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18 以为的婚礼

218 以为的婚礼

    薄荷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小宝贝,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小身子并低声哄道:“苗苗乖,饿了就快吃点儿奶吧……不是妈妈不爱你,妈妈今天不能抱你,也不能给你喂你最喜欢吃的……苗苗乖,听妈妈的话,好吗?”

    可是小苗苗还听不懂妈妈的无奈,只知道自己吃不到自己最喜欢吃的,也得不到妈妈的抱抱,所以扯着嘹喨的嗓子哭个不停。

    “我抱着出去走一会儿吧。”湛一凡突然抱着小苗苗站起来道。

    “一凡……”薄荷看着湛一凡一脸的为难和心疼,如果不是她今天感冒了,倒也不会折腾的小苗苗吃不好还哭个不停。

    “没事儿。你就在这儿,不用担心,我会把奶给她喂下去的。”湛一凡的神情比较淡定,毕竟是个男人,即便心疼小闺女却还是稳得住情绪,至少完全不会表露在脸上。而他也比较担心薄荷,所以还算比较理智,担心薄荷再这么看下去会忍不住的真的来抱孩子,而小苗苗这么哭闹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没有什么犹豫的湛一凡站起来抱着孩子便出去了。

    周围不少的女性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低声的讨论着他的行径。

    “真是个好爸爸啊,背影看起来好温柔。”

    “是啊。去年这个时候也才刚刚刚结婚,今年这个时候却已经抱着孩子了……真是恨啊。”

    “也不知道多给我们留一些念想……”

    “嘘,要死啊,这么大声。”

    “你得了吧。你看看人家,虽然薄家是被她丈夫给收购了,你看他们夫妻间的感情有丁点儿感情吗?指不定就是她戳使的……”

    “你得了吧,薄家都自己召开发表会说明澄清了……”

    “不然怎么消失这么久?”

    “人家不是去生孩子嘛!”

    “你们说孩子是在英国生的,会不会落英国籍啊?”

    “很有可能啊……毕竟是个女儿嘛,不落英国籍怎么再有机会生儿子啊!?”

    “¥¥,@¥,@¥@¥……”

    “别听他们瞎说。”另一边突然入座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薄荷扭头望去,正是许久不见的凌家少夫人念鱼朵,正对着自己微笑并出言安慰。

    “嗨。”薄荷婉然一笑,又向领着孩子的凌城点了点头:“凌先生。”

    凌城只微微的颔首示意,抱着怀里已经快三岁的儿子凌冽坐在念鱼朵的另一边安然无事。

    薄荷上一次在咖啡厅多亏念鱼朵义气相助所以那一天才没有被杰西卡那个疯女人咬的的太狠,如今两个人再见便有了许多亲密的感觉,更何况两个人原本就气质相投,所以颇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

    “这个圈子的人永远都是这样,嘴碎,又毫无顾忌。我从前可是完全不适应的,后来渐渐的经历一些事,也就习惯了,学会不听不看不闻,自然就百炼金刚了。”念鱼朵是来自原始森林的女孩,当初为了寻母而来到大城市,认识凌城并与之相恋,原本她也是极其单纯的,但是经过模特大赛走上模特这条大路,渐渐的她也认识到了人心险恶和人性的多变,更是在嫁给凌城之后认识了诸多豪门的种种钩心和斗角。

    薄荷微笑:“如果不是早就习惯了,我哪里容的了她们在我背后这样猖狂?”正是因为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所以她才觉得随便说去了,反正重伤不了自己。

    “妈妈!”凌冽突然伸手要往念鱼朵这里来,薄荷看着那小家伙自小便帅的没边没迹一塌糊涂的俊俏模样心里也喜欢,不由得问已经抱过儿子到自己怀里的念鱼朵:“他叫什么名字?”

    “凌冽。小名蛋蛋。蛋蛋,叫薄阿姨。”念鱼朵满眸爱意的低头摸摸凌冽的头发,这凌家小少爷完全吸收了爸爸妈妈的所有优点,还真是好看的不得了。而且小小年纪穿的就这么潮,只怕完全是被他那超模妈妈给打扮的,有个孩子便有这样的好处,可以给孩子随心的打扮,就像有一个洋娃娃一样。

    凌冽被教育的也很有礼貌,乖乖的向薄荷点头并问候:“薄阿姨好。”

    “凌冽你好。”薄荷想,以后苗苗也要这么懂礼貌,一定也会非常惹人爱的吧?

    而凌冽也没少折腾,要喝水要吃水果要玩他妈妈的头发,但是念鱼朵自己一个人都一一应对的非常好,没有半点儿凌乱,她丈夫则是全程眼底藏笑的在一旁看着。薄荷看着念鱼朵也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就像醇儿一样大小,在自己眼中完全可以称得上也是一个孩子而已,但她自己的孩子却已经这么大了,比自己小那么多,育儿经却比自己经验丰富。

    “咳咳。”薄荷突然掩唇忍不住的轻咳了两声声,看了看凌冽便站了起来来:“我有点儿感冒,还是去坐到旁边去,不然等会儿传染给了孩子。”然后便坐到了湛一凡刚刚所坐的位置,离念鱼朵母子远了一些。

    念鱼朵有些感激的向薄荷微微一笑,薄荷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突然有些想念苗苗和湛一凡。抬头望了望湛一凡刚刚离去的背影薄荷还是忍不住的从座位站起来,眼带歉疚的看向念鱼朵:“我去一下。”

    “去吧,我帮你留着位置。”

    “好的。”

    薄荷让张姐继续留在这里,自己则起身去找消失了一会儿的湛一凡。

    其实也不难找,跟着他消失的方向走到尽头,拐个弯便是一个安静的角落。

    他正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里,手持奶瓶喂着他们的女儿,而小苗苗显然已经放弃了大哭,转而努力的吸着奶瓶。

    窗外冬日的阳光轻轻的投在他的身上,落在他的头发和肩头上,背着光芒的他看起来那样的温柔而又慈祥,薄荷从未觉得他像此刻般的,真正的像一个父亲了。一股满足的幸福涌上心头,她愿意为此画面奋斗终生,也是值得的。

    “咳咳……”忍不住的两声咳嗽让湛一凡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在那里的她。

    薄荷已经捂住了自己的嘴,看了看没被惊动的小苗苗才松了口气并缓然的走过来。

    湛一凡笑了笑,手指碰碰女儿柔软粉嫩的脸颊:“快睡着了。”

    这么小的孩子,除了吃似乎就真的只是睡了,就连抱着都是要小心翼翼的。

    薄荷并没有完全的靠近小苗苗,但是就只蹲在旁边看着也觉得心满意足了,刚刚她的眼泪真是剜心般的割着她这个做母亲的心,她从未觉得一个孩子也能让自己如此的感觉无力,如果不是湛一凡在关键时刻将她抱走,也许她就真的会忍不住去抱她了。

    现在看着她吃着奶瓶闭着眼睛的可爱模样,薄荷温柔的拉着小苗苗的一个衣角轻声的道:“妈妈保证一定会快快赶走感冒,让身体好起来,这样小苗苗你就不会再哭了。”

    “傻瓜。”湛一凡摸摸薄荷的脑袋,他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感冒的,所以他才会又无力又自责。无力她要恢复身材的恒心,自责自己没有将泳池做好保温措施,而且他也感觉到了如今生过孩子的她身体大不如从前,从前本来就是弱不禁风的,如今更是抵抗力低下,整个冬天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冒了,怀孕的时候便有过两次。如果不是两个母亲用心的给她补身体,也许她感冒的次数还会更频繁,小苗苗的身体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强壮,至少从出生到现在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过的。

    “再不行就让张医生到家里来给你看看,等你好了我们就去医院做体检,三个月一次。”湛一凡隐隐的有些担心起薄荷的身体来。

    “哪里那么夸张啊,就是有点儿咳嗽。而且吃药的话抵抗力会越来越差的,晚上泡个热水澡应该会好很多。”薄荷也并不想生病,首先小苗苗吃不到母乳,其次就是她也不敢抱女儿,怕传染过去,所以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她自己也知道并不是特别严重,吃药也的确是会降低抗体,所以她从来都是能不吃药就尽量不吃,况且药性到了自己身体里对小苗苗也是不好的。

    两个人,一个人坐着抱着孩子一个人蹲在地上,就那么看着怀里的小苗苗慢慢的吃睡过去,直到大厅里传来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声。

    “啊!婚礼好像开始了,我们快进去吧。”薄荷站了起来,侧过身躯又轻轻的咳了两声,该死,这感冒好像比早上严重些了。

    湛一凡微微蹙眉的看着薄荷,单只手臂横抱着已经熟睡的小苗苗,另一只手则从后面轻轻的拉住薄荷的手。

    “唔?不行……”薄荷立即便要挣扎。

    “牵个手,不会传染的。”湛一凡微微叹息的拉住薄荷欲要挣扎的动作,并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牵着她便向前走,薄荷轻轻的掩着唇,跟着湛一凡回到已经暗了灯光打了灯束开始婚礼的宴厅现场。

    回到座位,因为凌蛋蛋小朋友已经回到他爸爸那里,所以薄荷又坐回自己之前的位置。暗光中湛一凡与凌城这两位身为同僚的男人互相点头致意,各自抱着自己的孩子暂时观看婚礼。

    “新娘洛以为,无论贫穷、疾病或是生老病死,你都愿意嫁给你眼前的这位马丁先生,作为他的妻子吗?”

    现场一片窒息,都在等着新娘的回答。

    美丽的洛以为看着眼前的男人,今天的他真的是帅气而又英俊极了。从他走进她办公室耍流氓的那一天开始,他们似乎就已经注定了彼此会纠缠在一起的命运。他为她所作出的一切,她其实从来都是看在眼里的,而她也愿意为他而鼓起勇气,勇敢的接受爱,勇敢的去爱人,所以才会有这一天啊。

    “我愿意。”

    所以无论司仪问多少次,她都是愿意的。

    “新郎尤里&8226;马丁先生,无论贫穷、疾病或者生老病死,你都愿意娶眼前的这位洛小姐,让她作为你的妻子,而你作为她的丈夫,从此爱护她,守护她,疼爱她,忠诚她,并且永远在一起一辈子吗?”

    有力有些窒息的看着眼前今天没得不像话的属于自己的新娘,她真的要属于自己了……他从未想过他在某一天也会结婚,也会拥有爱人,也会如此轰轰烈烈的想要与一个女人永远在一起,为了她改变从前的许多观念,重视女人,重视她的存在,并且就此想要一辈子!那是个多么可怕的念头……但却又是多么幸福的一个念头啊。

    “我愿意。”

    无论司仪问多少次,他都是愿意的。

    掌声如雷,湛一凡微微的将小苗苗贴近自己的怀里,用大手轻轻的捂住她的耳朵,薄荷虽然也兴奋的想要为洛以为和有力鼓掌祝福,但终究还是只轻轻的拍了拍掌,不管掌声激不激烈,她的心里是的的确确为他们而祝福的!

    真挚的希望他们能幸福,就像自己和一凡一样,拥有着他们的家庭和越来越浓的感情,岁月长久。

    终于开始宴席,张姐将婴儿车取来,湛一凡便将婴儿车搭在他和薄荷椅子中间,然后将小苗苗放在婴儿车里盖上鹅黄色的小被子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薄荷忌惮自己感冒,湛一凡便亲自给她夹菜,薄荷便没有用自己的筷子碰碗碟里面的饭菜,这一桌的人都为她这个小举动而感动,小细节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至少这对夫妻的人品让这一桌的人都感动而且折服信任了。

    凌蛋蛋玩儿了一会儿便从他父亲的怀里滑下来并跑到小苗苗的婴儿车旁蹲下来捧着小脸看着车里同样好看的小苗苗。

    “阿姨,她是小妹妹吗?”凌蛋蛋看了一会儿似乎很是喜欢便开口问。

    “嗯呐。是小妹妹。”薄荷早就发现凌家小少爷蹲在自己女儿婴儿车旁了,不过他并没有伸手去碰小苗苗,所以薄荷的态度也就非常的温和了。

    “比我小三岁咯?”

    “嗯。”

    “她叫什么名字呢?”

    “小名苗苗。大名,晴空。”

    “苗苗?晴空?”凌蛋蛋显然还不太理解这名字里的深意,不过他还是觉得好好听哦。

    “小冽,快回来,不要打扰小妹妹睡觉。”念鱼朵突然命令,毕竟小苗苗才睡着没一会儿,而薄荷明显今天是不能给小苗苗吃母乳的,所以如果突然醒了念鱼朵也担心很难再哄安生,那就是给薄荷和湛一凡找麻烦了。

    “不要。”谁知道凌冽小朋友这一次头摇的比拨浪鼓还圆,反而更执着的蹲在婴儿车旁捧着小脸看着里面的小苗苗,“我要看妹妹。妹妹比我好看呀,我要看她!”

    湛一凡伸手就把婴儿车的罩子给拉了下去,毫不客气的挡住了凌蛋蛋的视线,并有些冷的盯着说话大声且执着的小蛋蛋。

    凌蛋蛋这才抬头发现小妹妹的爸爸好像比自己的爸爸更恐怖呢,不过他可是从小都吃‘熊心豹胆’长大的!他连自家那个爷爷都能搞定,还怕了这个年轻叔叔吗?

    “叔叔,你是怕我抢你女儿吗?”凌冽气势汹汹的回瞪着湛一凡,虽然小腿儿颤抖的都圆了,不过面子上还是做足了冷静。

    哎哟!?薄荷心里不由得轻呼,湛一凡也轻佻眉梢,这小子……

    “小冽!”念鱼朵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亲自起身便将凌蛋蛋给拽了回去,甩给凌城并狠狠瞪视:这小子怎么和你一样色啊!对方小妹妹才一个多月他也能贪恋美色!?

    凌城嘴角带笑:媳妇儿,是从娃娃抓起的。

    念鱼朵狠抽嘴角,所以她十七岁就被凌城给吃定了……根本就是家族基因在作怪?

    这边两个人无声的交流,那边薄荷和湛一凡都不自觉的向小苗苗的婴儿车又靠近了一些。防火防盗还要防小流氓!

    很快洛以为和有力便率着他们的伴郎伴娘来到席间敬酒,薄荷早已经准备好了替换酒品的饮料,而洛以为今天是不能喝醉的,所以醇儿这个伴娘就成了洛以为的出头鸟,三杯有两杯都给替了,以至于到了薄荷他们这桌时,薄荷已经隐隐的有些担心脸蛋儿开始酡红,眼神开始飘忽的醇儿了。

    说了客套话,醇儿便又要过来替酒,洛以为也是真的有些看不下醇儿这么凶猛的替自己这一次便颇有良心的自己喝了,醇儿还不太情愿,于是薄荷初步断定,醇儿这丫头应该是喝多了。

    所以散了席薄荷便去找醇儿,可是找遍了整个宴厅和后面的休息室都没有醇儿的身影,薄荷立即抓着洛以为这个还没有和新郎出发去渡蜜月的新娘有些着急的问:“醇儿呢?看到了吗?”

    洛以为虽然有些犹豫不过还是低声告之:“醇儿喝多了,就去卫生间吐来着……不过我看见李泊亚好像不一会儿也跟着去了。”

    薄荷什么话也没说立即迈步向卫生间的方向而去,但是卫生间找遍了也依然没有醇儿的身影。薄荷立即返回厅中找到在等她的湛一凡,并拉着低声道:“李泊亚可能把醇儿带走了,你帮我问一下……她情况如何?”

    湛一凡听了薄荷的话也挑起眉梢,毫不犹豫的便拿出手机翻出李泊亚的号码便拨了过去。

    其实薄荷担心的是李泊亚会乘人之危,他毕竟是个成熟的男人,做事手段也狠而且十分果断决绝,他对醇儿的心思早就已经对自己表白过了,所以薄荷才担心。

    虽然醇儿已经成年,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侄女,放在她眼前的事情不可能不管不顾随其乱来。所以薄荷认为怎么着也不该是喝醉了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该是醇儿自己的选择!湛一凡显然在这事儿上也不太信任李泊亚,所以神情间也隐隐的带了些急色,但是电话通了……却久久无人接听。(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