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84 被发现的情

184 被发现的情

    “TMD你疯了,她是什么人,你也敢碰!?她才多大,你想死是不是!?李泊亚,别的女人怎么着我不管,可是她白玉醇是薄荷的家人,不是能和你做情人更不是能做你玩物的人,你搞清楚没有!?”

    再一次拽起李泊亚的衣领,将李泊亚的身子从地上半拖了起来,湛一凡愤怒的朝着自己一向最信任的下属大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李泊亚会做出这样的事,失望和愤怒完全充斥了湛一凡,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向薄荷解释这件事,能解释吗?他的人糟蹋了她重视的侄女,这TMD的能解释吗!?

    李泊亚自嘲的抹掉嘴角的血腥,一向自诩完美的自己今天露出的破绽实在太多,他知道,总会被BOSS看出一些端倪来,没想到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

    眸光闪烁,李泊亚轻轻的推开湛一凡拽着自己衣领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地上朝着湛一凡深深一个弯腰鞠躬,趴在地上从喉间发出来的声音却有些颤抖,那颤抖并不是出自于对湛一凡的害怕。他尊重湛一凡,但是并不怕湛一凡,他只是很难想象到了这一刻他心里想的最多的竟然是……不曾后悔?

    李泊亚抬头,望着湛一凡真挚的道:“BOSS,我知道在你眼中,我对女人的态度一向都只是视为玩物而已,那是因为她们也只配沦为那样的东西。但是这一次,如果不是真的有了兴趣我是绝对不会碰她,她是什么人我知道,所以绝对不是玩物,我是认认真真的和她在处着,就算只是情人的关系……那也是真心的。”

    湛一凡低头睨视着李泊亚:“真心?李泊亚,你和我说真心。”

    “难道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有真心吗?”李泊亚抬手又摸了一把嘴角流下来的血液。

    湛一凡沉默不语的看着李泊亚,李泊亚的私生活究竟有多糜烂他不是不知道所以才有这样嘲讽的想法。但是就连有力这样比李泊亚更高调更混乱的男人都有了归属,李泊亚又凭什么不能拥有?湛一凡知道自己这个问题过了,但是为什么偏偏就是醇儿那丫头!?

    “如果你是真心,为什么要让它成为秘密?醇儿那丫头性子单纯是好骗,但是李泊亚,我和薄荷在这里横着你也敢胡来,我看你果真是色胆包天!”

    湛一凡的指责李泊亚的确无力反驳,他让这段关系变成了秘密,因为他知道如果一曝光必定会遭来这样的结果。醇儿那丫头不比洛以为,洛以为为她自己的人生负责,BOSS与BOSS夫人根本不会干涉,但是醇儿不一样,是夫人千辛万苦才寻来的亲人,又是小辈,他李泊亚何曾不知?

    “我,”李泊亚突然笑了笑,那双狭长的眸子在没有镜片的掩饰下既然有了几分脆弱,“不后悔。我想,她也不后悔……虽然她现在踹了我,但是我想,对于那段日子,她和我也是一样的,不后悔。那丫头就是那样没心没肺,被骗还以为她捡了大便宜似的……让人恨都恨不起来。”

    说着李泊亚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抹了一把从嘴角再次流下来的血渍,朝着湛一凡深深的点了点头,转身干脆利落的下了车。

    此刻夜幕已经落下,遥遥的薄荷和醇儿都看见了李泊亚下车的身影,但也只看得见他的背影看不见他脸上的伤痕。醇儿因为脚崴伤所以丁鼎让她回去休息不必回局子里录口供,所以薄荷他们就把醇儿亲自带了回来。

    “他怎么了?”洛以为好奇的看着里李泊亚那有些落魄的背影问。

    有力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洛以为拉到自己身边,低声附耳道:“刚刚在凉亭里看到的事不要告诉她,知道吗?”有力看向薄荷,洛以为疑惑道:“为什么?”就是因为有力的拉扯所以在回来的路上洛以为才只字未吐,但是她知道薄荷那么聪明不用说也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事了,所以回来的路上大家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隐背着醇儿,薄荷拉着一羽,一行人慢慢的向醒目的房车移去。李泊亚的背影却越来越远,醇儿眯了眯自己好看的眸子,低头趴在隐的肩上:“隐……刚刚的事,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小姑啊?”

    隐微微侧头一个寒眸递来,醇儿叹了口气:“那个人抽疯了,你没看到把我都吓到了吗?你如果和小姑说,小姑一定会打死他的。”

    隐似乎有些懂却又有些不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毕竟李泊亚也是他的恩人之一,况且他看洛小姐也瞒着夫人,那他也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为好。

    “谢谢你哦……”醇儿低声道,趴在少年的肩头又沉默了起来。

    其实,她刚刚是真的被吓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竟然将自己一把抱了起来,那是从所未有过的事啊,醇儿在那一刻甚至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那样的强烈。

    醇儿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映,但是在那一刻却又庆幸小姑没有看见那一幕,如果看见了小姑会怀疑吗?为什么偏偏就是他李泊亚到了她身边将她抱了起来,还有那表情……就算是瞎子都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有事情啊,虽然已经分手了,但是李泊亚这从不黑脸的人却黑了脸,那不是说他在介怀着她醇儿吗?

    醇儿庆幸小姑没有看见李泊亚抱自己,也是真的害怕了。醇儿从前都没有这样想过,在开始游戏的那一刻也只是觉得不过是男欢女爱各自的事情罢了,可是随着事情越来越深的发展,随着她一次次骗了小姑撒了谎她开始意识到事情似乎不能这样下去了。在所有人眼中她就是个女孩子,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也是个女人,一个小女人,会和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说实话,有李泊亚的那段时间她过的挺充实的,也没有再想起梁家乐,但是后来良心渐渐的湮没了自己,事情的发展也渐渐不受控制,最终她亲手錾断了这段关系,直到现在也不曾后悔。

    醇儿以为结束了就是结束了,谁知道他们的相处是那么难?她对他冷漠的眼神和背影有些耿耿于怀,而他对她冷眉竖眼比陌生人还不如,两个人比起从前更加的端倪败露。这是怎么回事?

    醇儿突然很害怕小姑知道她和李泊亚之间有过的关系,并不是怕小姑责骂自己不懂事,而是怕小姑打他……小姑一定会打死他的,他这样的男人从前缺女人吗?他都三十岁了,大了自己足足七岁,而且轮着辈分也是自己的叔叔,所以小姑一定会觉得他老牛吃嫩草甚至拐骗了自己。

    其实醇儿很想告诉所有人,她并不是被李泊亚拐骗了,她是心甘情愿的,那段已经结束的关系,她真的是心甘情愿的。

    望着李泊亚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醇儿心里突然觉得忐忑不安,他和姑父发生了什么?

    上了车,薄荷看向坐在沙发里陷在阴影中沉默不语的湛一凡,湛一凡觉得眼前有人便抬头,看见是薄荷深深的叹了口气:“你们回来了?”

    “嗯。”薄荷让开身子,让隐将醇儿背上车。隐将醇儿放到床上,薄荷才轻步缓然的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探了探醇儿的额头:“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

    醇儿乖乖的摇头,薄荷替她盖上被子才起身去给她倒开水。

    洛以为见车内的氛围压抑也不敢说什么主动的坐到副驾驶座去,脚下‘啪’一声响,洛以为低头一看,立即拉住有力:“有力,你看……”

    有力低头,看见洛以为脚下踩碎的眼镜,不正是李泊亚的吗?

    有力立即低头弯腰捡起来用纸巾抱住,然后竖起手指对洛以为:“嘘……什么都别说,知道吗?”

    洛以为犹豫的点了点头,但是有力指知道只要她答应了就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伸手摸摸她的头:“以后再说吧。”

    “他们是不是……”洛以为看了看脸色阴沉的湛一凡,心里有些怀疑,不然眼镜怎么会落在这个角落里,而李泊亚却自己走了?

    有力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洛以为看向窗外叹气,今天出来游玩是他们两个人的意见,没想到早上兴致勃勃的出门现在却败兴而归,而且这一天怎么能发生这么多事?洛以为回头看向薄荷,有力给自己的几番暗示,破碎的眼睛让她更加确定醇儿和李泊亚之间一定有什么,正在怀疑的薄荷会不会确定呢?她又答应了有力,所以更多的不能告诉薄荷了,希望薄荷控制一下情绪,不要太生气才好。

    回家之前薄荷他们先去了一趟洛家,因为要麻烦洛倾城给醇儿看一下受伤的脚腕,最后洛倾城说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休息两天,冰敷一下就好了。薄荷他们这才放心回到家,薄荷让隐扶醇儿上楼去休息,又让刘姐将饭菜端到楼上去给醇儿吃顺便给她拿了冰袋让她自己上去敷去,而张姐则将他们四个人的饭菜端上桌,有力和洛以为直接留在洛家吃晚饭了,所以整个饭桌显得异常的安静。

    吃完饭薄荷先带一羽上去睡觉,也许是这一天玩的太累所以一羽倒床就睡,薄荷将衣服给他换了又给他擦了擦身子才离开了一羽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

    湛一凡并不在,薄荷便自己换了衣服然后去更衣间将湛一凡的箱子拉出来给他整理行李。其实湛一凡回来并没有带多少行李,因为两边家里都有他的东西,但是薄荷还是给他整了一些东西出来也许就是想给自己找些事情做罢了。

    收拾好了东西,薄荷将箱子拉上拉链锁上密码然后竖起来放到一边去,自己则缓然的站起来。也许是蹲的太久,薄荷觉得站起来的那瞬间有些头晕,身子还没摇晃身后便突然一重,背上一暖,薄荷回头望去,湛一凡正从后背拥着自己,下巴正杵在自己的肩上,也给了正要晕倒的薄荷一些力量。

    薄荷微微笑了笑:“去哪儿了?”

    “书房。刚刚就在你身后看你整理了,不忍打扰,因为宝宝你的背影真的很温暖。”说着湛一凡便又加重了拥抱薄荷的力道。

    薄荷轻轻的拍着他的手臂:“明天就要走了,我把行李都给收拾好了,还有……我就去送机了。好不好?”她实在害怕自己在机场露出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来。

    湛一凡侧头轻轻的吻着薄荷的脸颊满是不舍:“宝宝……”明天就要走了,这一星期竟然过得如此之快,仿佛昨天才刚刚回来而已,仿佛昨天才刚刚给了她一个惊喜,今天却又要给她离别。

    薄荷反手摸着湛一凡的头:“一凡,有些事情我在怀疑,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所以,你和李泊亚究竟发生了什么,在车上我不问是因为醇儿在那里,以为和有力甚至隐都在那里。现在,你还不说吗?”薄荷挑眉试问的模样让湛一凡欲言又止,该说,但是想起李泊亚的表情和那些话,说实话,他和李泊亚就像亲兄弟一样感情深厚,并不只是上下级的关系而已。

    李泊亚比自己小三岁,七岁那年到的湛家,还是孤儿的李泊亚非常敏感,到现在湛一凡还记得他当年刚到湛家的那些情景。

    “难道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有真心吗?”这句话反复的在湛一凡的脑海里回荡,想到小时候第一次见到李泊亚时,他和父亲亲自去孤儿院挑选玩伴,李泊亚看着他的眼睛说过的一句话湛一凡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难道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家人吗?”

    这也是湛一凡当年为什么要选李泊亚作为陪伴自己成长也让父亲培训成为人才的原因,李泊亚的那双眼睛,露出了和今天一样的脆弱和疑问。他究竟是哪种人?湛一凡很想问李泊亚,在他自己的潜意识里,他把他自己归为了怎样的人?

    “宝宝,”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淡淡一笑,“李泊亚人不坏。”

    这是什么回答?

    “他对我来说就像亲兄弟一样,所以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希望你别拿有色眼镜去看他。”

    “有色眼镜?”薄荷转身推开湛一凡,眯起眸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泊亚,他是不是对醇儿做了什么?”

    湛一凡依然沉着冷静的看着薄荷反问:“有些话,你为什么不问醇儿?”

    湛一凡的这话更加的策定了薄荷心里的某些猜测,也确定湛一凡必定是知道什么,没想到他竟然什么也不与自己说反而如此反问自己,顿时也有些气恼起来:“你以为我没有问吗?这些天我的试探不少,醇儿就是什么都不说……”

    “那就说明,她根本不想让你知道。不管他们发生了什么,她不说,就说明那都是她心甘情愿并且不想让你知道的。”湛一凡镇定自若的态度和表情原本是想安抚薄荷的情绪,让她冷静下来思考,但薄荷并不是他,所以并不清楚李泊亚的心思,更不了解李泊亚究竟是怎样的人,她只觉得醇儿那丫头发生了某件自己猜想的事,偏偏这些人还瞒着自己!

    薄荷越想越加的气起来,一把推开靠过来的湛一凡愤愤道:“可她是我亲舅舅的亲孙女,我不可能看着她受伤害!”

    “李泊亚也是我弟弟!虽然从我们进入社会开始他就叫我BOSS,但是在我心中他就和我弟弟一样,他比有力来得早,他是我去孤儿院亲自带回湛家陪我长大陪我读书陪我渡过二二十三年年华的人。他和我的亲人,和我的家人一样,对我来说,他比醇儿更重要。”

    薄荷愣愣的看着湛一凡,湛一凡从未如此大声的和自己说过话,他从来都是温柔的,从来都是轻言细语的,哪里这般大声吼过她?

    薄荷轻轻的咽下喉间的那口气,并未愤怒的朝着湛一凡吼回去,而是温柔的看着他问:“他对你来说很重要?”

    湛一凡轻轻的点头:“是。他和杰克一样,都是我的弟弟。”

    薄荷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所以不管他做什么,你也会站在他那边是不是?”

    湛一凡摇了摇头,再次上前伸手扶着薄荷的胳膊认真的道:“宝宝,事情也许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糟。他们也许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醇儿她自己没有向你说过,就算到如今她也没有打算坦白,你为什么还要再去劳心劳神的知道,去管呢?我的意思是,李泊亚他是我弟弟,那么他做的事情他自然有分寸,而我也相信他,就是这个意思而已。”

    薄荷轻轻的再一次推开湛一凡的手,转身进了卧室。

    湛一凡站在原地,扭头看向更衣室的门口,她最近的脾气古怪的让他偶尔都觉得陌生。

    薄荷独自去浴室洗澡,洗澡的时候她一直都在想湛一凡说的话,她是不是真的太操心了?但是醇儿的事并不像王玉林那样并不像洛以为那样,她没有办法不管,毕竟她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啊。

    薄荷并没有用有色眼镜去看待李泊亚,她只不过问了两句湛一凡却那么大的反映就足以说明李泊亚一定是向湛一凡说了什么。而刚刚的争吵就更让薄荷确定是和醇儿有关系,所以李泊亚和醇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天薄荷再三的询问醇儿,醇儿都没有说过只言片语,总是以各种借口含糊了过去,这说明醇儿的确是不想和自己多说她想隐瞒的事,是不是就是与李泊亚之间的事呢?

    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般……恋爱了?但是他们却又别扭的不像是恋爱,反而像是在吵架生气,瞒着他们究竟有多久了?薄荷烦闷的捂着自己的脸,往下一沉,沉入了浴缸里。就是因为这些事情她的例假才会如此延迟失去了正常。

    “哗——”的一声坐起来,薄荷决定了,明天中午抽空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如此紊乱的例假实在不妙。

    薄荷出了浴室,此刻的她已经冷静了不少,湛一凡又不在房里,薄荷便自己坐到梳妆台前吹头发。正吹着,湛一凡便突然回来了,走到薄荷身后拿过她手里的吹风机淡淡道:“我给你吹吧。”

    薄荷抬头看向镜子里的湛一凡顿了顿还是放手任由他拿着自己的一缕缕发丝吹干。

    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偶尔湛一凡看一眼镜子里的薄荷,薄荷也看一眼镜子里的湛一凡,很快头发便吹干了,湛一凡用手指轻轻的帮薄荷梳理着柔顺的大卷发丝,看向镜子里的薄荷满目温柔:“还生气不?”

    薄荷微微脸红的低下头:“我又没生你的气。”

    “最近你的脾气真够怪的。”湛一凡低头微微的叹了口气,“这样的你,怎么让我放心离开?”

    薄荷嘲讽的笑了笑:“可我们却又注定是要少聚多离的。”嫁给他这样的男人,就别想安安稳稳长相厮守的过小日子。

    湛一凡弯腰将薄荷一把抱了起来,薄荷有些害怕的立即圈住他的脖子,抬头看着他:“别胡来,我最近身子……”薄荷微微蹙了蹙眉,她例假没来,所以她担心夫妻生活也会影响了自己,担心会越加紊乱。

    湛一凡将薄荷放在床上,低头温柔看来:“身子怎么了?”

    薄荷摇了摇头,她不想他都要走了还担心自己,便微微笑道:“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所以今晚可能不能……”

    湛一凡面露苦色,至从薄荷那天说腰疼他接下来两天都没敢碰她,没想到要走了还是不能碰。虽然很无奈,不过还是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叹道:“好,听你的。反正我忍得住。”

    薄荷感激湛一凡如此体贴,伸手便抱着他的腰投入他怀里:“一凡。我知道我刚刚脾气怪了些,我也知道我急了些,但是我真的只是因为担心醇儿而已。可是你说得对,醇儿不想告诉,这说明她根本不愿意我知道。我不是醇儿的妈妈,我只是她小姑,我的确是管得太多了……”薄荷叹了口气,“你也说的对,就算有怀疑我也该问醇儿。可是你不该瞒着我别的事情,如果因为李泊亚对你很重要你就不说,但是你就不怕我胡思乱想吗?醇儿性子单纯,她没心没肺的但是她也很容易受到伤害,我怕的就是别人利用她的单纯让她受伤。”

    湛一凡没想到薄荷洗个澡便已经想明白了这么多,大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胳膊满是心疼却又诚恳的道:“下午,我打了李泊亚。”

    薄荷诧异的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低头用下个顶着她的头顶继续淡淡道:“从他到湛家开始到如今的二十三年,这是我第一次打他。你不知道,李泊亚小时候根本不会笑,整个人非常的阴郁,因为在伦敦的那个孤儿院里,他是但是唯一的东方小孩儿,就连那些黑人都欺负他,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都是伤,但是让我佩服的是,他十分倔强,而且有一双特别好看特别狭长的眼睛。因为他也是东方面孔,所以我对他多了一些主意,当我问他,你觉得你凭什么可以陪着我读书长大时,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我的吗?”

    薄荷望向湛一凡:“是怎么回答的?”她知道李泊亚和有力都是湛家从孤儿院带回去养大的,但是她不知道李泊亚竟然是那么小的时候就流落孤儿院了,而且还是被湛一凡亲自带回去的。

    “他说,难道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家人吗?”

    湛一凡低头看薄荷,薄荷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让他勾了勾唇,他就知道他的宝宝是善良的,一定会心疼李泊亚吧。

    “他特别的孤单,又特别的敏感脆弱,那个时候还叫我少爷,叫我父亲老爷。我父亲让他叫叔叔,让他叫我名字他都不肯,直到长大都是这样,我进入社会开始工作时他就改口叫我BOSS,因为他说,他会为我效命一辈子,因为没有我,就没有如今的他。这个时候的李泊亚已经开始学会微笑,因为他说微笑是最好的武器,它能帮助他获得更好的工作成效。李泊亚几乎没有自我,所以到今天我还在疑惑他当年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却又完全不肯把我们当做他的家人。直到今天他又对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难道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真心吗?”

    薄荷微微一怔,为什么李泊亚总要说出这样让人心酸的话来?

    湛一凡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胳膊淡淡的叹息道:“所以,我信任他。不管他和醇儿发生了什么,他的这句话都表明,他是渴望真心的,就像他渴望家人一样。他将自己封闭在一个世界,他极度的自我、狂妄,但是他一定也极度的自卑。他小时候的确是被自己的亲生母亲丢弃在景区的,他说那个女人根本没有打算找他,因为他在广播室坐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才被人送去医院,最后又被送去了孤儿院。他常常对人微笑,就算对我都很少表露真心,真正的情绪究竟有谁看得见?”

    “原来他是这样复杂的一个人。”薄荷承认,自己从前虽然也没有小瞧李泊亚,因为他对蔡利做的的确是够狠,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一刻对李泊亚的认知。好像更加了解他了,但是却又完全不了解他,比湛一凡当初还要难懂。

    “答应我,可以慢慢去寻找答案,也可以慢慢去问醇儿,但是千万别再阴沉的将一切放在心里折磨你自己。因为你是她小姑,这事的确是不可能不管。但我是李泊亚的大哥,所以不管什么事,我都愿意负责。”

    “那到底……到底是什么事,你就不愿意直接告诉我吗?”薄荷只想知道答案,这样她才能去解决不是吗?

    湛一凡轻轻的戳着薄荷的脑袋:“就像我质问李泊亚一样,你可以去质问醇儿。好了,晚了,我们睡吧。”

    湛一凡抱着薄荷躺下,薄荷呆在他的怀里却根本睡不着,心里的揣测和疑问越来越多,李泊亚渴望真心?是向醇儿渴望?真实情绪又有谁能看得见?今天的他诸多表露出来的怪异是否就是那个真实的他?李泊亚和醇儿之间……是否就像自己想的那样的有着秘密的恋爱关系,但是却长久以来的瞒着所有人?不然湛一凡是不可能揍他那样看重的李泊亚却还未护着他。

    几乎是确定了这个发现,醇儿和李泊亚之间一定发生了些什么,比如恋爱。这给薄荷的震惊胜之洛以为和有力当初的秘密,只是薄荷还不愿意承认罢了,不愿意承认他们两个人竟然会发生出感情来。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他明天就要走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维护别的人,薄荷心里并不难过,因为这表明他重情重义。原来湛一凡也有这样的一面,也有重视某个人的时候,也有想为了某个人开脱说情的时候……

    醇儿,你就真的不想我知道吗?究竟是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是害怕我知道,还是不能让我知道,或者说……觉得没必要让你这个小姑知道。

    当然,薄荷怎样也不会去想醇儿和李泊亚之间也许并不是恋爱关系而只是那所谓的床伴,她这一辈子都想不到。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醇儿的主动坦白她才知道,自己当初是想的有多傻,而醇儿竟比自己想象中来的生猛,原来这丫头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单纯,原来这丫头没心没肺起来真的是剜人心般的疼啊,原来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贱人,而是这种没心没肺又没肝儿的人啊。

    另一边的醇儿坐在床上腿上摊着笔记本电脑,因为心烦气躁所以打着游戏,可是今天的她总是出神,总是很容易便想到李泊亚再一次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与在海洋馆的不同,那个时候的李泊亚让自己迷惑,可是今天的李泊亚莫名的让她觉得背影萧条。

    和姑父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小姑的脸色一直很恐怖,难道小姑发现什么了?

    醇儿越想越烦,最后将鼠标往旁边一扔,就连最近特别热络的总和自己聊天的**魔鬼也没搭理,这事情怎么就这么烦呢?明明就该断了的关系偏偏还衍生出这些烦心事儿来,醇儿本就不是个喜欢烦心的人,现在被缠住了,而且一缠还是好些天,抓头发抱头滚在床上郁闷似乎都无济于事……

    *

    薄荷天还未亮就爬了起来,而且轻手轻脚的没有惊醒旁边的湛一凡。轻手轻脚的洗漱完了便只穿了T恤和棉裤下楼,张姐和刘姐都还没起来薄荷就摸进厨房。

    也许是听见了声音,张姐和刘姐都跑到厨房来看,看到薄荷竟然在那里忙碌着自己准备早餐吓得一个哆嗦都跑了过来夺她手里的东西。

    “哎呀夫人,你怎么能亲自动手呢?”

    “是啊,夫人,你快放下吧,让我们准备就好了。”

    “不用,不用。张姐刘姐我吵醒你们了吧,真是不好意思,我是想亲自动手给他做一顿早餐的,你们也知道他今天要回伦敦去。”薄荷说着便将鸡蛋打在锅里开始煎蛋,虽然一大早闻着油腻的味道有些不舒服,可她还是小心翼翼而又仔细的做着,就是做出来的样子……没有张姐做的好看。

    张姐在一旁紧张的看着,不过薄荷都这样说了,所以她们也没有来插手,看着薄荷切培根炒蘑菇炸香肠,按照餐单上的英式早餐标标准准的做着,最后还煮了红茶。

    将红茶倒在杯子里,薄荷满意的拍了拍手:“虽然卖相不太好,但总算是第一次完成了一顿早餐,味道应该也不会太差。”

    “夫人,你挺有天赋的。”张姐由衷的向薄荷竖起拇指,薄荷得到了一丝满足和自豪,不过湛一凡还没有吃过所以也不敢自豪感太高。

    取了围裙薄荷便上楼去敲门叫每个人起床,醇儿、隐、一羽,最后是湛一凡。

    这一次不是敲门而是自己推门而入,先去换了身衣服又洗了一把脸,总算没有了那油腻的味道薄荷才掇手掇脚的走到床边,湛一凡睡得很香,因为现在才七点,所以还算很早。外面的天色虽然已经亮了,不过昨晚他睡得并不早,就像她一样在想着事情。

    薄荷趴在床边,朝着男人的耳朵轻轻的吹了口气,看着男人动了动薄荷坏坏一笑:“一凡,起床啦……”

    湛一凡缓缓的睁开眼睛,他一向浅眠所以非常好唤醒。睁开眼睛便看到薄荷近在咫尺的脸,湛一凡微微一笑:“早安啊,宝宝。”

    薄荷抬头再湛一凡的脸上亲了亲:“早安,快起来吧,早餐已经做好了。”

    湛一凡伸手摸摸薄荷的头:“嗯……不过……先让我亲亲。”说着便倾过头来,虽然湛一凡还有些睡眼朦胧,不过还是一下子就对准了薄荷的嘴,脆脆的一声亲吻,随即便又快速的亲了上来甚至又浅变深,要不是薄荷嫌弃的推开他一声低喘:“还不起来洗漱,讨厌。”湛一凡也不会如此就放了她。

    湛一凡洗漱薄荷便去给他挑衣服,摸着衣服有些依依不舍,不知道这一次分别之后多久才会见面?薄荷将湛一凡要穿的衣服放在床上,他是十点的飞机,所以时间并不能马虎,吃完饭就该出发了。

    薄荷盯着床上的衣服发呆,洗漱完毕的湛一凡从浴室出来轻轻的走到薄荷背后,看着她有些孤单的背影心生不忍,将她抱入怀里淡淡道:“宝宝,如果有机会,你会愿意换个工作吗?”

    “换个工作?”薄荷抬头望向湛一凡的头。

    “比如,律师?比如,外交官?外交官似乎会更累,还是不要了。不过律师是个不错的选择,反正你的口才那样的好,国家的法典又背的那样熟,打过的官司又是那么的多……”

    “当律师是我目前没有的规划和选择。检察官有什么不好?”不过就是时间忙了点儿,不自由,还有……不能陪着他随时出国、出差。可是她不愿意因为他就调整自己的人生,这是她不曾规划的事,她觉得,他们可以拥有各自的个人空间,因为他们的人生都是彼此自己个人的,并不属于别的人包括他。

    湛一凡弯了弯嘴角,虽然早就知道她的答案,但还是难掩一抹失望。

    “我知道。这就是你的魅力!”低头亲了亲薄荷的发鬓,湛一凡放开薄荷开始穿衣服,薄荷站在一旁看着他突然有些消极的态度,又生气了?

    湛一凡穿好衣服薄荷又替他理了理衣领,两个人面对面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千言万语梗在喉间,到了嘴边上竟然都觉得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就在眼前,那是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我会尽早回来。”湛一凡低头在薄荷的额头亲了亲,薄荷微微一笑:“嗯。”

    “还有,别太勉强做任何事。照顾好你自己就是了,至于一羽,薄家如果和你争起来,你大可曝出真实身份。”

    薄荷有些意外的看着湛一凡,没想到他还是关注到了。

    这两天外面有了些言语之论,不过是薄家有子,真正的继承人出来了,不过被薄荷这个已经嫁出去的长女圈禁着这样的留言。

    薄荷知道这样的言论必定是薄家人放出来的,除了他们,谁还会说出‘圈禁’这样的词汇?

    “我不会把一羽曝光的。”薄荷微微的叹了口气,“他被扔到那种地方,他的家人原本就是不想要他的,如果他突然出现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和危险。而且他太小了,他也不如别的人那样健康,对他来说带他进去薄家就已经是极大的残忍。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她会让薄光给他们一个交代,也会让薄光堵住众人之口。薄荷当初既然设了这样的计谋,就已经想好了退路,不过是让薄家慌乱一阵子而已。

    湛一凡突然伸手抱住薄荷,俯在她的耳边低声问:“如果有一天,薄氏消失……你会有什么感觉?”

    薄荷微微一怔,薄氏消失?(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