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03 三人行

203 三人行

    薄荷选了一条宝蓝色的v领长裙礼服,能盖住穿了松糕凉鞋的自己。底子很平,而且鞋的样式也非常的时尚独特,倒不用担心别人看见自己的脚时怀疑什么。而且这个礼服也能盖住她微凸的小腹,看起来就和平常无孕的女人一样。

    孟珺瑶选了套紫色的礼服,大波浪卷发改造成了直发,而且还变成了中分,相比起之前的成熟高贵多了一点儿冷艳御姐的味道。

    薄荷并没有用药水改变发型,她的发质很好,只是头发长出来的一部分颜色与染过的颜色有些差别。发型师便将她的长卷发挽了起来,高雅而又温婉的发型非常称薄荷的气质,薄荷也是中分,头发挽成在脑后,又插了一个水晶钻石的簪子在挽起发髻的后脑勺,从后面看她纤细窈窕的身子就像来自神话里的雅典娜女神。

    “为什么我见你一次就会觉得你又漂亮了一次?”孟珺瑶有些郁闷的道,从前与她敌对的时候还可以理所当然的觉得她哪里都不顺自己的眼,想讨厌就讨厌了。但如今成为朋友了反而越看越喜欢,看着她漂亮心里也欢喜,看着她不讨厌了,竟还觉得越来越漂亮了,孟珺瑶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贱。

    她好歹也是堂堂的孟家千金,也是唯一的孟氏继承人,现在竟然和情敌成为朋友,如果是一年前的孟珺瑶打死也不会相信日后的自己会做出这等事,但世事境迁,这世界上还真没有完全不可能的事。

    “谢谢夸奖。”薄荷掩唇轻笑,淡淡的晚装将她明亮的脸蛋儿修饰的更完美了,手腕和脖子上都带着铂金和钻石饰品,都是孟珺瑶亲自带来的,说是湛一凡给她新买的首饰品。薄荷倒也不是十分喜欢,她愿不喜好这些东西。但她也知道今晚也许会发生某些大事,所以作为湛氏总裁的夫人,她就要肩负起责任,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大众面前,便是责任之一。

    左手的粉红钻戒最惹人眼球,孟珺瑶早知道那是湛一凡在拍卖会上以六百万人民币的高价买来给薄荷做婚戒的,而薄荷自己也几乎从未取下来过,一直变这么带着,有人问真假的时候她边说是假的。毕竟粉色的钻戒又不多见,所以一般人也都相信她的谎言。

    孟珺瑶虽然知道那是婚戒,却还是十分的眼馋,薄荷瞧她一直盯着自己受伤的戒指便晃了晃笑问:“怎么,也想结婚了?”

    孟珺瑶脸一红,心里嗔道:这女人就不能不那么聪明吗?

    不过嘴上还是狡辩道:“我明明看的是你的戒指,哪里想结婚了。”

    “但我这是婚戒啊。”薄荷笑道,孟珺瑶眼底一闪而过的渴望她不是没有看见,她一向聪明,但是和孟珺瑶她原本就不喜欢兜圈子说远话,既然是想到的便都说了出来。

    “哎……”孟珺瑶知道自己逃不过薄荷的眼神,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竟然能从自己渴望的看着她戒指的举动看出自己渴望婚姻,真是太可怕了。而且据她所知,这薄荷将那菲碧也是斗的有苦难言,竟然能让一凡哥哥下狠心直接一脚踢走,连耽搁泊西一凡哥哥也不在乎了。这如果不是薄荷在其中搅合,一凡哥哥岂会做的如此之绝?虽然他一向对女人很绝,但对他暂时还有用的女人,她可不就那么认为了。偏偏这一次连有用的女人都给一脚踹走了,说明那菲碧是真的惹怒了一凡哥哥,现在能让一凡哥哥愤怒的事除了湛氏父母之外不就只有薄荷一人么?

    “你叹什么气?”薄荷在沙发里坐下来,端起开水喝了两口悠哉的问。

    孟珺瑶还在做头发,而现在距离与湛一凡碰头的时间还有一个班小时,所以并不着急。而这里又是孟氏的私人会所,并不担心有人打搅,她们二人说的又是中文也不担心被人听去,就算有人听得懂也没人敢泄露半句,所以孟珺瑶叹完气便道:“还不是我妈,天天逼着我相亲。”

    薄荷汗颜,她也即将二十九了,但是在遇见湛一凡之前,薄家倒是从未逼她相过亲。

    “你妈妈急什么呢?我记得你才二十六来着。”

    “对啊,可不是嘛!刚刚过二十六,还青春着呢!偏偏我妈着急,我爸也不管我妈,整日让我相亲,但是那些公子哥你也知道,一个个奢靡淫luan,有几个正经的?如今的好男人,要么就是被坏女人勾走了,要么就是被另外一个好男人勾走了,还有我这样的女人的活路么?”

    薄荷再次汗颜:“你的意思,我是坏女人了?”

    “咳……你是例外啦。”

    薄荷这才笑笑,满意了孟珺瑶的答案。

    “我妈前天让我相亲的那个男人虽然事业有成,以后也能帮助我在事业上的拓展和成长,但他才三十岁就秃头了啊!可惜了那张帅脸……还有上个星期啊,我相了一个双性恋!亏他长得人模人样的,上来喝了口咖啡竟然就直接问我,如果他不能爱上我,能不能让我容忍他往家里带男人回来!带女人就算了还男人呢,要恶心死我吗?再就是上上个星期啊,那个男人是个一米九的篮球运动员,小有名气,但他是个黑人,我这么小个身板儿能经得起他折腾么?不过想一想这样也许能幸福,刚刚试着想深入了解他竟然就和我谈判,说他有十八个女朋友,也许不能每个都照顾周到,希望我到时候能体贴他,我当时就泼他一脸咖啡……可惜了我那天喝的是冰咖啡。”

    听着瑶瑶的悲痛相亲史,薄荷原本听故事的心渐渐变得有些心疼起来,瑶瑶她在感情上受过伤害,并不是真的如外表这般洒脱无羁。她也许是真的渴望有个人能像湛一凡爱自己一样去爱她,她被迈克尔伤害过,她也被一凡伤害过(感情),她却还能继续迎头上去,说实话,在这一刻薄荷从心底为孟珺瑶感到自豪。

    “为什么不找个中国人呢?”薄荷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周围的极品单身汉,好像就只有那么一个是熟识的了,而且人品又比较靠谱,冲动之下薄荷就问了出来,“也许……我能给你介绍一个。”

    “不要不要。”瑶瑶想也没想便摇头叹道,“你……是知道的,我曾经为一凡哥哥守的身子已经被迈克尔那畜生给……”瑶瑶的话顿了顿,薄荷明白的看着她,当初在那场宴会里,她从耳麦里听到了瑶瑶和迈克尔的对话,瑶瑶以为在某一晚以为迈克尔是湛一凡,而迈克尔则乘机强奸了瑶瑶。

    瑶瑶神情漠然的看着薄荷道:“中国男人我是知道的,虽然他们嘴上说不在乎,可是心里是非常在乎那层膜的。我不想嫁个心里对我有膈应的男人。我爸爸……他就对我说过,他让我洁身自好,他和我妈刚结婚的时候,我妈没有落红,他以为我妈不是处,独自郁闷生气了好段时间,两个人的新婚也不甜蜜。后来才知道我妈小时候摔过一丈高的悬崖,可能是那个时候摔破了处女膜,而我妈迷迷瞪瞪的都不知道我爸在生什么气,还以为我爸不爱她了,后来就伤心的给我爸翻开他们在一起的照片,我爸翻相册才看到我妈小时候受伤的事,问了才知道他误会我妈了。我爸骨子里就是个传统的中国男人,他在我十六岁那年的某一天喝醉了告诉我的,让我洁身自好,要把自己的身体留给自己未来的丈夫,这样男人才会在心底里疼爱你一辈子。”

    薄荷想到蔡青奕,当初薄光不就是试探她是否水性杨花么?所以设计她和别的男人上床,自那以后他竟然还觉得蔡青奕恶心。男人究竟都是怎么想的?薄荷想到湛一凡,想到他们第一次相遇,她的初夜被卖……如果那个时候买了自己的人不是他,他们还会有如今么?男人真的就这样在乎那层膜!?

    薄荷沉默了下来,孟珺瑶笑了笑道:“没关系啦。反正无聊就每天相着亲呗,相亲也不会让我少块肉,还能增加我的社会阅历。指不定哪天就被我相到一个好男人?反正有处女情结的英国男人要比中国有处女情结的男人少上那么百分之七咯。”

    的确,薄荷也看过类似的报道,全世界有处女情结的男人,中国达到87,,英国80,,美国42,,日本35,。

    “瑶瑶,真心爱你的人是不会在乎这个的。你要相信你自己。”薄荷也知道自己的劝慰多少有些无力,可是她能想到的好像也只有这个。

    “你的性格,你的魅力比那什么更实际,用力的魅力去征服未来的丈夫,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收获自己的幸福的!”

    薄荷握拳的看着孟珺瑶,一脸的祝福和坚信她的模样。孟珺瑶看着她,没来由的竟然多了一些勇气。

    湛一凡六点半亲自来会所接薄荷,薄荷正坐在沙发里昏昏欲睡的翻着杂志,而瑶瑶刚刚做完发型在对照镜子里的自己,听得门口有响动,薄荷抬头望去便看到已经着了一身完美晚宴服的湛一凡正朝自己缓然走来。

    孟珺瑶从镜子里看到走进来的湛一凡微微一笑,湛一凡也向她点了点头,孟珺瑶便起身带着众人先撤退,并道:“我楼下等你们。”

    薄荷从沙发里站起来,湛一凡立即快步走来将薄荷一把抱进怀里。

    抱着怀里的人,湛一凡闻够了味道确认了的确是她之后才低声笑道:“两周不见,宝宝你好像……”

    “胖了一点点。”薄荷抢先定论,她的确是胖了,称重量的时候体重上身了四斤,把母亲高兴坏了。薄荷却有些小郁闷,因为她不知道照此情形发展下去她会不会变得很胖啊?

    湛一凡却是一脸的高兴,捏捏薄荷腰上终于长出来的一点点肉还有终于不再是细的像棍儿似的胳膊,最后又忐忑的摸向薄荷明显大了一些的小腹,高兴的弯腰便将薄荷抱起来:“辛苦了你,孩子的妈!”

    薄荷揽着湛一凡的肩和脖子,这里没有别的人,所以他要抱也由他抱了去。但湛一凡明显也不仅仅满足于这样的拥抱,低头还吻住了薄荷的嘴,从刚刚进来的时候便想这么做了,但是看她画了淡妆,一是怕毁了她的妆容,二是她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虽然每天能听到她健康的报告,但是在亲眼确定她非常好之后心才稳稳的落下。

    湛一凡有些急切的吻着薄荷以解思念之苦,薄荷也仰着头并主动缠上他的脖子与他相吻相拥,两周不见的两个人都甚是思念彼此,真的从未如此辛苦过,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偏偏不得靠近。

    良久之后湛一凡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有些低喘的薄荷,如星光般璀璨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怀里的人温暖的道:“今晚过后,我们就回家。”

    薄荷微笑着点了点头:“嗯。”

    “然后我就可以陪着你,陪着我们的小苗苗了。你都不知道,妈和爸想看你都快想疯了,但是泊西盯得他们实在很紧,就连下午我带他们出医院避开眼线就花了一个小时!”

    原来他那会儿急喘喘的赶路甚至不能亲自去接自己是因为他要去医院接爸妈出来!

    在医院里两个多月快三个月的公公终于能在今晚重见天日了么?薄荷这才感觉到今晚要做什么事情的紧张感。

    “那他们现在怎么样?”其实薄荷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的很傻,自然是很好的。但是她不知道能问什么,心里就是更迫切的想知道他们如何了。

    湛一凡勾了勾唇,低头抵着薄荷的额头,淡淡的却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凛然在其中:“蓄势待发。就等着在泊西的生日宴上出现了。”

    *

    “BOSS,一切准备就绪。”查尔的声音透过电话,就连一旁的薄荷都听见了。

    此刻他们的车正停在泊西&8226;史密斯的私人庄园门外,今晚是泊西&8226;史密斯的生日宴,各界的人都前来为他庆生,所以来来往往全是车,即便薄荷他们的车停在门外不进去此刻也不引人注目。

    “好,半分钟后开我们就到了。”湛一凡挂了电话,立即吩咐西蒙:“开车。”

    西蒙颔了颔首,将车缓缓的开出暗光,挤入进入庄园的大队中,缓然前行。孟珺瑶放下手中的杂志,看向前方冷冷问道:“到了吗?”

    “嗯。”薄荷朝孟珺瑶暖暖一笑,半分钟后车子缓然在屋宅前停下。

    暗处的查尔早已经看见他们的车,吩咐早在暗中涌动的记者们准备好,只要湛一凡与薄荷下车,他们便会统统出来并激烈的拍摄和采访。虽然泊西没有准备招待媒体,但他湛一凡主动邀请了,算不算是给他的一个生日惊喜?

    仆人前来开门,湛一凡弯腰钻出车门,那仆人自然是认得湛一凡的,低声恭敬的唤道:“湛少爷。”

    湛一凡转身伸手将薄荷牵了出来,薄荷一现身,顿时引得周围的人都侧目望来。咦?湛氏总裁夫人什么时候来伦敦了!?就在众人都诧异无比的时候,孟珺瑶弯身也钻了出来,在周围的众人都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孟氏千金喜欢湛氏总裁那可是伦敦上流界都知道的事啊。而现在算是怎么回事?湛氏总裁携妻出现,同行的还有‘情人’?就在众人都在腹中悱恻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闪来一阵强光。

    “啪啪”的闪光灯打在众人的身上、脸上。都是这个圈子的人,众人立即都明白了今晚有新闻媒体的参与。

    非常快速的各自便都摆好表情和造型,只怕明日不小心落入新闻中的自己会有一丁点儿的瑕疵。自然也包括薄荷和孟珺瑶,更包括湛一凡。

    薄荷虽然也出生豪门,但是她极少如此盛装的参加宴会,更别提这样暗藏汹涌的宴会了。所以薄荷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太自然,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周围的人都对他们心存疑惑或者不喜欢,即便闪光灯没有打在他们身上,但他们依然非常友善的看着他们三人微笑,看着那闪光灯微笑,就好像非常喜欢欢迎他们一样。这里的人,好像比云海市的人更复杂!

    孟珺瑶在一旁微笑着一边摆poss一边低声咬耳道:“做这个圈子的人你就要习惯,这个圈子的人就是这样,即便心中对你有再多的怀疑和不满,但是脸上所保持的永远都是和善的微笑,他们怕被人说成是高傲的钱鬼,怕被人说成是只知道商业利益的吸血鬼,更怕被人说成是自私自利的伪富豪。”

    孟珺瑶的劝道让薄荷脸上的笑容真切了一些,不由得便问:“不知道……包不包括我们?”其实是半玩笑的问题,但问完她自己也深思了,其实他们何尝不是这样?在人前一定会戴着面具做人,这个圈子的人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随心所欲,她做检察官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你说呢?”孟珺瑶爽朗的朝着薄荷眨了眨眼,竟然没有认真地究入这个问题,薄荷摇头笑了笑,只怕她比自己看的更开吧。

    “湛先生,你的妻子什么时候来的伦敦呢?”

    拍完照记者们便争先恐后的开始访问,这原本就是湛一凡联系的媒体,所以也不怕他们会问出什么出格的问题。

    湛一凡揽着薄荷的腰肢,两个人如同一对儿璧人似的的站在众人眼前,完美的就像一张画报。

    男人淡淡而笑,低头看了女人一眼:“前几天。”

    “我们竟然没有得到丁点儿的消息,您保密的可真是好啊。”

    “她是过来度假的,所以很低调。”

    “请问湛少夫人,听闻你在中国经历了非常不友好的舆论事件,你是怎么感想这件事的呢?”

    伦敦媒体并不是不知道薄荷在中国所掀起的舆论大波,但是碍于湛一凡的控制,所以伦敦这边的风波海浪并不大。但也有人知道,知道她因为湛氏收购她娘家的事而遭受舆论的压力,而她此刻又出现在这里,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她丢失了工作。

    在来的路上湛一凡便对薄荷说了,如果有记者问这个问题就让她好好的回答,借此机会解释清楚。

    薄荷微微一笑,温婉的就像一个女神,醉了众男记者的心神。

    “感谢你们的关心。我想大家一定都明白这是商业上的事,我这个门外汉还真的是完全无法干涉。我父亲也在中国发表了申明解释了其中的缘由,这是我丈夫和他的商业交易,其中许多的东西我也不懂,只求问心无愧。”

    “不知道湛少夫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否也与舆论事件有关呢?”

    “我只是来休假的,与舆论事件并无关系,你是想问我有没有丢掉工作吧?呵,我们国家是个公平的国家,我既然是无辜的,便不会真的被牵涉其中。谢谢你们关心。”

    薄荷想她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也希望这样的消息能传回中国,让检察长看见也好早些召唤她回工作岗位才是。

    “谢谢湛少夫人,希望你在伦敦玩的愉快。”

    “孟小姐怎么会与湛先生和湛少夫人同行?”

    “我们是朋友,我和湛少夫人也是朋友,我们关系很好。”

    “孟小姐说的是认真的?”

    “我像是开玩笑吗?”孟珺瑶挑了挑眉梢,薄荷在一旁倾过投来微微一笑并主动挽上孟珺瑶的胳膊:“我有很多地方需要感谢瑶瑶。”

    两个人相视一笑,惊吓了一片人的眼球,情敌变朋友!?究竟是湛少夫人的本事,还是孟小姐的大胆放手!?

    采访如此激烈的进行着,厅内的泊西听见自己的管家前来报告此事,立即握紧手中的酒杯:“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老爷。”

    不一会儿管家又回来了,有些气喘的交待道:“的确是媒体新闻记者,还是十几家的。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

    “混账蠢东西!”泊西一怒,将手中的酒杯摔在管家身上,泼了管家一身的酒水,而管家忐忑的接住酒杯才没有打碎引来众人的瞩目。

    “糊涂东西,怎么就让人进来了!我不是让你做好安全防备吗?那些媒体界的人如果不是他带进来的,难道还能自己进来!?对于他的人,早就让你再三仔细的检查确认,你偏偏给我出了这个篓子!”

    “小舅。”泊西正在骂人,杰克突然站到身边并低唤道。

    泊西眉梢一挑才沉下怒意:“什么事?”

    “你要不要出去一趟。”杰克冷冷的道,整齐剪裁的晚宴服穿在他身上完美就像模特一样,因为是黄金单身汉,所以走到哪里都会引来无数仰慕暧昧的目光,但他皆统统撇开无视了去。

    杰克&8226;怀特就是这样,性子冰冷冷清就像一块寒冰,就是这样的他让泊西也捉摸不透他到底是怎样的心思。

    迈克尔&8226;怀特进入监狱之后,他便将心思动到这个侄子身上。杰克&8226;怀特与迈克尔不一样,迈克尔骄傲的像只孔雀,所以性格鲜明自己也能轻易掌控。但偏偏杰克性情冰冷只与湛一凡那小子交好,从小到大就不和自己亲,他根本无法动弹这小子一根毫毛。如今迈尔克入狱了,二姐与二姐夫恨湛国邦一家三口恨之入骨,带走一部分资金和人力从湛氏撤出,虽然泊西认为那是极蠢的行为,但也给了他机会拉拢杰克。

    杰克但凡是个有良心的都会对湛一凡父子心存芥蒂,只要有缝,他泊西还怕不能插针吗?很快他就像杰克说明了他的意图,他要的很简单,那就是湛氏。只要他将湛氏改成史密斯氏,他可以给杰克一些权力甚至股份,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更何况这诱惑的背后还有这仇恨。

    杰克也不让他失望,很快就弃暗投明来到他的麾下。只是这小子有时候的举动让他真的完全摸不透,他渐渐的也感觉到他根本无法完全掌控杰克。就好比上一次他让杰克去跟踪湛一凡,但是回来的答案却是他跟丢了?

    他泊西岂会相信这种谎话?杰克&8226;怀特可不像是个能把人跟丢了的男人!但是杰克偏偏替自己办事又非常的得力,比如那几项投资案,他都替自己争取得到了湛一凡的同意,甚至暗中有几款大笔的回扣都落在了自己的账户里,他还替自己拉拢湛氏的心腹,那都是确确实实的事,所以泊西一面怀疑杰克却又信任杰克,对于杰克再次感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小子。

    “不去。”泊西眉毛一拧,看着杰克顿了顿突然道,“你去,把他给我请过来。”

    杰克神色未动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却转身离去,方向自然是门口。

    “泊西,没事吧?”史密斯老先生突然走过来并低声询问自己的儿子。

    泊西摇了摇头:“爸爸,没事的。妈呢?”

    “你妈今晚没来……”史密斯老先生叹了口气,突然抬头问自己的儿子,“那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泊西一笑:“爸爸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你大哥住院啊……毕竟是你妈的儿子,她不可能完全不在乎。”

    泊西眯了眯眸子,如今他一切稳定,只需要固步向前湛氏迟早是囊中之物!更何况湛国邦就躺在医院里,是死是活虽然还没个答案,但他也确信他起不来了。所以没什么顾忌的泊西便直言而道:“我以为妈不去看他,就是摆明了要因为迈克尔和他决裂。爸,他欺负你们二老到了这地步,你还想把他当做儿子来看待么?”

    史密斯沉默了半响,叹息:“我倒是不在乎他的生死,就是你妈现在似乎对他越来越愧疚,前天要不是我劝着都去医院看他去了。”

    史密斯一声冷笑:“妇人之仁。”

    “爸爸!”克里斯丁突然从角落里钻出来一把抱住泊西,泊西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才八岁的女儿可是她的心头肉小公主,不仅生的可爱,人也特别的可爱,而且遗传自她模特母亲的身材和模样,还带了一些东方血统,漂亮的就像个天使。

    看见克里斯丁小公主泊西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克里斯丁,你母亲呢?”

    “母亲在那边。爸爸,大哥和大嫂来了,我能去找他们玩儿吗?”克里斯丁自从在农场马术比赛见过薄荷之后就比较喜欢这位大嫂,也经常念叨着她的名字,所以刚刚她听说大嫂来了正在门口,非常的开心就跑来找泊西了。

    “你很喜欢那个女人?”泊西遥遥的看了眼自己的妻子,便又低头眯着眸子问女儿。当然,他心里更意外的是湛一凡的那个中国妻子的突然出现,她是什么时候来到伦敦的?为什么他没有半点儿消息?

    “嗯。”克里斯丁重重的点头。

    “那你去吧。也顺便帮爸爸问她一个问题,不过你不能说是爸爸问的哦。”

    “什么问题?”

    泊西摸着女儿的脸蛋低声呢喃了几句,克里斯丁甜甜的一笑并重重点头,转身便向门口开心的跑去。

    看着克里斯丁幸福远去的背影,泊西满心的满足和幸福。

    “你和罗拉还年轻,应该再生个孩子。”

    泊西的确年轻,四十不到,保养的也极好。

    “等事业稳定些再说吧。”泊西微微一笑,对于父亲的提议也不是不心动,但是他想等湛氏完全落入掌中再说别的,目前有克里斯丁就足矣了。

    杰克冷冷的倚在门口的柱子上看着还在被采访的三人,而此刻湛一凡的戏已经做足了,正携着薄荷转身便撞见了杰克冰冷的视线。

    薄荷对上杰克的双眸,杰克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明的暗光,随即站直了身子向薄荷微微颔首:“大哥,大嫂。”

    孟珺瑶与杰克也是被双方父母说过婚约的人,小时候还能说上话,但是长大了又经历了之前的事,二人都变得特别的陌生和疏离,杰克就连招呼也不和孟珺瑶打,转身便一摇一晃的进了大厅。

    孟珺瑶勾了勾唇角:“这个家伙倒是让我永远摸不透。”

    湛一凡眯了眯眸子,揽着薄荷迈步:“走吧。”

    别以为媒体们就会就此散去,既然他们已经现身了,史密斯也不能明着赶人,而这些媒体人也在别的宾客们出现时都激烈的拍照和采访,湛一凡的独角戏结束后依然继续着**,让人根本怀疑不到湛一凡的头上来。

    踏入大厅,他们三人的出现立即引来一大片的瞩目。

    薄荷是湛氏总裁夫人,却鲜少出现在伦敦,这和她的身份和职业有关,众人也都明白,所以看到她此刻出现在这里,都颇为惊讶。总觉得这女人变美了,比他们举行婚礼,比她上次跟着孟珺瑶出现的时候还要美。

    而孟珺瑶原本就和薄荷参加过宴会,那一次还引起了迈克尔性侵女模的事件,只不过那个时候大多数的人还怀疑薄荷与孟珺瑶之间的友谊是否纯真,这一次湛一凡同时携着二人出现,孟珺瑶又站在薄荷的身边,这些人就都不得不相信了……这情敌果真能化成友人,真不知道是湛氏总裁夫人的本事还是孟小姐的大胆放手?

    薄荷不动声色的承受着别人投来的各种目光,就在这时,前方撞来一个身影,要不是湛一凡伸手快速的拉住对方,只怕已经撞在了薄荷的小腹上。

    “该死!”湛一凡一声低骂,要不是他眼明手快,薄荷此刻……湛一凡简直不敢想象,所以一张脸顿时又黑又沉。

    “大哥,你做什么呀?你吓坏克里斯丁了……”克里斯丁委屈的望着湛一凡,薄荷也从惊魂中醒过来,看见是克里斯丁立即将她从湛一凡的手中解脱,并弯腰扶着克里斯丁问:“你没事吧?”

    克里斯丁摸着自己的手腕委屈的噘嘴:“好痛的……”

    湛一凡脸色还是非常难看,虽然他一向比较喜欢这个小妹妹,但是因为与他父亲的关系这两年已经疏离了许多,不像她小时候那么宠她。更何况,比起薄荷的安危来,他更操心后者。

    “不痛,不痛。大嫂看看。”薄荷如今对孩子是完全没有免疫力的,克里斯丁又那样可爱,所以心里有几分心疼起来。

    “克里斯丁!”在远处的克里斯丁的母亲罗拉看见克里斯丁似乎受了委屈立即跑了过来,拉着克里斯丁便仔细的瞧,在看见克里斯丁手腕上的那一圈红肿时,史密斯太太生气了。

    “怎么回事!?”史密斯太太站起身便质问湛一凡。

    湛一凡冷冷的回视史密斯太太:“难道你不该问你自己的女儿吗?”

    周围有人哗然,毕竟湛一凡是个三十四岁的男人,与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计较的确有些不像话。但他眼中只有薄荷,所以并不认为自己刚刚的粗鲁是错,如果晚一步,薄荷和小苗苗……他几乎不敢想象。

    “小婶儿。”薄荷立即站出来挡在湛一凡身前阻道,“是我们不好,让克里斯丁受委屈了。你别生气。”将薄荷不想让人都误会湛一凡,今晚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湛一凡凝眉,薄荷的用心他自然心领神会。

    虽然心里不爽快,却还是低头看向克里斯丁冷冷问:“真的痛了?”

    克里斯丁红着眼眶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大哥为什么拽你?”

    克里斯丁摇头。

    “因为你差点儿撞到你大嫂。女孩子为什么要莽莽撞撞的走路?刚刚遇到的是我,如果你再撞到别人,可就不像大哥这样只是拽着你了。毕竟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非常出乎意料的。”说着湛一凡冰冷的视线转向克里斯丁的母亲身上。

    罗拉和周围的人这才知道刚刚是克里斯丁差点儿闯了祸,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拉着克里斯丁便转身并道:“走。”

    “妈妈。”克里斯丁却顿步,并拉着自己母亲的手腕一脸不舍的望向薄荷:“我想和大嫂一起玩儿,父亲都答应了。你就让我玩儿嘛!”

    泊西答应了?湛一凡眸光一顿看向薄荷,薄荷心领神会,对着克里斯丁挥了挥手:“走吧。”

    史密斯太太只能看着薄荷领走自己的女儿,心里却疑惑丈夫不是讨厌这个湛一凡吗?怎么还让女儿与他的妻子玩耍!?上一次从农场回来克里斯丁便满嘴都提这个大嫂,真不知道这女人给克里斯丁下了什么迷药!史密斯太太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起来。

    克里斯丁非常开心薄荷的眼睛好了,还带着薄荷去找吃的喝的,拿了不少食物克里斯丁才肯和他们一起坐下来。

    “你为什么想和我一起玩儿?”薄荷摸摸克里斯丁的脑袋温柔的问,上次就觉得这小姑娘极其的漂亮,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她又长漂亮了许多。

    “因为大嫂你很温柔很漂亮呀。”克里斯丁眨着洋娃娃一样的大眼睛笑着回答。

    薄荷微微一怔,倒是完全没想到一个孩子的回答能这直接的答案。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就只是因为她温柔漂亮,如此而已,那样单纯的理由。

    “来。吃东西吧。”薄荷将剥好的蚌肉夹给克里斯丁,克里斯丁一口吞下,笑眯眯的看着薄荷吞下并问:“大嫂,这次你为什么来伦敦啊?还有哦,你这些日子都住在那儿啊?还有哦,大伯和伯母今晚也会来吗?”

    克里斯丁连珠弹发的问题问的薄荷一怔,一旁的孟珺瑶眯起双眼,湛一凡沉默的看着克里斯丁,谁都没有回答克里斯丁的问题。

    克里斯丁无辜的看看左又看看右:“我……问错什么问题了吗?”

    湛一凡起身拉着克里斯丁并温柔的问:“克里斯丁,告诉大哥,是谁让你问这些问题的?”

    “爸爸。”克里斯丁毫无心机的回答,如果泊西知道女儿就这么出卖了自己,一定会后悔的切下自己的舌头以此惩罚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让女儿问这些问题。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却摸摸克里斯丁的脑袋并温和的回答道:“你去告诉你爸爸,就说你大伯和大伯母一会儿就来。”

    “真的吗?”克里斯丁好些天没见着大伯母了,所以一副听了湛一凡的话一副很是开心的模样。

    “大哥骗过你吗?”

    克里斯丁笑着摇了摇头,立即从沙发里蹦下来便向自己的父亲跑去回答问题。

    “真的要让克里斯丁提前给他透露消息?”孟珺瑶不解的望着湛一凡,他不是打算给他一个突袭么?

    湛一凡邪了邪嘴角,亲自动手给薄荷夹了一块基围虾喂进嘴里并缓缓而道:“我正愁没人向他透露呢。”

    薄荷嚼着嘴里的食物与孟珺瑶对视,湛一凡难道有什么……别的高深计划?

    ------题外话------

    ——推荐好友小妖重生现代完结热文《宠妻,婚然天成》。已经完结了哦!两百万字的丰富宠文,有兴趣的亲都去看看吧。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