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37 隐的恳求

237 隐的恳求

    “喂,老大!我现在在上班的路上,但是刚刚我接到一手非常重要的资料,所以立即给你打电话,没有打扰到你吧?”沈佳明正在开车,耳朵里挂着耳机,心情也比较激动,不过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先问候了一下,比起之前刚刚进入公诉监察部的她真的进步了非常之多,再也没有了大小姐只是来玩玩的不恭姿态。

    薄荷有些欣慰的抿了抿唇:“当然没有,说吧,你得到了什么资料?”薄荷转身回到床边并打开了电话的免提功能让湛一凡也能听到她们的对话内容。

    “老大你知道我们公诉监察部与赵书雨关系最好的人是谁吗?”

    “好像是……唐昕?”薄荷记得,唐昕是自己之前的老将,不过自从自己休假几个月再归来时,她也跟着叛变了。

    “对,唐昕。唐昕自从赵书雨去世后就请假在家休息,于是我就调查了一下,哪里知道她根本不是休息在家,而是跑到y省度假散心去了。而且,跟着她一起去的是赵书雨的前男朋友于某。”

    薄荷听得有些迷糊了,唐昕和赵书雨的前男友一起去度假?

    “她们的友情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我确定的是,于某是负伤出行的!”

    “负伤?”

    “是。我让人拿着于某的照片去机场询问了,因为于某比较高大威武那一天身上又有特别的痕迹,所以机场的安检人员都有些印象。”

    “什么特别痕迹?”

    “他的脸部受伤了,像是被人抓伤的痕迹,不仅脸上有,脖子上也有抓伤。”

    “什么?”抓伤?难道这是一宗情杀案件?薄荷想到赵书雨指甲里的那几根发丝,这发丝会是谁的?于某?还是唐昕?

    “赵书雨才刚刚去世唐昕就和于某亲密的出行,这关系的确不正常啊老大。”

    “嗯,的确有让人怀疑的地方。”薄荷眯了眯双眸,总算是有一新的线索了。

    “还有便是,”沈佳明又继续道,“检察院的谣言起源我也查到了。”

    薄荷轻佻眉梢,没想到沈佳明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

    “说。”

    “是王浩和李圆。他们四处传播是你杀了赵书雨!”

    王浩和李圆?不正是他们去派出所向警察说自己和赵书雨之间有明显的矛盾么?

    “那夏颖呢?他有没有什么举动?”

    “他倒是特别平静,如果听见办公室有人讨论你的事不加以阻止,但是也不会加以讨论。感觉和往常一样。”因为沈佳明本身就对夏颖不熟悉,所以他以为如今的夏颖便是平日里的夏颖,丝毫也不觉得过于平静对于薄荷的事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夏颖其实有多么的奇怪。

    “好,我知道了。佳明,这一次谢谢你。”薄荷也完全没有想到,第一次找沈佳明办事她就能替自己办的这么好,沈佳明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又交待了两句薄荷才挂了电话。

    薄荷又想到胡珊,从王玉林哪里回到检察院的胡珊应该也听说了自己杀人的传言,但是她这一次没有打来关心的电话,想必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主动说明的原因,但是胡珊能去警局替自己作证已经让薄荷为之感动了,只是心里隐隐的还是有些感叹,人与人之间果真是互相的,也没有谁会永远在你身边一辈子。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正在给花延曲打电话:“有没有找她的前男友于某和好友唐昕录口供?不在云海市吗?是出事之前离开的?家人说的?赵书雨的尸检报告里,指甲里除了发丝还没有别的什么发现?没有?好,知道了。”

    收了电话湛一凡抬头看向薄荷问:“这里面的确有疑点,现在只要拿到他们的出行时间是在赵书雨死了之后然后交予警方,出逃的他们也就成为嫌疑犯了。”

    “这简单。”薄荷立即给沈佳明发了条短信,让她把唐昕请假的时间和出行的时间调出来。

    “我觉得,还应该在王浩和李圆身上下手。赵书雨死了的消息还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检察院便已经谣言四起,警察找他们是在谣言四起之后,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又凭什么一口断定我就是杀人凶手?他们背后的人是不是夏颖?”

    湛一凡赞同的点了点头:“好,这一点我会看着办的。”

    一大早就得到几条新的好消息薄荷觉得轻松不少,正巧小苗苗也被爸爸妈妈的交谈声吵醒了,蹬着小腿儿在婴儿床里哭了起来,薄荷立即弯腰将小苗苗给抱起来并搂在怀里轻声的哄着:“小喵喵乖,是不是饿了?妈妈给你喂奶哦,别哭别哭。”

    小苗苗很容易便被劝住了哭声,湛一凡倚靠在床头安静的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光景,满心的温柔。

    那天中午魏阿姨便带着行李来到湛家,刘姐和张姐自然是百般欢迎的,湛家每日都很热闹,只有她们两个人着实是照应不过来,还好主人体谅并不是什么都要她们做,晚上大部分也是他们自己照顾着孩子,所以张姐和刘姐做什么都是用心的。魏阿姨的到来也让两个人无比的感激,况且听说了魏阿姨还是夫人母亲的朋友,刘姐和张姐就自带了一分尊重在里面,但是魏阿姨肯来并不是来做客的,而是真心想帮薄荷和白合减轻一下这么大个家的负担,而她自己因为家离子散也没有孙子孙女,所以对小苗苗也是格外的用心,有了魏阿姨几乎就没有白合和薄荷怎么插手的余地了,把屎把尿的比任何人都用心。

    薄荷看着魏阿姨对着小苗苗这么仔细不由得想起田妈来,自己小时候也是田妈多在照顾,现在薄家散了,田妈没了工作制专心在家照顾她丈夫和儿子,不知道她最近如何呢?薄荷想让她也来的话几次三番到了嘴边说不出口,田妈如今享天伦之乐,也许根本不缺自己这份儿工作,所以薄荷许多时候想想便也就算了。

    晚上湛一凡回家,跟来的是蹭饭的孟珺瑶和李泊亚,如今有力和洛以为结了婚,这两个人下了班就回到他们自己的家过着甜蜜而又幸福的二人世界,就连薄荷和湛一凡都很少再见到他们。醇儿则已经两三天不见人影,薄荷见李泊亚忙的眼白里都有血丝,也就没有问他有没有见过醇儿了。

    孟珺瑶见着薄荷越来越轻松自在的模样也渐渐的安心了,她也从李泊亚那里打听到薄荷究竟是出了什么事,遇到这种意外的时候,唯有自我奋振并且越挫越勇才是最好的面对方式,她想她最熟悉的那个薄荷也回来了。

    “瑶瑶,”饭桌上湛一凡突然提及瑶瑶的一事,让薄荷当即也有些诧异了,因为接下来湛一凡便道:“你爸爸让我给你安排的人,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你去见一见吧。”

    薄荷扒了一口饭还在嘴里,听了这话险些没有咽下去。毕竟是过来人,毕竟是湛一凡的妻子,当即便理解了湛一凡话中的意思,孟叔叔给孟珺瑶在中国安排了相亲!?孟叔叔可真是猛啊!

    孟珺瑶一听脸就黑了,埋怨的瞪了湛一凡:“你也没必要这么急着把我脱手出去吧?我又不是整日吃你的喝你的,又不像从前那样缠着你,真是的,竟然还和我爸一起联合起来对付我?不去不去。”

    薄荷没想到自己竟然还真的猜对了,湛一凡隐隐似乎又有话要说,薄荷便从下面轻轻的拉了拉湛一凡并瞪道:“这次是你做的不对了,瑶瑶的事情不该你管。你觉得这种事情是相亲相得来的吗?她每日面对的男人不比你面对的少。”

    瑶瑶毕竟在商场上打诨,所以什么男人没见过?而且,还是由湛一凡说出这话,想必瑶瑶此刻心里是难过极了,毕竟湛一凡曾经也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薄荷一开口湛一凡便不说话了,瑶瑶也无比的沉默了下来,还是老舅见桌子上的气氛尴尬立即岔开话题,只是这眼神一转竟然落在李泊亚身上:“这李先生也是年轻有为啊,你是跟着一凡在做事吧?”

    薄荷明显的看见李泊亚握筷子的右手抖了抖,这李泊亚也算是个人中龙凤了,什么世面没见过,什么坏事没做过,薄荷可是从未见他抖过一下手指头,但偏偏这一次面对着老舅,李泊亚还是露馅儿了,薄荷哑然暗笑,因为老舅突然的问话他一定在紧张吧!?

    “是,白老先生。”李泊亚微微一笑对着老舅诚恳的回答。

    湛一凡勾了勾唇角看着李泊亚道:“他从小跟着我,资历方面是我最信得过的。如今他又是湛氏国际亚洲区的总经理,的确是年轻有为。”

    “那怎么还没结婚呢?”老舅有些好奇,李泊亚也有三十一了。

    李泊亚有些尴尬的一笑,心里暗道:自然是在等某个反应迟钝的女人了。

    薄荷忍着笑,湛一凡也忍着笑,李泊亚正在踌躇怎么回答时,老舅又突然语出惊人道:“我看孟丫头也是单身,李先生也是单身,而且你们两个啊同样的出色,既然都没有对象就不如在一起算啦!”

    薄荷嘴里的米饭险些真喷了出来,瞪大眼睛立即看向老舅急色阻道:“老舅,别乱点鸳鸯谱!”

    白合是知道李泊亚和醇儿之间有猫腻的,立即也跟道:“就是哥哥,年轻人的事情还需要你说啊?两个人要是有感情的话,也就不需要人提点,自己就会在一起的。你说在一起就在一起了么?不是看着合适就真的合适的!”

    李泊亚同孟珺瑶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因为老舅的话而心惊胆战的,他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了,那有没有感情,谁的过往都是清清楚楚知道的。所以薄荷和白合为他们讲话,立即赢来二人感激的目光,这顿饭就在这场爆发的尴尬中匆匆结束。

    孟珺瑶吃完饭就去逗小苗苗了,谁让这小丫头肥肥的嫩嫩的粉粉的惹人爱啊,让不太喜欢小孩子的她都动了母爱一般的感情。

    而李泊亚则和薄荷、湛一凡三人去了书房,因为李泊亚今天不仅是来蹭晚饭的,还是带来薄荷和湛一凡都需要的几个消息。

    “这是薄烟与穆萧阳二人的行踪。”李泊亚将自己带来的资料递给薄荷,薄荷打开一看,蓝天、大海、沙滩?薄烟和穆萧阳正在一个阳光明媚四季如春的地方逍遥自在的度假。

    “这两个人的确是在度假,不过在一个星期前,他们还在海岩岛,现在又去了海南,这是我们的人在海南拍到的。”

    “一个星期前?不正是荷一欢乐城……?”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荷一欢乐城出的事故和他们二人有关吗?

    湛一凡接过照片看了一眼淡淡道:“荷一欢乐城的事故已经有了嫌疑犯,目前正在逮捕中,和他们有没有没关系目前还待查证。但是可以知道的是,这一次谋杀案和他们没有关系。至少,他们不会是直接凶手。”

    “还可以确定,他们两个之前的确还有暧昧关系,可怜的王玉林……”薄荷摇了摇头,女人何苦将自己陷入毫不知情却又注定悲剧的命运之中。但是她现在又有什么时间去悲叹别人,叹了口气又将话题转回,“说道我心中怀疑的人,目前就是夏颖最多了。他太反常了,但是却又十分的正常。反常的是,与从前的他的确是天差地别仿佛两个人,正常的事如今的他如今的反映竟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如果他就是那个谋划一切并且要陷害我的人,我想我是一点儿都不意外。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李泊亚顿了顿,似乎有话要说,不过还是又极快的转了话题将另一份儿资料递给薄荷:“这是boss一直让我查的,关于那间房子401的主人。”

    一羽的身世?薄荷立即伸手接过来,打开资料一看,房子的主人叫——“莫晟壬?”

    “听起来像是‘陌生人’这三个字。”

    “一凡,”薄荷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干的,扭头看向湛一凡更是一脸的谨慎和怪异的神情。

    “怎么了?”湛一凡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薄荷的额头,她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有些过分的苍白。

    “这个莫晟壬,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侦探小说家的名字……你知道的,他的真实身份是谁!”

    “栾家……老五?”湛一凡眯起眸子,栾家老五的笔名就是莫晟壬,而莫晟壬是401的房主!?他就是曾经住在那里的男人吗?他就是那个……抛弃了一羽的男人吗!?

    薄荷难以置信,湛一凡则沉默无语,李泊亚则突然看向窗外,看见隐站在那里,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李泊亚轻步的走了过去并打开窗户看着隐冷冷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隐被发现在那里也没有闪躲,而是等着李泊亚过去并向他发问,自己也非常冷静的回答道:“我想找夫人、先生和李先生谈一谈。”

    薄荷听见隐的声音扭头望去,隐立即向薄荷深深的弯腰鞠了一躬。

    “进来吧。”湛一凡冷静的看着隐道。

    隐撑着窗户边跳了进去,鞋上沾了些露珠,看来他站在那里已经稍有片刻了。

    李泊亚转身轻步的走回去,隐跟在后面,薄荷和湛一凡在沙发里坐下来,刚刚坐下隐也刚刚走到跟前,李泊亚还没有转身隐便‘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隐,你这是做什么?”薄荷坐直身子,蹙眉看向用力跪在地上并上半个身子都趴在那里的少年。

    “夫人,先生,还有李先生,请允许我主动辞职并离开云海市。”隐趴在地上,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微的颤抖,就好比他此刻的肩一样,虽然努力的克制着,但是还是露了痕迹。

    薄荷立即看向湛一凡,隐要主动辞职并离开云海市,这是怎么回事?

    李泊亚轻佻眉梢,转身在另一边坐下来,翘着腿看着隐竟没有说话。

    隐抬头,那个倔强的少年,双眸里竟然透着薄薄的雾光,并诚恳的继续道着:“请相信我,我并不愿意离开。夫人是我见过的除了我母亲对我最好的女人,先生也是让我非常敬仰、佩服的人物,如果能永远在你们身边并且为你们付出我的一生我也愿意。你们并没有以看卑微者的姿态看待我,我得到了如同主人一般的待遇甚至光明的未来,可是……”隐的话顿了顿,在薄荷清澈的目光下才又哽咽着继续道,“可是我有我的使命,我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离开才能完成。曾经我以为 就能完成那一切,但是后来我发现那也是可笑的,幼稚的!我眼前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我抓住了,我就能朝着我的使命更近一步。所以希望先生和夫人成全!”

    说完隐的额头便又重重的磕在了地上,薄荷立即伸手将他扶了起来:“起来说话。”

    隐摇了摇头,并挣开薄荷的双手继续跪在地上:“我知道,目前夫人和湛家都处于非常时期,我离开是非常的不仁不义。但是夫人……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比我生命,比我一切的一切还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我不知道这个机会还有没有,但我知道如果我错过了,我会痛悔一生并且再也得不到救赎!”

    既然拉不起固执的隐,薄荷只好蹲在地上看着他问:“这……和你的身世有关吗?”

    隐抬头,脸上已经布上了泪痕,伴着泪水的是他错愕的神情。

    薄荷想,她果真猜对了。

    这个少年,那样的倔强,固执,冷漠,似乎没有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心里。他也对他的出生,他过去的一切绝口不提,薄荷也相信他必定有个不平凡的人生和经历。他现在要走,甚至说的那么重要,一定也是为了过去的那些秘密吧?

    ------题外话------

    ——偶写完才发现今天的五千字里面好多看点…(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