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96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爱

196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爱

    白合怔了怔,看着薄荷竟没说话。

    但沉默已经是最好的答案,薄荷为自己的那个决定而感到庆幸,原来自己真的不能完全做了母亲的主。

    “那我安排安排,让你们见一面。”薄荷想,这事情也不能拖下去了,再拖下去对母亲并不好,对杰森也不公平。

    “不是的……”白合突然握住薄荷的手似乎想要解释,薄荷认真的看着她:“妈,我理解你,真的。其实他求着我很多次想要见你一面,但是都被我拒绝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其实还挺蠢的,你们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年,如果要生生的让你就断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再说,你心里也会有疑惑吧?就算要离婚,也得当着面把一些话说清楚,不然等成为遗憾就已经来不及了。”

    白合没想到薄荷会如此理解自己,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欣慰的浅笑来:“谢谢你,荷儿。妈妈的确是存在一些疑惑想要向他问清楚,但也不是非要见面的程度。也许不见面也是好的,就这样断了一辈子不好吗?”

    “可是他不愿意签字,怎么样都不愿意,他说……要见你一面,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要和他离婚。让一个人死心很容易,那就是你当着他的面签字。”薄荷知道,不管自己怎样否认,她是薄光的女儿这一事实是自己抹不去的。这么做,也许很残忍,毕竟他是爱母亲的,不然也不会做出那些疯狂的事情来,但是他的爱是那样的无耻和残忍,让母亲失去的太多太多,当爱变成一种偏执的手段,那已经不算是爱,而是一种折磨。

    白合轻轻的摩挲着薄荷的额头:“傻孩子。让你操心我的事,是我这个做妈妈的不好。如果可以,我愿意当着他的面签字,照你所说的,寻找我的自由和幸福。”

    “妈妈,是杰森的功劳吧?”薄荷很开心妈妈能这样想,刚刚从那里面出来的妈妈对一切都很退缩,现在的妈妈很开朗,脸上也常常见到笑容,就和她梦中的妈妈一样,那样的温暖却又不失她自己的温婉。

    “笨孩子,别瞎想。”白合轻轻拍了薄荷一下,薄荷吐了吐舌,就像一个调皮的女儿一样嬉笑道:“妈妈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怀疑哦。”

    白合红了一下脸:“我……我现在毕竟还是个没有离婚的女人,所以我并没有接受他。他说,就像朋友一样的相处也可以,所以我们现在只是朋友,你别再调侃我了。”

    薄荷捂了捂唇终于放过白合:“那……好吧。不过不管是普通朋友还是男朋友,妈妈只要能开心起来,我都感谢他。”

    白合温柔的摸着薄荷的头发叹息:“你啊。已经是快做妈妈的人了,有时候别再那么任性。女人,坚强是好事,但是不能总是那么强硬,偶尔也要软弱一下,让你的男人知道你需要他的保护,需要他的怀抱依靠。知道吗?”

    “妈,我知道了。”薄荷知道,她的脾气有时候是臭了些,长久以来都是湛一凡再包容着她,她并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所以她决定……不生他的气了。

    “知道就好。不过,让他来宠你就好,千万别去宠他,不然将他宠成一个大男人,受苦的还是你自己。夫妻之道说不清的,需要你自己慢慢去摩挲,毕竟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每对夫妻也不一样。但是妈妈愿意相信一凡是爱你的。”

    被妈妈的这番劝说安了心的薄荷也不再有任何的疑惑和芥蒂,既然吵架是夫妻常事,更是无法避免的,那她就直面吧,直面总比逃避好,只有直面才能解决问题。

    孟珺瑶没想到有四个人等着自己要吃饭,所以手里带的那一点儿食物肯定是不够的。不过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之后还是礼貌的先向白合和杰森问候,再摸了摸一羽的脑袋并道:“一羽好像长高了啊。”

    白合见着有人来陪着薄荷了便主动站起来道:“我还是先带一羽出去走一走散散心,顺便看看房子的事。你们两个先聊着,我晚点儿再来。”

    “妈,你注意安全。”

    薄荷也不想自己和孟珺瑶的谈话让母亲听见去了多想。

    “好,我知道。”白合微微笑着与孟珺瑶到了招呼便拉着一羽和杰森离开了。

    孟珺瑶确认白合和杰森离开之后才快步走来并将手里的食物放在床桌上,一边将食物往外拿一边笑道:“看来这个杰森院长已经被你妈妈俘虏了。”

    “瑶瑶。”薄荷不希望别人开她妈妈的玩笑。

    孟珺瑶耸了耸肩也不生气,东西全部拿出来之后孟珺瑶便坐在床尾,并将筷子递给薄荷:“喏,我特意去中国餐馆买的。”

    薄荷并不想吃,但是眼前有粥还有一些小素材,到总比伦敦医院里的那些食物要吸引薄荷一些。

    “快吃吧,”孟珺瑶将已将变温热的粥推到薄荷跟前,“是一凡哥哥告诉我你得了肠胃炎和阑尾炎,让我弄些清淡的给你吃的。”

    “他知道你要过来?”

    孟珺瑶点头:“嗯。我开完会急匆匆的就要走不小心撞到他了,他问我要做什么去,我就老实说了。”

    薄荷顿了顿:“那……他呢?”

    “还在公司忙啊。欸,你该不会以为他真的很闲吧?我只不过是去当个盟友,比他轻松多了。”孟珺瑶说着自己便吃了起来,说实在的,这些餐馆做的菜虽然不咋的,但是她还是能吃的下去,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的肚子真的饿了。

    薄荷笑了笑,是啊,湛一凡很忙,所以根本不可能像瑶瑶这样一开完会就来看自己。

    薄荷拿起筷子也缓然的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就没什么胃口了,放下筷子便只看着孟珺瑶吃。孟珺瑶虽然饿,但如果和自己一起吃饭的人只看着自己并不吃就会让她食不知味,而且吃着还难以下咽。叹了口气,罢了筷子孟珺瑶抬头看着有些愤怒:“你是故意的吧?不想让我好生的吃顿饭。”

    “你吃啊,我只是不饿。”薄荷是真的不想吃,胃口不高。

    “嘁。一凡哥哥肯定是不想看你这个样子所以才不想来的。”

    薄荷微微一愣,孟珺瑶立即乐哉呵呵的道:“欸,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他是这样的吧?原来你真的在担心他会不会厌倦你啊!”

    “别开玩笑。”薄荷有些尴尬的笑道。怎么可能呢?湛一凡是爱她的,薄荷告诉自己,不仅她自己这样认为,妈妈婆婆都这样认为,不是吗?

    孟珺瑶耸了耸肩再一次转移话题:“既然你如此食不下咽,那我就告诉你关于那个菲碧的事吧。”

    薄荷立即坐直身子正色道:“你说。”

    孟珺瑶勾了勾唇角,还说不是,她看明明就是在乎的很呢。

    不过,虽然有些取笑薄荷,孟珺瑶还是很快摆正了态度并认真道:“我可告诉你啊,这个菲碧不像我,我当初执著的喜欢一凡哥哥,我就会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不会藏着心眼儿假装不是,而且一凡哥哥也确确实实只把我当做妹妹,对我没有半丝男女之情。”如今的孟珺瑶已经能坦然对薄荷这个曾经的情敌说出这些话,可见心里是多么的坦荡荡。其实她一直都是如此坦荡,薄荷要不是认识到这一天也不会和孟珺瑶关系变得如此密切。

    “但是那个菲碧就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薄荷隐隐的又不安起来,难道这个菲碧也喜欢一凡?还是……一凡对她也有特别之处?薄荷立即摇头否决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这个菲碧看似端庄温婉,但是她一定喜欢一凡哥哥。就算她装的再像也是瞒不过我眼睛的,别忘了我可是个老手,当初我怎么看一凡哥哥我就连闭着眼睛都想得出自己的模样。所以,这个女人即便隐藏的再好,但是一凡哥哥没有看她的时候,她眼底的表露可是被我抓的一清二楚的。”

    薄荷咽了咽口水,一凡本就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多少女人飞蛾扑火她不是不知道,但是一凡一向都处理的很好,就好比瑶瑶,即便瑶瑶爱他爱的认真又辛苦,但是他的态度非常认真,瑶瑶认清了他的态度和感情自然也就放弃了。可是这个菲碧,让薄荷不得不担忧起来,因为一凡陪她喂鸽子了,又照瑶瑶所说,这个菲碧是喜欢一凡的,根本就不用怀疑了。早上她在自己病房时说的那句要陪着一凡回去的话就已经引得薄荷心里不快而且怀疑,现在孟珺瑶如此说来薄荷便明白了,这个菲碧喜欢一凡但是还装作自己是不喜欢的?

    “她为什么要在一凡面前装作不喜欢?”

    “你以为人人都像我这么笨表现的那么直白啊?”孟珺瑶不由得白了薄荷一眼,“一凡哥哥最反感的就是女人抱着明确的目的靠近她,我要不是他青梅竹马又是孟家的女儿他早就把我给pass了。别的女人再装一凡哥哥也能一两眼就看透,但这个菲碧很是了解一凡哥哥,她当然不会那么傻了,十一年前就差点儿骗到了一凡哥哥,可见她的功力是如何的高深啊!她不装?呵,不装傻碧她怎么可能让一凡哥哥陪着她去喂了鸽子。”孟珺瑶几声冷笑,句句话里都是对那菲碧的不满。

    薄荷当然从孟珺瑶说的话里听出一句自己不得不在乎而且至关重要的信息来。

    “你说,十一年前?”而且还很是了解一凡,什么意思!?

    孟珺瑶叹了口气:“看来一凡哥哥是真的没和你说过这件事了?”

    薄荷蹙了蹙眉,仔细回想了一下,十一年前湛一凡二十二岁……他二十二岁那年差点儿和一个女人交往?

    “他说过……因为我婆婆对他从小耳提面命的要娶我为妻,所以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只有二十二岁那年,因为骨子里的那股叛逆精神所以当时险些和一个女人交往。”

    孟珺瑶没想到湛一凡连这都向薄荷招了,自己便也没什么顾忌的道:“你都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多么感谢你的存在。不管一凡哥哥能不能见到你并娶你为妻,但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感谢你。要不是因为伯母一直惦记了你二十几年,所以当时把他的蠢蠢欲动狠狠的收拾了一顿,那个菲碧恐怕现在就不只是陪他喂鸽子的女人了,而是那所谓的前女友!”

    薄荷心里一顿,从前她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心里也想过一凡当时准备交往的人是谁呢?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个女人就是菲碧!就算瑶瑶也这样说,是他的蠢蠢欲动而已,但总有那么一个女人给了他欲动过的想法。现在明白了,这个菲碧的角色并不是普通的路人甲乙丙定,而是他曾经预备交往的女人,薄荷心里难免惆怅和失落。不过,薄荷很快又清醒,自己不也喜欢过容子华吗?更何况,湛一凡并不一定就是喜欢过那个菲碧,她告诉自己暂时不要多想,要相信湛一凡。

    “那,她怎么突然又出现了?”

    “这个菲碧她妈妈是珠宝设计师,至于她爸爸是谁我一直不清楚。她出身教育都不错,现在她也才三十一岁便是一家银行里的经理,年纪轻轻也算有担当。半个月前发生的大事你也是知道,是她自己突然找上门并说可以和我们合作,一凡哥哥和她是旧识,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盟友,所以接受了她的合作条件。但我就知道这女人没安好心思,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还没放弃一凡哥哥,竟然还约一凡哥哥去喂鸽子!但我想一凡哥哥会陪她去……应该也是有原因的,你先别瞎想,自己问问他。”

    薄荷冷冷一笑,摇了摇头往床上一趟:“我累了。”她现在什么都不想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蒙头大睡,希望醒过来自己还在中国家里的大床上,一切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下午还有事情要忙。”

    “嗯。”薄荷淡淡的回答。

    孟珺瑶叹了口气,她看得出来,薄荷似乎和一凡哥哥发生什么事了,不然薄荷的情绪不会这样反常低落。突然有些后悔,是不是不该说这些的?

    “那……我走了?”孟珺瑶收拾好东西轻声道。

    “瑶瑶,谢谢你。”薄荷真挚的向孟珺瑶微微一笑表示谢意,孟珺瑶反倒局促了:“哎呀,反正……我希望你和一凡哥哥能好好的。如果说我这辈子都不能和一凡哥哥在一起的话,那么我希望那个能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是你,也只能是你,知道吗?你自己加油。”

    薄荷点了点头,孟珺瑶挥了挥手提着没吃完的食物离开了。

    薄荷缓缓的叹了口气,菲碧……菲碧。这个女人在一凡心里就只是合作伙伴吧?毕竟都过去十一年了,又不是前女友的关系,一凡也说过了,十一年前他就并不是喜欢那个人,只是叛逆而已……

    但是为什么这么烦躁呢?

    *

    薄荷迷迷糊糊的竟然真的睡着,再次醒来时只听到一阵细碎的‘簌簌’声。薄荷脑子里渐渐的清醒,不过眼睛并未睁开,只是安静的躺在床上听着那声音。隐隐的仿佛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并不是杰森之前带来的那两只白合,而是……让薄荷闻着觉得有些奇怪的香味。

    薄荷轻轻的将眼睛眯成一条缝隙,遥遥的望去,只见一个金发女人身姿窈窕修长,从背影看,屁股颇为丰满,但是气质比较温婉。薄荷心里已经明了,这个女人是菲碧。金头发的女人还来看自己,除了菲碧还有别的人吗?

    她怎么来了?杰森送的花插在花瓶里,百合能凝神有助于孕妇睡眠,但是也不能过多枝,因为花香太浓会容易造成孕妇头痛、恶心、呕吐的**,并且会容易造成早产。薄荷自知身子单薄,在刚刚得知有了身孕便去书店买了十几本书回来,书里面便提到孕妇能不能闻见花香。杰森自己是医生,所以他知道两枝白合对薄荷只会有益无害。但这个菲碧也送花顿时就把房间的花香味增浓,薄荷闻了闻这味道,虽然夹杂着百合淡淡的香气,但似乎应该是……薄荷还没想到这菲碧摆弄的是什么盆栽,就又听见开门声响。

    薄荷立即闭上眼睛,并将自己的鼻子掩到被子下。

    “你怎么在这?”充满疑惑和意外的声音传来。

    是湛一凡的声音……薄荷的心狂跳了两下,是湛一凡来了。他没有食言,终究还是来了。薄荷一面欣喜一面又觉得自己像个小女生在这里期盼自己的恋人,就因为他的到来而欢喜着。

    “啊,凡!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湛一凡的声音听起来凉凉的,不如早上那么温柔:“我是她丈夫,自然要来陪她。你还送礼物了?”

    “嗯。我路过花店的时候见着它很漂亮,小小的一个盆栽,所以就想买来送给你太太。你觉得怎么样?”

    “今天是你的生日,没必要还让你送礼物。”

    这个女人的生日?所以……他会陪她喂鸽子,难道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生日?薄荷的心里释然了一点点,那为什么湛一凡不及早解释清楚?不过,好像自己也没有解释过孩子的事。

    “这是什么花?”

    菲碧一笑:“哦,我问卖花的人,说是夹竹桃。”

    薄荷突然睁开眼睛,夹竹桃!?

    薄荷望去,红红的花朵盛开在翠绿色细扁的叶子间,那样的好看。

    “你醒了?”湛一凡原本就站在床尾,瞧见薄荷突然醒来便立即走过来。

    薄荷伸手,湛一凡轻轻的将薄荷扶起来靠坐在床头,薄荷立即拉着湛一凡的手蹙眉用中文道:“一凡……”

    “你好。”薄荷的话还没说完,那菲碧便主动的走过来并打招呼问候,一脸温婉的笑容,即便比薄荷大两岁,但是保养的非常好,不得不说看起来非常的漂亮。薄荷是东方人,本来是巴掌脸,所以看起来要比西方人年轻许多,但就算是这个菲碧,她也不觉得自己比她小两岁,看起来竟无什么年岁的差距。而且,这个菲碧不仅后面丰满,就是前面……也比C罩的薄荷还要大上两个杯。

    但这并不会让薄荷觉得自卑,薄荷相信自己也有让这个女人嫉妒的地方,比如……她正握着湛一凡的手,不管他们怎么吵架,湛一凡始终都会在自己身边。

    “你好。”薄荷淡淡的回应。

    “我想……你应该还不认识我吧,我叫……”

    “我知道你叫菲碧。”薄荷冷冷的打断女人的话,她并不打算与她和善,她不喜欢这个女人,非常不喜欢,所以就算装礼貌,她也不愿意。

    湛一凡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也没有主动来介绍,所以菲碧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也许是没想到薄荷的性格会如此的爽快利落。

    “今天早上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让你们两个……”

    “菲碧。你没什么事就回去吧。”湛一凡突然打断菲碧并淡淡道。

    “那……好吧。”菲碧微微的笑了笑,并主动的向薄荷伸手:“很高兴认识你,我从凡的口中听到过很多次你的名字。”

    薄荷看了看那手,刚刚摆弄过夹竹桃……所以薄荷并没有伸过去与之相握,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对她话的承认,连个别的寒暄也没有。

    “走吧,我送你。”湛一凡松开薄荷的手缓然的站起来,菲碧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转身与湛一凡往外走去,薄荷看着菲碧的侧脸已经是满脸的笑意……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大家闺秀,完全不与自己刚刚的无礼计较。

    听到关门声薄荷便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台边拿起刚刚菲碧摆弄的盆栽片刻也没犹豫的便扔进垃圾桶里,‘碰’的一声,薄荷正要弯腰亲自将垃圾桶里的垃圾提起来,门又‘咔’的一声轻响,门口的人愣住了,屋内的薄荷也愣住了。

    菲碧和湛一凡返回来,菲碧一脸愕然的看着薄荷扔掉她送的‘礼物’,并迅速道:“湛太太,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这样吧?”

    薄荷的表情已经冷下来,淡淡的看了湛一凡一眼,湛一凡抱怀也淡淡的看着她,只要没有责怪的眼神就好。薄荷不给那菲碧任何面子,弯腰将垃圾袋系成一个死结,动作毫不迟疑。那菲碧声音里顿时充满委屈:“湛太太,你太过分了!”

    薄荷将垃圾扔到一边,并冷冷的看向湛一凡道:“下一次,让她直接给我送一斤藏红花好了!”说完便看也不看那菲碧已经变得非常难看的脸色回到床上躺着。

    “你说藏红花?”湛一凡快步的走进来,那菲碧见着湛一凡根本不维护她,脸上已经隐隐的浮现愤怒的神情,虽然很淡,但还是被薄荷捕捉到,就不信你不生气,还能压得住?

    薄荷拉起被子盖住脸,湛一凡你可千万别说不知道藏红花的药性是什么!她身体本来就弱,藏红花那样的东西和夹竹桃一样都会使她轻易流产。

    湛一凡的眼底终于浮现一抹浅浅的笑意:“宝宝,你很在乎这个孩子!”

    薄荷冷哼一声,蠢蛋,她要是不在乎,她会卧床一整天休息啊!

    湛一凡隔着被子按了按薄荷的肩,转身快步的走到角落里提起那垃圾袋并看向菲碧道:“菲碧,你真的不知道这个东西的药性吗?”

    “什么?”

    “如果我失去了孩子和我妻子对我的爱,我会恨你的。”

    薄荷的心里一甜,湛一凡,不愧我这么信任你。轻轻的拉下被子,瞧向那菲碧的侧脸,听到湛一凡的话她似乎真的很惊愕意外……还有伤心。

    “我什么也不知道,对不起。”

    薄荷以为这个菲碧会气愤的跺着脚然后离开,没想到她竟然会低头认错,薄荷觉得自己还真的不能小瞧这个菲碧,她好像和瑶瑶完全不一样,这样温柔而又知道认错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

    “你走吧。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不要来看我妻子。”一声无情的警告,听得薄荷舒心,但那菲碧却不一定了。

    薄荷望向那菲碧,看见她眼里闪过一抹隐忍和伤心,然后便飞快的上前抓过自己落下的东西然后转身快速离开。

    湛一凡静静的向薄荷望来,薄荷立即侧开自己的脸,并再一次将自己埋进被子里。湛一凡只静静的道:“我先去把这个东西扔了,你自己呆一会儿。”

    说完薄荷便只听见脚步声远去,轻轻的拉开被子,薄荷没想到这菲碧竟然会送来一盆夹竹桃,是有意而为还是真的无意?如果薄荷没有看过那些孕妇需要注意的书,闻上那么一夜,也许这个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它还那么小,它怎么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薄荷有些惴然的摸着自己的小腹,正在发呆湛一凡便回来了,还关了门。

    薄荷立即又拉上被子,听着湛一凡轻步而来的声音突然有些紧张。

    “宝宝,对不起。”湛一凡突然弯腰将薄荷抱住,薄荷呼吸一窒,怎么突然就道歉了?

    接着湛一凡一边伸手拉着薄荷头上的被子一边低声道:“先别把自己闷在里面,乖啊,听话,把被子放下来。闷坏了,对你对孩子都不好。”

    “反正我不在乎。”薄荷死死的拽着被子,突然有些赌气起来。

    “谁说的?刚刚宝宝不知道多紧张那夹竹桃呢……”

    “你说的!湛一凡就是你说的,你说我不想生下这个孩子。你走了我想一想,我觉得你说得对,我现在连伦敦都来不得,还生这个孩子做什么!?”原本也想着要软弱一下的,原本想要主动一些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的哄劝她的话到了嘴边出来却是这个样子。而且,心里还隐隐的有一股不愿意认输的气节作祟。

    湛一凡沉默了,薄荷听着那沉默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分了?他既然愿意主动认错,既然愿意主动给台阶,她为什么不顺势而下呢?就在薄荷心里也懊恼且慢慢的拉下被子时,湛一凡突然倾身而下,按着薄荷的肩便吻住了她的唇。

    “唔?”薄荷睁大眼睛,随即挣扎,现在根本不是接吻的时候啊!

    但湛一凡不管,湿热热的大舌头便钻有些鲁莽的掀开她的唇钻进她的唇齿内便开始扫荡。薄荷不敢咬,怕咬伤了他。

    但湛一凡吻得她有些窒息喘不过来气,薄荷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便伸手打他的肩,湛一凡这才放开薄荷的唇,薄荷狠狠的吸了两口气,扬起手便打在湛一凡的肩上怒吼:“你疯啦!?不知道我怀着孩子呢?万一我窒息导致孩子窒息怎么办!?”吼着吼着薄荷的眼圈便红了,真是的,不能温柔点儿吗?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刚刚的吻根本就是在向她发泄情绪。

    湛一凡的大手盖在薄荷的小腹上,温柔的摩挲,眼底也终于清晰的露出以往的温度:“我们的孩子生命力一定不会那样弱。”

    “它三个月都不到,我身子又这样,再顽强也经不起!”薄荷本来想柔弱的,但是湛一凡的这一吻又让她忍不住的发起火来,他就不能好好的和她说说话吗?

    湛一凡吻也吻过了,心里的某些想法也确定了,再也不愿意和薄荷吵下去,弯腰便将薄荷搂进怀里,并抓着她的小手往自己的胸口锤去:“你干脆把我的心掏出来算了。看看它是不是为你而跳!”

    “你……”薄荷被他这一无赖的举措弄得无语,挣扎了两下摆脱不了才停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你的到来让我欣喜却又害怕。”

    薄荷沉默不语,湛一凡侧头吻了吻她的脸颊,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我知道你在中国必定会受委屈,但是相比起这边会承受的生命危险,我更宁愿你这个时候能去白阳镇躲着,而不是到这里来与我一起承担。我以为这几天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会回白阳镇去,就算是和我赌气也不会过来。没想到你这么调皮,”说着湛一凡还在薄荷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竟然还是跑来了。而且一来就生病,生病就进医院,进医院还险些掉了孩子……而我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才知道你有孕了,你怎么能让我不气?”

    薄荷愣了,原来……他是知道的。他是知道自己在中国受委屈的,所以他才故意不打电话,就是为了把她气到白阳镇去?是,白阳镇的确是个好地方,她可以每天好吃好喝好睡的休息着,但是她满心都是他,怎么会想到白阳镇?

    薄荷终于明白了湛一凡的心思,心里的那些疑问就像一个个的气球统统爆炸消失。伸手轻轻的也回抓着湛一凡的胳膊,还是那样的有力结实,这是她的丈夫湛一凡。薄荷想到这个念头便是满心的欢喜,原本不安的心也踏实了下来。

    “我……我只想来见你,陪着你。不管是什么风雨,我都愿意。你会担心我过来,可我却担心你一个人在这里承受面对这一切。湛氏国际不是薄氏,薄氏只局限在中国,在云海市,湛氏国际却是全世界,你有多累我知道,这种时候,我只能想到你!”

    妈妈说得对,就算是感情再好的夫妻,就算再如何的信任彼此,遇到需要解释的事情也要努力的解释,不然他们怎么能知道彼此的心意呢?就算知道十分之九,但总有十分之一是不知道的,他们都不是算命师,无法猜谁一辈子!

    “笨蛋宝宝。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知道我这边的情况了,是不是瑶瑶告诉你的?我就知道那丫头现在满心的向着你。”湛一凡亲吻着薄荷的额头,捧着薄荷的脸,轻柔摩挲满眼的心疼和无奈。

    薄荷满心的温柔,终于又叫她宝宝了,听到这样熟悉而又亲昵的称呼薄荷才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突然,薄荷感觉到脸颊有些刺痛,伸手抓过湛一凡想要缩回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掌心受了伤,虽然已经没流血而且结了疤,但是这伤口一看就是新的。

    “怎么回事儿?”薄荷立即质问。

    湛一凡顿了顿才道:“早上和你吵完架心里不痛快,去停车场的时候一个巴掌排在车盖上,谁知道车盖上刚好有个石子儿……”

    薄荷一脸鄙夷的看着湛一凡:“所以,石子儿把你手给割伤了?湛一凡,你能出息点儿么?屁股是都用拳头,今天偏偏用巴掌!”

    “你个没良心的!”湛一凡没想到不仅没得到薄荷的心疼还被奚落,便忍不住的去捏薄荷的鼻子。

    薄荷立即捧着肚子大喊:“儿子,你爸爸又欺负你妈啦!”

    “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

    “不,就要生儿子!”不是薄荷有男女偏爱,而是她知道湛氏需要一个男继承人。如果是个男孩儿,背负这么大的家族也不会太累,所以她宁愿是个儿子,不想女儿来受苦。

    “好,只要是你生的,我都爱。”湛一凡现在心里满是欢喜,在开会的时候就不停的出神,脑海里只有那一个念头,那就是他的宝宝怀孕了,他的媳妇儿怀孕了,他的猫猫有了他的小崽子,怎能不激动?

    虽然在医院里没有控制情绪的和她吵了架,但是当着那二十几个等着自己做决策的各大高层时,湛一凡还是忍不住的出神好几次了,不停的想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薄荷从来没有如此坐过过山车,上一刻才在谷底转悠,这一刻又飞上了云端。那幸福的滋味如此的浓郁,只因为他的那一句话。怎么能突然这么幸福呢?她都要觉得不真实了。这些天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只为了这一刻,都是值得的。原来爱情真的能让人糊涂,能让人变傻变笨。

    “肚子怎么这么平呢?这里面真的有个小苗苗?”湛一凡不停的摸着薄荷的小腹,似乎很是好奇。总算激发了他一个做父亲的心思,从前刚结婚的时候并不急着生孩子,但是随着时间久了他便越加的想让她给自己生一个娃娃,如今种子真的在她肚子里发芽了,他真的觉得创造新生命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

    “别乱按。它还很小,三个月的时候去做B超检查就能看到它了。等你生日那天……我们去吧。”也算作是他的生日礼物。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不停的吻着她的每根手指:“宝宝,我要做爸爸了!”

    “是,你要做爸爸了!”

    “真开心!我要做爸爸了!难道你之前就是想作为我生日礼物再告诉我的?”湛一凡突然聪明的自己想到,不然他的宝宝不会只瞒着他。虽然想来很可恶,但是这也的确是他老婆做得出来的事情。

    薄荷伸出另一只手戳着湛一凡的额头不爽道:“少自作多情了。我是怕你跑回来,这边能离开你吗?”

    “我可能……真的会,就算是不眠不休也会回去。”湛一凡老实的道,想着却又突然笑了,他就知道,他的宝宝是善良的,不可能不要他们的孩子,而且,他的宝宝可真是了解他。

    “这个孩子……我不可能不要。它是我们的,又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我一定会生下来的。你竟然不懂我,气死我了!”想到他早上说的话薄荷现在还觉得有些生气,真是坏透了!

    湛一凡自我反省早上的错,结果就是,他又气又急所以才说了那些气话伤了她的心。现在想来也觉得自己是个混蛋,不顾着她的心她的身体就乱发脾气。

    “我错了。”湛一凡认识到错误便认真的道歉。

    薄荷也就是想听这一声道歉而已,听完了心里自然也就舒坦多了。当然,听完别人的道歉,她也会主动乖乖的道:“我脾气也坏,我也该和你解释的。那……那我们和解?”

    湛一凡欣喜的在薄荷的嘴上重重一吻,薄荷轻轻的捶了捶他的肩,怕他再深吻下来。

    湛一凡虽然欣喜不已,却还是想到了比较现实的问题。

    “宝宝,”湛一凡顿了顿道,“我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能陪着你。”

    薄荷看了他两眼,却闷声道:“你既然忙那你就去忙吧,我不需要人陪。”

    “不行。”湛一凡却又自己决然回道,“现在我不陪你谁陪你?”

    “那你怎么不陪那菲碧去喂鸽子!”说完薄荷就后悔了,这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嘴巴怎么那么快!?刚刚和解她可不想和他吵架!

    湛一凡竟不生气反盯着她那满是懊恼的脸蛋儿浅浅笑道:“宝宝,你吃醋了吧?从早上开始,就因为菲碧在吃醋。”(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