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83 薄荷的怀疑

183 薄荷的怀疑

    “噗……哈哈……”醇儿爆笑出口,其实她也想这样说,不过还没想到就被洛以为抢先了。

    薄烟一阵难堪,今儿个可真是自己送上门来找了一顿羞辱。

    “你给我等着!”薄烟愤愤的瞪着薄荷终于露出了真实的性情。

    “随时恭候。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奉陪。我一直都这样的,不是吗?”无论是她陷害自己,还是她要和自己演戏,她薄荷一直都是精神奕奕的配合着,从不掉队。

    薄烟冷哼一声转头便大步而去,赵昇哆哆嗦嗦的也站起来多看了薄荷几眼,刚才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可怜他是个瞎子?让赵昇不仅疑惑的是那句话还有薄荷,这检察官便是检察官,那些话就像背台词是的从嘴里溜出来,就连他赵昇都莫名的佩服了起来。就算她说的那些话对薄烟来说也许是伤害,但是赵昇这一刻沉浸的却是对薄荷口才的佩服,而且刚刚薄烟变了脸也让赵昇有些奇怪,烟儿如果不是心虚作祟怎么会露出那样的神情来?而且……看样子她还忘不了她的前夫啊……

    赵昇有些失落,不过在湛一凡喝有力他们的瞪视下还是灰溜溜的转身追着薄烟去了。

    薄荷转身坐下醇儿立即捧上一杯水:“威武的小姑,请喝茶。”

    “的确口干了。”薄荷伸出手断过茶杯喝了几口。

    “这薄烟究竟怎么回事儿?”洛以为还在慢慢的剥下,另一边的隐总算是放下了饭碗,也双眼明亮的向薄荷往来。

    “谁知道。”薄荷淡淡的道,看向湛一凡:“消消食么?”

    众人知道了,有些话她是不想和所有人说的,够资格的人,只有湛一凡。

    “走吧。”湛一凡起身将椅子后面挂着的帽子给薄荷戴上,然后拉着薄荷的手便向海边走去。

    薄荷侧头看着薄烟和赵昇上了车然后疾驰而去,薄荷弯了弯唇角踢着脚下的浪花看向湛一凡:“这一下该放心了吧?”

    湛一凡转身面对着薄荷,伸手抚着她帽檐下净白的脸蛋儿摩挲:“所以,你刚刚那般疾言厉色的教训薄烟,就是为了给我看你的能力?”

    “当然不是!”薄荷立即否决,“只是觉得时间到了,有些事也该和她说明白了,不然她每一次热络的靠上来还以为谁都和她没心没肺还能和好如初似的。”

    薄荷撅着嘴,凉凉的海水在两个人的脚下涌来涌去,湛一凡叹了口气,伸手将薄荷抱进怀里:“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你很厉害,知道你不怕任何挑衅,也知道你能应付自如。”

    薄荷微微一笑:“我是真的不怕。因为我知道,我身后有个强大的后盾,那就是你。”

    湛一凡扭头看向海天一色的边际,所以他才在一边看着,看着她果真应付自如,看着她能处理好每一件事,看着她能面对任何的麻烦,他是真的放心了。但是同时却又不放心,薄烟今天表现出来的恨意让他有些心悸,毕竟防不胜防,薄荷总有被薄烟攻击到软肋的时候。而且那言毕……湛一凡眯了眯双眸,那男人对薄荷的兴趣可不是一点两点。

    洛以为撑着头看着远处在海边相互依偎的身影淡淡的叹气:“他又要走了吗?”她为薄荷感到心酸,她不是看不出来,实际上薄荷是很需要湛一凡的,毕竟他们也是新婚啊。

    “BOSS公务繁忙,抽不开身,这一个星期已经是极限了。”有力安慰的拍着洛以为的肩替湛一凡解释道。

    “是。薄荷公务也繁忙,两个大忙人结婚就是累。”说着洛以为撑着头趴下身子,“结婚不仅多了一份儿牵挂还多了一份儿约束,怎么能不累呢?”看向有力,洛以为突然撅了撅嘴,“我可告诉你,我不辞职的!”

    “那就转科!”

    “医院不调,我能怎么办?”

    “我和你主任谈谈……”

    “不行。这是我的工作你不许插手。要谈我自己去谈……”

    “反正不许再看男科。”

    “你以为每个男人都像你似的么?一上来就脱裤子……唔……”洛以为被捂了嘴,醇儿听得咋舌,这两个人在说什么啊?她怎么觉得自己听不懂?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醇儿伸手摸起来看也没看便有气无力懒洋洋的道:“喂?”

    “白玉醇,你在哪儿?”

    “在海边……啊,丁鼎哥!”醇儿一个迷瞪之后便听出了电话里的人是谁,立即又拿下电话看了眼,果然是自己猜测的人立即又将电话扣回耳边,“你……什么事啊?”

    洛以为掰开有力的手,看着醇儿有些疑似红了的脸打趣道:“是男人?丁鼎哥?”

    醇儿侧开身避开洛以为的调侃,捂着电话听着丁鼎的命令:“立即出任务,半个小时后去御香山,带上枪。”

    “是!”醇儿‘噌’的站起来,“不过请问,是什么任务?”她没接受的案子有点儿多。

    丁鼎沉默了一下淡淡的才道:“那个桐儿,也许找到了。”

    “找到了!?”醇儿惊喜的从地上跳起来,“那好,我、我马上出发。”

    “你不是在海边吗?”丁鼎却又突然问,阻断了醇儿挂电话的动作。

    “嗯,是啊。在海边玩儿呢。”

    “你倒是悠闲。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不用。”醇儿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又走远了一些才低声道,“我一定马上过来。”

    “路上注意安全。还有,枪装上子弹,这是你一直最期盼破解的案子,虽然你是新人,但是我愿意带你上阵,因为我知道为这个案子你付出了不少。”

    “谢谢丁鼎哥!我一定会努力的!”

    挂了电话醇儿立即转身,转身便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背后的李泊亚。

    醇儿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大步几分警惕的看着李泊亚:“你……干嘛?”

    “你挡着我的路了。”李泊亚冷冷的看着醇儿道,醇儿立即让开身子,看着李泊亚从自己身边走过去醇儿心里有些不服,又噘嘴道冲着李泊亚的背影道:“这么大的沙滩哪里不都是路?非得说我挡你的路,我看你就是纯属故意的!”

    李泊亚的背影一顿,是,他的确是故意的……

    “醇儿,和谁打电话呢?是不是个男人?”恋爱中的洛以为丝毫没察觉醇儿与李泊亚之间的气焰,而她如今倒真是希望谁都能像自己这么幸福,所以一向单身的醇儿也就成了她的心头患,不行啊,这丫头也老大不小了,该恋爱了。

    总是生出这样的想法来,总是想要让别人和自己一样,也能找到一个爱人。

    醇儿‘啊’了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道:“我上司,我不玩了,我马上要走了,我要出任务去了。”说着醇儿就赶紧上车去换衣服,还好她不仅带了泳衣还带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只是……醇儿上车才苦恼的发现时条裙子。

    管不了那么多的醇儿赶紧换上裙子,总不能穿着泳衣去吧?因为请假前丁鼎前辈有交待可能会突然出任务,所以醇儿的枪并没有上缴,醇儿很感谢丁鼎前辈让自己跟进这个任务的心,虽然丁鼎一向对自己比较严格,但是他人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醇儿已经摸透这个前辈的心思了。

    醇儿背着包下了房车,薄荷正好和湛一凡回来,看见醇儿背着包换了衣服薄荷便问:“去哪儿?”

    “小姑,我要出任务了。我老大说是关于桐儿这案子的,我必须半个小时感到御香山。”醇儿急匆匆的便要走。

    桐儿的案子?是那个小女孩儿?薄荷立即伸手拦住醇儿蹙眉道:“等等。御香山到这里虽然并不远,但是你自己怎么去?这里不能打车。”

    醇儿挠了挠头:“马路边……总能拦一辆车吧?我有警察证。”醇儿说着便将包包拉到前面来翻找自己的警察证。

    “我们一起送你去。”薄荷按住醇儿的手,立即看向有力:“开一下车?”

    有力站起来便开始收拾桌上的餐具,洛以为也跟着站起来帮忙:“醇儿我们都支持你!”

    醇儿感动的看了看洛以为和有力又看向薄荷:“小姑,谢谢你这么支持我的工作。”

    薄荷摸摸醇儿的脑袋:“好啦,时间不多,快一起收拾。”

    说完薄荷也帮忙去收椅子,湛一凡也帮忙抬桌子,李泊亚则站在一旁闲闲的看着,看着醇儿忙碌,看着众人忙碌,几分钟众人便将沙滩上的东西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扔到了车上去。人陆陆续续的都上车了,就连一羽都已经坐回自己的位置,李泊亚却还站在下面的沙滩里吹着海没有要走的迹象。

    有力今天兼职司机的职务又走的是最后之一,走到李泊亚身边拍了拍他的肩低声道了一句:“兄弟,别到真正失去了的时候才知道后悔。傲娇性子实在不适合用在没心没肺的女人身上。”

    李泊亚抬头看向有力,似懂非懂,有力却只是神秘的勾了勾唇角:“我想说的你懂,我也没必要挑明,不是么?”

    李泊亚动了动唇角,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有力转身上了车,李泊亚看向窗户里,醇儿正背对着窗户和别人说这话,至始至终都没有发现自己也许根本就不在车上。没心没肺?可真是应对极了。

    洛以为主动刷碗,李泊亚坐在沙发里看杂志,薄荷陪一羽玩拼字游戏,隐和湛一凡在另一边不知道说些什么,醇儿自己在窗边发着呆数着时间,很快就到了御香山。

    御香山是景区,因为是星期天所以人特别多,房车一进停车场便引来万千的瞩目,甚至有人不断的拍照。薄荷不好出面,便拉下窗帘看向醇儿交待道:“你自己小心点儿,我们在这里等你。”

    车子一停稳醇儿便拿起背包起身并回答薄荷:“不用了小姑,如果案子办好了我要跟着回局子里的。”

    薄荷并未对醇儿的拒绝作答,而是严谨的吩咐她道:“你去吧,小心点儿。”

    “嗯。”醇儿拿起包起身,与平日里的嘻哈不同,面对工作的醇儿变得严肃起来,在车上便扎起了马尾,所以整个人都精神奕奕的,干劲儿十足。

    醇儿下了车,薄荷撩开窗帘看向窗外,窗外的人实在是多,而且他们的房车一出现就非常的惹眼,所以她想下车也去看看的心恐怕是办不到了。

    “一凡,”薄荷看向已经和隐交待外诸多事项的湛一凡道,“我们把车开远一点儿,再下来看看吧。醇儿的脚不久前受过伤,我实在不太放心。”

    “嗯。”湛一凡对醇儿这个大侄女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关心,至少薄荷一说什么他都会应允,态度也不轻慢。

    “有力,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薄荷正在吩咐洛以为却突然指着窗外道:“看,那个难道就是刚刚给醇儿打电话的警官?”

    薄荷立即顿下来,再次掀开窗帘的一角望去,遥遥的便看见醇儿身边站着的几个人,其中最为醒目的并不是醇儿而是她身边那个高大黝黑的男子。

    薄荷瞧着熟悉,突然便笑了:“这个人是她的前辈,我见过。”

    “你见过?”洛以为兴趣慢慢的看向薄荷,“我听着醇儿打电话的时候似乎把对方叫做丁鼎哥,是不是就是这个?”

    薄荷摸了摸下巴:“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不知道这个叫什么,但是上次是他送醇儿回来,有一天早上醇儿不是彻夜未归么,就是和这个人在一起,虽然是因为案子,但是我觉得应该挺正直的,醇儿说起他似乎还会脸红。”

    洛以为兴奋的拍了个巴掌:“是,刚才打电话的时候醇儿的脸也红了!”说着便又仔细的盯着窗外喜乐极了的道:“这男人看起来不错欸。体格很好,各自也很高,虽然有些黑但是五官也俊朗,又是警察,人肯定正直啊!”

    有力熄火从自己的位置走过来并在洛以为身边坐下,凉飕飕的便问:“说谁呢?”

    洛以为抿唇一笑:“没你好就是啦。”

    薄荷搓了一下鸡皮疙瘩,扭头看向湛一凡,却注意到湛一凡似乎在看别出,于是跟着湛一凡的视线看去,看到了李泊亚。

    薄荷微微一怔,李泊亚的神情……何以如此冰冷如霜?

    在她眼中一向温文尔雅的李泊亚的确不是个普通角色,打从心里面薄荷就知道李泊亚是个狠角色,温柔只是他的面具,面具下那杀人不见血的笑容才是他真正厉害的地方。所以看到这样的李泊亚薄荷有些意外和疑惑,他的眼神似乎落在窗外的某一处……薄荷再跟着李泊亚的视线而去,眼前却突然一晃,有力站在了跟前。

    “BOSS夫人,”有力将口罩和墨镜递给薄荷,“你不是想下车去瞧瞧吗?”

    薄荷抬头看向突然出现的有力,他为什么要挡住自己的视线?薄荷眯了眯双眼,墨镜便已经落在她的鼻梁上,戴墨镜的人是湛一凡。

    “不必开远,车外已经没人了。”湛一凡淡淡的道,拿过有力手中的口罩便替薄荷戴上。薄荷不解的看向湛一凡:“你刚刚在看什么?是李泊亚吗?”

    为什么她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以为李泊亚是在看醇儿,是因为听见了自己和洛以为的话!?聪明如薄荷,她不得不这样想,因为李泊亚的表情真是冷意十足了。

    “是。”湛一凡低声道,“跟我下去吧。”伸手拉着薄荷便下了车。

    薄荷回头看隐,隐带着一羽点了点头,表示他会保护好隐。

    车外空气凉爽,不似海边那样燥热,而且因为靠着山,所以空气不仅凉爽还非常的新鲜,薄荷不由得深吸了两口气。

    “他为什么露出那样的表情?事情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她想,湛一凡一定知道她在想什么。思及此,薄荷不由得紧蹙了双眸,绷紧了神经,事情一定不要是自己敏感所思的那样……

    “李泊亚他……”湛一凡顿了顿,紧蹙着双眉,余光瞥到贴着车窗望来的有力,再低头看向薄荷那紧绷神经的模样,伸手扶着她的手臂单独淡淡道,“他曾经被自己的亲人丢弃在这样风景秀丽的景区山上,所以只是触景生情而已,别想太多。”

    “被丢弃在景区山上?”薄荷质疑的看着湛一凡,“他是孤儿?”

    湛一凡点头:“嗯。从小就在湛家长大,陪着我。”

    薄荷这才缓然的松了口气,所以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所以那只是自己一时间的敏感错觉?所以李泊亚……会露出那样的神情根本就不是因为醇儿?

    “BOSS。”有力下车,将墨镜递给湛一凡,“需要我们跟着吗?”

    “不必了。”湛一凡结果墨镜戴上淡淡道,“我们就是去看看。你们想干什么,各自去做就是。”说完便拉着薄荷大步离去,薄荷回头看向车门口,隐约似乎还能看见坐在门口对面沙发里的李泊亚,薄荷轻蹙眉头,为什么她总有那种感觉……李泊亚是在看醇儿?为什么,突然间会如此强烈的有这种感觉!?

    另一边的醇儿全然不知这边的局面因为她已经快要被点燃,给枪上弹,手脚麻利的跟在丁鼎的背后一行人便跟着举报的群众上山。

    薄荷和湛一凡跟在不远的后面,薄荷实在担心醇儿,虽然她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这样看着也比较安心。还有便是,薄荷也很想见见那个桐儿,那个小姑娘的双眸总是在她脑海里不停的徘徊游荡。

    醇儿他们跟着线人很快就上了山,山道很宽阔,所以薄荷和湛一凡还能做观光车。租了车便遥遥的跟在后面,天气非常炎热,湛一凡也舍不得薄荷受苦,所以非常体贴的一直照顾着薄荷,包括直咧咧晒下来的太阳。

    “停车。”看见醇儿他们停下来湛一凡也立即命令他们的专车师傅,因为醇儿他们走了一条小道。

    湛一凡下车再将薄荷一把抱下来,两个人拉着手远远的继续跟着。

    小道有些陡,但是风景非常的迷人,山上是翠绿的松树,山下是遍野的鲜花,而这个小夹道就成了分界线,薄荷在云海市这么多年都未曾发现御香山这么美过。因为风景迷人所以路上的人也非常多,薄荷和湛一凡跟在最后面,因为是俊男美女所以引来不少侧目,却也为他们自己跟踪醇儿带来非常多的不便和麻烦。

    突然醇儿他们都顿住了脚步,薄荷和湛一凡则被人群挤着往后退去,湛一凡在后面拥住薄荷,突然湛一凡一声低吼:“找死?”

    薄荷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湛一凡抓住了一只手,那只手竟然企图从湛一凡的裤兜里摸取东西。

    薄荷眸子一眯,犯法竟然犯到她的头上来了!?

    “啊——”那小偷被湛一凡拧住手臂因为疼痛而大喊大叫,薄荷拉了拉湛一凡:“东西没丢吧?”

    “没有。”湛一凡将钱包取出来递给薄荷,“你帮我拿着。”另一便才狠狠的甩开那小偷的手,冷哼:“滚!”

    那小偷见着遇上了厉害角色一个翻滚便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疯跑了。

    薄荷握着湛一凡的皮夹,再抬头望去,醇儿他们哪里还有人影?看来是跟丢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了,薄荷和湛一凡只好在原地等候,至少能等着他们回来,薄荷要看醇儿是安全无恙的。

    旁边有个阶梯,薄荷和湛一凡便顺着阶梯上去在一颗大松树下走了下来,虽然坡有些陡,但是风景却是非常迷人的,坐在这里能看见夹道里来来往往的行人,还能看到山下的迷人风景。

    突然,薄荷眼神一顿,看着前方问湛一凡:“李泊亚?”

    湛一凡也抬头望去,李泊亚悠然的靠在不远处的松树下,看样子也是上山来了。不仅李泊亚,洛以为和有力带着一羽和隐也上来了。

    因为人太多也有点儿距离所以薄荷并未大声喊叫而是掏出手机给洛以为打了电话过去:“喂?你们也上山了?我们在前面,这里风景不错,你们过来吧……”

    挂了电话洛以为转身找了一下看到薄荷便立即拉着一羽过来。因为上面太危险所以薄荷和湛一凡又下去了,但是站在夹道里又太拥挤,薄荷看向指标牌前面似乎有个凉亭一行人便又向前走,至少要走到凉亭。

    “难道醇儿刚刚是在这里分路了?”薄荷看到醇儿他们顿了一下,应该是在这里分路,但是不知道他们是向左还是向右了。

    “希望她能平安完成这次任务。”洛以为平时虽然很‘二’,但是事关朋友却是非常谨慎而又认真的,更何况醇儿如今与她的关系也越来越交好了,心底是真的希望醇儿能一切安好。

    “你们怎么也上来了?”薄荷虽然说这这话,但是却是看着李泊亚的。他不是心理有阴影吗?难道在瞬间就克服了?

    一羽在薄荷旁边站着,薄荷揽着一羽的小身子靠在自己怀里,隐去买水,别的人听见薄荷这话皆是有些发愣,特别是有力,急色的看了李泊亚一眼便是无尽的沉默了下去。

    明摆着,薄荷是在质问李泊亚,不关他们的事,他们还是沉默为好。

    李泊亚眼见逃不掉薄荷的质问,自己慢悠悠的挺了挺鼻梁上的镜框淡淡道:“除了欣赏风景之外,也想印证自己心里的某个疑惑。”

    印证心里的某个疑惑?什么?是对于如何克服童年的心里阴影还是对于……醇儿?薄荷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为什么总是要三番两次的如此猜想?

    薄荷没有再问李泊亚任何问题,因为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奇怪。

    隐把水买回来,一人一瓶。

    薄荷将一羽交给湛一凡看着,自己和洛以为则去四周找卫生间,离几个男人远了一些洛以为才拉着薄荷低声问道:“你难道也在怀疑李泊亚什么吗?”

    薄荷看向洛以为:“你用了一个‘也’字。”

    洛以为沉默了一下便用力的点头:“那是因为我也怀疑他啊。”

    薄荷顿步,难道不是自己一个人有这方面的想法?

    神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洛以为:“你怀疑他什么?”

    洛以为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你不觉得他今天很奇怪吗?但是奇怪的不是他一个人,醇儿也很奇怪。”

    薄荷回头看向凉亭的方向,醇儿的确很奇怪,但是醇儿的奇怪并不是今天,而是从上个星期天就开始了。

    洛以为拉着薄荷又继续往公厕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将今天自己觉得奇怪的地方说给薄荷听:“我们从海边回去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我上车发现李泊亚一个人在车里坐着,醇儿则换好了泳衣。他们没有一点儿避讳的感觉,就算是有帘子拉着,但是他们平时看起来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就算是叔叔和侄女的关系,但是也太……”

    薄荷蹙眉,洛以为没有说完的话她懂。

    “还有呢?”

    “还有便是,他们两个人完全没有视线接触,李泊亚平时那么温和的一个人,只要看向醇儿,眼角都是冷的,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啊。要么没有视线接触,要么看过去就是冷的,难道醇儿就那么惹他讨厌了?但是如果这两个人有别的什么关系吧,可平时一点儿征兆也没有。我问有力,有力说他平时根本不关心李泊亚的事,所以屁也问不出来。而且醇儿啊,那么单蠢的小姑娘,也是肯定不会瞒你别的事情的,所以我才疑惑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了!”

    说是暧昧吧,两个人之间的态度又奇怪了,比冷漠的陌生人还要疏离。这可是装不出来的,她好歹也和有力装过一段时间,所以也算是个老手,可她也看不出来。但是如果说李泊亚和醇儿是互相讨厌的关系,那就更奇怪了,既然讨厌为什么一个人换衣服的时候另一个人可以安然若泰的坐在沙发里看杂志?这样亲昵自然的相处可不是对讨厌的人做的出来的事。

    薄荷听着洛以为的分析,沉吟了片刻淡淡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有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有事情瞒着我。”

    洛以为赞同的点头,薄荷眯了眯眼看向远处,醇儿,你和李泊亚之间有什么秘密吗?是什么问题你不愿意和我说?这些天你的反常是因为这件事吗?希望不是什么让我失望的事……

    *

    一个小时后薄荷他们终于看到了醇儿和她的上司们返来的身影,走在前面的是警察们押着被抓获的犯人们,后面才是醇儿和她的上司丁鼎,而醇儿看起来似乎不太好,因为她那个丁鼎正扶着她在走。

    薄荷立即站起来,醇儿也看到了薄荷他们,立即对旁边的丁鼎不知道说了什么,丁鼎看了薄荷一眼便扶着醇儿走了过来。

    “小姑,”醇儿粲然一笑,一瘸一拐的走过来道,“你们怎么还是跟上山来了?”

    薄荷立即将醇儿扶过来并蹙眉问道:“你怎么回事儿啊?这些人,是那些人贩子吗?”

    也许是因为抓到了人所以醇儿很是开心,就算脚明明明明受了伤也摇头道:“我没事。你快看看,有没有那天打了桐儿的那个女人。”

    薄荷一一望去,果然有一个妇女正埋着头,薄荷只看侧脸便已经确定了是那天那个女人,因为她彪悍的身影在自己的脑海里实在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醇儿叹了口气:“后面有四五个孩子,都是别训练成小偷或是乞丐什么的,可就是没有小桐儿的身影,我们问了,他们不说,只有回去再审问了。”

    没有那小姑娘?薄荷将醇儿扶着坐下,伸手向那丁鼎:“你好,丁警官,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们家醇儿。”

    那丁鼎面上闪过一抹笑意:“薄检察官,很荣幸见到你。早知道这丫头后台硬,没想到竟然是你。”

    “丁鼎哥,你说什么呢……”醇儿立即发出抗议之声,洛以为惊奇的发现醇儿的脸又红了,不过这个丁鼎也的确优秀,虽然比她的有力再差那么点点啦,但是就东方男人来说还是出类拔萃的。

    “丁警官说笑了,醇儿虽然是我侄女,但她一向比较努力而又低调,这是无可厚非的,对吧?”

    丁鼎赞同的点了点头,又多看了醇儿几眼,醇儿已经在凉亭里坐下瞧着话题还在自己身上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薄荷突然看向那人贩子里唯一的女人勾了勾唇道:“我想这个案子你们也会提交检察院,不介意我提前审问一下犯人吧?”

    “当然不介意。”丁鼎知道薄荷的盛名,也是清楚她一向公正严明的手段和办案风格,所以这点儿要求他倒是不会拒绝。

    薄荷先看向后面被两个警察照顾的五小孩,他们浑身脏污,穿的破烂,畏畏缩缩的模样,有的身上甚至有伤,破烂的手臂也挡不住那些痕迹。

    薄荷看得心疼,快速的避开自己不忍的视线,深深的吸了口气走到那妇人面前,看着那妇人被手铐铐在背后的双手,薄荷冷冷道:“你好,还记得我吧?”

    那妇人抬头望来,先是一脸的迷惑,随即一脸震惊的看着薄荷:“你……”

    “真是有缘。那个时候没有抓住你,但是并不代表永远抓不到你。那小姑娘呢?”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妇人急速的低了头,结结巴巴的道。

    “不说可以,量刑是我们检察院的工作范围之一,一个孩子的命,我想你一命抵一命的偿还还是可以……”

    “我不想死啊!”那妇人‘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然后嚎啕大哭了起来:“我知道我逃不了了,可是那孩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原本也想让她跟着讨钱,但是谁知道她不听训,不肯偷也不肯摸更不肯向除了父母意外的人下跪,那么小就有气节的东西是留不住的,所以我……我……”

    “你把桐儿怎么样了?!”醇儿也跟着着急的站了起来大喊,可是脚下钻心的疼便又‘噗通’一声坐了下去,可是坐的方位不准所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丁鼎还没来得及伸手,不知何时站到了醇儿身边的李泊亚便一把将醇儿抱了起来。

    薄荷根本没时间往回看,所以不知道此刻的洛以为眼睛瞪的有多大,自然也没有看见李泊亚黑着脸抱起醇儿的那一瞬间。

    李泊亚将醇儿温柔的放到座位上,冷冷的看了醇儿一眼,转头便离开了,一句话也没说,让洛以为又疑惑了,看了看薄荷的背影真的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她一下?

    有力扣住洛以为的手腕轻轻的摇了摇头,只有湛一凡站了起来跟着李泊亚的背影而去。

    薄荷全然不知道此刻后面发生了些什么,只是盯着那跪在自己脚下的妇人冷冷道:“说,你把桐儿怎么了!?”

    “难道你把她杀了!?”前面一个女警官愤怒的回头瞪来,似乎也很是关心桐儿的问题。

    “没有,没有……”那妇人满脸泪水的摇头摆手立即道,“我怎么可能杀人呢。我只是……只是把她卖了而已。”

    “卖了多少钱?”

    “四、四万块……不少了……”

    “你个畜生!”前面那女警气的一脚踹来,痛的那妇人撅在地上嗷嗷大叫,因为有路人还在旁边看着所以另外几个警察立即将女警拉开,薄荷蹲了下来,伸手抓住妇人的头发向后拉去,冷若冰霜的问:“卖到哪里去了,联系方式,统统一五一十的给我招出来。少吐一个字,我就让你永远在监狱里蹲着,永世不得而出!”

    这绝对不只是威胁,而是给所有人贩子的警告,想要救出后面的那些小孩,包括被他们卖出去被他们虐待被他们逼良为偷为乞的每一个小孩,和桐儿一样,都是薄荷这个检察官还有在场的这些警察们真正的心愿。

    看着警察将这些人贩子带走,而那些四五个小孩也被仔细的照料着带去警察去,会有家属前来认领,警察也会替他们找到他们的家,又拯救了几个家庭,薄荷由衷的感到欣慰和畅快,只等着案子到检察院,而她再上交给法庭,这些人贩子绝对不能轻惩放纵!

    回头,才发现醇儿一脸漠然的坐在原处,而亭子里似乎少了两个人,薄荷立即看向洛以为:“李泊亚和一凡呢?”

    洛以为指了指下山的路:“先走了……”

    *

    “说吧。要么老实交待,要么就别让我发现端倪查出真相!”

    房车里,两个男人对恃而立。

    李泊亚已经失去了往日里的那副温和模样,而湛一凡也是一脸冰霜。许多不需要言语说明的话两个人已经互相明白,但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湛一凡不可能再放过他李泊亚,而李泊亚也明白,终究是要面对这一天的。从在伦敦的那一晚抱起喝得迷迷糊糊的那丫头开始,就想过,明白过。

    “没什么好说的。就如BOSS所想的那般,我和那丫头,有瞒着你们的秘密而已。”李泊亚冷冷的挺着鼻梁上的镜框,淡淡道。可他语气越是轻慢,就越是表明了他此刻态度的狂妄和挑衅。

    “你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湛一凡拽起李泊亚的衣领逼视而来,“李泊亚,枉我对你一向信任,你怎么敢在她身上下手!?说,你和醇儿那丫头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李泊亚并不反抗,镇定自若的对上湛一凡的冰冷的视线:“该做的,我都做了。我绝不否认……”

    “碰!”狠狠一个拳头甩来,李泊亚被湛一凡的这个硬拳头直接揍的摔在了地上,连眼镜都飞到了角落里,抬头,嘴角一抹血腥流了出来,被挨过拳头的脸顿时便青肿了起来。(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