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11 喂奶

211 喂奶

    关于小苗苗的大名该叫什么,说实话,薄荷都已经想了八个月了,奈何没有一个符合心意。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骨血,所以似乎无论是哪几个字拼凑在一起似乎都不能代表着自己的小苗苗。

    “他们……有什么好的名字吗?”薄荷看向湛一凡问。

    “他们说,我们的孩子,该我们自己取名字才更有意义。”

    湛一凡温柔的说着亲自将粥喂给薄荷,薄荷张嘴慢慢的吃了几口便又不想吃了。

    “怎么了?”湛一凡用纸巾擦了擦薄荷的嘴角,薄荷嘟嘴摇了摇头:“不想吃了。”

    湛一凡并未放下碗,而是用指腹轻轻的擦着薄荷的嘴角温柔的笑道:“这可不行,宝宝。现在你的身体非常虚弱,如果不吃怎么能快速的恢复呢?还有,小苗苗在等着你给她吃第一顿呢。”

    薄荷一惊:“她还没有吃过东西吗?”据她所知,一般医院给孩子吃的第一顿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奶粉。

    “她就喝了三次水,正确的来说还没有真正的吃过一顿。”

    薄荷这才觉得,自己的胸部的确有些胀痛感,好像是因为生了孩子才又这样强烈的感觉?薄荷自己也说不清。

    “那、那好吧,我再吃点儿。”薄荷看向湛一凡微微的笑了笑,为了她的小苗苗,就算她不想吃她一定也会多吃几口的。

    果然,不消一会儿薄荷便将一小碗都吃干净了,湛一凡却又给她盛了一碗,薄荷本来真的不想吃了,但是在湛一凡的眼神示意下还是无奈的又吃了半碗,就在继续吃的时候白合牵着一羽还有杰森进来了。

    “荷儿你醒啦?”白合见着薄荷正在吃粥脸上一喜便牵着一羽快步奔了过来。

    “妈,一羽,还有杰森,你们来啦?”薄荷笑着看向杰森他们,杰森看着薄荷气色还不错便笑着将一束百合花放在床头的花瓶里。

    “荷儿啊,觉得怎么样?”白合在另一边低头弯腰看着薄荷关心的问。

    薄荷点了点头:“还好。只不过……全身有些没劲儿,有些不舒服,想起来的。生苗苗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像死了一次似的,算是脱胎换骨了。”

    “生孩子就这样。下次就会好多了……”

    “下次?”薄荷惊诧的打断母亲的话,她这才刚刚生完,母亲就说到下次,对薄荷来说真的是一种惊吓。

    “哦,你是检察官不能生二胎来着,我忘记了,忘记了。”白合立即拍拍自己的额头笑道,她真的是高兴晕头了,自己当外婆了,整个人兴奋的不得了,许多话说起来竟然都没经思考。

    湛一凡笑着摸摸薄荷的额头,薄荷也笑了笑,看着一羽轻轻眨了眨眼:“一羽,看见小外甥女了吗?喜欢不?”

    一羽出奇的这次不再沉默竟然用力的点头,薄荷有些诧异的看向湛一凡:“一羽竟然这么豪爽的回应我了?”

    白合在一旁笑道:“一羽啊,特别喜欢苗苗。站在婴儿床前走都不肯走呢,一直盯着苗苗的那张小脸,还笑了呢。”

    “真的啊?”薄荷有些不可置信。

    “可不是。”白合摸摸一羽的头,“我想苗苗一定是上天送来的天使,不然怎么能使一羽都笑了呢?这孩子不是特别的事不是特别的人,是不愿意笑得,就连我这个做妈的见着他笑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所以,他会情不自禁的露出笑意来,说明他是真的喜欢苗苗这个天使啊。这我就放心了,等他长大一定会保护苗苗的!”

    薄荷看向自己的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心中的话说出来道:“妈。一羽的人生是他自己的,不应该将苗苗的人生交给他来守护。”

    “我说过,这只是给一羽的一个信仰而已。怎么,难道你连给他一个信仰也不愿意啊?”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一羽的信仰不该是一个人,不该是除了他自己之外别的人或事。”

    白合叹了口气,认真的说了起来:“你也应该知道,一羽他有他自己的世界,那个世界是我们谁也踏不进去的。我不想让他一辈子都这样,如果他一辈子如此,辛苦的不止他自己,也包括我们,也包括你。我想让他走出来,不只是训练和治疗而已,还要有一个人能拉着他走出来。苗苗是天使,又比一羽小,如果让他主动走近苗苗,他一定会学会主动去保护苗苗,只有成长才能让他走出来,让他渐渐的长大。荷儿,我知道你是为一羽好,想让他拥有独立的人生,但他需要的并不是独立的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他需要真正的融入我们,融入正常人的世界。”

    白合的一席话让薄荷意识到,她的想法似乎真的是错误的,一直以来她都快忘了一羽是个身患孤独症的孩子,她真的快忘了……她甚至将一羽看做了正常的人,所以觉得他需要的是和别人一样的。

    但一羽真正需要的并不是独立的人生,而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生而已。他需要的‘独立’是成长后的成熟‘独立’,并不属于他自己的世界。

    “我知道了。”薄荷缓缓一笑,这一次她是真的明白了。也许苗苗真的是天使,能让一羽更快乐更活泼起来呢?当然,苗苗也是她和一凡的天使,是公公婆婆的小天使,她给大家带来了无以言语的快乐和欣喜,这样一个小生命……是那样的美好。

    不一会儿,护士将小苗苗抱来,说要让薄荷给她喂奶。

    杰森和公公都出去了,只有一羽和湛一凡这两兄弟才能留下,剩下的就是薄荷自己和两个母亲了。

    薄荷在被子下将衣服拉起来,开始非常不好意思,甚至想让湛一凡包括别人所有人都退下,但是除了公公和杰森主动出去之外,剩下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出去。

    小苗苗有些不乐意的已经开始哼哼眼看着就要哭了,薄荷知道她是饿了,自己心里也着急,但是……薄荷为难的拉着衣裳到胸部以上,但也只是拉到那里而已,被子却不愿意再拉下去。

    “你快点儿啊。”婆婆急了,额头都在冒汗。

    “荷儿啊,你不好意思啊?”白合毕竟是生薄荷的女人,一眼就看出薄荷的犹豫是为了什么。

    薄荷红了一下脸,湛一凡微笑着拍拍薄荷的肩又万分小心的握住小苗苗的粉嫩小拳头,看着娘俩儿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在我们眼中这是神圣的,我都不吃醋,还怕什么?傻宝宝。”

    薄荷囧了,湛一凡都想开了,她还别扭似乎真的有些过于矫情了。婆婆还是一脸着急的样子,似乎只怕自己的孙孙给饿着了,不过也体谅薄荷初次当妈没有再催。

    薄荷也担心苗苗饿肚子,看着她这么小的人儿躺在自己的怀里,挥着小拳头,转着黑漆漆的眼珠子,那么可爱的样子,薄荷的心越来越柔软,那些羞涩感似乎也渐渐的消失了。最后咬了咬牙只好将被子拉下,然后将小苗苗完全抱进自己的怀里,忐忑的将她的嘴往自己的胸部靠来。

    但薄荷毕竟是个刚当妈的,并不知道怎么弄,非常不好意思将自己的粉色且不太大的乳tou放进小苗苗的嘴里,湛一凡看的却有些口干舌燥了,轻轻的咽了口口水,只是旁人都在看薄荷,所以就连薄荷都没有发现湛一凡正在炽烈的盯着她。

    “靠过去,苗苗她自己就会吃得……对……”宋轻语和白合见着薄荷不会便一起就在一旁指导,“用手指把她的下巴轻轻往下的抬一下,多吃一些进去,不然你的ru头到后面会痛。”

    第一股吮吸的感觉传来,薄荷觉得微微有些奇怪。说不上来的感觉,微微有点儿发麻的拉扯感,但是因为小苗苗非常小,所以力道很轻,刚开始两口可能没有,但是缓缓的薄荷自己也感觉到奶水似乎出来了。看着她的小嘴衔着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而且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她的食物,薄荷觉得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和怜惜感。

    薄荷全神贯注的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小脸蛋儿和那吮吸的小嘴儿,却完全没发觉旁边的几人除了一羽之外视线都已经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薄荷从未露出过如此般的温柔神情,这个模样的她真的像足了白合年轻的时候,白合想到了自己,宋轻语则是放心薄荷终于有了做母亲的感觉,湛一凡则是完全迷住了。

    他深深的为这一刻的薄荷而着迷。这样温柔的神情,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美得就像全身上下罩了一层光辉,比任何一个时候的她都要美……美得让湛一凡甚至觉得快要窒息了。

    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湛一凡的妻子,是他女儿的母亲,一种无法言语的自豪和幸福从心底滋生,然后以飞涨的速度蔓延……直至整个心房,甚至四肢百骸,全都感觉到了这一刻的感受。

    应该是被湛一凡带着强烈爱意的眼神所感染,薄荷竟突然抬头并向他望来。湛一凡微笑着理了理她额头上的头发,薄荷握住他的手,两个人一起低头看着怀中的小人儿,一家三口温馨的似乎永恒的定格在那一瞬间……

    “啪!”一声响,原来是宋轻语忍不住的将这一刻用相机定格了下来。

    薄荷却捂了捂自己的胸,宋轻语忍着笑道:“放心吧,角度很对,没有拍下来。”

    薄荷红了红脸,宋轻语又道:“那是值得骄傲的事,在孩子面前,母亲没有值得羞耻的事。”

    薄荷赞同的点了点头:“嗯……从前无法理解,但是这一刻好像所有的事都能理解了。”包括母亲因为自己的照片而慰藉着自己过了二十八年,包括婆婆想让湛一凡学武术只是为了让他更安全,包括蔡青奕为薄烟所做的一切努力……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是母亲,薄荷好像都能理解了。

    小苗苗毕竟小,所以没吃两口就饱了。

    因为感觉到她不吃了薄荷才轻轻的将自己的乳从她的嘴里退出来并快速的将衣服拉下,当然整个过程都是没有碰到小苗苗的。

    小苗苗吃饱了又有点儿眯眼睛似乎想睡,薄荷笑着用手指摸摸她的脸,忍不住的亲着她的小拳头,湛一凡也亲了亲,一家三口旁若无人似的玩的非常欢乐,而宋轻语就在一旁用相机不停的记录着这一刻,人生的这一刻就一次,她这个当妈当婆婆的能帮忙记录,也是非常的开心啦。

    一羽不知道身世后已经走到湛一凡的身边,一脸认真的看着小苗苗,薄荷看着一羽看苗苗的认真模样便问:“想摸摸她吗?”

    一羽点头,还是第一次做出如此快的反映。

    薄荷微笑着将小拳头递给一羽:“摸摸她。”

    一羽缓缓的伸手,小手刚刚碰到小苗苗却又飞快的缩了回来,有些诧异的看着薄荷,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软这么小。

    薄荷笑着放下小苗苗的小拳头,忍不住的去揉弄一羽的头发,真是个可爱的小子。

    “以后你就是舅舅了,你可以叫她小苗苗,知道吗?”

    一羽抿了抿唇,非常真挚的点头。

    “小子。”湛一凡也揉了揉一羽的脑袋,心里突然有些不爽快,说不清的感觉。

    “好了吗?”湛国邦和杰森忍不住的在门口探头进来问。

    “好了好了,你们也进来吧。”宋轻语笑着回头招呼自己的久等了的丈夫也就是小苗苗的爷爷,还有杰森。

    湛国邦和杰森推门而入,宋轻语立即将相机递给杰森:“帮我们和张影。”

    说着也不管杰森的郁闷自己便已经挽着湛国邦往穿头而去,湛一凡将床又升高一些,白合拉着一羽,湛一凡自己则坐在床边抱着薄荷和薄荷怀里的孩子,湛国邦和宋轻语则站在床的另一边,一家七口将笑容永久的留在这一刻。

    小苗苗睡着,照片也照完了,薄荷暂时舍不得小苗苗回婴儿室便抱着让她在怀里多睡一会儿。

    湛国邦坐下来,温柔的看着儿媳怀里的孙女满心的温暖,他湛家的后人啊……的确是个漂亮的丫头,只怕长大了会比她爸爸妈妈还要漂亮。湛国邦心里有些满足,这些年他何尝不想要个女儿呢?只是早些年妻子的掉过一次孩子,自那以后就再也难以生育,所以才完全打消了念头。如今有个孙女了,也算是满足甚至完成湛国邦的心愿了。

    更何况,女儿原本就是宋轻语更想要的。

    “薄荷啊……”湛国邦打断温馨的一刻还是严肃的提出问题,“关于户口的问题,你和一凡商量了吗?”

    户口……湛一凡刚才的确是提了,但是薄荷还是有些发懵,不懂他们的意思是什么?

    “爸爸的意思是,”湛一凡握了握薄荷的手严肃的道,“我们可以将苗苗的户口上在英国。不必要落在咱们两个人后面。”

    “不归……中国籍?”薄荷毕竟是聪明人,湛一凡一点就明白了。

    湛国邦也知道儿媳妇是个聪明人也就不打弯的直接道:“孩子的确是上英国户口好一些。以后无论是上学还是对她自己的发展,都是一件好事。再者,如果你们名下没有孩子,以后还能继续再生一个,不是更好吗?”这的确是湛国邦和宋轻语所想,但他们终究也只是提个意见而已,决定还是要交给薄荷和湛一凡。

    薄荷沉默了半响才抬头看向湛一凡严肃的问:“你怎么想?”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其实不用问湛一凡也是知道薄荷心底的答案的。正因为如此,所以不管如何,他都会支持她。

    “我觉得……”薄荷蹙了蹙眉,看着怀里的苗苗微微笑道,“就让她归中国籍吧。她身体里流着八分之七的中国血统,她就该是中国人。至于上学和未来的发展,有我和她爸爸呢,她以后吃不了亏的。再者,爸,妈,我不想以后在公共场所,我的孩子却不能叫我为妈妈,就因为我把她的户口落在国外,就因为我以后再生一个孩子,所以她是英国人,所以她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不想这样,希望你么能够理解!”

    薄荷当然知道公公和婆婆都是为了自己好为了苗苗好,甚至想给自己和湛一凡再生一个留条后路才提这样的意见,但是薄荷真的觉得女儿没有什么不好,女儿儿子在自己眼中已经是一样的了,从前也不是重男轻女,只是想着生女儿会更加心疼罢了。但是她现在相信,不管是儿子女儿,这个家所有的人都会疼爱怀里的小家伙,始终如一的。

    宋轻语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们明白,我们也支持你的决定。你才是苗苗的妈妈,不管你现在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其实她更欣赏薄荷的原则,无论如何,她似乎都保持着一颗冷静理智的心啊。

    “谢谢爸妈。”薄荷感动的看着公公婆婆,再看看怀里的孩子,薄荷会心一笑,小苗苗一定要跟她在一起,法律上也必须是她的孩子,他们一家三口的名字不要分开,一定要密不可分!

    “好。”湛国邦叹了口气但也没再说别的什么,只是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又道,“那孩子的名字,还是你们取吧。”虽然他们也想给孩子取名字,但是他们知道,只有父母给取的名字才是最有意义的。

    这让薄荷犯愁了,看着小苗苗睡着嘴角也带着的似有若无的微笑,又转头看向外面的夜色,站在窗边的白合看着窗外突然说了句:“下雪了啊……今天原本难得晴朗的,还以为会晴好几天呢……”

    薄荷突然一笑,看向湛一凡问:“晴空……这个名字怎么样?湛晴空。”

    生她的时候,晴空万里。也希望她的人生也是如此,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题外话------

    ——不许说不好听,不许说不好听……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