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08 儿子还是女儿

208 儿子还是女儿

    薄荷的生日一过,肚子里的孩子便到了七月。

    薄荷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湛一凡也渐渐的挪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她,有时候是半天,有时候是一天。

    薄荷自己也渐渐的感觉到比从前吃力了,也许是自己本身的体重原因,她常常挺着个肚子走一会儿就觉得特别累,不止一次感觉自己的腰力支撑不住肚子的重量,所以她大多时候更愿意在懒人沙发里躺着休息。但每每她如此懒的时候湛一凡或是两个妈妈都会立即过来将她又架起来,逼着她听各种各样的音乐,欣赏美图,或者载她出去看风景,听大自然的声音,要么就散步……和吃东西。

    薄荷不知道怀孕是一件这么辛苦的事,别的孕妇在初期都会孕吐,她却从来没有过,所以怀孕初期的她并不觉得怀孕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但是渐渐的她感觉吃力并且肚子也大了起来的时候,当她知道挺着个肚子再想睡也彻夜难眠的时候,当她好不容易睡着却因为肚子里的动静而突然醒来的时候,她才知道当母亲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她从心里便更加的爱自己的母亲和婆婆了,要不是她们的伟大,怎么会有自己和一凡呢?没有她和一凡,又怎么会有自己如今肚子里的这根小苗苗。

    薄荷很听话,虽然很多时候她很累,但是无论家人让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因为她知道,他们都是为了自己好,想让孩子变得活泼,变得更漂亮,变得更健康,也想让自己在生产的时候一切顺利。

    薄荷肚子里的孩子八个月的时候,胡珊打了一同越洋电话过来。

    胡珊在暑假的时候已经和张煜寒举行婚礼,虽然自己没有去,但是红包却让醇儿带到了,而且这也不是自己和胡珊的第一通电话,胡珊几乎每个月都会来电话来和薄荷说一说检察院里的事,本来胡珊是想让薄荷回去,但是听薄荷说怀孕了并且就要生了的时候,胡珊的电话就变成了每个月的问候。

    这一次,胡珊却并不是问候来的,而是向薄荷报喜,王玉林生了一个儿子。

    王玉林的确该足月了,她的孩子比薄荷的大了一个多将近两个月,薄荷心里原本也隐隐的有些惦记这事儿,所以胡珊打来电话的时候她也为之感到开心。但是开心过后,薄荷又有些担心,便问:“那……她现在怎么样?”

    胡珊也结婚了,所以非常的喜欢孩子也期盼着自己能怀一个,现在就在王玉林家里,自然是特别的开心,看着床上气色不错的王玉林胡珊甚至有些羡慕的道:“在她家坐月子呢。而且她丈夫穆萧阳还给她请了个月嫂,不然她妈又要照顾她月子又要照顾她爸爸,还真的忙不过来。”

    穆萧阳给王玉林请了月嫂?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如今也怀孕了的薄荷对天下的母亲都抱了同命相怜之心,所以立即让胡珊把电话给自己。

    “喂,老大?我才听胡珊说你也怀孕了,恭喜你。”王玉林快乐的声音穿透电话线传来,薄荷顿了顿,许多话到了嘴边硬是问不出口,她如果真的幸福,她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恭喜你啊,玉林。听说是个儿子?”

    “嗯。”

    “老大白白胖胖的,可像那穆萧阳了。”胡珊突然喊了句。

    “呵呵,是啊,还好长得像他爸爸。不然像我的话……就没有现在这么好看了。”王玉林声音里全是满足和快乐,薄荷又问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穆萧阳对王玉林真的很好吗?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王玉林的梦,薄荷甚至希望王玉林能一直这么快乐而又幸福下去。希望那穆萧阳是真的和薄烟断了……

    “哎呀,你怎么又打上电话了?快放下,快放下!不知道电话的辐射重啊!?”才走开一会儿的宋轻语端着水果回来便又见薄荷拿着电话,神色一变便立即冲过来拿走她手里的电话。

    薄荷知道婆婆是关心自己的健康,所以并不生气,反而解释道:“妈,是我同事给我打的电话,说王玉林生了个儿子。”

    宋轻语一听别人也生了,不管是谁脸上都立即挂满了笑意:“王玉林,是你结婚的时候那个伴娘?”

    薄荷微笑着点了点头:“嗯。”

    宋轻语将剥好的橘子放在薄荷的手里,薄荷吃了两口,突然抬头看向婆婆问:“妈……你希望我生儿子还是女儿?”这个问题虽然问过湛一凡,但她还真的没有问过婆婆。如今她们婆媳二人已经完全没有什么说不得的话,所以薄荷问的也很直接。

    “当然是女儿好啊!女儿多么可爱又贴心啊!我自己当初就想生个女儿,可惜生了个儿子。还好一凡一直都比较听话,很孝顺我和他爸爸,从未有过真正的叛逆和忤逆我们的时候。”

    薄荷想了想,湛一凡的确很孝顺,就算守着自己的婚约,也是因为孝顺他的母亲。不过薄荷有些意外婆婆的想法,竟然和湛一凡是一致的。

    “你们不想要儿子吗?公公呢?”

    “你爸爸……他的确是想让你生个儿子,”宋轻语似乎也知道薄荷在想些什么,拍了拍她的手背便温柔的解释道,“因为他啊更多考虑的是湛氏国际的未来。如果生个儿子,就能更轻松的继承我们的家族企业。其实生个女儿也不是不能做这些,现在的女子们个个都很出色,你看瑶瑶不就做得很好吗?还有你,你不也做得很好吗?只是啊,如果生个女儿要做这些,你公公会更心疼罢了。”

    “其实……我也想生个儿子。”薄荷顿了顿老实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一凡和你一样,想要女儿。”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但是后来我又想明白了,不管男孩儿女孩儿都是我和一凡的小苗苗啊,不管它的性别是什么有一大家人疼爱它,也会帮助它成长,所以对于她的未来,我几乎是没有担忧的。再者……妈,能不能答应我,不管我和一凡的孩子愿不愿意自己继承湛氏,我们能不能让他去做他自己想做的事?”

    宋轻语眉目温柔,轻佻眉梢的笑着点头:“当然。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多生一个孩子,不然一凡现在也不会这样辛苦,也不会毫无选择的只能继承他爸爸的事业。你知道一凡的理想是什么吗?”

    薄荷歪了歪头:“是……拉小提琴当个音乐家吗?”

    宋轻语有些意外的看着薄荷:“你怎么知道?”

    “竟然真如我的猜想!?”薄荷险些瞪出自己的眼珠子,她绝对是瞎猜的而已。

    只是突然脑海里想起他在自己生日那晚给自己拉小提琴温柔的模样,那是她第一次听他拉小提琴,说真的,拉的非常好听,毫不输给专业人士。虽然他说他已经隔了快二十年没有拉过了,但是也丝毫没有影响他在这方面的天份,只是但没想到音乐家和小提琴竟然是他曾经的理想。

    宋轻语渐渐的陷入回忆中,看着薄荷缓缓道来:“他从小就喜欢小提琴,听音乐也听小提琴曲,我也有意让他学一些这样的才艺,毕竟小孩子多才多艺才更加的惹人喜爱也优秀嘛。但是在他年幼的时候,他被绑架过,等他被救出来的时候我为了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为他安排无数训练,他除了上学吃饭睡觉之外几乎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是练武,要么就是被他爸爸传授教导商业知识。现在想来我特别的后悔,虽然都是为了他好,但是在他上高中的那一年我才发现他一直都没有放下小提琴,他甚至向我提出不要练武要继续学习小提琴的想法。就在那一年,我又怀了孩子,其实也打算生下来的,也想给独生子女的一凡减压,让他不要再那么辛苦。他总是羡慕杰克有个弟弟,所以他和杰克、迈克尔小时候笑得时候走的还挺近,直到他们各自卷入家族纷争才渐行渐远。就是那一年,他和我争吵,他要学习小提琴,而我不愿意他放弃武术,更不愿意他放弃他爸爸的事业,所以他和我大吵了一架,那也是这辈子我和他唯一的一次争吵,就连以往每次说到你让他不许交往女朋友也没有这样过。我们都在气头上,所以他跑出去的时候我就去追他,谁知道我会不小心摔了跤并且从玄关外的三层阶梯上摔下去呢?才三层阶梯而已,我肚子里的孩子竟然就掉了。他吓坏了,他爸爸也伤心,他就以为那是他的错,至此竟然再也不提小提琴的事……我知道他是在内疚在后悔,直到现在他都不愿意提及那件事,虽然我和他解释过,但他还是没有释怀。”

    “妈,他一定早已经释怀并且放下了。”薄荷按着婆婆的手微微笑着解释。

    “你怎么知道?”宋轻语并不如薄荷那样乐观,但是她也好奇薄荷是怎么知道湛一凡的理想的。

    “其实,在我生日那天晚上,他给我拉过小提琴,如果他不是放下了,怎么会再次拿起小提琴并且拉曲子给我听呢?”

    宋轻语的眼神微微的波动起来,双手紧紧的握住薄荷的手:“真的吗?”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他也说过不要那么早生孩子,可是后来他就变得特别的期待,直达现在我想他是已经完全放下了。不然他怎么会接受我肚子里的孩子?每天都会和我肚子说早安、晚安,他的心里一定已经没有阴影了。”

    宋轻语的手竟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就连瞳孔都染上了激动:“太好了,荷儿。妈真的感谢你,不管如何,孩子的天性和他自己的兴趣爱好是我们不能抹杀的。人都只有一辈子,都该为了自己而活,不应该只为了自己的父母为了自己的后代。自己的理想和父母的理想,是永远不能混为一谈的!”

    就此,薄荷与宋轻语达成了共识,不管薄荷肚子里生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不管他将来愿意做什么,都将是他自己的选择和理想。

    湛一凡早早便从公司回来了,还未走到玄关处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叮叮当当’的钢琴声音。家里的客厅里的确摆着一架钢琴,但是鲜少有人碰触,所以湛一凡有些好奇今天会是谁在弹奏,虽然曲子有些简单明快,但是却为这个家带来了一丝别样的生机。

    当那坐在钢琴前的身影缓缓的落入湛一凡的眼中时,他惊愕了。

    他竟从不知道,她会弹奏钢琴?

    此刻坐在钢琴前并背对着湛一凡的人,的确是薄荷。细如青葱的手指在黑白色的键盘上缓缓的行走,就像是一只蝴蝶在上面舞蹈,明快而又优雅的音符从她的指尖流出,自然而又漂亮,还动听。湛一凡缓缓的来到她的身边并依靠在钢琴旁,温柔的低头看着薄荷,薄荷一边弹着一边抬头望向湛一凡并微微一笑:“你回来了?”

    湛一凡轻轻的眨了眨眼:“嗯。”

    “送给小苗苗的爸爸。”薄荷宛然,手指并未停下而是温柔的说出自己弹奏钢琴的目的。

    湛一凡笑着摇了摇头,两个人偶尔对视,偶尔眼光都落向键盘,直到一曲终了。

    “呼……”薄荷重重的叹了口气,并甩了甩有些僵硬的手指挑眉道:“我小时候特别羡慕薄烟,因为她能学钢琴,我却只能写毛笔字或者学习比我高一年级的文化课,却几乎从未接受过才艺培训。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挺想弹钢琴的,甚至把它作为的人生理想。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我真是可爱。”她不仅没有练过钢琴,从事的职业也和钢琴完全不沾边,所以想来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可爱,得不到的才将之作为了理想,但伸手过去才发现,竟然是空的。因为她今天下午为了学这个曲子,可是手指都快断了。

    湛一凡来到薄荷身边坐下,并伸手环住她已经变得粗壮的腰,大手在她的肚子上摸了摸并温柔的询问:“累不累?”

    薄荷笑着摇了摇头。

    湛一凡还是有些心疼的将薄荷的脑袋抱进怀里,温柔的低喃:“傻瓜,我妈告诉你了吧……”聪明如湛一凡,不然她不会突然坐在这里弹钢琴并且和他打大谈什么从前的理想。

    薄荷点头:“嗯。”

    “我曾经的理想是小提琴,一个音乐家。的确挺傻挺可爱的,不过我现在的理想是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的下巴。

    “不相信啊?”湛一凡伸手敲敲薄荷的额头,“我还会对你说谎么?”

    “我们都结婚了,孩子也快出生了,我怎么还会成为你的理想?”

    “我的理想很简单。让你永远快乐,并且能和我携手到老。让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并且永远孝顺懂事。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这就是理想。”

    薄荷的眼眸布上一层薄薄的轻雾,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拥有着健康和简单的家庭,但是又有多少人将此作为终生的理想呢?只为了与她白头到老,只为了他们的孩子健康懂事。

    薄荷将额头轻轻的抵着男人的胸膛,听着他加速的心跳,握住他抚在自己腹部上的大手,自己也莞尔:“嗯……这个理想,让我们一起来奋斗!就算是为此一生不停的奋斗,我也愿意。”

    湛一凡温柔的一笑,两个人轻轻的相拥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的事情他早已经渐渐释怀,但是如果没有她,他这辈子也许真的没有勇气让任何一个女人怀着自己的孩子。

    直到勇敢的她,让他有了想要孩子的念头。

    如今她就在自己的怀里,孩子也在她的肚子里,一切都是好好的,他才一日比一日感到轻松和愉快,甚至期待着他们孩子的出生。但他还是要小心翼翼,直到孩子出世的那一天……不然他一定会夜夜难寝。

    薄荷生孩子的那一天,晴空万里。

    已经是十二月中旬的伦敦,天气已经连着阴霾了好几日,甚至大有要下雪的预兆。但偏偏这一日早晨起来,整个伦敦都放晴了,拨去了重重迷雾和阴霾,湛蓝的天空里还漂浮着朵朵白云,太阳懒懒的撒在草坪上,照耀着整个大地。

    孟珺瑶难得抽空来湛家看望已经九个半月的薄荷,薄荷却突然来了兴致要和孟珺瑶放风筝。原本湛家的花园也是足够大的,但是薄荷并不想在自家玩耍,并且主动提出想去公园里放风筝,就连白合与宋轻语的劝告她都听不进去,一定要去公园里放风筝并且划船,中了邪似的。

    偏偏湛一凡一早起来接到电话就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虽然百般不放心如今肚子大得惊人的薄荷,但是他接到的事情似乎也非常重要棘手所以不得不匆匆而去,要不然湛一凡在家还能扣住大腹便便的薄荷。

    孟珺瑶意识到也许是她和晴朗的天气的错,不然薄荷不会突然想出去放风筝,于是孟珺瑶心存愧疚,便主动请缨开车带薄荷去放风筝,并且保证不会让她处事。

    白合与宋轻语怎么会同意她们单独出去?收拾了一下便都打算陪着她们两个小年轻去公园放风筝,谁让薄荷如今是家里国宝级的一级保护人物呢,眼看着就要到预产期了,谁也不敢马虎。

    ------题外话------

    ——归家的很晚,所以不知道审核编辑还在不,如果早上按时更新了,就不用解释了,没有按时更新,就是等编编起床了再审的哈,所以时间可能会晚一点儿。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