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35 安着什么心

235 安着什么心

    黄鼠狼给鸡拜年,会安好心吗?反正薄荷是不相信的。

    湛一凡听了言毕的这话笑着顿步,看着言毕眸色渐渐的冷却了下来,轻勾唇角:“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言毕伸手示意湛一凡和薄荷坐下,目光时不时的掠过薄荷与湛一凡两手相握的地方,笑容未变:“我们坐下慢慢聊,不好吗?”

    薄荷拉着湛一凡坐下并冷冷的瞥着言毕道:“这是我家,好么?”这个人反而一副主人家的样子,让她看着真是不爽。

    湛一凡敲起二郎腿,单手揽着薄荷的肩,夫妻两个人都一脸严肃且不信的模样看着言毕等着他的下言,言毕笑了笑有些玩笑似的道:“别这么紧张,放松放松。”

    湛一凡与薄荷同时冷眼一窒,言毕的笑容一僵:“好像……真的不太欢迎我呵。”

    “知道就好。”湛一凡淡淡道。

    既然态度已经至此言毕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也态度认真了起来并看着他们道:“我说的是认真的。我想做你的律师,为你这一次杀人嫌疑犯洗脱罪名。”

    “你不是个会如此认真的人。”薄荷和言毕也交过几次手,法庭一次,现实中几次,每一次她都觉得他是个极其自负且轻佻的公子哥,他真的会好心帮自己吗?

    “我如果不认真,就不会在法律界闯下如今的地位。”不管这位置是因为骂名而来还是盛名而来,他的位置是无人取代且无可置疑的,他的确是个常胜将军,除了败在薄荷手下的那一次。

    就连薄荷和湛一凡都承认,言毕的确是个高等级的律师。

    湛一凡揉了揉薄荷的肩头,看着言毕眼底的倒影冷冷的没有一丝笑意:“帮我老婆打官司,你想得到什么?”

    言毕看着薄荷:“我想与你再次一同站在法庭上一绝胜负,但如今你遭遇了如此困境,如果我看着你从政界消失,那我曾经的失败该找谁要回?”

    薄荷显然不信言毕的理由是这么简单,只为了打败自己?

    言毕或许是早就知道薄荷是不信的,笑了笑并未因她怀疑的眼神而打退堂鼓,而是继续道:“何不试一试?我总不会让你去坐牢,那对我来说只是事业生涯里的又一笔涂鸦,我是个喜欢干净整洁的人,失败只允许一次。”

    薄荷迷惑了,他说的这么诚恳,而她的确是需要一个律师出面替她打这场官司,他虽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但他却是第一个送上门的人选。他一向是给嫌疑犯者打官司,薄荷曾经尤其的鄙视这个男人,但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嫌疑犯,有一天也会需要这样一个律师来替自己向法律证明自己的无罪。真是讽刺!

    湛一凡的手突然一紧,声音越加的冰冷,双眸更是犀利的盯着言毕咄咄而问:“你怎么会知道我们需要律师?你在关注我们还是关注我老婆!”

    薄荷眉尖一蹙,她怎么把这个给忽略了,他言毕怎么会知道自己正需要律师!?除非他时刻关注着自己,不然他不可能知道自己惹上了官司,就算是新闻界和赵家人发出的信息湛一凡都能拦截,所以外界的人一般不可能知道她惹上了这个麻烦。

    言毕吹了一声口哨:“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湛董事长大动干戈的给新闻界下了通牒阻拦了某些消息的事总会透出那么一丝丝的风来让人知道,你以为就我一个人在怀疑,就我一个人在调查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言毕看向薄荷,薄荷搁在膝盖上的双拳不由得一紧,所以,她正深陷杀人案件的事也许根本瞒不了多久了?

    言毕将薄荷的紧张看在眼里,语气也不由得一松:“再者,我是律师,我靠什么吃饭?如果各大警局没有我的眼线,你以为我这些年是怎么为自己打拼下如今的地位的?”他可不是完全的二世祖,他今天的一切不否认有家族所带来的利益,但是又有自己多少的心血外人永远都不知道。

    “好了,言先生请回吧。”湛一凡突然站起来并伸手向门口玄关的位置指去。

    言毕看向薄荷:“你好好考虑一番?”

    薄荷并未答话,她的确在考虑,在犹豫着是否要答应着眼前献上的方便?

    “我们有律师,不必言律师操心!”湛一凡咬牙切齿的硬声道,薄荷一个激灵,这才想到他们还有法兰克!不过,法兰克不是也在忙着海岩岛的案子吗?因为海岩岛的案子也并不轻松,所以现在也由法兰克自己亲自操作。

    “那个外国人真的能像我这样完全渗透中国的法律法典吗?再者,他有分身乏术能顾全好两边的事?我这送上门的果然还是太便宜了是不是?让你们始终不相信啊……”言毕缓然的站了起来,冷眸瞟过湛一凡,嘴角扬起一抹嘲讽,这个男人在吃醋?他也只不过是吃吃醋罢了,哪里有他看着他们亲密时自己心底的落寞来的狂猛?

    言毕按耐住心底的那抹不甘,他一向是个自律的人,既然某些事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但他至少还能控制自己的行为。

    言毕的话又说进了薄荷的心里,法兰克能兼顾好吗?从专业的角度出发,她也更相信身经百战的言毕,但是从个人恩怨关系来说,他又不相信这个男人是真的好心要帮她,凭什么?就因为不想她离开检察院?这么可笑的理由,除非小孩子才愿意相信。

    所以薄荷只是看着言毕离开,言毕只能无奈的在二人的注视下走到玄关处,也是巧,他刚刚走到玄关处被隐和小丁从学校接回来的桐儿和一羽也从外面走到玄关处。

    “荷妈妈。”桐儿这些天已经能亲密的如此称呼薄荷了,而且又特别的有礼貌,非常的尊重薄荷和湛一凡。

    “桐儿,一羽,隐,你们放学了?”薄荷看到三个一起放学回来的人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今天在警局所经历的一切又仿佛让她回忆了一遍噩梦的内容,看到他们和小苗苗她才能治愈心底的不快啊。

    桐儿拉着一羽向屋内飞来,还没有错过门口的言毕,一羽的小胳膊就被言毕一把抓在了手中,并一声低讶的惊呼随之而出:“你——”

    隐的身手极快,伸手一个阻挡便大力的隔断并打开了言毕的大手,一只手将一羽提到了自己的身后,就连桐儿都跟着一起瑟瑟发抖的躲在隐的后面,看着面前陌生的大叔叔突然奇怪的举动。

    薄荷和湛一凡都注意到了言毕在看到一羽时眼底闪过的惊诧之色,两个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快步的走了过来,一羽看到薄荷立即跑到薄荷身边并伸手抓住薄荷的手:“姐姐……”

    “一羽没事。”薄荷摸了摸一羽的头,抬头看向言毕,湛一凡已经问道:“言律师如此对一个孩子是不是太粗鲁了?”

    言毕目光还是疑惑的落在一羽的身上:“这个孩子……”

    薄荷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等着下文,而言毕也没有让她失望,眯了眯双眼笑道:“这张脸,让我觉得很熟悉,我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在哪里?”薄荷忍不住的问了出口。

    言毕轻佻眉梢的看向薄荷:“我听这个孩子叫你姐姐?”

    湛一凡突然伸手拉住薄荷的手腕冷静的看着言毕道:“你是想试探我们什么?这并不是你第一次见到一羽,上一次在海边,你见过这个孩子,当时你可没有说过熟悉。”

    言毕打了个响指反而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一羽道:“这就对了。半个月前我在那个地方看到照片时就觉得很熟悉,原来是因为我早就见过这小家伙的脸啊……”说着言毕还自己摸着下巴一副喃喃自语模样的道,“所以当时也觉得熟悉来着,现在想来……果然几乎是一模一样!”

    “半个月前?你在哪里看过什么照片?和一羽长得很像吗?是旧照片还是新照片?”薄荷没有湛一凡那么多疑虑,她很直接的便问出了自己此刻心底所有的疑惑。

    言毕看着薄荷一副着急的模样,原本就聪明的男人很快就明白了某些事,看了看一羽又看了看脸色沉黑的湛一凡,言毕突然笑道:“想知道可以,你不许输掉这场官司。任何代价,都不许输,包括让我替你打赢这种方式。等你洗脱了罪名并且确信自己能回到检察院的那一天,我就告诉你。”

    薄荷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言毕摸着下巴一脸神秘诡异的又看向一羽:“也许这小家伙有着非常不可告人的身世秘密呢……”说完便兀自神秘的笑着转身大步离去了。

    薄荷看向湛一凡:“一凡,他说的是真的吗?”

    湛一凡看着言毕消失的背影淡淡道:“不知道。”

    隐伸手拉着桐儿和一羽下去,小丁也迅速的遁走,只有薄荷和湛一凡依旧站在原地久久的伫立着望着迷雾的花园。

    白合和杰森三天两夜的旅行很快便结束了,两个人那天晚上就回到了湛家,而他们刚刚到湛家的时候白老爷子也到了。

    “老舅!”薄荷非常开心看到老舅,而且老舅的身体非常的健朗,看起来是个还能继续活二十年的老人,所以除了小苗苗他就是这个家最重的宝了。

    “哎哟,我们荷儿几天不见老舅就这么想老舅啦?老舅都受宠若惊呢!”其实过年才见过,所以并不觉得分离了太久。但也许是薄荷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所以心里特别的思念自己的每一个亲人。

    “老舅,欢迎你来。”湛一凡也和老舅拥抱了一下,老舅拍了拍湛一凡的肩,这小子的事业越干越大,在云海市也越来越有名气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哥!”白合也非常开心旅行归来就能见到过来的哥哥,而且她和杰森的婚礼也快举行了,所以她以为白老爷子提前上来是还是为了自己呢。

    “醇儿那丫头只说你有非常重要的急事找我,到底咋了?”一坐下来吃晚饭白老爷子便问。

    薄荷看了眼自己的母亲,因为醇儿这会儿还没回来,所以也不能问她为什么说话只说一半的原因了,于是便笑着搪塞了过去:“先吃饭吧老舅,等你吃完饭我们慢慢聊。”

    白合因为旅行很累所以也没有在意这舅甥俩之间究竟在说什么,反而吃完饭就被薄荷指使的桐儿和一羽拉着去讲故事顺便照顾一下小苗苗,不过有杰森在,所以她也必定不会手忙脚乱。

    老舅在饭桌上就意识到薄荷是有什么重要并且瞒着她母亲的事情要问自己,所以吃完饭很默契的就和薄荷、湛一凡来到书房,关上门薄荷倒上了一杯茶他才严肃的道:“说吧,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薄荷要做什么湛一凡也并不知道,于是只和薄荷坐在一起,也等着薄荷开口说话。

    薄荷看了看两个男人这才缓缓道来:“老舅,我知道你在云海市有个非常重要的朋友来着,因为白家在三十年前曾经遭遇过挫折,也就是妈妈当时怀了我回去白家,当时家中正是日薄西山是不是?”

    老舅有些诧异的看着薄荷反问:“你这丫头怎么知道这陈年往事?”

    “我妈也不知道,所以我刚刚才没有当着她的面说,我不想揭起她心底的愧疚。当初我查找母亲的身世时回到白家,在白家的祠堂里拜祭外公的时候表嫂说漏嘴的。但是我心底起了疑惑,所以就去查了一下,也非常好问,很快就知道了。这事儿,一凡也不知道,我是偷偷做的。”薄荷看了眼湛一凡,湛一凡无奈的看着她,原来他家老婆还背着他做了这些事儿?

    老舅目光烁烁的看着薄荷,久久的才叹了口气:“是啊。其实当年白家的生意正在危急时刻,所以你妈妈回来时你外公才会那么生气,她毕了业留在外面没有照顾过家族生意,回来时却挺着大肚子回来,你外公生气也是当然的。只是再找她时,她已经消失了,这也是你外公去世时唯一的遗憾,她不在身边啊。”

    这也是薄荷刚刚避过母亲的原因,如果母亲听到了一定会更加难过的。但她今天不是来回忆此事的,而是别有目的,于是又继续追问老舅:“从我追查的结果看来,当时是云海市的一个商人给你们做了投资帮助我们家族生意起死回生,并且这些年你都和对方有来往?”

    “是啊,我偶尔上来也会去看他,但大部分都是他来看我呢,他更喜欢我们乡下的空气,乡下的风景,常常住在白阳镇就是一两个月。”

    “那个人是谁啊?”

    “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我答应他了,不能泄露他的秘密的。当时他正在白阳镇来旅游,看到了我们的产业和我们白家对这白阳镇的旅游发展非常有前景才会和我们交往并且扶持我们一把的,我不能忘恩负义。”

    “可是老舅,我可能需要这个人的帮助呢。”

    “你需要他的帮助?你为什么需要他的帮助?他就算是有钱有势的一个老头子,但是他能帮你什么啊?你和一凡现在发展的也不错,也是有钱有权有势的……”

    “老舅!一凡才刚刚来到云海市发展,有点儿影响力虽然是肯定的,但是他暂时还没有那么多权利和势力啦,最主要的是……人力!你把他介绍给我们也不错咯,一凡现在要大力发展中国市场,如果你都不帮忙,他还靠谁啊,是不是?”薄荷说着还悄悄用手肘拐了拐湛一凡,湛一凡立即配合笑道:“是啊老舅,我的确需要认识更多的人。”

    老舅迟疑了一下看了看二人才叹道:“那我想想吧……”

    薄荷和湛一凡抱着小苗苗回到房里,因为魏阿姨今天先回自己家里去收拾整理东西,所以今晚小苗苗还是跟着薄荷,薄荷这几天又可能都不上班,所以照顾小苗苗还是没问题的。

    刚刚将小苗苗放进婴儿床里,湛一凡便从后面抱住她低声问道:“宝宝,你又在打舅舅什么主意?”

    “别说的我好像坏丫头一样嘛。”薄荷转身拉着湛一凡的手臂撅了撅嘴抱怨,因为‘打主意’这三个字听起来真的很不像什么‘好事’。

    “但我目前真的需要什么神秘大人物来发展湛氏么?”湛氏被发展的如日中天,海岩岛那点儿有苗头有嫌疑犯的事情还不足以影响并且动摇湛氏的市场,所以湛一凡刚刚配合薄荷的时候心里就在疑惑着,她必定是在打什么主意?

    “那是因为我确信老舅的神秘好友是谁啊!”

    “你确信?”湛一凡笑了笑,“好啊,说来给我听听是谁?”

    “栾老爷子!”

    “栾老爷子?”湛一凡有些不信且意外了。栾老爷子和老舅的年龄的确相仿,的确很容易就变成好友,如果是三十年前就有的情谊,这些年要保持的话也不让人意外。

    “是。我一直觉得栾这个姓很特殊难得,就像你的‘湛’一样,所以当初我在研究白家三十年前发生的挫折时无意间看到了‘栾’这个姓,当时心底便有了些疑惑和怀疑。大年初九我们参加栾老爷子的生日宴时,我看到了送礼名单中有‘白’这个字,当时心底就更犯怀疑了。加上刚刚老舅说的,我心底就确信百分之九十了。如果见上一面,那就是百分之百。”

    “哦?但我不知道你突然想见栾老爷子并且想和他拉拢关系是为了什么?该不会真的只是简单的为了我和湛氏吧?”湛一凡才不相信薄荷会在突然间而且是在警察局里让醇儿打电话叫老舅来是因为想起了自己和湛氏。

    薄荷踮脚亲了亲湛一凡这才解释道:“栾老爷子有个小儿子,是个非常厉害的侦探,那是享誉全国名声的,同时还是个非常出名的侦探小说家。所以我才……”

    薄荷想,碰上如此复杂案件的自己,此刻唯有相信超级侦探了吧?反正警察,她是不怎么相信的。

    ------题外话------

    ——今天乖乖们投票了吗?o(n_n)o~是不是越来越期待剧情的走向啊?(~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