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25 一羽的身世

225 一羽的身世

    薄荷心里狠狠一个咯噔,迅速的看了湛一凡一眼,二人默契的交换了视线。

    薄荷平稳了心绪,极快的以自己理智的控制了心中的那一抹惊诧只淡淡笑道:“呵,栾老爷子说笑了。这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实在多了去了,更何况一羽还这么小,五官也没有张开,能长得像谁呢?”

    栾老爷子神秘的摸着他自己的下巴,看着一羽趴在湛一凡的怀里笑了笑并继续说道:“我记得薄家并没有三子?”

    “那您知不知道蔡氏并不是我亲生母亲呢?这世界上您老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太多。”

    薄荷的这一记强狠反击显然是栾老爷子完全没有料到的,薄氏大小姐的身世秘密在云海市的上流圈早已流传,关于她并不是蔡氏的女儿的谣言在薄家破灭之前便已经风声四起,但是谣言毕竟也只是谣言,虽然说得比较真了,却都知道那也只是‘谣言’而已。可是薄荷此刻却承认了,而她的承认则完全反击了栾老爷子,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太多?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不是薄家的儿子?而是她亲生母亲的孩子?

    栾老爷子不得不这样想,可是锐利的目光还是不肯移开一羽的背,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远处栾老爷子的四子都在一一送着宾客,也偶尔投来目光统统的掠过一羽。

    而栾老爷子的孙子孙女们都一一排在四个栾家老爷的背后,大约十个孙子孙女,除了两个儿子之外其余八个都是女儿。栾家的确是个大家族,但是第三辈显然阴盛阳衰,不过就算栾老爷子只有两个孙子,却都是非常出类拔萃和顶尖儿的少年。

    只遥遥望去,占了薄荷所有视线的是一个清秀绝丽的少年,与栾晓晓不同的是,他还年轻,似乎只有十五六岁,可是他非常高而且白净,侧影被打上淡淡的光芒,只是站在那里便已经夺人魂魄般的引人注目,而整个宴会这几乎是他的第一次出现。除了这个漂亮高挑的少年之外,另一个少年就稍显的有些平凡了,无论是五官还是气质都是比不上他旁边那个的。

    薄荷并不太了解栾家,所以很快便又将视线给调了回来,并同湛一凡向栾老爷子礼貌性的颔了颔首转身大步而去。

    回到车里,薄荷立即将睡着的小苗苗递给一旁的桐儿,桐儿乖乖的抱着小苗苗薄荷才掏出电话来,还未拨出那个号码手便被湛一凡用力按住。

    “你要问那个人?”湛一凡将一羽放在一旁,低头看着薄荷低声询问。

    薄荷的表情虽然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有必要了。”

    “你怎么认为栾老爷子的话?”

    小丁已经将车缓缓的开出栾家庄园,从窗外看去,神秘而又沉黑的栾家庄园渐行渐远却又重新陇入那片神秘的迷雾中,但越是如此,薄荷便越是想起栾老爷子的态度和话来。

    薄荷的眸光剪影陷入阴影中,她看着黑暗中同样眸光清冷的湛一凡肯定道:“他一定是认识一羽的亲人并且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

    湛一凡沉默了几秒缓缓的移开自己按着薄荷手背的大手看着她:“既然你想做,便做吧。”

    薄荷抿了抿唇无比认真的道:“我曾经以为他只是个没人要的孩子,被丢弃在那种地方任由死活,才两岁的他又能犯下怎样的罪孽呢?所以妈妈愿意爱护他一辈子,而我也把他当做了亲弟弟一样的疼爱。现在我最怕的事情终于来了,那就是他的亲人也许会看见他,知道他还好好的活着!那是怎样的人,我从前没想过要弄清楚,但如今看来却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了。如果我们不防范着,还怎么保护他继续在身边呢?”

    湛一凡颔了颔首:“你说得对。”

    薄荷缓缓的叹了口气,拿着手机转身便拨出自己从来没有忘记过的那个号码。

    “喂?”电话一接通,她冰冷的声音便低低的道:“我能……见你一面吗?”

    *

    两日后,薄荷再见到薄光时,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几月不见,他竟然消瘦了如此之多!

    从前也算是个健朗的人,即便已经五六十岁,但是他的身体一直很好,身材也在常年健身的情况下保持的非常完美,就算已经是个偏向老年的男人,但凭着他的成熟和身材还有那张即便有了痕迹却依然帅气的脸,还是总会吸引一些成熟女性的目光,他自身的气质和魅力是岁月也掩饰不去的。

    但是如今,他瘦如骷髅,脸色蜡黄枯槁,行走间竟然还有些颤抖,满头半白的头发,仿佛与上次相见的他已经老了二十岁,如今的他好像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了。

    薄荷有些心酸,何以至此?

    薄光看见薄荷还是有些欣喜的,眸光里有些微微的闪耀,在薄荷的对面坐下,看着她一切安好的模样似乎也有些安心,只是对她的关怀就像从前一样说不出口,出口的依然只是属于两个人惯有的冰冷的相对模式。

    “你找我……什么事?”

    薄荷也移开自己的目光,将关心的话吞入腹中,眼睛落在他的手背上淡淡道:“我想知道一羽的身世。”就像在问一件事不关己的小事而已,态度漠然的就像一个陌生人。

    薄光微微一怔,随即却又缓然一笑,看着薄荷变得更漂亮了的脸轻声回道:“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会因此来找我的。”

    薄荷抬头,他知道?这么说,一羽的身世真的特殊了?

    “他……”薄荷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有些艰难的道,“他的亲人,究竟是谁?”

    “是谁我并不知道。”薄光喝了口水,从衣服里摸出一张单子并推到薄荷面前,“不过这个是当初他被丢到基地,那个人留下的联系地址。”

    薄荷伸手拿过单子,展开一看,是云海市的某个地址。

    “这……还没有烧毁?”薄荷看向薄光,她以为关于基地的一切秘密都已经在那场大火里烧毁了。

    薄光惨白的笑了笑:“你母亲收留了他之后,我就把他的资料转移了,不过还是少得可怜。但我知道,迟早你们想要问他的身世的,所以一直留着。”

    薄荷捏紧手中的地址条,抿着唇却有些倔强的看着薄光问道:“你为什么就那么确定我们会来问关于他的身世?”

    薄光眸光含笑:“因为……你们爱他。”

    薄荷微微一怔,薄光伸手似乎想要碰触薄荷就放在桌子上的手,不过终究还是缩了回来并且迅速的站起身来,低头看着薄荷淡淡笑道:“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还有…一羽的亲人是希望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才两岁的他就被丢在那里任由其自生自灭,所以只要不被他们发现,应该就不会出任何的乱子。”

    薄光说完便要转身离去,薄荷突然站了起来看着他的背影道:“那你……那如果被发现了,你会不会有麻烦?”薄荷实在难以想象,他如今的模样如果再被人找麻烦会是怎样的可怜和落魄,她心里竟然是不允许的。还是在乎他,真的还是在乎他的,看到他这模样,做不到视若无睹。

    薄光眼底闪过一抹激动,没想到她竟然还是关心自己的!薄光的心狠跳了两下,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他的女儿终究还是放不下他,并且关心着他的!那他一切都值了,再无遗憾了。

    控制住脸上激动的表情和情绪,薄光平淡的转头看向薄荷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我是那里背后的BOSS,一切秘密都在那一场大火里消失了,放心吧。”

    薄荷却看向他的手背,那她刚刚看到的又是什么?

    薄光这才惊觉自己透露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背往身后藏了藏并且不自在的笑道:“这几天有些感冒,所以人……”薄光用另一只手爬了爬头发,叹道:“所以人看起来有些疲惫,我是没事的……”

    薄荷也没有多想,只是看着他,心里关心的话也终究没有说出来,顿了顿依然只是道:“谢谢……你。”

    “呵……”薄光显然还是满足了,点了点头。只是这么站着说了两句他便又有些踌躇了起来,顿了顿终究还是将心底最想问的话说了出来:“你妈妈……她好吗?”

    薄荷点了点头:“嗯,挺好的。其实她回中国好久了。”

    “她在云海市?”薄光死灰般的眸子瞬间复燃,连薄荷都诧异他顷刻间点燃眸光闪耀的速度。

    薄荷点了点头:“嗯。”

    “那她……知道你今天来见我吗?”

    其实白合是知道的,薄荷早上出门的时候告诉了她,可是薄荷这一刻竟然不忍这么告诉薄光,于是摇了摇头:“不知道。”

    薄光微微的叹了口气,但也不至于失望。

    “那她……”薄光舔了舔干涩的唇瓣,轻轻的咽着口水看着薄荷又问道,“那她和那个杰森……是不是……在一起了?”

    薄荷是不忍心再骗他的,她也觉得有些事情他是真的该放下了,所以这一次非常干脆的点头:“嗯,杰森明天就会到云海市来商议婚礼的事情了。妈妈该得到幸福……你……也放下吧。”

    薄光那双原本闪耀明亮的眸子顿时又灰暗了下去,就好像被燃尽了生命一样,顿时无光无彩,失去了光芒。

    “到时候……通知我。”薄光迅速的转身丢下这么匆忙的一句话然后踉跄的向外走去。

    “如果你愿意,我赡养你!”薄荷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她知道他有他的尊严,可是已经失去了一切的他仿佛变了一个人,这些惩罚仿佛已经足够了,她不愿意看到他饿死或是疾病而死,作为子女,不管从前有怎样的仇恨,也都该放下了。

    而已经冲到门口的薄光因为薄荷的这一句话又突然顿住,并回头用极其复杂的眼光看着薄荷:“有你这一句话……已经是我极大的安慰了。”说完便再次转身且快步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薄荷的视线里。

    薄荷在座位上坐下,回想他刚刚的眼神和整个手背的青紫,那是扎针留下的印子,她不是分不清。什么感冒能让他如此消瘦且沧桑?什么感冒需要扎那么多针眼?

    薄荷摇了摇头,一羽的事情已经让她十分头大了,当下最急的事,是她必须先弄清一羽的身世。想起栾老爷子的眼神,她总有一种栾老爷子想要吞下一羽的错觉,也希望这一切和她心里的猜测完全无关……

    薄光踉跄的向前跑着,撞到了两个人,自己在转弯的时候撑着墙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扶着墙缓慢的行走,他爬了爬自己银白的发丝,脚步颤抖的继续向前,只是想起白合要结婚了,要嫁给另外一个男人了,他的心就无比的痛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衣服里的电话响起来,七八声之后才被接起。

    “喂?”

    电话那边传来护士着急的声音:“薄先生,蔡女士刚刚又吵着要见你了,还打伤了我们四个护士,您快回来看看吧……”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却依然没有着急着依言回去,而是继续扶着墙缓慢的行走着。走着走着,他的身子突然前倾,一口鲜血喷洒吐了出来……

    *

    结束午休薄荷回到办公室,几个正在讲悄悄话的女人见着她进来立即鸟兽般的散走,只有沈佳明趴在她自己的桌子上在睡觉,而梁家乐还没有回来,至于胡珊似乎去找张煜寒了。

    薄荷走到沈佳明桌前伸手敲了敲桌面,沈佳明猛地被惊醒,抬头一脸迷茫的望向薄荷,薄荷看着她并转身向外轻声道:“跟我出来一下。”

    沈佳明揉了揉眼睛,不过还是慢慢的站了起来并且一摇一晃的跟着薄荷走了出去。

    薄荷倒了两杯咖啡在窗边靠着,沈佳明走过来她便把咖啡递给沈佳明:“请你喝。”

    沈佳明有些受宠若惊的双手接过:“部、部长,你请我喝咖啡?”

    “不行么?”薄荷微微的笑了笑,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她发现她的检查公诉部门的确不再是从前的检查公诉部门了,她的权利确实已经被架空。整个部门属于自己的心腹竟然只有胡珊一个人,而胡珊手中的权利也落到了旁边人的手里去了,梁家乐又久久没有回归,薄荷也依然看案子,也依然会开小会,但是整个部门不再是齐心协力的办案,需要她签字的文件统统不再送到她手中,总是会看到夏颖的签名,但是夏颖至从自己归来却从未出现过,薄荷渐渐的终于相信了胡珊的话,这一切……必定和夏颖有关。

    “不是,就是有些……不习惯。”沈佳明羞涩的一笑,“您好像从来都是那么难以接近,所以我没想到你会请我喝咖啡呢。”

    薄荷会请沈佳明喝咖啡,那是因为她几日观察下来,发现整个办公室除了胡珊之外就是沈佳明没有与那些人一同冷漠疏离自己,虽然这丫头从来就没有贴心过,但是她的态度就像从前一样,对自己至少是尊重的,而且如今的她装作打扮相较从前真的有了非常大的改变,已经真正的开始像一个检察官了。

    “我请你喝咖啡,那是因为你值得。”薄荷笑了笑,“沈佳明,你和那些人真的不太一样。”

    沈佳明微微一怔,她并不是傻子,也渐渐有些明白薄荷的意思了,薄荷这是想拉拢她?沈佳明端着咖啡朝着薄荷用力一个弯腰:“谢谢部长的夸奖。”

    薄荷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以后好好干。”

    “是!”沈佳明的脸上闪过一抹激动,看来薄荷对她的肯定她还是非常的喜欢的。

    转角处刚刚转弯的胡珊见到薄荷正在和沈佳明说话便顿住了脚步,久久都没有上前,神情反而十分的复杂了起来……

    *

    大年十五是元宵节,薄荷和白合准备了一大桌子的丰盛美食,而且还请来魏阿姨到家中做客。魏阿姨和母亲白合许久没有见面了,两个人相见甚欢,拉着手进进出出的一直说话,还把一旁的杰森给冷落了。

    不过得到了母亲肯定答案的杰森整日心情都是非常晴朗的,即便只是看着白合和别的人聊天,他似乎也是满足的,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人似乎也越发的俊朗和年轻了。

    人,还真的会因为爱情而变得漂亮啊。薄荷想到了薄光,他是因为爱情而黯然失色,薄荷甚至在他身上感觉不到生机的气象。

    隐带着桐儿和一羽在院子里捣腾晚上要燃放的烟火,李泊亚同湛一凡在书房里还没有出来,张姐和刘姐回去过元宵节了,所以薄荷一个人在忙着准备水果,而小苗苗自然是由最闲的杰森带着,因为有三个孩子,因为有老人家,所以薄荷从厨房望向客厅,觉得非常的温馨和快乐。

    “醇儿姐姐!”桐儿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薄荷推开厨房的小窗望去,看到醇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来了。

    “醇儿小姐。”隐低声叫道,醇儿笑呵呵的上前,伸手拿起地上的一把仙女棒:“给我几根玩玩儿啊。”

    隐看了眼醇儿没说话,醇儿噘嘴:“小气,我拿走了啊!”说完便跑向玄关口,隐有些无奈的看向一羽,一羽又无奈的看向桐儿,桐儿则捧着小脸叹气:“哎……”

    薄荷‘噗嗤’一声笑出来,醇儿这丫头也真是的,要玩拿个一两根便是,干什么几乎全抓走了,只留那么一两根?

    ------题外话------

    ——昨天归来太晚所以没来得及早早码好哈,早上起来就赶,赶到现在终于赶出来一章了……哭啊,滚下去休息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