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01 谁说我们没爱情

201 谁说我们没爱情

    薄荷虽然迟疑,但还是缓然的起身慢慢的下楼。

    已经快四个月的她小腹已经微微的凸起,但只有裸着上身的时候才看得见那微凸的小腹,穿着衣服与平日里还是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因为她特别的瘦,所以从前无论是弯腰还是坐着肚皮都是完全的平坦,如今则是不管坐着还会弯腰都会有凸起,只有平躺的时候才会如同以往那般平坦。所以她总喜欢在自己脱完衣服的时候照镜子,自己看着那微凸的小腹,她都会忍不住的微笑的不停抚摸,这里面是她的孩子,已经在渐渐的长大了。

    摸小腹,几乎已经成了习惯性的动作。

    所以当她摸着小腹打开门,看着院子外站着的人时不由得一愣,摸着小腹的手落入对方的眼中,薄荷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松开,冷冷的看着院子外的人并没打算邀请对方进来。

    并不是她小心眼儿,而是她真的不喜欢对方。世界上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丈夫曾经试图交往的女人?更何况这个菲碧给她送过夹竹桃。她也相信自己在那一天给足了她难堪,没想到她竟然还会主动找上门来?

    菲碧静静的看着薄荷,微微的笑了笑:“可以进去……坐一坐吗?”

    “一凡……不在。”言下之意,她要找的人不在,而她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让薄荷奇怪的是,她菲碧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菲碧依然浅笑,并没有因为薄荷的拒绝而离开而是继续道:“我知道。这些天他住在切尔西,而你住在伦敦的某个角落里,直到今天我才总算找到你。”

    看来,她找了自己不少时日,而且是有备而来。

    “那么这么说……你是来找我了。”既然对方已经说得这么直接,薄荷也就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问出。

    “是。”那菲碧也不拐弯抹角回答的很直接,和之前在医院里的那个懂礼又知书达理的她还真是完全两个模样。

    薄荷勾了勾唇,有个薄烟那样的人精和她交手,她岂会看不懂这菲碧?在医院里醒来的第一眼,她说的第一句话就让薄荷感觉到了,这个女人也是个会装会演戏的个中高手,就算她再如何强作镇定,但是眼底的某些东西骗不了薄荷,就算她装作再无所谓再大度,在忍受自己给她的难堪时,眼底的愤怒和屈辱还是透露了出来。

    不过,既然别人已经主动找上门,薄荷如果还拒之门外必然会显得有些不知好歹,所以薄荷很大方的让开了身子并淡淡道:“请进吧。”

    薄荷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给菲碧倒了一杯柠檬茶,在菲碧走进房间时薄荷便端着开水走进客厅并放在茶几上。

    菲碧在沙发里坐下,看了眼花柠檬茶却并未要动它的意思,反而是上下的一直打量薄荷。

    薄荷很大方,反正别人只是看她,只要不伤害她,总不会少量肉,所以便坐在那里任由那菲碧上上下下的看着打量着。

    也许是觉察到自己有些过于没礼貌,菲碧收回视线并端起薄荷泡的柠檬茶喝了一口,蹙了蹙眉放下便道:“其实,我很不喜欢吃柠檬,太酸。”

    “那很抱歉,我们家只有柠檬茶。”

    菲碧看向薄荷面前的开水:“我可以喝白开水。”

    薄荷轻佻眉梢,这个女人的事情还真的比她想象中的要多。

    “请便。”反正她不可口,既然她要喝白开水她让给她便是,不过是一口饮水而已。

    菲碧这才微笑着端过薄荷手边的白开水,薄荷并未喝过,所以菲碧也就不介意的喝了两口。再次放下茶杯菲碧才问道:“不介意我碰触你的东西吧?”

    话中有话?

    薄荷勾了勾唇,眼梢冰冷:“当然介意。”

    “哦?那你怎么在我拿起之前不说?那就实在抱歉了,现在这杯开水是我的。”菲碧立即一副做错了事的懊恼模样。

    “水是你的,但杯子是我的。”

    “我只要杯中的水就足以。”

    “那也算是我施舍给你的。客气点儿的话,算是我愿意给你的,不客气的话,你就只能干坐在这里!”

    菲碧的笑容顿了顿,闪过一抹尴尬之色。

    薄荷笑了笑:“说吧,菲碧小姐千方百计的找我想做什么?”

    犹豫薄荷主动岔开话题,菲碧神情稍稍有些缓和下来:“我想知道,那天你在医院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薄荷怀疑的看向菲碧,她究竟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为什么那么对我?”菲碧突然抬起头问的振振有词,薄荷却听得非常可笑。

    “菲碧小姐,你现在是在明知故问吗?”

    菲碧依然冷静自持的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菲碧从不做亏心事,我承认我喜欢凡,从十一年前就喜欢他,那个时候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和我不了了之。中间我也交过别的男朋友,但是直到如今我也没有结婚,那是因为我忘不了他。但我知道他如今结婚了,他的家庭观念很重,就算他不爱你,他也不会离开你。所以我愿意和他只做朋友在事业上帮他,但你怎么能当着他的面给我难堪?你知道这样对女人来说有多残忍吗?”

    菲碧的指控让薄荷失笑,年年都有极品,但是她觉得今年的极品真是特别的多。她有问她关于一凡的事吗?可她却迫不及待的自己先曝出自己的心思来。什么叫做‘就算他不爱你,他也不会离开你’?她难道觉得她和了解她薄荷和湛一凡之间的一切!?

    薄荷虽然心里冷意横生,脸上的神情却还是冷淡平静,就如同一面没有被激起的湖面。

    “不知道菲碧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什么意思?”菲碧的神情有些不解。

    “字面上的意思,如果我不对你残忍,我怎么保住我的地位?”薄荷承认,自从她怀孕之后脑子就变得笨了些,脾气也糙了些,但是对待情敌,她可不会承认自己心慈手软,更不会在这种时候笨这种时候暴躁不安。不安,就是给敌人看的软弱,但她薄荷的软弱从不留给敌人。

    菲碧的脸色顿变:“你……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你果然不是个善茬!”

    薄荷冷冷一笑,这年头善茬都是拿来被欺负的,而她是专门欺负别人的。

    “你说得对,当初他的确是因为我才和你不了了之,那你就应该知道,他也是因为我才会起了叛逆之心,如果没有那叛逆之心又怎么会有和你的‘不了了之’的过往?菲碧小姐切莫把自己看的太重,抬头来你会发现你自己才是对你自己最残忍的那个人。”薄荷真的不想把话说的太难听,但是情敌已经找上门,她如果再客气一点儿,就是给她钻空子的机会。

    “你胡说!他怎么会是因为叛逆之心才……”

    “我是不是胡说你可以问我的丈夫。还有,你不过是他十一年前预备交往的女人而已,又不是真的交往过,你这样上门来质问我实在让我困惑,要不要我打个电话问问他,该怎么请你出去?”越想薄荷越觉得可笑,她自己毕竟也是个会演戏的,所以这菲碧的一切行为此刻在她眼中都是那么的可笑,想和她装无辜,再给她威胁,想离间她和湛一凡,她的级数未免低了一些。

    菲碧从沙发里站起来,被薄荷激得已经怒气腾腾:“你少得意。如果不是凡恳请我不要把你在伦敦的事说出去,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然的坐在这里养胎吗?”说着菲碧就愤愤的瞪向薄荷的肚子,也许是顾忌这里除了薄荷就没有别的人,所以眼里的愤恨几乎是毫不掩饰的。

    薄荷摇头冷笑,与那天在医院里的那个女子可真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啊,她几乎都要错觉怀疑那天在医院里那个温婉而又至情至理的女子是眼前这个嘛?虽然那个自己也很讨厌,但至少装的不会那么恶心啊。

    “你说啊。请你联系报社。”薄荷伸手示意往外请,说实话,她并不想和这菲碧共处一室,她觉得现在的这个菲碧有些情绪失控了,她是个孕妇,惹怒了对自己心存嫉妒怨恨的人没有好处。

    “你……你别以为我不敢!”

    薄荷眯了眯双眸,冷笑:“我确信你敢。但是我也确信你一定会匿名告发或者指使他人告发,但是你别忘了,你今天当着我的面说过,你觉得只要我在伦敦的消息被暴露你能不成为第一个怀疑对象吗?”

    不知道这菲碧究竟是小瞧了自己的智商,还是她自己的智商本来就只有那么丁点儿。这么嚣张的就敢对她薄荷挑衅,是把她当做傻子?还是小瞧了湛一凡的情商,真的一为湛一凡‘不爱’她薄荷,所以才敢如此!?

    “你……”那菲碧立即收敛了气焰,眯起眸子重新打量起薄荷来,似乎没想到薄荷能如此从流的应对她的挑衅,不仅不怒,还一点儿情绪波动没有,反观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气,倒像是演戏了。

    菲碧又缓然坐下,拿起柠檬茶喝了一口,薄荷将她的动作瞧在眼里,冷冷一笑,只怕她不是不喜欢喝柠檬茶,刚刚是更喜欢她手中的白开水吧。看

    着菲碧已经迅速冷静的模样,薄荷突然有些怀疑,刚刚那个盛怒的菲碧是不是在故意挑衅自己?她冷静的太突然,就像是突然认识到她薄荷的也并不是善流之辈所以罢手了似的,难道是突然发现她薄荷并不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激怒而与之争吵,所以决定改变方针或者政策?刚刚,她是想让自己情绪激动么?还是想让自己和她一样变成为了爱情而争吵甚至拉扯打架的女人?如果薄荷没有沉住气,结果会怎么样薄荷还真是不敢预料。

    “薄小姐果然好本事,不然凡也不会为你拒绝了别的所有女人。”菲碧又静静的看着薄荷道,仿佛刚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请叫我湛太太。”薄荷声音清冷的提醒,看着那菲碧又隐隐的变了脸色,不过这一次她控制的很好,‘愤怒’再也没有那么轻易的轻浮在脸上。

    薄荷就更加确定心里闪过的念头,看来她之前真的是故意的,故意想和自己大吵大闹,是想刺激她肚中的孩儿吗?薄荷不得不这样想,因为这菲碧实在太诡异了。

    “湛太太……呵,是,你的确是湛太太。但你永远都不会是我心目中的湛太太。”菲碧的态度又仿佛恢复了在医院里那般谦和且大度温婉的模样,只是说的话永远都是那么的让薄荷感觉可笑。

    她可真是个矛盾的人,湛一凡一向识人颇清,这一次却偏偏没有认出这菲碧的真面目,是不是就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个特别矛盾的人,所以很会迷惑别人的双眸?自己还真得感谢她在没有第三人的情况下对自己露出真面目,不然指不定她也会被她迷惑了,真的以为她是个和瑶瑶一样值得自己欣赏且大度优雅的情敌呢。

    “你承不承认对我来说真的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菲碧小姐,奉劝你一句,真的不要太自恃慎重,否则摔下来的时候你会很疼,很疼。”薄荷发现自己对这个菲碧还真的是有耐心,也许是她的话总是让自己觉得可笑,所以竟不觉得多么的生气。

    “你……”菲碧也发现了薄荷对自己的不上心,一双放在膝盖上的拳头紧了紧却又松开。“很好……”菲碧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冷冷一笑,“你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但我就不相信你也不在乎你凡他把我放在心里。”

    “噗嗤……”薄荷不客气的笑出声来,越想越觉得可笑,从这菲碧出现开始,从她给自己耍手段心机开始,薄荷就觉得可笑,这菲碧竟然如此小瞧自己的智商,她真为这菲碧感到可悲,但同时也更为自己感到可悲。越想,薄荷笑得便越大声,最后甚至捂着肚子笑得不可抑制,同时菲碧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你……你笑什么?”

    “你不可笑,我笑你做什么?”薄荷单手撑着下巴,轻佻眉梢的看向菲碧,笑容已收敛而起,冷清高傲的模样让菲碧又再一次重新认识了薄荷。

    菲碧的确是小瞧了薄荷,她以为她不过是个任性的大小姐而已,那天在医院里她可以当着自己的面扔掉自己送给她的盆栽,并且在自己和她打招呼互相认识的时候完全没有礼貌,这让菲碧认定薄荷只是个没教养的任性千金大小姐而已,哪知道她今天的表现却让自己完全没辙。不管是故意激怒也好,还是用心离间在她身上好像都激不起半点儿涟漪,倒是自己成了跳梁小丑似的,菲碧心里怎么会爽快高兴?

    “你少得意!既然你不信我的话,那你就等着瞧。”

    “不知道你想让我相信你的哪句话?”薄荷眸光淡淡一瞥,先礼后兵,她之前的礼应对她的泼,现在也该拿出自己真正的态度来应对她的计了。既然她要玩离间计,拿自己也得好好的陪她玩一趟才是。

    薄荷的手伸到裤兜里,因为她在家里穿的是棉体恤和棉短裤,所以刚刚在下楼的时候电话也就放在了裤兜里,就在刚刚她将电话从裤兜里拿了出来并放在了自己屁股后面。她的电话没有上锁密码,只需要滑动解锁键就能解开,所以她闭着眼睛也能解锁还能打开练习薄点击第一个电话,也就是湛一凡的号码。

    “喂,宝宝?”因为好些天没有见面,所以湛一凡很快就接起了薄荷的电话,虽然这个时候正在开会,上面是泊西的人正在讲解某工程项目,但这个项目他并不看重,所以即便坐在会议室里,当着众高层的面他也接了起来并低声的用中文唤着薄荷的爱称。

    “不知道你想让我相信你的哪句话?”薄荷的声音正巧传来,有些隐隐约约但是听得还是非常清楚。湛一凡立即蹙眉,听薄荷的这话也隐约的觉察出她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

    菲碧并没有说话,薄荷将电话搁在后面并将手自然的从后面拿出来搁在自己的小腹上温柔的抚摸了两下,并又继续道:“是你喜欢我丈夫的事,还是在你心里完全不承认我就是湛太太?又或者你说一凡他其实把你放在心里的这一句?还是让我少得意,不相信的话你就让我等着瞧?”薄荷随便挑了两句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重复,她相信湛一凡应该也知道了吧。

    其实,这件事她就不应该让湛一凡知道,自己悄悄的解决便是。虽然一开始她也是这么想的,这么小一件事犯不着让湛一凡也烦心,但是随着她和这个菲碧的相处,她发现这个菲碧非常的矛盾且性格多变,她虽然能防着现在,但是却不能保证自己能防着她以后。为了自己和肚子里小苗苗的安全,她决定该让湛一凡这个真正的‘祸源’知道一下,至少他知道了也会帮自己防着点儿菲碧。现在没有什么比得上自己的肚子,所以她不得不谨慎。就算被认作卑鄙也好,薄荷决定自己一定要防着菲碧才是。

    菲碧听着薄荷的这几句话,以为薄荷终于重视自己对她的威胁了,立即冷冷一笑道:“看来你也并不是像你表现的这么镇定嘛。要是你们感情真的那么好,那样的无可懈击,你怎么会住在这里,而凡却不来看你一眼?快一个月了吧?他来看过你一次吗?要不是查尔的行踪泄了密,要找你还真的犹如大海捞针。”

    “他来不来看我,与你何干?”

    “当然有关系!他天天都与我在一起,却连来看你们母子一眼都没有过,你还以为你和你肚子里的那东西有多金贵?”说着菲碧还用鄙夷的眼神瞪了薄荷的肚子里一眼。

    薄荷敛了敛眸,天天在一起?虽然心里清楚只是工作,但是她孤单寂寞的每天自己过着,听着这话还真是不愉快。

    “看来你真的很讨厌我。所以那夹竹桃根本就不是我多想的了?”薄荷的声音又冷了几分下来,菲碧毫无所觉那是她真正生气的前兆反而继续得意洋洋的道:“那玩意儿的确是美,买盆栽的时候那店主怎么可能不告诉我?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知道那东西有毒,这点儿我承认我佩服你。可是至于别的,你在我看来都是无比恶心的!”

    “我到让你恶心了?那么请问菲碧小姐,让你最恶心我的地方是什么?是作为一凡的妻子,还是我的态度?又或者我肚子里的孩子?”

    薄荷突然发现,其实是这位菲碧小姐的智商有问题,不然她怎么会就这么掉进自己给的套子里?还跳的这么干脆利落,丝毫不带拖泥带水的。她相信湛一凡此刻也听得清清楚楚了吧?这女人对他什么心思,又在这里给她挑什么衅!突然有些怀疑,这位菲碧小姐究竟是怎么成为XX银行的经理的?这智商,薄荷都为她感到捉急啊,更为那XX银行的前途感到担忧。

    其实,并不是菲碧的智商有问题,而是薄荷太过于狡猾和淡定,而这个菲碧毕竟是个来找事的,三番两次都没有激怒薄荷心里难免有些忐忑,所以薄荷暗中策划任何诡计只怕她此刻也觉察不出来,反而会认为她终于努力的达成了目标,激怒了薄荷并且让给她不敢再小瞧自己。

    但偏偏薄荷又是个十分理智的人,这辈子所遇见的那些让她不够理智的事便是薄家、湛家,别的事对她来说,只要不甚重要的人和事,她就会很容易保持理智,而她只要一直处于冷静,就几乎能办好每一件事,此刻她就像是在处理公事一样,下套子,冷静的分析并且旁观一切,更像是一个旁观者,而菲碧则是那个泥足深陷的当局者,就好比她始终认为她当年没有与湛一凡好上就是因为当时还没有出现的薄荷一样的道理。

    菲碧不知薄荷用心的险恶,继续冷哼哼的道:“每一件事!要不是你,凡至少会和我拥有一段甜蜜难忘的过去,指不定我现在才是湛氏的总裁夫人!要不是你,现在怀着孩子的就是我,可你这女人态度还这么不冷不淡的,我看你也根本不在乎凡吧?既然你不在乎为什么不干脆放手算了,反正你们也没爱情……”

    “谁说我们没爱情?”薄荷冷冷的打断滔滔不断的菲碧。

    菲碧的表情一愕,有些微怔的瞪着薄荷。

    薄荷勾了勾唇冷冷一笑:“如果没有爱情,孩子从哪里来?如果没有爱情,菲碧小姐你怎么三番两次的接近并且明示暗示也得不到一凡的半点儿回应?他心里有我,只有我,自然也就看不见你了。”

    “你胡说!谁说没有半点儿回应……那天早上喂鸽子……”

    “你的生日吗?下一次他一定还陪你去,而且不只是他,我和我肚子里到时候已经出生的孩子一定陪着他去,毕竟你是我们湛氏国际的大客户,作为总裁夫人我也不能完全袖手旁观总的出点儿力,是不是?”

    “你……”菲碧的脸色顿变,她终于发现自己拿薄荷根本没有一点儿办法,这女人真的太过于冷静了,而她以为自己这一次前来至少会拨动她的心弦,至少也会让她对自己存在危机感,但刚刚的那种畅快感仿佛只是一闪而过,只是片刻后,她便又恢复了她的自信和冷清,自己则又变成了她的笑料?

    菲碧意识到这种感觉,心里真正是不爽到了极点,只想再给薄荷来一些刺激的言语时,门口突然传来响动,原来是母亲白合和杰森去接了一羽回来,还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咦?”白合最先走进来,看向沙发里坐着的白合和菲碧,虽然有些意外家里来了客人,但还是做了主人之宜的先与客人菲碧打招呼:“你好。荷儿,这位是……”

    薄荷并不想介绍且解释,而菲碧也是扬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似乎也不想认识面前突然出现的与薄荷非常相似的中年女人并且站了起来,她知道她该离开了,有人回来帮着这个女人,菲碧知道自己今天更加做不了什么,没想到出马竟然全败而归,真是想也没想道的结果!

    菲碧刚刚站起来,正要迈步离开却听得一声比较熟悉的声音低唤自己:“菲碧?”

    菲碧已经许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身形顿时一顿,僵硬的抬头望去。薄荷也很诧异,为什么杰森会认识菲碧?抬头跟着望去,瞧见杰森一脸愕然的表情,眼底还有少许的激动,可菲碧却与之完全相反,除了愕然之外便只剩下漠然,完全没有半点儿‘激动’的反映。

    薄荷的心里隐隐觉到有些不安,白合也很是意外的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一脸讶然的看向杰森好奇的问道:“杰森,这就是你说过的……那个菲碧吗?”

    菲碧冷冷一笑:“原来你现在……有了新的家庭,还是和这个女人的妈在一起!”

    杰森是个绅士,平时性情又十分的温和,真的是个十分有风度的男人。但是这一刻他的脸色也变得难堪了起来,薄荷心里的怀疑也越来越深,就在这时菲碧似乎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一刻,迈步便向门口走去,经过白合身边时还十分不耐烦的伸手推了一把。

    “妈!”薄荷低呼,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电话本来贴在了薄荷的背上,薄荷这么一激动电话就粘着背被带了起来,薄荷再站起来,电话竟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便被挂了。那边的湛一凡原本就在听着这边的对话,心里原本也在疑惑菲碧怎么和杰森有关系时,电话却突然断了。

    湛一凡握着电话立即从座位里站了起来,并拿起背后的西装冷冷的睇了目瞪口呆看着他这一突然举动的众人命令道:“散会。”说完便转身握着电话和西装大步离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泊西看向旁边的杰克低声道:“去看看你大哥做什么去了。”

    杰克沉默的玩着手中的钢笔,‘咚咚’的敲了两声才从座位里悠慢的站起来,冰冷的脸上毫无表情,眼底却淡淡的扫过一抹寒意。转身,杰克随步也出了会议室……

    “妈!”薄荷一声低呼,杰森已经快速的从后面伸手将白合扶住,并低声温柔的询问:“阿合,你没事吧?”

    白合摇了摇头,并站稳自己的身子推着杰森往外道:“你快去看看。她都已经走了……”

    “没事儿,不用去了。”杰森握住白合的手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为什么?你不是也很思念她吗?她是你的女儿啊。”白合不解的望着杰森,她刚刚明明也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不舍’,还有重逢时带给他的那少许激动。

    薄荷的脑子‘哄’的一声,上天不是这么玩弄人的吧?菲碧竟然是即将、也许、可能会成为自己继父的男人的女儿!?还有比这更让人不能接受或者震惊的事情嘛?她刚刚斗完一个薄烟,现在又来一个菲碧?为什么都要和自己扯上什么姐妹关系!?

    “荷儿?”白合发现薄荷的脸色有些难看立即放开杰森又快步的走过来,并扶着薄荷坐下:“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妈我没事……”薄荷有些有气无力,抬头恍然的看向杰森,杰森还站在那里唉声叹气,就连一羽都自己走到薄荷这边来了,杰森却还站在那里一脸呆愣模样。

    “那个菲碧……”薄荷扭头看向这一刻更关心自己的母亲,“妈你知道她是谁?”

    “我听杰森说过,是他的女儿,还看过照片,不过刚刚是真的一下子没有认出来……不过她怎么会来家里?”白合看着那菲碧也不像是找杰森来的。

    薄荷叹了口气,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如果是个不相关的人她大可以说出真相,但偏偏她现在才发现那个菲碧竟然是杰森的女儿。杰森姓克雷斯,她竟然从未注意过这个菲碧的姓氏,如果早些知道也许还会奇怪一下,但偏偏被她忽视过了,她以为这个菲碧不过是个无关重要的人,但现在……

    薄荷觉得原本清晰的脑子顿时又变成了一团乱。

    “Mint,菲碧她怎么会来这里?她是来找你的吗?”杰森终于回过神,慢步的走过来并在刚刚菲碧做过的位置坐下看着薄荷问。

    薄荷虽然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嗯。”

    “你们认识?”

    “认识不久。”

    杰森叹了口气:“我都已经十年没有见过她了,没想到现在还能再见到她。她很恨我,不理我也是应该的。”

    “为什么?”薄荷从未听杰森说过他的过去,现在杰森这么一提,又加上与那菲碧有关,而且以后如果妈妈真的答应嫁给杰森,那菲碧便又与自己多了一层关系,她不得不关心一下啊。

    “十年前,”杰森看向与薄荷同坐在一边沙发里的白合,白合这一次并未躲开他的视线,而是由他静静的看着自己,并听他缓缓的道来:“我和菲碧的母亲因为感情不合决定离婚。其实那个时候我和我前妻已经分居了五年,菲碧也知道。我整日忙于医疗事业,我前妻也忙于她的珠宝设计,她是个珠宝设计师。两个人常年不在一起没有了感情是很自然的事,一直没有离婚就是因为菲碧,我们很爱她,但是她不同意我们离婚,说即便我们没有感情就算常年分居也没关系。为此我和前妻过了五年分居的婚姻生活,直到我发现菲碧的母亲有了别的男朋友。我认为我没有必要再耽搁我前妻的人生,就算只是个名声,但也该让她自由,好聚好散。谁知道我前妻告诉菲碧不仅是我主动提出离婚,我还有了别的女人。菲碧相信了她的母亲,并且选择离家出走,且非常的怨恨我,就算我和她解释她也不相信,她觉得男人都是谎话连篇的动物,她甚至不愿意再相信男人。为此,她再也不肯见我,渐渐的她有了男朋友,她的母亲也在半年前再次结婚,丈夫比她小十岁,而我与菲碧甚至她母亲也就渐渐的断了联系……”

    薄荷唏嘘,没想到菲碧竟然是杰森的女儿,更没想到杰森的过去也是这么的让人无奈和感叹。

    “阿合。”杰森依然看着白合并温柔的看着她道,“我以为我会孤独终老,孩子不再理我,而我也会终生献给我的医疗事业,但是没想到我还会遇见你。你就像一股清泉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注入我的心里,开始冰冰凉凉的,但是渐渐的清澈温暖人心。谢谢你,在我以为会就此终老的人生里出现。”

    薄荷看了看母亲,在母亲的脸上见到一抹羞涩的微笑,又转头看看杰森,在杰森的脸上看到欣慰的期待。薄荷微微一笑,也许……母亲和杰森真的不久就会在一起了。照杰森和菲碧的关系看来,倒也不用担心再见菲碧尴尬,但是她担心菲碧会因为自己而突然又出现在母亲面前给母亲难堪。虽然心里有担心,薄荷也不能再这个时候说出来,免得给杰森在徒增烦恼。那毕竟是他深爱的女儿,即便他们十年没见面了,也是他的亲生骨血。

    白合做晚餐,杰森打下手,薄荷带着一羽在院子里又继续种植物。直到门口传来一声响动,薄荷才看到门口站着一脸稳沉却稍带急色的湛一凡。

    薄荷吓得手里的铲子都掉了,这才恍然记起,她的电话好像掉在了地上,而她一直没有捡起来来着。

    湛一凡推开木门大步的便向薄荷跨了过来,并在薄荷缓缓的站起来时将她一把抱进怀里,沉沉的低喘声就在耳边:“宝宝,你没事吧?”

    “我?我有什么事?”薄荷有些茫然,他该不会以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所以就这么匆忙的过来了吧?

    “你在电话那端叫了一声‘妈’然后就没了声音,我一路都在打你的电话,但是都打不通。你知道你让我多着急吗?”湛一凡紧张的扶着薄荷的肩突然正色道。

    薄荷却愣了,推开湛一凡看着他不甚淡定的神情,所以……他真的以为自己出了事,于是就这么过来了?

    “那你……怎么不打我妈的电话?还有杰森啊。”薄荷有些冷静的提醒。

    湛一凡顿了顿,他好像……给忘了。

    因为着急,所以从公司轰轰烈烈的便直奔这里,甚至自己开车过来,多日来的那些忌讳这一刻统统给抛到了脑后,更别指望他还能记得冷静的记得岳母和杰森的电话了。

    看湛一凡一脸茫然的表情,薄荷想她知道答案了。原本刚才心里还有些小纠结和小忧郁,这一刻也统统消失不见了,并且是满心的温暖。也不枉她那么费劲儿的和那菲碧斗个半天,更不枉她那么费心费力的拨通这电话,不然怎么能体会到他这一刻因为冲动和担忧自己而犯下的这样可爱的小错误。

    “傻瓜,我没事啦!”薄荷好些天没有看见湛一凡了,他现在出现的又这么突然,所以心里是又高兴又激动,情不自禁的便主动投入他的怀里。

    一羽蹲在地上望着拥抱在一起的姐姐和姐夫,眨了眨自己忽闪又明亮的大眼睛便又低头继续捣腾泥巴,就像个隐形的小人儿似的。

    薄荷靠在湛一凡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湛一凡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深深的吸了两口气,闻着她身上所带的自然芳香,看见她安然无恙才轻轻的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听见电话里菲碧的那些话湛一凡总算明白了,菲碧对自己有太多的企图,而她的这种企图已经给他的宝宝带来了麻烦和困扰,但是让他高兴的是,薄荷在整个过程的自信和对他的信任。虽然她自己已经解决了这件事,但他怎么能继续袖手旁观……

    薄荷突然觉察到似乎有人在暗中看着她,也许是孕妇的感官太敏感,所以她猛的转头,却不料真的看见马路边站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她也认识。

    “一凡,杰克……”薄荷拽了拽湛一凡的衣服轻声提醒,湛一凡扭头望去,杰克&8226;怀特正深深的看着他们。

    湛一凡轻轻的松开薄荷,拉着她的胳膊依然只是站在院子里,马路边的杰克也望着他们二人,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人主动想要靠近彼此,直到片刻后杰克自己转身悠然离去。(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