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40 他们的秘密

240 他们的秘密

    “不过小姑你别着急,我们已经取了于某的头发去鉴定了。但如果是于某和唐昕说谎,赵书雨的指甲内干净的没有一点儿残留物啊,有的只有那一根长发……”醇儿看了眼薄荷,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有些忐忑的道:“如果鉴定出结果,我想警局真的就要断案了……”

    薄荷看着醇儿飘忽的神情笑了笑:“警方还是更多的怀疑我吧?”所以也取了她的发丝去鉴定,如果结果出来是自己的头发,那根本就不需要找更多的证据了,她就必定是铁板上的鱼肉,任着那背后的黑手宰割!

    “小姑我不是……”醇儿有些着急的看着妄图解释。

    薄荷一面平静淡淡的道:“我知道,你是在提醒我,我必须想更多的办法为自己洗清罪名了。”

    “嗯。”醇儿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她这几日最关注的就是薄荷的这件案子,其余的几乎都不管了。薄荷自然也看得见醇儿的辛苦,她更明白醇儿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相信自己的人之一,所以对于醇儿的心,即便她不说清楚自己也是知道的。

    “我没事。”薄荷又向醇儿微微的笑了笑,“你出去陪你爷爷吧,今晚也好好休息休息,别再为了我熬夜翻资料什么的了。”

    醇儿还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薄荷,薄荷有些无奈的笑道:“难道你真的觉得我无力反击了么?快去吧,我和你姑父自有办法。”

    醇儿又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微微的颔了颔首赞同了薄荷的话醇儿这才起身退出了书房。

    醇儿一走薄荷就长长的叹了口气,身体向后无力的瘫软沙发里,湛一凡伸手拽着薄荷的胳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低头看着她稍显苍白的脸勾唇笑道:“怎么,刚刚的话就只是说给醇儿听得?”

    薄荷朝着湛一凡翻了个白眼儿气哼哼道:“你还笑!那丫头为了这案子操那么多心,我不想她再为我多的担忧罢了。”

    “我笑,那是因为我相信鉴定的结果让警方还断不了案子。”

    薄荷这才正色的看向湛一凡:“什么意思?”

    “相信你的意思。”湛一凡伸手捏了捏薄荷的鼻梁笑道,“傻瓜,既然你自己都确定那人不是你杀的,那无意留在指甲里的头发肯定就不会是你的。既然不是你的,他们就无法断案。”

    “我的确没杀人啊,但是那留有指纹的刀,杀人现场,还有打过的电话都不是我自己做的,又怎么说?”

    “那都是有人故意陷害的。发丝,却是无意间发现的线索,不是么?”

    “万一……”万一那也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呢?她似乎把那只黑手想的过于高深了些,可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自己,她也不由得有些混乱了。

    “没有万一。”湛一凡捏着薄荷的胳膊眯了眯双眼认真道,“我们会比警局更早知道结果。”

    会比警局更早知道结果?薄荷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说……湛一凡把手都伸进法医部了?

    “相信我,我比你更想要尽早弄清真相并洗清你的嫌疑。每日看着你闷闷不乐,还这样闲在家里失去你为之奋斗的工作,我心里也很难过并且着急着,但是事情只能慢慢解决并且不能自乱了阵脚,只有我们稳住了,对方才会比我们更急,比我们更慌,甚至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先露出阵脚来。”

    湛一凡总是那样冷静,在薄荷往往无法保持冷静和理智的时候,他总是能几句话就让薄荷恢复应有的冷静和自持,并且一语成戳,料事如神似的料到事情的后续发展。

    果然,一日后,dna检验结果出来了,发丝并不是薄荷的也不是于某的,竟然是唐昕的!那是一根可以属于男人也可以属于女人的中长发,对于并不是寸头的于某来说曾经是最大的嫌疑对象,因为他的脸上有抓痕。可是结果出来却并不是于某,也不是最不利地位的薄荷,而是曾经的排除对象,唐昕。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唐昕哭喊着,薄荷就是从审讯室门外路过也能听见她的声音。刚刚拿到结果的薄荷被醇儿带到休息室,醇儿给薄荷倒了一杯开水,因为提前就知道了结果,所以湛一凡并没有跟着一起来警局,而是去处理公司的一些紧急事务,所以薄荷今天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警局。

    “真没想到,竟然是她。”醇儿摇了摇头在薄荷的旁边坐下来叹道。

    薄荷也没有想到会是唐昕的头发,这说明唐昕那天说的并不是完全的真话,她说她没有在下午和晚上见过赵书雨,但是结果却并不是这样,如果没有见过,赵书雨指甲里的发丝怎么解释?薄荷也非常想知道唐昕究竟会怎么说。

    “小姑你别急,今天就算她不说也得吐一些真相出来,她是抵不住我们警察的专业心理攻击审讯的。”

    薄荷看向还在努力安慰自己的醇儿笑了笑:“我不急。我倒想知道她会说出些什么来。”

    “一定会是真相的!”醇儿握了握拳信誓旦旦的道,薄荷却苦笑着摇头,单纯的醇儿,不过……她是的确很期待唐昕究竟会说出些什么来。

    外面突然一阵喧哗,薄荷隐约听见骂声传来:“在哪儿?她在哪儿!?我要见她!你给我出来!姓薄的杀人犯,你给我出来!”

    薄荷轻佻眉梢,姓薄的杀人犯?

    醇儿脸色一变立即从沙发里站起来并快步走出去,站在门口看向外面,几个警察已经将闹事者架住,醇儿回头看向薄荷:“小姑,是于某。”

    “是他?”薄荷一声冷笑,缓然的站起来跟着走到了醇儿的背后,于某正气喘吁吁的红着眼睛瞪着她们,薄荷轻轻的拉开醇儿并静静的看向那些警察道:“可以让我和他谈一谈吗?”

    那些警察面面相觑,这个男人现在性情不稳又怒火冲头,她确定她要和他单独谈谈?

    自然不会是单独谈谈,醇儿身手不错又是薄荷的自己人,所以留下来是肯定的。

    于某怒气腾腾的坐在沙发里瞪着薄荷,脸上的抓痕之伤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可是眼里的怒火显然是短时间内难以消下的。

    薄荷冷静的抱怀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于某,于某紧捏着拳头,醇儿则警惕的防备着,只要于某一个动作醇儿便动作一弹的站起来并迅速的挡在薄荷的面前,于某看着醇儿如此反应冷冷一笑:“怎么,害怕我打她?”

    “这里是警局,你敢!”醇儿怒眸反瞪,依然气势汹汹。

    薄荷伸手拉住醇儿,对她轻轻摇了摇头:“坐下吧。”

    “可是他……”

    薄荷轻扯唇角冷笑:“你不是说了,这里是警局,他敢吗?”

    醇儿这才坐下来,不过还是一直怒视着于某保持着万分的警惕度。

    薄荷冷眼看向于某直接而道:“你就如此确定,我是杀人犯?你凭什么叫我杀人犯?难道你不是嫌疑犯?难道唐昕不是嫌疑犯?你们究竟又藏了什么秘密!?赵书雨是怎么死的,我想你比我清楚吧?”

    一句句咄咄而逼出的话让于某霎时便变了脸色,薄荷眯了眯双眸心里冷笑,呵,这可是他自己撞上门来的。

    一旁的醇儿僵直了背脊,睁大眼睛瞪着于某,心里感叹小姑就是厉害啊,毕竟是检察官逼人说话就是一绝。

    于某的眼神开始闪烁并避开薄荷的逼视,说话也是结结巴巴:“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薄荷一个巴掌拍在木几上,眼神犀利而又冷狠的瞪着于某低呵:“不知道还敢叫我杀人犯!?”

    于某一个哆嗦:“只是……唐、唐昕……她也是冤枉的……”

    “你好歹也和两个检察官谈过恋爱吧?简单的法律知识竟然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污蔑罪,什么叫做名誉损失赔偿,你该不会不知道吧?我还以为你这怒火是为了赵书雨而发的,原来竟然是为了唐昕!?三年的女朋友竟然抵不上才交往四个月的女朋友?呵,我看唐昕真的很值得怀疑,不然她的头发怎么会在赵书雨的指甲里?赵书雨是为了向世人留下什么证据?”

    薄荷的话让于某再次一个哆嗦,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薄荷会是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他一个大男人竟然都毫无招架之力!当然,如果他不是心虚,也不会显得如此无力。

    薄荷将于某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尽收眼底,心里一阵冷笑,与他们果然是脱不了干系的,之前的谎言这一次一定要给他们完全揭穿!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刚刚是太激动了,唐昕她是无辜的……”

    “那你呢?你是无辜的吗?”

    “我自然也是无辜的!我们没有杀赵书雨。”

    “我又没有说你们是一起杀的赵书雨!”

    “你胡说什么?我们的确没有杀她!”

    “那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是她伤害了唐昕……”

    “她对唐昕做了什么?”

    “她把唐昕约出去,然后打了唐昕,所以唐昕才会回来和我吵架,才会抓伤我的脸……”咻的,于某顿住了嘴,抬头一脸惊异和后怕的看向薄荷。

    薄荷扬起一抹瑰丽的微笑:“所以,赵书雨去世的前一天下午,她是见过唐昕的。”

    醇儿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就这样……问出了一条重大的信息和线索。究竟是于某的防线太弱,精神太紧绷还是小姑真的实力太强大了?这两个原因皆有吧!

    醇儿急忙站了起来转身就出去了,她要把这条信息干净告诉丁鼎!

    于某则一脸铁青的坐在沙发里,像是因为说出这句话而内心正焦虑并垂悔不已着。薄荷冷冷的看着于某,于某像是有些恼羞成怒,对着空气挥了一拳头并冲着薄荷怒吼道:“别tm看了!”

    “你在心虚什么?”

    “我没有心虚!”

    “既然人不是你们杀的,也不是心虚,那你在害怕什么?为什么回避我的视线,为什么不敢将实话告诉警察?为什么要撒谎!?”

    于某弹跳般从沙发里站起来,像是看鬼一样的低头看着薄荷,薄荷冷冷的笑了笑,于某迈步从薄荷面前逃走,薄荷回头看向于某狼狈的背影,她现在万分的确定了,于某和唐昕之间藏着秘密,而且还是和案子息息相关的大秘密!

    不一会儿醇儿将好消息带了回来:“小姑,唐昕终于坦白交代了!”

    “她交待了些什么?”薄荷并不如醇儿那么高兴,不过还是给醇儿先倒了杯水,醇儿似乎也真的渴了,捧着杯子‘咕咕’的喝完才道:“刚刚丁哥将于某说漏嘴的事说给了唐昕听,唐昕当时脸色极其难看,不过很快就老实交待了。唐昕说,那天下午她确实和赵书雨见了一面。是在五点的时候,赵书雨约她见面,两个人吃了一顿不太愉快的晚饭两个人又去了酒吧,在酒吧里两个人越说越不开心最后赵书雨还打了唐昕,很快两个人就各自散了。不过唐昕说她也不知道头发怎么在赵书雨那里,也许就是赵书雨打她的时候留下的。”

    薄荷听了这消息脸上并不见一丝喜色,醇儿立即忐忑的问:“那个……这个消息不好吗?唐昕因为没有证据,所以要暂时被关押欸,现在她成为比于某更有指控力度的嫌疑犯了啊。”

    “她并没有说出完全的真相。”

    “你怎么知道?”

    “我想知道他们两个人究竟在害怕什么……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唐昕。”薄荷说着抬头看向醇儿,醇儿微微一惊,狠狠的咽下喉间梗疼的口水:“小姑,这个……好像有难度啊。”

    “我知道。”薄荷从沙发里站起来淡淡的瞥了醇儿一眼,“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出去吧。外面又有赵家的人……”

    “嗯。”薄荷没有推拒,她如今是有家有室的人,不能冒险让自己受任何伤害。

    *

    言毕按捺不住打来电话询问的时候薄荷一口答应了他曾经的要求:“好,这个忙你帮我便是。”

    言毕反而冷哼哼道:“说得好像我求你们似的,现在这社会好人都是这样做的,难怪没人肯做!”

    薄荷轻佻眉梢一阵沉默,那边的言毕又突然急道:“那就这样吧,开庭的日子也快到了,我会尽快帮你收集证据的!”

    “证据我有。不过并不充分。”

    “行了吧,你手里的证据,我都有。”

    “你……”原来这厮一直都在关注自己的案件,甚至私底下查找证据,他究竟什么居心?薄荷不由得想到湛一凡之前提到的事情,他可能对自己抱有不轨之心吗?

    “我帮你只是觉得检查院如果少了你这么一位人才,那么将是社会和国家的损失,世界上像我这样的坏律师已经够多了,如果再少一些你那样的检察官,那么社会将会动荡不安,仅此而已,希望你不要多想。”

    像是察觉到了薄荷沉默中的意思,言毕竟然如此快的又解释。

    “还算你有良心。”薄荷也暗暗的松了口气,只要他是这么想的,那她就放心了,不过……薄荷会答应他,完全是为了后面这个理由,“希望你能帮我打赢官司,并且再下来之后能告诉我关于那张照片的事情。”

    “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个。”言毕在电话那端一声冷笑,“我知道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薄荷蹙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湛一凡走过来环着她的腰问:“是答应了?”

    “嗯。”薄荷放下手机,湛一凡反而冷笑,嘀咕:“他能不答应么……”

    薄荷回头看向湛一凡表情有些无奈:“现在,就等着开庭的最后一击了,别开玩笑了好么?他自己知道他在做什么。”

    湛一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放开薄荷淡淡道:“我知道了。不过你说,这一次开庭……”湛一凡的话还没问完薄荷刚刚放下的电话便又响了起来,薄荷立即拿起来一看:“是佳明。”

    湛一凡颔了颔首,薄荷立即接起:“喂,佳明。”

    “老大,你让我监视王浩和李圆,现在终于有新发现了!”

    “什么发现?”

    “王浩在昨天下午见了于某,李圆在昨天下午出入了夏副部的家!”

    薄荷惊异的瞪大双眼,果然……这几个人是有联系的!

    “李圆一个晚上都没有从夏副部家里出来,而于某和王浩很不高兴的散场。我让人把这两项证据都拍下来了,到时候能派上用场吧?”

    “一定能的。佳明,这真的是一条很重要的消息,谢谢你佳明。”

    “哎呀,不用。就是现在吧,公诉部越来越让人失望了,我希望老大你能早点儿回来!只有你才能带领我找到在这里的乐趣,也才是我奋斗的目标呀!”

    薄荷对于沈佳明的贴心有些感动,微微一笑语气也温柔了下来:“我会的……”

    挂了电话,薄荷立即看向湛一凡有些激动的笑道:“这算不算是确定夏颖就是背后黑手的证据!?”

    “怎么不算?”湛一凡勾唇轻笑,“只要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张嘴,真相是如何的还不水落石出。”

    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那现在……就等着开庭那一天吧。”(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