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98 最帅的那只蝉

198 最帅的那只蝉

    “好了,妈,别再买了,够了。这都够我们吃好几天了,怎么买这么多啊?”薄荷无奈的看了看自己手中提着的袋子,又看母亲白合手中提着的袋子还有杰森手中的五个袋子,里面全部装满了做饭要用的素材。

    杰森办事效率很高,一羽前天便已经去教育机构治疗,所以今天才是他们三个人出来逛街。薄荷手里提的东西就是两个茄子,还是她坚持要提白合他们才给了她。而杰森就比较可怜了,因为是男人又比较绅士,所以五个袋子里全部都装满了东西,就这样杰森还一脸笑盈盈的跟着她们母女二人毫无怨言。

    “够什么啊!这才能做几个菜而已,我今天一定要大展身手给你们看看。”白合不顾薄荷的阻挠,还在准备着蔬菜沙拉要用的食材,薄荷叹了口气,看着一脸喜滋滋的白合不忍扫兴的道:“妈,你该不会……想给一凡准备生日晚餐吧?”

    一大早薄荷就被拉起来,先跟着做有氧运动,简单的体操和瑜伽,最后还绕着院子走了近一百圈,因为母亲说孕妇要勤于散步,这样才会对胎儿好。薄荷虽然因为昨晚与湛一凡通话到半夜有些没精神更想睡觉,不过母亲的热情她根本抵挡不住,生命里更是第一次被妈妈亲自去房里揪着起床,自然也给面子的就跟着起来了。

    只不过薄荷没想到母亲吃完早餐又会如此热情的拉着自己和前来特意接他们去市场的杰森一起来购物,而且一买还会如此之多。

    “当然了!这是你和一凡在一起之后一凡的第一个生日,妈妈作为岳母当然要好好的给他准备一番了。现在你们既然不能回家,你婆婆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来找你,她要陪着你公公,所以只好我来操持啦……”

    “妈。”薄荷虽然不忍心打断母亲难得的热情,但是她作为女儿不得不提醒,“难道你忘了,一凡他也不能来找我?”

    白合一顿,扭头有些担忧的看向薄荷:“难道……今天也不行吗?”

    薄荷摇了摇头:“昨晚他就给我说了,他现在很忙,就连今天也脱不开身。”

    “真的?就连今天……也不行?”白合似乎没想到这样,原本极高的兴致就这么突然被人拽了下来,心里自然难受和失望。

    薄荷昨晚已经坦然的接受,虽然也很遗憾,但是她一向理性倒也接受了。面对母亲的失望,薄荷微微一笑上前道:“妈,你们陪我去医院体检吧?现在苗苗也三个月了,能照一照B超看看它了。”

    “苗苗?”白合愣了一下,因为薄荷叫的这个名字,不是太理解。

    薄荷咬了一下牙齿,她一时嘴快竟然把这个小名儿给念叨了出来,不过面对母亲疑惑的眼神薄荷还是颇为坦然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实……就是肚子里的这个小宝贝啦。”

    “是一凡给取得小名儿?”

    薄荷无奈的挠了挠头,白合却无奈的笑了:“也只有这个家伙。每日叫着你宝宝也没羞没臊的,现在竟然连苗苗这样的名字也敢……要不是我现在接受能力强,只怕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叫出我外孙的名字了。你们还是正经的快取个名字预备着吧。”

    “还不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薄荷笑眯眯的摸着肚子,其实‘小苗苗’这个小名儿也挺可爱的么,就是……不能想的太歪,否则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和尴尬。

    白合听说湛一凡不来自然就放弃了继续购物,回到车里将东西放下便又问杰森忙不忙,杰森自然是‘不忙’的,对他来说白合几乎已经成为他全部的目标和时间,所以送她们母女二人去医院自然是举手之劳。

    在车上白合想起名字来:“名字,自然是男孩女孩儿都想一个的好,到时候生下来是什么就叫什么了,这样总比生下来才想要好得多。不过荷儿啊,你想要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薄荷想了想还是认真的回答:“其实,我想要男孩儿。”

    “为什么?”白合有些意外,毕竟她以为自己的女儿会回‘男孩儿女孩儿都一样’这样的答案,毕竟她以为自己还是已经很了解薄荷了,没想到终究还是想错了,没想到薄荷竟然会想要一个儿子。

    薄荷的表情有些无奈:“因为……湛氏需要一个儿子。”

    白合顿了顿,有些叹息的点头:“是啊,你说得对。我记得瑶瑶家里就是只有她一个女儿吧?”

    “嗯。”薄荷点了点头,“身为豪门世家的女儿,要吃多少苦,我想我和瑶瑶一样的理解。瑶瑶可能还要好一些,因为她的爸爸妈妈还很年轻,她的爸爸妈妈也很疼她,并没有逼着她将孟氏全权掌握,让她在一点点的适应和学习。但是湛氏和孟氏不一样,湛氏在英国,而我在中国,如果生个女儿,她该怎样的辛苦,我想起来就心疼。如果生女儿,我会让她自己选择她人生的道路,到时候她很有可能选的就不是湛家,那湛家和一凡该怎么办?”

    薄荷想过很多,其实,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像母亲那样生对龙凤胎,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样的运气,她能怀上一个孩子已经很感谢了,能平平安安的生下来更是目前最大的奢望,所以她不求别的,只求一切顺利。

    但如果真的生下一个女儿也就是他们的命运,她并不会觉得不好,只是打从心里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个能吃苦,而不是吃起苦来让她万般心疼的孩子。

    到了医院,杰森去帮忙办手续,薄荷将从中国带来的体检表从衣服拿出来交给白合看。因为白合也做过母亲,所以能轻而易举的看懂上面的数据,从数据看来薄荷的身体的确还算正常,所以白合也就放心了。

    不一会儿就轮到了薄荷,白合扶着薄荷去B超室,杰森没什么顾忌也就跟着进去了,薄荷也把杰森当做了自己人,所以对于杰森不避嫌的举动她也觉得没什么。于是杰森和白合排排坐在薄荷的床边期待的一同望着即将出现小宝贝的屏幕,薄荷也有些紧张的盯着屏幕,当肚子里冰冰凉凉有东西开始滑动的时候,薄荷终于看见屏幕上出现一团黑黑的东西。

    薄荷看不懂,白合却激动了,就连一旁的基森也满脸的喜色还连连赞道:“Oh,sogood!”

    “荷儿,你快看……”

    看?看哪儿啊?屏幕上难道不是一团黑黑的东西在那里一跳一跳?

    薄荷寒蝉若冰,为什么她看不懂哪里是什么?最后听着医生的解释,薄荷才总算渐渐的看懂了,原来哪里应该是头,哪里应该是手,哪里应该是心脏,看着看着薄荷的内心滋生了一种神奇的感觉,那就是……这就是我和一凡的孩子啊?我们俩的结晶就在眼前。不过,目前只有一个大概的人形,所以根本看不到那些所谓的头脚,只知晓了大概位置而已。但薄荷还是很激动很开心,后来越看越觉得像,越看越觉得那就是一个孩子了。

    虽然才你五厘米左右,但是薄荷拿到B超照还是非常开心,这一次能非常准确的就知道她的孩子在哪里。小心翼翼的收好B超照,从医院出来薄荷才有了切实感,看到了孩子才真正的感觉,原来自己的肚子里真的有个小生命啊,原来自己真的要做妈妈了。

    “开心吗?”上了车准备回去的时候白合微笑着问。

    薄荷点头:“嗯。感觉……很神奇。”

    “神奇?”

    “嗯。生命,原来是这样的妙不可言。从前,我总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自己,我是一个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已。但是如今有了妈妈,有了一凡,还有了肚子里的宝贝,让我觉得,原来我真的不孤独,生命也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独体,还有我的源地,还有的延续。妈妈,我感觉我一直活着,不管是从前还是未来,我都是活着的。”

    白合很开心薄荷有了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想法总是积极而又快乐的。

    虽然湛一凡不能过来让薄荷陪着他过生日,但是白合已经买了那么多菜就没有浪费的理由,于是回到家就开始准备午餐,拿出大半的菜准备给薄荷和杰森准备一顿大餐。只是做到一半白合才发现家里竟然没有白糖,薄荷不想打扰杰森和妈妈独处钻厨房的时间便主动提议自己去买白糖,反正离他们家不过五十米的地方就有一个超市,什么都有,白合走的近白合也放心。

    薄荷揣了几英镑便出门了,一路慢慢的走到超市,在超市里选好白砂糖出来付款,店老板原本正在看电视听新闻,因为薄荷付款所以庞大的身躯一站起来薄荷便瞧见了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报财经新闻,不过又是一些经济界的浮动。突然,画面一闪,电视上出现了薄荷几日没见到的人。

    湛一凡还是那样的精神奕奕,薄荷看着他一切安好微微的笑了笑,只是画面突然一转,切到了他身边的人,薄荷除了看见杰克之外还看到查尔。湛一凡让查尔曝光了?湛一凡并不会让查尔轻易曝光,这么做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只有查尔才能保证他的安全,所以他现在真的处在非常危险的境地,难道是珀西欲对他也意图不轨?画面再继续切换,薄荷眼神猛地一顿,她看见了……那个菲碧。

    薄荷抿了抿唇,她知道现在湛氏继续菲碧这样的一角色,她出现在湛氏就会让外界毫不怀疑湛氏的经济实力,也会让人对湛氏的未来更加充满期待,各种投资向只会更蓬勃欲展。更何况孟珺瑶也在,她还站在那菲碧和湛一凡的中间,像是特意的隔开二人,所以薄荷完全没必要再乱想。

    “嘿,小姐?”等待薄荷付款的老板突然大声,薄荷知道是自己看的出神了,立即将钱付给老板。老板收了钱便转身继续看自己的电视,薄荷也没有立即提着东西回去,而是继续站在柜台前往旁边侧了一些继续看着还在播报的新闻。

    似乎是湛一凡正在参加什么公益发布会,携着众人参加,而他的到来引起新闻记者们一波的浪潮,此刻新闻已经切换到采访湛一凡的部分,薄荷单手摸着小腹心里默想:“小苗苗,那是爸爸,看见了吗?想他不?”

    “据悉今天是湛氏国际总裁您的生日,首先祝您生日快乐!请问您会怎么给自己过生日?我们知道您的夫人在遥远的中国,请问她有打算过来给您过生日吗?”

    “她有她自己的事业,说实话,我也很期盼夫人能亲自过来给我过生日,但现实往往就是让人无奈的?谢谢大家的关心和祝福。”

    “哦,如此遗憾。不过我相信湛夫人一定也在祝福你生日快乐。”

    “是,她的确是第一个给我说生日快乐的人。”

    “真是甜蜜的婚姻生活,不知道这段婚姻生活给湛先生带来了什么?湛氏国际在您和您夫人结婚之后大举进攻了亚洲市场,并且有了良好的成绩,而且据悉你现在的重心都放在了亚洲,并且收购了几家公司,请问你接下来的计划和打算是什么呢?”

    “我的商业板块的确在扩神和延展,湛氏国际将不再满足于娱乐王国的称号,大举进军别的商业范畴将是我们下一个目标。谢谢。”

    似乎已经不愿意再多说,放出一条线,要钓的大鱼还在水里,愿者上钩。薄荷竟然有些懂的他此刻的意图,而新闻也终于便换到了别人,旁边又有人来结账薄荷才提着袋子悠悠的离开。

    整个过程薄荷并没有瞧见那菲碧和一凡有过任何的接触,亏了瑶瑶在中间站着,大多时候还挡住了菲碧的镜头。薄荷想起瑶瑶说的话,相信她说的觉得除了她孟珺瑶自己,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薄荷才配得上湛一凡。

    虽然与薄荷预想中给湛一凡过的生日完全不一样,但是他就连今天都还在新闻上保护着她已经来到伦敦的秘密,所以薄荷心中已经完全没了失望和遗憾,能如此的望着……已经是大幸。

    *

    “妈,我睡了。”吃了饭看了会儿电视薄荷就觉得有些累了,放开怀里的一羽便站起来道。

    白合这几天都在陪着薄荷,并没有去疗养院住着,她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而且每日都有照着做瑜伽,也会在下午回疗养院做一些治疗,药也在吃,所以在家里陪着薄荷几乎不是问题,就是辛苦了杰森每天来来去去的送,所以白合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再买辆车,只是她是中国人,签证当初签了一年,也不知道办驾照不能不能顺利。

    白合听薄荷自己说累了便立即将一羽抱过去,薄荷摸摸一羽的头:“让妈妈今天晚上带你睡觉,乖啊。”

    一羽瞅着薄荷没说话,薄荷觉得特别瞌睡和白合说了晚安便自己上楼了。

    薄荷洗漱完了躺在床上,拿出手机不知道该给谁发短信消遣一下时光。不知道王玉林结了婚之后过得怎么样?不知道以为的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薄荷这些天并没有瞧见有力,应该是回去了吧?醇儿的工作还顺利吗?是不是依旧没心没肺,这些丫头都不知道给自己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但薄荷自己心里清楚,她只是在等那个最期盼的人,她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好像已经完全依附了湛一凡,但是却连个电话也不知道该不该给他打过去,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贸然的打过去会不会打搅他的工作。薄荷宁愿自己此刻也在忙碌工作,那样至少不会太想念湛一凡,以至于快没了自我。

    薄过了一会儿还是不知道该给谁打个电话便将电话关机扔到了一边远远的去,自己则开始数山羊准备入睡。

    也许是真的累了,很快薄荷便沉入了梦想,就是睡得不太踏实。睡梦中,似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有些嘈杂,但是薄荷挣扎着没醒过来,在睡梦中继续着做梦的场景,她和湛一凡两个人站在草坪里,周围有很多人但是都不认识他们,他们在放风筝,他们在钓鱼,他们在骑自行车,真的好开心的感觉……

    “宝宝。”湛一凡总是那样温柔的唤着自己,薄荷每一次都会不由自主的勾起唇角,觉得嘴里甜甜的……有些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薄荷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的嘴里怎么好像有什么东西?

    忍不住的拌了拌嘴又吸了吸,薄荷的舌头突然一痛,感觉好像被人吸住,而且还是非常用力的在缠着吮。薄荷突然睁大眼睛,眼前一双黑的发蓝的眸子,薄荷的脑子懵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男人勾唇一笑,放开薄荷的嘴,只重重的在她嘴上亲了两下便离开,离得远了一些薄荷才看见男人的脸,呵……一定是梦做多了,不然湛一凡怎么会出现在眼前呢?

    “宝宝。”男人又温柔的低唤,薄荷睁大双眼,突然伸手捂住男人的脸,热的!而且她嘴巴现在还有被吻了的感觉……薄荷忍不住的再次狠狠咽了口口水,瞪着眼前的人有些不可置信的试问:“一、一凡?”

    “嗯?”男人轻声且温柔的答应,并也伸手捂住薄荷的脸颊,弯腰又靠近过来,温热的气息洒在薄荷的脸上,那么的真实而又亲密。

    “真的是你?”薄荷有些激动的望着眼前的人,他不是说……他不能来么!?他不是说,他现在时间很紧张,要保护她的安全么?

    湛一凡弯了弯嘴角,弯腰将薄荷抱进怀里,低头在她的脖子上用力的吸了一口,大手来到薄荷的小腹处轻柔的抚摸了两下才道:“当然是你的丈夫,一凡。还是你肚子里那根小苗苗的爸爸。”

    薄荷渐渐的清醒了过来,感觉到湛一凡真的就近在咫尺,感觉到她是真的回来了,顿时开心的瞌睡也没了,伸开手臂便紧紧的抱着湛一凡的脖子:“你终于来了!”

    薄荷从前最鄙视的就是完全依附男人的女人,她觉得那样的女人每日呆在家里等着丈夫的归来,每日怨妇似的只想着自己的丈夫,没了自我的只有自己丈夫的世界而失去了自我。但她没想过终有一日自己也会变成这样,整日的等着湛一凡想着湛一凡,即便知道他不可能回来,却还是想着念着,原来终有一日她也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活脱脱一个小女人了!

    想到这里薄荷便有些气恼,伸手一把又将湛一凡推开了去。

    “怎么了?”被推开的湛一凡立即又弯腰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薄荷那张气哼哼的小脸:“生气了?”

    “想当初,我也算是个女强人吧?”薄荷哀怨的瞪着湛一凡。

    “嗯哼,我的宝宝一直是个拔尖儿的女人。”这也是湛一凡最喜欢她的地方,总是那样顽强,有着顽强生命力,什么都不服输什么都能做好,偏偏又让他心疼的要命的女人。

    “可是现在我好像变成了一个傻傻的小女人,整日的呆在家里等着丈夫归来的怨妇。我都觉得我不是我自己了,好像失去了魅力,失去了自我,是不是?”暂时失去工作的她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生活的重心,整日无所事事的除了看电视就是散步,然后就是看书,太悠闲的生活一点儿也不适合她的性格,她的生命里一直都是绷紧了神经的去干每一件事,无论学习还是工作或者生活,都很少这样完全放松下来自由自在的一个人过,所以她觉得很不习惯也很迷茫。

    湛一凡沉默的摸着薄荷的脸,不停的摩挲着,就像在摸着一件至真的珍宝。低头,细细的从薄荷的额头开始亲吻,吻过额头吻眼睛,吻过眼睛吻鼻尖,吻过鼻尖吻唇瓣,最后来到下巴,轻轻的吮了吮湛一凡才抬头将薄荷复抱进怀里。

    “我的宝宝一直都是最棒的。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这一次薄荷没有挣扎,而是乖乖的呆在湛一凡的怀里。

    “你暂时失去工作的事,是我料得到的。其实,我倒挺愿意你暂时休息休息,希望你能去白阳镇,那里很适合你养养身子,有舅舅他们罩着还有我派的保镖,就算泊西他们再怎么想也伤害不了,我这边做任何事也就没了顾忌。但是我没想过你在其中受的委屈,即便你能处理的好,但是怀了孩子的你还能承受这一切吗?我不在身边,你又要保护孩子,情绪又容易波动,我现在想来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宝宝,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是我不好。我不是个好丈夫。”

    湛一凡的怀抱越来越紧,薄荷这才知道他究竟有多么内疚。心里所忍受的那些委屈终于也渐渐的消散,什么怨妇,什么小女人,她都觉得不在乎了。原来这就是爱情?能让人变傻,变笨,变蠢的爱情和婚姻啊……

    “一凡,我不怪你。”薄荷俯在湛一凡耳边低声道,她是真的不怪湛一凡,作为妻子那是她应该承受的。她也知道,她这段时间脾气怪了些,不如从前那样冷静理智的能够考虑任何一件事,仿佛是因为怀孕性子真的变了不少,但是她对湛一凡的感情绝对从未变过,哪怕薄氏被湛氏收购,哪怕所有的舆论都向她压来。

    湛一凡却不说话,两个人只紧紧的抱着彼此,听着彼此的心跳,就好像已经地老天荒了似的,知道门板传来有些迟疑的敲响,薄荷抬头望去,看见是母亲白合便立即将湛一凡推开,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湛一凡倒是完全没事儿人似的,自己理了理衣服便站了起来,并转身恭恭敬敬面无表情的轻唤:“妈。”

    白合微微笑道:“蛋糕在楼下,你们两个自己下去吧,我先睡了啊。”

    “妈,哪里来的蛋糕啊?”薄荷根本没买蛋糕,也没有自己做,因为她以为湛一凡真的不来了。

    “我买来的。”湛一凡低头温柔的看着薄荷。

    薄荷怪异的看着他,哪有人过生日给自己买生日蛋糕的,听起来怎么就觉得有些可怜呢?

    “那……下次我再做一个弥补你!”反正如今的薄荷也学会做蛋糕了,而且下一次一定要给湛一凡亲自做一桌饭菜弥补她。

    “好。”湛一凡摸摸薄荷的头,伸手过来拉她,“来吧,我们起床。”

    白合指了指墙上的时钟,薄荷扭头一看,竟然已经十一点半了。

    “哎呀,只有半个小时后你的生日就该结束了。”薄荷立即没再迟疑的将手交给湛一凡起床,白合微笑着离开,薄荷下床就听到白合关门的声音。

    薄荷很感谢母亲能将一楼留给他们两个,还在这个时候提醒他们。

    湛一凡牵着薄荷的手下楼,薄荷这才注意到湛一凡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他自己的便问:“你这是哪里的衣服?”

    “查尔找给我的。”

    “查尔?”

    “嗯,在保镖哪里找了一套和我身形相似的保镖的衣服。”

    “啊?”薄荷惊讶的张大嘴,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现在应该在公司加班。”

    “嗯?”

    “但是真正的我在这里,明白了吗?”湛一凡微微笑着伸手刮了刮薄荷的鼻子,薄荷明白了,他和保镖交换了身份,那个假的他在公司,而真正的他却在自己这里!

    “你玩儿的是金蝉脱壳!”薄荷开心的拉着湛一凡总结道,不过也体会到他真的很不容易,如果不是真的危险他怎么会这么做,但是他却甘愿冒着危险也来见自己。

    “那我一定是最帅的那只蝉。”

    薄荷哭笑不得:“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了自恋。”

    湛一凡但笑不语,拉着薄荷的手很快就下了楼,两个人到厨房旁边的小圆桌坐下,薄荷拆开蛋糕。可是蛋糕已经被摇的有些变型,上面是奶油做的一片片的绿叶子,别的蛋糕都是花儿和动物,他怎么就做了一片片的叶子?而且看起来还有些熟悉……

    “来的太急,还是摇的有些变型了。”湛一凡拿出拉住插了四根上去,薄荷却微笑着指着那些叶子,实在好奇的问:“那这些是什么?为什么不雕刻些花儿动物或者放些水果也好啊。水果蛋糕也好吃嘛……”薄荷虽然不喜欢吃蛋糕,但是水果蛋糕却还是不错的,而且她最会做的也是水果蛋糕,当初给舅舅做的那个蛋糕也是水果的。

    “因为,”湛一凡伸手剜了一片奶油叶子在手指上放进他自己的嘴里吮了一口,吞下才笑笑道,“这些是薄荷叶子啊。”

    薄荷叶子!?薄荷一脸怪异的看着这有些变了形的蛋糕,看起来好像……真的是薄荷叶子的!?湛一凡……竟然花的是这样的心思,他是想把自己吃进肚子里么!?

    虽然哭笑不得,不过薄荷自己也沾了一点儿尝了尝。只是这味道,薄荷只吃了一口就险些吐出来,伸出舌头有些无奈的看着湛一凡:“那你也没必要做出薄荷味道的啊。好难吃……”

    湛一凡突然爬起上身,弯腰便吻住薄荷,两个人唇齿间荡漾着有些清凉的薄荷味还夹杂有奶油的味道,虽然依然觉得怪怪的,但是却也感觉到了丝丝的甜蜜。也许是相信母亲不会在这个时候下楼来,所以薄荷的单子也大了些,伸手主动的缠上湛一凡的肩,原本的浅吻渐渐的变成了深吻,直到薄荷觉得有些呼吸不畅才主动退开了自己的头。

    湛一凡追过来又亲了薄荷几下,很是依依不舍,薄荷立即放开湛一凡并将他推远了一些,自己低头开始点蜡烛:“你去关灯,我们许愿。”

    湛一凡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乖乖的去关了灯。

    四根蜡烛,代表着湛一凡的三十四岁。

    薄荷微笑的看着湛一凡走回来,自己已经秉起双手并催促道:“快许愿。”

    “不给唱生日快乐歌?”

    薄荷抿了抿唇便轻轻的唱了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我亲爱的一凡,祝你生日快乐!”薄荷的声音清丽,唱起歌来还不错,而且还主动的改了歌词,感动的湛一凡又摸了摸她的脸,一个晚上都调戏不停。

    薄荷拿开湛一凡不肯罢休似的手再次催促道:“快啊,快许愿。”

    “好。”湛一凡握住双手低头认真许愿,薄荷在对面看着他,三秒钟后湛一凡才抬头两个人对视一眼一同吹灭蜡烛。

    薄荷鼓掌,湛一凡却站起来道:“你别动,我去开灯。”

    薄荷在原处等着,等房间亮了湛一凡再回来,刚刚坐下薄荷便突然伸手并在湛一凡的脸上抹了一把。湛一凡顿了一下,薄荷坏坏的笑:“抹蛋糕,才好玩儿。”

    “小坏蛋,”湛一凡眯了眯双眸,“学坏了啊。”

    薄荷嘻然一笑,主动的将脸伸出去:“那你也可以给我抹啊。”

    “好啊。我们来玩个游戏。”

    “好。你说怎么玩儿。”

    “谁抹的蛋糕,谁就得负责把它吃掉。”

    薄荷一听变了脸色,指了指彼此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说……我们彼此身上……?”

    湛一凡一脸正色的点头,就像在叙述一件公事似的:“嗯哼。而且还不许擦,只能吃。”

    薄荷咬了咬唇,就知道湛一凡一肚子坏水,自己摸了蛋糕却反倒掉进了他的陷阱!但是今天是他的生日,她又不能拒绝,薄荷觉得自己凌乱了。

    “那……那好吧。”

    薄荷刚刚答应湛一凡便伸手剜了一块蛋糕抹在薄荷的嘴唇上,从嘴唇到脸颊,整个横面都被湛一凡抹上了蛋糕。

    “湛一凡!”薄荷有些哭笑不得,她这算不算是自食其果?

    “嗯?该你了。”湛一凡抹完第一次便主动的献上自己的脸。

    薄荷就知道湛一凡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嘴,没想到他果真给自己摸了那么多。亏了自己第一次只抹在他的脸上,那第二次……薄荷忽然坏笑,伸手剜了一块蛋糕便摸向湛一凡的脖子。手指还似有似无的触碰过湛一凡的喉结处,惹得湛一凡的喉结上下的滑动不停的咽着口水,薄荷低头坏坏的笑,然后正经的缩回自己的手来端坐等着湛一凡的第二次做坏。

    湛一凡第二次将蛋糕也抹在薄荷的脖子上。

    薄荷第三次不知道该将蛋糕抹在湛一凡的哪里了,犹豫了半响还是将蛋糕抹在湛一凡的耳朵上,反正等下他肯定是要洗了澡再走的,那弄脏了头发也就没什么了。

    薄荷以为湛一凡也会只抹在自己的耳朵上,谁知道湛一凡最后用手指剜了快半个拳头那么大一坨,几乎五根手指都帮忙了,薄荷这一看吓得浑身一颤,突然有些明白湛一凡这一次会在自己哪里下手……薄荷想也没想就捂住自己的胸口:“不行,我这衣服不能毁了。”万一他真的抹在自己胸口上,那她这衣服还能洗干净么?虽然只是一件睡衣,但是对于湛一凡的心思薄荷却是非常了解的,那么多的蛋糕不是抹在她胸口上还能抹在哪里?

    湛一凡对于薄荷这么直接的反映也不意外,他的宝宝本就聪明,会猜到他的这步动作本就是在自然反应之内。只是,她说不,他就不抹了吗?那甜蜜的柔软,他今晚是吃定了。

    勾唇淡淡的笑了笑十分镇定的道:“我不弄脏你衣服。”

    “我不信……”因为薄荷十分的确定湛一凡的双眼正透出‘色狼’一般的光芒。

    “宝宝,你不信我,总该信你肚子里那小苗苗的爸爸吧?”

    这话……有什么意义?难道小苗苗的爸爸能不是他?

    薄荷还是坚持,湛一凡伸出另一只手,二话不说扣住薄荷的后脑勺便低头先去吃她嘴上和脸上的蛋糕。

    薄荷唔了一声,紧紧的蹙着眉,紧张的感觉到湛一凡真的在吃她脸上的蛋糕,先是舔食,后来便嘴唇和舌头一起用工,并没有乘机吻她。吃完嘴上和脸上湛一凡又顺着往下继续吃薄荷脖子上的蛋糕,薄荷只能仰起头,有些喘息而又紧张的拉着湛一凡的胳膊,蛋糕抹在了他的西装上也顾不得了,孕妇既是不能动的,也是极其敏感的。

    放开薄荷时,湛一凡便低头微笑的看向薄荷的胸口,薄荷觉得有些凉,低头一看顿时吓住。

    薄荷的睡裙领口很低也宽松,而且她又很瘦弱,想要拉住肩两边的衣服往下拉,那是最容易的事,而且还会顺便捆住她的手臂轻松活动,而此刻湛一凡已经趁着吃薄荷脸上和脖子上蛋糕的空挡将她的睡裙拉了下来,并且将手上的蛋糕已经全部抹在了她的雪白兔子上……

    薄荷哭笑不得,伸手捶着湛一凡:“你还真的这样做了!?”

    “乖,我们该上去相拥彼此了。”

    “我才不要享用你……”薄荷总觉得自己被湛一凡算计的干干净净了,而且今天晚上她总觉得自己也很危险。毕竟她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了,湛一凡并不是笨蛋,如果他想要自己,她能不给吗?可是她还是担心肚子里的孩子。

    就在薄荷复杂的想着更深远的问题时,湛一凡已经坏笑着靠近:“那我就把脸上的蛋糕蹭向你……”说着视线开始往下睇,目光很明确的落在薄荷的腿间。

    薄荷羞红了脸,伸手一拳头锤在湛一凡的肩上:“讨厌啦。”

    湛一凡笑着起身绕过桌子走到薄荷面前弯腰将薄荷一把抱了起来并快速的向楼上走去。

    “关灯……”薄荷提醒,湛一凡便走到开关处,薄荷则配合的关了灯,摸着黑湛一凡也快速的将薄荷抱上楼梯,迅速的进了房间关了门,开始享用他的薄荷甜品大餐。

    自然,也会献上自己让薄荷享用才是。(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