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17 曾经最美好的时光

217 曾经最美好的时光

    醇儿和栾晓晓是高中同学。

    醇儿读高中的时候被爷爷送进云海市比较出名的贵族学院,至此才认识的栾晓晓。那个时候醇儿还不知道在云海市有着非凡地位的栾家是何等的存在,所以也就不知道栾晓晓的姓是多么的特殊,更不清楚栾晓晓是生人一般不敢接近的对象。

    其实,就算是那些与栾晓丽接近并做朋友的男生女生,都是些趋之若鹜追逐栾家的势力人物。栾晓丽清楚自己长相一般,更清楚自己的性格平时看起来也似乎没有什么突出或长处,但她就是时常一副微笑的模样,任由那些人追逐着,而对她来说她也不过是多了一些可以使唤且消遣的对象,并无损失之处。

    所以她这幅‘大好人,人人都喜欢’的模样让当时的醇儿真正是羡慕极了,醇儿性格活泼、开朗,骨子里就像个孩子似的纯真,总是以为这个世界很美好的醇儿并不知晓栾晓晓的身份更不知道栾晓晓与那些她追逐的人根本就是互相利益关系,所以她也跟着那些人一样追着栾晓晓跑,直到栾晓晓自己受不了她那一头热的性子才问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和你做朋友啊!”纯真的醇儿一脸灿烂笑容的看着栾晓晓很理所当然的道。

    栾晓晓当时一怔,从未有人这么直面的和她说要做朋友来着。

    “为什么?”栾晓晓也理直气壮的回问,想和她做朋友不就是想从她身上得到利益吗?不管是名声好,还是钱财,又或者家族的利益,只要她白玉醇要,她栾晓晓都给,行了吧!?不然她一定会被这个热情似火的姑娘给融化了。

    “为什么?因为那么多人都和你做朋友啊!所以你一定性格好,又会包容人,而且学习好对不对?哎呀,实话和你说吧,我就羡慕你这样的人,聪明、性格又好,哪像我啊……他们听完我名字都笑了,觉得我傻,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哎哎,所以我就想,你一定不会拒绝我的!”醇儿一脸期盼的望着栾晓丽,等着她和自己交朋友。

    “就因为……”栾晓晓当时气绝,就因为她看见别的人都跟着她跑,所以就觉得她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栾晓晓当时就觉得白玉醇是个二缺,这辈子都没遇见过这么二缺的,交朋友还能真的交个理由出来?还让她哭笑不得无法辩驳,因为她的理由让栾晓晓觉得是那么的‘真挚’。

    “你叫什么名字?”

    “我?白玉醇啊!”

    “白……愚蠢?”栾晓晓抽搐着嘴角,如果不是良好的家庭教育让她控制了情绪,她可能真的会毫不客气的就笑喷出来。人本来就小白姓个白也的确不是她的错,但是名字还叫愚蠢?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别的名字能配得上她了。

    醇儿开心的笑着点头不给栾晓晓任何机会就扑上去一把抱住栾晓晓的胳膊并亲热的道:“那以后我们做朋友吧!我知道你答应了,你看你都问我名字了,你看你还不笑话我名字,你看你就是这么好啊!我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你以后能做我真心的朋友么?我们做好闺蜜吧?就是什么悄悄话都能说得那种!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来自白阳镇的……”

    从那以后醇儿就缠住了栾晓晓,栾晓晓渐渐的也真的接受了她,因为她渐渐的发现纯真的醇儿虽然人白了点儿但真正的魅力无限。栾晓晓发现那个时候的醇儿如果真的用了心去看她,谁都会看见她不仅外表漂亮,内在也比这贵族学校的任何一个女生还要漂亮。

    栾晓晓渐渐的把醇儿当做了真正的朋友,高一整整一年两个小姑娘就像别的普通小闺蜜一样说着悄悄话,聊着八卦和零食或者明星。虽然栾晓晓总是兴趣缺缺的模样,但她对醇儿却是不同于别的那些人的,对于别的朋友她可以说是敷衍且无聊消遣,但是对醇儿却是一段难得的真挚感情。她对醇儿真心相待,就连悄悄话也和醇儿真心袒露,比如她的初恋,比如她喜欢的人,后来醇儿也才知道,栾晓晓虽然长得很普通,可是性格却十分的强大,看似淡漠的外表下拥有着一颗坚强如金刚般的心啊!而且那个时候,能分享恋爱这种小事,对她们来说已经是最刺激的事了……醇儿也曾经以,她们的友谊能如此长存一辈子。

    直到后来,栾晓晓突然在某一天就消失了,高一下半学期的考试,栾晓晓缺席没有参考,醇儿因为担心栾晓晓所以也考的完全不理想。直到放假的那一天,栾晓晓的母亲和管家亲自来学校给她搬东西醇儿才知道栾晓晓要转学了,也才知道栾家声势浩大是个大家族,因为栾晓晓的母亲根本不屑告诉她这个‘栾晓晓唯一真心的朋友’栾晓晓至此去了哪里。而栾晓晓也没有给醇儿留下任何的信息,就此真正的消失在了醇儿的世界里……

    直到这一天,醇儿作为洛以为的伴娘,在宾客行里间寻找着某一个人时,被栾晓晓看见并认了出来。

    醇儿没想到,过了六年,她还能再看见栾晓晓,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两个人走到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栾晓晓一脸微笑的看着眼前的醇儿,她比六年前漂亮了,但是站在醇儿面前看起来依然平凡,醇儿已经活脱脱成了一个大美人。

    “今天我才发现,你和某个人真像。”栾晓晓看着化过妆的醇儿轻声道。

    醇儿勾了勾唇:“你认识我小姑,也不足为奇。”化过妆的自己和小姑颇为相似,她是知道的。

    “小姑?我记得,你姓白,来自白阳镇。而你口中所说的小姑……该不会是湛氏董事长夫人,曾经薄家的大小姐吧?”栾晓晓看着眼前应答自如而且对与自己的重逢似乎没有半点儿情绪起伏的醇儿心里还是有些诧异的,曾经那个纯白如纸的姑娘,是不是也变了?

    醇儿听了栾晓晓的话也只是轻轻一笑,似乎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抵了回去道:“哪个豪门没点儿破事儿?”

    “醇儿!”洛因为正在找着醇儿,遥遥的看见便轻唤了一声。

    栾晓晓向洛因为颔了颔首,洛以为也向她笑了笑并走过来:“晓晓啊,你来了。今天就你一个人吗?”林家在云海市也是有头有脸的,而栾家能派栾晓晓出席洛以为的婚礼其实大多也是看在洛因为和林靖的面子上的,毕竟一个中药世家的门面还完全轮不到栾家来攀附迎合。

    “我和未婚夫。”栾晓晓望了望并未看见自己的未婚夫便也作罢了,只是微笑道。

    “哦,那你玩的开心哦。我要把伴娘带走了。”洛因为笑了笑,拉着醇儿大步离去。

    “好。”

    栾晓晓看着白玉醇消失的背影,微微的叹了口气,当年的友谊……是一去不返了吧?不然怎么会连一句‘你当年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消失了’这样的话也不曾问过呢?

    她早已想过,必定是再也找不回来的,再也找不回那一年最纯真却又是最美好的时光了。

    如今看来,这白玉醇的身份也并不如自己当初想的那么简单,湛氏董事长夫人是她的小姑,而她还做了洛家二女儿的伴娘……呵,当年的那张白纸,似乎对与自己的重逢很不欢喜呢。

    “你和栾家六小姐认识啊?”

    “六小姐?”醇儿看向洛因为,她还真的不知道栾晓晓在家中的身份和地位。

    “她父亲是栾家老四,所以她排行不太高,也不太受重视,但是人极其聪明,在不受重视在别人看来也是个家世地位极高的大小姐。栾家在云海市的神秘程度你也该知道吧?”

    醇儿点了点头:“嗯。”六年前就知道了。

    “她未婚夫也是人人皆知的人物,总之你别和她离的太近,她的生活圈子很复杂。你当好你的小警察就好了。”

    洛因为的警告字字如珠落在醇儿的心头上,醇儿想起六年前,不过很快便自己摇头将一切摇开,并转开话题问洛因为:“那个……伴郎到了吗?”

    “伴郎早就到了,在那儿。”随着洛因为的手指着的方向望去,醇儿的确一眼就看到了李泊亚。早就来了吗?但她为什么没有早早的看见他?

    李泊亚放下手中的酒杯,突然转身并向醇儿的方向淡淡望来,脸上浅浅温和的笑意突然顿住,虽然嘴角的笑意还在,但醇儿明显的在他眼底看到一抹深深的冷意。

    醇儿浑身一怔,突然想起那一晚……他的眼神似乎也今日这般,冷如寒冰,冰冻三尺,直直的望进她的心底,然后莫名的心虚。

    其实,她哪里做了亏心事?对他来说,她原本就是过去时,他们早已经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八个月他们之间也将‘过去时’维持的很好,他几乎没有招惹她,不是么?所以,她并不觉得她和丁鼎走得近,是一种错。

    醇儿最讨厌研究感情的事,初恋梁家乐时,是真的累了,所以她不想再将自己的精力放在感情上,连想都不愿再多想。所以当丁鼎向她表白之后,她震惊过后也是嗤之一笑,甚至认为,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也许还真的能结婚呢,反正都是警察。

    但是很快她又将这个想法撇去,她知道自己不喜欢丁鼎,对他只是像兄长和前辈那样的感情,最多还带着敬佩崇拜之意。

    所以那一晚,她也认为丁鼎是喝多了,因为他的怀抱带着淡淡的酒气。

    “鼎哥,你喝多了。我扶你上出租车,送你回去吧!”醇儿很快就挣开了丁鼎的怀抱并转身扶着她向外走去。

    她虽然懒,虽然不愿意多考虑感情的事,但是她心底也清楚明白她和丁鼎是不可能的。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他无法融入她的家庭,她也无法全部融入他的世界。醇儿也只当丁鼎是胡说的,架着丁鼎便出了警局,还惹得王燕一番好瞪。

    只是让醇儿想不到的是,李泊亚竟然还等在警局的外面,并且靠在车上,似乎还在等她。

    所以扶着丁鼎出去的醇儿愣了,他为什么还在这儿?等她吗?似乎之前两个人的对话并没有完,她也有问题想问他的,为什么还要招惹她之类的等等复杂问题……可是终究那晚还是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因为,丁鼎没有看见李泊亚,丁鼎的自尊心受挫了,所以丁鼎突然站直身子并捧着醇儿的脸真挚的说道:“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是的,白玉醇,我喜欢上你这蠢丫头了!是喜欢,不是说着玩儿的!刚刚你明明是答应了,要做我女朋友的……所以,不许抵赖!”

    醇儿被丁鼎再一番的表白吓住了,还没反应过来,丁鼎便突然弯腰下来并准确无误的吻上醇儿柔软的唇。

    醇儿很快就推开了丁鼎并给了他一个巴掌,低声怒吼:“前辈!”

    挨了一巴掌的丁鼎似乎终于清醒了一些,有些迷惑的看着醇儿并笑道:“怎么……是不答应了?”

    醇儿没有理丁鼎,而是有些紧张的看向李泊亚应该站着的位置,可等她回头望去过才发现,他已经走了。

    醇儿握了握有些痛的手掌,叹了口气,他是不在乎的吧。

    可是,从那以后,她的心里却生了一个疙瘩,好像有什么事堵在胸口,好像有什么话想要和他说明白,但是她其实自己也知道……他们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

    他们并不是什么需要解释误会的关系,越解释反而越奇怪了,就算丁鼎和她之间有什么,和他也是无关的……醇儿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又渐渐的淡定了下来,更何况在面对他眼底的那抹冷意之后,她心中的那股子郁结反而消散了,她醇儿和他李泊亚只不过是前炮友的关系,互相有什么好纠结的?

    李泊亚缓缓的走了过来,站在醇儿的面前,看的却是洛因为。

    “婚礼快举行了吧?”一脸的微笑,眼底却没有笑意。

    洛因为也并未察觉这二人之间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只笑笑道:“嗯,对。看看湛先生和薄荷来了么?他们可是今天的贵宾。”

    醇儿望了望,指着门口的方向道:“来了。不过,那个人怎么也来了?”

    洛因为也跟着望去,在看到言毕的身影后只淡淡的‘哦’了一声:“那个言律师,娱乐传媒大亨的少爷,他就是栾家六小姐的未婚夫。”

    醇儿瞪大双眼:“不是吧!?那个男人!?”她对那个男人可是没什么好感的!那可是出了名的黑心律师啊!长得虽然人模狗样,但是做事行为有时候却是脸狗都不如的。

    李泊亚淡淡的瞥了醇儿一眼,转身跟着洛以为向后面而去了,醇儿反映过来他们已经走了才匆忙的转身立即跟上。哎哎,她怎么觉得今天的这场婚礼对她来说有些不得安生呢?

    *

    “怎么了?”湛一凡轻轻的从后面揽上薄荷的腰肢。因为还没有怎么瘦下小腹来,所以薄荷穿的是韩版的晚礼服,别的地方倒是一如从前的纤细,所以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薄荷的身材一如从前的完美,而且胸脯只见越加的伟岸。

    薄荷冲着回转身来的湛一凡微微一笑:“没事。走吧。”说着便要再次转身离开。

    “希望你能记住我说的话,我可不是开玩笑的。”言毕在后面微微扬声再次而道。

    “输了就是输了,如果你要一直惦记在心上的话,我无所谓。”薄荷淡淡的扔下一句,头也没回便和湛一凡齐齐消失在了人群中。

    言毕轻轻的抱怀,刚刚往前两步便看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言毕弯唇冷冷一笑,那个女人应该是他传说中的未婚妻,栾家的六小姐栾晓晓?

    “嗨。”栾晓晓轻步走过来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说实话,这是他们成为未婚夫妻以来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订婚典礼上,第二次是在别人的婚礼上。

    “嗯哼。”言毕耸了耸肩,他对这个未婚妻并无好感,但他是知道她今天要来的,他们本就是作为未婚夫妻的形象一起出席,所以见到她也并不意外。只是他们本无感情,本就只是家族联姻,而这个女人似乎也聪明,虽然模样一般,但还好有个好脑子,不会缠着他,也有她自己的生活。

    “走吧。”栾晓晓淡淡的挽上言毕的胳膊,两个人就像普通情侣一样微笑着开始行走在这场婚礼宴席间。

    薄荷刚刚坐下小苗苗就哭了,张姐立即将已经凉好温度且兑好的奶粉递给湛一凡,湛一凡拿着奶瓶经验老道的喂给小苗苗,但是这一次小苗苗偏偏就是不喝,吃两口就给吐出奶嘴来。

    平日里白天小苗苗从来都是吃母乳的,所以她这会儿不肯吃奶瓶,更不肯吃奶粉,而且抱着她的又不是最熟悉最柔软的妈妈,所以小苗苗‘哇哇’的大哭个不停……就连四周的人都侧目望来,薄荷生孩子的消息早就从伦敦传回中国,所以看着他们抱个孩子回来这些人也不觉得新奇,就是不知道这一对初为人父母的夫妻这会儿究竟在做什么,不然孩子怎么哭的那么揪心啊!?

    ------题外话------

    ——关于醇儿和栾晓晓的过去绝对不是白写凑字的哈,是为后文的某件事埋了伏笔。(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