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23 一家五口

223 一家五口

    新年那几天很快便过去了,而新年一过薄荷和湛一凡就先领着湛家的大大小小在初五便返回了云海市,除了湛国邦和宋轻语领着西蒙和大卫多留了两日才返回伦敦之外,其余的人都全部回了云海市并各自恢复了工作轨道。

    洛以为和有力度完蜜月完成了人生的洗礼,即便甜的如糖似蜜但也不得不都各自面对生活重回各自的工作岗位。就连孟珺瑶都密锣紧鼓的开始了自己在中国的工作计划,更别说薄荷了,她期待了好几个月,要再次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心里更是千百种滋味,有释然也有些微微的紧张和忐忑。

    白合也回到云海市帮着薄荷带小苗苗,所以薄荷能腾出手来忙桐儿的事,先是让专家到家里来给桐儿做了检查,给她戴了助听器,虽然桐儿听什么东西还是非常吃力,但是戴着也能刺激她的听觉神经,也为她后面戴人工耳蜗有所帮助,所以桐儿自己也非常听话,即便不太舒服也整日戴着。然后便是桐儿的转学问题,就在家附近的小学,薄荷已经为桐儿办好了手续,等过完年一开学桐儿就能正式入学了。

    家里几个孩子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薄荷才能放心去上班,虽然整日忙碌的如同湛一凡这个大忙商人一样,两个人基本也没有什么时间坐下来说说话,但是日子过得充实而且都是薄荷愿意做的事,所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麻烦。

    只是再重新面对工作岗位的时候,薄荷的心竟然不能像从前一样的平静或者理所当然了,她知道,也许只是别人的一句话,自己就能离开这个为之奋斗几年的工作岗位,也许只是一些人的言论也能使自己背上莫须有罪名,自己许多年咬着牙的努力也能如水流一般毁于一旦。

    但她也明白,她只会更严肃的面对自己工作的性质,更谨慎的面对自己的工作,决不放弃。

    迈步走进办公室,除了胡珊兴奋的迎上来之外,其余的人都在埋头忙碌。而梁家乐和张煜寒竟然都不在,薄荷则被胡珊拉到角落里神神秘秘的道:“老大,你可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咱们检查公诉部就快不再是你的领土了!”

    薄荷轻佻眉梢:“什么意思?”难道她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大事了?但是胡珊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说过啊。

    “胡姐,你过年前给我看的那个案子还有案底么?我把它给掉家里了但现在要急用……”小张突然站起来大喊并打断薄荷和胡珊的对话,薄荷微微蹙眉,从前是绝对不会有人打断自己和别人的谈话的。

    薄荷冷冷一个眼神望去,那小张这才笑呵呵的和薄荷招手并道:“老大抱歉哈,我这个案子等着解决呢。”

    薄荷冷笑,看来她十个月不在,某些人某些事的确有了变化。

    薄荷上午去检察长那里做了一下简单的报告,因为她之前请的假期太长,所以产后假并没有休足便回来了,检察长对此颇为满意,也没有说多的便让她下来继续工作,当然也把这带薪休假的工资的事情与薄荷说了清楚,并让财务科尽快发给她。

    一个上午除了和检察长聊了聊工作的进度,薄荷发现她的检查公诉部的确有了某些变化。比如自己不再如从前那般受到所有人的尊重,而且还被更换了三个人,比如张煜寒就去了审查逮捕部门,而梁家乐则被外派跟着警局去了大案件现场协助收取证据,自己从前的秘书和两外两个小姑娘都被调到了别的地方,整个办公室竟然就剩下胡珊这一个心腹,薄荷怎么能不觉得奇怪?

    沈佳明不用说了,这丫头一开始来的时候薄荷就不看好,对她也没有交出心的栽培。但是梁家乐、胡珊、张煜寒甚至已经离职的王玉林却是自己一把手栽培且拉上来的人物,如今乘着自己不在却四分五裂不再是从前的检查公诉部四虎,而一把的新人甚至不属于自己的人却充满了检查公诉部,薄荷怎能再不有疑心?

    中午餐的时候,薄荷和胡珊才得以一起坐下吃饭,张煜寒自然早早的便寻来并一起坐下,薄荷连饭也吃不下去,只看着二人敞开话题便问:“说罢,现在我们部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珊吞下一块排骨上的肉才忐忑的放下筷子并环顾了一下四周才道:“老大,这一切……都是夏颖副部做的!”

    “夏颖?”薄荷扬眉,有些不信。

    “哎呀是真的。那三个新进的人张某、赵某、金某都是夏副部亲自去挑的,还举行了欢迎仪式呢!你当时怀孕……我不想刺激你所以没说。去年十月就来了,至于煜寒是过年前两天才调走的,这我们无话可说,因为他被调过去是升职成了副部。但是这事儿肯定也和夏副部脱不了干系,他是想把我们三个人打散呢!老大,你别不信,一开始我也不相信这事儿,但千正万确就是发生了……”

    说起来胡珊还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这十个月她在职场上遭遇了什么只有她自己清楚,没有老大撑起的那片天空已经变了样子,没有老大在的公诉监察部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公诉监察部,不再自由,也不再那么愉快了。

    薄荷脑海里一闪而过夏颖的脸,他靠在墙上一边抽烟一边淡淡的看着薄荷说的那些话那些模样都还在她的脑海里回荡,她怎么愿意相信呢?夏颖的能力她是清楚的,他如果早些年想要公诉监察部,如今会有她的什么事?但他一直对名利看得都很淡,而且也是她颇为尊敬的前辈,不断的在她的事业道路上给她指点,所以薄荷才深深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她不在的这十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真的如胡珊他们所说,夏颖要将她的人和她的权利瓦解?还是如她本人的直觉,这事其实和夏颖根本没关呢?

    薄荷还没吃完午饭白合的电话便来了,因为薄荷要给小苗苗吃母乳,所以小苗苗每天中午都要抱到检察院来给薄荷喂奶,而至于上午和下午薄荷都用吸奶器提前将母乳准备并放置在冰箱里,只要到时间张姐她们拿出来喂给小苗苗吃便可,但是中午薄荷有休息时间,所以白合才决定每天抱着小苗苗过来并让薄荷喂养新鲜的母乳。

    胡珊见到小苗苗的可爱模样喜爱的不得了,就算薄荷在休息室里坐着喂奶她也不肯离开,非要蹲在旁边看着。

    看着薄荷和小苗苗也许是想起了王玉林,胡珊悠悠的叹了口气便道:“王玉林的命可真苦。”

    “嗯?”薄荷轻轻蹙眉的看向胡珊并淡淡的问,“她怎么了?”过年前薄荷还在商场见着了她,一切都好好的不是吗?难道又出了什么问题?

    “她宝宝生病了。”胡珊转身在薄荷身边坐下来,哀哀的道。

    “生病?是怎么回事?”

    “三天两头就肺炎,也不知道是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宝宝还在住院呢,胡珊和我哭了两场,说……她丈夫从过年就不在家,她都不敢和她妈说,孩子又生病,她给那姓穆的打电话也不接,她担心他是出了事……”

    薄荷没想到会这样,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得了肺炎?听起来还是常常得此病,天生肺功能便弱么?那穆萧阳又是怎么回事?薄荷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这件事和薄烟有没有关系?

    *

    薄荷疲惫了一天回到家,连把车开去车库的力气也没有,所以就停在花园里开往车库的那条岔路口便下了车。

    薄荷刚刚一进屋便听到了小苗苗的哭声,薄荷寻着哭声望去,只看到桐儿和一羽在那里,桐儿丢下手里的书从地上站起来着急的拍着小苗苗的小身子,而一羽也站在一旁显得手足无措。至于其余的人……似乎都不见了?

    薄荷立即扔下手里的包包跑向婴儿床,弯腰并将小苗苗轻轻抱了起来,抱在怀里温柔的拍着小苗苗的小胳膊:“苗苗乖,妈妈在这里,苗苗不哭哦。”

    白合听到哭声从楼上跑下来,看到薄荷回来才松了口气:“她正睡着,可能是突然醒了。”

    “应该是饿了吧。”薄荷转身在沙发里坐下来并拉起衣裳给小苗苗喂奶,桐儿则忙着收拾小床和地上的垃圾,薄荷看到桐儿忙碌的样子立即轻声唤道:“桐儿?”

    桐儿似乎没听见,薄荷又大了一些声音:“桐儿?”

    戴着助听器的桐儿恍然抬头,薄荷瞧见她有所反应立即一笑并招手道:“过来。”

    桐儿踌躇了几秒钟才一边将双手手心在裤子上擦着一边慢慢的走过来。

    小苗苗已经止住了哭声只用力的吃奶,薄荷便拉着桐儿在自己身边坐下,摸摸桐儿的脑袋问:“今天在家里做什么了?”

    桐儿认真的回答:“把丢下的功课想补起来……”

    薄荷看了屋子一圈眼神又才落在桐儿身上并问:“你隐哥哥呢?”

    桐儿摇了摇头,白合拉着一羽走过来才道:“隐被尤里先生和李先生叫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他们叫他出去了?”薄荷轻佻眉梢,虽然不知道他们叫他出去做什么,但知道的是不会有任何危险。

    薄荷只好摸摸桐儿的头:“桐儿,把书拿过来,我给你辅导。”

    “嗯。”桐儿转身去拿书,薄荷便一只手抱着小苗苗喂奶,另一只手则拿着桐儿的课本书帮着辅导,一羽也走到另一边去坐在沙发里看着吃奶的小苗苗。

    白合看在眼里满是心疼,这丫头何必呢?弄得这么辛苦。但是同时白合却又为之感到骄傲,这是她的女儿啊,做着这样伟大的事。这样温馨的一幕深深的刻进白合甚至张姐、刘姐的眼里,也刻进了门口刚刚回来的湛一凡心里。

    忙了一天,小苗苗终于睡着了,如今薄荷和湛一凡白天都要工作所以小苗苗晚上只能睡在婴儿室,而家里暂时还由张姐一个人操持,晚上则由刘姐守小苗苗的夜,白天有母亲白合和刘姐轮流照顾,虽然都忙了些,但暂时也算安排的过来,只是招人之事薄荷不得不加快脚步。

    几乎累到了极限的薄荷到头便栽在床上,连洗澡的力气也没有。湛一凡在后面跟着进来,弯腰便将薄荷揽入怀里,下巴在她的颈间用力的蹭了两下低声呢喃:“宝宝,该洗澡了。”

    “我不想动……”薄荷无力的咕哝呻吟了一声,她发现自从生了小苗苗之后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常容易疲惫,从前这样的工作根本不会累到她,但是今天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回家又带小苗苗和桐儿,她才发现自己也是个凡人,有着血肉之躯啊。

    “傻瓜。”湛一凡亲了亲薄荷的头一把将她抱起来,转身大步的走向浴室,并坏坏笑道:“我给你洗便是。”

    薄荷顿时来了精神并大力的挣扎反抗:“不要,不要!”她肚子上的肉还没有全部消去,怎么能让他看见?再者,让他给自己洗澡真的太危险了!

    湛一凡这次并不依薄荷,即便她挣扎也把她扔进了浴缸,然后拿着水龙头便向她冲去。

    “啊!”薄荷被冲了一脸的狼狈和狼藉。虽然是冬天,但是在家里穿着居家服也并不觉得冷,所以即便打湿了也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被湛一凡如此戏弄,薄荷立即一扫沉寂便奋作了起来,反手去抓湛一凡的手便将水龙头扭向他并向之冲去——

    “小坏蛋!”湛一凡低吼一声,抓住薄荷抱在怀里,两个人抢着水龙头,水龙头便向四处喷撒,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全**了。可两个人就像是玩上了瘾似的反而越玩越开心,直到两个人一起躺在浴缸里,而蓬头里的水正缓缓的流出并漫上他们的身体为止。

    薄荷全身瘫软的躺在湛一凡的怀里,湛一凡则双手搭在浴缸的边缘,两个人衣服也顾不得脱,谁也没有力气了。可就是这样躺着也觉得十分的温暖和幸福,他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静静的呆着了,至从有了孩子,整个世界似乎都是孩子的,像这样的二人世界仿佛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

    湛一凡低头看向薄荷,薄荷向他笑了笑,两个人傻傻的看着天花板,许多的事似乎不用说也彼此明白,只消一个眼神,他便能知道她的疲惫,而她也能知道他的辛苦。

    *

    初九这一天,因为栾家有邀,所以薄荷下班便早早的回家了。

    回到家薄荷就开始换衣服,既然是家族性邀请,所以薄荷和湛一凡一致决定带着小苗苗、一羽和桐儿一同出席今晚的晚宴,家里的这三个孩子总是要给外界知道的,既然迟早是要统统露面还不如早早的寻个时间将他们的身份一一显露在众人眼前,至少也免了日后的各种猜测,于是只留隐和母亲在家,一家五口便统统出动前往栾家。

    薄荷身穿水蓝色的抹胸晚宴服,湛一凡一袭灰色西装,桐儿是白裙子,小苗苗穿着小粉裙儿外面却还是裹了无数件小棉袄,一羽则是一身黑色小礼服。当这样醒目而有显眼的一家五口出现在栾家的时候,整个云海市的上流界都轰动了!

    湛一凡抱着小苗苗走在前面,薄荷脱掉自己和桐儿身上的棉袄,一羽也脱了小大衣早已经跟着自己的姐夫往前走去了,薄荷则牵着桐儿。他们都是好看的人,无论是一羽那张天使般的脸孔,还是桐儿甜美的小脸,或者还没张开却已经吸引众人视线的小苗苗,又还是湛一凡夫妇,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发光体,引人注目的移动活物,想要不轰动上流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他们还是一家五口!

    当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三个孩子和薄荷他们的关系时,栾家老爷子笑容满面已经走上前来并主动招呼问候:“欢迎湛先生,欢迎湛太太前来参加鄙人的生日宴。实在是荣幸。”

    “栾老爷子客气了。”湛一凡淡淡笑道。

    薄荷也微微一笑,这栾老爷子毕竟是个狐狸精,在这种时候知道称呼她为湛太太而不是薄检察官,这其中的区别在别人听了去的确又是另一番的想法。

    “这是……”栾老爷子的视线最先落在湛一凡怀里的小苗苗上,再看向薄荷一只手牵一个的男孩儿女孩儿。

    “这是我女儿,乳名苗苗,大名晴空。”湛一凡先介绍了小苗苗,然后再看向薄荷牵着的一羽和桐儿道,“弟弟一羽和义女桐儿。栾老不介意我拖家带口前来为您贺寿吧?”

    “哈哈哈……”栾老爷子一阵大笑,“这是我的荣幸啊,荣幸!能得到一家人的祝福,是我栾老爷子今晚最好的礼物!”

    在车上薄荷便教过桐儿,所以桐儿立即捧上手中的礼物盒并甜甜道:“祝栾爷爷生日快乐!”

    栾老爷子又是一声‘哈哈’大笑,而没有跟上桐儿节奏的一羽怯怯的往后退了两步。

    薄荷抬头看向栾老爷子突然又落下的目光微微蹙眉,栾老爷子似乎一直在打量一羽?薄荷看向湛一凡,两个人默契的交换目光,栾老爷子的确是从一进来便在打量一羽,而且目光还比较犀利,所以才会让一羽怯怯的向后退,一羽这是在害怕栾老爷子?一羽从不会有这样的反应,他几乎从不会真正的畏惧谁,但此刻……是怎么回事?(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