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22 春节团圆

222 春节团圆

    “去湛家?那这是……”醇儿有一丝不解的望着薄荷,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那这是收养了桐儿吗?”

    薄荷眯了眯眼睛,看向规整的坐在树下认真写着昨夜的桐儿摇了摇头:“不算吧。算作……抚养?”

    “抚养?那你又不是她亲戚怎么算的了是抚养呢?”醇儿有些不明白了,既然小姑表现的这么喜爱心疼桐儿,又愿意将她接去湛家,那为什么不直接收养呢?反正以她和姑父的条件收养个桐儿不是问题的。

    薄荷也说不出究竟是为什么,想了想才回答醇儿道:“桐儿的妈妈应该只有一个。我愿意做她的薄荷妈妈,但是不能成为她真正的父母。我能爱她,像对小苗苗一样,因为我愿意,但是我并不能做她真正的母亲。”

    醇儿依然有些不解,这里面有什么区别吗?可她没有再问,她想不管小姑做什么决定总是有理由的,而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追问,能这样接受桐儿并且负责这样的事,醇儿已经觉得她小姑是很伟大的了。

    薄荷晚上与湛一凡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湛一凡竟然十分同意。

    “既然你觉得可以接过来,那便接过来吧,不管你做什么,都可以的。”

    薄荷顿了顿,轻轻的拍着正在吃奶的小苗苗眯着眸子看向湛一凡:“你真的不介意又多个女儿?”

    湛一凡挑眉:“有什么不好?再者你不是说了,并不是领养,只是抚养而已。”

    薄荷轻轻的嗯了一声:“我想……桐儿是自由的,我们可以给她一个家,但是我们俩并不能成为她真正的父母。并不是不想担责任,而是如果我们真的领养了她的话,那我……”薄荷接下去的话并未说完,湛一凡正在抱着电脑靠在床头打字,听见薄荷的停顿便抬头望来,但薄荷只是扁了扁嘴道,“我们可以给她一切正常孩子该有的,比如精神和物质上的一切。”只是名义上并不是他们的孩子而已,但是实际上他们愿意给予桐儿一切。

    湛一凡似懂非懂,似乎知道了薄荷此刻的念想,但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问出口。

    薄荷低头看着怀里正在使劲儿吃奶的小苗苗笑了笑:“家里会越来越热闹的。苗苗有一羽和隐的保护,还有桐儿的陪伴,她会快乐吧!我希望她是最快乐的孩子,也希望桐儿变得更乐观,也希望她好起来,就像一羽一样!至于隐,我总觉得他不属于这片小小的天空……”

    湛一凡并没说话,只是看着薄荷侧坐的身影和她怀里温软的小身子自己也微微的笑了笑。

    *

    腊月二十八的时候宋轻语,湛国邦,孟珺瑶三人便协同西蒙和大卫一起回到中国来准备过农历新年。薄荷和小苗苗自然是要去接机的,不过因为湛一凡还在忙着处理公司的事物,所以即便有力已经度蜜月回来但是李泊亚还在接着休假,所以湛一凡还是那个最忙的人。

    薄荷带着小苗苗还有隐和一羽前去接机,小丁则坐在车里在外面的停车场里等着,薄荷四人在出口的座位处坐着悠闲的等着,所以宋轻语他们出来的时候薄荷并没有第一眼便瞧见他们。

    宋轻语焦急的出来便寻找着小苗苗的身影,而小小苗苗此刻正盯着一羽在那儿笑得一脸灿烂。

    薄荷发现,小苗苗似乎很喜欢她这个小舅舅,只要一羽看她,而她也看到一羽在看自己,两个人便都会笑起来。一羽是傻笑,小苗苗则是憨笑,一傻一憨常常让薄荷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看着一羽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而小苗苗也开心,自己也跟着心情up了。

    隐还是常常一脸严肃的表情,总是站在自己或者一羽的身后,笔直的就像个保镖一样,虽然他本来就是保镖,但是薄荷更宁愿她能像个普通少年一样,偶尔也能有一些活力,不要总想当年的自己,老气横秋。

    但,也许这就是隐的处事之风,总是不苟言笑,无论薄荷他们说什么怎样开心,隐总是那一副淡淡而又冷漠的表情。

    薄荷摸摸一羽的脑袋又摸摸小苗苗的脸蛋儿,下午也该把桐儿接来了……薄荷那一次离开的时候便和桐儿说过让她来湛家住,虽然她当时的表情有些沉默,但是薄荷想她自己也明白她就快要无家可归了,所以缓缓的她还是点了点头,不过她似乎并不像太早离开家,所以才说二十八或者二十九到湛家来。薄荷看着这个家这么热闹,想起桐儿一个人在荒凉的村落,心还是轻轻的触痛了。

    “荷儿!?”找不到人的宋轻语突然低喊了一声,薄荷猛的抬头望去这才发现公公婆婆甚至孟珺瑶、大卫和西蒙他们一行人已经出来了。

    “妈。”薄荷应了一声立即抱着小苗苗站起来,薄荷一站起来宋轻语便瞧见了她,立即一脸喜色的走来将小苗苗抱过去亲了又亲,而湛国邦似乎也很想念小苗苗,站在自己妻子身边不停的摸着小苗苗的小脸蛋儿和小手,两个人都是一个表情:喜不胜收。

    “瑶瑶!”薄荷给了孟珺瑶一个深深的拥抱,“欢迎你再次到云海市。”

    “这次是真心的吧?”孟珺瑶眨了眨眼笑道,薄荷轻轻的捏了孟珺瑶的侧腰一把,孟珺瑶一边躲着也注意到笔直站在那里的隐,顿时觉得这小子定不是个凡人便问薄荷:“你啥时候又多了个弟弟啊?”

    薄荷看了眼隐这才将他介绍给众人,也并没有道明隐身为保镖的身份,但是薄荷介绍的很简单,都是明白人便就明白了隐的身份。其实是薄荷并不了解隐,她所知道的只有隐的年龄和名字,就连这个名字也许都不是真的,所以她才不知道该介绍些什么。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孟珺瑶悄悄的耳语薄荷:“我觉得那个隐不爱简单。虽然年轻,但是眉宇间的不凡和器宇轩昂是岁月遮不住的,他定不会屈屈只是一个保镖,等着看吧。”

    薄荷轻佻眉梢:“其实,我也如此觉得。”

    就连湛一凡都常常带隐到书房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后来薄荷也问过他,湛一凡所说的却是:“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我总是忍不住想提拔他一些。”所以薄荷明白了,湛一凡也欣赏着隐,所以在传授隐某些知识。

    薄荷询问过宋轻语关于自己要抚养一个孤儿的事情,宋轻语和公公都是极为赞同的,甚至也赞同自己只是抚养并不是收养的这个问题,所以薄荷在做了决定之后便去当地的派出所办了手续,手续到是出奇的快,所以桐儿能光明正大的被她接到湛家,也能光明正大的住在湛家,从此以后这个家多个孩子,而桐儿自己也有了一个家。

    二十八号下午桐儿便被小丁和醇儿亲自接来了,薄荷则在门口等着。

    桐儿带着的东西少之又少,只有一个书包和一个小小的手提包。

    黑黑瘦瘦的桐儿站在湛家大门前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再透过高高的铁门望向茂密的花园和花园里隐约可见的白色洋楼,这里就是她以后的家吗?她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在她以后的人生岁月里,这个家几乎给了她一切从前所渴望的东西,无论是亲情……还是她一直渴望却守望不住的幸福。

    “桐儿,”薄荷伸手拉着桐儿的小手带着她往里面走去,“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桐儿看着薄荷翻动的漂亮唇瓣,心脏激烈的跳动起来,再次看向漂亮的大花园,眼眸里有一丝迷茫和渴望,家?

    *

    大年三十那一天湛一凡、薄荷便领着湛家的老老小小一共十二个人返回白阳镇,其中包括湛家自己四人,然后是醇儿、隐、桐儿、一羽和小苗苗这四个孩子,再是孟珺瑶和西蒙、大卫三位,所以这一日担当司机职责的大卫和西蒙只能开着湛家的房车出行返乡,虽然有些过于招摇,但对于这么一个大家族来说,也只有这样的车才能一车装载下所有人,并且一个不落。

    张姐和刘姐甚至小丁都回他们自己的家过春节去了,初七的时候会返回来,薄荷也给他们发了丰厚的红包,所以三人都是欢欢喜喜去的。

    薄荷甚至在昨天去了魏阿姨家看了她一次,能找到母亲魏阿姨是其中莫大的功臣,所以薄荷对她一直心存感激,而且魏阿姨的一生也甚是坎坷,让薄荷也不由得总是生出一股怜悯同情之心。所以薄荷邀请她跟着一起去白阳镇过年,但是魏阿姨似乎宁愿自己一个人艰苦的过着也不愿意远去,于是薄荷只能送给她一些丰富的新年礼物和衣服,魏阿姨虽然有些不愿意接下但是在薄荷的强行要求下,还是含泪收下这份儿孝心。

    其实,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是欢欢乐乐的,因为有了小苗苗,原本遭遇了家族叛变的公公婆婆似乎因为小苗苗而看到了新的希望也看到生命的珍贵,所以扫去了心中的阴霾,再次迎来了初日的太阳。而他们的身体相较起小苗苗出生前似乎也越来越健康硬朗了,虽然不如薄荷初识他们时的精神且显年轻,因为公公婆婆因为家族的事似乎也老了一些,但是相比起前些时日,真的已经让薄荷和湛一凡都放心了许多。

    不仅是因为小苗苗,桐儿这个惹人爱的小丫头也让几个大人喜爱。因为她失聪的关系,所以无论是婆婆还是孟珺瑶都对她充满了怜悯,再听说了她的故事,这些人便对桐儿就犹如自家的孩子一样亲切了。一羽的变化也很多,从前那个静的就像风一样的孩子如今也会偶尔笑一笑甚至会说一些简单的话,再者他长得又十分漂亮,又不同如今的这些调皮的孩子,所以也非常的招人喜欢。

    除了那两个大了的孩子有些扫兴之外,这一路上也可谓是十分欢畅。隐便算了,似乎性子便是如此刚硬和不苟言笑的,但是醇儿,以往那个最没心没肺的人如今就像是失了语言似的,一路上说的话绝对不超过十句,不得不让薄荷侧目和怀疑,这又是怎么了?

    终于到了白阳镇,在白阳镇养的越来越漂亮年轻的白合远远的便来迎接,小苗苗、桐儿和一羽都有人牵着抱着所以薄荷也不担心几个孩子,自然就拉着醇儿走在了最后面,湛一凡则在下车的时候便默契的先离开了。

    “初几回去?”薄荷先淡淡的问着不太着边迹的小事儿。

    “初四吧。”醇儿昨晚还在警局里忙着,所以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都十分的不济甚至萎靡。

    “和我们一起回去。”薄荷微笑道。

    “小姑你们也那么早便回去了?”

    “我初七要回去上班。”薄荷耸了耸肩笑道,“但是要提前回去帮桐儿准备一下转学手续,还有便是之前给她安排的耳朵检查初五那天专家会亲自到湛家去给她看一看,所以不得不早一些回去。”

    醇儿看了眼桐儿的背影淡淡的‘哦’了一声,脸上还是没有一丝笑意。

    薄荷顿住脚步扭头淡淡的看着醇儿:“醇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醇儿有些迟疑的望向薄荷:“小姑……”

    “是不是李泊亚?”薄荷实在难以想出这丫头如今还有什么不正常的事却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李泊亚可真是厉害啊,醇儿这样的小丫头也能被他折腾的患得患失。

    “不是。”醇儿却摇头摆手一脸严肃,“不全是因为他啦!”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因为他而每天被折磨的精神都快失常了。

    “不全是?”薄荷挑出字眼儿,轻佻眉梢,“难道那个丁鼎……还没说清楚?”

    “这个,说清楚了。”醇儿挠了挠后脑勺,“我和他说了,那天晚上我以为他喝醉了才没拒绝来着……他脸色虽然很难看,但是没有为难我。”

    “那你是怎么了?还是什么大案件让你寝食难安了?”这个说法薄荷自己都觉得不太相信,醇儿这样的人应该是天塌下来都觉得无所谓的,工作并不会占据她全部的生活。

    “小姑你就别问我了。我……我好久没见我爸妈和爷爷奶奶了,我就先进去了哈!”醇儿一溜烟儿的就跑了,这一次竟然不肯再和欧薄荷说心里话。薄荷也不会生气,这本就是醇儿自己的心事,醇儿长大了,会隐瞒自己的私事也并不奇怪。但是让薄荷疑惑的是,醇儿如果真的是因为李泊亚而变得如此……是不是证明她……薄荷看向醇儿的背影眯起双眸,看来某些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了。

    *

    这个春节整个白阳镇都十分的热闹,两岸河堤都挂满了灯笼和中国结,各商小贩各尽其职的将白阳镇的小吃和小玩意儿都卖的十分火热,这期中的缘由自然少不了白家的功劳,但整个白阳镇成为旅游胜地也是其中最重大的原因,白阳镇成为旅游胜地收获最丰盛的自然是白家,白家是白阳镇的龙头家族,操持着白阳镇的大部分旅游业,白家如日中天,整个春节过得也是热火朝天,真正属白阳镇最热闹的地方。

    老舅和表哥他们都十分的喜爱小苗苗的到来,纷纷给了小苗苗丰厚的红包作为见面礼,而湛一凡和薄荷也在大年初三的那一天给小苗苗补办了‘满月酒’,一家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给小苗苗过了满月,简直比大年三十还要热闹。

    中午吃了宴席,下午薄荷和湛一凡便抱着小苗苗要去山上的尼姑庵给小苗苗挂许愿结和祈福,白合和宋轻语自然也是一起跟着的,就连老舅也去凑了热闹,一行人先坐船然后准备步行至山上。

    其实,这是薄荷与湛一凡曾经走过的路,想起去年的时光,虽然如今依然记忆犹新,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才发现原来岁月已经在他们的指尖溜走了那么多,而他们留下的记忆也充满了他们的记忆和生活。

    现在他们已经生下了自己的baby晴空,携手开始了他们的甜美婚姻生活,幸福也握在了手中,人生几乎也圆满了,薄荷看向身边的湛一凡,湛一凡轻轻的握住她的手,两个人一起低头看着怀里的笑得甜美的小苗苗。未来还长,路也不是始于脚下,也许他们还要走过很多很多的地方,走过很多很多的路,要面临更多的难题和未来,但是他们一定不会再有任何的畏惧,只会更勇敢的携着彼此的手走向前方。

    两人默契的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坚定,双手紧紧相握。

    薄荷栓了七八个平安结,抬头望着母亲走向庙堂,再看向婆婆正抱着小苗苗,而湛一凡在接工作电话,自己拍了拍手跟上母亲。

    白合跪在观世音菩萨佛像面前,双手相秉望着佛像。薄荷也在白合身边跪下,抬头同样望着俊美慈祥的观世音却问身边的母亲:“妈,你是不是……做了决定了?”

    白合缓缓的点了点头并未睁开眼睛便回答:“嗯。”

    “那……是什么?”薄荷看向母亲。

    白合笑了笑,睁开眼睛扭头回看向薄荷:“你知道的。”

    薄荷也笑了,她想她的确知道母亲会做什么决定。

    也许,家里又快要准备喜事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