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85 等我回来

185 等我回来

    薄荷微微一怔,薄氏消失?

    “我……为什么要有感觉?”

    湛一凡勾唇一笑:“就是不在乎了?”

    “我为什么要在乎?”薄荷有些奇怪的扭头看向湛一凡:“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我?”他要对薄氏做什么吗?

    湛一凡摸摸薄荷的头:“过些时间你就知道了。走吧,我们下去吃早餐,吃你亲手给我做的爱心早餐。”说着便牵着薄荷的手往楼下走去。

    薄荷一下子就被拆穿了惊喜,顿时觉得有些郁闷的看向湛一凡:“你怎么知道?”

    湛一凡用手指勾起薄荷的头发微笑:“你的头发,上面有爱心的味道。”

    薄荷拿回自己的头发一脸不屑:“狗鼻子……”

    湛一凡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薄荷吐了吐舌头:“没有。”说完却转身跑了,湛一凡立即从后面追上,薄荷想,又要好多天才能拥有这样的清晨了吧?不能听见从睡梦中醒来的他对说‘早安’,不能看见他对自己露出如此温柔的笑脸。

    一凡,其实我很舍不得你。但是,我会乖乖等你回来。

    醇儿叫不起床,薄荷便让张姐把她的早餐放在那里等她起来再吃。不过今天一羽要重回学校,所以薄荷一喊隐就起来了,然后还亲自去带了一羽起来,薄荷看着这哥俩相处的感情越来越好心里也感到欣慰。有隐在,对一羽她就放心多了。

    醇儿这两日需要休息所以必定是要留在湛家花园里了,所以薄荷也不急着与她谈话,问总是要问的,这件事已经有了怀疑已经在心里有了些确定所以事情不可能就这样含糊的过去,但她昨晚经过和湛一凡的一番谈话明白也许该寻找个对的方式,而不是以长辈和质问的方式,只是以朋友一样的关心态度去试探醇儿,她不希望醇儿受伤,这才是她最真心的想法。

    湛一凡对薄荷亲手做的早餐感到非常的开心而又幸福,只吃了一口便对薄荷竖起大拇指来:“比第一次在伦敦做的好了许多,完全配得上这个‘赞’字了。”

    薄荷有些不相信的低头自己也尝了一口,果然……味道十分的不错呢。她原本还忐忑,因为自己做的东西吃起来没什么感觉,但是看到湛一凡这样说,心里也十分的安慰和开心了。

    “那个时候也不全是我自己做的,达芙妮和安娜帮了我很多。”那是她第一次到伦敦的家,现在想来那个早晨还梦幻的就像不久之前发生过似的。想到安娜,薄荷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不知道她和查尔相处的怎么样?孩子也该五个月了吧?

    很快便吃完了早点,薄荷和湛一凡都该各自出发了。

    张姐上楼去把湛一凡的行李箱拿下来,薄荷在门口帮湛一凡再一次整理并不凌乱的衣裳,手突然没了放处,因为他哪里看起来都非常的完美……

    “宝宝。”湛一凡轻轻的握住薄荷拿有些无措的小手,低头看着薄荷的眼睛淡淡道:“我会很快回来的。”

    薄荷点了点头,明明也觉得无所谓的,可还是低下头红了眼眶不想让湛一凡看到此刻脆弱的自己。

    湛一凡轻轻的摸着薄荷的头,低头在她头上亲了亲:“等我回来。然后,我们就生个孩子,好不好?”

    薄荷鼻头一酸,眼泪竟忍不住的掉下来。不敢抬起的头慌乱在他怀里点着,声音也带着哽咽:“好……”生个孩子,生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

    湛一凡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肩叹了口气:“好了,我该走了。”

    “嗯……”虽然依依不舍,不过湛一凡还是轻轻的放开了薄荷转身面对了外面,薄荷拉着他的衣摆,直到他一步步离开才轻轻的松开自己的手,松开了与他的牵扯……

    薄荷背过身来轻轻的擦掉脸上的泪珠,湛一凡头也没回的大步离去,他们两个都不敢回头,都害怕……一回头会追上去,会走回来。

    “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身边的一羽轻轻的拉了拉薄荷的手,薄荷低头望去,见到一羽那章漂亮的小脸蛋儿,薄荷微微一笑蹲下来扶着一羽的肩:“怎么,一羽?”

    一羽伸手碰了碰薄荷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她:“别哭……”

    一脸真挚的一羽说着孩子一般的话却完全感动了薄荷。薄荷伸手紧紧的抱着一羽,小小的身子柔软的在薄荷的怀里躺着,薄荷原本孤独的心渐渐的寻回一些温暖……“姐姐有你,不会哭的。”

    一羽竟然学着薄荷平时哄他睡觉那般的动作一下又一下轻慢的拍着她的肩,薄荷抬头看向隐,从未笑过的隐竟然也朝着薄荷微微一笑,薄荷想,还有这么多人陪着自己呢,湛一凡很快就会回来的,她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她必须坚强和勇敢!

    *

    虽然薄荷一上午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但因为还是专心的投入了工作,所以整个上午还是平静而又快速的过去了。

    倒是梁家乐几次欲言又止的看着薄荷似乎有话要说,直到中午休息梁家乐才鼓起勇气溜到薄荷旁边来问:“老大,白玉醇……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嗯?”薄荷有些意外的看向梁家乐,“什么什么事?你怎么会这样问?”

    “哦,没有……我就是有些好奇,因为好些天不见她了嘛。”梁家乐摸了摸后脑勺显得很是正常,薄荷却明显的看到他眼底的一抹心虚,现在来关心醇儿了,这家伙是什么心态?

    “没事,就是脚又崴伤了。”薄荷淡淡的道,也并未把梁家乐突然的关心放在心上。

    梁家乐却反常的一脸惊讶并提高声音的问:“又崴伤了?不是前些天才被玻璃扎伤,怎么这次又突然崴伤了?她没事吧?怎么做事总是这样不小心呢?”

    薄荷正在收拾自己的包,因为她准备自己去趟医院的,但听到梁家乐的这句话也不由得一顿,并用研究的眼神看向梁家乐:“你这话有意思,她上次脚受伤你怎么知道?”

    梁家乐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因为在医院遇见了,还遇见那个姓李的……”

    “李泊亚!?”薄荷立即放下手里的动作严肃的看向梁家乐,“是什么时候?怎么个情况,快告诉我。”

    梁家乐虽然有些奇怪薄荷这么紧张的反映不过还是乖乖的将那天的事讲来,说到李泊亚抱着醇儿上上下下并且气焰嚣张时梁家乐还有些满脸不屑:“虽然白玉醇的脚受伤了,但我看他就是多管闲事,怎么着也不该那样亲密的抱着……”

    薄荷并未听见梁家乐在说些什么而是一脸深思的坐在自己的椅子里,所以在她刚刚回国而醇儿脚受伤的那晚,她把醇儿送回去又被李泊亚送去了医院?李泊亚知道醇儿的家在哪里?还是说那一晚本就躲在暗处看着她离开了才出来的?后来自己去医院看醇儿,醇儿也说过是有人请她住院,当时被醇儿含糊了过去并未说清楚究竟是谁让她住院,现在想来薄荷也明白了,那个人就是李泊亚。

    原来他们两个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样的事,醇儿那丫头竟然还能做的滴水不漏,可真是让她小看了去了。

    “老大?”梁家乐的声音将薄荷唤了回来,薄荷醒过身来看向梁家乐:“怎么了?”

    “老大,我能去看看……白玉醇吗?哎呀,那丫头实在太让人放不下心了……”

    “为什么想去看她?”薄荷冷冷的问梁家乐,难道这小子真的突然对醇儿上心了?三番两次的在自己这里打探,三番两次的表现的毫不在乎但是却又非常在乎想要知道醇儿的事。

    “我……”梁家乐似乎被问住了,一脸的红晕,薄荷突然想到一个主意,朝着原本有些惊慌失措的梁家乐突然一笑:“下班和我一起去看看她,也未尝不可。”

    “真的,老大?”

    薄荷点了点头,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包:“我先出去一趟,下午那个沈佳明是不是要来报道?”

    “是。”胡珊立即答道,“原本是上个星期该来报道的,但是因为那边工作没有交接好所以才延迟到这个星期的。”

    王玉林辞职之后他们检查公诉部门的确人手有些不够了,薄荷只希望这个沈佳明是个轻快能干的姑娘,而不只是靠着后台前来混日子的千金大小姐。

    “如果我回来之前沈佳明来了你们就先考量着,等我回来了再让她来见我。”

    “是,老大。”

    薄荷站在电梯里静静的等着下楼,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应该早些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才刚刚结婚不到半年就经期紊乱了,说来自己也觉得丢人。

    电梯在四楼突然停住,薄荷抬头望去,是容子华带着秘书正站在门口,他的办公室在十楼,现在出现在四楼应该是刚刚处理完什么公事?薄荷已经好些天没有瞧见容子华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太少,至从上次在楼梯间和他谈过那一番话之后就是怎么都没有遇见过,就连会议他都没有出席,似乎正在处理什么重大案情。

    薄荷微微侧开身让容子华和他的秘书站进来,那个秘书薄荷也认得,所以朝着他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薄部长才是好久不见,身体似乎也比从前好了,人也漂亮了。”容子华的秘书是个年龄不大的男人,虽然比不上容子华年轻,但是平时人就有些轻飘,说起话来总是这样不着边际。

    “咳。”容子华轻咳一声,虽然现在电梯里人不少,但是谁都知道容子华和薄荷曾经是朋友,曾经是大姨子和妹夫的关系,一个个都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却都佩服那委员秘书的打量。

    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真的变胖了,怎么每个人都在说?

    终于出了拥挤的电梯,容子华与薄荷并肩向外走去,虽然多日未见,但是容子华的态度依然温和谦谦:“要出去吗?不吃午饭?”

    “哦,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吃午饭。”薄荷的确是约好了洛以为一起吃午饭来着,而且打算就在医院附近解决。

    “哦……你的气色真的看起来好了很多。”容子华朝着薄荷微微一笑,倒像个普通朋友一般,再也没有之间那样看着薄荷反复纠结的神情出现。薄荷心下隐隐的松了口气,朝着容子华也微微一笑:“是吗?好多人都说我胖了,难道是我真的胖了吗?也许最近吃的都太好了,胃口都变好了很多……”

    薄荷想起来长胖不是没有理由的,她从前就算再饿一碗米饭就足够了,但是现在很多时候总是能够吃两碗米饭还要吃许多的菜喝许多的汤,总是觉得张姐和刘姐做的饭菜是那样的香那样的美味。

    “从前太瘦,胖些好。”

    “我也希望自己胖一点儿。再胖点儿应该会更好的……”薄荷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实在算不上胖,还是一捏就能捏到骨头,看来自己真的还需要再接再厉。

    两个人就像普通朋友一样毫无间隙的说着这些平淡的话题,不知不觉都走到了停车场,容子华先看着薄荷上车,薄荷摇下窗与他告别,容子华笑笑挥手道:“再见。还有……下次坐坐吧,和花延曲。我们三个人。”

    薄荷点了点头,回来一直太忙还没有见过花延曲,如果是三个人一起见面她倒是不介意的。

    “再见。”薄荷朝着容子华微微的笑了笑,隐约的听见窗外的秘书提醒容子华:“委员该走了……”

    薄荷将车开出检察院,一上午阴霾的心情因为和容子华的这番平淡相遇而变好了不少。本以为经过上次自己的恶劣态度他会越来越疏远自己,而自己一定也无法再像从前一样与他平淡的相处,毕竟已经明白他的心意,毕竟她伤人的话已出口,甚至觉得恶化了关系也无所谓,就这样继续下去吧。但是今天与他竟然那样顺其自然的说了话,就像从前一样,甚至让薄荷觉得毫无负担。

    容子华,就这样吧,做个普通朋友。

    容还在停车场的容子华静静的看着薄荷开着车渐渐远离,身后的秘书再一次提醒:“委员,下午三点前你不是办理调任手续么?所以我们该走了……”

    容子华回头看向自己的秘书,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颇有感叹的道:“这两年辛苦你了。”

    “我也不明白了,云海市比哪里都好,你偏偏要调去海岩岛那种地方。就算任职个检察长也是比不上在这里做委员的啊。哎……”

    跟了容子华几年的秘书对此深表不解,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偏偏这个发展前途是一片光明的容委员愿意自己调任前往海岩岛那种地方,人大会议的时候就主动提案了,这三个月的时间也没让他后悔,直到最近还在为了此事而努力,现在上面终于批任下来了,下午就要去办理调任手续。哎……这小子究竟怎么想的?发展的比自己好,能力比自己强,而他一个年长者都不觉得做他秘书有什么委屈的,他这样的能力了竟然要主动去海岩岛那种荒芜的地方。

    旅游区又怎样?地方小就是地方小,据他所知,越是地方小,越是黑,办事越是不容易啊。

    “我母亲也想去那样的地方调养身子,我这个做儿子的当然要陪伴左右,况且去历练历练也好,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容子华笑容浅浅的道,去年曾去过那个地方,但始终没有多欣赏一眼那样的美景,听花延曲说那真是个美丽的地方,能让人忘记一切的烦恼。他也有很多的烦恼,也有很多想要忘记的事,去那里重新开始一切吧,又有什么不好呢?比总在这里看着喜欢的人却知道永远也得不到了的痛苦来的好吧。

    “那你怎么不和薄部长说一声呢?”

    “会说的……迟早会说的。”

    *

    薄荷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正要给洛以为打电话醇儿的电话却先打了进来。她怎么给自己打电话了,难道是想主动坦白?

    薄荷不加犹豫的接起电话:“喂,醇儿,怎么了?”

    “小姑,你在哪儿?你能回来接我一下吗?”醇儿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薄荷看了眼电子眼立即拿出耳机来戴上才问:“怎么了?我在去找洛以为的路上。你想去哪儿?让小丁帮你就是。”

    “我……我在警察局,是这样的,我上午让小丁送我来警察局了,因为我关心案子的事情。可是因为前辈他们都看我脚受伤所以不想让我插手,刚刚说是找到桐儿了,我想亲自去看看,但是前辈他们不带我去,我知道我做事莽撞出两次任务就受两次伤,但是小姑难道你就不关心桐儿吗?你就不想知道小姑娘究竟怎么样了吗?”

    薄荷握紧方向盘,红灯已经变绿灯她只能继续往前,神情却已经变得紧张起来:“你就老实待着吧,告诉我那个地方是哪儿,我去替你看看。”

    “谢谢小姑!地址是……”

    醇儿报上地址薄荷看了看离自己这里并不远,她的确关心桐儿,想起那天在超市的偶遇,想起这个小姑娘身上发生的故事,想起那小姑娘被打了一巴掌然后拉扯着带走的背影薄荷总是忘不了。

    薄荷快速的又给洛以为打了个电话:“喂?以为,今天我去不了医院了,明天吧,明天中午我们再约,没事,我身体也没什么大碍,明天再说,好……”

    挂了电话,薄荷微微的叹了口气,反正这案子迟早是要落到检察院来的,她提前解除也没有什么不妥。醇儿那丫头也着急也担心,薄荷更担心她的脚会因为胡来而更加严重,所以去一趟就去一趟吧。

    薄荷所到的地方恰恰好离河熙路并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所到之地也是个小区,薄荷将车停在小区外面,也看到了几辆警车,想来他们的动作还真是不慢。

    薄荷刚刚下车就看到丁鼎为首的几个警察出来了,还带了一男一女一同出来,而最后面的女警身上正趴着一个小身影。

    薄荷心里微惊,已经找到了吗?那个小身影就是桐儿?

    薄荷上前,丁鼎一眼便认出了她并主动伸手问好:“你好,薄检察官,你怎么会来这里?”言语间对薄荷的到来也有些微微的意外和惊讶。

    薄荷看着眼前这个处事不惊的警察,模样俊秀身姿挺拔,真正是个不错的青年。

    薄荷淡淡的解释道:“醇儿那丫头担心我便替她来看看。”

    丁鼎微挑眉梢:“看来她还是不太信任自己的团队和伙伴。”

    薄荷将丁鼎的反映看在眼中,虽然他这样说,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冰冷,反而有些‘无奈’的味道。

    薄荷微笑:“那丫头一向如此,总喜欢自己亲眼看着才觉得是真的,才觉得有安全感。那个……就是桐儿?”

    丁鼎点了点头:“被虐待了。”

    “什么?”薄荷立即转头冷艳看向那对被带出来的男女,语调都变得冰冷起来,“他们做了什么?”

    丁鼎摇了摇头语气冰冷的盯着那对男女道:“他们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是高中老师,因为人到中年还没有孩子所以就出钱买了个孩子,找到这小姑娘的时候,正跪在地上顶着碗,碗里是滚烫的粥,而且小姑娘身上有不少的新伤痕,明明都是高端知识分子却偏偏做出这些禽兽的行为来。”

    “教授?老师?”薄荷冷笑的看了那二人各自一眼,沉音一转薄荷凛然的看着丁鼎道:“希望丁警官能好好调查案子,交上去的资料务必完整。”

    “薄检察官放心。”

    薄荷又遥遥的看向被警察抱在手中的桐儿,眼里闪过一抹心疼:“我可以看一眼桐儿吗?”

    “当然可以。”丁鼎示意后面的那警察,那警察将桐儿抱上前来,薄荷伸手到途中却又突然缩了回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到了这一刻竟然胆怯了。怕看到小姑娘的眼神,又怕看到小姑娘满是受伤的身心。

    薄荷从前并不这样,她知道人各有命,有怎样的命运都应该自己承受,但是最近却越来越多的爆发了母性之爱,也许是因为带着一羽,也许是常常在想如果有了自己和一凡的孩子的生活。

    还是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小姑娘瘦的只剩骨头似的背脊:“桐儿?”

    小女孩慢慢的回过头来,那双脆弱而又无辜的眼眸深深的投入薄荷的心里,薄荷为之一颤,心里泛起无边无际的疼痛,究竟他们的社会为这些无辜的孩子带来了什么?而这一场拐卖又为这些孩子带来了什么?人生经验?还是永远不可磨灭的阴影。

    “还记得我吗?”薄荷伸手轻轻的碰触小姑娘的脸,想要擦掉她脸上的红印子,可是擦着擦着才发现,那是伤痕。

    小女孩点了点头:“记得。你是在超市遇见的……善良阿姨。”

    薄荷微微一笑,笑得有些勉强和苦涩:“是啊,阿姨在超市遇见过你。可是阿姨那个时候没有认出你,所以才让你落入了虎口。对不起,受苦了。”薄荷的手转向桐儿的头,多乖巧的孩子,薄荷总是想到,如果自己以后也生个女儿会不会也是这样乖巧呢?如果自己未来的孩子也遭遇这样的情况,那她的心又该怎么承受。

    桐儿却突然抓住薄荷的手,一脸真挚期盼的望着薄荷:“阿姨,我想见我妈妈,你能带我去吗?”

    薄荷回头看向丁鼎,丁鼎走上前来伸手摸摸桐儿的脑袋:“桐儿啊,我们先回警局去,叔叔要帮你惩罚这些坏人,等这些坏人都被关起来了你就能去见你妈妈了。”

    薄荷也微微的点了点头,其实从海岩岛回来她就和湛一凡商量着让人去医院了解了一下,桐儿的妈妈得了肺癌已经是晚期了,虽然薄荷和湛一凡暗中给医院打了招呼不管接下来有什么治疗他们都愿意承担,但是医院也明白的告诉了他们,桐儿的妈妈活不过一个月……

    桐儿用力摇头:“阿姨,我现在就想见我妈妈,我担心我妈妈。对不起,我知道我让你们都操心了,担心了。可是桐儿想说的是……这一次桐儿会被卖不关那些叔叔阿姨的事,是桐儿……是桐儿自己让他们把我卖了的,因为我想给妈妈治病,因为我妈妈咳血了,可是我没有钱,桐儿赚不了钱所以才让那叔叔把桐儿卖了……阿姨你让我桐儿见见我妈妈好不好?阿姨……呜呜……”

    薄荷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泪流满面的孩子,惊诧的消化着得来的这一真相。是桐儿……自己向人贩子要求把她卖了!?就因为,她没有钱不能给妈妈看病!?

    “桐儿……”薄荷轻唤,可是桐儿泪眼朦胧仿佛没有听见薄荷的低呼。

    “桐儿,你妈妈现在就在医院呢,我们带你去。先带你去,乖孩子别哭了。”薄荷伸手轻轻的拍着桐儿的肩,很难想象如果让她一月后再面对失去母亲的情形,对她这么小一个人儿来说会是如何的残忍?

    桐儿擦掉脸上的眼泪,望向薄荷:“阿姨,桐儿求求你带我去,好吗?我知道你是善良的人。”

    一脸真挚的桐儿就像根本没有听见薄荷之前说的那句话似的,薄荷正在疑惑时,那对被警察押着的夫妇中的女老师突然冷笑大喊了起来:“我们就说这个孩子是个残疾,她就是个残疾!这样残疾的孩子不是我们想要的,凭什么还要我们给付四万,还要我们疼她!?”

    桐儿瞪大眼睛愣愣的看着那疯叫的女人,却一句话也不说。

    薄荷看着桐儿,这一次没有碰触她,只是轻轻叫着:“桐儿?桐儿……桐儿?”

    丁鼎叹了口气,看着薄荷冷静道:“她听不见,你不用叫了。”

    “你说什么?”薄荷蹙眉扭头看向丁鼎,她有些不相信命运会同时在一个小姑娘身上加诸如此多的不公。

    “她妈妈说了,她天生失聪,听不见。但是她妈妈从小教她唇语,所以她会看会说,只是不会听。”丁鼎冷静的道,“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让白玉醇跟着来的原因,她太年轻,还很冲动莽撞,如果真的见到这小姑娘,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薄荷顿顿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天生失聪?难怪她从在超市遇见这姑娘开始就发现自己和她说话时她会盯着自己的嘴唇,难怪她刚刚满眼泪珠的时候没有看到自己对她说了什么。原来,她不是听人说话,而是看人说话。

    薄荷的心无比难受了起来,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天生有缺陷的人有很多,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从小命运多桀的人更是数不胜数,但是当一个真实的小姑娘就在自己的眼前,当她知道这么一个坚强的小姑娘遭遇着这一切,她还是动容了。

    最后丁鼎还是带着桐儿去了医院,薄荷不忍看得再多并没有跟着去,更何况那本来就是警察的工作。

    薄荷只给醇儿打了个电话让她安心,自己坐在车上却久久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回检察院吗?可是心里想的都是桐儿那个小姑娘,她的妈妈看见她这样出现又该多伤心,而她又该怎样面对她妈妈生命已经垂危的消息?

    薄荷捂着额头趴在方向盘上深深的叹了口气,她不是救世主,她甚至不忍前去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但是心却又为这对母女的命运而感到叹息,最近的自己……真的是太感性过头了吗?

    *

    薄荷回到检察院,刚刚走进办公室胡珊便跟了上来低声道:“老大,那个沈佳明已经等了很久了,在那个角落里坐着呢。”

    薄荷顺着胡珊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正缩在那里玩着手机,大而闪亮的金银首饰,穿的也是光鲜亮丽,梨花烫,橘红色的裙子,还涂了非常鲜艳的指甲,脸上的妆容更是妖冶的像一个即将上台表演的演艺明星。

    薄荷侧头低声道:“你确定是她?”

    “吓到了吧。”胡珊握拳轻轻咳了咳,“二十二岁就成为二等高级检察官的人却是这个样子,别说老大你,我们整个检察院的人都被吓到了。”

    薄荷向自己座位走去冷冷道:“让她过来见我。”

    “是。”

    薄荷坐下,秘书立即给她端上一杯红茶来,薄荷低头翻了翻手边的几份儿文件,应该是中午她出去的时候别人给她送来的。

    薄荷突然捂住自己有些发疼的胃,就只是一顿饭没吃而已竟然就有些疼了,如今的身子到还不如从前那样经得起折腾了?

    “你好,部长。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一声清脆而又响亮的招呼声突然在头顶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薄荷抬头望去,正是那沈佳明。

    薄荷敲了敲桌面板着脸道:“坐。”端起红茶先喝了两口然后又叫来秘书低声道:“帮我买个三明治,谢谢。”

    “部长您没吃午饭么……?”

    薄荷轻轻的眨了眨眼表示‘yes’,然后又给秘书小姐拿了零钱,秘书小姐拿着钱便立即去了,薄荷这才正眼看向已经跟在自己对面坐下的沈佳明。

    薄荷早已经看过这沈佳明的资料,二十二岁就和自己一样已经是二等高级检察官,虽然是从XX区调上来的,但以她的年龄和如今的等级来说,的确是个不容忽视的……天才?或者,不容忽视的背景。

    资料上面并没有写沈佳明的背景,云海市姓沈的重要任务她也背的出来,但她到底是哪一家的还真是断绝不出来。看着这光鲜亮丽的新人,薄荷不由的感叹自己,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沙滩上。

    盯了一会儿薄荷终于开口道:“明天,希望你能穿的正式一些,首先应该符合我们检察院的工作场所和氛围。”

    “可是我不觉得我穿的有什么不妥啊。”沈佳明瞪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薄荷反而道。

    薄荷双手抱怀,手指敲着手臂冷冷道:“你以前上班就是这么穿的?”

    也许是被薄荷的气势压住,那沈佳明缩了缩脖子才又道:“对啊。”

    “那你就更应该明白,这里不是XX区人民检察院,这里是云海市人民检察院!我知道你在下面也是个部长,心里也会想为什么和我等级一样却要受我管束,但既然到了这里,到了我公诉监察部,你就得按照市检察院的规格来约束你自己。平日里生活里你是什么模样我管不着,但是穿着要得体,妆容要得体,这不需要我将守则一一年给你听吧?”

    薄荷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严厉的上司,但是在这里她早就已经是出了名的严厉。并不是她要给这沈佳明下马威,而是这沈佳明实在太不像一个检察官了,第一印象薄荷就对她已经大打折扣,如此率性的人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生存下来并且成为二等检察官的?

    “是,我的确是不服你和我等级一样却要管着我,但是我更不服的是您对我的指责,只要是检察官只要能办事实,穿着什么的有关系吗?只要我依然能为国家效命,只要我依然能……”

    “你是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孩子吗?”薄荷冷眼阻断沈佳明的话,“知道这办公室有多少资历比你深,学历比你高,奋斗的年数也比你久的人在看着你吗?”

    “你……什么意思?”沈佳明化了精致妆容的脸闪过一抹疑惑和难堪。

    薄荷冷冷一笑,果真是个孩子,还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这让她不得不再一次怀疑她背后究竟什么样的背景才让安然的走到今天,而这资料上的资历介绍又是否完全属实。

    “从你成为检察官的那一天开始,从你迈步走进检察院的那一刻开始,你代表的已经不再是你个人,更不是你的家族,不是你率性的人生,而是我们检察院,甚至国家的面貌。我并不是说你的妆容哪里不妥,而是在这里上班,更多的心思我希望你能放在工作上,而不是指甲,衣服,面容还有香水。明白吗?”

    沈佳明的眼里依然闪着深深的不解,接下来并语出惊人的道:“可是我还是单身,如果不把自己打扮的漂亮点哪里会有男检察官来追我?”

    薄荷望了望天,她怎么觉得这沈佳明真的是个刚从学校里出来的孩子?

    “梁家乐!”薄荷揉了揉太阳穴看向一旁笑着看好戏的梁家乐,梁家乐一听薄荷叫道自己的名字立即肃然起敬,“是,老大!”

    薄荷挥了挥手道:“把她领下去,以前辈的身份好好调教。”

    “我?”梁家乐显得有些无法接受和消化这个命令。

    “我觉得,你早就好生的练习练习‘怎么对女人有耐心并且温柔’的课题了,今天给你个机会,领下去吧。”

    梁家乐虽然耸拉着脑袋不过还是上前来亲自领走那沈佳明,沈佳明也是一脸郁闷的看着梁家乐,似乎很不满薄荷将自己就这么丢给一个男人。薄荷摇了摇头叹息,几乎能想到自己究竟招惹了一位什么样的人物,相比之下只有梁家乐这种没心没肺的男人才能驯服这种让人头疼无奈的女人,所以薄荷决定还是将这难题人物交给梁家乐,这才是最明智的决定和选择。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薄荷抓起包包刚要走梁家乐就撇下还在被教导规矩不过显然已经被梁家乐念的晕晕欲睡的沈佳明就跑了过来,并一脸期待的望着薄荷:“老大,我去看望白玉醇,我们一起吧?”

    薄荷顿了顿,下午她给醇儿打完电话就让小丁去警察局接醇儿了,所以醇儿现在必定已经在家,薄荷想起自己之前的计划,微微一笑便道:“好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梁家乐立即精神十足的向薄荷敬了一个礼并道:“老大你说,只要你吩咐的,我一定好好干。”

    薄荷淡淡的瞥了一眼角落里被梁家乐念的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焉了的明亮身影,心里也在佩服梁家乐这人虽然没心没肺而且又唠叨但总算是有个好处了,不由的笑了笑:“带好沈佳明,让她有个检察官的样子。”

    梁家乐顿时一脸苦相:“老大你不是认真的吧?”

    “那你是认真想去看醇儿吗?”

    梁家乐立即点头:“当然认真了。”

    薄荷看着一脸认真的梁家乐,突然一个惊人的念头涌上心头,思及此薄荷不由得眯起双眸看向梁家乐,这小子……该不会突然觉得醇儿特别了,突然间……喜欢上醇儿了吧!?

    ------题外话------

    ——大家觉得我们桐儿小姑娘和薄荷还有什么缘分呢?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