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14 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214 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给他放假,你不想要蜜月了?”湛一凡冷冷的看向有力,别以为他回来了一切事物都该立即扔给他这个当BOSS的。

    小苗苗现在还小,他不可能立即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再者,有力眼看着要结婚了,如果他们一起休假,他必定是忙不过来的。

    有力一听威胁到了自己的蜜月立即不吭声了,毕竟以为已经计划蜜月很久了,新马泰哪里吃饭哪里住宿都被他老婆计划周详的安排妥当了,如果他这个时候说蜜月取消,洛以为指不定要多失望,现在兄弟情和爱情,他自然是首先婚姻爱情的。

    李泊亚凉凉的看了有力一眼,如今是兄弟如衣服,老婆如手足了?

    有力自知败阵什么也不多说只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李泊亚抚了抚镜框淡淡道:“放不放假没关系。”可是镜片上却闪过一抹白光。

    湛一凡虽然是BOSS,但也是有力和李泊亚心目中永远值得尊敬且不可辩驳的‘大哥’角色,所以湛一凡也自知他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对他们也无法像对待别的员工一样真正的狠绝无情,整理着袖口只道:“现在是开创亚洲新市场的初阶段,你们只能多辛苦一些。有力的蜜月修半个月,半个月后李泊亚再修一个星期。然后各就各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已经走到出口,司机小丁立即忙不迭的来接东西,湛一凡亲自将薄荷的外套服侍她穿上,并弯腰将婴儿车里的小苗苗抱起来裹进怀里。

    “云海市好冷。”薄荷忍不住的拉紧衣领哆嗦,又拉着湛一凡的胳膊,两夫妻带着孩子先钻入敞开门的加长轿车。白合拉着一羽跟在后面,车上立即暖和多了,一家几口才又缓了缓气。

    有力一脸郁闷的落在后面,洛以为见着立即过去问:“怎么了?”

    有力摸摸洛以为的头有些不忍的道:“老婆,我们的蜜月只有半个月了……”

    洛以为扬了扬眉梢:“是……你BOSS说的啊?”

    一旁的李泊亚轻轻的飘过,不咸不淡的看了有力一眼,有力立即又换了一种口气道:“算了。有总比没有好,以后还有机会休假的。”

    洛以为胸口却憋了一口气,转身上车坐下便气哼哼的直瞪着湛一凡。

    醇儿是最善良的人民警察,帮着小丁搬完行李才上车,一坐下来就发现洛以为的脸色奇臭无比。

    醇儿一向没心没肺惯了,从不看人脸色说话,一向雷击风行,当即也没有多想便问:“欸,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开心啊?刚刚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快说来让我高兴高兴呗!”

    薄荷也不知道洛以为突然在不高兴什么,一向也是有话就说,所以也问:“怎么了?吵架了啊?”刚刚看着洛以为和有力一起上来,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似的。

    有力一脸冤枉的举起双手,并将眼神投向湛一凡这个大BOSS。

    湛一凡事不关己的看也没看众人一眼,只是一脸温柔的看着还在他怀里熟睡的小苗苗。

    “你问你老公。”洛以为满心期待的等了大半年,好不容易能举行婚礼了,好不容易能蜜月旅行休息一下了,可是却突然遭遇蜜月减半,心情能好么?

    “一凡?”薄荷扭头向湛一凡看去,湛一凡怎么就惹她洛以为不开心了。

    湛一凡凉飕飕的抬头看向洛以为,洛以为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毕竟湛一凡的冷不同于她家有力的冷,是她完全招架不住的。不过随即洛以为便又很快的硬起胸膛,并回瞪湛一凡理直气壮的道:“难道不是么?减半,减半的蜜月还有意思么?”

    “只要是你们两个人,就算是窝在家里看电视做饭,难道不也是一种幸福?”湛一凡冷冷回驳道,眼神轻转再落向李泊亚:“再者,夺去你们一个星期的人,是他。”

    李泊亚挺了挺镜框,表情淡漠:“其实,我可以不要……”

    “算了!”洛以为突然大声,“不就是只有半个月嘛,半个月我们也能玩转新马泰!哼,羡慕死你们!”

    有力笑笑,洛以为看了看李泊亚还是很有良心的道:“这不是存心为难我们么……”李泊亚这几个月来忙成什么样子,和有力在一起的她完全是知道的,几乎没日没夜没周末,因为他大多的时间都给了要准备结婚和新房的有力,相比起李泊亚来说,有力就轻松多了。所以湛一凡让洛以为问李泊亚要假期,洛以为根本做不出这种事来。

    听了几句的薄荷明白了,感情洛以为是在责问她蜜月假期的事?半个月还少了么?为什么她反而觉得多了呢?这是不是意味着湛一凡又要开始忙碌起来了?

    “你就知足吧。”薄荷瞥着洛以为凉凉的道,“你忍心让我自己照顾小苗苗啊?忍心让小苗苗整日看不到她爸爸?”

    洛以为顿口,她一向是对薄荷说不出抵抗的话的,更何况笑宝贝的确是小,让湛一凡顶下一切好像真的有些不人道哦……不对不对,湛一凡才是老板啊,他忙死忙活不是应该的吗?

    洛以为哀怨的看着薄荷,但始终没再说什么,并且慢慢的接受了自己只有半个月的蜜月时间这个事实。

    “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醇儿挠了挠后脑勺,一脸迷茫的表情。不就是蜜月吗?半个月的时间还少啊?所以醇儿不懂洛以为还生个啥的气。

    “你猪啊。”洛以为气的立即转身伸手便在醇儿的额头上弹了一个爆栗。

    醇儿轻呼一声,揉着自己的额头噘嘴不满道:“暴力!洛以为,你还想不想要我这个伴娘啦?”

    “哎哟,威胁我哟。那你问问那伴郎,他要是非得要你做伴娘,你看看你还能逃不?”洛以为眯眼一笑,坏坏的看向有力对面湛一凡旁边的李泊亚。

    李泊亚原本在低头看文件,不知怎的话题就转到了他身上,不过还是很给面子的抬头眼神淡淡的瞟过醇儿。如今熟了的众人都知道,李泊亚那一副微笑的样子就是对不熟的人的面具,真正的他淡漠清高的实则一匹腹黑狼,所以对于他如今不苟言笑的模样,众人也习惯了。

    醇儿早前答应要做洛以为的伴娘就想到了伴郎会是李泊亚,她也觉得无所谓,反正伴郎和伴娘又没说过必须是一对儿,主人公也不会是自己把。但是现在听洛以为这口气,怎么好像自己要不要做伴娘还得看那李泊亚的同意?

    更何况,醇儿的性子一向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洛以为这样一说她反而生了反骨,站起来便道:“那我这次还真的不做了,能怎么着?”

    眼神是直剌剌的看向李泊亚的,语气是挑衅的。

    洛以为嘴角含笑的看向李泊亚,她现在心情正不爽,就像看好戏啊。

    李泊亚伸手抚了抚金边镜框,头也没抬只淡淡的道:“与我无关。”

    洛以为的下巴险些脱落下来,她早就知道这李泊亚对醇儿有意思,也听有力说过李泊亚的真实性情,所以她才以为李泊亚至少会对醇儿这丫头威胁一番呢,毕竟他这种人是不可能放过醇儿这样质朴的女孩,不是么?但她怎么也想不到,李泊亚竟然会说出这种话,管他什么事?

    醇儿这才满意哼哼的坐下并得以的看向洛以为:“你看吧,他又不是我的主导者,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洛以为见李泊亚事不关己一副淡漠态度也只好认输,秉着双手便向醇儿求道:“额……好吧,我错了。乖醇儿,马上就是我的大婚了,你要是不当伴娘我这个时候找谁去啊,拜托了,拜托了!”

    薄荷与有力同时摇了摇头无奈的笑,李泊亚那厮就是确定了洛以为不会真的放了醇儿,他更明白醇儿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丫头,所以才会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吧?不然,他要是真的在这个时候和醇儿呛上了结果只会适得其反让醇儿真的做不成伴娘。

    李泊亚啊……薄荷看向醇儿,没想到这两个人大半年竟然没有丝毫进展,也许接下来她也能看看好戏了?也许在她眼皮子底下,她反而放心些,希望醇儿那丫头不要吃什么大亏。

    一直在旁边安静坐着的白合突然侧过头来问薄荷:“荷儿啊,醇儿丫头是不是和那个李先生……”

    薄荷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的看向自己的母亲:“妈,你看出来了?”

    白合微微一笑的颔首:“不然那洛姑娘怎么说要问问李先生啊?而且啊,我看醇儿那丫头好像也有点儿在乎那李先生啊,不然她不会反应那么大。”

    白合不知道醇儿和李泊亚过去‘在一起’过的事,所以她不知道醇儿的心大多都是‘赌气’和被激的才会那么大反应。但薄荷也摸不太清醇儿的真实心意所以也没有和白合解释,只是更加的压低了声音问白合:“那你看……这个李泊亚怎么样?”

    “很不错呢。工作上心,长得也一表人才,我看你舅舅会喜欢的。”

    薄荷点了点头:“的确是个不错的男人。”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李泊亚模样清秀,气质儒雅淡漠,身形修长高颀,还有便是这家伙的事业心工作能力都是别人否定不了的,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整个亚洲市场和云海市的公司几乎都是他这个总经理在支撑的。能力和手段都狠断果决,只是千万不能做他的敌人,不然只怕下场还真不是一般的惨。

    “不过,妈。”薄荷想起一事来,立即低声向白合又道,“这事儿你先瞒着老舅。他俩现在还在摸索阶段,连正儿八经的关系都没确定下来,我也还在观望这李泊亚,万一事情不成后来让老舅他们失望也不好。”

    “嗯。好。”白合懂的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她当年谈恋爱也是瞒着家人的,所以理解也支持薄荷的这个建议。

    醇儿好不容易又被洛以为劝着要去做伴娘,突然发现小姑和姑奶奶在那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便好奇的伸过头去问:“你们说什么啊?这么开心又这么神秘的样子。”

    薄荷弯了弯嘴角,白合开玩笑道:“在伦敦有个青年才俊,我刚刚和你小姑说,该不该介绍给你。谁让你都二十四五岁了还不带个男朋友回家给我们看?”

    醇儿抽了抽嘴角眼带怀疑的看向薄荷,薄荷很配合的点头:“你姑奶奶说的是真的。那青年才俊真的不错。我看老舅肯定急你的事了吧?”

    这可戳着醇儿的心窝子了,她每次打电话老舅都会催她带男朋友回去,她才二十四岁半呢!怎么就都急的不得了,好像她嫁不出去了似的?

    越想醇儿越郁闷,痛的捂着胸口就哀道:“饶了我吧,我的姑奶奶哟……还有我的小姑,你是我亲小姑么?”

    薄荷似笑非笑的牵着嘴角:“本来就是表的。”

    醇儿大哭:“可你在我心里是亲的啊!”

    “正因为我自知在你心里是亲的,所以我给你介绍的是个‘青年才俊’啊。”

    醇儿欲哭无泪了:“我不要嫁给外国人啊。”

    有力有意见了,握了握自己的拳头鼓起强而有力的臂膀辩驳:“外国人怎么了!?配不上你这小不点儿啊?”

    “我又没说你,我说我自己不钟情外国人而已,你那么瞎激动干啥?”

    有力冷哼一笑:“挑三拣四。那不知道,从小在外国长大的华侨,你是否看得上呢?”说着余光便瞟向一旁再次躺枪的李泊亚,若有所示。

    醇儿挺直背脊,看也没看李泊亚一眼:“吃完国饭长大的还是外国人,我身为中国人民警察,绝对会忠臣我的祖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坚决不叛变我的婚姻!”

    湛一凡听着醇儿这话,不快的扬了扬眉:“丫头,斗嘴可以,别把我和你小姑拉扯进去也给骂了。”

    醇儿心里一个咯噔,小姑好像也是公务员来着……姑父好像也是个吃外国饭长大的人来着……醇儿自知说错了话立即哼哼不再辩驳了,有力也在洛以为的拉扯下适可而止。

    低头还在翻看文件全程都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李泊亚突然弯唇笑了笑,青年才俊是吗?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吗?坚决不叛变婚姻……呵,这个他同意。

    薄荷和湛一凡悄悄归国,高兴的自然是守着空宅子几个月的刘姐和张姐,还有便是如今已经顺利上了大学的隐。

    几个月不见隐,薄荷发现他长高了,不仅长高,似乎还长帅了。

    因为下午有课,所以隐没有同小丁他们一起前去接机,但是薄荷他们归来时车还在巷子口便看见隐已经站在了大门口遥遥望来。

    “是隐啊。”小丁的声音从隔板中间的缝隙传来,薄荷立即从窗户玻璃上测验望去,隐约间果然看见一个俊挺的身影已经等在了大门口。

    车子刚刚停稳,薄荷和湛一凡抱着小苗苗下车隐便直直的向他们弯腰鞠躬:“夫人,先生,欢迎回家。”

    张姐和刘姐也和隐一起等在门口,看见湛一凡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子立即都明白了,也跟着热情而又激动的问候:“夫人,先生欢迎回家。”

    小苗苗在这个时候突然醒来,也不哭,只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左右四下的望。醇儿看见小苗苗醒了立即上前自己抱了过去:“哎呀,小乖乖你终于醒了,姐姐等你醒来等了好久哦,小乖乖快让姐姐亲个。”说着便凑上自己的嘴在小苗苗的脸上左亲右亲。

    也许是因为醇儿和薄荷长得太相似,所以小苗苗被醇儿抱着又亲又笑小苗苗也不觉得陌生,不仅连哼也没有哼一声,竟然还对醇儿咧嘴一笑。

    醇儿惊喜的‘哎哟’一声:“太可爱了,太可爱了,竟然还对我笑呢。小姑你看见了吗?小苗苗喜欢我呢!”

    洛以为也心痒难耐的想抱抱,奈何醇儿疯丫头一样的抱着小苗苗就跑进花园,谁也不肯让抱一下,洛以为无奈的看着醇儿的背影才问薄荷:“小苗苗是名字吗?”

    “不是。是小名。大名是湛晴空。”

    “湛晴空?真漂亮的名字啊。”

    薄荷笑了笑,众人开始往里面走,张姐打开门,小丁也把车开了进去,在花园口卸行李,隐自然也去帮忙了。薄荷和湛一凡最后进去,看着隐,薄荷的心里竟然有一种自豪感,她一直把隐当做弟弟看待,现在看着弟弟长高了长的更帅了也更壮实了,心里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笑什么?”湛一凡突然低声问。

    “你不觉得隐高大了吗?越来越像个男子汉了。”过了年,隐也该十七岁了。

    让薄荷叹息的是,隐明明只有十七岁,但他身上却有着二十七岁的男人才拥有的稳沉和冰冷,没有一丝少年该有的活力或是张扬,日子越久薄荷就越是好奇,他究竟有怎样的过去?心底又藏着怎样的秘密?

    湛一凡拧眉,猛地揽过薄荷的身子抱在怀里,并低声警告:“不许看别的男人!”

    薄荷‘噗嗤’一声笑,无奈的推了推湛一凡的肩:“吃醋啊?这醋你都吃得下去啊?人家隐是弟弟,你乱想什么啊……”

    湛一凡不管不顾,看着薄荷眉眼间都带着的浓浓笑意依然霸道:“不管是弟弟还是哥哥或者别的什么男人,都不许多看一眼!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薄荷无奈的正要辩驳,醇儿大叫的声音却突然传来:“小姑你快来啊,小苗苗拉粑粑啦……”(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