    言毕不说话了,没想到挑衅不成反被挑衅,这湛一凡果然是个不能小觑的!狠狠的瞪了一眼言毕冷哼一声才大步离去,薄荷无语的看向湛一凡只说了两个字:“幼稚!”

    “呵……”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薄荷回头望去,正是栾老爷子。

    薄荷眯了眯双眼有些不善的笑道:“栾老爷子是来看您未来孙女婿的辩论能力?”

    栾老爷子一瞪眼:“当然是来看你这丫头到底会不会被关起来了!”

    “那还真是让您老失望了!我既没有被关起来还被洗清了冤屈,还真是让你无趣了吧?”

    “哎哟你这丫头,嘴巴可真毒啊,我老人家像是看你笑话的吗?我当然是来关心我老朋友的外甥女会不会坐牢,我这个朋友也才算是尽职,还能在第一时间告诉他,不是嘛?”

    薄荷一声冷笑:“不牢您费心,今晚我舅舅就会知道真相。”

    “那就好。”栾老爷子看着薄荷也冷笑一声,“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尊老爱幼呢?没有爱心还怎么当好检察官呢,现在人民已经越来越不信任你们这些警察和检察官啦……”

    薄荷想起栾老爷子瞪一羽的画面也没什么好气起来:“是,如果您能爱幼一点儿,我也一定对您尊老!”

    “看看,看看惯成什么样子了!”栾老爷子指着薄荷一副看不惯的样子,一旁的湛一凡终于出声并将薄荷抱在怀里,脸带笑意的看向栾老爷子道:“栾老爷子多体谅,我老婆她就是这么可爱。”

    “可爱?”栾老爷子一副震惊又难以消化模样的看着湛一凡,“湛董事长,你可真是重口味啊!”

    “喂,栾老头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薄荷终于忍不住的想要暴走了,这栾老爷子一定是专门来气她的!湛一凡一把抱住薄荷,并对栾老爷子冷下态度蹙眉道:“栾老爷子,虽然你是长辈,但我还是不喜欢从你或者任何人的口中听到任何批评我老婆的一句话。她的优缺点在我眼中都是可爱的,所以我不希望再从您口中听到任何一句关于她的不是。”

    栾老爷子怔住了,有些诧异的看着湛一凡。薄荷也怔住了,感动的看着湛一凡,在她丈夫心中,她就是最完美的!任何一个女人听到这样的话,不都会感动的一塌糊涂么?

    湛一凡微笑着拉着薄荷离开了,栾老爷子站在台阶上看着湛一凡的背影微微叹气:“这么痴情这么专情而又有出息的男人,如果是我儿子多好。哎……当年我要是也能像你这样……也许……”栾老爷子像是想起了很多前尘往事,摇头叹息,背着双手慢悠悠的也向台阶下走去。

    *

    话说失踪的醇儿其实还在法院的停车场里听着的其中的某一辆轿车里,而此时此刻她有点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挫败感,因为她的身上正压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让她脸红心跳的李叔叔。

    李泊亚放平了驾驶座的车椅,轻松的压在醇儿的身上,已经是春天,所以两个人穿的都不多,隔着不厚的衣衫,李泊亚很轻易便能感觉到醇儿身体的柔软。

    醇儿紧张的咽着口水,看着李泊亚近在咫尺的红唇,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就抓着她来到了车里,是想做什么?还这样一动不动的压着她,她觉得胸闷气短又紧张,从所未有的紧张啊!至从那一次请他去了派出所之后,一个月了,她再也没有如此近距离的与他相处过。

    醇儿平日里虽然很没心没肺,但是对于她关心的人却从来都是尽心尽力的,比如在薄荷的这件案子上,她几乎没有怎么安眠过,只想着帮她小姑早日洗清嫌疑和冤屈。现在终于洗清了,她也觉得自己一身轻松,但是心里也隐隐的有着另一件事,那就是……还没有感谢过当初在第一时间就赶过去帮助他们的李叔叔。

    “李叔叔……”醇儿终于抬头对上李泊亚已经取掉眼睛而变得犀利深邃的双眸紧张的问道,“那个……我什么时候请你吃个饭吧?”

    “好啊。”

    “那、那麻烦你先把你身体从我身体上移开好吗?很重……”醇儿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戳了戳李泊亚的胳膊,李泊亚却将脸凑得更近了一些,并低声笑道:“傻丫头,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啊?想做啥?”醇儿又抬头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知会了,因为李泊亚那炙热的眼神太过熟悉了!

    “嗯不……”行字还未出口李泊亚便已经低头并一口吻住了醇儿的那张小嘴。醇儿瞪大双眼,有些想要挣扎,但是李泊亚的四肢早已经将她压得死死并不给他一丝反抗的机会!而醇儿挣着挣着也渐渐的停了下来,并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李泊亚笑了笑,努力的加深了这个吻,直到醇儿有些喘息不过来才放过了她。醇儿迷蒙着眼睛,湿润着红唇看着李泊亚抬起来的头,她从未觉得他的眼睛那样的好看,好像能看进她的心里,让她心跳不已。

    李泊亚则伸手轻轻的擦过醇儿那被自己吻得嫣红的唇瓣:“小傻瓜,这些天累极了吧?”

    醇儿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又反映过来:“不对,我们不是分手了么……”而且已经分手一年了呀,他怎么偏偏还在身边?

    李泊亚一脸认真的纠正:“我们那不是分手。”

    “那是什么?”

    “那是床伴关系的结束。”

    床伴关系的结束?好像是这样,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谈过恋爱,何来分手?

    “是啊,我们早就结束了。”所以刚刚那是什么意思?醇儿伸手想要将李泊亚推起来,李泊亚却伸手用力的摁着醇儿的手腕,并俯身看着她一脸的认真:“你问过我,为什么要和你重新开始。后来我想过,得到了答案,你想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醇儿的脸微微有些发红起来,心跳也不可抑制的越加狂跳,万分的期待着他究竟要说些什么。

    “没有结束,哪来开始?我们结束了床伴关系,但是可以重新开始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这话或许很矫情,但是我想和你谈一辈子的恋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这个理由是否足够?”

    他从未如此认真地对待过感情,从未如此认真的对待过女人,偏偏遇上了这个没心肝儿的丫头,让他欲罢不能,让他有了一种‘誓要得到’的冲动。他想要她,想要她永远在身边做自己的女人,因为他相信,只要她能爱上自己,那她一定一生也不会离弃自己!

    醇儿怔怔的看着李泊亚,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想和她谈一辈子的恋爱?他么?醇儿发现自己好像是不讨厌的……好像还有点儿喜欢……

    “足够么?”李泊亚没有得到答案便不罢休的再追而问。

    “我不知道……”醇儿躲开自己的视线,撇开自己的脸,无言以对。其实心里砰砰跳个不停,他这是在给自己表白吗?真的是表白?

    “不知道?”李泊亚伸手掐着醇儿的下巴对向自己,眯着双眼魅惑的轻吹热气,“回答我,小傻子。”

    醇儿理直气壮的挺起胸脯反问:“那你这是不是表白?是喜欢我的意思吗?”

    “嗯。当然。”

    李泊亚的坦然让醇儿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真的是表白啊?内心怎么如此狂喜呢?她是期待着李叔叔的表白的么?所以才会如此激动,难抑心跳!

    “那……就……谈咯……”醇儿将视线瞟向车顶,嘴角却扬起微笑,好像真的不讨厌这种感觉,好像是真的……喜欢他的表白。

    她一直都是明白的,明白这个男人的目光一直都在追逐着自己。

    李泊亚伸手扣住醇儿的手,十根手指交叉相握,低头微笑着再次吻住她红艳的双唇,他的心肝儿终于要属于他了!

    表白这件事虽然有些丢人,但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题外话------

    ——今天这章喜欢醇儿和李叔叔的妹纸们一定觉得大圆满鸟……(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