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02 今晚不回去

202 今晚不回去

    “一凡,”薄荷拉了拉湛一凡的衣袖,抬头担忧的望着他,“要不要追去?”说着便放开了湛一凡,想让他自由活动。

    “不用。”湛一凡伸手摸摸薄荷的脑袋,并拉着她的手转身道:“走吧,我们进去。”说着便弯腰并将一羽拎了起来夹在自己的腋窝下大步向玄关处走去。

    薄荷回头望向杰克刚刚消失的方向,她并不是不知道如今的杰克与自己上一次相见的杰克已经不一样。虽然她不曾问过,湛一凡也不曾说过,但是她知道,关系再好的兄弟也挨不住上一次的那样的事。

    迈克尔被他们亲自送去监狱,二姑和二姑夫一怒之下都辞职离开了德国区公司,湛一凡为了稳住那边的局势还亲自跑了几趟,最后才派选了自己事先已经有准备的人选前去任职。虽然早有人选,但是没想过他们依然会这么做,毕竟辞职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一切,所以他们的突然辞职还是给湛氏国际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这一次怀特家似乎要与他们势不两立了,上一次的求情还历历在目,公公和婆婆的严厉拒绝,杰克·怀特在一旁亲眼看着这一切,虽然当时他并没有跟着一起求情但也是沉默不语。如今二姑和二姑夫都离开了湛氏国际,而他的亲弟弟迈克尔还在监狱里,杰克真的还会像从前一样将湛一凡当做至亲兄弟并且两人之间毫无间隙吗?

    连薄荷都知道,再也不可能了,所以她隐隐有些担心被杰克看到自己就在伦敦。

    进了屋,湛一凡先毕恭毕敬的去厨房向岳母问候,白合自然是高兴的连连点头并仔细打量女婿有没有瘦有没有胖,结论就是湛一凡疲惫的不如从前那样精神了。湛一凡又向同在厨房的杰森打招呼,杰森立即从厨房出来与湛一凡寒暄了几句,薄荷带着一羽去洗手,洗完手出来便又立即被湛一凡拉上楼去了,而这时湛一凡已经在沙发脚旁边找到了薄荷的手机,一只手拉着薄荷一只手握着薄荷的手机,只剩一羽自己在楼下玩耍。

    薄荷有些担心一羽,但是如今的一羽已经会自己开电视,并且不会因为身边没人就焦急恐慌,所以杰森在厨房那里一边看着并对薄荷他们招呼道:“你们上去就是,我在这里看着。”

    杰森的话让薄荷暂时安心了些,这才没有扭捏挣扎的跟着湛一凡上了楼。

    上楼湛一凡便将薄荷的手机丢在婴儿床里,自己则拉着薄荷往床上压去,薄荷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吓的连连向后退去,直到背湛一凡压在床上。

    湛一凡从头到脚的把薄荷检查了一边,没见着任何的伤痕这才松了口气,并摸着薄荷的小脸蛋儿眯着眸子叹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薄荷有些发怔,感情他这折腾半天就是为了看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事?

    “刚刚我的那声惊叫真的吓到你了?”薄荷没想到自己的那声‘妈’竟然让湛一凡如此惊魂不定,心里又是愧疚却又是甜蜜。这个世界上究竟还有谁会因为自己隔着电话的一声惊叫就如此惊慌的把智商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以下?除了湛一凡这个傻瓜,还会有谁啊!

    湛一凡‘哗’的一声又爬起来,并在床上坐好,一脸正色的道:“倒也不是十分的担心,就是……”

    “就是什么?”薄荷盯着湛一凡等着下文,湛一凡握拳轻咳了两声:“就是担心你刚刚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湛一凡伸手,一只手摸着湛一凡的一只耳朵,微微一笑:“我真的没事,肚子里的小苗苗也好。不过刚刚我发现了一件令我非常意外的事,估计你也不知道。”

    “什么事?”湛一凡眉梢轻挑,有些享受薄荷温柔的摸着自己的两只耳朵,在她的手指下好像变得有些滚烫。

    “杰森竟然是菲碧的亲生父亲。”

    湛一凡蹙眉:“真的?”

    薄荷点头:“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湛一凡松开眉头,并拉着薄荷在床上倒下来,抱着薄荷躺在自己的臂弯里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肩并叹道:“我与菲碧并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自然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也从未听她提过,媒体上也是一致的保密,她对我来说也不是重要的人,我自然从未调查过她。”

    “可我记得爸与杰森好像是朋友来着?”所以薄荷才觉得有些奇怪,如果爸爸和杰森是朋友,那湛一凡当初要和菲碧谈恋爱的话应该也不会遭到反对吧?毕竟像瑶瑶,婆婆就并不是十分反对,只是因为一直守着对母亲的约定,又刚好湛一凡并不喜欢瑶瑶,所以便一直随之任之,但是对别的女人婆婆对湛一凡却统统都是拒绝靠近的,这个菲碧当初就是被婆婆斩断的,所以薄荷在湛一凡来之前想起这事儿就有些迷糊。

    “的确是熟识。但爸爸认识杰森也是七八年前的事,杰森又从不提及他的私事,所以我们都无从得知他竟与菲碧是父女关系。但,就算现在知道了也不足为奇,不要在意菲碧,更不要在意她说的话,知道吗?”说着湛一凡还伸手微微用力的在薄荷的鼻子上刮了刮。

    薄荷缩了缩脑袋,笑了笑点头:“嗯。”她的确不太在意菲碧说的话,菲碧的档次太低了,完全激不起自己的任何愤怒,除了第一次她不清楚情况的吃醋之外,这菲碧在她眼里完全不算一个合格的情敌。

    湛一凡见着薄荷笑才放心了,也相信她不会因为菲碧的胡言乱语而相信什么不该相信的,一个翻身,侧着身子面对薄荷,并伸手来到她的小腹处:“我们的小苗苗这些天怎么样了?”

    薄荷侧了一下身子,湛一凡的大手原本在湛一凡的小腹上温柔的抚摸着,薄荷这一侧身他的手也一顿。因为薄荷的身子一侧,比起平躺时的平坦小腹来说便有了些弧度和肉。湛一凡的大手原本就是在薄荷的T恤里摸着她的肚子,她穿的又是棉质的低腰短裤,所以大手能自由的在她的小腹处游荡,此刻薄荷又侧着身子,摸着那弧度,湛一凡的眸底闪过一抹激动,低头一言不发却满眸星光的看着薄荷,嘴角更是挂满了微笑。

    薄荷也幸福的笑着,撑着头侧着身子任由湛一凡在自己的小腹上摸着,反正他没摸过两次,这又是他的孩子,他有权利随便摸。

    “我们的孩子?”湛一凡还是有些不可思议,比看着那照片还让他觉得真实。

    “当然是我们的孩子了。”薄荷对湛一凡的提问有些苦笑不得,不过还是温柔的解答了他这个笨笨的疑问。

    湛一凡突然起身,并将薄荷的T恤又往上撩了一些,让自己能看着她那微微的凸起的小腹。薄荷捂着自己的肚子有些害羞忐忑的看向门口:“等会儿被看见了……”

    “不会,他们都不会上来打扰我们的。”湛一凡温柔的拿开薄荷的手,自己弯腰趴在薄荷的小腹处,温柔的唇轻轻的亲着她腹部的微凸,薄荷温柔的看着他这样小心翼翼的动作,伸手摸摸湛一凡的脑袋:“就这么开心啊?”

    “当然开心了,这是我们的孩子。谢谢你,宝宝。”

    “谢我哪些?”

    “这么辛苦的为我怀宝宝,而我竟然还不能守在你身边。”

    薄荷微笑着摇了摇头,又摸了摸湛一凡柔软的短发:“我不觉得辛苦。反而很幸福。”比起在中国和他的遥遥相隔,这样几天见一次面,她已经颇为满足了。而且现在他还摸着他们的孩子,那种幸福的感觉,就好像溢出来的蜜糖,那样的腻人却又上瘾。

    湛一凡又低头在薄荷的肚皮上狠狠亲了一口:“乖女儿,听老爸的话,在肚子里不要折腾你妈,等你出来老爸一定疼你!”

    薄荷‘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就知道是女儿啊?不过它倒是挺乖的,我看别的孕妇都会孕吐,但我偏偏一次也没有,所以我才会怀孕两个月都没发现啊。”

    湛一凡大手又温柔的摸了摸薄荷小腹的微凸,并眯着眼睛满意的笑道:“不愧是我的小崽子,就是听话,从小就知道疼妈。”而且那表情就像真的已经确定了她肚子里是个女儿似的,得意洋洋的让薄荷又想笑又觉得可爱。

    “什么崽子啊!你一天到晚就会叫一些怪怪的名字。小苗苗也是,我妈每次听到我自称孩子为小苗苗都要笑我……”薄荷懊恼死了,但偏偏她自己也觉得小苗苗这小名儿挺好的,叫的还特别的顺口,就希望以后儿子出来了别怨她才是。

    “你是我的猫猫,它自然就是崽子了。还有,这是我的种子,在你肚子里发芽了,现在还没有长出来,自然就是我们的小苗苗了。”

    薄荷瞪着湛一凡,湛一凡立即又压下来,将薄荷压在身下,并捧着她的脸来了个热切的深吻,薄荷给她逗的又气又好笑,而湛一凡的这个吻又那么的急切,所以吻着吻着两个人都喘息了起来,片刻后湛一凡趴在薄荷的身上将脑袋窝在她的颈窝处有些有气无力的握住她的手并在手心画着圈圈:“……好难受。”

    薄荷害羞的挣扎着夺回自己的手,抡起拳头便锤在湛一凡的肩上并红着脸瞪道:“放开我啦。管你难受不难受……”

    “其实我每天晚上都会想你,明明你就在伦敦,但我偏偏还要靠自己才能得以纾解对你的思念,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惨的丈夫么?”

    湛一凡的话让薄荷顿时又娇又羞,翻腾着坐起来并要下床:“我要下去了。”

    “我今晚不回去。”湛一凡翻腾跟着坐起来,并拉着薄荷的胳膊笑道:“宝宝,我今晚不回去了。而且,你已经十六周了,我咨询过医生,只要小心……”

    薄荷的身体的确已经没有什么不适了,而且因为妈妈每天精心的照料,她的身体可以说已经补比较健康了,至少比起之前已经算是个合格的孕妇的身体,就是依旧有些偏瘦,如果能再长些肉也许就完美了。不过,昨天去医院体检的时候,医生的确提过这方面的事……也只说要小心翼翼,并没说不可以……

    “你真的不回去么?”薄荷回头有些怀疑的看向湛一凡,并没有拒绝他的要求。

    湛一凡自然听出薄荷话中的默许,高兴的大手直接摸着薄荷的腰轻揉,这腰段还是那么的柔软纤细,真担心她肚子大起来怎么承受。

    “既然来了,还走做什么!”回答的也是非常的理所当然。

    “但是杰克……和菲碧都知道我在这里了,没关系吗?”他之前不是一直避着她吗?虽然说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但是几乎一个月了,她都过着隐形人似的生活。虽然很平静也的确很安全,但也难免的寂寞和无聊,这其中加上她刚到英国与今天竟然只见过三次而已。

    “没关系。”湛一凡轻轻的摸着薄荷的头,并轻柔的吻着她的脸颊温柔道:“我自有安排。而且,事到如今,没有必要再藏着你了。”

    “什么意思?”薄荷眸子一亮,想猜测却又怕事情并不是这般。

    “让泊西知道也没关系了,因为警方已经在暗中控制监视着他,只要他有任何的异动,不用跳下我给他的套子,他也完蛋了。”

    薄荷正身,有些激动的看着湛一凡:“真的吗?”

    湛一凡勾了勾唇:“虽然慢了些,但是我敢确定。”原本最初的计划就是一个月,如今已经过去两个月却还没将泊西解决,甚至连证据都没有收集足够。

    湛一凡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泊西自身有能力是一回事,二姑、姑父暗中助他也不足以让湛一凡担忧,就算是与泊西有瓜葛甚至对父亲开枪的那帮子人湛一凡都想好了对策应付,有力回英国的这几天便是专心致志的对付那帮人,那帮子人也不再是威胁,唯一让湛一凡无法下手甚至不得不怀疑他是否也倒戈的人,便是杰克·怀特。

    从前,杰克·怀特与自己绝对是无话不说的兄弟,自己与他的关系甚至要比杰克自己与迈克尔的关系还要好,杰克也一直将他当做亲生兄弟,但是对于把迈克尔送入监牢的这件事,杰克似乎渐渐的与他有了间隙并且越来越疏远了彼此……

    “一凡,你在想什么?是杰克吗?”薄荷打断湛一凡的思绪,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眯了眯双眼含笑问:“你怎么会知道?”

    “你的心思就写在脸上。”薄荷伸手戳了戳湛一凡的脸颊,“那么明显。从刚刚杰克出现开始,虽然你不说,但是我看得出来。杰克是不是倒戈了?”

    湛一凡揉着薄荷的胳膊,看着窗户外面,就像望着遥远的未来或者……过去?

    “我不知道。”湛一凡淡淡的道,“这世上有许多事都是我们没办法控制的,那就只有顺其自然吧。”说着湛一凡低头,伸手摸着薄荷微凸的小腹:“就好比我们的孩子。”

    薄荷微微一笑,是啊,就好比他们两个人的孩子,来的那么突然。两个人相视一笑,两只手紧紧相握。

    吃晚饭的时候薄荷才发现公寓外面站了十几个黑衣人,领头的是查尔,湛一凡出去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什么,不一会儿他们便都散了。

    等湛一凡回来,薄荷便问:“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保护你的保镖。”湛一凡摸了摸薄荷的后脑勺并安慰道,“你还是在这里住着,泊西那里并没有得到关于你在伦敦的消息,所以杰克应该没有告诉他,菲碧也没有。但是我不能再像今天这样马虎,所以我让迈克尔安排十几个人每天在周围徘徊巡逻,以前我认为‘丢弃冷落’你才是对你最好的保护和安排,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更谨慎一些。他们会化作附近的居民或者游人在附近,你不用感到有心理负担。”

    湛一凡虽然这样说,薄荷的神色却还是不由得凝重了。就连白合都没什么胃口吃饭了,并问:“一凡啊,你们公司的事情真的很严重吗?你妈和你爸怎么样啊?还没出院啊?”

    “妈你不用担心,快了,就快出来了。到时候我们会一起过来接宝宝回去住。”

    听不懂的杰森和一羽还是一如既往的乖乖吃他们的饭,杰森很爱白合的手艺,最近甚至长胖了一些。

    白合听湛一凡这样说立即蹙眉摇头:“我并不是想让荷儿离开我,我只是看荷儿这么寂寞。虽然我每天陪着她,但是时间有限,也不是二十四个小时陪着。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人是你,你婆婆和你公公一定也担心她,所以我才这么问的。”

    湛一凡笑:“妈,我知道。”说着湛一凡又低头看了薄荷一眼,“宝宝的事情您操的心的确比我们都多,所以,等事情结束,妈你和我妈他们就去希腊这些你们喜欢的任何地方旅游旅游,散散心,宝宝就由我全心全意的照顾就好。”

    虽然事情不可能真的如此,但是白合听着却是十分的舒心并且‘噗’一声笑出来:“好啦,知道你一番孝心。不过啊,荷儿生下小苗苗之前,我是哪里也不去,要陪着她我才安心。”

    薄荷汗颜,怪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就连她也承认‘小苗苗’这个小名儿了么?

    最后还是在比较温馨的氛围中结束晚餐。

    晚餐后,湛一凡跟着白合和薄荷在客厅里做了一会儿瑜伽,杰森则刷碗,一羽就看电视。不过湛一凡只做了一两个动作就放弃了,站在一旁看着薄荷在那里深呼吸又伸腿的满脸心疼,但是这套瑜伽动作动作幅度不大,而且对孕妇非常有好处,所以薄荷几乎每天都坚持不懈的在做,湛一凡只做了两下就觉得不耐烦且累,薄荷却已经坚持了一个月,湛一凡怎能不心疼?原来怀孩子对女人来说真的不是件好差事。

    好不容易薄荷做完瑜伽准备去洗澡,湛一凡自己在衣柜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新睡衣和内裤,是薄荷在湛一凡上次来过之后第二天和母亲出去买的,给湛一凡买了两套睡衣和四条内裤,都是重新洗过且整整齐齐叠在那里的。

    薄荷是孕妇,所以不适合泡澡,便穿着防滑的拖鞋站在杰森铺好的防滑地毯上洗着澡并洗头,刚刚洗好头并包起头发,身上还打着泡沫便突然见着门柄扭动。

    薄荷身子一僵,杰森吃完晚饭刷完碗便走了,从来不在这里过夜,偶尔留下也是睡在楼下的客厅里,那么今天会开这公共浴室门的人便只有妈妈、湛一凡和一羽了!妈妈和一羽是完全不可能来打扰自己洗澡,所以只剩下那么一个人……当薄荷从迷雾中看清那摇摇晃晃而来的修长身影时,心里满是无奈,但是无奈之下却又有些……紧张。

    薄荷环抱着自己,虽然身上遍布了泡沫还站在迷雾中,但还是有些不自在和羞涩,他们已经快两个月相对了,他又突然钻进浴室,她怎么能不紧张?

    “你快出去,我马上就洗完了。”说着薄荷就转过身去,蓬头撒下温暖的水,薄荷快速的冲着身上的泡沫。而她纤细窈窕的背影落入身后男人的眸子里,就犹如一幅鲜艳油彩画,那样的明亮诱人,挑拨他的心弦,越来越狂乱。

    湛一凡将门反锁,快速的脱着身上的衣物,矫健而又发达的四肢一起配合不到五秒钟就全部脱得干干净净。薄荷听着身后脱衣裳的声音也越来越着急,很快就冲掉了身上所有的泡沫,关掉水转身便要去拿衣服,手还伸到箩筐里,娇弱的身躯便被人从后拥住。

    后果自然是惊天钩雷火。

    薄荷被吃干抹净的第二天都不想下床,湛一凡走的时候她也懒懒的没有搭理,湛一凡很是内疚的在床边对她又亲又吻的安慰了大半个小时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而薄荷卧床休息了一整天,白合虽然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谁没有年轻过?哪个当妈的没有怀过孩子,自然知道作为女人这个时候也需要丈夫的安慰,而怀孕的女人又特别的敏感……所以白合也只有默默的照顾着也很窘迫的薄荷,倒是湛一凡那小子还知道分寸,虽然薄荷累了些,但总算没有别的任何不适,就是睡了一天,第二天又恢复如初了。

    *

    薄荷又过了好几天的清闲日子,不管是中国还是伦敦这边似乎都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世界就好像静止了一般,只如同她现在的生活,轻悠散漫看似没有任何的变化,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其实她的肚子在一天天的长大,肚子里的那颗小苗苗也在渐渐的成长。

    八月初的时候,薄荷腹中的小苗苗已经十八周,光着身子已经能清晰的看见那弧度,似乎过了十六周,这肚子每一天都会长大,她摸着都能感觉到肚皮里的那个小生命在成长,越来越强壮和健全了。

    孟珺瑶突然找上门来,薄荷已经孤单寂寞了好些天,除了母亲和一羽还有杰森之外,每天环绕在周围的就是那些她都认识了的路人保镖。而孟珺瑶的到来就好比生活里的一抹阳光,让薄荷觉得温暖而又活泼了起来。

    “瑶瑶,快来。我给你拿我妈亲手做的绿豆刨冰,非常好吃,特别是这么热的天,我拿给你啊……”薄荷拉着孟珺瑶去沙发坐下便又转身去忙着打开冰箱找白合做的绿豆刨冰。

    白合一大早就被杰森带走了,所以今天家里只有薄荷一个人。如今白合也不担心薄荷一个人在家了,除了她吃饭的问题之外,安全这样的事根本就不用上心,毕竟湛一凡的那十几个保镖每天就像游魂似的游荡在她们的四周,就连一只蚂蚁可能都无法靠近。

    “欸,你快别给我找那什么绿豆刨冰了,你自己快坐下吧!”孟珺瑶看着薄荷那有弧度的小腹,而她自己还在那里转来转去,从未有过怀孕经验的孟珺瑶看的心惊胆战,也不能坐着了,起身就绕着薄荷来来去去。

    “你快去坐下吧,我给你找吃的。”

    “我不饿,也不渴,一杯冰水足以。你打这个肚子来来去去,一凡哥哥瞧见了一定会怪我的!”孟珺瑶一脸担忧的神情让薄荷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虽然刨冰已经找出来了。

    孟珺瑶也是三句不离湛一凡,但薄荷就是不会生她的气,反而会觉得瑶瑶真是可爱。孟珺瑶拿着薄荷找出来的刨冰再次坐下,薄荷则在她对面看着她吃,不得不说这是孟珺瑶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刨冰。虽然是自己不大喜欢的绿豆味,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绿豆味道。

    “味道不错吧?”薄荷看着孟珺瑶的表情就知道,妈妈做的这个味道真的是非常赞的。

    “的确很好吃。”孟珺瑶有些贪婪的舔了舔舌头,但再好吃她也还是放下了勺子,她可没忘记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不能因为贪吃而忘了自己的正确使命了。

    面对薄荷‘既然好吃怎么放下勺子’的质疑眼神孟珺瑶立即解释道:“等会儿再吃,我先和你说啊,你马上准备一下,和我去参加一个晚宴。”

    “晚宴?”薄荷轻佻眉梢,终于从孟珺瑶的突然造访里冷静下来。她还以为孟珺瑶是专门来看自己,看来她是负命而来。

    孟珺瑶认真的道:“有很多媒体会出现,我爸妈,湛伯父和伯母都会出现。所以当然,也就包括你了!”

    “我公公婆婆也出席?”薄荷隐约有些明白了,只是湛一凡的安排。

    孟珺瑶点了点头:“一凡哥哥说他会给你打电话,现在我要先带你去梳妆打扮一番,晚上你的出现必定要惊艳全场才行。”说着孟珺瑶还神秘的笑了笑。

    “为什么?”薄荷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没有任何前兆就突然要她出席什么宴会呢?

    虽然这里是薄荷的家,但孟珺瑶还是谨慎的四下看了一眼才压低声音道:“今晚,是泊西的生日宴会……媒体,是一凡哥哥悄悄喊来的,不仅有各大媒体,还有许多警察潜伏其中……”

    “我明白了。”聪明如薄荷,立即颔首,说着便从沙发里站起来:“那我上去收拾一下就和你走。”

    孟珺瑶点了点头:“我等你。”

    薄荷上楼将包拿出来,好几天没出门了,所以要收拾的东西还不少。换了一身衣服,穿了条比较宽松的裙子薄荷在床边坐下来拿着手机翻出湛一凡的号码,然后拨了过去。

    “喂,宝宝,瑶瑶到你那儿了吗?”湛一凡似乎在走路,而且走的还很匆忙快速,听起来还有微微风凛的声音。

    “嗯,到了,我们准备出门了。”薄荷看了眼时间,这时候才三点半,宴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其实今晚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也不该出席,但是经过两个多月,我想让你看着。”

    “嗯。”薄荷很高兴他能在最后的时刻也想着自己。

    “我会保护你和小苗苗,决不让你受伤。”

    “我相信你。”

    “那我们六点半见。”

    “好。”

    挂了电话薄荷便从床上站起来并将电话收好转身下楼。

    孟珺瑶亲自开车来接薄荷,也许是得了命令,所以薄荷和孟珺瑶即便离开,后面也跟着一辆黑车,里面坐了最少五个男人。

    “一凡哥哥可真是警惕,这些天你没少被这些人缠着吧?”等红灯的时候孟珺瑶有些好笑的看着车后紧跟着他们的黑车。

    薄荷笑了笑,其实如果不是这些人,她还不会那么有安全感,不得不说,作为孕妇的自己比起从前似乎胆子小了很多。

    孟珺瑶敲着方向盘沉沉的叹了口气:“历经两个多月,这一次真的都要结束了。”

    “那个杰克……”薄荷突然看向孟珺瑶问出口,“他并没有把我在伦敦的事告诉泊西?”

    “嗯。”孟珺瑶颔首,红灯变绿又立即启动车子向前行去,薄荷看着孟珺瑶的侧脸,听着她继续道:“照理说,我以为他变黑了,因为他整日都跟在泊西后面,在不如从前那样和一凡哥哥才是最好的。”

    “是因为迈克尔……”薄荷眯了眯眸子,“杰克和迈克尔才是至亲的血缘兄弟。”只是想起杰克那张冷若冰霜的脸,薄荷有些迷惑了。他跟着泊西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迈克尔坐牢去了,他又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儿子,不会再叛逆怀特夫妇。但是他为什么又没有把自己的行踪告诉泊西呢?

    “那王八蛋就该死在监狱里。”孟珺瑶冷冷一哼,“我听说怀特夫妇想方设法的想把他救出来。人都进去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别样心思!?我看五年都是最轻的惩罚了!”

    孟珺瑶还在愤怒不平,她是打从心底里的恨透了那迈克尔,就算迈克尔死,她也不会眨一下眼睛掉一滴眼泪。

    薄荷想扯开话题,便想到了这些天没再来骚扰自己的菲碧。

    “那个菲碧……她怎么样了?”其实不仅是菲碧没来骚扰自己,就连新闻都没再瞧见她,就好像一阵风似的来,却又犹如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孟珺瑶冷冷一笑道:“那个女人除了胸大屁股大之外,她还有什么魅力?一凡哥哥把她pass出局了。”

    薄荷被孟珺瑶的直言快语害的险些呛住,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孟珺瑶又接着道:“我看,要不是她身材火爆,当年一凡哥哥才不会把她当做预备交往人选呢!人前装端庄大方,人后暴露白痴本性。”

    薄荷哭笑不得,虽然瑶瑶的点评很中肯,但是她也深度怀疑湛一凡当年的目的,从第一次见到那菲碧时候薄荷就看出来了,那菲碧有着魔鬼一般的身材,是她都比不上的。而且性格比较毛段,端庄大方的时候要不是高手还真的看不出她的真面目。

    孟珺瑶又泄愤似的道:“你说她蠢不蠢,前女友都算不上竟然和你叫板!我这个青梅竹马都败退了,我孟珺瑶都心甘情愿的败在你手上了,她是疯了吗!?还是看不起我,竟然还敢去挑衅你。”孟珺瑶似乎越说越是气,但是说起这愤怒的理由薄荷又觉得好笑,感情孟珺瑶比她还要激动呐!?

    “好了,好了,别气了。”薄荷忍不住的安慰孟珺瑶,但是这顺序似乎有些颠倒了,二人却都未察觉。薄荷才是那个该愤愤不平的人,而孟珺瑶才该是那个安慰的人,但偏偏二人原本就不寻同常人,所以都没有察觉此刻她们的对话是多么的可爱。

    “怎么能不生气啊!?还好一凡哥哥这次有心眼儿了,就算是多拖半个月也坚决不和那菲碧合作了,那菲碧还有脸到我面前来哭诉呢,说你坏话来着。”

    “说我什么?”薄荷突然很好奇,那个菲碧又会怎么向瑶瑶哭诉自己的坏话。

    瑶瑶瞥了薄荷一眼淡淡道:“说你没她漂亮,没她有本事,哪样都不如她,为什么一凡哥哥还为了你这样对她。”

    薄荷微笑:“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孟珺瑶将车停下,薄荷这才发现似乎已经到目的地了。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急着下车,孟珺瑶拨了拨大波浪微微笑道:“我问菲碧,‘那你觉得我比起你来怎么样?’”

    薄荷莞尔,孟珺瑶是她从一开始就比较欣赏的情敌,虽然现在化敌为友,却依然欣赏这个聪慧而又执着、爽快的女子。

    “她也没说假话,知道我比她家世好,知道我如今的社会地位也比她高,知道我屁股没她肥,知道我胸部没她那么累赘,知道我是个性感的东方妞。所以说了我一大箩筐的好话。然后我就告诉她‘连我这样优秀的角色都心甘情愿的让出一凡哥哥,你还有什么资本前去嚣张?’我这话说的已经是最好听的了,难听了我会直接骂她SB一个。她也脸色难堪的就走了,从此再没出现在我眼前。你放心吧,她以后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的,一凡哥哥都为了你多周折半个月了,她想再出现在他眼前,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了。而且这次她没向泊西通风报信关于你的事,也算是她聪明,如果她敢再有任何的举动,一凡哥哥都不会轻饶她的,更别说半分情面了!”

    孟珺瑶终于反为正常的安慰起薄荷来,薄荷却勾了勾唇微微一个叹息:“难啊。”

    “难?”

    “因为她还是很有可能会成为我未来继父的女儿。”

    孟珺瑶的嘴‘咻——’的一下大张,鸡蛋都能塞两个,完全影响了其美女的形象。

    薄荷勾了勾唇无奈的笑了笑,解开安全带并转身下车:“走吧,未来的事未来再说吧。”她现在只想专心致志的应对今晚的事。

    “不过,”薄荷又突然回头看向瑶瑶微微一笑,“再次谢谢你,这么维护我。”

    “切~”孟珺瑶罢了罢手,好似完全不把薄荷的话放在心里。但是自己转身下车的时候,嘴角却挂起一抹满意的微笑,原来没有爱情,友情也能如此让人心满意足。

    ------题外话------

    ——有木有越来越喜欢我们瑶瑶的?O(∩_∩)O~我可以说从一开始我就挺喜欢这丫的的么?另,今天可以戳群共享。(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