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20 巧遇王玉林

220 巧遇王玉林

    洛以为的婚礼过后再二十天便是中国的农历新年了。

    薄荷在洛以为婚礼后就开始张罗着准备起年货,因为今年过年那两天公公和婆婆都要回来一起团圆,而且还是一起回白阳镇,所以薄荷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少,她算了算几乎每天都要出去采购。

    有力去渡蜜月,所以湛一凡又回公司上班继续有力丢下来的那一堆摊子。至于李泊亚,依然紧密的工作着,而醇儿也是忙得整日不见个鬼影儿,所幸的是薄荷的感冒很快便好了,所以她能亲自照看小苗苗,张姐和刘姐也不至于忙得昏天暗地。

    至从有了小苗苗之后,薄荷就觉察到如今的生活和从前已经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世界。

    从前可以有自己的世界,不管放假闲在家中还是忙碌在工作里,她的‘自我’意识很强,也可以有自己的时间去思考一些人生中比较有意义的事情。但自从生了小苗苗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自我’,好像就只剩下了孩子,就连湛一凡都不似从前那样‘独一无二’的存在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小苗苗占了她所有的精力和心,而且就算再累,只要她一哭,她就又会振奋精神去抱她、去给她喂奶。做了母亲后薄荷才体会到,母亲还真是一个奇怪而又特殊的职业,只有自己做了才知道其中的艰辛和不容易。其实也不只是自己,湛一凡疼爱小苗苗并不输给她,在薄荷的心中,湛一凡是个真正称职的父亲,晚上几乎从不假手他人全程自己照顾,无论是换尿片还是兑奶粉,或者小苗苗哭闹不睡他也会抱着她在房间里来回的走着温柔哄劝,而且从不让薄荷假手。

    所以,白天薄荷尽量自己带着,也尽量的让小苗苗少睡一些,现在湛一凡又回公司上班了,她甚至考虑要不要请个月嫂来暂时在晚上照顾小苗苗,张姐和刘姐操持整个湛家还要在白天帮自己照顾小苗苗,所以晚上肯定是熬不住夜的,所以这个想法在薄荷的心里真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薄荷想给舅舅和舅妈每个人买一套衣服,所以张姐和刘姐都跟着一起去商场转悠,还好不是星期六,不然隐和一羽也会跟着前去,一行人太浩浩荡荡反而影人瞩目。

    薄荷并不知道该给舅舅和舅妈买什么样的衣服,还好张姐和刘姐家里都有老人所以就都出了意见,薄荷不到一个小时就给他们各自挑好了。给舅舅舅妈买了衣服薄荷也给母亲白合看中了一套妮子大衣,非常的高贵典雅和大气,薄荷看着喜欢便没有犹豫的也买了。

    至于湛一凡,除了内裤和袜子,他所有的衣服都是设计师亲自送到家里来,包括自己的衣服,如今也是如此,所以薄荷逛了一会儿便有些无聊不知道该买什么了。

    就在薄荷准备打道回府时,张姐突然提醒道:“夫人,我看小姐的奶粉快没了,不如买些……”

    薄荷望了望四周,不远处正好有一家婴幼儿用品店。可是国内的奶粉问题也着实让薄荷担心,小苗苗现在喝的奶粉也是他们回英国时用自家私人飞机带回来的两罐,因为自己那几日生病,所以喝的也并不多了。

    “去看看吧。”说着薄荷便推着婴儿车向那家婴幼儿用品店走去。在里面逛了逛,奶粉虽然没买但也提挑了一些好看的帽子,软软的小鞋子,还有一些小衣服,包括奶瓶也拿了两个好看质量又好的,此行倒也不虚费。

    站在收银台前,薄荷拿着一堆买个女儿的小东西正要结账时,门口又进来两人,薄荷起先并未在意,只以为是路人,但对方却先认出了自己。

    “老大!?”

    随着这声意外的低呼声,薄荷扭头望去,站在门口的正是怀抱着孩子的王玉林,和她身后跟着的穆萧阳。

    “玉林?”薄荷眉梢一挑,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们。

    王玉林却满脸惊喜的上前,如果不是怀里抱着孩子,一定已经一把抱住薄荷了。

    “老大,真的是你啊!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听说你也……”王玉林激动的就好像看见了久别重逢的好友,薄荷看着她一切安好的模样自己也忍不住的轻扬唇角,余光瞥向那穆萧阳,他竟然会陪着玉林来逛街买婴儿用品,看来他们两个人目前的关系还不错,薄荷心里的一颗石头也隐隐的落了下来。

    薄荷转身从张姐推着的婴儿车里抱起自己的女儿来,双手小心翼翼的托着小苗苗的头和小身子,虽然穿的厚厚的,但这么小的身子还是软的不像话,湛一凡每次抱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所以后来薄荷也和他一样,抱孩子的动作无比的小心翼翼。

    “这是我女儿。”薄荷将小苗苗抱到王玉林的跟前,自己也低头去看王玉林的儿子,长得真是像极了穆萧阳,小模样还挺好看的,就是有点儿黑。

    “哇……老大你的女儿好漂亮啊。真的吸收了你和湛先生的所有优点,我听胡珊说是个小公主?”

    薄荷微笑着点了点头:“嗯。女儿。”

    “其实我也想要女儿的……”王玉林撅了撅嘴,有些埋怨的回头看向身后站立如木桩的男人,“但他说他喜欢儿子,我妈也喜欢。”

    薄荷笑了笑,重男轻女的思想从古到今早就根深蒂固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这一点是不能抹灭的。

    “她叫什么名字啊?”

    王玉林又热切的和薄荷主动攀谈起来,似乎只要聊到孩子,妈妈们永远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不过还好这家婴幼儿用品店很大,所以两个人站在巷道里也不阻挡别人的路,薄荷也许久没有见到王玉林了,所以也有些关心她现在的生活。

    通过聊天薄荷才知道原来穆萧阳在婚后给她买了一套房子,现在孩子满月已经两个月,两个人便从王家搬出来住进了新家。王玉林一个人带孩子,至于王家穆萧阳给她爸爸请了个保姆,所以王玉林全心全意的带孩子倒也不是特别累,反正她为了穆萧阳已经决心成为家庭主妇,所以从孩子练手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因为穆萧阳对她越来越好而感到幸福。

    “看来你真的过得不错。”薄荷为王玉林感到高兴,难道穆萧阳真的和薄烟断了?不然穆萧阳怎么会对王玉林越来越好?买房子,请保姆,两个人还单独住一起,今天又看见他陪着王玉林出来逛街,也许,薄荷一切都是多想了?

    薄荷抬头向门口的方向望去却没有看到穆萧阳的身影:“他……人呢?”

    王玉林也回头,没有看到穆萧阳的背影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笑了笑道:“也许抽烟去了吧。”

    “他抽烟吗?”薄荷低头看了眼王玉林怀中的儿子。

    王玉林拍了拍自己的孩子叹气:“嗯,不过,不再雷雷面前抽。”

    薄荷想起湛一凡,就因为自己讨厌香烟的味道,所以他把烟给戒了,心里不由的温暖,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湛一凡,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拥有着湛一凡。

    王玉林哪里知道,破天荒的陪着自己出来逛街的穆萧阳根本不是去抽烟,而是因为他的电话响了,打来电话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在众人面前消失了许久的薄烟。

    “烟儿。”穆萧阳的声音和神情都因为电话那端的人温柔下来,醉人的完全不同于在王玉林面前的生硬和冰冷。

    “阿阳,事情办得怎么样?计划成功了吗?我给阿强打电话,他说你还没有下达命令和指使,怎么回事儿啊?雷雷到底什么时候抱出来给我啊?”

    薄烟急切的问话让穆萧阳轻轻的蹙了蹙眉,不过还是努力的安抚道:“烟儿你先别急,现在可能出了一点儿状况,今天……计划可能实行不了。”

    “为什么?”薄烟听起来已经有些抓狂了,她等得已经够久了,现在孩子三个月了,该断奶了吧?

    穆萧阳顿了顿还是低声道:“我在商场遇见了……你姐。”

    薄烟沉静了片刻,声音冰冷:“薄荷。”

    穆萧阳揉了揉眉心:“嗯。她也抱着孩子,正巧和我们遇见了。”

    “她的孩子?”

    “是。应该是刚生不久。”

    “她怎么能……”薄烟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咬着牙低声道:“那关她什么事啊!难道你就找不到别的时机吗?只要让阿强把孩子抱走,只要造成是被人贩子抱走的假象,雷雷不就能给我了吗?”

    薄烟现在暂时不去想薄荷竟然生了孩子的事,就算心里恨得滴血她现在又能怎样?实力不够,还不能翻身也不能给她一击,更何况是她自己的肚子不能生,是她自己不争气,她早已经认清了妥协了。当务之急,她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穆萧阳和王玉林的孩子最合适,穆萧阳一定会疼孩子,而她只要对那个孩子好点儿就会和穆萧阳越来越好,现在那孩子也三个月了,正是抱走的好时机,薄烟自然不能懈怠的催促穆萧阳,不然等穆萧阳哪一天心软,她还有什么筹码?

    她要向薄荷报复,就必须先沉着冷静,重整装备。她绝对不会像母亲一样愚蠢,拥有一个心理根本没自己的男人,到最后落得疯了的结局。所以薄烟选择穆萧阳做自己的靠山,穆萧阳如今混迹的也不错,更重要的是,他爱自己,还有什么比选择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而放心的呢?更何况,她只有靠着穆萧阳,才有机会重振自己,才能有机会报复薄荷……将属于自己的一切夺回来!

    “今天先别说了,后面再找机会吧!”

    穆萧阳匆匆的挂了电话,薄烟气的将手中的电话扔出去,他是不是心软了?是不是不舍得让他的儿子离开他自己的亲生母亲了?他是不是对那个王贱货心存怜惜了!?薄烟紧紧的拽紧拳头,她不允许!他是她的,她不允许他出现哪怕一丁点儿对那女人的怜惜之情!

    “萧阳?”王玉林抱着儿子出来找穆萧阳,穆萧阳立即从楼梯间走出去。

    薄荷推着婴儿车跟在后面,张姐和刘姐自然尾随其后。

    穆萧阳一出现王玉林就隐隐的松口气,穆萧阳上前将儿子抱过去并看着王玉林道:“我们回家吧。”

    “不买东西了么?”

    “不买了。”

    “那……那好吧。老大,我们先走了。”

    “好,再见。”

    “下次再一起出来坐!”王玉林挥了挥手然后拉着穆萧阳的胳膊和他一起离开,穆萧阳整个过程都没有和薄荷打过招呼,但是薄荷却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打量他的机会,他发现穆萧阳在抱过雷雷的时候神情特别温柔,但是对王玉林却表现的十分冷硬,并不像对一个妻子的态度。

    薄荷看着王玉林和穆萧阳的背影还在怔怔思考时,电话突然响起,薄荷拿起手机一看,竟是一个陌生号码?薄荷几分犹豫后接起:“喂?”

    “请问是湛夫人吗?”

    “我是。你是……?”薄荷在婴儿车边蹲下来,伸手握住女儿挥舞的小手,神情温柔,对这通电话也并未完全的放在心上。

    “这里是栾家大宅,我是管家。我代表栾家的老爷向您和湛先生发出邀请函,希望你们能在正月初九那一天出席老爷的生日宴。”

    “栾家?”身为曾经的薄氏大小姐,薄荷当然知道栾家,也知道如今的栾家老爷在云海市有着怎样泰斗的地位,只是他们怎么会突然邀请自己和一凡呢?

    管家也没有多做解释便挂了电话,薄荷隐约的响起那个叫做‘栾晓晓’的姑娘,不知道她是栾家老爷几女儿?这件事和她有没有关系?

    晚上,湛一凡回家归来,洗了澡换了衣服刚刚抱起小苗苗一番亲薄荷便说道这事儿。

    湛一凡也有些意外:“栾家?我和他们暂时还无生意来往,在工作场所也曾见过,但也只算得上是点头之礼而已。”

    薄荷将小苗苗换下的衣服一一放进篮筐里,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你说……会不会和那个我们曾在海岩岛遇到过的栾家女儿有关?”

    湛一凡眯了眯双眸赞同了薄荷的猜测:“也不无可能。再者,或许这场邀请与我成为湛氏国际的董事长也不是没有关系。”

    “那我们……要不要去?”薄荷其实并不想与栾家有过多的接触,栾家一向隐秘低调,但是那样的家庭一定很复杂,她一向最怕的就是麻烦了。如果是只有她自己,也许她就拒绝了,但湛一凡要在亚洲发展湛氏国际,所以这场宴请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

    “去,当然要去。”湛一凡将小苗苗放在婴儿床里,并塞给她一个小玩具,看着她自己玩的欢快才起身又走到薄荷身边来并从后将她紧紧拥住,突然蹙眉:“你是不是瘦了?”

    薄荷听到这话即扬起笑脸:“腰瘦了吧?”

    其实是刚回来时洛以为给了她一瓶药膏,将那些无色无味的药膏擦在腹部上之后再缠上绷带,因为生产而变松弛的皮肤就会渐渐变回紧致,连妊辰纹都会消失不见,恢复最初的完美腹部。薄荷最初也不信,但是几日涂抹下来似乎每天都有变化,就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腰部这里是真的瘦了。

    “宝宝。”湛一凡转过薄荷的身子,认真的道:“做任何事,我希望你都是在保护身体健康的前提下。”

    薄荷微微一怔,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在伤害身体的健康?

    湛一凡见薄荷表情微怔,只以为她是不习惯自己说这样的话,但他这一次是认真的,所以表情越加的严肃起来再次警告:“不许节食!不许再感冒!不许刻意减肥!”

    薄荷‘噗嗤’一声笑出来,她怎么越来越觉得,他是如此好看,就连严肃的表情都是那样的好看呐!?

    “你笑什么……”湛一凡反而因为薄荷的笑而有些莫名其妙了,薄荷伸手便捏住湛一凡脸,虽然没什么肉,但是这张脸这么好看,可真是舍不得放手,怎么她突然变得如此好色了?眼睛又落向湛一凡的嘴,薄荷微微的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没什么犹豫的便踮起脚尖揽着湛一凡的肩主动献吻上去。

    “嗯?”湛一凡有些意外和警察的挑眉,看着薄荷靠近的脸和藏笑的眸子。

    女人……是想玩火了吗?湛一凡很快便反被未主,一手大力的拉着薄荷的腰肢贴近自己强健的体魄,薄荷的腰虽然还没有恢复到从前,但比起刚刚生下小苗苗的时候已经纤细了许多,逐渐的也有了自信。

    如果是苗苗刚出生的那两天,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对湛一凡表现亲密的行为,但今天她就是莫名的高兴,所以逐渐的加深了这个吻,谁也没有先推开彼此,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根本不能行房事,至少还要一个半月,还要一个半月才可以……

    薄荷和湛一凡都在心中反复的警告着自己,可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浇熄彼此间互相点燃的激情。直到湛一凡的手在捏过薄荷的胖兔时,掌心传来湿湿的感觉两个人才猝然惊醒并迅速的推开彼此。

    那股味道淡淡的,一般人会觉得很腥很难闻,但是习惯了的湛一凡反而觉得很香。香的蚀骨,像酒一样让他迷醉,反而越加的蠢蠢欲动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