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33 夏颖的秘密

233 夏颖的秘密

    薄荷更诧然了,湛一凡什么时候和花延曲也有联系了!?

    面对薄荷诧然且疑惑的目光,湛一凡只微微一笑伸手拿过薄荷的报纸抖了抖:“放心吧,这上面不会有任何对你不利的新闻。”

    薄荷也奇怪自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外界一点儿风声也没有?那天记者排着队在案发楼下等待的情形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检察院也已经舆论四起,所以她完全不相信报纸、网络和电视新闻这一次竟然会放过自己。现在看来,这也是湛一凡在其中插了手?

    湛一凡伸手将薄荷一把抱了起来然后一转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傻瓜。我怎么还会让你再陷入任何的舆论风波?我能阻挡的,就算是豁出这条命,也会全力以赴。”

    他在云海市虽然还没有完全立足脚跟,但是以他如今的影响力和湛氏国际在世界上的地位,这点儿小事儿还是做得到的。

    薄荷咬了咬下唇:“所以,你和花延曲主动联系了?”就连在云海市的容子华也是,如今竟然成了他事业上的人力资源?薄荷心里也不觉得奇怪,商人不就是这样么,再者如果容子华和花延曲不肯帮自己和湛一凡,强迫也是无用的,也不会怎么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

    “有人力资源,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湛一凡是个商人,所以他思考事情的角度多会从他的利益角度出发。自然,除了对薄荷之外,他一向不爱算计他的女人,在他对外公众形象里也一向是个知法守法的好公民,几乎快透明化他的纳税人身份和份额了,为的就是不让别人将舆论的苗头指向薄荷,以证清廉自身。

    “是,你最聪明了!那这一次,我头上的屎盆子就靠你给我洗干净了啊。”薄荷忍不住的轻笑,有湛一凡在身边,总是安全感无限的。

    湛一凡捏了捏薄荷的鼻子:“没问题。不过你心底有没有怀疑对象?”

    薄荷沉默了几秒之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与其说是怀疑对象,不如说是心中有疑惑的几点问题和人。”

    湛一凡立即摆正身子看着坐在自己怀里的薄荷笑道:“说来听听。”

    “嗯……你知道王玉林的丈夫么?他叫穆萧阳,是薄烟的初恋。”

    “嗯哼,知道点儿。”

    “在王玉林和穆萧阳结婚前,有一次我看到薄烟和他在一起,而且举止亲密。所以我一直怀疑他们两个人藕断丝连,后来胡珊给我说,在王玉林婚礼的那天,门口的迎宾婚纱照玉林的脸被划花了,虽然没有抓到恶作剧的人,但是我心底总是会想起薄烟来。不是故意把她想的那么恶毒,但好像这种事一定会是她做的,有这样的直觉。过年前,穆萧阳突然就消失了,王玉林和孩子生病他都不在,我让人去找了下薄烟,薄烟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也没有去疗养院看过她的母亲,似乎从薄家家变之后她就完全失踪了似的……这两个人一起消失,要么就是在一起鬼混日子去了,要么就是在一起计划了什么。也让我不得不生出一些疑惑来……”

    湛一凡摸了摸下巴一副深思的模样,而后淡淡道:“好,我让李泊亚私下里去查查。”

    薄荷立即点头,又继续道:“还有便是夏颖。我不得不重度怀疑这个人。”

    “夏颖?”湛一凡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的名字。

    “他其实算是我工作上的导师,当初在我刚刚进入检察院时他给我指导了很多的方向也传授了很多的知识。他从前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才以至于他都四十多岁了还只是一个公诉监察部的副部长,这里面也有他让贤的原因。他一直都是淡泊名利的,但是至从我这一次生完小苗苗回来后他就变了,先是架空我在公诉监察部的势力和权利,再者是离间我公诉监察部团队间的力量,各处给我使绊子。死者小赵也是他的人,在那天中午我和小赵吵过架,他就是导火线,而且他全程还带着一种……特别诡异我想忘也忘不了的一种笑容。”

    薄荷从未和湛一凡说过自己工作上的难事儿,但是这一次遇上的难题,她就算是不想说也不得不说了,她需要湛一凡的分析和帮助,也只能依靠他才是最安全的。

    湛一凡知道任何一个生存环境都是一样的复杂,这些天也清楚薄荷在工作上遇到了难题,但是他竟然不知道她处在那样尴尬的境地,似乎没有任何顺心的地方。而且从薄荷的疑惑上看来,她对这个夏颖的怀疑是最多的?

    “突起的敌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湛一凡也深深的对这个夏颖的怀疑更多更深。

    “至于那薄烟和穆萧阳,我倒觉得他们还没有那个出息做出这样的事来。穆萧阳投靠的是东区那帮家伙是不可能帮他做这种事,东区那帮家伙湛氏国际的矛盾在去年就已经被有力给游刃的化解,他们也不敢再招惹我们,所以海岩岛和这一次杀人案件的事可以排除他们。但是也不排除穆萧阳和薄烟又另投了他人,首先就要知道他们这一个月消失到了哪里……”湛一凡轻轻的在薄荷的腿上敲着手指,说完便立即又拿起电话并打给了李泊亚:“你帮我查一下薄烟和穆萧阳这一个月消失到哪里去了……嗯,对……启用侦查部也要尽快查出来……”

    薄荷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不一会儿花延曲便来了。

    花延曲自然是只身一人前来的,花朵儿如今也上一年级了,据说也在冬青小学,不过这几个月薄荷一直没有来得及和花延曲以及陈妃见面聚会,所以几个孩子也没有一起玩耍过。没想到自己出了事情,花延曲永远都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一个,不说感动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真正的朋友,平日里就算不联系,但是只要一出事,永远走在最前面那个帮你着急帮你办事甚至真心关心你的人。

    自己毕竟也是花朵儿的干妈,所以薄荷问起陈妃和花朵儿来,花延曲立即笑道:“陈妃现在报了日语班,整日都在学日语,等她下午去接朵儿的时候再让她把朵儿带过来便是。”

    薄荷这才放了心的道:“我弟弟一羽也在冬青小学上一年级,等他和朵儿认识下,以后也能一起在学校做个伴。”

    “行,你说什么都行。”几个月没见着薄荷了,花延曲早知道她是有孕才出国的,只是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晃一年都快过去了,她的孩子都已经睡在摇篮里了,而且还变漂亮这么多,总算胖了一些。

    湛一凡轻咳了一声将花延曲落在薄荷身上久久没有移开的视线‘咳’了回来,并揽着薄荷淡淡的道:“可以正式展开话题了。”

    “嗯,”花延曲立即喝了一口茶低头打开自己带来的资料并递给薄荷和湛一凡,“这是我拜托舅舅帮我调查的资料。”

    “检察长?”薄荷伸手接过半疑半信。

    薄荷出了这样的事,相信检察长必定是知道的,所以她根本没有什么脸给检察长打电话请假,相信检察长自己就会明白她缺席上班的原因。但是她没想到检察长竟然还会帮自己?

    “舅舅说了,他不方便亲自出面为你表示他对你的相信和支持。但是他说了,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他一定会出手帮忙,所以我让他把警察局转交给检察院的案底给我备了一份儿。”

    薄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一直以为检察长对自己好大多是看在湛氏国际的面子上,后来才知道多是因为花延曲的关系,但是她也只是以为那是因为花延曲,但经过这一次检察长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和帮助才让薄荷意识到,检察长是真的相信着自己,检察长真的是一个正直的人啊!而且如今没有什么比上司相信下属更让她感觉欣慰的了,仿佛这些年工作上的努力都得到了认可一样,让她觉得满足偶尔痛快。

    湛一凡立即打开案底查看,花延曲所说的新线索自然也隐藏在其中,果然湛一凡的视线很快停顿住并转交给薄荷:“你看看,是否认识这些人?”

    薄荷伸手接过:“王浩,李圆……还有胡珊和沈佳明?”

    湛一凡大致的看着信息道:“他们在昨天晚上有被传到警察局审问。王浩和这个李圆都说你和赵书雨发生了正面的言语冲突,并且赵书雨当面给你难堪你公报私仇的和赵书雨算是结下了梁子。胡珊和沈佳明则认为你是公事公办,并没有公报私仇,并且是赵书雨无故挑衅,看得出来胡珊和沈佳明是你的人。”

    薄荷笑了笑,不知是欣慰胡珊和沈佳明她们二人在言语上对自己的维护还是嘲讽王浩和李圆的胡言乱语。

    “他们两个如今都是夏颖的人。”薄荷指了指王浩和李圆的名字,“就是不知道他们的落井下石是因为夏颖还是因为真的讨厌我。”

    花延曲立即又从口袋里拿出拿出另外一份儿资料:“我舅舅说,他也给你准备了一份儿夏颖的资料,他想他确定你会感兴趣。”

    薄荷惊异的瞪大双眼:“检察长真的这么说?”

    花延曲有些失笑的点头:“我舅舅,他虽然位置高高在上,但是他的双眼始终都是盯遍了检察院的每一个角落。只是有些事他不能轻易插手,而且他也证据不足,所以还需要靠你自己。这是他唯一能帮你的。”

    薄荷已经感动的快哭了,如果不是检察长她想要取得夏颖的资料只能靠湛一凡,虽然湛一凡也能取得,但是一定不会像检察长手底下的人搜查的那么仔细而又全面,更重要的是快速!

    湛一凡握着薄荷的肩淡淡的瞥了花延曲一眼:“你舅舅的手脚到都是挺长的,就是到了一定的范围似乎又会缩回去。”

    薄荷轻轻的用手肘捅了一下湛一凡,然后又笑着看向花延曲无比感激的道:“我会打电话过去谢谢检察长的,也谢谢你在其中给我的帮助。”

    湛一凡无聊的从薄荷手里拿过资料打开并快速的浏览起来然后简言意骇的介绍道:“是个拥有超高学历的人,年轻的时候打过的官司也是大的惊人很是震惊全国的案件也多得是数不胜数,只是七年前身体开始出现异样,查出患有心血管病。所以工作量剧减,大多时候在家里办公,因为身体和性格原因,家里的经济状况越加不好,妻子带着儿子离开,五个月前……突然做了手术,并且身体痊愈?”

    薄荷伸手拿过资料翻了翻,好几页的夏颖竟然就被他几句话给总结完了?但是似乎有用的也只有这么几句。

    “他也许正是因为身体痊愈所以想把你拉下部长之位?”花延曲分析道。

    薄荷蹙着眉摇了摇头:“不,完全不用。他要是身体痊愈了,只要他回到工作岗位稍加努力完全能超越我并且成为委员也不无可能,实在没必要费心血专门来整我只为了这个部长的职位而已。”

    湛一凡还在看资料,突然指着上面的一数据道:“他还欠有外债?”

    薄荷立即侧过头来一看:“年轻的时候买房子,生病后妻子离开又给了妻子和儿子一大笔钱,以至于自己落魄?”

    “那他怎么有钱突然做手术?”花延曲的一句反问疑惑也正是薄荷和湛一凡心中的疑惑,但是再往下翻却没有了解释。

    “问题一定出在这里面。”湛一凡断定并放下了资料,薄荷也赞同的点头。

    花延曲打了个响指显得有些兴奋:“所以只要弄清楚他做手术的这笔钱是从哪里来,而他的真实目的又是为什么,或许就会的答案了?”

    “陷害我的人究竟是不是他还不能断定。”薄荷白了花延曲一眼,“只是他突然回来并且与我为敌这其中也必定有什么秘密和阴谋,但是还不能与陷害我杀人的事情混为一谈,除非我们有更多的证据能确定……以及交给警察局和检察院。”

    花延曲也知道薄荷说的在理,所以情绪一下子便又down了下来。

    薄荷见气氛有些紧张了便立即站起来道:“我去切些水果吧。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带来的这些资料,对我很有帮助。”

    看着薄荷走向厨房的背影花延曲无力的叹了口气仰在沙发里看向湛一凡:“我带来的资料算是有进展吗?”

    “原地踏步?”湛一凡放下资料轻佻眉梢的看向原本就有些气馁的花延曲。

    “嘁……总比你这个低效率的好。”花延曲翻了翻白眼儿,显然有些不服湛一凡对自己的评价。

    湛一凡勾了勾唇角一阵阴笑:“低效率?”

    花延曲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他是见过这个男人的手段的,薄家的覆灭不就是他一手主导的吗?关键是他还能让薄荷对他不怨不恨,完全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还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女儿,所以在薄荷面前花延曲是绝对不敢招惹这个男人的,就算心里有什么不满,那也是不敢的。

    “啊!那什么,中午饭我就不在这里吃了……”说着花延曲就从沙发里站起来,正端着水果出来的薄荷立即意外道:“咦?你不是说让陈妃带着朵儿过来,你自己走什么?”

    “晚饭一起吃便是,但现在我检察院里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花延曲指了指外面,拿了一牙苹果塞进嘴里意思了一下便转身大步而去了。

    薄荷放下水果盘看向湛一凡奇怪的问:“你是不是做什么了?”

    湛一凡举起双手眨了眨眼笑道:“冤枉。”是那个男人自己心虚跑了罢了,管他什么事?

    薄荷怀疑的看向湛一凡,她会相信他是冤枉的?

    *

    下午陈妃果然带着花朵儿来了湛家,薄荷特意吩咐小丁在门口等着陈妃和花朵儿,所以桐儿、一羽和花朵儿以及陈妃是乘坐湛家的车一同回来的。也许是孩子们本来就都小,所以天真的他们很容易便玩在了一块儿,特别是两个女孩儿,桐儿和花朵儿手拉手回来又手拉手一起去了桐儿的房间,直到吃完饭才被隐拉下来。

    至于一羽毕竟是男孩子又特别的安静所以和桐儿朵儿似乎玩不到一块儿去,就像往常一样一回来就照看苗苗去了,就算是做作业也半个小凳子坐在婴儿床边写,乖得真的就像一个守护天使。

    孟珺瑶下了班也来到湛家来蹭饭,顾名思义是来吃饭其实是来看薄荷心情有没有好一些,甚至还带了两只小白兔来当做礼物。只是性情有些骄傲和自持的孟珺瑶与曾经也骄傲的陈妃两个人相见不太欢,没有说到几句话双方似乎都不太喜欢彼此甚至因为孩子而发生了争吵,这也许就叫做同‘性’相斥?虽然薄荷与孟珺瑶刚刚认识的时候,对彼此的印象也并不是十分完美,但也实在没想到陈妃和孟珺瑶二人会如此不合。

    不过还是不能阻止一桌子人欢脱的吃晚餐,因为花延曲下班也来了,醇儿自然是要来报道的,于是下午薄荷就开始和张姐刘姐包饺子准备晚上进行饺子大餐。

    饺子刚刚上桌,几个女人就疯了,特别是醇儿就像饿死鬼投胎似的,滚烫的饺子酱也没有蘸便往嘴里送,最后烫的自己呼呼大叫,几个孩子都忍不住笑她的出糗。

    朋友和家人齐聚一堂的感觉让薄荷心里的阴霾渐渐的扫去大半,那天所遭遇的一切似乎已经遥远了一些,眼前的温暖和温馨包围着她,提醒着她所拥有的一切。(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