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29 杀人嫌疑犯

229 杀人嫌疑犯

    楼下传来警笛呜鸣的声响,一声比一声近,一声比一声急。

    薄荷从前也听过无数次的警笛声响,但是却从未有过一次像现在这般让她感觉到‘恐惧’。是的,恐惧!她的大脑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对于怎么会在这里的记忆几乎为零,而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对她来说更像是一场噩梦!

    迷雾的清晨,手边带血的长刀,远处模糊的‘尸体’,空旷废弃的建筑大楼!这一切都像是一场噩梦,她想醒过来,却发现噩梦似乎变成了现实,因为她冷的瑟瑟发抖,伸手环抱着自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沾满了红艳艳的鲜血!

    薄荷看着自己的双手,狠狠的咽着口水,脚下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向前迈步,一步、两步、三步的向那黑色的躯体走去。那是谁?躺在那里的究竟是谁?而这一切又究竟发生了什么?薄荷想要弄清这一切的状况,所以身体不受任何控制的便向前走去,直到站在那具‘尸体’面前。

    她缓慢的蹲下身,伸手将对方埋在地上的脸推开,一双突兀大睁的双眼,满脸散乱的发丝。

    “啊!”薄荷被眼前的这张脸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她用力的又咽了一口口水,这一次连喉咙都觉得是痛的。

    这张脸,有些眼熟……但是似乎因为殴打而变得有些畸形,不仅是发丝,还有斑斑的血迹,所以看不太清面貌。但是可以判断,对方是个女性,再从她推动对方头部的触觉看来,是真的……死了,因为冰冷的实在可怕,比着寒冬还要让人觉得寒冷。

    “呜——”警笛声突然停止,薄荷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头脑开始渐渐的清醒。警察来了,而她……而她满手都是鲜血,还有那把砍刀!她虽然没有碰过,但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地上却躺着一个死人——

    薄荷渐渐又觉得头昏脑涨起来,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她甚至不记得这一切究竟是不是自己做的!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薄荷也越来越着急,怎么办?怎么办!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地上躺着的人是谁?她是怎么死的?和自己究竟有没有关系?

    薄荷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爆炸了!混乱的思维和肿胀的太阳穴几乎快要将此刻的她逼疯了一般,现在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眼前这诡异的一切而自己又身处经历的这件事,也许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脚步声越来越近,近到薄荷已经能清晰的听见并数着那一下下敲打在自己心脏上的节奏。灯光渐渐的晃上大楼,薄荷站在尸体面前怔怔的看楼梯口,直到第一束灯光完全搭在她的脸上,第一个人上楼的人真正的瞧见了她。

    “不许动!”

    “把手举起来!”

    警察冰冷的命令声提醒着薄荷,这一场阴谋她已经无法逃脱甚至置身事外。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场阴谋里,她究竟做了什么又没有做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在陷害自己?又是谁给自己布下了如此的弥天大网!?

    薄荷觉得自己已经渐渐的陷入了如同窗外那大雾一样的境地里,前后左右都是没有方向的。

    冰冷的手铐铐上她的双手,薄荷被押解着向楼下而去,她回头看到那些警察正在收集证据,远处带血的刀,地上的尸体,包括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的一些细节。薄荷回过头来,正要被押着下楼梯时却看到了正要上楼的醇儿。

    醇儿的嘴‘咻——’的一下长成大圆:“小、小……”醇儿眼眸的惊异,而‘姑’字还未出口便已经被身后的丁鼎一把捂住了嘴。

    薄荷朝丁鼎感激的颔了颔首,这个时候的确不宜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和醇儿的关系。

    警员押着薄荷向楼下而去,与红了眼眶的醇儿擦肩而过,一步步的走下半层楼梯才转弯,薄荷听见醇儿的低声挣扎:“你明知道的!楼下还有记者……”

    记者?薄荷立即顿住脚步,她抬头看向丁鼎,而丁鼎也已有所觉的低头向她看来,薄荷表情有些寒冷:“丁警官,希望你能转告刘队,好好办案,查明真相,换我一个清白。”

    醇儿已经开始抹泪,一脸伤心的看着薄荷,她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小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满手都是鲜血,那样的狼狈苍白。但是她相信小姑一定是无辜的,小姑才不会真的杀人并且参与命案之中。

    丁鼎默默的盯了薄荷三秒钟才对押着薄荷的人以命令的口吻道:“从后门悄悄带走,不要拉响警报。”

    那两个小警察也立即明白了眼前的‘女嫌疑人’和丁警官是认识的,颔了颔首便立即带着薄荷下去了。薄荷看着醇儿,醇儿看着薄荷,知道水泥墙隔断二人的视线。

    醇儿立即伸手去摸手机,却又被丁鼎极快的截住。

    “丁哥你快放开,我要给我姑父打电话!”醇儿急的直掉眼泪,要是别的人就算了,这可是她的亲人啊,是她的小姑!她来的路上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会在这里遇见她的小姑啊!

    丁鼎一脸冷静的看着醇儿:“据我所知,云海市荷一欢乐城在昨天下午发生了设施事故。十个人在乘坐过山车时受了重伤,四个人当场身亡,而湛氏国际董事长在昨晚就到了云海市处理这件事,你觉得你现在是告诉那个人的时机吗?”

    醇儿惊愕的长大嘴,她、她的确是不知道湛氏国际发生了这样的事!昨天她回家就睡了,因为至从十五之后李叔叔也没有去骚扰她,所以她每天回家也很无聊自己一个人早早的便就了寝。所以没有上网没有看电视的她真的不知道云海市的荷一欢乐城发生了什么!

    “所以……现在姑父根本没有在云海市,但我小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醇儿真的迷惑了。

    丁鼎伸手帮醇儿擦掉眼泪并用力的握住她的肩严肃的道:“所以这个时候,你不是更应该冷静的查清真相吗?”

    醇儿有些迷茫的看着丁鼎,在他眼中看到了坚定和严肃,醇儿渐渐的也找回了自己的方向感。是啊,小姑这个时候只能靠自己了!如果不是她恰恰在这一次出任务,如果不是她遇见小姑的这件事,小姑又该怎么办呢?

    薄荷坐进车里,车子安静的从后门开走,直到马路上薄荷才敢回头看向那门口密集的人群。他们抬着摄影机或者拿着早已经准备的话筒和录音笔,这一切都像是约好了似的统统向她扑来。薄荷微微的磕眸,双手手腕上的手铐重的像有几十斤的巨石似的压得她抬不起手来,说实话,她到现在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些清楚自己正在遭遇着什么,却又不是完全清醒。

    薄荷坐在审讯室里,丁鼎和一个姓王的女警官前来对她进行第一轮审问。

    薄荷的包被扔在桌子上,王警官有些忐忑的坐下,并看着薄荷问:“这是你的包吗?”

    薄荷看了眼,点头。

    “这是我们在草丛中找到的。至于你的车,则是在五十米以外的田野里发现的,钥匙和别的财物都没有丢失。车是你停在哪里的吗?”

    薄荷眯了眯眸子,看向丁鼎:“我可以喝杯水吗?”

    丁鼎立即看向王警官,那王警官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站了起来前去给薄荷倒水。薄荷端着一次性水杯双手捧着喝了一口热乎乎的水,温水从喉间到胃,她似乎才舒服了一些。

    轻轻的咽了口口水薄荷才抬头看向那王警官并且一脸严肃认真的回答道:“如果我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信吗?”

    醇儿焦急的等在审讯室外面,丁鼎和王警官一出来醇儿便立即迎了上去。

    “怎么样,怎么样?丁哥,王姐,我小姑是愿望的吧?”

    “和你长得还真像呢。”王警官打量着醇儿一脸的兴趣,“不过她真的是那个风光无限的薄检察官吗?现在看起来可真狼狈!”

    “王姐!我小姑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你怎么这么说啊!”醇儿有些生气了,薄荷在她心目总绝对不压于她父母的地位,不仅是长者,还有这更亲切亲密的感情啊!

    丁鼎拉着醇儿走到一边去低声道:“下午你准备一下,你和我,我们两个人进去审讯。”

    “下午?等、等尸检报告出来么?”

    丁鼎严肃的点了点头,醇儿有些发懵了:“我小姑……她说了什么?”

    丁鼎将记录本交给醇儿,醇儿低头一看,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

    醇儿有些不明所以的又抬头看向丁鼎,丁鼎收回自己的记录本只淡淡道:“她说,她什么也不记得。”

    薄荷一直坐在审讯室里,呆呆的看看窗外或者静数时间的过去。她的包包又被收走了,所以她连个电话也不能打。不知道一凡知道她现在遭遇的一切吗?她今天没去上班,检察院那边呢?还有,让她最担心的是家里,不知道两个孩子有没有自己好好去上学,不知道她的苗苗肚子饿了怎么办,没有她的母乳她习惯吗?薄荷想起苗苗心里泛酸竟然想哭,她从前是那样的坚强,即便是眼睛受伤那会儿她也没有觉得这么脆弱害怕过,但是现在想起小苗苗她心里就会害怕,她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

    似乎真的坐了很久之后才又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的是盒饭,来人看了看薄荷便将盒饭放到她面前一句话也没说便又出去了,刚刚关上门还没有走远所以薄荷还能听见她和门外人的对话:“真的是……”

    “不会吧?据说对方也是个检察官?这么说来就不奇怪啦,肯定是私人恩怨或者公仇!”

    “是啊,荷一欢乐城不也出事了吗……据说又死了一个重伤者……”

    薄荷刚刚拿起的筷子又‘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还没有掀开的饭盒就那么搁在桌子上再也没有打开的**。她很饿,真的很饿,可是听到门口的对话,她再也没有了胃口。

    薄荷想要从座位上站起来,但是她的手铐是被铐在桌子上的,只有一只手能自由活动,可能为的就是让她方便吃饭。但是此刻她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吃个劳什子饭啊!

    薄荷用力的拍着桌子大喊起来:“来人!来人!”

    门外没人答应,薄荷又半起身子一脚踢开自己刚刚坐过的凳子,‘碰’的一声巨响凳子倒在了地上,发出了比她拍巴掌的声音还大的响动。

    门外终于传来脚步声,推开门的是一脸焦急的醇儿。

    “小姑!?”醇儿大步走进来并扶着薄荷,薄荷办趴着身子在桌子上,抬头看向醇儿:“你告诉我,荷一欢乐城怎么了?”

    “小、小姑你不知道么?”醇儿一副欲哭的表情,她该怎么说啊,说了小姑还不得担心死么?

    “我告诉你们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快告诉我,荷一欢乐城怎么了?你姑父他怎么了?”薄荷那只空闲的右手抓着醇儿的胳膊便大声的问。

    “荷一欢乐城……”醇儿狠狠的咽着口水在薄荷的眼神逼视下终于说出自己上午刚刚补充来的消息,“在昨天下午四点出了事故。”

    “事故?”

    “十几个过山车乘客受了重伤,还有人……当场死亡了。”

    薄荷两步踉跄,甚至拉动着桌子跟着她一起向后撤动。

    “小姑!”醇儿有些担忧的看向薄荷。

    “所以……你姑父现在在海岩岛?他还不知道我出事情了……”

    “嗯。我没敢告诉姑父……”

    醇儿看着薄荷这模样眼泪又溢满了眼眶四周。为什么会这样?小姑和姑父原本生活的好好的啊,苗苗才三个月而已……

    “你做得对。”薄荷一脸死灰的撑着桌子,显得无力而又挫败,“这个时候不应告诉他,他要是知道了怎么处理那边的事呢……”死了人了,湛氏国际所要面对的和她所要面对的几乎是一样的危机。薄荷真是想哭,怎么他们夫妻两会在同一时间遇上这样的意外呢?

    “小姑你吃点儿东西吧。你要是饿晕了,还怎么面对困难呢?一定要吃点儿啊……”

    “你出去吧。”薄荷现在只想冷静,她需要思考,需要冷静的思考!她渐渐的不再觉得这件事是‘不对劲’了,有太多的巧合在同一时间发生,有太多的疑团让她不再忽视。这件事,和荷一欢乐城出事也许也是有关系的!这件事,也许根本就是谁陷害自己的阴谋……

    醇儿帮薄荷扶好桌子又拉好凳子才转身走了出去并且带上门,薄荷则缓慢的坐下,伸手打开饭盒,里面是丰盛的中餐炒菜和米饭,应该是醇儿为她安排的,不然她哪里还能在这里吃到这些?手上的鲜血早已经在别人取了样之后洗干净了,虽然闻起来还有些淡淡的血腥味,但是她现在也能自我压抑并且心里控制着自己不去闻那味道。

    手拿筷子埋头开始拔饭,她一定要让自己吃饱才行,只有吃饱了才会思维清晰,只有吃饱了才又力气面对眼前突发的难关!只有吃饱了,她才能想办法将真正陷害自己的人从背后揪出来!

    可,究竟是谁要陷害自己?死的人是检察院里的吗?又是谁?

    薄荷等着下一轮的审讯,等着……

    门外的醇儿紧张的拿出手机,翻开通讯录再也忍不住的拨通自己此刻心里最想找的那个人。

    “嘟——嘟——”电话响了两声便被迅速的接起。

    “我正在开会。”醇儿还没说话对方便抢先冷言而道。

    醇儿掩着唇轻轻的嘤咛哭了起来:“可我除了你不知道该找谁了……呜呜……”醇儿在门口蹲了下来,手里拿着手机,连哭也不敢哭出来,她怕被同事看到会给小姑添麻烦,她更怕小姑听见心里会反过来担心自己。

    电话那端的李泊亚沉默了两秒之后便问:“你在哪儿?”

    “我在警察局。你快来啊,现在只有你才能帮小姑了,只有你才能帮我了,你快来吧李叔叔……呜呜……”

    醇儿还没哭完那边的李泊亚便挂了电话,醇儿有些气嘢的顿住,眼泪还挂在脸上,气氛还停顿在周围,话也还没有说话他竟然就给自己挂了电话!?那到底……是来还是不来啊?醇儿气的恨不得将手中的电话扔出去算了。

    该死,早知道就不给他打电话了!醇儿愤愤的收起电话起身无力的离开,她完全没胃口吃饭啊,她的小姑该怎么办啊!呜呜……

    二十分钟后,醇儿正要准备进审讯室,门口有人喊她:“白玉醇,有人找你。”

    醇儿跑出去一看,站在门口虽然有些风尘仆仆但是依旧风流倜傥潇洒儒雅的男人不正是李泊亚李叔叔是也么?

    醇儿的眼泪一下子就飚了出来,什么也没说便两步上前扑进了李泊亚的怀里。

    “呜呜……李叔叔,我小姑现在是杀人嫌疑犯啦!该怎么办,该怎么办?”醇儿呜呜的哭道,她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来了,行动上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和安慰。她那颗不安而且紊乱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有些安定了下来,仿佛从内心深处相信着,只要有他在,一切边都不值得再畏惧了!

    ------题外话------

    ——有木有每天都给七儿投票票呢?(*^__^*)嘻嘻……(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