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28 你要与我为敌

228 你要与我为敌

    胖奶奶瞧见俊帅的湛一凡立即眉开眼笑,薄荷在心里暗笑,原来女人到老了也会犯花痴。

    不过胖奶奶笑是笑却道:“这个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啊。”

    “哦,是这样啊。”那个瘦奶奶这才叹道并将地址条还给湛一凡,“那家男人啊,每年都会回来一次,都七年了。都是四月十四号这一天呢。一开始我们还以为他们是吵架了,所以才回来一个人,但后来发现这日子是有规律的,而且特别的神秘。别的人不知道,但我和老贾却是注意着呢,因为那个男人啊,可是个懂礼貌的好男人,当年他和他女朋友在这里住着的时候,就特别的招人喜欢,和小伙子你一样的帅气哟。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好像一夜之间就搬走了,然后每一年就只在四月十四号那一天看见401室的房间有灯亮起来,偶尔我们也能看到那男人的背影,但是他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会温和礼貌的和我们打招呼了哟,来无影去无踪的像鬼一样呢……”

    两个老奶奶携着手又离开了,薄荷抬头看向那空荡荡的窗户,是个男人?像鬼一样?曾经也和女朋友住在这里?

    薄荷看向湛一凡:“这个男人和女人会不会就是一羽的亲生父母!?”长得好看的男人才能生出一羽那样好看的孩子,这点薄荷几乎是确认无疑了,确认那来无踪去无影的男人必定和一羽的身世有关!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大步的向院落外走去并淡淡回答她的问题道:“四月十四号那天来看看不就有答案了。”

    四月十四号……薄荷抿了抿唇,她的心有些矛盾却又有些期待。害怕一羽被抢走,却又很想知道一羽的身世,还疑惑着栾老爷子又知道些什么?

    薄荷微微的握紧湛一凡的手,湛一凡低头望来,薄荷一脸坚定的看着他并道:“一凡,我们一定要保护一羽。”

    湛一凡勾唇笑了笑:“嗯。”

    一羽和桐儿一同上学这一天,整个家的人都在相送。

    小丁自然是担当他们的司机,隐也要准备大学里开学的事,如今也没必要亦步亦趋的跟着两个小的去学校了,但是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即便他有课也决定要亲自把他们送去学校。而除了隐之外,就是薄荷这个当姐姐又当妈妈的人也要亲自送去学校了了,白合和杰森也只是在门口送送罢了,他们整日为婚礼的事情而忙碌,还要带着小苗苗,所以就不去了,湛一凡则是一大早给两个孩子各自说了两句话便赶去了公司。

    隐坐前面,薄荷带着两个孩子坐后面。一羽身体坐的笔直,背上背着黑色的皮质小书包,还真的有木有样。桐儿背着粉色的皮质小书包,梳着两个高高的羊角辫,一脸期待着新学校的模样。两个小孩都整整齐齐的穿上了冬青小学冬天的棉袄校服,虽然小小棉袄将他们包裹的像粽子一样,但是却十分的讨喜,薄荷希望他们的老师也能喜欢他们。

    只是,桐儿失聪,虽然戴了助听器,但是难免会遭遇学校的同学好奇从而拽她的耳机或是欺负她,还有便是即便是戴着助听器,桐儿的听力也非常的微弱,所以薄荷担心她学习的很吃力。

    所以薄荷最先摸着桐儿的脑袋并对她说:“桐儿,在学校不管别的同学怎么欺负你,你也不能软弱的任由他们欺负,知道吗?要让他们知道,你是值得被尊重的同学,当然也要与同学之间相互关爱,我相信真正的你会让每个同学都喜欢的。受了委屈也不要心里憋着,回家告诉我,或者告诉老师,都可以。”

    桐儿认真的听了薄荷的话点点头。薄荷又看向一羽,她不知道一羽能不能听懂,但是她也必须交待了才能安心:“一羽,今天是你第一天去上学,其实姐姐很担心。但是姐姐知道,你已经在渐渐的长大了,你要自己学会去飞翔,也要自己去适应和面对这个世界。所以在学校,你如果受了委屈……回家来一定也要让我们知道,好吗?”

    一羽抬头看向薄荷,抿了抿薄唇,伸手轻轻的在薄荷的手背上拍了拍,薄荷有些诧异的低头看向他正在拍着自己手背的小手,一羽却又极快的缩回自己的手柄低下头,像是在害羞一样。薄荷感动的将一羽抱进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姐姐会保护你的。”

    “夫人你放心吧,我没课的时候,会去冬青小学看着他们的。”坐在前面的隐回过头来轻声道,也是给薄荷安慰。

    薄荷微微的笑了笑朝隐点了点头:“嗯。拜托你了。”

    “夫人,这其实是我应该做的。”他到湛家来是做保镖的,但最终却有了少爷般的待遇,他心中对薄荷和湛一凡早已经存满了感激之情,这辈子他们都将是他隐最大的恩人。

    薄荷微微的笑了笑,拉着两个孩子的手看向窗外,阳光在冬日里越加的明媚了起来,希望一切都是安好的吧。

    薄荷亲自去学校为桐儿和一羽找好班主任,刚好两个班主任都在一个办公室,他们自然是认得薄荷的,云海市有名气的检察官也是湛氏国际的董事长夫人,他们这些老师想要不认识都难。所以两个班主任都极其热情的欢迎着薄荷和薄荷所带来的两个孩子。

    “以后就拜托两位老师了。关于两个孩子的情况我也和老师们说过,希望以后你们能多多照顾他们,希望他们两个真的能在学校里像平常普通的孩子一样学习。”薄荷温柔的看着桐儿和一羽,心里依旧隐隐的有些担心,但是她如今除了担心他们,还需要鼓起更多的勇气相信并且鼓励他们两个小家伙去面对新的一切。

    “再见。”薄荷和桐儿还有一羽挥了挥手。

    桐儿懂事的牵起一羽的手,两个人站在办公室门口一起向薄荷挥手,薄荷狠了狠心转身大步同隐离去,要放开他们比平常孩子更脆弱的翅膀,从此让他们自己在那一片小天空里自由的飞翔……

    *

    中午,薄荷正在休息室给小苗苗喂奶,今天亲自带着小苗苗前来的白合自然在旁边陪着。不过就算是坐着等小苗苗吃奶白合也没有闲着,一直拿着手中的册子在翻着,其实也是在准备她自己的婚礼,正在确定最后的请柬模样。

    说是婚礼,白合和杰森商量之后决定只请一些亲朋好友,大约十几个人的样子,然后他们在小教堂里公证一下便可以了。这是白合的愿望,她并不希望她和杰森的婚礼盛大,反而希望简简单单清清静静就好,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对于婚礼的期待并不像少女那样,希望盛大或是完美,她只希望能求个安心和幸福既可。有哥哥,有女儿在身边,便已经是最大的满足。

    “荷儿啊,你帮妈再挑挑,看看这两个究竟哪个好看?”白合实在难以确定,究竟是竹筒式的请柬好还是西服式的请柬好。

    薄荷因为白合的话醒过神来,侧头望去,盯着那两个请柬的样式脑袋却是一片空白。

    白合瞧着薄荷似乎是有心事便微微的叹了口气并收起请柬,伸手将已经吃睡着的小苗苗抱过来,薄荷这才急忙用毛巾擦了擦然后穿戴好衣服,再看向白合问:“妈你刚刚说什么?”

    白合瞧着薄荷有些心疼的问:“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苗苗,桐儿还有一羽,三个孩子都是你带着,自己又要工作还要照顾一凡,是不是压力真的太大了?”

    “不是。”薄荷立即否认的摇头并迅速的扬起一抹微笑,“妈,我现在过的很充实也很满足,真的。”

    “可我看你最近……”总是发呆,总是唉声叹气,不似怀小苗苗那会儿快乐了。

    “事情有些多,所以难免想事情入神。”薄荷解释道,她自然是不希望母亲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担心,也影响了她准备婚礼的情绪。再说这些事薄荷觉得自己还应付的过来,只是刚刚在想一羽的身世问题,所以有些出神罢了。

    “妈希望你能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活着,如果太累了……有些事,还不如放弃。”

    薄荷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说这话的白合,白合只是笑了笑并抱起小苗苗离开,薄荷静静的坐在休息室里,她最近也许是真的太累了。

    薄荷又收拾了一下自己才走出休息室,刚刚走出去便看见了迎面而来的夏颖,似乎刚刚从电梯走出来,相比较从前的他真的精神了很多,而且不修边幅的形象也消失了,穿着西装,戴着黑框眼镜刮干净了胡渣,虽然个子本就不高,但是精干的竟真的像那个精英般的他了。

    薄荷静静的看着夏颖,这些天她自然是有给夏颖打过电话,其实他们从前沟通工作都是通过邮箱或者电话的,但是至从薄荷回来之后发现检查公诉部的变化,自从胡珊说了那些话她就开始隐隐的怀疑,于是也给夏颖打过电话发过邮件,但是电话是空号,邮件石沉大海,他竟然切断了与自己的联系,这无疑就是默认……默认他所作所为的一切。

    夏颖就像是没有看见薄荷一样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薄荷轻轻的磕眸,感受他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去的那阵威风,两个人冷漠疏离的就像死敌,不再对对方存在任何的尊重,什么晚辈后生,什么正副部长,从前的信任和友谊都伴随着夏颖的冷漠和算计而烟消云散,就此幻灭。

    夏颖……薄荷在心里冷冷一笑,既然你要与我为敌,那我怎会再与你为友。

    薄荷缓然的进入办公室,走到门口便瞧见四五个人围着夏颖叽叽喳喳的不知道热闹的正在说着什么,而夏颖依然是从前那副温和脾气的模样,仿佛从未消失过。从前就是那个人给薄荷指导,给薄荷许多的支持,教了薄荷在检察院工作所应该必备的许多知识。但是如今,他的笑容已经变得陌生,甚至残忍。

    薄荷一进去,胡珊立即轻咳了一声并起身看向薄荷轻声唤道:“老大……”

    沈佳明也抬头看向薄荷并有些揪眉担忧的看向夏颖的方向。薄荷穿着高跟鞋‘哒哒’声的踩着冰冷的地板砖走进办公室,那几个围着夏颖的人还不肯散去,就像是没有听见胡珊的警告也没有听见薄荷冰冷的脚步声。

    薄荷表情冰冷的走回自己的位置,并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狠狠的‘碰’一声甩在桌子上。

    所有人都因为这一声‘碰’响而被吓得全身一颤,包括沈佳明包括胡珊,甚至围在夏颖身边的几个人。

    “怎么,午休时间还没过吗?”薄荷冷冷的勾了勾嘴角看向自己手腕上的表。

    “嘁……”有人不满的低声抱怨,不过还是走回了自己的位置。薄荷眯了眯眸子,拿起自己甩下去的文件夹翻了翻,然后朝着那低声抱怨的人看去:“小赵,你去黄江派出所核实这件事案子,无比将所有证据都给我条例清楚出来。”

    被薄荷指定的小赵立即张大嘴巴并指着自己反问道:“我去吗?”

    “不是你,还能是谁?”

    “那沈佳明不是挺闲的……”小赵意有所指的看向刚刚睡醒的沈佳明,依旧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沈佳明本就是个直性子,听见别人指自己立即不快了,正要开口说话却又听见薄荷更冷的声音传来:“我让你去,你难道还有意见?怎么,我不是公诉监察部的部长了?”

    薄荷的话冷的犹如冰冻三尺的寒水,让旁人都打了寒颤。那小赵也终于闭了嘴,并且认命的上前来拿过薄荷递给自己的文件夹。

    夏颖突然笑道:“小薄啊,生什么气呢,这是怎么了?”

    现在扮老好人?还‘小薄’呢?谁和你熟了!薄荷冷冷的在心里发笑,真的以为你还能在我心中成为好大哥的样子吗?这些天她承受的屈辱已经够多了,这些人不就是想看自己笑话吗?既然他们不尊重自己,自己又何必再继续尊重他们!

    薄荷从来都是演技派的,只不过需要重新拾起面具并且戴上罢了。于是自己也十分伪善的笑了笑,就像之前擦肩而过甚至他们互相心底有了敌意的事情都是不存在似的,十分平静的看着夏颖并道:“夏哥,你是不知道,我几个月不回来管着这些人,他们一个个都养出懒惰性子来了!我知道部门换了几个人,难道换了几个人就不能好好工作了吗?我们为的是人民,不是自己,所以该强硬的时候我觉得还是该要做到的,不然被人看了笑话,还真的以为我薄荷如今只是一只纸老虎罢了。”

    这是给夏颖的话,自然也是给夏颖如今的心腹们的话。

    那些个人果然一个个都低下了头去,薄荷微微一笑,面若无事的坐下并打开电脑,就好像刚刚的发怒真的因为夏颖的话而平息了下来。但只有夏颖知道,这丫头是要和他玩手段了。这不就是他期待的吗?呵……

    胡珊暗暗的有些兴奋,老大终于又点燃了激情开始准备奋战了!沈佳明则完全沉浸在薄荷冷言冷语甚至微笑着说那几句话的情景里还未自拔出来,她第一次觉得薄检察官是那样的威武……让她直崇拜啊!

    夏颖一下午就像隐形人一样坐在他自己的位置上,薄荷一直使患者夏颖的人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并不是借机撒气,而是她想看夏颖究竟多能忍,底线又在哪里!

    但她明显是低估夏颖了,无论她怎么激,夏颖都能忍者神龟似的做他的隐形人,薄荷渐渐的也失去了兴趣,既然此法不通,那她自然有另法可行!

    “明天又是周六了,这周我要你们回去每个人给我写一万字的工作报告,星期一上交。包括夏哥,这一次既然你来上班了,那也写写吧。”

    一万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写个两天两夜应该足够的。

    “啊?”包括胡珊在内所有人都哀呼了,薄荷却收拾了东西踩着时间点走出了办公室。薄荷刚刚进入电梯就听见胡珊在后面大喊:“老大等我一下。”

    薄荷按住电梯门,胡珊笑呵呵的跑进来并向其他人抱歉的示意。

    “老大你太猛了,真的要一万字么?”胡珊低声的拉着薄荷可怜的询问。

    “你觉得我真的会认真看你写的什么吗?”薄荷轻轻的只睨视了胡珊一眼,胡珊立即就明白了,并笑嘻嘻的朝着薄荷做了一个‘ok’的收拾。

    薄荷自己去停车场取车,胡珊要在大门口等张煜寒,所以在停车口就与薄荷分道扬镳了。薄荷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刚刚准备启动车子时却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薄荷有些奇怪的吸了吸鼻子,这个味道很陌生啊,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车里……就在薄荷奇怪着时,一只大手突然从后面伸了过来并猛地一把捂住薄荷的口鼻,薄荷‘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挣扎浑身便软了下去,晕倒前薄荷只从后视镜看到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影子……

    薄荷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空旷的大楼。应该是废弃的建筑物,四面还没有墙壁,全是空荡荡的框架,而她正靠坐在边缘,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栽下去并且一命呜呼,而且这里似乎有十层楼高。

    薄荷立即将自己的身子卷了回来,趴在地上沉沉的喘了两口气。

    天气这么凉,似乎已经是翌日的清晨。可这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脑海里迅速的回忆着,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薄荷揉着荤胀的额头用力的摇了摇头,试图着要爬起来,却突然看到手边正躺着一把刀,而刀上……似乎带着血!?

    薄荷的心狂跳了一下,顺着刀尖的方向往回望,一路上都撒着血滴,直到尽头,那里模模糊糊似乎正躺着一个黑黑的身影。

    ------题外话------

    ——这一章……貌似后面有点儿小恐怖?噢噢,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呢!求各种票票的支持哟!(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