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13 归国

213 归国

    薄荷立即从湛一凡的腿上站起来,并快步走到婴儿床边伸手将‘哇哇’大哭的小苗苗伸手抱起来。

    “噢,苗苗乖哦。”薄荷轻轻的拍着女儿的小胳膊,转身在床上坐下来。

    “应该是饿了。”湛一凡也起身走过来,并在薄荷身边坐下。

    “好像吃了有一会儿了……”薄荷看了眼时间,又摸了摸小苗苗的尿不湿,判断不是因为尿尿了,便拉起自己的睡衣来给应该是饿了的苗苗喂奶。

    吃到奶的小苗苗瞬间停止了哭声,湛一凡有些嫉妒有些无奈的用手指摸摸女儿的小脸蛋儿和那不停蠕动的小嘴巴:“小无赖啊你,饿了就哭,有吃的就不哭了。”

    薄荷哭笑不得:“她是孩子,现在只知道吃和睡觉,当然有的吃就不哭啦。难道还想让她思考一些人生哲理啊?”

    湛一凡不太服的哼哼,薄荷微微的笑着低头看女儿吃奶的模样,相比起开始的不好意思,现在还真是把什么都抛到一边去了,羞涩是什么都快不知道了,只知道如果她饿了吃不着而哭的话,自己一定会比她还难过。所有只要是关于能下奶,能对奶水营养的东西薄荷都吃,所以这二十天反胖不瘦,其实她这样的体质要长胖还真的不容易,可她愿意为了小苗苗而什么都吃,这也就是母亲的伟大了,只有自己做了母亲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涩,包括其中的幸福滋味。

    湛一凡也盯着小苗苗吃奶的小嘴儿,盯着盯着便泛起一脸羡慕的模样来:“爸爸真羡慕你,能吃你想吃的……”说着一双盯着薄荷白胖兔的双眸就露出贼亮的光芒来。

    薄荷无语的笑着用手指推开湛一凡的额头:“离远些,别把你那龌蹉的思想和眼神落在女儿身上。”

    “宝宝,你嫌弃我了……”湛一凡委屈的望着薄荷,薄荷冷哼哼的笑笑:“有了小苗苗作对比,你觉得我能不嫌弃你么?”

    湛一凡狠狠磨牙:“还好不是个儿子……”

    薄荷暗笑,如果是个儿子他得吃怎样的醋啊?不过,想一想还蛮开心的。

    小苗苗的食量不大,吃了大约五分钟便饱了,这一次也没有吃着吃着就睡着,而是静静的盯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薄荷拉好衣裳,伸手摸摸小苗苗圆乎乎粉嫩嫩的小脸蛋儿开心的道:“她又笑了。”

    湛一凡伸过头来,果然看见自家女儿嘴角露出微笑来。

    湛一凡心动的伸手自己抱过去并开心的在她脸蛋儿上亲了两口:“我的小公主这么小就会笑了,长大了得多迷人啊?”

    “你说什么啊?”薄荷对湛一凡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有这么当爸爸的么。

    “活泼开朗的女孩子更惹人爱么。特别是爱笑的女孩子,像我们苗苗这样的。”

    薄荷抽了抽嘴角:“那你是说……我不惹人爱了?”

    湛一凡将暂时还不能尽情的挥舞小拳头小脚丫子的小苗苗横着抱在怀里,这才一脸淡定的看向隐隐有些生气的薄荷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那当然不是了!别人那是没有认识你冷傲的外表下那温暖的内在,还好我眼光好,才爱宝宝你爱的这么彻底,这么深,这么无悔……”

    “行了,行了。嘴巴抹蜜了么?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薄荷虽然嘴上怨着,可嘴角却挂着甜甜的笑意。

    湛一凡伸手握住薄荷的手摇了摇:“我说真的。我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活泼,开朗,漂亮,清新,温柔,娴熟,成熟,性感……可我就是喜欢你,不管你是什么样子。在别人眼中是冷傲,孤寡、清冷、无情也好,或者还是如今这渐渐开朗温暖会笑的女子,在我心目中都是会挠我心的猫猫,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人。连小苗苗也比不上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薄荷反握住湛一凡的手,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人才把自己看得如此之重吧?而自己能幸运的成为他的唯一,何尝不是她自己的幸运和福气呢。

    “一凡我爱你。”薄荷缓缓的叹了口气,伸手抱着湛一凡的胳膊投入怀里,母女俩都睡在湛一凡的怀里,湛一凡左看看右看看,无言的满足涌上心头变成浓浓的幸福,人生如此,还有何求?

    “等你满月了,我们就回去吧。”湛一凡知道,她一定想回中国了,而且苗苗的出生证明已经拿到,他们必须回去给她上户口,还有便是有力那家伙和洛以为的婚礼就在农历新年前,他们这一次一定要赶上回去才是。

    “那你这边……”薄荷不确定现在几乎每天在家当奶爸的湛一凡是否得闲。

    湛一凡笑了笑:“大致需要我的事情我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别的父亲就能办好。以后我每个月会回来一次,其余时间就能一直呆在中国陪着你们娘俩,再拓展我在亚洲的市场了。”

    薄荷听见他这样说脸上立即挂上开心的笑容:“那等过完年,我就去上班。”

    现在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过完年去上班的确是差不多了,况且她已经离开检察院已经七个月,他知道她极其思念她的工作环境,所以他愿意放她回去。

    “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薄荷婉然一笑,开始期待回中国的时候了。

    挨了几日,很快就到了一月中旬,薄荷的月子也终于坐完了。只是自己的两个婚礼纪念日都在月子里,所以没有怎么过的有意义有些让薄荷觉得有些失望。不过现在想起自己终于出月子了,穿身上下就像得到重生一样,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舞,都在呼吸,让她觉得无比畅快也就将那些不开心统统抛诸到了脑后去。

    出月子的第一件事就是神清气爽去外面晒了一下太阳,然后在厅内泳池里来回的游了五圈,最后开始在腹部缠绷带。原本,薄荷生完的时候白合和宋轻语便想给她缠的,但是薄荷要亲自给小苗苗喂奶,而且她身体本就不是特别健壮,她们并不像让她整日因为绷带的紧绷感而减少食欲,所以才没有给她做这项工程。但现在她出月子了,白合又知道了薄荷很在意她的身材,所偶一在和宋轻语的商量下两个人决定给她缠绷带,帮她把腰部的肉给缩回去。

    薄荷并不知道原来还有缠绷带这一办法,虽然紧致的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但是这样做似乎真的还挺有效果,只是食欲似乎将降低。但是为了小苗苗,薄荷倒也每日勉强着自己和从前吃的一样多,所以白合和宋轻语也就放心了,就是心疼薄荷自己折腾的这么辛苦。

    一月二十号的时候,湛一凡和薄荷决定带着小苗苗返回中国,因为洛以为和有力的婚礼就定在一月二十五号,他们不得不回去了。

    宋轻语很舍不得,但是还好再过几天她和湛国邦也打算回中国去过春节,所以只好忍耐着见不着儿子儿媳甚至小孙女儿的不舍心情。白合这一次则准备跟着薄荷和湛一凡一起带着一羽回去,至于杰森这一次到没有跟来,就连送行都没有出现。

    薄荷有些意外,问白合才知道,原来是杰森又向她表白求婚了,而母亲想要思考一段时间,所以杰森在给母亲思考的时间和空间,薄荷无奈的笑笑,母亲应该是在乎杰森的吧?不然不会在看到空荡荡的机场时脸上浮现那抹失望的神情。而且,如果真的没有‘可能’的话,这些日子杰森的形影不离算什么?母亲就更不会说什么‘考虑’的话了。

    只是,薄荷想起了菲碧,不过很快又将这个女人的脸扔到脑后去,实在没必要担心她,不然真是庸人自扰。

    薄荷只是真心的希望母亲能幸福,杰森已经这么多年没有和菲碧母女联系了,所以是真的不用担心吧。

    抱着一颗兴奋而又激动的心情薄荷与湛一凡携着他们的小宝贝湛晴空还有母亲白合和白一羽上了私人飞机准备回国。

    在飞机上,小苗苗怎么都不肯睡,但也不哭。也许是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所以人反而有些兴奋,不管一羽给她拿什么她都笑,而一羽见着她笑也总是隐隐的露出笑意来,薄荷看着两个孩子开心自己也跟着开心,他们三个人开心了一旁的白合和湛一凡还哪里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呢。

    总之,在心情都不错的情况下,十个小时后飞机在云海市机场降落。

    早就知道薄荷要回来的醇儿和洛以为早已经翘首以待的等在机场的vip通道口,同行的当然还有有力和李泊亚了。

    已经八个多月没有见面的几人都显得有些激动和兴奋,特别是醇儿,听说小姑给自己生了个妹妹,还和小姑长得很像便整日的开始期待了。自己和小姑长得像,小宝贝长得像小姑,那不就是等于和自己也像嘛!醇儿真的很好奇,如果有个小宝贝长得与自己相似,那该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啊?而且还是小妹妹哟!

    醇儿兴奋的等着人,不同于一旁比较淡定的洛以为和有力二人,所以她完全没有发现此刻站在身后用着怎样一副眼神盯着自己的李泊亚。其实,薄荷离开八个月,醇儿也就总共见了李泊亚八次而已,醇儿甚至已经渐渐的不在乎李泊亚那一日为什么咬破自己的唇,那样的捉弄她,到现在,她觉得自己和他也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至于那八次,醇儿数了数,头两次是他在警察局外停着车和别的警察在说话,眼神似有若无的从自己身上掠过,醇儿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看到自己。过了两次,是自己去桐儿家时,他竟然也在那里,似乎是去送生活费,只不过没和自己说什么话,但是简单的吃了些自己做给桐儿的晚餐。后面四次,就是在自己下班的时候,他的车向以前一样静静的停在外面而他依靠在车上看着自己,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八个月来,他和她的交集也就这么点儿。醇儿自己也很奇怪她竟然记得把次次都记得那么清清楚楚,连日子都知道。也许,从他上次在车里说过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吻开始醇儿就以为他要做些什么,所以她注意力全部集中的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行为,想要防备。但偏偏其实他什么都没做,而她的防备也渐渐松懈下来,醇儿渐渐的开始明白,他就是在耍自己而已,渐渐的开始明白,她其实根本就是在庸人自扰,自己也许根本就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薄荷推着婴儿车,小苗苗躺在里面正熟睡着,在飞机上小苗苗睡得很少,所以从三个小时前便开始狂睡,直到现在还没醒。湛一凡推着一大堆行李,白合牵着一羽,五个人很显然的从vip通道走出来,醇儿一眼便瞧见了。

    “小姑!姑奶奶,姑父!”醇儿挥了挥手便大奔步的跑过去,一把抱住薄荷激动的险些落泪:“小姑,八个月不见了,你还好么?走的时候肚子还没起来呢,回来娃就已经躺在婴儿车里了,呜呜,太感动了我。”

    “我……”薄荷正要回抱醇儿并且回答她的问题,醇儿却又突然转身并一脸灿烂笑容的弯腰盯着婴儿车里熟睡的小苗苗:“哇……宝宝好可爱啊……”

    “咳!”湛一凡在一旁轻咳提醒,“她的小名叫小苗苗。”

    醇儿瞥了姑父湛一凡一眼:“好啦,我知道了。不就是小姑是你宝宝嘛,还不许别人叫重复了……哎哟,小苗苗,姐姐好想抱你哟……”醇儿真的是羡慕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谁让小宝贝这么粉嘟嘟啊?躺在铺好了柔软的鹅黄色褥子和盖着鹅黄色的被子里,整个人小人儿似乎软的就像棉花糖一样。小宝贝自己的脸蛋儿是粉嘟嘟的,白嫩嫩的,真的很像摸一把,啃一口,那小嘴儿更是红的像摸了胭脂一样!这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可爱的小娃娃啊?真的是小姑生的吗?怎么这么可爱啊!醇儿心痒难耐的伸手……

    “醇儿。”薄荷突然低声警告,“不许碰她。”生生的阻断醇儿伸手的动作。

    “可是小姑……我想抱……”醇儿委屈的看向薄荷,她都期盼一个多月啦,结果抱不成!

    薄荷立即笑了笑低声解释道:“她才睡着不久,等她醒了你再抱。”

    “那、那好吧……”醇儿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人,所以薄荷一笑她反而没了抵抗精神只好讪讪的缩手,只是依旧是一脸的依依不舍。

    “薄荷,你可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让有力去捉你们去!”洛以为还是比较义气,抱着自己超过了五秒没有撒手。

    薄荷拍拍她的肩道:“你的婚礼都订到这个时候了,我和一凡再不回来怎么也说不过去吧?我们给你们的新婚礼物装扮的怎么样了?”

    虽然婚礼推迟了,但是这几个月洛以为和有力为婚礼准备的完全充分。至少他们的新房是两个人一点点自己布置的,包括墙纸,包括地砖,包括婚纱照也照的非常精致,也去海岩岛拍了外景,。还有沙发、餐桌、床甚至碗碟都是两个人亲自挑选的,完全符合地中海风格,两个人整日的窝在新家里都不愿意回到各自婚前的家了,而且……两个人已经领了结婚证,只是还没有举行婚礼而已。

    洛以为热情的相邀:“嘻,地中海风格,欢迎到我们家做客哟。”

    “一定去。”薄荷也期待他们两个人的新剧,毕竟是自己和湛一凡送的,怎样都好奇啊。

    洛以为和薄荷简单的说了两句便也去瞧睡着的小苗苗,顿时也羡慕喜欢的险些流出口水来:“这孩子……太可耐了吧?就算是睡觉,都这么的漂亮,让人想亲两口啊。真的才一个月?”

    虽然看起来的确小小的是还不足两个月的孩子,但是漂亮的程度可不像是个已经张开了五官的啊!

    作为父母,薄荷和湛一凡自然开心自己的孩子被说漂亮了,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自豪和欣喜。

    “准确的说,是四十天了。”薄荷伸出四根手指,洛以为啧啧声的叹道:“我好喜欢啊……能让我当干妈么?”

    “呜呜,我也想要,可我只能当姐姐。”醇儿蹲在一旁可怜兮兮的哭诉,洛以为立即偷笑,谁让醇儿的辈分矮一截呢!

    三个女人许久不见了,推着婴儿车一起向外走去,白合和一羽跟在旁边,醇儿也很开心见到姑奶奶,说了一会儿小宝贝的话题便主动去挽着自己的姑奶奶说话聊天,而薄荷则问洛以为的一些关于婚礼的事情。

    几个女人在前面走,三个男人自然也就在后面跟着。

    “这几个月辛苦你了。”湛一凡弯了弯嘴角看向一直盯着前面那个蹦蹦跳跳最活泼的身影的李泊亚道。

    “这是我该做的。”李泊亚不露痕迹的收回自己**的视线淡淡道。

    沉默的有力突然硬声道:“这八个月,我准备婚礼,还要处理东区那帮混蛋的事,所以整个公司的事几乎都是李泊亚挑下来的。日本、东南亚、韩国、新马泰都是他在奔走,他没日没夜的连星期六星期天也没有,自然……也就没有时间去办他自己感情上的事,”说着有力还若有似无的看了眼前面那个最活泼的身影,像是在暗示什么似的,接着又淡淡的道:“所以BOSS……是否该给他放个假?”

    有力毕竟是李泊亚的兄弟,这几个月也自觉愧对当了老马似的李泊亚,所以主动提议。(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