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90 给蔡氏的残忍

190 给蔡氏的残忍

    “薄先生。这是你和白女士的离婚协议书,白女士委托我帮她办理你们的离婚手续,所以……您请签字吧。”钱律师冷静而又公式化的话冷冰冰的大厅里响起,几乎每个人都听见了他的这句话,包括屋内正跌在地上痛哭的蔡青奕。

    薄荷冷冷的看着薄光,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或许签字,或许发怒……当着众人?薄荷可不认为他真的会这么做。

    果然,薄光的脸上闪过一抹慌乱,那样的猝不及防。

    他防不住薄荷设下的陷阱,如此的明目张胆且嚣张,竟然只为了逼他在众人面前出丑!?今晚的宴会原本已是孤掷一注,是薄老夫人与薄老爷子借着机会想要招揽投资商的机会,也是他们想要借助薄荷这个嫁出去的女儿的名声做几笔真正的买卖,没人信薄家总有人信湛氏吧?

    现在薄光确定,这些人的确是信了,她当着众人的面给了他这样一个难题,早已经盖过了他们真正的企图,他们岂能不信这一场现场直播的好戏!

    薄光盯了薄荷足足十秒才冷静了下来,缓缓的呼吸了几口气才看着她静静指控而道:“是你安排的。”

    薄荷看向钱律师,她当然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承认。

    钱律师立即又上前一步,将那白纸黑字的协议书再往薄光眼前抵了一步:“薄先生,是白女士委托我,请你别再为难我了,签字吧。”

    薄光并未接过,而是继续看着薄荷,咬着牙冷冷问:“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毕竟是你父亲。二十八年的前的恩怨纠葛你真的打算拿来逼死我吗?”

    薄荷轻佻眉梢:“薄先生言重了。我要什么薄先生很清楚。”薄荷的视线轻轻的落在薄光眼前的协议书上,她要的不过是母亲的一份儿自由,虽然这对薄光来说也许是一把利剑,但是对薄荷来说却是给母亲幸福的钥匙。

    “怎么回事啊?”

    “白女士?为什么白女士要和薄先生离婚?”

    “白女士是谁啊?”

    “听起来白女士才是薄先生的妻子,不然怎么可能离婚!”

    “但是薄夫人不是姓蔡吗?”

    “就是啊,不是蔡吗?怎么姓白了?”

    “天哪,好乱。带了个私生女回来,现在又在闹离婚,但是要离婚的夫人却又不是这一个,这薄家好乱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啊……”

    薄荷敛眸,她的目的达到一半了。

    最注重名声的薄家,今晚注定要站在风口浪尖上承受这一切,这是他们应该得到惩罚,如果说她先前还不能确定究竟要不要这么做,毕竟一起跌进万丈悬崖的人还有自己。但是经过刚刚窃听到他们在书房里的那番谈话,薄荷不再后悔也不再犹豫如此下手,她开始清楚明白,他们永远意识不到他们对别人的伤害究竟是多么的无休无止境,他们永远意识不到他们是多么的自私,也永远意识不到她薄荷究竟是拿怎样的无情在面对他们。

    今晚,他们一定要知道,他们究竟处在怎样的境地,连那最后的企图心薄荷也要无情的给他们抹杀掉。今晚,她一定要让他们明白,还妄图伤害她的母亲,还妄图白家或是湛家的财产利益,除非从她的身上踏过去!

    就在薄荷与薄光僵持着时,蔡青奕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路跌跌撞撞的拨开众人,额头上还有刚刚所受的一片乌青,身上的礼服也不再鲜艳明亮,一丝不苟的发髻也变得凌乱。

    “妈!”薄烟跟在身后追出来大喊,但蔡青奕已经什么听不进去了,此刻她的脑海里只有钱律师的那句话在反复的回荡。

    ‘白女士委托办理离婚手续’,为什么是白女士?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无法控制的情绪,她一定要弄清楚!

    蔡青奕一把夺过钱律师手中的离婚协议书,看也没有看一眼,而是颤抖的望向薄光:“这、这是什么!?”

    薄光并未看蔡青奕,连一眼都没有。

    “各位不好意思,今天的宴会……可能无法继续进行了。田妈,快点儿招待各位宾客们各自离场吧……”薄老夫人最先反应过来,立即招呼着并开始赶人。

    “再次感谢各位光临我和夫人纪念日的客人们,但今天真的算我薄家对不住了。这是家丑之事实在不易大家看见,各位请回吧。”薄老爷子也拿出自己的威严和地位厉声而道,那些原本还想看戏的众人这才一个个往外走去,不过心里却都在想,这果然是薄家的丑事啊,虽然目前他们还猜不透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是想必一定和那离婚之说还有那新出现的女孩儿有关系。

    虽然大家都依依不舍不想离开欣赏这场好戏的机会,可薄家已经放话请离,不到片刻整个客厅除了薄荷、醇儿、钱律师、薄家其余人之外,所有的客人包括佣人们都退了下去。

    “这位律师,能请你先出去吗?”薄老爷子看着还站着不动的钱律师不善的扬眉。

    “他为什么要出去?他不是还有事没办妥吗?”薄荷淡淡的回应着薄老爷子的话,也指明了钱律师今天的前来的任务,更坦明了钱律师根本就和自己是一伙的。

    薄老爷子虽然愤怒薄荷的态度,终究还是什么话没有再说,只是不停的瞅着薄荷旁边的醇儿,心里在想些什么薄荷不用猜也知道。

    蔡青奕低头颤抖的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薄光神情冷漠的侧着身子看向外面,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站在并不远的地方焦急的看着这一切,他们此刻也是满脸的疑惑,被这突然的一出弄得糊涂了。

    蔡青奕看着看着脸色开始变得铁青,再由青变绿变白,手指一松,几页纸挥挥洒洒的全部掉在了地上,蔡青奕也神情涣散一副崩溃的模样跌坐在了地上。

    薄光看着地上的那一页页纸也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怪异,因为之前被他撕过的离婚协议书根本没有这么多纸张。薄光弯腰伸手捡起一张,那是离婚协议书的确没错,再弯腰捡起另外一张,低头只看了一眼薄光便迅速的抬头长大双眼诧异的看向薄荷。

    “哦,不好意思。”钱律师看到薄荷眯眼便立即上前拿过薄光手指尖的两张纸,看了看才将那张离婚协议书递给薄光并道:“不好意思,拿错了拿错了。这一张不是离婚协议书里面的内容。”

    “那是什么?”蔡青奕面如死灰的抬头望向钱律师,“那是什么!”失声的尖叫就仿佛她此刻内心深处真正的痛楚,即便无力却还是想要清楚的知道,她刚刚看见的究竟是什么。

    薄光抬头犀利的目光狠狠的射向薄荷:“这就是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这就是你……”

    薄荷冷冷的回视,毫不认输的气势向薄光抵了回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难道是真的?难道这是真的!?”蔡青奕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抓住薄光穿着西装外套的胳膊用力的拉扯并大喊:“我刚刚看到的是不是真的!?至从我和你结婚后,蔡氏的经济一步步走向下坡路直到如今的摇摇欲坠,直到再也吐不出一块多余的金子,是不是你?这一切究竟是不是你做的!?”

    薄烟一脸惊愕的听着母亲说出这番话,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便弯腰从地上捡起还剩余的一张张纸,一张、两张、三张……几乎每张都写着薄氏怎样从蔡氏谋取利益并移走大批的资金,年复一年……蔡氏如今是个空架子,咬着牙还在那里抵抗几乎是全国人都知道的事实,但是薄烟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的背后主使者竟然……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薄光并没有回答,依然只拿鹰一般犀利的目光瞪着薄荷,薄荷冷峭一笑:“怎么,这就是你爱母亲的方式?连承认当年只是利用蔡氏的勇气也没有?”

    “你给我闭嘴!今天你闹得还不够吗?闹够了,就给我滚!”

    “你让我来我便来,你让我走我便走?”薄荷挑起眉梢冷冷一笑,转头再看向蔡青奕,表情已经变得冷若冰霜:“有什么不可信的!刚刚你们不是还商量着要从白家拿钱,就像当年骗白合一样吗?只是他们没有告诉你下半句,就像当年从蔡家取钱一眼,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蔡青奕一个激灵,脸色煞白的扭头看向薄老夫人,一声痛哭:“妈!爸!难道你们也知道这一切吗!?”

    蔡家如今没钱了,就连今晚的宴会他们也没有邀请蔡家的任何人来参加,原本她也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现在想来……蔡青奕只觉得冰寒彻骨,他们可真是无情啊,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人,不就是姓薄的吗?

    薄老夫人无言以对,当年薄光会和蔡青奕结婚的确是为了蔡家的钱和地位,不然他们怎么逼也是不可能逼着他和他并不喜欢的女人甚至讨厌的蔡青奕结婚的。可是再后来的事他们也不清楚了,毕竟他们中间有十年的时间不在家,薄氏掌权的人也变成了薄光。

    “为什么……你们好狠!”蔡青奕的双眼已经哭的通红,伴着痛哭鼻涕也流了下来,狼狈的已经完全没有那往日趾高气扬薄夫人的半点儿模样。

    薄光早就知道,事情只要被揭起一个角,那么所有的阴谋都会败露。

    “是。”薄光眯起双眼转身终于肯拿正眼瞧那个陪在自己身边二十八年的女人,甩开蔡青奕的拉扯,致使蔡青奕狼狈的退了两步,薄光也只是冷冷的瞧着并用冷而轻慢且让蔡青奕心碎的语调道:“蔡家的一切,是我夺走的,那又如何!?难道,你们蔡家不该遭受着一切吗!?”

    蔡青奕哽咽着哀怨的望着薄光再一次失控的尖叫:“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爱我!?”薄光冷笑,“蔡青奕,这些年,每一个你睡在我身边的日子,都让我觉得恶心反胃!你能忘了当年的一切,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能忘记当年我们为什么分手的原因吧?”

    蔡青奕狠狠几个退步,踉跄的跌在地上,抬头仰视着薄光,背着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即使看不清她也觉得此刻的他是那样的可怕。她真正的认识过这个男人吗?这个躺在身边几十年的男人,真的就是所以为的那个人吗?他戴着面具,他藏着心思,他隐忍着一切,她甚至说恶心?

    “当年,我们毕业。你抛下我,和别的男人共度**,你真的以为我完全不知道?你一定到今天还不明白,我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和你分手,你真以为我在和你闹别扭而已!?告诉你,那个男人是故意勾引你,我被他约到酒店的对面,我就拿着望远镜看着你被他上了一夜,你他妈真的以为我是傻子,要你这种破鞋!?”

    “不……不,阿光你听我解释,那天晚上我……我喝多了,我只是喝多了而已啊……”那不堪的夜晚被薄光这样无情且大声的宣告提及,蔡青奕觉得自己都要疯了,她的烟儿还在这里啊,公公婆婆还在这里啊,他怎么能这么做?蔡青奕爬到薄光面前,伸手死死的抱着他的腿,希望他能明白自己此刻的无力和哀求别再说了!

    薄光怎么可能放过蔡青奕?既然已经说开了,他也不想再沉默了,况且这不就是薄荷真正想看到的画面吗?他就好好的给她解释一番,他薄光是真的不屑蔡青奕这个女人,他的心究竟在哪里!

    薄光低头睨视着蔡青奕,眼梢冷峭无情的盯着她无情的问:“那你想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故意整你?”

    “为什么?”蔡青奕抬头望着薄光,完全是被他给带着进入了这个胡同,因为问完她就后悔了,更紧的抱着薄光的腿痛哭:“阿光,二十八年前的事情,你真的还要再提及吗?阿光我求你别这样……阿光……”

    薄光用力的拽着蔡青奕抱着自己腿的胳膊,用力之大让蔡青奕又痛呼出声。薄光冷冷一哼,无情的甩开蔡青奕的胳膊,既然已经说开,她再多碰他一下,他都觉得不耐烦。

    “因为,”薄光冷眼的看着被自己甩开的蔡青奕,无情的撕碎她最后的一点儿期盼:“他和我打赌,说你一定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是个不值得娶不值得我付出真心的女人。没想到他分析的都是对的,你真是下贱的让我觉得恶心!”

    “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蔡青奕崩溃的眼泪从眼眶里不停的涌下,就像是决堤的水库,湮没了她自己。

    薄荷看着哭的那么狼狈的蔡青奕真是为她不值,同样的,也为薄光而感到寒心,这个男人可以和别的男人打赌只为了测试自己的女友是不是对自己衷心,比起出轨的蔡氏,他也根本没有好到哪里去,完全是个禽兽!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恶心别人?虽然薄荷对他的这种行为并不感到诧异,他更变态的事情都做过,这件事算得上之最吗?

    薄光撇开视线不再看痛哭失声的蔡青奕而是继续道:“如果不是当时的薄氏岌岌可危,如果不是我年轻气盛,如果不是我重视事业的心更重视于我的人生,你以为我还愿意和你演戏假装恩爱而去伤害我真正心爱的女人嘛?”

    “演戏……真正心爱的女人!?”蔡青奕半个身子俯在地上,听到薄光的这话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诧异,就连这场婚姻都是他的勉为其难?而她心里讨厌了这么多年的小三……竟然是他真正心爱的女人?那她呢?她蔡青奕究竟是谁?

    “阿合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善良的女人,如果能得到她,我一定会快乐幸福一辈子。但是命运让我和她的爱情之路变得多桀,公司出现严重的财政问题,父亲和母亲对我步步紧逼,他们不接受阿合,他们宁愿接受你这个傲慢的千金大小姐,只是为了让我重振薄氏。因为,如果不解决问题,薄氏不出两个月便只能宣布破产。父亲不想失去他毕生心血,而我去为之付出了我的半辈子。”

    薄光看向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薄老夫人避开视线,慌乱的低头,薄老爷子则定定的看着薄光:“你觉得你现在的一切真的是我们加诸的吗?没有人真正的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可你们却在掐我的脖子!那么年轻的我失去了薄家,还是个什么?”薄光怒声抵回薄老爷子的话,薄老爷子面色灰白,蠕动着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再说。他们的确从小宠着这个唯一的儿子,如果当时薄氏宣布破产,那他们的确会失去一切,薄光无法承受失去所有的心思他了解,他何尝不怕?就连如今再次面对这个问题他依然担心着,害怕着。

    蔡青奕似乎还是无法接受这一切的真相,疯了似的再次扑上薄光的大腿,抱着他大喊哭道:“所以你就来伤害我,就来伤害我蔡家!我蔡家究竟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们!?你个混蛋啊,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折磨我都可以,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蔡家……”

    “我就是这样无情,你现在既然已经认识到了,就滚——”薄光一脚踹开再次贴上来的蔡青奕,满脸的厌恶之色,这些年,如果不是为了继续掏空蔡家,他根本不会容忍她还呆在自己身边,也根本不会蒙着眼睛和她上床,只有掏空蔡家才能填补他内心对蔡氏对当年那一切的怨恨,他的**是那样的无休止境,除了基地能让他发泄之外,除了白合能安抚他的心之外,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真正感觉到快乐!

    薄光那无情的一脚踹在蔡青奕的腹部上,痛的蔡青奕倒在地上便蜷缩着身子,然后瑟瑟发抖,眼泪肆意横流。

    薄荷在这一刻才真正的感觉到蔡青奕的可怜,最无情的人是薄光,他伤害了这个世界上素有爱他的女人,而他却永远不知道他究竟错在了哪里。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妈?她是你妻子啊!”

    薄烟看到自己的母亲匍匐在地便立即起身跑了过来,看着母亲那一脸的痛苦薄烟的心也狠狠的痛着,这一切都是薄荷附加的!如果不是她今晚存心的扰乱,他们家不可能变成这样,爸爸也不会这样伤害妈妈!是薄荷亲手撕碎了这一切,撕裂了平和的表面,将所有的丑陋曝光,如果这一切不揭露,至少她们母女俩的心都不会这么痛啊!

    “妻子?”薄光一声冷笑,倒是薄荷一直只是站在旁边冷清的看着这一幕,她发现她真的做不出在别人伤口上撒盐的事,即便湛一凡总是说她善良而她也总是反驳,但她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因为她发现,在这段充满了谎言和欺骗甚至残忍的往事里,蔡青奕也是个可怜人,虽然她的可怜大部分是由她自己咎由自取,但薄光逃不过真正的责任,他如果不是那么残忍和无情,这两个女人都会遭受这一切。不过,薄荷依然只是可怜她,但并不同情。

    况且,他看样子要在今天说出一切了,那她也不需要自费周折再说什么刺激的言语。在一旁看着这出戏已经让她心里不太舒服,毕竟现在肚子里怀着孩子薄荷心里多了些顾忌,不愿意孩子看到这样的场面,接受这样的胎教。

    醇儿一直斜着身子站着将薄荷完好的护在她的身后,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就发了疯扑过来的薄家人。醇儿现在心里也是冰凉一片,这薄家人做出来的事怎么都是这么让人无法理解呢?特别是小姑的父亲,怎么能有这么变态的男人?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薄烟早就心存疑虑了,为什么那个律师说的是和白夫人的离婚协议?

    蔡青奕抬起苍白的脸虚弱的望着薄光,颤抖的期望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般,不是。

    “我的妻子,从来都不是你妈。”薄光冷冷的瞥着蔡青奕和薄烟,“烟儿,你的出生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意外,其实爸爸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蔡青奕生个孩子。爸爸的孩子,只有阿合才有资格生下来,因为……在法律上,阿合才是我真正的妻子。”

    “不——”蔡青奕握着拳头用力的捶着地,原本就趴在地上的她此刻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能趴在地上以那样的方式宣泄着心中被撕裂一般的痛。

    “爸,你怎么这样!?这些年你对我的好,对我妈难道都是假的吗?”薄烟的眼泪顺着眼眶落下,她不相信,那个对自己慈爱的父亲怎么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这一刻她才真正了解母亲此刻正在承受的痛苦。

    面对薄烟的质问薄光依然是那一副残忍且冰冷的表情:“如果不对你们好,蔡氏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他们不会把那几个大案子全权交给我薄氏负责,更不会放心的将资金投入薄氏这一个篮子里,所以蔡氏有今天,全是你们的功劳。我原本就不是个会疼爱子女的人,我承认。所以每一次对你慈爱,对你妈温柔体贴我都当做是例行公事而已。”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残忍?!”薄烟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扶起趴在地上已经起不来的蔡青奕决绝道:“妈,我们走,我们离开这儿!”

    蔡青奕虚软的又跪在地上,显然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抬头虚弱的望着薄烟:“烟儿,你告诉妈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妈妈不是小三,妈妈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妈妈才是!”

    “妈!”薄烟和蔡青奕一同跪了下来,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一切的一切都是谎言和虚假时,薄烟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崩溃,比当初容子华要和她离婚还要让她绝的心痛。

    “阿光,你太过分了!当年你和青奕明明就结婚了,你这是犯重婚罪!”薄老夫人眼见事情越来越朝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发展立即出声而道。

    蔡青奕抬头,眼里也闪过一抹希冀:“我不是小三,对不对?”

    薄荷期盼了那么久,在这一刻终于如愿的在蔡氏的脸上见到这样绝望的神情。终于知道‘小三’这个词真正的指向谁了?每一次她骂着自己的母亲,薄荷都想让她知道,让她清楚的知道,小三不是她薄荷的母亲,而是那个口口声声自己骂着的人。

    她母亲,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才是薄家真正该承认的儿媳!即便是为了这么一个名声,薄荷也想让他们清楚的知道。

    薄光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没打算再回头,面对蔡青奕那最后的期盼,薄光依然选择狠狠的撕碎她的心:“忘了告诉你,当年我们在教堂里举行的那场婚礼,给我们证婚的牧师是我亲自找来的根本没有资格证的假牧师,他签字的证书并不能证明我们结婚的法律效应,被我收着的结婚证也是骗你的假证而已。”

    “所以……”蔡青奕痛楚的望着用手撕裂自己心脏的男人,“所以现在,你告诉我其实就连我用心经营的这个家,这二十八年的婚姻都不属于我?就连烟儿……都不是你真正喜爱的孩子!?”

    薄光只冷冷的看着蔡青奕,但他的沉默已经是最好的答案。

    “哈哈……”蔡青奕突然笑了起来,薄荷微微蹙了蹙眉,蔡青奕便已经转头伸手一指向她指来,“是你!是你那贱人妈,要不是你们……我的这辈子也不会这么凄苦!”

    “你真的弄不清你真正该恨的人是谁吗?”薄荷眯起眸子,面对蔡青奕的指责冷静的回应。

    “就是你,和你那贱人妈!我好歹也照顾了你二十几年啊,就算我没有抱过你,就算我从来没有疼爱过你,但好歹我没有让你磕着摔着饿着,就算你爸爸从来都没有疼爱过你,但好歹我没有真正的打过你吧!但你做了什么?你今天对我做了什么!”

    薄荷冷冷一笑,之前对蔡青奕仅存的一点儿可怜此刻也通通消失的干干净净,挺起腰杆,扬起下巴,薄荷冷傲的瞥着明明已经崩溃却还在挣扎着妄图将情绪转移到自己身上的蔡青奕:“就算你不知道,你以为你就是薄夫人了么?最多,就是个有名分的小三而已。”

    薄荷这话实在是狠,她也不想说出这么狠的话,但是蔡青奕那一句句‘贱人妈’让薄荷真的动了怒。

    “至少这些年你是快乐的,可他真正的妻子却从未快乐过。至少你在所有人面前是薄夫人,享受着薄夫人真正该有的名誉、财富甚至生活,丈夫的爱,女儿的爱,你缺过什么了?不过是藏在那华丽的外表下丑陋的真实暴露罢了,你损失了什么?你本就不是薄夫人,本就不是薄家的真正的儿媳,你又有什么好失去的?”薄荷一字一句如珠玉般的落在蔡青奕的心头上,蔡青奕哀怨的又转向薄光,这个男人将一切的不幸加诸给了自己,都是他,的确是他……是他让自己这么惨,是他让自己的心这么痛!

    薄荷冷冷的看向薄光,“你总是在伤害爱你的人,因为你够自私。自私的去做你最重要的事,自私残忍的伤害你根本不在乎的人不在乎的事,包括我,对不对?因为你并不在乎我,就算我是她的孩子,你最多只是承认我罢了,真正的疼爱都不舍得给我。我宁愿像薄烟那样,被你欺骗,至少我在前二十八年还能知道什么叫做父爱。”

    薄光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慌乱之色:“你是阿合给我生的孩子,我当然疼你……”

    “别再说谎了。”薄荷厉声阻断薄光的话,一旁的醇儿立即拉了拉薄荷的胳膊提醒,小姑切忌不要动怒啊,肚子里的孩子最重要!

    薄光的脸上闪过一抹痛楚,这个女儿是恨自己的,他知道。是,他从前的确是不在乎她,他每天那么累,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的关注她……可他想让她优秀啊,看到她成为检察官是他最骄傲的事,看到她嫁的这么好心里也欣慰!

    看到薄烟和容子华的婚姻出现危机,他也是刻不容缓就同意容子华和薄烟离婚的,因为那是薄烟,他并不真正爱着期盼着的二女儿,所以才觉得无所谓。更何况薄烟爆出了丑闻让薄光想到从前的蔡青奕,薄光那个时候就对薄烟真正的痛恶起来,为什么这个女儿会像她的亲生母亲一样不自爱年纪轻轻就做出那样有损家族颜面的事!?

    薄烟看到只不过因为薄荷的一句话就有了情绪浮动的薄光心里更痛,特别是蔡青奕,只觉得自己心都要死了,那种痛,就像被人抓住了心脏狠狠地又刺上了那么几刀,连喘息都是一种困难。

    蔡青奕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阿光,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能这样!阿光,我不过是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而已,你就这么恨我吗?毁了我的家族,毁了我的婚姻,毁了我的感情,你究竟把我当做什么啊?阿光……”

    薄光本来就在气头上,薄荷今晚给足了他难堪,也逼得他坦白了自己这些年来对蔡氏和蔡青奕的行为,蔡青奕却又贴上来大喊大哭,薄光从心底里觉得厌恶,面对重新抱着自己大哭大嚎的蔡青奕完全没耐心的一手推开,并指着外面沉怒而道:“滚!滚出这里!滚出这个家。别他妈的来烦我!”

    这些天她每天都这样又哭又闹,他再多的耐心都被她给磨尽了。他已经坦白了她却还不肯面对真相,这个蠢货!薄光在心里骂咧着,完全没注意蔡青奕一寸一寸失去光芒的双眸。

    “阿光,你真残忍……”蔡青奕痴痴的念着,“我这些年究竟算什么呢?我才是你的妻子啊,可你却残忍的布下陷阱让我变成了小三。我的女儿,变成了你不期待的意外,我的人生变成了你的负担……阿光,你以为你毁了我的人生你就能得到幸福吗?我看你毁的不仅仅是我的人生还有你自己的人生,还有那个姓白的贱人的人生吧?阿光,我恨透了你……恨透了!”

    薄荷隐隐觉得有些不对经,因为蔡青奕的话听起来虽然正常可是却含着一股浓浓的绝望的哀怨。

    “妈!”薄烟突然惊声尖叫,几乎是一瞬间的事,薄荷还没看清蔡青奕的身影,她便已经从自己面前掠过,薄荷再望去,当下心里一紧已经明白了蔡青奕要做什么!

    “醇儿!”薄荷刚刚喊出口醇儿已经快步的跑了过去,可是蔡青奕似乎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一心想要桌撞去速度非常的快,醇儿当即立断便脱下自己脚上的鞋向蔡青奕的头砸去,薄荷捂着自己的嘴,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醇儿的鞋准确无误的砸上了蔡青奕的后脑勺,蔡青奕一顿,但总算是停下了脚步,摇摇欲坠了两下便向前栽去。

    “妈!”薄烟这才飞速的奔了过去,将地上的蔡青奕扶了起来抱着,泪眼婆娑:“妈,你没事吧?妈你怎么那么傻啊,你想干什么啊,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

    醇儿一瘸一瘸的走过去捡起脚上的鞋,要不是这礼服她也不会跑得这么慢啊,不过这蔡氏可真是牛啊,穿着一步裙的礼服都能跑的这么快,看来还真是抱了必死的决心的。

    “烟儿啊……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妈这辈子还活着做什么啊!”蔡青奕伏进薄烟的怀里痛哭痛声大哭。

    “喂。”捡起鞋并穿上的醇儿凉凉的看着地上的母女俩冷冷道:“我可不是真心救你们的啊,我是个警察,不能看着死在我面前而已!况且,今晚我小姑也在这儿,出了人命对我们的名誉,对我们的前途对我们自己的内心来说,影响都不太好,所以才救你而已。”说完醇儿便傲气的扭头又回到薄荷身边。

    “小姑。”醇儿挽着薄荷的胳膊,站了这么久不知掉小姑累不累?还好今天小姑穿的是平底凉鞋,不然宝贝就要遭罪了。

    “小姑?这不是我们薄家的孩子?”薄老夫人上前一步看着醇儿揪眉道。

    醇儿立即捂着自己的唇,所以她刚刚是不是一时性急叫错了?

    薄荷冷冷一笑:“我有说过这是薄家的孩子吗?”

    薄老夫人立即瞪大双眼看向薄光,薄荷摇了摇头叹息,蔡青奕都要去自杀了,薄老夫人却不曾说一句话安慰,薄荷再一次为蔡青奕感到可悲。薄荷曾经以为这个家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自己,其实这个家同样也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蔡青奕,他们都很自私,永远只关心他们关心的人关心的事,而不关心的人事则被弃之如履,毫不可惜。

    “那、那个小男孩儿……?”薄老夫人神色幻变的瞪着薄荷,还在期盼着最后一个希望。

    薄荷连冷笑都不再露出,因为她觉得连那都是一种浪费。

    “的确是我弟弟,但我有说过,那是我妈和他所生的吗?”

    “你……你怎么能……”薄老夫人颤颤巍巍的几个退步,被薄老爷子一把扶住,薄老夫人一脸哀泣的望着薄老爷子:“老爷子,我们被骗啦,我们又被骗啦!”

    “你这个不孝女!我看你如今是真的要完全翻天了!”薄老爷子怒声一震,这一晚所有的愤怒都压在胸口上,这一刻尽数喷发了出来。

    “我以为我和这个家早就已经说的清清楚楚,断的也干干净净,今晚也是你们自己邀请我来参加这场宴会,忘了吗?你们想要的是白家的钱,是湛家能给你们的利益,你们真的以为我会傻得让你们再继续利用我伤害我身边的人!?”

    薄荷真的受够他们了,总是那么自以为是,还以为能压得住她的心,压得住她的意!?她不是这个家的傀儡,不会受他们的摆布和控制!

    “你给我闭嘴!”薄光伸手拽住薄荷的胳膊怒声一吼,连醇儿都被扯的被迫和薄荷分开,薄光看了一眼薄老夫人、薄老爷子拽着薄荷便向外面大步而去。

    钱律师和醇儿对视一眼立即跟上,醇儿担心薄荷出意外,钱律师是薄荷的雇佣,自然是跟着来也得跟着去了。

    “妈,我们走,我们离开这儿……”薄烟擦掉脸上的眼泪,扶起蔡青奕缓然的离开空旷的大厅,离开这个家。而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都只是看着,谁也没有挽留一声。

    薄烟狠狠的咬着牙根,他们以为她看不出来吗?薄光真正疼爱的女儿只有薄荷,他带她离开根本就是在保护她,不想看她被爷爷奶奶炮轰呛声,而她薄烟……才是真正被忽略的那一个。

    这些年他对母亲对自己的谎言逼真的让她以为自己至少还是这个家的公主,但是今天她才认识到,其实她和母亲什么也不是!母亲突然变成小三,而自己竟然成为私生女!

    薄烟觉得世界上最讽刺的事情就是今天发生在了自己和母亲的身上这些残忍。她不会原谅的,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他们……永远不会!她要他们统统付出代价,一个也别想逃!薄荷……你害我失去了丈夫、孩子,现在还害我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失去了家,失去了亲人的爱,你等着,等着!

    ------题外话------

    ——这一章字数很丰富,有木有,顶着数字传上去的。所以这章看得爽不爽?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