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39 什么才是真相

239 什么才是真相

    栾家在郊区拥有一个大型的高尔夫球场早已经不是秘密,几乎是全国都知道的且栾家唯一高调奢华所建造的场所,除了栾家庄园,这里是栾家最大的私人基地,原因无他,高尔夫是栾老爷子最钟爱的一种运动。

    薄荷和湛一凡还有白老爷子到栾家私人高尔夫球场的时候,正是中午十一点半左右,早上给隐送行,中途再过来所以并且路途也不算近,所以周折了不少时间。

    栾老爷子笑呵呵的迎接着他们三人,先是和白老爷子拥抱并互相拍着彼此硬朗的身体:“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这老东西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啊!”

    “你也不差啊!哈哈哈……”

    听着老舅和栾老爷子开玩笑的口吻薄荷渐渐的放下心来,看来老舅和栾老爷子的关系真的很铁。

    “来来来,介绍一下。”老舅自然没有忘记后面的薄荷和湛一凡,不是他们,他这次也不会想到要和栾老东西见面,所以这个中间人也是非常负责的立即引荐,“这是我的外甥女,是我亲妹妹的女儿,薄荷。”

    栾老爷子看了老舅一眼:“所以,你当年那个失踪的妹妹所生的女儿就是薄家的大小姐?”

    “是啊,这里面的故事太多,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给你讲来。”

    “栾老先生你好,再次见到您,很荣幸。”薄荷笑着伸手,栾老爷子伸手握了握,脸上保持着好奇的微笑,“你的那句‘哪个豪门没点儿破事儿’还真是让我记忆尤深呐。”

    “至少我没对您老撒谎。”薄荷笑着撤回手,老舅见状立即又介绍湛一凡:“这是我女婿,湛一凡,你个老东西应该也认识吧!?”

    “当然认识了,这个男人,全世界应该没有几个人不认识吧?”栾老爷子看着湛一凡满脸欣赏的微笑,薄荷想,也许栾老爷子是真的欣赏湛一凡?

    “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就成为湛氏国际的董事长,做事风格果断而又决绝。让我非常欣赏的一个年轻人啊!”栾老爷子握着湛一凡的手不停的夸赞道,薄荷抽了抽眼角,看来栾老爷子不是特别喜欢自己啊,不然怎么一句好话都没听他说过?

    “栾老爷子过奖了,您才是老一辈先锋里的楷模对象。”湛一凡早已经学会了中国人说话的一套,应对起来也是非常的自如,丝毫不显虚伪。

    栾老爷子满意的点头笑笑,和白老爷子一起转身向休息室走去。薄荷看向湛一凡,这个开始还算是顺利吧?

    既然已经是中午,所以栾老爷子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招待薄荷他们,这一次是老舅带着薄荷他们过来,所以栾老爷子没有再有任何为难薄荷的话语,反而客气的真的像一个尊者长辈一般,慈祥的让薄荷不敢相信这真的是晚宴那晚一再为难并且刁难自己的一羽?

    薄荷想到莫晟壬,如果他就是丢弃一羽的人,那栾老爷子之前的怪异表现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莫晟壬是他的儿子,是他最秘密的儿子,他会为莫晟壬而关心一羽的来历,难道不是理所当然?难道,一羽和莫晟壬真的有什么关系?薄荷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原本约见栾老爷子是为了自己的案子,没想到现在又牵扯出一羽的身世,她今天一定要一探究竟!一羽和栾家究竟有没有关系……

    饭桌上,聊得最开心的还是三个男人,两老一轻聊着商场上的事情就像是找到了最有趣的话题。薄荷默默的吃菜拔饭,不一会儿就吃饱了肚子,正准备喝汤时栾老爷子的视线突然就落在她的身上并笑呵呵的问来:“荷丫头啊,听说你最近陷入了一场比较麻烦的官司?”

    薄荷一梗,她陷入官司的事情并没有告诉老舅,但是她也没想到栾老爷子竟然知道!?

    “是言律师在您老面前说的吧?”湛一凡轻巧的帮薄荷避开并反问道。

    薄荷暗暗的松了口气,低头喝汤,还未咽下去栾老爷子却又道来:“当然不是。是我自己查的。”

    薄荷险些将嘴里的汤一口喷了出来,不过良好的教养还是让她忍住并生生的吞了下去,虽然动作和表情都有些狼狈,但总算没有出大的尴尬和乱子。

    湛一凡微笑着帮薄荷擦了擦嘴并轻抚着她的背道:“慢点儿。”真的是轻抚就算了,偏偏他的大手像是在游走一样暧昧的让她泛鸡皮疙瘩。

    薄荷红着脸看了湛一凡一眼,至从给他开荤之后,他便又有些肆无忌惮了起来,这几天晚上她都没有怎么休息好,要不是魏阿姨来了晚上帮忙照顾小苗苗,薄荷真不知道他一天哪儿来的那么多精力?

    湛一凡就像没事儿人似的收回手,薄荷收拾了一下气息湛一凡便已经再问栾老爷子:“原来栾老爷子对我家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薄荷喝了口开水,对于湛一凡和栾老爷子的开战并无主动加入的意思,这开战还是让湛一凡来做的好,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或许会不受控制的说出一些什么话来。

    “哈哈……我就喜欢直接的年轻人。”栾老爷子又是哈哈大笑,老舅也笑了笑,但明显已经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了他并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当即脸色并不是十分好看。不过老舅始终是老舅,也知道这里不是问薄荷他们真相的好时机,所以只有继续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午饭过后便准备高尔夫了,薄荷和湛一凡曾经在高尔夫场发生了不少小故事,所以薄荷对高尔夫球和高尔夫场都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再加上如今的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完全的新手了,所以挥杆打球特别的自信,而最自信的女人恰恰也就是最美的。

    “铛——”又一杆球打飞了出去,三个男人同时鼓掌,薄荷摸了摸自己帽子的边缘一脸微笑,伸手接过湛一凡亲自递来的水,薄荷笑着喝下,湛一凡附耳过来并低声笑道:“进步很多,我都要为你着迷了。”

    薄荷笑着向湛一凡眨了一下眼睛:“难道你不是一直都在迷恋着我吗?”

    湛一凡笑着无语的刮了刮薄荷的鼻梁:“自恋鬼。”

    两个人旁无他人的亲密举动让老舅和栾老爷子都有些不自在了起来,他们这两个老东西感情今天成了电灯泡啊!?

    “咳,你们两个要亲密可以去休息区。”栾老爷子凉飕飕的道,薄荷怪异的瞟了栾老爷子一眼淡淡道:“您要思念您夫人,今天大可以带上来啊。”

    “哎哟,尖嘴利牙的,从认识你我就知道你这丫头不是省油的灯!”栾老爷子指着薄荷一副咬牙切齿的道,“活该你陷入那样的案子里。”

    薄荷轻佻眉梢:“没有您这么说风凉话的吧?好歹和我舅舅也是好朋友,我也算是您的侄女了,您难道就不该帮帮我们这些小辈么?”

    栾老爷子立即看向老舅:“你看看你这外甥女,厉害的比我家哪个孙女都凶悍。”

    “不敢比。栾家八个千金,个个都是厉害非凡的角色。和您一样,低调,聪明而又不张扬。”

    栾老爷子又‘哎哟’了一声,似乎没想到薄荷竟然还会拐着弯的夸自己了。

    “丫头,你该不会钦佩着我吧?”

    “秘密被发现了!”

    “铛——”又一杆挥了出去,薄荷伸手挡住春日的阳光看向飞向远方的球体。

    栾老爷子也挥动手中的球杆并含着一丝微笑而道:“就你这句话,我老人家信了!说罢,要我老人家怎么帮你?”

    “不需要您出马,如果能为我介绍一下我年轻时的偶像,我便足矣。”

    “偶像?终于说出要见我的真实目的了吧!”栾老爷子指着薄荷无奈的笑道,不过显然对薄荷口中的‘偶像’还是有些不清楚。

    薄荷蹙了蹙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栾老爷子问道:“您该不会不知道……您的五儿子其实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吧?”

    栾老爷子的脸色顷刻间就变了,杵着高尔夫球杆有些严肃的看着薄荷反问而道:“你怎么知道!?”

    薄荷想,栾老爷子的这个表情问的应该是,她怎么知道栾家其实还有第五个儿子?

    薄荷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无意冒犯。我说过,他曾经是我的偶像,他的小说在我的事业上也启发了我不少,所以我曾经查过他的真实身份,结果就是……”

    “呵,厉害呀丫头。”栾老爷子转身丢下球杆向躺椅走去。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立即握着她的手往前而去并道:“栾老先生,我和荷儿真的是无意冒犯您的**。但是我们真的需要您儿子的帮助,希望你能替我们引荐引荐。”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栾老爷子抬头,已经换上犀利且厉害的眼神。

    薄荷心里暗惊,老狐狸毕竟就是老狐狸,这眼神难道是在说,他知道他们也在怀疑一羽的身世和栾家有关?

    “生气了?”老舅再次站出来并笑呵呵的走到栾老爷子的身边一同坐下,立即递水想要安抚栾老爷子的心情。

    薄荷自然是识时务的暂时闭了嘴,而栾老爷子喝了两口水才在老舅笑呵呵的表情下渐渐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只是似乎再也高兴不起来,站起来搭着毛巾便转身离开并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道:“你们自己玩吧,我休息一会儿去。”

    “栾老爷子,你真的不帮忙吗?”薄荷大喊一声,她只是不想看到栾老爷子就这么走了,她可以好不容易让老舅把他骗出来的!

    栾老爷子脚步一顿,回头瞪向薄荷:“真闹心这丫头。死了这心吧,别再企图打探我栾家的事情!”说完便又转身并准备离去。

    “难道你们心里就没有愧疚吗?”

    薄荷再次大喊,如果他是真的认识一羽,如果一羽的身世真的和莫晟壬有关,栾老爷子就不可能没有反应。

    果然,栾老爷子再次停住了脚步,只是没有回头,只用自己冰冷的背影对着他们。

    “就因为他有病?您别说您毫不知情,从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您就知道了他的身世对不对?”

    “别瞎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不要妄图乱猜。”栾老爷子阴狠狠的给了薄荷一个侧视,薄荷抿紧薄唇,栾老爷子冷冷一笑:“你以为你所想的所知道的都是对的吗?丫头,你还太年轻了。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就装作我从未听到过。”说完栾老爷子就不再给薄荷任何说话的机会大步而去。

    薄荷看着栾老爷子离去的背影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真不知道这栾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该是怎样一个厉害的角色。

    “他是真的生气了,丫头。”老舅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问道:“难道你们还不打算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并自己向老舅解释道:“我们的确是遇上了一些麻烦,不过都不成问题的,老舅。”

    “究竟是什么问题,也得给我说说啊!”

    “等解决了再和你们说吧。现在母亲也不知道,如果只告诉了你,她日后再知道时,会出大事的。”

    老舅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这两个人的性子,不想说的是逼也是没用的。

    “那棘手吗?”

    “有一点儿。现在栾老爷子是不打算帮忙,也只有靠我们自己了。不过应该不是问题。”

    “哎……有需要帮忙就说啊,栾老东西那边我会帮忙劝劝,希望他能改变心意帮帮你们。那个什么……他真的有第五个儿子啊?”

    “舅舅你竟然也不知道?”

    “难道……我该知道吗?”

    “可你们不是好朋友?关系看起来还那样铁。”

    薄荷突然有些鄙视舅舅,怎么连这么重要的情报都没有掌握呢。

    “哎哟,关系好,并不是所有秘密都能互相知道啊。你这丫头,还和我顶嘴了是不是?一凡快管管你媳妇儿,让她收敛收敛嘴巴吧,就像老栾说的,这家伙嘴尖牙利的。”

    湛一凡一脸宠溺的搂着薄荷笑对舅舅:“舅舅你就忍忍吧,她就这样可爱。”

    老舅望天:他是不是求救错人了?

    回去的途中,薄荷认真而又冷静的分析了当前的局势。

    栾家有着秘密本来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所谓的‘哪个豪门没点儿破事儿’这道理印证在云海市的任何一个豪门都是有意义的。但如果这秘密牵扯上一羽,那就没有道理不去深究!薄荷想知道一羽的身世,想知道究竟是谁抛弃了一羽,又是为了什么,只有弄清楚里面的真相,才能防范于未然,如果一羽的身世被人有意的意外曝光,而他们却对其中的事一无所知,那么对一羽的伤害是不仅是未知的,还是一颗不定时炸弹。

    栾老爷子对莫晟壬的保护让薄荷和湛一凡都起了疑心,莫晟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和一羽真的有血缘关系吗?真的是他当年将一羽丢进基地那样残忍而又残酷的地方吗?如果有关系,如果真如薄荷所猜想的那样,栾老爷子为什么没有任何的深究或者解释?那栾老爷子又为什么要说事情根本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他以为她又是怎么看待和想象这件事的?薄荷觉得这件事的真相是越来越迷糊也越来越超出她的想象范围了,也许事情很简单,也许事情比她所想象的还要复杂,而她想要弄清楚这里面的真相似乎还很遥远……比她身陷杀人案件的真相还要遥远。

    *

    几日后,湛一凡将赵书雨前男友于某和唐昕的出行单还有于某脸上有伤痕的监控画面交予警方,警方立即对还远在景区二人世界旅游的于某和唐昕进行了追捕行动。终于又有了别的嫌疑杀人犯,虽然真相究竟是如何还无人得知,但薄荷已经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三日后,云海市第四刑警大队将于某和唐昕从y省逮捕捉回并对二人进行审问。真相,虽然与他们猜测的有些相似,但是往往却又会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醇儿将刚刚从警局带回来的消息带给薄荷,湛一凡拿过资料一目三行简单的阐述道:“三个月前,于某与赵书雨和平分手并与唐昕在一起。赵书雨发现他们二人在一起之后竟心生嫉妒,屡屡与唐昕过不去,并且重新开始对于某穷追猛打。于某躲不过赵书雨的纠缠便与赵书雨见了几次面想要讲话说清楚却让唐昕误会,在赵书雨去世的那一天,于某和唐昕再次因为赵书雨的纠缠而发生争吵,并发生了动作摩擦,于某脸上的抓痕是唐昕所为,赵书雨去世,二人才结伴一同前去旅行。”湛一凡抬头看了薄荷一眼,“两个人除了彼此没有不在场证明。”

    “小姑,你说他们会不会撒谎?其实人根本就是他们杀的!”醇儿有些着急的看着薄荷。

    薄荷揉了揉太阳穴:“那你们警局怎么说?”

    “他们去赵书雨家里问过了,赵书雨没有和她家人说过与于某分手的事。也许于某和唐昕说的是谎话,也许赵书雨是真的缠着于某而没有把他们分手的事告诉家里。”

    薄荷看向窗外淅淅沥沥下起来的小雨,究竟……谁在说谎?而谁又藏着真相!(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