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19 抵赖

219 抵赖

    醇儿只不过是去上个卫生间并且吐了几下,她就觉得自己的心和胃都要吐出来了,这酒量可是真的大不如从前了。

    想当年她上大学的时候,每次放假出去在大排档喝酒,她都是杀倒一片人的,包括哪些男同学!但如今酒量是越来越差了,上一次醉酒是什么时候来着?醇儿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小姑的婚礼啊!

    去年的一月十号,距离今天已经一年零十五天了!她喝得迷迷糊糊,醒来竟然把自己都给交了出去,真是荒唐的记忆。

    和那个李先生的故事,现在想来,的确荒唐。她当时其实也觉得他挺好看的吧?还有便是,想知道狐狸一般的男人都是怎么相处的,与梁家乐那样的笨男人相比他会不会更加有魅力?答案虽然知道了,可现在想来,当时真是糊涂极了啊!

    对于她来说,那一晚的记忆并不是完全模糊。虽然真的记得不太清楚究竟是谁先开始的,但她也认为可能会是自己先勾搭那人,她并不是没有那样的想法啊!看见他,就挺想扑上去,他就是那样的男人。

    她隐约记得他与自己温柔缠绵时的温度,记得那种欢愉……那是醇儿不曾触碰过的国度和世界,所以她才会答应那个荒唐的提议。如今想来,真的后悔了……那种男人,不该碰的。要么被他甩,要么她利落的甩人,可谁知道他却阴魂不散……

    醇儿出来洗漱了一下口,又给自己的脸清洗凉快而来一下,洗完了醇儿就变得有些气无力了,转身靠在洗漱台上用自己今天的伴娘服擦着手上的水,刚刚横着手背摸了一下嘴,正面就走进来一个男人。

    男女卫生间公用的洗漱台,这样撞见并不稀奇。只是醇儿原本对这个人也是没什么好感的,因为那个人是小姑曾经的手下败将,也和那薄烟有过莫名接触的言毕。

    醇儿想要假装没有看见那个人,所以抬脚便准备往外走。但她此刻的思想显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歪歪斜斜的竟然撞上了那人,而且还一头栽在了对方的怀里,被他双手紧搂,吃了不少豆腐去。

    醇儿立即撑着对方想要站直,谁知对方竟然紧拽不放,还死死的箍着她的腰肢来回摩挲,吃定了豆腐。

    “混蛋!”醇儿气的低骂一声,拉着对方的手背一个转身便想给其一个过肩摔,但醇儿真的高看了喝醉的自己,脚都站不稳怎么可能把一个男人摔得了呢?后果就是言毕带着醇儿的身子从后面更顺利更紧的抱在了怀里,且低头俯在她的耳边低笑:“投怀送抱?薄大检察官的大侄女可真是给她长脸啊!”

    “你……不许你侮辱我小姑!最好是快放开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醇儿生气的大吼,真是恨极了自己此刻空有一腔怒气却无法使出,脚下打偏的厉害,连眼前的洗漱台她看着都是摇晃的!

    “后果?我倒是想知道……嗷!”言大律师好奇的话还未说完醇儿便已经拔起自己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的准确无误的向下踱去,可真是狠,醉酒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只怕言大律师被踩的那几根脚趾头不是骨折就是中的充血了。

    而醇儿乘机从他怀里跳出来,转身对着言大律师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骂:“混蛋,混蛋,大混蛋!让你吃老娘豆腐,让你骂我小姑!让你对不起背着你未婚妻在外面沾花惹草¥,¥……”

    言毕的脚趾此刻钻心的痛着,不仅如此他还要遭受着这野蛮女孩儿的暴打怒骂,心里连哭也哭不出来了。他不过是想逗逗她而已,却招来她如此大的火气,简直难以招架!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他一定买!首先后悔的,就是不该看到她是那女人的侄女就想整治一番,反倒把自己给整了!

    要还手,言毕是不可能的,他从不打女人,也从来不会有女人打他,所以他面对醇儿的暴力行为除了无奈的躲还是无奈的躲。

    而醇儿,暴打着言毕就像奥特曼打小怪兽一样的正爽快着,身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将她的手腕拽住。

    醇儿回头望去,望进眼底的正是戴着镜框眼睛穿着西装,今日的伴郎先生——李泊亚。他的眸光沉静,瞬间让她清醒了过来。

    醇儿静静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话还未问出口,醇儿便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惯力在拉扯着自己,待她再清醒才发现已被拉着向外跑去。醇儿抬头看向拉着自己奔跑的人,以至于连靠在洗手间门外不知道呆了多久的栾晓晓也没有瞧见,只大步的跟着那拉着自己向前而跑的男人,她也不知道他会带自己去哪儿,因为她的大脑是‘嗡嗡’并不算十分的清醒,可是相比起那言毕,眼前的李泊亚给她更多的安全感,因为她明白……李叔叔是不会伤害她的。

    “哎哟!”终于到了外面,醇儿却把脚崴了,痛的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醇儿蹲下身子双手握住自己的脚裸并抬头看向李泊亚微微的喘道:“李叔叔,我好像把脚崴了。你背我么?”

    李泊亚蹲下来看着醇儿:“我为什么要背你?”

    醇儿有些迷糊的望了一下四周,他们好像已经跑到酒店的花园里来了,周围有好多人再看她,可是没有一个她是认识的。

    “你不背我,谁背啊?”她不就只认识他一个?

    李泊亚突然笑了笑:“要我背你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什么事……我现在还没想好,但如果想好了,一定会立即告诉你。”

    “那……好吧。但是不能是我……”醇儿聪明的环了环自己的身子,她才不想出了狼窝却又跳进去呢。好吧,她承认她现在不是很醉,而且还清醒了很多,所以正是因为清楚她才会提醒他啊!

    李泊亚冷冷一笑:“放心,我现在还不会碰你。”

    醇儿点了点头,灿烂一笑:“对,你不能碰我!”

    等上了背醇儿才隐隐觉察到李叔叔刚刚最后那一句话似乎……有些不对啊?但是哪里不对呢?醇儿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哪里不对。

    *

    “还是不接么?”

    湛一凡摇了摇头,立即又打电话给有力,已经带着洛以为出发前往机场的有力很快就接起了电话,湛一凡立即道:“你给李泊亚打个电话,让他立即给我回电!”

    “……是。”有力慢吞吞的答应了,湛一凡叹了口气的看向薄荷,薄荷有些不耐烦的将车停到马路边,深深的呼吸着又亲自掏出手机来拨给醇儿。

    后面的张姐抱着小苗苗有些忐忑的看着前面的先生和夫人,来的时候还是高高兴兴的,回去的时候气愤怎么这么微妙啊?

    醇儿也没有接电话,薄荷气馁的将电话搁下,抬头看向湛一凡:“他们不会发生……什么事吧?”说实话,她真的担心醇儿喝多了然后被李泊亚诱拐。恋爱有很多种方式,只有这一种是最不尊敬女人的!

    湛一凡比较冷静,看着薄荷情绪这么烦躁便安慰而道:“如果要发生什么,你也阻止不了,不是么?别再那么担心了,醇儿自己也二十五岁了,很多事她很多行为她都能为自己负责。”

    “要是别的人我也就算了,但她是醇儿,那个人是李泊亚。李泊亚看似温柔,实则凶狠,这不是你告诉我的么?再者,他那日对我表白了他对醇儿的心思,我就看出来了,这人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他对醇儿的执著比我想得深,所以我才……”

    “既然他已经对你表白,那你就该相信,他是不会伤害醇儿的。”

    “我……”薄荷不知道,总是不能全部信任那个人似的,更何况今天是醇儿喝得太多。

    就在这时湛一凡的电话突然响了,薄荷立即伸手拿过去并接起来:“喂?”看也没看来电显示。

    “……BOSS夫人,我是李泊亚。”

    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压低了声音沉着怒意冷冷道:“你们在哪儿?”

    李泊亚沉吟了片刻才淡淡的道:“医院。醇儿喝多了,脚崴了,我送她来医院。现在她睡着了,我才回车里取了手机,她的手机也拉在了车上。”

    原来如此……薄荷这才瘫痪似的靠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夫人是在怀疑我要对她做什么吗?”

    李泊亚的质问声突然从电话里传来,薄荷也冷静了下来,也没有怎么考虑便承认了:“嗯。”

    “呵……我还不至于如此不堪。对于不爱的人,倒是可以这么无耻,对于在乎的人……我不会做出那种事,夫人大可放心便是。”

    李泊亚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也有些生气了,有怒气是正常的,任何一个男人听到她这般光明正大的怀疑都不可能不生气的。

    “你该知道,醇儿她并不是一个人。白家的人都很爱她,所以她从小的性格就活泼、开朗而又阳光,直率的做她想做的事,几乎是毫无顾忌的。虽然很容易伤害别人,但是如果她受伤了,一定会是世界上最伤心的那一个,比任何一个人都难过难道坎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泊亚的声音在听筒那方安静了一会儿才静静‘嗯’道:“我想我明白夫人你想说什么了。”

    “还有便是,女孩的心思虽然难猜,但如果男人的心思比女孩的心思更难猜,也会让女人觉得很累。特别是对她那样的孩子,难猜的男人她可能就会直接放弃了。”

    “……谢谢提醒。”

    “我不是提醒你,我只是觉得……醇儿那丫头也许……”

    薄荷的话并未说完便挂了。讲电话递给湛一凡,湛一凡正撑着头在看她,薄荷立即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怎么,我脸上有花子么?”

    湛一凡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看我做什么?”

    “我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帮他。”这让湛一凡感到欣慰,看来李泊亚没有给他丢人。

    薄荷叹了口气,启动车子准备重新出发回家并不甚在意的道:“是他的话让我觉得……他也许真的是真心的。”

    就在车子刚刚起步行了几米时,薄荷却突然又急速的停了下来,而她的目光紧紧的随着窗外的某一身影。

    湛一凡随着薄荷的视线望去,看到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在薄家为管家的田妈!

    在薄荷还在犹豫的时候湛一凡已经推门下了车,薄荷立即也跟着,两个人拉着手快速的向马路边提着篮子的田妈走去。

    薄荷曾经最担心的莫过于田妈的去路,她知道田妈大半辈子都在薄家渡过,工作也只有薄家,而她的丈夫王叔也是薄家的老司机,这两个人是薄家瓦解之后自己唯一惦记的人,不知道他们后来去了哪里,重新找到工作了吗?一切都还好吗?薄荷对他们有着浓浓的愧疚,而那愧疚比对薄家的任何一个人还要深,还要浓。

    “田妈!”薄荷站在田妈背后轻声唤道。

    田妈脸带惊讶的回头并看向薄荷,手里的篮子都险些掉在了地上,嘴唇哆嗦而又激动:“大、大小姐?”

    “田妈!”薄荷开心的上前一把抱住这个曾经给予自己母爱般关怀的老管家,几月不见,她似乎老了,两鬓都长出了白发。

    “大小姐,你这几个月都去哪里了?快让我看看,好像胖了胖了,还有啊,变漂亮了!还有啊,人没有憔悴,这就好,这就好!我一直担心着你啊,那些报纸新闻乱写,大小姐你是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你真的信任我吗?”薄荷红着眼眶问。就连爷爷和奶奶多不曾信过自己,田妈真的信吗?

    面对她期盼的眼神田妈轻轻的点头:“是啊。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虽然外表冷漠,但是你内心柔软而且做事情有你自己的原则,即便你再恨那个家……你也是不会真正的去做那件事的!”

    “田妈,那事是我做的,的确和宝宝没关系。”湛一凡突然上前低声解释道,他并不想薄荷喜欢亲近的人也真的误会了她。

    “姑爷。”田妈立即向湛一凡问好,湛一凡摆了摆手:“田妈你不必这样。其实宝宝老惦记你,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田妈的脸上闪过满足的笑意:“我很好啊。权儿也工作了,他的工作还不错呢!你王叔啊,现在有一辆出租车,每天也能收入一些钱,我就在家给他们爷俩做饭,也挺满足乐呵的!”

    “田妈,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开心。”薄荷看了看田妈的篮子里,菜和肉都有,也似乎并不是骗自己的,薄荷的心里也就真的放心了。

    田妈点了点头,她也没想过出了薄家自己还能过的这么好啊!

    留了联系方式,田妈还要赶着回去做饭所以三人就在路上分别了,薄荷回去的时候心情也明显的好了很多,因为田妈和醇儿,她似乎连感冒都快要好了,醇儿是被吓得,田妈则是被惊喜的。

    *

    醇儿醒来的时候,李泊亚已经离开了,醇儿自己躺在医院睡到自然醒,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是洛以为的婚礼第二天,而她上班已经快迟到了。

    醇儿从病床上爬起来立即解锁手机原本想给王燕打电话让她帮自己请假,没想到竟看到一条打开且编辑好的短信。

    “答应我的事,别忘了。——李泊亚。”

    醇儿这才恍然想起,她昨天好像又遇见李叔叔了!醇儿捂着脑袋仔细的回忆,一幕幕疯狂的事涌入脑海,她好像暴打了那个律师,然后被李叔叔拉着跑,然后崴了脚然后被李叔叔背到了停车场……再然后的事她就记不得了。更糟糕的是,她深刻的记得……自己为了让他背自己,似乎……好像……真的答应了他……某件未来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事!?

    “啊!”醇儿懊恼的捂着自己的头大叫,怎么会这样?她明明记得清楚,可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呢?酒壮了人胆还是酒误了人事?

    “该死,该死,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要不……就耍赖,当做没有听见过,也没有记得过?”醇儿盯着屏幕上的字,耍赖这一招她又不是没使过,吞了吞口水毫不犹豫醇儿便回了短信:“什么?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

    手指颤抖,终于一个咬牙还是发送了出去。为了未来的生命安全,她豁出去了!不就是死不认账么,她也不是没做过,看他能怎样!

    就在醇儿得意时,“嗡~”的一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调成了震动,醇儿吓得险些将手机给扔了出去,仔细一看,屏幕上赫然写着‘李叔叔’三个大字!醇儿立即将手机朝下扣住,想了想又拉过被子死死捂住,不能接,绝对不能接!而且要抵赖到底,一定要抵赖到底才行啊!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电话里传来公式化的女音,坐在办公室里的李泊亚微微蹙眉,拿开手机看着刚才明明还接通此刻却变成了无法接通的号码,难道……这丫头把自己列入‘黑名单’了?

    眯了眯双眸,这一招他自然是早就料到过,所以李泊亚很从容的放下手机拉开抽屉,里面赫然躺着一个新机,新机旁则躺着十张新电话号码卡!

    ------题外话------

    ——貌似把醇儿和李叔叔写太多了,额……主要是剧情卡在这里,七儿写这两个人也顺点儿,所以就先顺顺吧……╮(╯▽╰)╭(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