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27 神秘的401

227 神秘的401

    李泊亚的脸色微微的有些下沉,醇儿看着他无言无语自己也沉默了下来,平时最闹腾的她,也开始考虑这件事,因为他而常常发呆因为他而常常心绪不定情绪起伏,终于也开始发现他们的不对经,也开始正经起来……但是得到的却是不确定的答案,她怎么可能愿意?

    即便犹豫和疑惑占据了她整颗心让她郁郁不乐,可是李叔叔比犹豫更让人害怕和退却。

    “醇儿?”薄荷在外面轻呼了一声,似乎在找她。醇儿立即一把推开李泊亚向门口跑去,打开门便跑了出去,李泊亚没有再阻拦她,也只是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难道,他表现的还不明显吗?难道,他说的还不太明白吗?李泊亚用力的蹙眉,第一次发现女人竟然是那么难以对应的生物。

    “喂?爷爷……元宵节快乐……嗯嗯,我在小姑这里呢……哎呀爷爷你别说了,我知道我二十五岁了……爷爷你这是在催我老啦……”醇儿的声音隐隐传来,李泊亚却转身靠在流理台上,手指轻轻的抚过醇儿靠过的那个地方,似乎还留有余温,但手指明明就是冰冷的。

    桐儿还在玩仙女棒,一声一声快乐的笑着。这也许是这个小丫头这辈子以来过过的最幸福快乐的新年,而隐看着她也渐渐的勾起唇角,那个从不笑的刚硬少年,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李泊亚低头,他的人生,似乎也迎来了温暖。

    时针走过十二点,湛家花园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入睡了,无论是客人还是苗苗小宝贝,除了薄荷和湛一凡还在各自洗澡收拾着自己之外,整个湛家已经没人醒着了。

    薄荷吹干了头发才从浴室里出来,湛一凡还靠在床头看文件,听见脚步声便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并抬头向薄荷看去。

    薄荷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拍脸,湛一凡便抱怀只看着薄荷的背影,薄荷从镜子里瞧见湛一凡正盯着自己,微微的笑了笑快速的抹好护肤品,已经近三十的自己不得不比从前更注重形象并保养皮肤,这是洛以为警告自己的忠言,虽然她也相信无论自己以后多么年老色衰湛一凡也不会变心并背叛自己,但是作为女人有时候真的需要先爱自己,你的男人才会更爱你。

    薄荷拍好护肤品转身爬上床,湛一凡轻轻的移了地方把自己事先捂暖的被窝空出来给薄荷。因为张姐和刘姐回去了,所以今晚小苗苗的婴儿床就在他们床边,薄荷睡下的地方也是小苗苗的小婴儿床挨着的地方,薄荷先看了眼睡得十分香甜的小宝贝一眼才窝进湛一凡给自己捂暖的被窝。

    湛一凡的手臂让薄荷枕着,两个人靠在床上并不打算立即就睡。

    湛一凡抱着薄荷单手又拿起文件来看,薄荷则玩着自己的手指,左手无名指的粉色钻戒闪闪发光,薄荷看着自己的戒指突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湛一凡放下手中文件低头看向薄荷。

    “你觉得……一羽的事情……?”

    “也未尝不可。”湛一凡顿也没顿便回答如是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觉得他真的应该去上学了吗?”其实薄荷也觉得挺好的,更何况有桐儿陪着,桐儿虽然读二年级了,但是如果哦同在一个学校,薄荷他们再和学校的老师多交待和沟通一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母亲看起来比她还要激动,也很是想要一羽接受正常教育的。

    “当然应该。你们想让他融入正常人的生活,这自然就是第一步。星期六星期天他也可以去孤独症培儿童培训中心接受治疗和培训。”

    湛一凡知道薄荷是在和他商量,他也很高兴无论她遇到什么难题都会和自己商量的态度,这说明在她心中自己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就去办他的入学手续去!”薄荷有些激动的坐起来,脸上带着欣喜的笑意,她一晚上考虑的事情终于在此刻落了定论了。

    “不急。”湛一凡扣住薄荷的手臂轻轻的拍了拍并安慰道,“这事我来办。”她真的以为他不知道她在工作上遇到了难题吗?有好几次他都听见了她打电话的声音,从中他自然听出了许多的问题,所以这些小事还是他来做,而她只需要全心应付她的工作便可。

    薄荷并不清楚湛一凡体贴自己的那片心意,不过还是很开心的点头:“嗯。不过……你要陪我去一趟这个地方。”说着薄荷就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张纸来递给湛一凡,湛一凡拿起来一看轻佻眉梢并问:“这是什么?”

    “这是一羽当初被送进基地时那人唯一留下的联系资料。”

    “哦?”湛一凡也颇为诧异薄光竟然将这东西还保存的如此完好。

    “我见着那个人……他比从前老了很多。如今妈妈也找到幸福了,我想我也能放下心中的对他的怨恨了……”薄荷抿着唇感叹道,湛一凡轻轻的揉着她的胳膊安慰。

    “每个人都会有老的一天,我也会,你也会。但我们一定会相伴终生直到我们垂垂老矣。”

    薄荷投入湛一凡的怀里,她是心无念想,只想这样静静的靠着他。但是湛一凡却辛苦了,他已经太久没有碰过她了,现在只要她一靠近自己,他必定就会心猿意马。但是却又不得不控制住自己,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而她的自信感也没有完全找回来,他虽然不介意,但是他不得不为她着想,更何况她现在还在给孩子喂奶,如果那什么……也许真的不太方便。

    湛一凡轻轻的吻着薄荷的发鬓,只能一忍再忍,伴随着的还有一声深深的叹息。

    *

    薄荷下班的时候湛一凡亲自来接,因为他们今天要寻找那个留有地址的地方。

    胡珊和薄荷一路同行,看见湛一凡在门外的车边靠着便立即顿住脚步并笑看着薄荷道:“既然湛先生来了那老大你就先走吧,我在这里等煜寒。”

    “好。”薄荷向胡珊挥了挥手转身向湛一凡站着的方向大步而去。胡珊看着薄荷逐渐消失的背影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老大现在烦心事也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够让老大头痛烦心的了,所以老大才会想要拉拢那沈佳明的心,她胡珊也觉得沈佳明是个可以培养的对象,但是私心里却又有些埋怨老大。

    “老婆。”张煜寒气喘吁吁的跑出来,看到薄荷和湛一凡的车子刚刚离开便揽着胡珊的腰笑道:“没等久吧?”

    胡珊推开张煜寒的手有些气哼哼的道:“你别碰我。”

    “怎么了?”张煜寒有些委屈的看着胡珊。

    “还不是你没出息!你要是有出息,能被轻易的调到别的部门么?现在好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支持着老大,整个公诉监察部……唔……”胡珊的话还没说完张煜寒便一脸紧张的立即捂住她的嘴并迅速的拖到了一边去,四下探视了一番,没有别的人了才放开胡珊,并拉着胡珊压低声音悄声道:“这种话能随便在检察院的门口就说吗?你是想害你自己还是害老大啊?”

    胡珊顿了口,她也知道自己刚刚冲动了些。

    “可是……我说的是实话啊。整个公诉监察部都不再是从前的检查部了,它变质了,梁家乐在外,你被调走,而我又不能帮什么大忙,老大现在甚至开始拉拢沈佳明了……”

    张煜寒微微一笑:“所以你这是在吃醋?吃醋老大又开始拉拢别的人。”

    胡珊撇了撇嘴:“才不是……”

    “老婆,不要这么不懂事。老大身边没有别的人,只有你,所以你更应该支持她。沈佳明虽然是个大小姐,但是她脾气还算好,而且也不趋炎附势,是个好苗子,如果老大不是眼光准确又怎么愿意拉拢她呢?再者,是我们无能为力了,难道还要怪老大屏弃了我们不成?”

    胡珊被张煜寒这么一开通也想明白了许多,轻轻的点头算是赞同了他的话。

    “其实我也不是小气……而是对我们之前的这些友谊不太确定了。从前我们誓死追逐老大,不管是破多少案子还是经历多少事,我们的确是被老大带着成长、成熟并且有了今天的一切。可是现在我们五个人已经四分五裂了,特别是玉林,辞职之后现在又过的是什么日子?老公忽冷忽热,现在甚至不回家,三天两头带着孩子往医院跑……老大从前最喜欢的就是她,但是现在也渐渐的疏远了,老大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老大其实是不赞同王玉林所做的一切的,所以她们两个人不再像从前那么亲近,王玉林也常常唉声叹气,她也问我她是不是做错了,不该放弃事业不该离开老大的身边。我不知道谁对谁错,只能说这是每个人的选择,但是如果选择错了,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这样的疏离吗?不过,好像没有选择就已经面临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胡珊只是有些伤感罢了,她害怕自己以后也会和薄荷变得陌生疏离,特别是看到她和沈佳明在一起喝咖啡,心里这种不安感就越来越强盛了。

    张煜寒理解胡珊的心理,他又何尝不是这样?但是人本来就是这样,分分合合聚聚散散,能和你永远在一起的除了你的爱人亲人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人了。

    薄荷看着窗外流走的景色,湛一凡一边开车一边看向身边不时发呆的女人。

    “怎么了?”湛一凡忍不住的问,她‘有心事’的表情实在太过明显。

    “胡珊好像在埋怨我。”薄荷能倾述的人也只有湛一凡了,这是她的丈夫,她如今唯一能依靠的人,所以也没有什么犹豫的便道出了自己此刻烦闷的心事。

    “埋怨?”湛一凡轻佻眉梢,脑海里闪过那个叫做胡珊的女人的脸,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和薄荷闹别扭的人。

    “可不是。”薄荷轻轻的叹了口气,“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某些地方她可能不太理解我了,可是世界上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吗?”薄荷撑着下巴看着窗外淡淡的道,“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因为你身边的事情也在来来去去的变化着。虽然我明白她的心情,但是不想这个时候我们彼此还有异心……一凡,我甚至有时候会想,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对的吗?”

    湛一凡伸出右手轻轻的握住薄荷的胳膊,然后拉住她有些冰凉的手微微用力:“你说是对的,那便是对的。这个世界的对与错,是与非,本就是因人的思想而定的。每个人的思想不一样,那么对与错的看法也就自然不一样了。在我心中,无论你做什么,我知道那都有你的理由和信仰,所以我会觉得你做的都是对的。宝宝,别再想那么多了,人应该向前看,虽然也要顾及身后,但是不肯和你一起向前的人,终究是要掉队的。”

    薄荷扭头看向湛一凡坚硬的侧脸,如果没有他,她又该怎么办?

    “谢谢你,一凡。”

    湛一凡回以一个微笑,专属于她的温柔。

    *

    “叩叩。”薄荷用力的敲着门板,眼前的铁门却始终没有撼动半分。

    他们站在这里已经快十分钟了,她的手板心都红因为敲门而变的通红一片。

    “有没有人啊!?”薄荷又用力的敲了两下,一边敲着还一边大喊。

    湛一凡立即抓住薄荷的手腕,将她滚烫的手心死死的拽在自己的手掌里。

    “别敲了,家里应该是没人。”湛一凡冷静的道,薄荷显然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谁愿意来了却是一场空的结果?但是现在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呢?

    “吱——”突然旁边的门开了,一个小小的脑袋伸了出来,是个长得有些胖胖的男孩儿,拿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们并问:“叔叔阿姨,你们找谁啊?”

    “小朋友,请问你知道隔壁的这家人去哪里了吗?”薄荷立即上前友好的和胖男孩儿齐视,弯着腰反问道。

    “隔壁这家没有人哦……”小男孩儿认真的回道,“我们也是两年前搬来的,不过从来没有见过那家的叔叔和阿姨,我还以为……你们是新搬来的呢。”

    “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出入吗?”

    湛一凡也立即上前来问。

    小男孩儿摇头,屋内突然想起一声大吼:“大胖,给我进来,谁让你和陌生人搭话了!不知道现在人心险恶坏人很多啊!?”

    “可是妈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啊……”

    “坏人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吗?”胖男孩儿很快就被他母亲揪着耳朵给扯回了屋里,薄荷无奈的看向湛一凡,他们看起来像是坏人吗?

    无果而返,虽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唯一知道的便只有那个房子这两年都是空着的,而这老式公寓根本没有物管处,更别说保安室,想要咨询都不的结果。

    两个人走到楼下,薄荷一脸的气馁:“他不应该会骗我啊……难道是当初丢弃一羽的人留下的信息根本就是错误的?”

    “如果是错误的,那这家里就应该住着人,而不是两年都空着,更甚者……也许它根本就是一直空着的。”湛一凡冷静的分析让薄荷也觉得在理,也许丢下地址那个人根本就是知道这个地方会一直空着,所以才留下这个地址的,就为了以后如果有人查来也是扑空,就像他们。

    薄荷突然发现,一羽的身世也许并不会像她想的那么简单,也许会很复杂。不然这房子,怎么会是空的?不然栾老爷子为什么都会觉得他面熟?不然,他怎么会被丢尽那样的地方?

    薄荷回头望向401室的阳台,窗门紧闭,看起来真的像是已经空闲了很久的空房子。回过头来,薄荷任由湛一凡牵着自己继续前行,只是刚刚走了两步却听见刚刚从身边走过去的两个老奶奶说道:“401室的人下个月会回来吧?”

    “我打赌一定会的……每年的四月不是都会回来么……”

    “等等。”薄荷耳尖的听到,立即转身追上那两个看起来像是刚刚跳完广场舞回来的老奶奶,吓得两个老奶奶一脸狐疑的盯着突然冒出来的她不明所以。

    “不好意思,奶奶。”薄荷毕恭毕敬的先弯了个腰礼貌十足了才继续说道,“我刚刚听到你们谈论401室,请问你们知道401室住着什么人吗?”

    两个老奶奶互相凝视了一眼,左边那个稍胖一些的奶奶还是有些狐疑的看着薄荷不过却问:“你打听401室做什么?”

    湛一凡突然走上前来并扣着薄荷的肩一脸微笑的看着两个老奶奶温柔的解释道:“是这样的,奶奶。我们和401室的人是旧识,只是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络。他前些年给我们留下过一个地址,就是这个……”湛一凡将地址递给两个奶奶看,“可是我们今天找来才知道他已经许久不在家了,所以我们很苦恼该怎么继续找他。因为是重要的朋友,所以想要取得联系……不知道两位奶奶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题外话------

    ——据说今天可以开始投票了?而且每天的十票还是免费滴?亲们还等什么,爱七儿,爱早安就把你手中的票票都向七儿砸来吧。(*^__^*)嘻嘻……各种扑到,强么~噢噢。(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