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12 最美丽的赘肉

212 最美丽的赘肉

    “晴空?”湛一凡低念,宋轻语也反复的念着这两个字,湛国邦缓缓的点头微笑道:“不错。晴空万里……晴空。”看起来,公公应该是喜欢的。

    “小名也可以叫空空啊!多可爱。”宋轻语似乎也接受了这个名字,听着好听,写起来似乎也好看。

    白合在一旁也连连点头道:“我也觉得很特别呢,一般的孩子名字里带了晴字都会显得俗气,但是偏偏‘晴空’这两个字不仅舒服而又清新。非常适合做你的孩子。”

    薄荷微笑,她的‘荷’字要是跟了别的姓,真的也还特别的俗气,但偏偏姓了薄氏,所以听起来还不错,看起来也清新特别。就像她的女儿,‘晴’字也许并不特别,但是其中的寓意却特别的好,在加上一个‘空’字就显得特别而又清新了。

    “晴空,晴空……”湛一凡低声呢喃着这两个字,又低头看着薄荷怀里的小苗苗,越想便是越开心,仿佛这两给真的配得上他的女儿了。

    “真好,宝宝。”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微微的用了用力,“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真的吗?”其实薄荷知道,无论她给孩子取什么名字,湛一凡应该都会喜欢的。

    湛一凡又笑着看了眼襁褓中的宝贝女儿:“嗯。很适合我们苗苗。”

    众人望去,小家伙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似乎也满意极了这个名字。但其实这么小的孩子哪里会笑?可她的嘴角就是始终微微上翘着的,似乎天生就带着晴朗而来。所以这个名字,是真的适合她极了。

    不一会儿护士就来将小苗苗抱下去了,薄荷也沉沉的想睡,所以白合和杰森就带着一羽先离开了,宋轻语和湛国邦坐了片刻也回去了,只剩下湛一凡在这里陪着。

    “你也回去吧。”薄荷催促着湛一凡,他明天应该还要去上班,她不想他到时候又精神不济,或者是身体不适。

    “我陪着你。”湛一凡不肯走,反而坐在床边紧握着薄荷的手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道,“你睡着了,我就去旁边的沙发睡去。”

    “我自己可以的……”薄荷知道他是想陪着自己,但同时她也知道沙发睡起来并不舒服。

    “嘘!”湛一凡竖起手指向薄荷噤声,“不要再说了,快睡吧。”家人都回去了,自然是知道他要留在这里陪她的,更何况他是她丈夫,她生孩子那么累,他也只是在这里陪她几晚上,算不上什么。

    湛一凡一下一下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肩哄着她入睡,而薄荷兴许真的是太累了,不一会儿便在湛一凡的手掌轻拍的动作下缓缓入睡。

    窗外的雪渐渐飘大,已经落在地上积起薄薄的一层,窗户上泛起一层层薄薄的水雾,氧气机缓缓的向外喷洒着新鲜的空气,薄荷睡得很香。

    湛一凡换了套衣服出来用温热替薄荷擦了擦身子,看着薄荷睡得踏实之后便又才去婴儿室。

    小苗苗在她自己的小床上和她妈妈一样睡得非常踏实,四肢平摊在小床上,偶尔扬起紧握的拳头或者撅撅小嘴,只是蹲在旁边看着,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一个小时。不过,很快小苗苗就醒了,而且哭个不停,护士进来看她,说是尿湿了。

    湛一凡立即主动表示要给小苗苗换尿不湿,于是在护士的指导下,湛一凡手忙脚乱的做了第一次奶爸,给小苗苗换了一次尿不湿,虽然做的并不是特别号,但是护士却说他是第一次做父亲里面做得最好的了。

    湛一凡欣慰的看着渐渐不哭不闹的小苗苗,睁着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似乎在看她所处的环境,又似乎在看自己的爸爸湛一凡。

    护士将量好温度的开水递给湛一凡并问:“先生,要亲自给她喂一喂么?”

    湛一凡伸手接过奶瓶,因为小苗苗刚出生,又刚刚吃过奶,所以护士小姐并没有给她兑奶粉,只是给她喝一些不会上火的白开水而已。湛一凡拿着奶品,将奶嘴靠近小苗苗的小红嘴,小苗苗的小嘴一碰到东西就反射性的自己张开小嘴巴然后咋着蠕动吮吸。

    湛一凡神奇的看着她的小嘴,小家伙就是这样吃奶的么?刚刚,似乎也是这样吃宝宝的奶的……湛一凡看着看着便笑了,护士小姐见没有自己什么事便悄悄的退下了,将这一片小天地让给父女俩。

    而小苗苗吃着吃着又睡着了过去,不一会儿护士来给她量体温检查心率情况,湛一凡在旁边守着又看了她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去。这里有护士彻夜守着,所以他倒不用担心她的安慰情况。

    回到病房,薄荷还香甜的睡着,湛一凡弯腰看了一会儿她的睡颜,才发现小苗苗除了眼睛像自己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很像她妈妈。两母女的睡眼几乎是一个样子,在他心中都是那样的美。

    “晚安,宝宝。”

    雪静悄悄的落在地上,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十二月十二日这一天,真的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因为他们的女儿,湛晴空出世了。

    *

    因为薄荷与小苗苗的身体情况都很正常,所以第二天薄荷和小苗苗母女俩便出院且回家了。

    湛家上下都喜气盈盈的迎接着小公主的出生,达芙妮更是每天变着法儿的给薄荷做中国式的餐点想要给她补充营养,也是给小公主补充母乳的营养。

    宋轻语也经常亲自动手给薄荷做所有营养的东西,白合这个亲妈反倒没事儿做了似的,只好亲自动手给小苗苗织毛衣毛裤和毛袜子。还好白合的手艺非常好,织出来东西也非常漂亮,但依然暂时没有什么机会穿戴。

    虽然小苗苗的爷爷奶奶在小苗苗出生前就把她的房间装扮好了衣服也准备好了,但是小苗苗在房间里根本不需要怎么穿衣服,虽然是冬天,但是为了薄荷坐好月子,房间里几乎是没有一丝儿凉风的,所以整日和自己妈妈呆在一起的小苗苗也就着小棉衣在床上躺着吃了睡睡了吃,跟着自己的妈妈坐月子。

    苦的是薄荷,一个月来几乎时时都被人监督着不许下床不许洗澡不许洗头,可怜薄荷几次差点儿把头皮都挠破了,她这辈子就没有这么邋遢过。还好每日晚上湛一凡都会用滚烫的热水替她擦擦身子,虽然肚子是薄荷自己擦的,但是上药或是喂奶,湛一凡几乎是从不肯错过。让薄荷郁闷的事,原本忙碌的湛一凡突然间闲下来了似的,整日的陪着她在家,整日亲自动手给小苗苗换尿片擦拭,连小苗苗的爷爷奶奶外婆都很少插手。

    因为还在月子里,所以小苗苗并没有去她自己的房间住,就在薄荷和湛一凡的床旁边搭了一个小婴儿床,白天和薄荷一起在大床上睡着躺着,晚上则回到自己的小床上休息。

    湛一凡除了要给薄荷擦身子之外,每天晚上还要帮薄荷按摩头部,也是帮薄荷解除头皮痒的困扰,湛一凡也不嫌弃薄荷头发发臭,每天都像个二十四孝好老公和好老爸一样照顾着娘俩,这也是他这个月里让薄荷最感动的地方。

    虽然坚持着,但到了二十天的时候薄荷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乘着所有人都抱小苗苗去楼下客厅见客人的时候,自己就下床并溜进浴室里去洗澡。

    只是薄荷才刚刚坐进浴缸,湛一凡就回来了。

    湛一凡推门而入,原本是想给小苗苗拿她的粉色小毛毯,但进房间才发现薄荷不在床上躺着,而且整个卧室都没她的人影。于是湛一凡扭头向紧闭的卧室门看去,隐隐的听见了水声。湛一凡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轻步缓步的走到浴室门口,伸手轻拧门柄,‘啪’的一声便将门推开,并且装模作样的沉着脸看向浴缸里刚坐下的薄荷。

    薄荷吓得一个哆嗦,她进来竟然忘了锁门,所以听见声音第一个反应就是扯着旁边的浴巾来遮住自己白皙的身子。

    扭头看见沉着脸的湛一凡,薄荷才缓缓的松了口气,也毫不在意他板着的脸反而道:“快来帮我搓搓背,好痒啊。”

    湛一凡见自己的冷脸似乎也不能给薄荷造成任何的影响,微微的叹了口气便走过去。

    “你就知道我不会生气了?”湛一凡在浴缸边蹲下来,并用水打湿薄荷的背脊。皮肤还是那样嫩滑白皙,看的他一阵口干舌燥。

    “管你生不生气,反正再这么下去我要疯了!”说实话,这屋子里一丝风都没有,整个房间更是暖和的就像春天似的,她能坚持二十天已经是奇迹了,所以偷偷的洗个澡,她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大事儿。

    “你啊……”湛一凡笑着挠了挠薄荷的腰肢,薄荷往前缩了缩却严肃的道:“一凡,别闹。”

    湛一凡的手顿了顿,眯起双眼看着薄荷的后脑勺。

    薄荷也顿了顿,也许是知道自己刚刚的语气太严肃了些,但是……她是真的不想让他碰自己现在肥肥的腰,甚至独自。这些天就算是他帮自己擦身子,她都是自己坚持擦肚子的,从不肯让他碰或是看见那里松垮的一圈。而且这些天她坐月子每天吃的都是非常营养的东西,虽然不至于再张多胖,但是没有瘦下来……却是肯定的。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薄荷躺在浴缸里,用浴巾遮着自己的胸部、肚子和腿根,湛一凡温柔的用指腹给她洗着头,大约洗了半个小时才洗的干干净净也给她按得舒舒服服。用毛巾将头发擦得半干湛一凡才又给薄荷搓背,二十天没洗澡,所以身上并不是太干净,但湛一凡却完全不嫌弃,不仅给薄荷搓了背还给薄荷错了胳膊,脚、腿,只有薄荷不让他碰的地方他才没有亲自动手。

    “剩下的我、我自己来吧。”薄荷捂着胸部红着脸看向劳累了快一个小时的湛一凡。

    “真的不要我再帮忙?”

    “嗯。出去吧。”薄荷的眼神带了一丝丝的祈求,湛一凡抿了抿唇才转身出去。轻轻的关上门,湛一凡就靠在门上,门内的薄荷才缓缓的松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松垮且软软的腹部肉,薄荷有些挫败的叹气,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身材呢?

    白合抱着小苗苗坐在床边,看见湛一凡出来便微微一笑:“她洗好了吗?”

    “妈?”湛一凡没想到白合会在房里,立即站直了身子,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白合虽然有时候传统,但毕竟是个通情达理的,况且她回去也查过了,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只要将就好了,二十天之后洗澡洗头都不会有大问题的。

    所以她见着湛一凡神情紧张便道:“别紧张,二十天已经不容易了,只要好好的洗,头发不见风,不会有事的。看你表情挫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湛一凡也知道薄荷坚持到今天不容易,而且他也觉得过了半个月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所以才会看见薄荷洗澡洗头不责怪一句,并且他也知道她辛苦,最心疼的那个人也是自己。

    只是……湛一凡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轻步的向白合走去并叹道:“她好像不愿意让我对她亲密接触了。”

    “哦?”

    湛一凡也知道和自己的丈母娘说这些不太应该,但他实在不知道该把心中的这股郁闷向谁说,岳母一向公平公正,一定会替他们看到问题所在。

    “从苗苗六个月的时候,她就不怎么愿意我碰她。那个时候我想她是多为孩子考虑,也就没想那么多。但是生了苗苗之后,我也没有做别的想法,有时候只是想替她擦拭身子,但每每她都是一副拘谨的态度,似乎……很不愿意我碰她肚子这样的地方……”

    白合明白了,看着湛一凡身在局中一副懊恼的样子,白合作为丈母娘也不由得笑了笑并点醒道:“她一定是自卑了。”

    “自卑?”湛一凡不解。

    白合摸了摸肚子:“女人经过生产,身材是会变形的。小腹不再平坦,皮肤不再紧致,甚至有的女人一辈子也缩不回去腹部的赘肉,所以往往一开始都会自卑,很在意自己的身材。荷儿一定也是这样。她从来都是那么瘦,对自己的身材应该也很有自信,但是现在她才刚刚生产完,有这样的心理也是正常的。她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了,对你对她身材的想法在乎,就会产生自卑的情绪。这种时候,你千万不能逼迫她,要正确的引到她的想法,要让她知道你的态度,并且要让她重拾对自己身材的信心。很有女人在产后都会得抑郁症,所以一凡……你是她丈夫,我希望你能多多引到她向积极且正面的想法上去,不要让她陷入她的囫囵中,好吗?”

    湛一凡听了白合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的宝宝是因为对她自己的身材失去了信心开始自卑了?湛一凡有些哭笑不得,但却又为之感到心疼,原来她为了给他生孩子失去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又承受了那么多,而他竟然还想的那么多。

    薄荷换好睡衣从浴室出来,觉得神清气爽全身舒服多了。

    湛一凡在床旁边开了电烤扇,背对着浴室正在翻阅手中的不具名书籍。

    薄荷本来就觉得房间有些热,这一下就觉得更热了,走过去二话不说便将电烤扇给关了。湛一凡抬头瞧见薄荷也不怪她,反而伸手拽着她近在手边的胳膊轻轻一个拉扯便将她带入怀里并坐在自己的腿上。

    “哎呀。”薄荷低呼一声,神情有些紧张的蹙起眉间挣扎着似乎想要起来。

    “别动。”湛一凡按着她的胳膊低声命令,蹙了蹙眉有些不快的捏着薄荷腰间的肉,薄荷的心‘突’的一下惊跳起来,他、他怎么捏起她要不的肥肉来了?

    “一、一凡我……”薄荷正欲再次挣扎,湛一凡却突然按着她的腿并板着脸道:“怎么着二十天都没见你长肉呢?”

    “呐?”薄荷一惊,低头一副‘你有病吧’的眼神看向湛一凡。

    湛一凡眨了眨眼淡淡的道:“其实……我一直都有个愿望来着。”

    “愿望?”这个时候和她说什么愿望啊?

    湛一凡笑了笑:“那就是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和我们的苗苗一样,肥嘟嘟的小脸,肥嘟嘟的胳膊腿儿……”

    薄荷突然明白湛一凡的用心,立即挣扎着从他腿上站起来回到床上并严肃的打断他的话道:“湛一凡你别开玩笑了。没有男人喜欢胖女人的。”

    “是,的确是。”湛一凡诚恳而又严肃的看着薄荷继续道,“没有男人喜欢胖女人。但是男人一定喜欢为了给自己生孩子而变胖的女人。不管是腰部的肉还是身上其它部位的肉,都是见证者,都是最美的。”

    薄荷有些感动的看着湛一凡,他真的会觉得自己肚子上的肉肉……是美丽的吗?上面甚至有妊娠纹,那么的难堪。

    湛一凡伸手拉着薄荷的手,将她再次拉回到自己的怀里并坐在腿上,大手完全不顾及的落在她叠了两三层的肚皮上,满脸笑意:“这里装着我们苗苗三十八周,是它孕养了如今健康而又漂亮的小苗苗,它自然是这个世界上在我眼中最美丽的赘肉了。再者,我也相信宝宝你能恢复从前那漂亮的身材,对你自己要有信心,对我也要有信心,嗯?”

    薄荷没想到湛一凡能这么安慰自己,她是真的对自己肚子上的肥肉而感到困扰,甚至不想让他瞧见,没想到他竟然能知道她的心思并且直挑的安慰她。

    不感动,绝对是不可能的。心里也更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保证苗苗奶水够营养的水平上尽快的恢复身材才行……不然她怎么找回从前的自信呢?不然怎么配得上这样的湛一凡,怎么够勇气站在他的身边?

    “谢谢你,一凡。”薄荷圈着湛一凡的脖子,靠在他的怀里,不管如何,他今天的话也是真的安慰且感动了她,还给她带来了更多的动力和勇气!她也相信……自己能恢复从前的身材。

    薄荷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自信的微笑来,湛一凡因为薄荷心情转好眼底也浮现喜色,两个人正在温情脉脉时,婴儿床里的小苗苗却突然“哇啊~”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