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05 又是一个起点

205 又是一个起点

    薄荷看着泊西被抓走,而抓走他的人竟是一批警察,至于刚刚在耳麦里听到的那四个人,似乎还被查尔的人暂时控制着,他们显然也在待命的等待着与湛一凡进行下一步的沟通。薄荷知道湛一凡想知道达明安&8226;凯勒的消息,因为那个人是害自己眼瞎的凶手!那个人更是最能指证泊西诸多犯罪的证人!

    薄荷看向人群里正在向查尔交待后项事宜的湛一凡,紧绷着深情的脸上终于缓缓的露出微笑来。

    “我就说吧,一凡哥哥会搞定一切的!一切都会落幕了!”孟珺瑶开心的在旁边险些手舞足蹈,不过碍于场所和她自身良好的家教,即便再兴奋,她依旧忍住了,只是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

    “走,我们过去看看。”薄荷拉着孟珺瑶的手便要大步向湛一凡的方向而去,刚刚走了两步还没走出暗处,薄荷和孟珺瑶的肩就同时被人从后紧紧的抓住。

    “想去哪儿?”有些熟悉的声音冰冷的从背后传来。

    杰克&8226;怀特?薄荷和孟珺瑶对视一眼,而后迅速回头同时看向身后抓着他们肩的男人。

    杰克寒着一张如冰的脸,双眸阴鸷的落在她们二人脸上。薄荷心里一个咯噔,他不知道杰克如今的心事向着哪边,所以她的表情有些犹豫了。

    “杰克,你要吓死人么?”孟珺瑶嘿嘿一笑便推开杰克的大手,他们毕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虽然因为联姻一事而互相都有些尴尬,但是比起薄荷来,总是要熟些。

    孟珺瑶僵硬的一边笑着一边还将杰克的手向薄荷的肩下掰去,但是杰克握着薄荷肩的力道可比握着她的要重多了,急的孟珺瑶满头大汗。她最近走湛氏走的比较勤,所以她公司可是经常看见了的,如今的杰克诸多的维护着泊西,就像从前的迈克尔一样为泊西办事,所以如今的杰克已经算是敌对的人了,如果薄荷在这个时候落在杰克手里,杰克又有什么想法的话……孟珺瑶已经不敢想象。

    薄荷感觉杰克捏着自己的肩,几乎快给自己骨头都捏碎了。

    但是薄荷依旧只是咬着牙啃也没有啃声,忍着痛还冷静的盯着杰克的眼睛:“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

    杰克看也没看正在努力掰自己手指的孟珺瑶一眼,只是冷冷的回看着薄荷的眼睛与她对视:“很好奇,你说我会怎么做?”

    “杰克你别胡来。你刚刚也看见了,泊西已经被抓,他对迈克尔做了什么你不是不知道,糊涂了是不是?还想继续糊涂下去!?”孟珺瑶有些生气了,她已经悄悄的拧开了自己耳麦说话的开关,只要一凡哥哥听见了,就一定会立即过来救薄荷的!

    杰克却依然不理孟珺瑶,只是看着薄荷,深深的看着薄荷,半响才道:“你们一早就是计划好了才来的?”

    薄荷依旧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杰克,她并不相信杰克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且就在湛一凡的眼皮子低下!

    远处的湛一凡一听到瑶瑶通过耳麦传来的声音立即撇下查尔向瑶瑶她们的方向走去,那个地方也是进入宴厅里唯一靠着瑶瑶她们最近的地方。

    “保镖呢?”湛一凡一路走一边低吼。

    瑶瑶一脸哭丧,她怎么知道保镖在哪儿!?半天也没出来保护他们!

    “别想了,”杰克冷冷的笑着终于瞥了瑶瑶一眼,看着瑶瑶的表情他似乎就已经知道她在哭丧什么,冷而无情的便击碎她最后的一抹希望,“那几个保镖还逃得过我的眼睛吗?”

    “原来是你!”瑶瑶牙齿紧紧一咬,“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想问你们一个答案。”杰克冷静的看着薄荷,“迈克尔入狱,与你们有没有关系?”

    “你现在问这个问题有意思吗?”瑶瑶拉着胳膊的胳膊,她只怕杰克突然抓着薄荷便走了,那她怎么向一凡哥哥交待啊?

    “是,有。怎么,你想报仇?”薄荷突然一声冷笑,看向杰克。

    杰克眯起眸子,并未说话。

    “现在,不觉得有些晚了吗?迈克尔,他自作孽,只是坐个五年牢而已,难道你这个做哥哥还真觉得他坐的亏了!?”

    薄荷的质问让杰克神情一怔。

    “不要以为是一家人,就永远能容忍着彼此。这个世界没有谁该谁也没有谁欠谁的!杰克我知道你是因为迈克尔和你大哥如今心存了间隙,但我更相信你是个看得清事理的人!迈克尔被谁给利用了?除了他自己不安的野心之外,就是泊西&8226;史密斯。泊西将一切推给迈克尔的时候,你们不怪他,却反过头来恨被他们伤害了的人,应该吗?这一次你大舅舅受伤,我相信你知道是谁干的!我眼睛的事,我相信你心里也有数!我以为你帮我隐瞒我在伦敦的秘密是因为你心如明镜,但没想到你还在这个囫囵里困顿挣扎!”

    薄荷的一番言论让杰克紧紧抓着她肩的手渐渐松下力道来,最后慢慢落下。薄荷穿的有肩带的V领礼服,但即便有肩带,杰克一松手,那里还是非常快速的红紫了一片。

    孟珺瑶低呼了一声,心疼的看着薄荷的肩。

    薄荷倒是面无表情的依然看着杰克,就仿佛那肩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似的。

    杰克冷冷自嘲的一笑:“他是我亲弟弟,可大哥也是我至亲的从小就关系最铁的兄弟。我父母恨大哥和舅舅他们,我与他便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你告诉大哥,我并不是真心向着泊西,帮他拉拢的那些投资项目我知道都是大哥设的假项目……我为他巡逻了些证据,都是泊西与迈克尔共同做的,希望大哥能拿去法院减轻迈克尔的罪行,我也算对得起我的兄弟了。”

    薄荷她们背后就站着沉默的湛一凡,杰克&8226;怀特抬头便能看见。谁也没有说话,湛一凡也没有上前,薄荷也没有转身,片刻之后前厅传来狼嚎般的痛哭声杰克才转身慢然离去。

    “是……老夫人的哭声?”孟珺瑶极快的反应过来疑惑道。

    薄荷回头望向身后,果然是湛一凡,从刚刚杰克的眼睛里她就隐隐怀疑他是不是站在自己身后,不然杰克不会那样久离去。

    “我……我先去前厅看看。”瑶瑶回头看了一眼便提着自己的长礼服回了大厅,薄荷微微喘息了一口气,也提着自己的礼服裙摆快步的向湛一凡奔去。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薄荷听着湛一凡沉稳的心跳声,一颗心终于缓缓的落下来了。

    湛一凡心疼的在薄荷的肩上亲了亲:“我又让你受委屈了。”

    “这不算什么。”薄荷摇了摇头轻笑,“至少我们知道了,杰克他是好人。他还值得你信任!”

    湛一凡摸摸薄荷的头什么也没说只是握着她的手,看着杰克远去的方向,湛一凡不由得眯起自己的眸子,一些怀疑在心里开始不断的滋长……

    “这是为什么啊……”哭声又传来,隐隐约约薄荷还听见克里斯丁哭喊‘爸爸’的声音。

    薄荷有些不忍的握住湛一凡的手:“你说……克里斯丁长大了会恨我们吗?”

    “这个世界上恨我们的人太多了。”湛一凡微微一笑,算是安慰薄荷,可是说的话却让薄荷怎么也笑不出来,“所以不用太在乎。”

    但是克里斯丁那么可爱,她还说喜欢自己,理由又是那样的简单,薄荷还真的不想让她恨自己。可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泊西也该得到他应有的惩罚,只希望克里斯丁长大了能明白事理。

    湛一凡带着薄荷回到客厅,一步步的向人潮涌动的前厅走去,越走越近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他们。

    史密斯老先生在那里叫嚣,没有了往日里故作绅士风度。奶奶则站在旁边拉着湛国邦的手臂哭哭凄凄,婆婆则是一脸难堪的立在那里紧紧的抿着唇。

    薄荷与湛一凡的归来让众人都不由自主的为他们散开一条路来,包括二姑和怀特先生,包括杰克和孟珺瑶,都沉默的看着他们。

    “国邦,算妈求你了……你真的要妈去死吗?妈就只有你和他这两个儿子啊……我的外孙已经进去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妈知道妈对不起你,可是妈已经没有办法了……国邦,你就帮帮你弟弟吧……国邦啊,你别让警察带走他……克里斯丁那么小,罗拉那么年轻,你让她们娘俩怎么办啊!国邦……”

    奶奶的哭诉声,声声俱下,说着并不太标准的中文,旁边的英国人听不懂,可是旁边能听懂的却都听得明明白白。

    克里斯丁抱着罗拉的腿哭的伤心,抬头看见薄荷和湛一凡便放开她母亲的腿跑过来并拉着薄荷的腿哭道:“大嫂,你救救我爸爸好不好?我爸爸被警察带走了……大嫂,大哥,你们一定有办法救我爸爸的……”

    罗拉一脸泪痕的望着自己的女儿,她只不过没有拉紧,她便跑了过去。罗拉能怎么办?除了能同样期盼的望着湛一凡他们俩之外,罗拉只能倔强的抿着嘴。

    罗拉是圣殿老大的私生女,可是她并不受宠,她的父亲不疼爱他,唯有与他有利益的事情他才会做。她不是不知道泊西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所以她更清楚在事情落到这一步时,她的父亲只会撇清关系并且卷铺盖走人,从此与她成为路人,不会管她或者泊西的死活!不仅会这样做,还会将之前与他有关的所有事都会撇得干干净净让人抓不到把柄。罗拉太了解自己的亲生父亲了,所以在这一刻她毫无办法,只能期望自己的女儿能让她的大哥大嫂们心软一些放过泊西。

    不仅罗拉望着克里斯丁,就连老夫人都暂时停止了哭泣和向大儿子的求助也望了过来。而那些英国人虽然听不懂中文,但是也看得懂这一刻的局势,一个个也盯着薄荷和湛一凡,仿佛只要他们一个点头,泊西就会从警车里再次走出来似的。

    薄荷看着罗拉没了办法,湛一凡却蹲下身来并握住罗拉的肩认真的看着她慢慢的道:“罗拉,这个世界很残酷,很现实。每个人都该为他们犯下的错而负责。大哥和你大嫂不是神仙,我们也不能救你的爸爸……”

    “你撒谎,就是你,一切都是你!是你让人抓了克里斯丁的爸爸!”史密斯老先生怒声大吼,耳语目染,这些年他也能听懂不少中文,所以即便湛一凡向克里斯丁说的是中文他也能听懂,他是泊西的亲生父亲,自然不会冷静,也很自然的会把这一切的错玖在湛一凡他们的身上。

    克里斯丁狠狠的退了两步,她抬头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湛一凡和薄荷伤心的问:“大哥,爷爷说的都是真的吗?是你让警察抓走了爸爸?”

    薄荷抿了抿唇,她竟然无法面对一个孩子质问的眼神。

    湛一凡缓缓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克里斯丁给了她一个残忍的回答:“是……是我让警察抓走了你爸爸。因为你爸爸做错了事,他亲口承认……”湛一凡抬头眼光淡淡的扫过二姑、怀特先生、老夫人以及杰克和自己的父母,最后又落回克里斯丁的身上,“他亲口承认,六个月前是他让人企图在湛氏大厦谋害你大婶儿和你大嫂。他亲口承认,是他让你三哥替他顶饿许多的罪在牢狱里受苦,是他亲口承认让杀手谋杀你大伯……”

    “闭嘴!”罗拉激动的冲上前来,一把将克里斯丁抱进怀里,拥抱的力度似乎快要将克里斯丁娇小的身躯勒断在自己的怀里。

    薄荷虽然心有不忍,但她也明白,湛一凡的这话是说给其余人听的,虽然对克里斯丁来说真的很残忍,但是她更希望这些话能落在克里斯丁的心里,让克里斯丁明白这一切真的不是他们的错。

    “你怎么能对一个孩子说这些?”罗拉颤抖的望着湛一凡,她与湛一凡一般大小,所以即便她带着一个长辈的态度质问,也毫无威严度可说。但她眼眸里的绝望和责怪却依旧清晰的传进薄荷的心里,都是母亲,准妈妈的薄荷突然明白罗拉此刻保护克丽斯丁的那颗心。

    “你带着克里斯丁下去吧。”薄荷轻声的看着罗拉道。

    罗拉知道事情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她也不想让克里斯丁再经历更痛苦的事,抱起克里斯丁她便转身上了楼。

    余下的人各自面面相觑,湛咏春看着薄荷和湛一凡,只问:“他真的这样承认了?他真的说……他让迈克尔顶了罪?”

    “二姑,你何不亲自去问问他?”湛一凡冷冷的道,“迈克尔也并不是真的无辜,你心里是清楚的。但是大部分的指控,是不是他加诸给迈克尔的,你何不自己去问问。”

    湛一凡冰冷无情的不带一丝感情,此话不仅是说过二姑湛咏春听得,还是说给老夫人以及史密斯听得。

    湛咏春身体几个摇晃踉跄,要不是杰克和怀特从后面托着她,只怕已经跌坐在了地上。

    老夫人一脸惨白色的看着湛一凡:“一凡……你说的……是真的?你小叔……真的指使人去杀你爸爸!?”言语间的不信,还是那样的强烈。

    湛一凡看向自己的父亲,他觉得这个问题还是由父亲自己来解答才好。湛国邦轻轻的推开自己母亲的手,抬头冷冷的看向他爱戴一生,可是就算他住院整整三个月也不曾来看过自己一天的女人,心里是无尽的寒冷和苦涩。

    一旁的宋轻语僵硬的站着,因为以往无论哪一次,只要他的母亲苦苦哀求他最后都会妥协。她已经累了,太累了,她不想再插入,如果他真的有了感悟,那他会知道怎么做出正确的回答和决定的。

    湛国邦温柔的看了宋轻语一眼,再看向自从父亲去世后就完全变了的母亲。曾经,她是自己生命中最爱的女人,她和父亲视自己如珍宝,她每天温柔而又细心的照顾着自己,她甚至会在公交站等自己一个小时,只为了他放学,带他回家。她会给父亲洗手作羹汤,和他一起学中文,做中国菜,每天快乐的就像他现在的妻子。

    可是后来她变了,自从父亲去世,自从她认识了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她现在的丈夫,她就变了。她开始漠视自己,她只疼爱年幼的妹妹甚至她与新丈夫的儿子,她甚至看着她新丈夫将她从前的爱人的一切毁坏,然后逃跑……她一次次的开始伤害自己,她以为自己会一直在原地等她,只要她开口一句话,他就一定会妥协。但是他也会累,她也不再是他心底里爱着的那个母亲……

    “妈。”湛国邦看着自己的母亲淡淡的道,“对不起。”眸底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我从生死边缘线爬回来的那一刻就决定了,就算他是我的亲弟弟,他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对你生养之恩,这些年也还尽了,从我重新活过来的那一刻开始,我不会再为你皱一下眉头,也不会再为了你伤害我的妻子,儿子甚至儿媳。我要保护我自己,也要保护真正爱我的人。妈,如果父亲还在这个世界上,我想他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老夫人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

    湛国邦摇了摇头,揽着自己的妻子转身看向湛一凡微微笑道:“带着你媳妇,我们回家。”

    “是,爸。”湛一凡扬起微笑,低头看向薄荷,薄荷也微微一笑,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国邦……”老夫人已经说不出一句求情的话了,湛国邦提及了他的父亲,这也让老夫人遥想起了当年的一些回忆。老夫人知道,她已经彻底的失去大儿子了……也失去了小儿子…她真的失去一切了!

    湛咏春一脸落寞伤心的也被杰克和怀特扶了出去,她恨了那么久的大哥,竟然并不是她真正该恨的人!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弟弟才是害自己儿子坐牢的人……她怎么也想不到啊!

    薄荷看见只有孟珺瑶暗暗的握拳为他们叫好,而其余的人都是一脸漠然的看着这一幕幕的突变。对这些人来说,在他们眼中也许今晚的庄园突变只不过是一场好看的戏而已,明天伦敦的太阳照常会升起,明天的湛氏国际也不会突然垮塌。只是伦敦又多了一个人人都在口传的故事而已,多了泊西&8226;史密斯遭遇算计和伏袭的丑闻罢了。

    门外的花园里警灯闪烁,薄荷隐隐的看见泊西坐在警车里,还在门口等着的警官见到湛一凡出来便立即迎上前来,湛一凡和那警官走到一旁去低语,薄荷则被自己的婆婆拉着去一边仔细的被问:“今晚没有什么异常吧?”

    薄荷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妈你说的是肚子里的小苗苗么?”

    “小苗苗?”宋轻语微微一怔似乎没有理解薄荷口中的称呼。

    薄荷暧昧的看了湛一凡的背影一眼:“是一凡取的小名……”

    湛国邦轻笑:“挺可爱的。”

    宋轻语却捂着自己的心脏一副受不了的模样:“你儿子还能更恶心些么?”

    “老婆,那也是你儿子。”

    “那么恶心,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婆,那叫温暖,不叫恶心。”

    “你一句一个老婆,叫的烦不烦啊?”

    “那叫你什么?阿语?”

    薄荷悄悄的后退,突然觉得,湛一凡的性格真的很像公公。对别人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但是对自己的妻子似乎都是无比温柔且肉麻的。想起来,薄荷的心里就是甜甜的,这样的湛一凡,只对自己一个人如此……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突然抬头,薄荷似乎从二楼的窗户里看到两个身影,从身形上判断,是罗拉和克里斯丁。大风拍打着窗户,黑夜侵蚀着繁华的庄园,她想,片刻后,这里一定会静的像鬼城一样吧?克里斯丁的人生,今后将走着怎样的道路……薄荷隐隐的有些担忧起来。她摸上自己的小腹,如果有一天,她的世界也突然只剩下自己和小苗苗,她又该怎么办?

    “走吧,我们回家。”湛一凡突然从后面揽上她的背,薄荷仓惶的低头,湛一凡看见她有些微白的脸色立即关心的问:“怎么了?”

    “一凡……”薄荷伸手紧紧的握住湛一凡的手,“你发誓,这辈子都不要丢下我和我们的孩子!不要让我像罗拉一样,突然只剩下自己。好不好?”

    这一刻的薄荷有些脆弱,褪去了那些坚硬的外衣,就只是一个怀着孩子的敏感女人。

    湛一凡像是知道了薄荷在想些什么,心疼的趋身上前将她轻轻拥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的发鬓,抬头看了眼窗户里的身影,久久才低声道:“我答应你,这辈子我都不会丢下你和我们的孩子自己离开。”

    薄荷像是吃了定心丸,安心的靠在湛一凡的怀里,只要有他一句话,她愿意相信整个世界。

    *

    “妈。我……我跟着一凡回家了……嗯……对不起啊,今天晚上事情又多又乱,我就一时忘了……嗯,我没事的……真的没事了……嗯,可以回家……明天你带着一羽到家里来吧……好。”

    在回家的路上薄荷接到母亲白合的来电才想起自己没回家竟然忘了给母亲打电话,现在已经快十点,母亲一定都快急疯了,薄荷也内疚的要死。

    将电话交给婆婆,听着婆婆和好友说话薄荷抬头讪讪的看了湛一凡一眼:“我妈为我操心了……”

    湛一凡笑了笑:“那你也总算体会到母亲为你操心的心情了。嗯?”

    薄荷眨了眨眼,好像……是这样的。虽然说起来有些没良心,但是从小到大她好像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晚上不回家而接到母亲打来的担心的电话,这样……好像还真的是第一次。

    两个人没良心的笑,那边宋轻语却在和白合解释,听到白合说已经离婚了宋轻语也释然的为她感到开心,有宋轻语在白合自然也就不担心薄荷跟着回湛家去了,直到到家宋轻语才挂了这通电话。

    “你妈……和你爸已经离婚了?”宋轻语看着薄荷问道。

    薄荷收起嬉笑的态度,脸上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轻轻的颔首答道:“嗯。”

    湛一凡并未听薄荷说过,想来也许她是怕自己这个时候分心,没想到她自己竟然帮着解决了这件事,大手不由得有些心疼的挫着她纤细的胳膊。

    “其实……”薄荷低了低头,“我并不后悔劝他们离婚。离婚才是他们最好的抉择,不然他们会互相困住彼此一辈子。只是到最后我竟有些为他感到心酸……他从前做的许多事,我好像都在突然间忘了,竟然愿意原谅他。”薄荷不知道是不是如今的自己太感了,但是她就是不再恨那个称作自己父亲的男人。

    宋轻语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爱阿合,我们都相信,但是他爱错了方式,固执的用他以为的爱去伤害阿合。阿合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挫折伤害了,如果不离婚,阿合这辈子都算是白活了也很难再幸福,因为她的心已经封闭了,甚至千疮百孔。爱情,也许有时候只是相望着彼此,也是幸福的。”

    湛国邦握了握宋轻语的手:“我们这辈子都不要相望彼此。”

    宋轻语飞快的看了眼儿子儿子,红着脸推攘着丈夫喃喃道:“下车啦。”

    两个人先下了车,薄荷和湛一凡跟在后面。湛一凡先下车,然后伸手拉着薄荷的手抱着薄荷的腰将她抱了下来,看着前面父母的背影,湛一凡突然在薄荷耳边低声道:“我们也是。不要相望,要握着彼此的手……到老才行。”

    薄荷微微一笑,抬头看向他漆黑似星光的眸子,自己的眼珠子也明亮了起来,握了握他的大手,薄荷轻轻道:“嗯。”

    *

    翌日清晨,昨夜似乎下了一夜的雨,回到湛家的薄荷睡得很好,但她还是很早便起来了。

    有些睡不着,因为今天湛氏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所以湛一凡起来的时候薄荷也跟着起来了,陪着他刷牙洗脸,还亲自挑衣服给他穿着打扮打扮。最后陪着一同下楼,婆婆也正在给公公整理衣衫,见着他们下来便让达芙妮上早餐。

    他们四个人已经许久没有坐在一起这样用早餐了,这个家似乎也许久没有这样的热闹、和睦和温馨了。所以达芙妮非常高兴,一大早起来就准备了中西式两样早点,慢慢的摆了一桌。

    “薄荷啊,多吃点儿。”

    “宝宝,多吃点儿。”

    “荷儿,多吃点儿啊!”

    公公和婆婆还有自己的丈夫都在不断的往薄荷面前夹食物,薄荷摸了摸自己微凸的小腹,这个孩子还未出生就已经注定要受到万千的宠爱了。

    “是,遵命。”薄荷微微一笑,埋头努力的吃自己家人添给自己的丰盛美食,直到吃不消了才不勉强自己。

    看着薄荷如今这么能吃湛国邦和宋轻语都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宋轻语,她这个做婆婆的一直对薄荷这个儿媳心存内疚,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到儿媳是自己的失职,但是从今天开始,她就可以全心全意的照顾着薄荷了,然后把她养的白白胖胖就是自己的目标啊。想到未来,宋轻语就满意的笑了,这个儿媳她等了这么多年了,知道如今已经了自己儿子的孩子在肚子里,现在想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婆婆一脸爱意的望着自己,薄荷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直到湛一凡和公公准备出门薄荷才得以暂时的解脱。

    两个丈夫各自向自己的妻子送别,公公和婆婆毕竟是老夫妻了,所以在屋子里低声说话,薄荷和湛一凡则走到玄关外,湛一凡一直摸着薄荷的脸蛋儿,薄荷拿着他的手来到自己的小腹微微笑道:“小苗苗会给你加油的!”

    湛一凡的大手在薄荷的小腹上轻柔的摩挲着,像是感觉到自己的小宝贝,嘴角也隐隐的勾起一抹笑意了。

    “爸爸会加油给你看的。”盯着薄荷的小腹,湛一凡轻佻眉梢,神情温柔。

    薄荷抿着唇轻笑,突然觉得他们两个好傻,自从有了这个孩子,他们似乎也变成了孩子似的。

    湛一凡说完又抬头看向薄荷,并弯腰在薄荷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吻,神情变得有些严肃且认真起来:“从今天开始,一切将会又是一个起点……准备好和我一起迎接接下来的所有日子……以为我们未来的人生了吗?”

    薄荷微笑着点头:“嗯。不管是晴天还是暴风雨,我和小苗苗,”薄荷摸着自己的小腹,坚定的看着湛一凡,“都会为你加油,都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的!”

    “宝宝,我爱你。”湛一凡抱紧薄荷,薄荷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漾起微笑:“嗯,我知道……”

    “就这样啊?”湛一凡显得有些不满。

    “小气。”薄荷嗤的笑出来,她当然知道他在期待什么,不过……“等你回来,我就和你说。”没有一些盼头,他怎么会愿意早早回家?

    “晚上……”湛一凡突然拉长语句,并且眸底含着一抹期待的低头看着怀里的妻子。

    “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说。你快走啦,不然发表会要迟到了。”

    湛一凡微笑着摸摸薄荷的头:“在家要看电视。”说完才依依不舍的放开薄荷,并已经出来的父亲并肩向车走去。

    “好。”薄荷挥了挥,与宋轻语并肩目送着他们父子俩上车,也是上最后的战场。

    一凡,加油。还有,我爱你。

    薄荷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湛一凡像是有感悟似的突然压下窗并向她看来,薄荷也不闪躲,朝着他微微浅笑,直到车子月行越远……

    十点一到,薄荷与宋轻语婆媳俩便坐在电视机面前准备收看湛氏国际的新闻发布会。而白合与杰森带着一羽还在来湛家的路上,但也打开了广播在收听新闻。整座城市的人,无论是哪个角落,不管是孟家还是怀特家,还是罗拉抱着克里斯丁坐在庄园的大房间里,又或者某个幽暗的房间那个神秘的圣殿老大正怀抱美女,电视都准点的打开,等待着。甚至网络以及世界各个国家的转播,关于湛氏国际的新闻发布会都在准时且准点的播报。

    薄荷端正的坐在沙发里,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小腹,一只手紧紧的与婆婆相握,两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硕大的电视屏幕,直到湛氏国际的董事长和总裁一同出现在屏幕里,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薄荷的心里也敲起了小鼓。

    湛氏国际董事长湛国邦,经营湛氏三十余年,经历无数挫折和风雨,不仅在几十年前将湛氏挽救起死回生,并且将湛氏国际发展成为如今世界上娱乐设施的龙头。他在商业圈和业界的地位是无人能撼动的,所以他的出现,也就代表着湛氏即将面临变动。

    所以这一次,即便是湛一凡这个总裁都只是坐在一旁,拿着话筒讲话的则是湛国邦这个董事长。

    “首先,很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到我们湛氏国际光临这次新闻发布会。关于今天的这次新闻发布会,湛氏国际有三点要事需要向公众以及各界做一个简明的阐述。第一,关于我这三个月的失踪,外界各种揣测我受伤之事。此事属实,我在三个月前遭遇意外受伤,数度在生死边缘徘徊挣扎,而主谋便是我的亲生弟弟泊西&8226;史密斯,此事已由伦敦警署介入调查。第二,关于泊西&8226;史密斯的诸种商业犯罪我们湛氏国际必定配合警署调查,并将奉上完整的证据,包括六个月前在湛氏大厦发生的那起恐怖威胁和电梯火灾时间,他皆有参与其中。第三,是我们湛氏国际的人事任命变动,经由我们湛氏国际董事会决出,在此我决定撤去泊西&8226;史密斯在湛氏国际的总经理一职,并由杰瑞米&8226;罗宾森接任。在此,我还决定将我的百分之二十股份转股给我的儿子湛一凡,百分之十给我的妻子宋轻语,并由持股百分之四十九的湛一凡担任湛氏国际董事长一职,而我湛国邦担任总裁一职。至此,由衷感谢。”

    湛国邦的这番发言无疑是掀起惊天骇浪。泊西·史密斯竟然是个阴谋者!而湛国邦突然让位,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新闻界的众者甚至觉得有些应接不暇。但片刻后还是爆发出一阵的掌声,统统看向湛氏国际新的董事长,新的代表,湛一凡。这个有着年轻面孔,却已经在商界杀出属于他的一片天空的湛氏新的领导者!

    发言权终于转到了湛一凡手中。

    湛一凡的神情有些严肃和漠然,在闪光灯下,那张脸依旧是那样的引人注目且明亮。瞬间,他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为了万千人之上的主宰者,湛氏国际的董事长……那样年轻的男子却已经拥有着如此高的地位和权势地位以及金钱。多少人羡慕着,多少人又心惊胆战的畏惧着,多少人新闻已经在瞬间爆出,将他立为本世纪最杰出有为最富有的的年轻男人。

    “感谢大家……”看着屏幕里的那双眼睛,仿佛他就在看着自己,即便薄荷此刻人不在现场,却也能感动身受的感觉着他周身的氛围,激动,兴奋。难怪他说,一切将会又是一个起点……这的确是一个新的起点,一个更高的起点!

    薄荷看向婆婆,她是真的不知道湛一凡会在今天接任董事长一职,且掌控湛氏国际的一半股权。宋轻语早已经知道这一切,安慰的拍着薄荷的手背:“其实那百分之二十是给你的,但是你是公务员,有太多的事情都限制着你,所以你爸爸才给一凡的。等以后,这一切都是你们孩子的。”

    薄荷心里一暖,她并不在乎这些,她自己能挣来自己所需要的一切,包括地位和金钱。但是婆婆的话还是让她暖心了:“妈,我不是在乎这些。”

    宋轻语一脸坦然:“可我们在乎。一直想给你最好的……但都不能做到。既然做不到,那我们就把一凡给你。我们把最好的给一凡,让他变得更优秀更好,他属于你,就等于把最好的都给你了。”

    薄荷感动的迷雾了双眼,扭头再看向电视屏幕,湛一凡还死死的盯着摄像机冷冷的道:“……将做一些列的改革……接下来还会将市场重心转移亚洲市场……”(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