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00 离婚与结婚

200 离婚与结婚

    “阿合,只要你承认,你也爱他,那我就同意离婚。”

    薄荷真正而又认真的道,完全不似开玩笑。白合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没想到他的条件就这么简单?

    面对白合的沉默,薄光微微的笑了笑:“你一定把离婚协议带来了吧?”

    白合迟疑的点了点头:“是。”

    “那你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和我离婚了。”薄光确定的道。

    白合又点了点头认真回答道:“是。”

    “对我一点儿也不留恋?”

    “……是。”

    “真的就那么恨我?”

    白合抿了抿唇,半响摇了摇头:“不恨。”

    薄光的眼眸里迸发出一抹希冀之光,白合却又平静的接着道:“恨你,太累。所以,我早就放弃了恨任何人。”

    薄光眼里的光芒再一次缓缓的落下,跌的生疼。

    白合淡淡的看着薄光,努力的控制着心里的颤抖,他这模样她是真的不愿意说出这些话,但是荷儿就在那边看着,杰森就在那边等着。荷儿是她过去的希望,杰森是她未来的希望,但薄光却是她整个人生的劫数。

    轻轻的咽着口水,虽然每咽一次,喉间就梗的生疼,薄光却还是再一次问道:“那你……究竟爱不爱他?如果你点头,我就签字。”

    “很重要吗?”白合抬头看向薄光,这个问题她并不能回答,爱不爱,她其实……并不知道。

    “很重要。”薄光静静的答。

    白合冷冷一笑,那温婉静楚的脸上闪过这样一抹笑意,让薄光微微的诧异,她几乎从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来,但此刻却表露无疑,她在对他冷笑!心里几乎承受不了她这样的表情,比她的痛哭还要隔割疼他的心,如果不是真的不爱了……她这样的人怎么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笑意来?

    白合抬头看着薄光,眼里含着微微的冷意:“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失去爱人的能力?”

    “你说……什么?”薄光难以理解的看着白合。

    白合苦涩的一笑:“那两年,虽然我精神混沌,但是我依然清晰的记得,我是那样的恨你。恨你夺了我的孩子,恨你困了我的自由,恨你决定了我儿子的生死,恨你将我隔离外界,恨你剥夺了我的自由。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是不值得我爱的男人,后来我渐渐的清醒了,可我也就明白了,我想逃出那里几乎是奢望,你怎么可能放了我?虽然你依然对我好,但是你给的那种好我真的能接受吗?你从不曾想过我真正要的是什么,以前我只要你,和你组建一个小小的家庭,后来你决定要和蔡青奕结婚我便只要要荷儿,我要走出那里,但是直到荷儿的出现之前,那一万多个日子,你有算过我究竟是怎么过的吗?除了浪费生命,还是浪费生命。我就像是断了翅膀的鸟儿,痛苦的在那里挣扎的活着,而你宁愿斩断我的翅膀看着我流血也不愿意讲放我出去疗伤,你帮我舔砥伤口却又在伤口一次次撒盐,没有一天我不痛苦……”

    “别说了。”薄光捂着脸,痛苦低喊。

    “阿光。我发现,我害怕去爱人,即便杰森对我再好,可我也不敢。但是我现在想追求幸福,想试着去接触,除了自由之外,除了荷儿之外,我也想被人呵护和疼爱。杰森的爱是尊重的,而不是你那般……一边充满了温柔的**,一边却又装满了扎人的荆棘,满身是血的我伤口还未好,怎敢再继续爱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杰森是个医生,他在慢慢治愈着我……”

    薄光抬头,双眼通红的看着白合,痛苦的握着双拳,咬牙低喊:“别说了!”

    “你害怕面对事实吗?你不是想听答案吗?我把答案告诉你了,怎么你却害怕了?”白合也不想这么残忍,但是这些年装在心里的话就像被挖了一个口子,即便不忍他如今的模样,但是她知道不得不说,如果不说他一定不会退步。

    她太了解他了,不逼到绝经是不会妥协的。

    薄荷捂着脸,大手爬过沧桑的脸和两鬓染霜的白发:“不是……我不是害怕。只是请你不要这样对我。阿合,我承认我的爱是残忍的,但是我那样的爱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薄光放下手,白合惊愕的看着薄光,他何曾这般过?满脸的泪水……伤心欲绝就写在脸上,那样的悲恸。

    白合侧开自己的目光,薄光在她的世界里一直扮演着一个温柔杀手的角色。他是她温柔的丈夫,却也是一个残忍的魔鬼,他是个两面人物,她自认为这些年以来她从未真正的摸透过他的性子。一次次的伤害让她累到了极致,让她不愿意再靠近他,她害怕再触碰一身的伤口,所以即便他再温柔,她依然冷静的对他只是冰冷,她想要的何其简单,他一日不给她,她便一日不会快乐,要不是能看到荷儿的照片,她相信自己连坚持到荷儿去找她的那一天都不可能。

    薄光是那样的霸道而又残忍,他可以残忍的对待自己,也能残忍的对待基地里的任何一个人,但是他也能将他所有的温柔给自己,她知道。可是他何曾这般过?落魄而又沧桑的落着泪,求她不要这样。

    怎么世界就变了?她是曾经的祈求着,求了他二十八年,而他却成了今日的祈求着,祈求她不要对他残忍。

    白合不愿意再谈下去,从包里拿出自己在家里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推到薄光眼前。

    “阿光,签字吧。我们这桩婚姻本就不该存在,蔡青奕已经疯了,她是受害者,就算是为了她,你也该签字。”

    白合冷静的将笔递给薄光,薄光颤抖的伸手接过,眼泪顺着脸颊不停的从眼眶里落出来。他一个大男人,他堂堂一个大男人,他拥有过诸多的辉煌过去,他曾经也是一个小小国度里的国王,那个国度里有她。但如今,他却不得不在异国,当着女儿的面,当着她的追求者签字协议离婚……薄光觉得可笑,却又觉得可悲,就连自己脸上已经流满了泪水也没有发觉。

    眼泪一滴滴的滴答在离婚协议上,晕开在纸张上,他这才竟然察觉,立即伸手擦过自己的脸,他这是怎么了?他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他已经五十多年没有哭过了,怎么还会流眼泪?是为了她的过去,还是为了他们即将断开的关系而伤了心?薄光怔怔的看着自己之间的晶莹,他这是疯了吗?一定是疯了……不然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留下眼泪来,即此刻心里痛的仿佛在滴血,也不该啊……

    竟不敢抬头去看这个时候的白合,是怕看到她决然的表情,还是她的讽刺冷笑?薄光如果抬头就会看到同样是泪流满面的白合,也许他就会迟疑,还会燃起他心中最后的希望。但他的怯懦和绝望已经侵袭了他所有的感官思绪,他的害怕胜过了希望。所以他注定要错过白合同样是满脸泪痕的脸,错过了白合眼底的错综复杂的情绪……

    她并不是不舍,而是不忍看到他这个模样。这个与她纠缠了三十年的男人如今却是这个模样,痛的不仅是他自己,她也痛啊。

    薄光紧握手中的笔,缓缓的在自己该落笔的地方落下,可是颤抖的手就是写不下第一个笔画。颤抖了许久,才缓缓的一笔一划落下‘薄光’二字。就是扭曲的特别难看,没有了往日的潇洒和风度……

    ‘光’字的最后一个勾落下,薄光就丢下笔,自己握住颤抖的厉害的右手,有些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亲手签下的名字。他竟然真的……真的放了她,竟然真的亲手断了他们之间最后的一抹联系!他竟然真的……!

    白合起身快速的离开,连一句话也没说便向外咖啡厅跑去。

    “杰森!”薄荷立即提醒一旁还在喝咖啡始终没有望过来一眼的杰森,杰森听见自己的名字便站了起来,抬头望去,看见白合哭着跑了出去,立即追上,连招呼也没有和薄光打。

    薄荷全程看在眼中,说实话,薄光的泪她也震惊了。她愿意相信他的爱,但是她也相信母亲的选择是她自己的选择。

    薄荷缓然的起身,轻步的走过去在薄光的对面坐下。母亲的包还在沙发里,她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拿过来放进包里,现在,只需要将协议书交给钱律师就能办好一切了。而他们的夫妻关系……在他落下字的那瞬间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薄光已经收拾了情绪,脸上的眼泪也收了起来,似乎不愿意在薄荷面前太过落魄,所以神情已经不如刚刚在白合面前那样卑微,虽然没有恢复以往那般高高在上,但是依然冷漠自持,是那个真正的他。

    “你满意了?”薄光冷冷的看着薄荷,如果不是她的步步紧逼,他根本不会像今天这样的妥协,根本不会因为阿合的那些话而就放弃他们之间的关系。

    薄荷静静的看着他,对于他的指责她并没有给与反驳,而是静静的看着他道:“谢谢你给了她自由。”

    薄光痛苦的合上满是心痛的眸子:“失去她,将是我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我现在已经尝到了剜心的剧痛,我想……这也许是我的报应,但我竟然不觉得后悔,因为我现在……也想她能快乐。”

    “妈妈一定会越来越快乐的。”薄荷很久没有如此心平气和的与薄光说话了,薄光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态度,抬头看着她:“怎么,就这么感谢我?”

    薄荷深深的点了头:“嗯。我原本……以为你就算见了她,也不会轻易的签字,但你还是放了她自由。”所以薄荷震惊了,所以薄荷看着这样的他,无法无动于衷的和所有人一样转身冷漠的离开。这几次争吵,他每一次的执著和不甘都是那样的强烈,他想要母亲,他只想要母亲的心她一次比一次深刻的体会到,所以她看到他的泪,看到他颤抖的签字,她甚至觉得不可思议,心里也微微的有些……疼。

    他们终于离婚了。而她则是背后的那把推手,推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和亲生父亲离异。世界上一定没有她这样的女儿,看着父亲的公司垮塌,推着父亲和母亲离婚,她好像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那样的让人难以理解,但是她依然不觉得自己做错过。他们的婚姻如果再维持下去,谁也不会幸福,只有互相解脱,彼此才能都得到新生。

    “呵……她都那样说了,我怎么可能不放了她?我不曾知道,原来我给她的伤害那样的深,我以为我这些年在一点一滴的温暖她,我以为她看得见我对她的好,我以为她懂的我的执著,我以为……就算我过去做的再多的错事,但是经过时间的变迁,在那个她只能依靠我的基地里,她依然会只爱我,不会恨我,可我错的太离谱。她的确不恨我,但是她却不想和我在一起,她觉得我是魔鬼,她觉得我把她的翅膀折断,而那个人……是她的医生,她甚至想要因为那个人去爱,而我则是那个让她失去爱人能力的人。呵……”薄光似乎是找不到人倾吐,对着薄荷竟然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没说一句话他就在自己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但是如果不说,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坐在这里流尽血而亡不可。

    薄荷静静的听着他说的每句话,他似乎真的意识到了他自己的那些错,真的看到了过去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他说这些还有用么?

    “你……回去吧。”薄荷缓然的起身,想要离开,不忍再看他现在这个模样。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薄光突然又道,薄荷身形一顿,缓然要起身的动作也顿在了原处。

    “但是我这副嘴脸即便再虚伪,也没有虚伪的对过你们母女。无论是对妈妈的温柔或残忍,还是对你的冷漠,那都是真实的我,从未拿虚伪的面具对过你们。所以,即便你恨我这个做父亲的,即便你真的想与我断了父女关系,但是……哪怕一声,你真的不肯再叫我一次了吗?”

    薄荷重新坐回沙发,抬头冷静的看着薄光:“难道,你就不恨我?像爷爷奶奶一样,恨我。”

    从薄氏垮塌之后他就没有去湛家找过她,她不相信他真的从未恨过她?毕竟是她的夫家收购了他曾经最引以为重的事业。世人都会以为她参与了其中,世人都将异样的眼光投在她的身上,所以她实在难以相信他不这样想。

    “为什么要恨你?”薄光静静的看着薄荷,“你是我的女儿,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恨你。”

    薄荷神情一震。

    薄光静静的又道:“再说,这是湛一凡那小子做的,和你没关系。”

    薄荷却有些迟疑起来:“你……这么确定?”

    “先前不确定,但是现在知道湛氏在伦敦有异动,便十分之十的相信了,收购薄氏只是他掩饰进行某些事的障碍法。”

    薄光毕竟是个老商人,这世间的手段没有几样能逃过他的眼睛,有的事只消一眼他便能分辨,更何况薄荷的性子他也十分了解,她再恨薄家也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事,就好比她再恨自己,再如何逼迫自己与她母亲离婚,就算再狠心却还是会在最后留下来陪着他。如果她真的做了,她一定会承认,甚至会帮薄氏处理一些后顾之忧,但她没有,这说明这一切真的与她无关。

    “我竟然想谢谢你的信任。”薄荷苦涩一笑,不得不说,某些事她对他改观了。好像,某些怨恨也减轻了而来……

    “叫我一声‘爸爸’吧?我想抱抱你妈,可是她就那样走了,我连最后一个拥抱也没有得到,但我想听你叫我一声爸爸。”

    薄荷静静的看着他,他从不真正的期待薄烟,他即便对自己冷漠却从未虚伪过,他虽然怪她在逼迫他离婚这件事上做得狠绝却从未真正的怪过她,甚至薄氏垮塌也相信她,因为他说‘你是我的女儿,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恨你’。

    她从前怨恨他将自己当做商业工具,只宠爱薄烟忽略自己,后来恨他那样残忍的对待母亲,将自己和母亲活活的分开二十八年。但是就如同他说的,其实她心底也不曾真正的恨过他,不管他做了什么。不然她不可能在他签完字流过泪之后会坐下来陪着他,甚至听他述说那些痛,她虽然并不后悔……却也觉得难过。

    “我不后悔……推动母亲和你离婚的事。”薄荷静静的阐述,她并不想让他误会自己坐在这里是后悔他与母亲离婚的事。

    薄光的眸底闪过一抹欣然:“我知道,你深爱你母亲。你这么做,很对。”

    “为什么……你突然变了?”薄荷有些艰难的问着眼前的男人,他变得似乎已经接受了眼前的这一切,刚刚的那些痛似乎已经全部离去,此刻的他虽然看起来更加的颓废和沧桑了,但也非常的平静,平静的超出她的意料。

    “以后,请好好的爱你的母亲。我不在她的身边,那个男人我又不可信,因为这个世界上一定没有比我更爱她的男人。所以,请你一定要好好爱她,代我照顾她。除了我,我只相信你会对她好。”

    薄荷沉默的没有说话却缓缓的点了点头。

    薄光似乎也不勉强和执著着薄荷一定要喊他一声父亲了,只是缓然的站起来低头看着薄荷道:“如果他们哪天决定举行婚礼,请一定要通知我。”

    薄荷抿了抿唇,这一次并没有点头,薄光却突然伸手摸了摸薄荷的头:“傻孩子,是父亲对不起你。但你真的做得很好。不管是什么,你都做得很好,不愧是我和你妈妈的女儿。其实关于一羽,我何尝又不心痛呢。他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儿子啊,但如果不放弃他的生命,他长大了就是个傻子。说我残忍也好,说我禽兽也罢,一个傻子生活在薄家,他所遭受的比你们远远想的还要多,我爱他,所以不愿意他一生下来就面对那些痛苦,更不愿意你母亲整日抱着一个傻儿子在那里痛哭,我宁愿她恨我,也不愿意他抱着一个傻了的儿子为他忧心为他痛苦。我知道,不论说什么也弥补不了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但我竟不后悔……唯一后悔的是,为什么当年没有勇气去承受失去一切的可能?也许并不会真的失去,但我就是害怕,就是懦弱,所以那样的我是没有权利给予你妈妈幸福的,现在却已经迟了晚了……”说着薄光落下自己的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薄荷微微一笑:“云海市那边你放心,你爷爷奶奶也不会再来缠着你,我会给他们做好安排。关于你的舆论……爸爸也会想办法给你压下来,以后没人会再误解你。至于别的……我不勉强了。”

    薄荷看着薄光,心里是怎般的难受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随着他的每一句话,不管他这个时候说的都是真的心里话还只是与她演戏而已,薄荷承认,她受到了牵动。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摆出如此态度?她更宁愿他像从前那样,高高在上,咄咄逼人,威武凌人,自私自利霸道无情。但偏偏他要在这个时候拿出他那少得可怜的父爱,拿出他那可悲又可怜的爱情……是想博得她的同情心吗?还是想要取得她的原谅?他真的在乎她吗?真的在乎她这个女儿吗!?

    为什么到了这一刻,她突然相信了?

    薄光见薄荷依然不说话便转身一步步的离去,薄荷抬头看向窗外,看着薄光坐上车,看着出租车从门前扬长而去,看见薄光回头最后看了她一眼,即便隔着两扇窗户和一条街,她却好像也能与他对视一般。

    薄荷突然从沙发里站起来,拿起自己和母亲的包包追了出去,站在门口去已经看不到薄光的踪迹。远处,被杰森带回来的白合看着薄荷单薄的身影,突然明白……薄光应该是已经走了。

    白合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薄荷,薄荷站在原地也静静的望着她,杰森站在白合身后就犹如一尊保护神,薄荷心里五味杂瓶各种滋味。

    薄荷慢慢的走过去,站在白合身前伸手将她紧紧的抱住,低声哽咽道:“妈妈,你真的自由了。以后你会幸福吧……”

    白合轻轻的回抱着薄荷,勾了勾唇角淡淡一笑:“也许……是一个新的开始。”她渴望自由,她渴望远离从前,担当着一切真的实现之后,她却发现自己并不去想象中来的释然,反而有些怅然所失。

    “他真是狠……走的那样坚决,却做得却那样不坚决。”薄荷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心里的感受,说的话连自己都觉得难以理解,但她不知道能对谁说,只能对母亲低低的泣道:“从前我恨他怨他,但他今天真的和我道了歉,还说一些别的话,我发现我突然好像原谅他了。妈,你说我是不是不够坚强?”抬头,泪眼朦胧的看向自己的母亲,薄荷问的忐忑。不然她怎么能轻易的就突然间放下一切,怎么能突然间就原谅了他的过去所做的一切?

    白合轻轻的摸着薄荷的脸,叹息:“傻孩子,你的心是热的,血也流着他的,他毕竟是你父亲,我知道不管他做什么你也不会真正恨他的。”

    是这样吗?薄荷想起自己曾经的坚决,不是没有恨过,只是后来自己也发现,恨没有什么用,反而会让自己疲惫,所以渐渐的她放下了恨,唯一剩下的只有对母亲的那腔保护,所以才继续和他作对而已。

    白合紧紧的抱着薄荷,她不后悔离婚,这是她二十八年来的夙愿。而薄荷也不后悔自己所做过的那些事,只是她们都知道,他们与薄光的那些恨那些过往都将消于平淡,从此散于风中……终了,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扯和纠葛。

    他终究还是放手了,并不是不爱,而是发现深爱,所以才妥协的放手。这一刻薄荷愿意承认,他是自己的父亲。

    *

    几天后,薄荷接到醇儿的电话。

    薄荷正在花园的角落里种花,电话响起薄荷便起身洗了洗手才去接起,一羽上学去了,母亲去疗养院了,所以彼时家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见到是醇儿的来电薄荷立即笑着接起,并开了免提放在一边,一边继续折腾手中的花苗。

    “小姑!”醇儿兴奋的叫声传来,薄荷往旁边闪了闪才淡淡的道:“怎么,现在终于有时间关心你小姑我了?”

    “嘿嘿,小姑别生气嘛,我这段时间太忙了,忙着破一个大案子呢,每天废寝忘食,等有时间的时候又捉摸着您该睡觉了,所以就没有叨扰你哈。”

    薄荷笑了笑,倒不是真的生醇儿的气,她也没给醇儿打过电话,所以就只是纯属调侃她而已。

    “那李泊亚最近在忙什么?”

    “我怎么知道?”

    咦?薄荷还以为他会出手呢,他不是不会放过醇儿么?她走了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他会没有半点儿动静?反正薄荷是不相信的,她更愿意相信李泊亚是个行动派。

    “你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薄荷有意取笑,已经种了十株植物到院子的做角落里了,等过几天其中的五株便能开花了。

    “真的不知道啊,他好像很忙,这里那里的出差,有力说的。”醇儿努力的撇清与她的关系,不过声音听起来似乎喊了一些不屑?既然那么不屑人家李泊亚的行踪,那还怎么愿意从有力那里听说?薄荷笑着摇了摇头。

    “你见到有力了?”

    “嗯。他们不是要举行婚礼了吗?但是好像已经推迟啦。”

    薄荷蹙眉,这话什么意思?洛以为和有力的婚礼推迟了?洛以为没给她说啊。看来她真的和国内的事脱节太久了。这段时间过的太悠闲,每天关于的只有湛氏,以至于国内的人都没有怎么联系。

    “那我等会儿问问她。怎么,你今天终于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哎呀,小姑我这不是想你了么?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薄荷叹了口气,她以为她就不想回去么,她每天就这么呆着,湛一凡在那里轰轰烈烈的商战,她却只能看着,连插足都不能。

    “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再给我说吧,你要好好保重肚子里的小宝宝哦。对了,你看到前些天的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你爸爸……他召开新闻记者会,说这次商业收购案是正常的商业交易,与你无关。还说湛氏总裁身在伦敦数月,与他进行交易的人是湛氏别的高层,把你和姑父都给洗清了欸。”

    薄荷一顿,转身对着电话表情认真起来:“真的?”

    “嗯。网上有啊。”

    薄荷舔了舔唇瓣:“那行,我一会儿看看去。”

    “突然就觉得……他好像不是那么坏了,而且那视频累的他好像比上一次见到要老好多似的……”

    挂了电话,薄荷犹豫着还是先给洛以为打了个电话,一边再次收拾着受伤的泥土,一边慢慢的拿着工具上了阶梯进屋。

    “喂?”电话一被接起薄荷便微笑着先问候,“准新娘,别告诉我醇儿给我说的都是真的。”

    “嘁,那丫头就不能等我自己给你说这个令人丧气的消息么?”洛以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没什么活力,薄荷猜想醇儿说的话只怕十之**是真的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会突然推迟婚礼?”虽然颇为关心,不过薄荷还是先将电话放在洗手台边,开始用香皂仔细的一遍遍洗着指甲里的泥土。

    “哎,”开了免提,所以洛以为说的话还是颇为清晰,“还不是我妈啦。还有就是……因为回来了。”

    “因为?是回来参加你的结婚典礼么?”

    “不是。”

    薄荷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用一旁的毛巾擦干便拿着手机又缓然的向楼上走去。

    “那她怎么突然回来了?该不会是……”

    “你那么聪明,应该猜得到的。”

    “是被林靖给捉回来的?”

    “嗯。”正在自己房间里生闷气的洛以为也不再卖关子开始缓缓给薄荷解释道来,“就是三天前,因为突然跑回来。我原本就联系着因为,所以给她说过我马上就要举行婚礼的事。她突然回来我还惊喜的以为她是回来参加我婚礼的,谁知道她根本就是被林靖那厮给抓回来。他们分开之后,林靖到我们家来过几次,每次都被我妈和我奶奶给赶出去,但是林靖这次还算有毅力,打骂都不走还每次都带着笑脸前来,并且表述衷肠,说他是爱着因为的。爸妈后来也冷静,听他解释了,原来因为离开的时候他前女友是真的快去世了,癌症晚期,不超过一个月的生命,她又没有别的亲人,林靖又不能不管她,他是唯一关心她的人。不过,现在那女人已经去世了,林靖就收拾了心情回头来找因为,虽然照他说的,他已经在这这段时间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就是不见因为的踪迹,已经心急燎焚了。我妈就是肥皂剧看多了,所以被林靖这厮感动,一下子接受了他,就在因为给她打电话问候的时候她把ip提供给了林靖,林靖不出一个星期就把洛因为现在处的地点给找着了,还亲自跑到美国去将她捉了回来。洛因为气哼哼的回家,说要找妈算账,妈捉着她反倒揍了一顿,因为她不辞而别又突然退婚,所以家里人也担心。就这样,他们两个人整日一个追一个躲,最后洛因为还不是得重返林靖的怀里,就她那德行我算是摸透了。那么有骨气的走,却经不起林靖的甜言蜜语和糖衣炮弹,两下就把她给追了回去,什么坚强独立从此抛弃过去的都是屁话。”

    洛以为看起来气的不轻,薄荷不在她身边也不能安慰她。只能静静的继续听着洛以为道:“本来吧,我也为因为感到高兴。她毕竟从十五岁就开始喜欢林靖,现在林靖为了找她翻遍了全球,她能不感动么?能不幸福么?但是这事儿偏偏就阻挡了我的婚礼。他们要结婚!要结婚就结吧,我们反正就是双胞胎,我和有力都不介意。反正我们四个人,家里的老人都同意。但偏偏我妈和林靖他妈在一起讨论婚事的时候家里来了个疯癫和尚讨水喝,说我和因为虽然是双胞胎,但是命格完全不同。一个娇艳似牡丹,一个清新如幽兰。还问家里最近是不是准备办喜事,我妈听着有些玄乎就说了是。这不是指我是牡丹,指因为是幽兰么?这统统就罢了吧,我妈还听那臭和尚继续说,那和尚说我们断断不能在一起举行婚礼,不然婚礼那天必定会出大事,两段婚姻还都不会得到幸福和善终。我如果当时在场一定抽那和尚几个巴掌,这不是存心咒我们吗?丫的……可恶的是我妈和林夫人都信了,那和尚讨了红包就走了,我妈和林夫人就商量着把我和有力的婚礼延迟,让突然杀出来的因为和林靖如期举行。我能不气吗?有力都几天没来我们家了……虽然我知道是因为公事繁忙所以来不得,但是他心里能不介意么?活生生的,就把我们的婚礼无限期推迟,就因为那和尚说有力命里犯桃花,如果今年和我结婚,我也不会幸福,所以必须要挺过今年……”

    薄荷吃惊的听着这一切,这也太曲折了吧?突然杀出因为和林靖也就罢了,又杀出一个疯癫和尚来说了这些吻合却又让人无奈的事?

    “偏偏那和尚还说出了有力的生辰八字,还说了有力不是亚洲人士,对我一开始是不怀好意的爱情。听得我妈急得跳脚,后来他也总算说了句人话,让我妈不用担心,因为再野的野马也被我这朵白色的牡丹给驯服了。听着气不气人?还把我比作牡丹,把有力比作马呢。我妈听了就觉得玄乎,晚上和爷爷奶奶爸爸一商量,虽然爸爸觉得是无稽之谈,但是信佛的奶奶相信啊,三两下就把我这个原本是正该举行婚礼的人给打成了偏房。婚礼什么的,都泡汤了!”

    薄荷再次吃惊,所以就这么给洛以为整没了?

    “好了好了,也许……也许就该我回去参加你的婚礼呢,这就是命运在和你们开玩笑。”薄荷也知道这个安慰话说的有些无厘头,但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隔着电话安慰洛以为,最后只好道:“那你们就趁着这个机会把房子装修了,等明年婚一结就立即搬进去,到时候新房的味道也没有了,你和有力也真正的准备好了。还有,婚纱照也不用照的那么匆忙,慢慢准备吧。”

    “哎……我的命运怎么就这么调皮呢?不然怎么会喜欢和人开玩笑?我不会真的要到明年才举行婚礼吧?”

    “不知道你是因为愤怒的人还以为你是恨嫁呢。”薄荷摇了摇头笑道。

    洛以为‘呜呜’两声:“你不在身边,我两个抱怨求安慰的人也没有。不能喝因为说,因为会觉得我是因为她才这样的。也不能和我哥说,他整个一不解风情的木头……”

    又听着洛以为抱怨了半响,薄荷都很有耐心的倾听着,时而给句安慰的话,时而给句劝道,终于洛以为释然了一些才挂断了这通国际长途。

    薄荷想了一会儿洛以为和醇儿,这才发现,为什么李泊亚和有力这两个曾经见过自己最不堪的人会和自己的好朋友和侄女牵扯上了?而且,似乎一个比一个纠结,波折不断似的。

    而她和湛一凡呢……算是平淡如温水么?薄荷其实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平平淡淡,却温人心脾。不知道他的事情有了什么进展了,这几天都没有怎么联系,但是能看见他的新闻和湛氏的最新动向薄荷都是安心的。

    薄荷正准备打开电脑去看一看醇儿所说的事,门铃突然作响。

    薄荷扭头看向门外的走廊,母亲和杰森都有钥匙,所以他们回来的话根本不会按门铃。但是除了他们还会有谁会来这里造访?

    ------题外话------

    ——今天貌似是第两百章耶……话说这是七儿第一次突破两百章……噢噢噢。(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