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04 大势已去

204 大势已去

    “你说什么?克里斯丁,你没有骗爸爸吧?”泊西神色微变的蹲下身来与女儿克里斯丁对视,可眼睛里写的却全是‘不信’。

    克里斯丁不太明白爸爸的严肃,但面对爸爸的再次疑问还是点了点头:“是大哥告诉我的,说大伯和大伯母一会儿就来……”

    “你大哥逗你的。”泊西强迫自己变得镇定一些,对着克里斯丁也笑了笑。

    “大哥他才不会骗我!”克里斯丁有些生气了,为什么自己说的话爸爸不相信呢?

    泊西却只是摸摸克里斯丁的脑袋,并招来妻子罗拉将克里斯丁领走。克里斯丁一离开,史密斯老先生立即上前来并急色的问道:“现在怎么办?”

    “爸你相信那小子骗克里斯丁的话?”

    “什么意思?”

    史密斯老先生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湛国邦虽然是他的继子,但是他对那小子却从无疼爱之心,他想要的只有他湛家的钱。当然,他爱自己妻子那是真心实意的,但爱妻子是一回事,能不能打从心底里接受她和她前夫的儿子却又是另一回事。湛咏春那丫头听话,他倒是能好生对待,反正对他也造不成任何的威胁,还能让妻子感到欢心。但是儿子只有泊西这么一个,对湛国邦那个心里只有他亲生父亲的小子,他是从来就对他没有好感过。

    “他一定知道是我故意指使克里斯丁去问他,所以他才编出这么一个可笑的谎话来骗我。那小子阴着呢,他想让我自乱阵脚。但我的人日夜潜伏在医院周围,医院里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都知道。湛国邦死不了这辈子也好不了了,不是植物人,也活不过三个月。”这自然是泊西从自己‘信任’的医生那里得来的消息,而他也确信无疑,两个半月湛国邦都躺在医院里没有任何好转的消息,要是还能奇迹般的恢复,他泊西一定把头割下来给他当凳子做。

    史密斯这才缓然的放下心来,湛一凡那小子很精,从他小时候开始便一直不给他们任何的好脸色看,包括他的奶奶,他都几乎毫不尊重。他知道那小子恨他们史密斯姓氏的人,但是那小子做事未免太绝,迈克尔竟然都能被他亲手送进监狱。他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一次泊西做的这些事他也知道,所以这一次他绝不会伸手阻止,他还会笑着看那小子怎样落得凄惨下场!

    这一边的泊西壮志满怀,那一边的湛一凡同样也是信心满满。

    “你说他不会相信?”薄荷听了湛一凡的话有些怀疑的反问。

    “嗯。”湛一凡一直在给薄荷服务,今晚的自助餐里有不少新鲜的海鲜,都是孕妇应该多吃且能补钙的食物,所以他即便说话也没有停下手来。

    至于孟珺瑶就只有自食其力的自助了,虽然有些羡慕薄荷的待遇,但是想着薄荷现在有孕,偶尔自己觉得好吃的自己也情不自禁的给她弄了一些。

    “原来一凡哥哥都是有信心才这么做的。”孟珺瑶也恍然大悟,依照泊西的性格的确不会相信,他一定会更相信他所看到的,所以等会儿伯母伯母出现一定是个大惊喜了。

    薄荷并不了解泊西的性格,但是她有些担心泊西背后的那股势力。虽然湛一凡说有力和查尔处理好了,但是……万一呢?薄荷并未从头参与与泊西的反抗之战,所以诸多事并不了解,也就不多发言了。

    “喂。”薄荷低头,看着着急面前的盘子里冒了一盘子,顿时无语看着他们两个人有些哭笑不得:“你们真的把我当猪了?”

    “真的要吃成小猪我也就满意了。”湛一凡这才罢手,笑着一般擦手一边往后靠去道。

    “就是,就是。你看你瘦的,我作为女人都鄙视你。”孟珺瑶也跟着笑哼哼。

    薄荷翻了翻白眼,无奈的夹起盘子里的食物继续作战,说实话,她的确是饿了。

    十分钟后,宴会正式开始。

    所有人都聚在大厅中央,乐队也暂停了奏响,服务员们排排站在一旁等待服务。所有亲朋好友都已经到齐,包括迟到的湛咏春和她的丈夫也站在人群里保持着微笑看着自己庆寿的弟弟,只有杰克倚在一旁像个局外人。

    泊西英俊的面容上挂着明亮的笑容,今晚他是这里的主人,更是现场的掌控者,站在高处能藐视一切,也能看清一切。所有的局面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就算门口那些媒体争先恐后的对他拍照,他也壮志满酬毫不畏惧湛一凡那小子的小计谋,相反他现在反而有些感谢湛一凡那臭小子邀请来这么媒体,将他如今如此风光的一幕记入各大媒体。

    “很感谢大家在今晚参加我的生日宴,不管是我生意上的伙伴,还是我泊西&8226;史密斯的至亲好友,有你们的到来,今晚我都蓬荜生辉且满心欢喜。那么我宣布,现在生日宴正式——”

    “等一下。”冷清的男音突然打断泊西的话,泊西微微一顿,拧眉向最后面的湛一凡望去。

    人群统统向后望去,中间的人自动的分开了一条笑道。

    湛一凡握着薄荷的手缓然的从最后面走上前来,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向两边为他们分开路的宾客们微微颔首致以感谢。

    “小叔。”湛一凡并未走到最前,而是在中间驻步停下,抬头用冷清淡漠的眼神望向站在三阶楼梯上的泊西并勾了勾唇角淡淡的问:“人并没有到齐,你忘了吗?我以为克里斯丁告诉你了。”

    泊西的脸色骤变,手中的话筒都险些掉在了地上。不过很快他便又保持了脸上的镇定,并冷冷的还了湛一凡一个微笑,他的这个冷笑是面对着门口的众媒体的,一阵闪光灯拍来,几乎是当着世界窗口的面告诉所有人要与湛一凡彻底翻脸。

    “你还想骗我?当我是八岁小孩儿?”泊西阴鸷的眼神狠狠的刮着湛一凡,湛一凡却不痛不痒的轻笑:“原来,你把我的话当做了笑话。那不知道平日里小叔在面对工作时,对我给你的工作安排是否也当做了笑话?”

    泊西这才明白他落进了湛一凡的陷阱里,气的咬牙:“臭小子,今天是我的生日宴!”话下之意让他今天切勿乱来,更要他明白,今天他泊西才是最大的,更何况现在就在他的庄园里,这是他泊西的地盘,他湛一凡想翻天?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他泊西自然是没料到湛一凡会有备而来,毕竟这小子平日里再精明也一直苦于没有他泊西迫害他父亲甚至妄图吞并公司企图的证据,如今泊西在公司的势力也越来越大,暗中不少湛氏的老心腹也倒戈向他,他自然就胆子也越来越大。湛一凡也常常隐忍着他所做的一切,他泊西几乎快要目空一切,做任何事都‘嚣张’了起来,自然他这个总经理也就不怎么把湛一凡这个总裁放在眼里了,那‘总裁’之位并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总裁身后的‘董事长’之职,如今已经遥遥在望,他还有什么可怕的?最后一脚,不过是踹走湛一凡这臭小子!

    湛一凡面对被自己养的的嚣张狂妄几乎已经快要目空一切的泊西冷冷的笑了一笑,并未说话而是拉着薄荷微微侧身向门口望去。

    泊西心里一惊,太阳穴突然狂跳了起来,某些意识还没有做出反应来,他便已经瞧见了门口的涌动。

    整个大厅突然喧哗了起来,只因为门口突然出现的那对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薄荷扬起笑脸,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放开薄荷的手转而轻轻的揽着她的腰,大手轻柔的摩挲着她的腰肢,两个人不需要说任何话,此刻也明白了彼此。

    两个人一同转头再向门口望去,在媒体记者们的闪光灯拥戴下,三个月不曾出现的湛氏国际董事长及其董事长夫人一身盛装惊艳的出现在泊西的生日晚宴上。

    屡次传言病危的湛氏董事长湛国邦不仅没有任何的病态,如今还精神无比饱满依旧英姿飒爽的站在众人眼前,任由媒体用闪光灯拥戴着他,而他单手拥着自己的妻子,两个人用最完美的微笑正式回归这个圈子,正式回到大众媒体和众人的眼前。

    而泊西则是一脸煞白的看着这一切,怎么回事!?这、这竟然是真的!?但为什么他的人没有半点儿消息传回来?

    他怎么知道,他的人已经被湛一凡的人全部解决反扑了!如果他提前得到一点消息,从此刻也不会如此心慌和惊恐,更不会没有半点儿准备。

    史密斯跑上台阶,拉着泊西问:“怎么办啊?”

    泊西强行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并安慰的拍着自己父亲的手背:“爸你先别急,给我妈打电话,快!还有,还有……”

    泊西的脑子一片空白,突然出了这样意外的状况,他根本想不到任何办法!

    “杰克!”泊西立即看向一旁的杰克,并招手:“你过来。”

    杰克缓然走上前,泊西双手扶着杰克的肩并道:“小叔只信任你了,你能保护好你妹妹和你小婶儿吗?”

    杰克看了眼小公主克里斯丁和一脸焦急的罗拉微微的颔了颔首。

    泊西这才缓然的松了口气,立即又看向自己的父亲低声道:“爸,叫妈过来,拜托了!”

    “有这么严重吗?不过是他回来了……”史密斯老先生还是觉得事情不必要如此紧张,他并不觉得湛国邦这老小子回来是什么威胁。

    “湛一凡他一定有计划!”泊西狠狠的咬牙道,他毕竟是个商场上的老狐狸,之前可能小看了湛一凡,但是现在突然了这两件事,媒体和湛国邦的出现都让他不得不重新谨慎起来,这湛一凡的计划一定不止这一样,而他能如此秘密不动神色的就在他的庄园里做着这一切他竟然连半点儿消息也不得而知……泊西想起来突然觉得背脊发凉,太恐怖了!

    泊西低头向湛一凡的方向望去,神情猛地一怔,因为他发现湛一凡正在盯着他。泊西又禁不住的发起抖来,难道……他全程都在盯着自己!?

    不仅盯着,湛一凡还冷冷的勾唇用嘴型告诉泊西一句话:想逃?没门。

    泊西一个寒颤,捏紧了拳头,到了这个地步还想威胁他?他才不相信这小子会长什么厉害的本事,能把他泊西突然扳倒!不就是一个‘惊喜’吗?他还承受得起!

    “湛董事长,传闻你意外受伤,屡次徘徊在生命危险的边缘上,请问你现在情况如何呢?传闻是否属实?”

    “不仅您没出现,就连您的夫人也一同消失了三个月,请问你们这三个月是在一起吗?”

    “这三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湛董事长是否能给个解释呢?”

    “湛氏如今在湛总裁一面独挡的局面下平稳发展,倒是史密斯先生屡次激进采取各种措施发展扩大湛氏国际,请问这都是湛董事长的授意吗?”

    “湛董事长是突然决定来参加史密斯先生的生日宴还是早有计划?”

    门口的记者们开始争先采访三个月没有露面的湛国邦,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一个比一个直指重点,不知那些媒体新闻人好奇,就连屋内的这些宾客们其实也好奇的紧。销声匿迹了三个月的湛氏董事长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还是在他同母异父的生日宴上?传闻他不是屡次生命危急,且此生也难得再康复了吗?

    湛国邦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妻子,宋轻语还给他一个微笑,两个人伉俪情深的模样看在众人眼里,顿时都化作了对他们的羡慕,闪光灯不停的‘啪啪’打在他们身上,直到湛国邦开口缓缓道:“明天,我们湛氏国际会在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欢迎各位媒体朋友们前来参加。谢谢。”

    简要明了的一句话就暂时回答了所有的问题,且将一切都遗留到了明天解决,这无疑是吊着众人的心,也让众人相信这期中果然有些隐情,不然怎么会召开新闻发布会!?

    泊西的太阳穴越跳越厉害,直到湛国邦一眼望来,泊西才隐隐察觉到,老鹰……归来了!而且正阴鸷的盯着自己,不仅老鹰,老鹰的儿子也蓄势待发的正在等着自己,也许不知道哪里就给自己挖了个坑,他今晚的确大意了。

    “怎么,不欢迎我和你大嫂前来给你庆生?”湛国邦冷冷一笑,盯着泊西不动神色缓然的道,就像许久不见的兄弟,说着普通的话,但话中的冷意却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来的。

    “怎么会。大哥你能安然出院,还能和大嫂给我这个惊喜,是我这辈子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虽然话这样说着,泊西却并未亲自迎下来,反而依旧远远的站在台阶上,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言行是否一致?

    “是吗?那我和你大嫂来的这一趟也不亏损了。”湛国邦寒着脸携着宋轻语缓步的向薄荷和湛一凡走去。

    薄荷伸手,宋轻语立即上前拉住儿媳的手,并欣喜上下的瞧,两个月不见,儿媳不仅漂亮了,似乎还胖了一点点,她这个做婆婆的每日心心念念着儿媳和未来的小孙孙,因为不能前去看照薄荷,心里总是诸多的抱歉。

    “妈。”薄荷低唤,又抬头看向公公有些激动的喊道:“爸!”

    湛国邦神情平稳的点了点头,薄荷微微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一家四口在外人看来都是好看的人,都是气质沉稳高贵的人,让人好不羡慕和赞赏。

    “小叔,”湛一凡突然抬头看向泊西并笑道,“还不开始生日宴么?这一次我确定,人都到齐了。”

    泊西咬了咬牙,冷声而道:“生日宴……正式开始。”

    乐队奏起悠扬的乐队,一对对男女滑入舞池,就连湛国邦都带着宋轻语轻松自如的滑入舞池跳起舞来,无疑成为今晚所有人当中的焦点。

    湛一凡拉着薄荷到角落里,孟珺瑶也迅速的找了过来。湛一凡将薄荷交给孟珺瑶:“照顾好她。”

    孟珺瑶用力的点头答应:“你放心吧,一凡哥哥。我父母那边也安排好了。”

    湛一凡看了眼大厅,已经没有泊西的人影,立即从裤兜里摸出查尔事先给他的耳麦戴上:“查尔,你那边怎么样了?”

    “BOSS,一切安排妥当。”

    “ok!半分钟后,出动,务必把他抓起来。”

    “是。”

    薄荷也戴上耳麦,这是她强烈要求问湛一凡要来的,为了安全她不能跟着湛一凡跑,但是她必须听着湛一凡的情况才能安心。

    薄荷拉着湛一凡的手认真道:“一凡,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湛一凡摸摸薄荷的脑袋,“你和瑶瑶就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我让查尔安排了人,他们会在暗中保护你们。”

    薄荷点了点头,到了这个时候湛一凡还将她的安慰做了详密的安排,她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对他的担忧,而她自然也不想成为湛一凡的拖累。

    湛一凡拍了拍薄荷的肩转身大步离去,薄荷看着湛一凡消失的背影心里隐隐不安起来,孟珺瑶握住薄荷的手安慰:“放心吧,一凡哥哥很厉害的,他一定会处理好。”

    薄荷微微的喘了口气:“比我自己跟着刑警去取证的时候还要紧张。”就算当初遇上国际珠宝盗窃案的那帮子小偷薄荷也没有今天这么紧张过,那是她的事,她胸有成竹的一切安排妥当了,最后也顺利的完成,虽然其中少不了湛一凡的帮忙。但是这一次是湛一凡的事,她一直看着,这两个月来几乎每一天都在关注着湛氏的新闻,所以也仿佛感同身受,突然到了今晚,好像一切酝酿中的事都会在今晚爆发!她不能不紧张啊,因为担心,所以不能不紧张……

    “一凡哥哥韬光养晦放纵了他小叔叔这么久,不就是为的今天吗?如果没有把握他也不会出手的。你放心吧……”孟珺瑶不停的安慰着薄荷,连瑶瑶都这么信任他薄荷又怎么会不信任呢?重重的点头,两个人藏在角落里等待着湛一凡行动的任何一条消息的传来。

    泊西的确是想逃,他已经意识到今晚的局面快要失去他的掌控。只要他离开这里,他也不担心湛一凡会对他的妻女如何,所以他只需要逃出这里,然后联系圣殿!圣殿的人会帮他,妻子罗拉是圣殿老大的私生女,这些年圣殿帮了他不少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泊西在自己人的掩护下从大厅的穿向后花园,越走越急,心也越跳越快,只要母亲来了就能稳住湛国邦。湛国邦是个孝子,即便他知道是自己派人杀他又如何!?他这些年都忍过来了,不管是他亲爹的公司被自己的父亲掏空,还是她史密斯一族在湛氏随便的撒野侵入,他不都忍过来了吗?一切都是为了他敬爱的母亲,如果母亲前来安抚,湛国邦一定会再次妥协!

    泊西确定自己有很多的退路,虽然湛国邦今晚的突袭让他意识到事情已经有些偏离自己意图的轨道,但是这一切都不成问题,他告诉自己,他是无所畏惧的!

    “小叔,往哪里去?”

    冰冷的质问声穿透盛夏的夜晚,在史密斯私人庄园后花园空荡的响起。泊西脚步一顿,眼含微微的惊恐向前望去,穿过高高的草丛,梧桐树下悠然靠着的人,不是湛一凡还能是谁!?

    “你、你怎么……”

    “我怎么在这儿?”湛一凡冷笑着站直身子并打断泊西的话,抬头看着泊西,就像一把锋利的冰刀,“奶奶还没来,你怎么能丢妻弃女的就打算逃走?所以,我自然在这里等你了。”

    泊西咬牙,收拾好自己对他出现在这里的意外和惊异,冷冷的瞪着湛一凡拢在黑暗中的修长身影:“好你个小子,敢暗算我!”

    “小叔太瞧得起侄儿了。和您暗杀大哥比起来,这实在算不得是什么。”

    “你……!”泊西暗惊,他以为湛一凡不知道真相!不仅湛一凡不知道,湛国邦也不该知道才是!虽然他也想过他们迟早会知晓自己就是背后的那把手,但是怎么可能如此快速!?

    湛一凡拉了拉领带,让它宽松一些,至少不再那么紧的像被人勒住了脖子似的。再抬头向泊西看去,冷冷勾唇一笑:“怎么,还在想今天要怎么逃出这里?”

    “呵,”泊西冷冷一笑,“你少吓唬我。你有几斤几量重我会不知道?我承认你的确有些聪明,人也精明,但你如果妄想冤枉我,我可不会承认。”他才不会随了他的话承认那是自己做的!

    “你自然不必承认。”湛一凡一步步的走出阴影,黑夜的威风吹动着他的衣衫,吹动着他的燕尾服,就像一个黑夜的骑士,一步步缓然的走向他心中的邪恶,手中还握着一把劈断邪恶的长剑,虽是无形却已经让泊西心颤。

    泊西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小看湛一凡了。

    从前只认为他在商业上有两把手,但近段时间自己屡屡在各种策划案上欺压他这个总裁,几乎是踩在他的头上任意妄为,让他看着自己拿回扣接私活甚至中饱私囊,他以为这小子即便在精明,但也经不住他父亲遇害的打击,他以为这小子不过是外强中干,一直是自己把他看得太高!但现在泊西隐隐的有些明白了,这小子实在韬光养晦,故意在养大自己,让他泊西的心膨胀,以至于没有看清他背后的那些阴谋和诡计!

    “你什么意思?”泊西越来越隐隐不安起来,让身后的保镖上前护着自己。

    湛一凡笑了笑,只说了一个名字:“达明安&8226;凯勒……你比谁都熟悉吧?”

    泊西的脸色果然骤变,却也断然的否认:“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快让开,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胡扯!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怎么个不客气法?”湛一凡冷冷一笑,泊西眼色一沉,身旁的保镖立即神会的统统掏出抢来,并对准湛一凡。

    “小子,”泊西冷冷的勾起唇角,“别太得意忘形。我承认我今晚栽在了你的手上,但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迈克尔已经替我坐牢去了,达明安&8226;凯勒也失踪了,你老婆的眼睛也好了,你父亲现在也活生生的站在众人的面前,你有什么证据来指控我?而你,你还以为你今晚能活着走出这里吗?”

    泊西下了要杀湛一凡的心,所以说话也就没了顾忌,湛一凡眸子一寒,并未畏惧泊西保镖手中的枪而是继续向前。

    泊西反而被湛一凡无所畏惧继续向前的动作吓得向后退去:“你、你真的不怕死!?”

    “你以为,你能动我一根汗毛吗?”湛一凡冷冷的勾着唇角反问。

    “你什么意思?”泊西立即防备的伸手挡住自己的属下先别轻举妄动,他再也不会轻易的认为湛一凡会乖乖的站在那里任自己宰割,所以当即就以为湛一凡又要耍什么花招,而他在确认前再也不敢有任何狂妄自大的想法了。

    湛一凡的确还留有不少后招,而这个后招足以让泊西狂乱。

    摸了摸耳麦,湛一凡拉起自己领口的扣子,对着扣子轻声道:“杰克,照顾好克里斯丁和罗拉小婶母。”

    听清湛一凡说的话,泊西的脸色陡变,立即疯了似的大喊:“你!?不!你不可能!杰克不可能!”

    湛一凡冷冷一笑,他这句话的确是对着查尔说的,这是他演给泊西的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让泊西自乱阵脚。杰克的确不可能偏向他,但是他也确信杰克并没有完全偏向的他泊西&8226;史密斯。

    湛一凡冷冷的睇着神情狂乱的泊西轻悠慢然的道:“难道杰克没有告诉你,我让他给你笼络的那几项投资案,都是我专门为你虚设的吗?至于那些回扣,我睁只眼闭只眼的任你做了,你还真的以为我看不见了!?”

    泊西的脸色越来越看,身体也微微的发起抖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湛一凡,真的无法相信这个小子会这么厉害,会如此精于算计,竟然从那么早开始就把他泊西算计在其中了!但是他还是不相信,不相信杰克会背叛自己,那小子一定也是着了湛一凡的道,那小子一定也恨着湛一凡,毕竟湛一凡可是将他亲弟弟送进了监狱!

    湛一凡依然保持着冷笑,继续爆料道:“大半个月前,你是不是让杰克跟踪我了?其实那天我是去见我的妻子,杰克也看见了,他回来告诉你了吗?”

    湛一凡知道泊西不会这么快信自己,但他既然要从杰克这里下手瓦解泊西的心,那么他就已经事先做足了准备。杰克没有将薄荷来到伦敦的事告诉泊西,其中的原因是为了什么湛一凡还不十分清楚,但是既然有这个空隙和漏洞,那他自然不会浪费。

    泊西原本就在心里疑虑这件事,而此时就像是一个口子突然被湛一凡撕开,即便泊西一开始不信,但这一刻也不得不信了,不仅不信,还深信不疑,自认为是自己把妻子和女儿交给了畜生们。

    泊西气的指着湛一凡,再也控制不了畸变的情绪:“原来……原来你们竟然合起伙来骗我!你个混账,还拿你妹妹和婶母威胁我……”

    “那比起你的畜生行为呢?”湛一凡冷声反问,寒眸一凛,“勾结圣殿的人妄图在电梯里害死侄儿媳与大嫂,三个月前又亲自指示杀手枪杀自己同母异父的大哥。你还有什么资格说我混账?”

    湛一凡的指责让泊西全身僵硬,竟然无法理直气壮的反驳。

    湛一凡又向前走了两步,泊西身边的四个保镖开始慌乱起来,不得不再次向湛一凡举起手中的枪,如果他再向前,他们一定……一定……

    湛一凡表情毫无畏惧的继续向前,一个脚步也没有停顿,那四个保镖终于不再犹豫,纷纷当机立断的扳下手中的枪。泊西也恨的咬牙切纸,当即只闭了眼睛,既然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那就别怪他狠了!虽然心里还有些隐隐的不安,而这不安他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了什么……

    “啪!”四声扳动扳机的声音,落下的却是无弹的空声。

    湛一凡终于笑着停下了脚步,那四个保镖却是皆不可置信的瞪着各自手中的枪,没、没有子弹!?

    “不、不可能,我们上了子弹的……”四个人纷纷低呼,但是卸开枪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枪都被掉包了!

    “是……是你!?”

    四个人终于反应过来,能做到这一切的就只有眼前这个保持了一脸自信笑容的男人。太、太恐怖了!难怪他能一脸信步的向他们走来!但是这不可能啊,他们的枪一直都没有离身,而他们也都并不是泛泛之辈,能成为泊西的贴身保镖,他们能差吗?可他是怎么做到的!?

    “先生,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贴身的保镖立即提醒泊西,此地虽然是泊西的地盘,但是看样子已经被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给控制了,他们不能再大意下去,因为在这黑暗中他们已经不确定正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人或者事在等着他们。

    泊西狠狠的瞪着湛一凡,他实在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把手脚都动到他身边的人来了!还真是快速的让他小巧不得。

    “怎么走!?”泊西现在已经完全没了主意,手里没有武器,而他也更加的确定了现在根本不是能轻举妄动的时候,这湛一凡还不知道留着什么后招。

    “怎么,”湛一凡捏了捏拳头,扭了扭颈脖弯唇一笑,“不打算让你的人和我过过招,就准备逃了?”

    那四个保镖都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他们高大强壮,但是湛一凡的身手他们却是说过的。都是这个行业内的人,他们也有曾经的兄弟现在在为湛一凡卖命,不少人在与他过招练习时被他真的撂倒过。原本他们也是不屑的,但是经过今晚,他们已经不敢轻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智慧和计谋就足以让人怯步。

    泊西也看到了自己的人再往后退,一声低骂:“都是没用的东西!四个还打不过一个吗!?”

    这一声提醒顿时让四个保镖都提了精神,个个对望了一眼便抡起拳头向湛一凡冲去。

    湛一凡原本就没想过泊西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他要的也是四个人齐攻的结果!轻轻一闪,湛一凡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快速的闪躲着四个人的齐攻,同时面对四个打手的确有些吃力,就连逃和防都不是那么的顺,但是他是湛一凡,他从小就开始苛刻的训练,轻易不出手,出手绝对不是轻易的时候!

    等湛一凡把那四个人引到树下,泊西才感觉到事情的不妙,一声大喊:“给我回来!”

    但事情已晚,湛一凡一脚踢翻一个大汉,痛的对方嗷嗷直叫,手快速的从衣服操出一把枪直指对面的三人冷了冷一笑:“你们的枪是被我卸了子弹,但我手中的枪你们要不要试一试?”

    四个人立即都不敢动弹,统统举起手来。

    “只要你们举证泊西,我一定保释你们出来。但如果你们还要与他苦苦挣扎,后果是什么,不用我点明了吧?”

    冷艳眉梢,全都述说着无情的威胁。

    四个人面面相觑,就在这时,四周的黑暗中传来异动,湛一凡勾了勾唇角:“我的人来了。你们还有机会,回去抓住泊西,将他亲自送给警察。”

    四人还在犹豫不决,湛一凡眉宇一凛,扳下手中的扳机:“还是……你们更愿意挨这一枪?”

    “我们只是他的保镖而已,别的什么都不懂。”其中一个终于说话。

    湛一凡冷冷一笑终于开出条件:“我只要达明安&8226;凯勒的下落!”他自然料想这四个人知道的并不多,但是这四个人一定知道泊西将达明安&8226;凯勒送去了哪个国家。

    “原来你并不知道那人的下落……”四个人终于明白他们都被湛一凡玩弄了,但是事已至此,他们还有别的退路吗?

    四个人面面相觑,黑暗中的涌动逐渐的变成脚步声,查尔领着在暗处埋伏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但是湛一凡还没有下令,因为湛一凡想等这四个人的倒戈,他想知道达明安这个关键人物的下落!那个当初在电梯上倒汽油的凶手,如果没有抓到他,那么今晚事情便就只成功了一半!而他,这一次必须要大获全胜!

    大厅里的薄荷紧张的捏着瑶瑶的手,说实话,听到耳麦里一声声的提到什么枪,什么过招甚至还有风呼过的打斗声,她的心多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瑶瑶,我们去看看吧?”薄荷等不下去了,她觉得只这样听着等着他独自在那里面对危险,简直是一种煎熬。

    孟珺瑶何尝不想去?她也担心。但是她更担心薄荷去了会出什么意外!

    “别犹豫了!”薄荷见孟珺瑶还在犹豫立即放开她的手,自己二话不说便向后花园的方向秘密潜去。

    “欸,你等等我!”孟珺瑶立即追了上去了,她可不敢让薄荷一个人去,万一出什么危险她怎么向一凡哥哥交待?瑶瑶和薄荷一离开,早就在暗中盯着她们的杰克也走了出来,并缓步跟上。

    “查尔。”湛一凡突然低声命令,他知道自己不能等了,再等下去只会给泊西更多的机会,他看到泊西已经转身欲逃,如果让他逃回大厅必定会再经一番波折!

    四个保镖听见湛一凡的命令也不敢再犹豫,立即统统转身向泊西的方向跑去。

    泊西看到自己的人回来,心里隐隐的松了口气,还以为他们找了什么法子又脱了回来,但他完全没料到自己的人会在这一刻叛变!几乎是死也想不到的突变,折回来的四个手下什么话也没说就将他捉住并顺势反押!

    “你们干什么!?你们要造反了!?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泊西无法接受眼前突变的情况,怒声大喊。

    “先生对不起了。你看四周,你已经被包围了!”毕竟是昔日的下属,他们也不忍心看到泊西死到临头还不知形势,人都是见风使舵的,更何况他们只是保镖,并不是他的死士!

    泊西这才看见暗处涌动的一**人,查尔得到湛一凡的命令领着人立即包围了出来,泊西看看自己的人,又看看湛一凡躲在远处阴霾里被拉长的身影,再看看查尔带领的几十黑衣人包围而出,而那些黑衣人里似乎还有穿着警服的身影……他终于领悟到,今晚就是一场局!

    湛一凡在他生日宴精心设下的一场局,刚刚的客气只是他向自己使出的诱供之计,就连他的手下都被他轻易扭转叛变!

    而他泊西&8226;史密斯显然已经大势已去!

    ------题外话------

    ——湛氏的事基本落幕,明天进入本书的第四卷哦,也就是结局卷咯!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