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30 保释

230 保释

    李泊亚低头看着怀里抖的像头鹿似的醇儿,虽然她带给自己的这个消息足够震惊和意外,但是他本就是个高智商的男人,所以很快便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维和逻辑能力并且吸收了这件事。大手轻轻的拍了拍醇儿,虽然没有很快的放开她,但也还算冷静的道:“怎么回事,细细给我说来。”

    醇儿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正要说话背后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丁鼎突然发言而道:“白玉醇,审讯时间到了,你到底去不去?”

    醇儿立即推开李泊亚,李泊亚蹙了蹙眉并抬头眼神不善的看向那丁鼎,丁鼎也镇定的回视着他,两个男人眼神如刀剑一般的交锋,只有醇儿自己毫不知觉。

    “哦,我要去,一定要去。那个,李叔叔你先去休息室坐一会儿等等我好不?等我出来再和你说……”

    丁鼎蹙眉:“白玉醇,案情不允许无相关人员透露,这还需要我教你的常识吗?”

    轻轻的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微微笑道:“我如果也算是无相关人员的话,还有谁能代理我湛氏国际董事长夫人的事宜?”

    丁鼎眯了眯双眼,醇儿终于发现了一丝丝的火药味,立即蹦上台阶并拉着丁鼎向里面走去:“丁哥,快走快走,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真相啦……”

    丁鼎冷笑一声,大手一个反扣竟然抓着醇儿的手腕,醇儿‘咦’了一下,整个人便被拽着向前大步而去。

    醇儿回头慌忙的看向李泊亚,李泊亚的双眼已经被掩盖在泛白的镜片之下,没有一丝真切。

    薄荷静静的呆着,还好她所在的这个审讯室有个小窗户,还能看见窗外的树枝。天似乎有些阴霾,就一如她今日的心情。

    门被推开,丁鼎和醇儿走了进来,醇儿一脸关心的看着薄荷,丁鼎表情淡漠。醇儿和薄荷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两个人会以这样的情形坐在一起,醇儿是警察,而自己则成了杀人嫌疑犯。

    丁鼎公事公办,双手交叉相握冷静的看着薄荷问:“认识你杀的吗?”

    “不是。”薄荷也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维,她知道,自己的答案一定要坚定不能有一丝的迟疑,不论旁边的摄影机还是录音笔,都会记录下今天他们所言证的一字一句。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说过,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那你怎么能确定你没有杀人?”

    “正是因为不记得,所以我才确认我没有杀人!”

    “你的双手沾满死者的血又怎么解释?”

    “我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解释?我想,那把刀一定也有我的指纹吧?”

    丁鼎沉默,但是醇儿和薄荷都已经知道答案了。

    果然……薄荷心里冷笑一声,就算她不碰那把刀,她今天也逃脱不掉这罪名?

    “你什么都记得的话,可能会被我们视作你不想认罪的逃脱之词。”

    丁鼎又重新冷静的审问,这一次有了很强烈的质疑口气,醇儿有些着急的看了丁鼎一眼,他怎么能向她小姑咄咄逼问呢?

    薄荷看了醇儿一眼,眼神里意味很强,醇儿也看懂了,是让她稍安勿躁。醇儿这才讪讪的收回自己关心的眼神,而薄荷顿了顿才解答道:“昨天下午,我下班之后在检察院的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车,刚刚启动车子才发现车里有另外一个人在我的车后座并且很快用迷药将我迷晕,那个人蒙着口罩戴着墨镜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但确有其人。我再醒来时,就在废弃的建筑楼上了,我甚至连死者是谁也不知道,可能是我杀的吗?再者,我和她又有什么冤仇大恨?”

    醇儿立即点头:“我赞同,我小姑一定是被人陷害的……这必定是一桩阴谋啊……”

    丁鼎一个狠戾的眼神向醇儿瞪去:“工作的时候不允许带私人感情。如果你做不到,现在就出去。”

    醇儿顿了顿,埋下了头,不再言语。

    薄荷很感动醇儿能相信自己,这个世界上能毫无条件就相信自己的人,能有几个呢?

    “死者赵书雨,二十九岁,任职中华人民共和国云海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监察部。”

    薄荷瞪大双眼,再也不能冷静的自持。

    “你说,是赵书雨!?”薄荷怎么能不认识,赵书雨就是昨天与自己呛声,并被自己派出去任务的小赵!薄荷终于将脑海里小赵的脸和那死者的脸吻合在一起,她说怎么那么眼熟……薄荷渐渐觉得有些寒冷,小赵死了!她死之后凸睁的双眸还在自己的脑海里来回出现。

    “她是怎么死的?”薄荷好不容易才消化了这个消息,但越是发展她就越是觉得事情的不对劲。

    “尸检报告出来,死者在临死前与人做过打斗,所以她的脸有严重受伤的迹象,甚至左颧骨有下凹的明显伤痕。死者身上被捅八刀,每一处都是致命伤,所以死者在血流尽之前便已死亡。”

    醇儿立即查看薄荷,没有发现任何的伤痕才隐隐的松了口气,所以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她此刻说话的语调竟带着微微颤抖的音调:“所以,你只有双手带血,身处案发现场,而那把刀上有你的指纹印之外,你没有受伤,甚至没有与人打斗过的迹象!?而且只要调动你们停车场的监控录像就能知道究竟有没有人偷偷的上过你的车!?”

    薄荷也看着醇儿,脸上的神情却不敢像醇儿那么轻松。

    “别太乐观。你有作案动机,据说你在昨天中午与她发生了工作冲突,而你一夜未归家中也有作案时间,甚至身处案发现场,这就已经是你最不利的条件了。”还是丁鼎最冷静,三两语便又将事情带回也是薄荷最担心的事上来。

    醇儿又顿了声,门突然被敲响,王警官推门并将脑袋露进来并道:“丁警官,湛太太的律师来了。”

    醇儿出门便看到了李泊亚和他打电话叫来的律师,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非常高大,而且穿着一身西装,一出现便几乎捕获了整个刑警大队女性的芳心。

    醇儿有些担忧的看向李泊亚,李泊亚则回以她沉静如大海一般的眼神,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轻声道:“不用担心。”然后便同着那律师一起走进审讯室。

    醇儿的心果然又安定了不少,回头看着李泊亚的背影,心里蔓延起一股莫名的感动。

    云海市早已经解除了律师见犯罪嫌疑人时有警察的陪同这一规定,所以只有李泊亚同律师进去见薄荷,李泊亚反手将门关上,立即上前向薄荷致以问候:“BOSS夫人,你还好吗?”

    薄荷终于见到信赖的人,也不难想到是醇儿那丫头通风报信的,心里蔓延的也是更多的感动,之于醇儿对自己的这一片心,自然也有对李泊亚关心和办事效率的感动。

    “我没事。”薄荷看着李泊亚淡淡的回答,话题一转却问:“你BOSS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李泊亚先示意他带来的律师坐下,然后自己才道:“已经检测到机械被人为的破坏,目前能确定的是有人要故意陷害我们湛氏国际在圈中的地位和形象。还好BOSS在第一时间赶去,也在今早第一时间发表了新闻发布会对遇难者的家属表示了歉意,已经安排了赔偿的事宜,也发布了人为原因的证据,现在总算是压制了外面的大部分舆论。湛氏国际在这方面有应对的能力和措施,夫人放心便是。”

    “为什么事情在同一时间发生……?”薄荷有这样的怀疑心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重了。

    李泊亚沉默的看着薄荷并未做答,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所以几乎不会妄言。

    薄荷将自己所发生的事详细的同律师讲了一遍,律师是湛氏国际在中国的最高法律顾问,具有超高的法学学位,名叫法兰克。所以薄荷毫不隐瞒的将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告诉了法兰克,包括现在尸检出来的信息,对她有利的不利的也都给律师分析了,薄荷也是学法律的,自然懂得说什么对自己好,所以律师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后只中文说道:“董事长夫人,您的情况我都了解了。中国的律师执照我也拿到了,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替你证明和辩护您的清白的。”

    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法兰克又道:“我们立即为您办理保释,请稍等片刻。”

    薄荷抬头看向律师法兰克:“我可以保释候审吗?”

    那律师听了微微一笑:“董事长夫人太紧张了的缘故么?取保候审的条件包括哺乳自己未满一周岁的婴儿的妇女,据我所知您和董事长的千金才三个月?”

    薄荷立即点头:“是。”

    “这就好办多了。更何况,他们对指控您您杀人的证据并不十分充足,以指纹、动机、时间就来判断实在大有欠缺。死者身上的伤痕以及尸检报告的结果并未全部出来,他们并无权关押您。请您稍等,我这就去办理您的保释手续。”

    法兰克说完便出去了,薄荷这才看向李泊亚问:“醇儿叫你来的?”

    “是,这丫头这一次总算聪明了一回。”

    薄荷笑了笑:“她这个时候只想得到你。”

    李泊亚会心的一笑,并未再多言语。

    “不要……告诉他,让他先处理那边的事,这个时候我不希望分他的心。”

    薄荷说的是湛一凡,李泊亚自然也听得明白。

    只是李泊亚这一次并未答应,而是沉默的只看着薄荷。薄荷渐觉有些不对劲,于是抬头看向李泊亚那双平静的双眼,李泊亚这才静静道:“实际上,二十分钟前,我已经告诉BOSS了,他应该正在回来的途中。”

    “你告诉他了!?”薄荷几乎一跳而起,半弯着身子撑在桌子上一脸惊异的瞪着李泊亚。

    “他有权知道。如果他回来再发现真相,我和夫人都逃不了他的盛怒。”

    薄荷一屁股又坐回椅子,李泊亚说得对……湛一凡如果后面再知道真相一定会生气的,而且还会很恐怖。但是她真的不想他在这个时候分心,海岩岛的事情比这边的还要严峻,死了好几个人,不是么?事情反正是被扣在了湛氏国际的头上,洗脱不掉的。

    薄荷越想越气,内心那一股无名的怒火更是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如果这不是巧合而是一场真正的阴谋,她一定会、一定会揪出背后的那只黑手,然后将之挫骨扬灰!

    *

    在回去的时候,薄荷才将电话摸了出来并拨给了胡珊。

    “老大,我错了!”胡珊一上来便认错,薄荷一头雾水。

    “你做错什么了?”薄荷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胡珊不会和这件事有关吧?

    “我今天请假没去上班啊。我今天来看玉林了,她自己发烧,没办法照看孩子,她又不想连累她妈,所以我就来照顾她了,所以我才请假的。老大你会体谅我吧?”

    薄荷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没事,我这几天也请假。我会以为你在公司……既然这样,你好好照顾王玉林吧。”

    胡珊似乎也被薄荷的态度弄得莫名其妙,淡淡的‘哦’了一声便要挂电话,薄荷想起什么便又突然低呼一声:“等一下!你现在在王玉林家里?”

    “是啊。怎么了?”

    “她发烧了?”

    “是啊,老大。你终于记得关心她了!”

    “那你把电话给她。”

    “好的好的。”胡珊似乎很开心的把电话递给了王玉林,薄荷心里隐隐有些愧疚,所以王玉林激动的接到电话时,薄荷还是先询问了她的情况:“你怎么样了?”

    “好多了老大,谢谢你的关心。”

    “那雷雷呢?我听胡珊说,他总是生病?”

    “是啊。”胡珊淡淡的叹了口气,“他身体不好。医生说,是自带的肺有些先天不足,还是他爸爸烟抽的太多的缘故,当初我怀孕的时候他也没有听过,现在想来真是后悔,那个时候应该强制的让他避着一些的。”

    薄荷又想起湛一凡,因为自己不习惯所以他早早的便戒了,如今才换来小苗苗健康的小身体。

    “那穆萧阳他消失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至从那一次你在商场遇见我们之后,他就突然消失了。”

    突然消失了?薄荷也是突然冒出这个念头,穆萧阳会不会还和薄烟有联系?而自己这一次遭遇黑手,和他的消失有没有关系?

    “老大,难道你有他什么消息吗?”

    薄荷摇了摇头,她觉得自己或许是想的太远了。

    但是,薄荷不得不再一次提醒王玉林,所以低低的道:“玉林,我曾经提醒过你的,这一次穆萧阳的失踪,也许和她也是有关的,你就不曾怀疑吗?”

    “提醒……?”王玉林的声音顿了顿,隔了半响才又忐忑迟疑的回问:“老大……你提醒过我的事……是关于……薄烟么?”

    薄荷微微蹙眉,隐约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但王玉林终究还是没有再问什么而且很快就挂了电话。

    薄荷看着手中的手机,难道,王玉林当初并没有看到自己给她发的那条短信?

    既然胡珊也没有去上班,薄荷便只能给沈佳明打电话。她想知道检察院现在的情形,也想要捕捉某些信息。

    沈佳明的电话响了**次才被接起,而且听起来还是极致的压低了声音的说话。

    “部长!?你到底去哪儿了啊?”

    “怎么了?”薄荷听沈佳明的声音意识到果然检察院也出了状况?

    “检察院这边从早上开始就造你杀了人了的谣言。那个小赵今天也没来上班,都说她死了,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这话是从谁嘴里传出去的?”

    “不知道。我早上到检察院便已经风声四起了!老大你根本没杀人对不对?你现在在哪儿啊?”

    薄荷看向窗外握着手机声音有一丝淡漠却又有些急切的道:“佳明,我知道你爷爷是沈老将军。你或许不知道,我曾经让我丈夫查过你,他知道你的名字再去查过之后便让我全心的信任你。他告诉我你爷爷和他爷爷曾经是故交,也在我母亲的事情上曾经帮过我们,所以我才在大势失去之后想要将你拉拢。现在我想先把我的心意告诉你,我不想日后我们再生任何的间隙或者信任危机,所以你能相信我吗?而我也能像相信胡珊他们那样相信你吗?”

    沈佳明只是沉默了三秒钟便以无比真挚的声音在那边回答道:“当初,我就是冲着你才来当检察官的,更是冲着你让我爷爷调动关系把我调到你身边,其实你是我的偶像……所以你说呢?”

    薄荷会心一笑,她知道她得到了一名猛将和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那好。你在检察院要记得稍安勿躁,先帮我查出谣言是从谁嘴里传出来的,还有夏颖……一定要帮我查清他最近都在做些什么!”

    “好。”

    “你只要记得,我没有杀人就好了。”

    “嗯。”

    “等时机到了,我会和你见面的。但这几天我可能都不能去检察院上班了,而你也最好不要来找我,免得为你自己再增添麻烦。”

    “是。”

    “就这样,挂了吧。”

    “好,部长。”

    “以后……叫我名字或者姐就行。又或者像胡珊他们那样,也可以。别再叫部长了。”

    仿佛得到了认可,沈佳明声音里含着一丝激动和迫切:“是,老大!”

    挂了沈佳明的电话便已经到了湛家,薄荷立即推门下车,步履匆忙且蹒跚的进了铁门,穿过花园遥遥的便看见了正坐在花园里摇着摇篮的母亲白合还有在浇花的张姐。

    薄荷的眼眶一瞬间便红了,什么也没说便冲上前并跪坐在地上,伸手小心翼翼的将摇篮里的小苗苗抱了出来紧紧的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