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1 庭上逆转的真相

241 庭上逆转的真相

    赵书雨杀人案在四月二十七日这一天开庭,距离赵书雨去世刚好一个月,这一个月对于薄荷来说无疑是最漫长的,她背负着杀人嫌疑犯的名声哪里也去不了,暂时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自由。最重要的是,在她的人生里竟然遭遇了这样的事,如果不是有亲人朋友在身边,她想自己一定不会如此乐观,也不会如此坦然的面对这纵使诸多证据指向自己的杀人案件。

    因为有两个杀人嫌疑犯,根据警方的初步推断,检察院以二人合谋谋杀赵书雨为由起对她们二人进行起诉,薄荷自然是无辜的,至于唐昕薄荷也相信她是无辜的,但是唐昕和她一样对此竟然没有任何反抗,任由警方给她们戴上手铐并走向法院。

    在去法院的路上,薄荷和唐昕坐在同一辆车里,左右都陪同着警察。其中一个是薄荷认识的王警官,另外三个并不认识,但是醇儿在她上车的时候悄悄和她说过,每个警察她都做好安排并交代过了,不管薄荷问唐昕什么,他们都会装作没有听见,适当的时候还会给与她恰当的配合。

    薄荷自然是万分感激醇儿在其中做的功劳了,而她当初想要和唐昕面对面唯一有的机会便是今天,便是这个时刻了。

    所以薄荷并没有耽搁时间,车子开上路,薄荷便看着唐昕,直到看得唐昕自己心虚的低下了头薄荷才笑了笑问:“唐昕,那天下午你见过我吗?”

    唐昕有些惊诧薄荷竟然在这个时间还敢和她对话,惊恐的看了看左右的警察,她发现警察们都面无表情时才明白,明白薄荷和这些警察或许早就私下沟通好了。

    唐昕咬着唇低头没有回答薄荷的问题,薄荷早就意料到她会如此,于是又道:“你身为检察官应该知道的,如果我们真的被冤枉定罪,对于我和你的后果将会是什么,我们的未来又会是怎样,政治污点会跟着我们一生不说,以后我们的孩子也会因此被人指指点点说闲话或是呜骂。你真的愿意面对这样的后果吗?”

    面对薄荷的质问,唐昕见警察都像是不存在的空气便也鼓起了胆子瞪向薄荷辩解而道:“我没有杀人!法官一定会判我无罪的。”

    “你就如此确定?我也没有杀人,但是别人说我杀了,警察也说我杀了,除了我的家人所有人都觉得是我杀了人。那法官会判我无罪吗?”

    “你……你我不知道……”唐昕又避开薄荷的视线。

    “唐昕,我是怎样的人,你也是清楚的。虽然我比较亲近胡珊他们,但是对你们也从未苛刻过吧?我的女儿才四个多月,她还在吃母乳,她那么小,就算是为了她,我也不会做什么意气相争而杀人的事出来,是不是?我的前途很宽阔,但你的前途比我更宽阔啊!”

    “你……你生孩子了?”

    “你不知道么?我还以为检察院都是知道的。”

    “我……我的确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为了躲避当初的流言蜚语,人人都说你是个不孝女,背叛了你的家族……”

    “真相是如何的,我一直都是无所谓的,因为时间会证明给大家看。但是这一次,不再是有真相就无所谓的事了,这是杀人,一条命的事情,知道吗?唐昕,你和于某真的是真心相爱吗?”

    唐昕听了薄荷的话深深的点了点头:“嗯……我很爱他。我……我暗恋他已经两年了。”

    “但那个时候他和赵书雨还是恋爱关系。”

    “他对赵书雨早就不爱了。赵书雨配不上她!”

    “但你和赵书雨是好朋友。”

    “我……”唐昕犹豫了。

    薄荷有些了然的挑眉:“难道说,你和赵书雨会成为朋友,其实就是为了接近于某?”

    唐昕低头,默认便已经代表了回答。薄荷微微叹息,据她所知,于某的家庭条件还不错,而且长得也人模狗样的,的确是很容易吸引女人的那一类型。

    “你要怎么证明人根本不是你杀的?”薄荷向后微微靠去,眼神淡淡的落在唐昕低着的头顶上,至少这个时候唐昕已经肯和她说下去,只要继续往下,她就能说动唐昕,并且勾出那个让她还没有说出口的秘密。

    “我……就是没杀……只一根头发怎么能指控我?”唐昕抬头看向薄荷,但是瞳孔摇曳,明显的连她自己都不确定答案。

    “呵……幼稚!还是你确定夏颖根本会为你开脱?”

    唐昕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诧还是被王警官和薄荷一同抓到,二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王警官继续不动神色的拿着手中的录音笔,这一招‘诱供’还真是绝了,这二等高级检察官果然不是盖的!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唐昕,当你撒谎的时候,你的左眼会不停的眨,你发现过吗?”

    “没有!”唐昕立即捂住眼睛有些惊恐的道。

    “你是检察官还不明白吗?既然是指控,检察官就没有为谁再开脱的理由。他已经指控了你,你还妄想从他手底逃脱?就算是给你判个轻刑,你觉得你再出来时,于某还要你吗?他们家庭不错,你从前是个干净的检察官,你们结婚,他的父母或许还会觉得你是个门当户对的媳妇。可如果你身陷杀人案,而且还定了罪,你觉得你再嫁入他家还有会地位可言吗?女人如果失去了自己的事业,失去了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和被肯定的价值,她又凭什么在一个陌生的新家里被别人肯定和认可?唐昕,你说呢?”

    唐昕怔怔的望着薄荷,王警官低头轻咳了一声提醒:“薄检察官,到法院了。”

    薄荷最后深深的看了唐昕一眼:“不管你有怎样的苦衷和秘密,怎样对你才是好的,怎样才对得起你的良心,怎样才是对的,你最后再好好的想一想,斟酌斟酌吧。”

    *

    森严的法庭现场,场下几乎坐满了旁听。赵家的人,唐家的人就占了现场的一半,从自己走出来开始,一个个就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瞅着自己,仿佛已经认定了自己就是杀人犯似的。

    瑶瑶、醇儿、洛以为、有力、李泊亚都来了,不仅如此,还有他们公诉监察部的大部分职员,包括胡珊和张煜寒,包括风尘仆仆不知道什么时候归来的梁家乐,还有最不可缺的沈佳明。

    湛一凡坐在第二排,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而除了他们之外,薄荷还看到了一个比较意外的人,那就是栾老爷子!栾老爷子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虽然不起眼,但薄荷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他来做什么?看自己的热闹,还是看作为律师的言毕的能力!?

    薄荷被带到被告席坐下,唐昕也被带到被告席坐下。而让薄荷毫无意外的是,检察官位公诉控告他们的人正是夏颖。

    “我检方以合谋杀人罪向被告嫌疑人唐昕和被告嫌疑人薄荷以合谋杀人罪提起公诉,在三月二十七日晚,嫌疑人唐昕与被害人赵书雨相约见面并发生冲突,唐昕心气不过,跟踪赵书雨再次约见另一嫌疑人薄荷,薄荷与赵书雨在白天发生冲突,赵书雨遭遇爱情、友情和事业的同时挫折后,与嫌疑人薄荷也发生冲突,后唐昕出来,二人合伙将赵书雨谋杀……”

    “被告律师,你对公诉的事实认可吗?”

    可笑的指控阐述后,对于法官的质问,作为薄荷律师的言毕从座位上站起来并一脸诡笑的将手中的资料合上抬头对上夏颖的双眸:“对于公诉事实,我方全部否认。被告,将主张无罪。不过……我只主张我的当事人薄某。”言毕低头冷笑着看了眼薄荷和薄荷旁边的唐昕,唐昕全身一僵,她身边的律师和言毕一比,气势实在是弱小的就像只蚂蚁一样无力!

    薄荷勾唇笑了笑,没有逼迫和紧张,哪里来的真相!

    “被告薄荷与赵书雨发生了工作上的冲突,后者身重十刀,刀刀致命,刀柄上的指纹,被告身在现场甚至与赵书雨打电话相约见面的铁证,被告真的无罪吗?真的没有杀害赵某吗?”

    唐昕隐隐的松了口气,就在她以为完全没有自己什么事时夏颖又将视线转向了她,唐昕心里一阵突跳,夏颖冷冷的盯着她终于还是开了口:“而被告唐昕曾经是被告薄荷的得力下属,唐昕暗恋死者赵书雨的男友于某两年有余,赵书雨死亡之后指甲间的发丝,被告你真的无罪吗?”

    唐昕脸色煞白,他怎么能……!?

    言毕看了眼薄荷再次从座位里站出来,神情平静淡然的环顾着夏颖和薄荷,半响道:“没有直接的人证,这一切都只是检察官你的揣测吧?证据,也是可以伪造的。据我的当事人所诉,她在三月二十七日那天下午下班之后刚刚回到车上就人有意图的用迷药迷晕,我的当事人再次醒来时便已经在案发现场,而赵书雨已然倒在血泊中,对于她来说,这不仅是命案,更是一宗针对与她的阴谋陷害。”

    现场有人倒抽冷气,薄荷也忍不住的轻佻眉梢,他还真是能轻易的将‘阴谋论’说出来啊,他这样能轻易取得法官的信任吗?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一直用眼神安慰她,薄荷的心也就渐渐的一次次平静下来,她应该相信自己的律师。

    “阴谋论?”果然夏颖嗤之以鼻的冷笑了一声,“那请问,被告方又有什么证据,证明她是无辜的呢?”

    “请允许我请上我的证人。”

    证人?薄荷暗暗吃惊,他什么时候找到证人了?停车场的监视器看不出一丝异样,而她从停车场开始几乎失去了意识共十一个小时,这其中谁能替她作证?

    然后,薄荷就看到了停车场的赵大爷。

    赵大爷……对啊,她怎么把赵大爷给忘了,赵大爷是她每天上下班都会打招呼的人啊!

    言毕走到赵大爷面前公式化的询问:“请问赵老先生,在三月二十七日那一天下午五点半左右,你有没有看见薄检察官的车子从检察院开出去?”

    赵大爷有些忐忑的坐在证人席一脸认真的回答:“有!”

    薄荷看见夏颖微蹙的眉头缓缓的松了下来。但薄荷相信,言毕叫赵大爷前来并且作为证人必定不会问如此简单的问题。

    “那你是亲眼看见是薄检察官本人将车开出去吗?”

    薄荷弯了弯嘴角,看见夏颖眼底闪过的一抹不安,看来他也漏了赵大爷这么一个重要的角色了!

    “当然不是了。那一天我记得特别的清楚啊,薄检察官她是个特别好的姑娘,整个检察院只有她每天上下班才会和我打招呼,六七年了,只要她上班,她就会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和我问好,上下班都会。但是三月二十七号那一天呢,薄检察官她下班的时候车子‘咻’的一下就从我面前开过去了,所以我特别的看了下,车子里坐的不是她本人呢!”

    “那你看清楚是谁了吗?”

    “没有看清楚对方是谁,但是是个戴墨镜戴口罩的男人,我当时还奇怪呢。”

    “尊敬的法官大人,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证据证明当时我的当事人在出检察院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人生自由吗?”

    法官点了点头,夏颖又走了出来站在赵老爷子面前:“请问赵老先生,你确定那不是湛家的司机吗?”

    “这个,湛家的司机只有一个,也只是偶尔接送过薄检察官,我也认得的。那天那个,确定不是。”

    “那你确定那是薄检察官的车,也确定薄检察官当时不是坐在车后座?”

    “我确定那是薄检察官的车。薄检察官开的是奥迪越野,那牌子我更是烂熟于心。我还可以确定的是,那个蒙着面戴着墨镜的男子是我从没见过的,也很奇怪没有见到他上薄检察官的车啊,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夏颖用力的咬着牙根,被言毕的这个证人击的措手不及。显然,赵大爷在私底下早就被言毕教会了该怎么说又该说哪些话,在这方面言毕的确是个高手!

    言毕冲着夏颖冷冷一笑,突然又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张纸来并态度恭敬的看向法官道:“还有,这是我最有力并且能证明我当事人薄荷无罪且那一晚失去了意识和自由根本无法行凶杀人的证据。请法官过目!”

    薄荷诧异的抬头看向言毕,什么证据?她怎么不知道?

    言毕勾唇笑了笑,手指在桌面轻叹了两下低声对薄荷才解释道:“你老公给我的。”

    薄荷立即扭头看向人群中坐着的湛一凡,他给言毕的?他不是一直不同意他给自己打官司吗?那他又什么时候给了言毕重要的证据?是自己都不知道的?

    法官拿到那张单子仔细的看起来,言毕这才向众人解释道:“这是我当事人在她从派出所录完口供回到家中时家庭医生给她做过的体检单证明,家庭医生持有专家证件,他足以够证明我的当事人在前一天身中过乙醚液体,并且这种液体当时的剂量能让她持续晕迷十二个小时左右!所以我的当事人身重乙醚是真,杀害被害人赵书雨是假,纯属诬告和陷害!我的当事人,她是无罪的!”

    薄荷竟不知道自己那一晚体检过?是她睡着之后吗?湛一凡又叫了家庭医生过来吗?薄荷竟然从不知道!

    湛一凡向薄荷轻轻的颔了颔首,薄荷心里突突的急跳,难怪他能那么冷静和肯定的等待着这一天,那是因为他真的有把握吧,那是因为她真的有最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那一天是失去过意识的!

    言毕回到薄荷身边坐下,一旁的唐昕却完全白了脸色。薄荷几乎已经洗清了罪状,如果法官真的相信这些证据相信薄荷是被诬告陷害的,那她……?唐昕狠狠的咽着口水看向夏颖,发现夏颖脸色一面的阴沉,唐昕又想起薄荷在来时的车上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如果他真的背信弃义并且准备把她扔下水了解这事怎么办?这里面的剂量唐昕不是不知道,她好歹也是在检察院混了几年的人!如果夏颖要迫害自己如果夏颖要迫害自己……

    “对!她没有杀人!”唐昕沉喘着气突然站起来大喊,指着薄荷冰看向法官信誓旦旦的道:“薄检察官没有杀人,人不是她啥的!她的确是被冤枉的……”

    薄荷心里一跳,抬头看向态度终于转变的唐昕。

    “唐昕,说出真相!说出你知道的!”

    夏颖‘噌’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并脸色阴沉眼神毒狠的瞪着唐昕咬牙切齿道:“你在胡说什么?你也是嫌疑犯!你别忘了……”

    “你别再威胁我了!”唐昕捂着耳朵突然大喊,言毕立即冷静的向法官道:“请法官允许我请上我的第二个证人。”

    “你还有第二个证人?”法官看向言毕,原本他已经相信薄荷的确是无辜的,那些物证和时间的确可以作假,如果手中这张单子是真的,那么薄荷的确有可能是被人陷害的,他已经打算让人去核实这张单子了。

    “是,我的第二个证人——”言毕看向唐昕扬起一抹完美的微笑,“正是另一个被告,唐检察官!”(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