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36 痛并快乐着

236 痛并快乐着

    虽然身为检察官的自己实在没理由不相信自己国家的警察,但是身为普通人,她却还是更相信拿钱办事的民间侦探,他们非凡的构思能力比只看证据而会忽略很多细节的警察要强的许多,这一点薄荷从不否认。

    “小儿子?”湛一凡轻佻眉梢,显得有些疑惑。他来到云海市不过一年半,所以对于原本就神秘而又低调的栾家了解的也许并不十分透彻,但据悉栾家不是只有四个儿子吗?他们去参加栾老爷子生日宴的时候,站在栾老爷子身后的四个儿子,而且个个四十岁以上的年龄了,怎么其中还有一个算得上是小儿子和神探?那栾晓晓不正是四子的女儿?

    薄荷见湛一凡神情疑惑,立即伸手撑着他的胸膛解释道:“这是栾家的秘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但我能知道,那是因为我是检察官啊,想要查到的消息几乎没有查不到的。据悉呢,栾家这个小儿子今年才三十五岁,来无影去无踪非常神秘,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除了栾家自己人见过之外,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子。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挺喜欢看侦探小说,这个人写的书尤其喜欢,因为他写的非常真实而且让看不出一丝破绽和怀疑,让人十分信服。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就是栾家的小儿子,只是当了检察官之后对他有些兴趣才去查了一下,一查之下才知道他竟然是栾家的五子,写侦探小说又是神秘侦探的人竟然有这样的背景,越加的让人觉得神秘而又好奇了。”

    薄荷在说着此人此事时,眼眸里还泛着淡淡的崇拜的光芒,湛一凡立即紧蹙眉心,不怎么客气的揽着薄荷的蛮腰用力向自己贴来并低声警告着:“脑海里不许多想别的男人。”

    一语就被湛一凡戳破,薄荷无奈的笑了笑:“哎呀,他就是我曾经崇拜的小说作者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别多想嘛。”

    薄荷很少撒娇,偶尔来一次绝对会让湛一凡全身骨头都为之酥麻,但是这一次湛一凡也只是轻轻的颤了颤还是一副不怎么愿意退让的样子并严肃的盯着她道:“那也不行。如果我有崇拜喜欢的女艺人并且奉之为我的女神,你会愿意吗?”

    薄荷脑海里想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那会是谁?”

    湛一凡嘴上也叫不出两个当红女星的名字,无论是国外的还是国内的,女艺人对他来说太过陌生,不是没有主动贴上来的,但是他却从没有用心记过某一个,那些个女人无非都是被潜规则上去的,他怎么会沾惹半分自惹一身骚气?他可是一向都洁身自好的好男人!所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名字来,神情也有些懊恼起来,想要气一气她竟然还没有办法了?

    薄荷掩唇轻笑,眼底的促狭让湛一凡的脸色越加的沉黑了起来,薄荷立即又正色道:“如果你说你的女神叫做‘薄荷’的话,我就……亲你一下。”

    湛一凡双眸一眯,邪气又上来:“亲哪里?”

    薄荷歪了歪头:“嘴咯。难道你想让我亲脸啊?”

    湛一凡一把扣住薄荷的后脑勺却坏坏笑道:“我要你亲遍我全身。”

    薄荷险些一口鲜血喷洒吐出来,几个月没有亲密过的两个人连这样肉麻的玩笑几乎都没有讲过了,所以顿时她的脸便从耳根红到了脖子。而且看湛一凡的眼神似乎也不太像是开玩笑,所以逐渐的有些后悔起自己竟然这时候和他开玩笑起来,于是一掌推开湛一凡便转过身去道:“不和你说了,我去洗澡。”

    薄荷说完便欲行离开,还是身后的男人手长一手便又将她给捞了回来并死死的搂在怀里。

    “洗什么澡啊,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先安慰安慰丈夫受伤的心么?”说着湛一凡就侧头吻住了薄荷纤巧可爱的小耳垂,用力一个吮吸,直到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轻轻的发颤才满意的笑了笑将吻转移向她的脖子。

    “受、受伤的心?”薄荷奇怪了,他的心那么坚硬,什么时候能受伤了?

    湛一凡重重的捏了一把薄荷的屁屁,惹得薄荷一声轻呼又想从她怀里逃出来,湛一凡则轻笑着又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并有些委屈的道:“那个言毕一直盯着你瞧,你难道没发现么?那小子纯属贼心不良,说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所以我不许你答应他,听见没有?还有那栾家的老五,以后也不许再多想,不许看他的书!”

    “言毕?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他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啊!”薄荷对此有些哭笑不得,“再说了,他的未婚妻是栾晓晓,那姑娘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未婚夫喜欢别的女人!?还有,我倒觉得他的理由虽然有些幼稚但是挺符合他那子高自傲的性格啊!”至于侦探小说她现在早就不看了,所以这点倒是无所谓的,只是她如今想拜托那人,以后不见面似乎不太可能啊,除非老舅不答应他们引荐栾老。

    “那栾晓晓与言毕是政治联姻,他们之间的感情和我们之间必定是不能相比的。而且男人看男人还有什么不准的吗?”一看那小子贼溜溜的眼神他就什么都明白了,还好那小子自己知道克制,所以才没有让他宝宝也看出来。现在自己和薄荷说清楚也是想让她以后少吃些那小子的亏,看见了能避着就避着,免得他操心他们什么时候单独相处了而他却不在让那小子乘其不备的时候得了什么便宜,这是他绝对要杜绝的事!

    薄荷诧异了,心里暗暗吃惊那言毕难道真的对自己有什么意思?湛一凡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那言毕哪点儿像是了?回想自己和言毕交手的几次以来,薄荷越想还是越加觉得不可能,再者她和湛一凡不也是政治联姻么?既然他都说栾晓晓是个聪明姑娘,既然聪明就不会允许普通的政治联姻这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吧?她还那么年轻,和醇儿一样的年纪,还是为了事业而奋斗为了人生为了梦想而努力的时刻,根本没必要婚姻缠身,不是么?

    “你少骗我了!这种事我才不会相信呢……”薄荷自己越想越明白,心里也为少了此猜疑的负担而重重的松了口气,于是冷笑着正要反驳湛一凡的话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胸前什么时候鼓起来了?不看不知道,一看薄荷气血逆长,湛一凡的手竟然趁着她想事的时候钻进了她的衣裳里大摸特摸!

    “啊!”薄荷一声低呼,抓住湛一凡的手臂便往外拽,湛一凡却欺身上来并与薄荷的后身贴的更近,附在薄荷耳边的呼吸声也变得越加沉重起来并低低的沉声道:“宝宝,我真的很想要你,好么?好么?”

    薄荷僵住了,其实她是知道湛一凡的辛苦的。六个月了,他六个月都没有动过自己,就算想的时候也会忍着,忍不住的时候就自己偷偷的dfj,也绝不让她看见。薄荷一开始是自卑身材,也是出于身体还没有复原的原因所以好多次都避着他,但是现在身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不如从前那样纤细,但是却比从前的身材似乎更好更均匀更健康,而且……他这么贴着她,她没有感觉才奇怪了!

    只是,她今天实在没什么心情,因为又到警局去的事情而感到无比心烦。

    “下一次吧一凡……今天我去了警局,该去洗个澡的……”身上也算是带了霉气,虽然并不迷信,但是心里总膈应。

    “是不是很不快乐?”湛一凡抓着薄荷的肩将她转过身来并正色严肃的看着她问道。

    薄荷点了点头有些迟疑的答道:“嗯……虽然老舅来了挺开心的,但是白天去警局的事,心里总不舒服,那些证据好像都统统指着我……啊!”湛一凡突然弯腰将薄荷一把抱了起来并转身向床走去。

    薄荷瞪着眼睛看向湛一凡:“你、你要干嘛?”心里突突的跳,虽然有些明白他要做什么,可是还是不太信即便自己不太愿意他还是要做?虽然他强上也是他作为丈夫的权利,但是他从不会不尊重自己的意愿,特别是这一方面,从来不!

    湛一凡将薄荷扔在床上并迅速的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邪邪的笑道:“既然不快乐,那我们就来做些快乐的事,忘了那些不开心的,只记得现在正在做什么,或者连正在做什么也给它忘了!”

    薄荷的脸一红有些结结巴巴起来:“一、一凡……”

    “嘘。”湛一凡突然弯腰亲了亲薄荷柔软粉红的脸颊,“宝宝,今晚让我好好爱你,我会让你快乐的,嗯?”侧头,他明亮的双眸透进她的心里,惹得她小鹿乱撞,口干舌燥,竟也觉得有些难耐起来。

    许久薄荷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并叹息的主动缠上他的颈脖,他辛苦了这么些天,她还是有良心的,怎么忍心他再在这弦上而不发的失望呢?抬头主动吻上他薄而性感的双唇,要不是小苗苗睡得正香甜,她也不会答应的那么爽快,只是整个过程薄荷都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双唇不敢发声,只怕吵醒了小苗苗。而且这是第一次在女儿面前和湛一凡如此亲热,薄荷心里还是有点儿紧张和不自在的,但是湛一凡说到做到,很快便让薄荷忘乎了所有尽情的享受到了他给的极致快乐巅峰里……

    那一晚,湛一凡折腾了薄荷整整三次,要不是中间小苗苗醒了一次,薄荷借口要去照顾小苗苗并且喂奶,湛一凡几乎连个给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只是小苗苗刚刚睡下湛一凡便又扑了上去,从床上到浴室,薄荷最后倒在床上便累的睡了过去,连再做恶梦的机会都没了。那一晚,两个人重温了许久都未再点燃的激情,畅快淋漓而又快乐的享有了彼此,湛一凡更是使出浑身解数的本领让薄荷快乐而又疲惫,自然也大大的满足了空虚已经六个月的自己。

    第二日,薄荷扶着腰从床上爬起来,没想到几个月没行房事会这么累,累的她腰都要被他给折断了,他的那一双大手握住她的腰肢蛮力相撞,她根本承受不住他的力道,现在想来才有些牙痒痒的。

    薄荷脸色有些苍白的下楼去倒水喝,老舅早早的起来在花园里练太极刚刚回到房间,看见薄荷气色不对便立即关心的问:“荷儿啊,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啊?怎么脸色这么白呢?”

    “呵……我没事,我没事。”薄荷端着杯子便将脸埋了下去,她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吗?一定是睡眠不足的关系,嗷呜,都怪湛一凡,昨晚明明她就很累了,他却还一直缠着她不放,说什么让她快乐,其实他才是欲罢不休!

    “哎哟,你的耳朵怎么也红了?是不是发烧了啊?快让舅舅摸摸额头!”老舅突然又看见薄荷红彤彤的耳朵便又伸手摸过来,薄荷闪躲不及老舅的大手便已经抚上薄荷的额头,最后没有什么异常高的温度老舅才放了心。

    “哥!”白合从厨房走出来娇嗔的瞪了自家老哥哥一眼,“你也是过来人,为难孩子做什么?”

    老舅一开始还是一脸迷糊不明白的样子,看了看薄荷红红的脸甚至一副想找个石头缝儿钻进去的模样老舅才突然隐隐的明白,感情这丫头昨晚是被湛家那小子给吃了!?老舅也是过来人,自然是明白这小夫妻俩晚上会发生什么,嘴上挂着暧昧的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可是他们越是这样薄荷就越是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儿真的钻下去算了。

    “不和你们说了,我上去给小苗苗穿衣服!”薄荷转身端着杯子向楼上跑去,都怪她自己,起床不先照镜子,不然她也不会如此莽撞的跑下楼来。

    “欸,丫头啊!”老舅虽然觉得孩子好笑但还是没有忘记正题,在后面看着薄荷的背影大喊一声,“昨晚我和我老朋友说了,他说见个面挺好,不过你看看什么时候约见好啊?”

    薄荷脚步一顿,一脸欣喜的回头看向老舅:“真的么?他老人家要和我们见面?”她就知道,老舅出马,什么难题都没有!

    “自然,自然。我和他一说我的外甥女和女婿在云海市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立即就笑了,应该也是认得你们的,所以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还是要你定时间呢,说年轻人的时间更忙,我们老人家会配合的!”

    原来如此,是老舅先泄露了自己和湛一凡的身份啊。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迟早是要见面的,薄荷立即笑道:“那既然如此,周日吧,周日下午怎么样?”

    “周日好啊,周日找个地方喝茶最合适不过了。”

    “周日高尔夫球场,我和一凡陪你们打高尔夫!”

    薄荷知道栾老爷子爱好高尔夫,而且栾家自己就有私人高尔夫球场,这可是个绝佳的好时机。

    “好的,好的。那你快去洗漱吧,看你不脸红的时候脸色苍白的,让一凡那小子省着点儿力气啊,别把你折腾的又瘦了才是……”老舅有些老不正经的取笑起来,薄荷瞪了老舅一眼转身端着杯子疯跑上楼。

    湛一凡还在睡觉,看来昨晚也是把他累极了,不过薄荷觉得他那也是活该!薄荷将水杯放在床头隔着被子扑到床上并压在湛一凡身上,伸手便捏住他的脸愤愤道:“都怪你,我被老舅取笑了,呜呜,还有我妈……一看我就知道我昨晚被你吃了,被你吃了!”

    湛一凡一脸迷茫的被薄荷捏醒,一双大手握住薄荷捏住自己脸的手,双眼还有些迷惑不清,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薄荷究竟在说什么,等看着薄荷那双瞪大的眼睛再回忆了一下薄荷的话,湛一凡‘噗嗤’一声便笑了。

    “你还笑!?”薄荷瞪大眼睛又用力的捶了捶男人的胸膛,“今天早上我算是被取笑足了。我的脸色就那么难看啊?”

    “嗯,看来我昨晚真的做过头了啊……”湛一凡立即握住薄荷的拳头并忍着笑露出一脸心疼的模样来摸摸薄荷的脸蛋儿,“像敷了面膜一样,身体哪儿没什么问题吧?”湛一凡缓然的坐起来,扶着薄荷的胳膊上下的看,也真正的担心起来。

    “我、我没事啦!”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腰有些不好意思的翻身下了床,来到婴儿床边看着还没有睡醒的小苗苗,小家伙昨晚也没少折腾,不过她累的早早就睡了,所以照顾她的几乎是她爸爸,于是湛一凡才会晚起。

    “腰痛吗?”湛一凡伸手过来撩起薄荷背后的衣裳,在看到薄荷那被自己掐的有些发青发紫的嫩肉时顿时窒息了,甚是愧疚的看着她腰间的肉道:“宝宝……对不起,我昨晚,好像真的太粗鲁了。”

    薄荷一脸哭相的看向女儿,你爸爸终于知道了啊?知道妈妈昨晚忍着不叫痛有多辛苦吗?可是看他忍得更辛苦的模样,她昨晚便只有更加艰难的强忍着。还好,爸爸技术不耐,也算是痛并快乐着吧。

    湛一凡突然从身后将薄荷揽进怀里,并将下巴支在她的肩上一起看着婴儿床里酣睡的女儿:“我向我们的小宝贝发誓,下一次我一定不这样了!”

    “其实,也不是很痛啦……”薄荷不忍湛一凡总是内疚的模样,正要再安慰他搁在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薄荷立即起身去拿起来一看,沈佳明?难道是检察院那边她查出什么消息了!?

    薄荷毫不犹豫立即接起电话:“喂,佳明。”(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