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82 别再叫我姐,听着恶心

182 别再叫我姐,听着恶心

    他们怎么在一起?薄荷拧眉,看他们二人也并不是十分熟络,薄烟站在车外,言毕坐在车里,像是在说什么薄烟的侧脸看起来很严肃,而言毕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轻佻模样。

    薄荷转身回到原位坐下,洛以为撒手跑过来拉着薄荷问:“你就不着急啊?”

    “着什么急?”薄荷轻慢的看向洛以为,反倒洛以为更像个当事人。

    “我记得这个言毕曾经是你的手下败将吧?人家还是个律师。而这个薄烟是什么人!你最清楚的。”

    “以为,你太紧张了。”薄荷轻轻的拍着洛以为的胳膊笑道,“不急。等会儿再说。你先去换衣服,要是一直玩水就干脆换上泳装去,下来我给你抹防晒霜。”

    洛以为见薄荷没一点儿事似也觉得是自己多管闲事儿了,叹了口气便慢悠悠的向车门走去。有力有些担忧的看向薄荷:“真的没事?”

    有力是知道上一次薄荷被言毕的女友纠缠的事,所以不得不比别的人多一份儿担忧。

    湛一凡挑眉,有力何曾管过薄荷的事?他们二人的关系何时变好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湛一凡看向有力,有力对湛一凡是忠心耿耿的几乎从不撒谎,虽然有薄荷的明示暗示却还是将自己那天所见所闻统统告诉了薄荷,原本正要上车的洛以为听见便也回头望来:“你们那天约会了?”

    洛以为关注的点永远都和别人的不一样。

    薄荷看向有力,看你怎么解释。

    有力立即过去拉着洛以为去一边解释,洛以为听完一脸恍然大悟的看向薄荷:“所以我和有力和好全是你的功劳?”随即又是一脸嫌弃的看向有力,“我就说你怎么突然就开窍了,原来是因为有人教育呀。”

    有力赶紧握住洛以为的手:“媳妇儿,我对你的心原本就是忠贞不二的啊,只是迟钝了些没认清自己的心,所以多亏了夫人的提点。”

    “没事儿,婚礼上多敬我两杯就好了。”薄荷笑眯眯的道,洛以为含羞带怯,有力却是双手紧握只怕洛以为跑了似的。薄荷难得看见这冷酷男人这样,心里也觉得有几分痛快了。

    湛一凡将果汁递过来,杯中还带了几块冰块儿,薄荷怯怯的看了他几眼才缓然的接过来,拿着吸管猛的吸了一口,果真降温了许多,薄荷又看向还在沙滩里独自玩耍的一羽喊道:“一羽,到姐姐这里来喝果汁。”

    一羽回头,提着小桶便跑了过来。

    薄荷见一羽脸蛋儿已经红扑扑的,便将它拉到自己身边来,至少遮阳伞还能遮一遮,只怕中暑就麻烦了。薄荷将吸管递给一羽,看着他喝饮料自己心里也满满的温柔,当然也是故意避开了湛一凡紧追而来的炽热视线。

    “一羽,”湛一凡突然弯腰拉着一羽的胳膊温柔道,“上车去找你大侄女玩儿去。”

    一羽看向薄荷,薄荷摸摸他的头:“上去休息一会儿吧,上面凉快。”

    这儿太热了,薄荷还是担心一羽会中暑,毕竟他还不到六岁。

    一羽跟着洛以为他们上车去了,车外顿时只剩下薄荷和湛一凡二人。

    薄荷挪了挪屁股拍着身边空出的位置笑看湛一凡道:“坐,别站着。”

    湛一凡伸手拿过薄荷手中已经空了的果汁杯,淡淡的看着她眼神变得有了些冷意:“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薄荷弯了弯唇角,依然笑对,哪怕湛一凡眼眸里的冷意有些伤人。

    “你受了委屈,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处理的很好。而你在伦敦,告诉你,有用吗?”薄荷的笑也渐渐的消去,表情也逐渐变得冷漠了起来。

    湛一凡握了握拳头,将果汁杯放下:“当然。即便我不在云海市,我也能让人决绝这件事。那个模特叫什么名字。”说着便摸出手机来。

    “不用了,”薄荷淡淡的看着他摸出来的手机冷冷道,“她在模特界混不下去的。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欺负我,除了你。”

    湛一凡微微一顿看向薄荷的眼睛,薄荷把头上的帽子往下一拉,身子往后一趟,躺在躺椅上用帽檐盖住所有的光亮:“湛一凡,即便我告诉你了又如何呢?你又不在身边,我需要的并不是你替你办事的人,你知道的……从来都只是你。”

    湛一凡的手微微的一抖,手里的手机竟然也觉得自己握不住了。

    薄荷烦上心头,他就要回伦敦了她并不像和他吵架,但是她知道,如果这些事不和他说清楚往后还是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身边突然一重,薄荷知道移开的位置,他还是占用了。

    薄荷又往旁边移了一些,湛一凡伸手将她纤弱的身子揽入怀中,低头嗅着她的头发亲吻:“宝宝。我只是不想看见你受委屈。”

    薄荷挣扎,并不想他抱的那样紧。

    “宝宝,我知道你能保护你自己,我也知道……我不在你身边是我的不是。可是下一次即便你能解决的问题也告诉我,好吗?”

    “可是你在英国的事情也没告诉我啊。”薄荷抬眼,突然觉得什么也看不见,想起在英国黑暗的那段日子便又自己揭开了帽子去。抬眼看向湛一凡,这个男人已经将他高大强壮的身躯躺进了自己的躺椅里,两个人的重量躺椅似乎有些经受不住,吱吱呀呀的响。

    “那都是琐事,不用你劳心的。”

    “那我的事也是琐事,不老您费心。”

    薄荷顶嘴,她就知道,湛一凡的心始终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她的事凭什么就要样样的向他报告!?

    像是瞧透了薄荷的这个心思,湛一凡将薄荷压在身下,手指轻轻的挑开她额前的碎发,低头轻轻的吻着她的唇瓣喃喃而道:“因为……我更爱你。”

    所以,哪怕是一点点的委屈,也不愿意你受。即便你自己能够完美的解决,但那是你的事,我要做的,是我的事。

    薄荷心跳加速,看着湛一凡的眼睛……迷醉。

    *

    醇儿上车换衣服才发现竟然只有李泊亚一人。

    醇儿一顿,隐呢?看向那大开的窗户,醇儿知道了,隐那小子身手一向好,一定是从窗户跳下去了。

    醇儿轻轻的咳了一咳假装镇定的走向里面。里面有个小床,还有个小柜子,只是没门,只有个……小帘子。

    醇儿拉下两边的窗帘,又合上帘子。鞋在下车前就脱下了,所以本就是光着的,就是现在每个脚趾缝里都钻满了沙子有些难受,而且车上的地板已经被自己弄脏了,只希望一向有洁癖的姑父不要骂自己。

    醇儿将早上放进柜子里的泳衣找出来,黄色的比基尼布料真是少得可怜,但是这已经是在小姑的柜子里找到布料最多的泳衣了,据小姑说这都是姑父让人给她买的,小姑自己都没穿过,醇儿早上去选泳衣的时候大大小小的数过有十几套呢,而没一件的标签都挂在上面,简直暴殄天物嘛。

    醇儿脱下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丢在地上,却丝毫不知道此刻帘子外面的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正盯着帘子下面露出的那一截白嫩的小腿和沾满沙子的脚丫子。

    醇儿很快就穿上了比基尼,拉开帘子然后蹲下来收拾衣服。

    醇儿不胖不瘦,虽然平时名为吃货但是因为好动所以身材也比较纤细,虽然比不得薄荷那样骨感,该丰满的地方也不如薄荷那样丰满,但是总体来说身材还是可以的,穿着比基尼出去一晃也是能迷倒一片宅男的,只要不说自己是个警察还是有无数男人投来仰慕的目光的饿,更何况醇儿从前还兼职钢管舞舞娘,所以身段非常柔软,身材也属于中上等,自认为也有自傲的本领。

    李泊亚收回自己的视线,在醇儿起身抬头望来的时候。脑海里却在静静的回想着她光着身子在自己身下与自己缠绵的时刻……

    醇儿轻轻扭捏了一下,看着李泊亚那冷若冰霜的侧脸,心竟然慢慢的静了下来。他做的比自己好多了,说放就放,至少不扭捏,不像自己这般,明明是她提出来的却还在那里情绪作怪。

    醇儿微微的叹了口气,鼓起勇气朝李泊亚微微一笑:“嗨,李先生,您……您在看什么呢?”其实醇儿只是想像普通人一样和他打个招呼,她也以为他会像普通人一样至少礼貌的回复自己一下吧?

    让醇儿意想不到的是,李泊亚竟只是轻佻眉梢的睨视她一眼便又低了头,整个过程没有正视,连一个正眼都没有,更比说一个字了。

    她和他说话,他却一副懒得理她的模样,可真是绝啊。

    醇儿叉腰有些气哼哼的模样:“喂,好歹我和你打招呼你也该理一下吧?对陌生人还不这样呢。”至于装陌生人装的这么像么?是,她也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就算下床了散伙了,但是当着小姑姑父的面也不能假的像路人甲乙丙丁吧?她可不想被小姑怀疑。

    李泊亚挺了挺鼻梁上的眼睛,依然没有抬头只淡淡而道:“对陌生人,我连看一眼的心情也没有。”

    醇儿愕然,他这话的意思是……他对她的态度比陌生人还要好一点儿?

    醇儿竟越想越愤怒,指着男人便道:“你以为我瞎子吗?至少你还能对陌生人微笑,再不济也不会这样板着脸侧着脸对人吧?我看你根本就是在介怀我踹了你这件事儿。那行,你要是觉得心里实在过不去,你就再说一次,你也把我踹一次行了吧?小气吧啦的,也不知道从前是谁提议要做情人,只做不爱的,怎么……难道你爱上我了?”

    醇儿说的纯属是气话,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李泊亚这样的人会爱人?呵,笑死人了。她知道,他这种男人最擅长的就是用最温柔的姿态对待情人儿,可是也会用最残忍的姿态一脚踹开旧人儿,所以醇儿从不相信他这样的人可能会爱上某个女人。

    李泊亚眸子一沉,在醇儿看来也只是镜片一闪,那抹白光闪过之后的眼神她看的并不真切。

    “笑话。”李泊亚淡淡一笑,朝醇儿抬头微微一笑:“你在说笑话吗?”

    醇儿一怔,陌生的李泊亚。

    就像是对任何人那样的他,戴着一副最完美的面具。突然,她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说过的那些话了……

    “咔!”有人上车,正是带着一羽上来的洛以为和有力。

    “哇哦……”洛以为上车,看到醇儿那火爆的身材立即转身捂住有力的眼睛:“不许看!”

    有力就真的不看,醇儿立即将手里拿着的白衬衣披上并在胯部系了一个蝴蝶结。

    “我下去找水果吃。”醇儿迈步下车,洛以为缓缓的放下捂着有力眼睛的手,看向李泊亚也只是好奇的问:“她怎么了?”

    “不知道。”李泊亚淡淡微笑的道。

    洛以为突然探头探脑有些奇怪的又道:“不过醇儿在车上换衣服,你就一直坐在这儿?”

    有力从后面推着洛以为上去:“那里有帘子,你快去换衣服,我在外面守着。”

    洛以为看去,果然是个帘子,但是就算有帘子他们也不会觉得尴尬或者有什么不妥?难道醇儿不开心就是因为李泊亚在车上不下去?

    洛以为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儿多了,但是却又忍不住的多想,刚刚她上车的时候可是瞧见醇儿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啊。

    *

    “醇儿。”薄荷又在喝湛一凡制作的第二杯果汁,瞧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轻声唤另一边躺椅上正在小憩的醇儿。

    “嗯?”醇儿扭头望来。

    “你去看看马路上那辆惹眼的跑车还在不。如果在,就请他们下来坐坐。”

    因为醇儿上车早所以并不知道薄烟和言毕二人在马路上,不过薄荷一吩咐交待醇儿便从躺椅上跳起来侧头一看,醇儿低呼:“是薄烟吗?小姑,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嗯,还有那个律师,你应该认识。”

    醇儿的视力一向好,立即点头:“对。所有警察的死对头,他似乎只为坏人打官司。”

    “因为坏人往往都是有钱人。”说完薄荷顿了顿,怎么感觉把他们自己也骂进去了?

    “小姑你要让他们过来坐坐?你确定?”醇儿不是不知道小姑从前在那个家遭受了些什么,也不是不知道小姑和那个家断绝了关系。

    “嗯,去吧。”薄荷淡淡道。因为她相信……薄烟是不会来的,而且会惊慌的离开。

    醇儿淡淡的点了点头:“哦……”然后摸着便向马路跑去。醇儿与薄荷本来就长得像,又是突然出现,薄荷简直能想象他们被撞破时的表情,该有多精彩?

    不一会儿醇儿便回来了,不过跟着她回来的只有言毕,照薄荷所想的那般,薄烟根本不会出现。

    “果真是你。”言毕见着薄荷并不意外,毕竟醇儿与薄荷太过相似,一看便知是有血缘关系的人。

    薄荷微微一笑从躺椅里坐起来看向言毕轻佻眉梢淡淡道:“我只是想请言先生过来坐坐罢了。”

    湛一凡上前冷冷视之并清冷的打招呼道:“你好。我是薄荷的丈夫,敝姓湛。”

    言毕不动神色:“湛先生鼎鼎大名无人不知。”

    两个人男人冷冷的打了招呼握完手薄荷才缓然的从躺椅上站下来并道:“请言律师来,只是很好奇言律诗今天怎么刚好和我妹妹在这里约会了?”

    薄荷问的直接,倒是让言毕有些猝不及防。

    “难得薄检察官有兴趣,我必定尽相告之。只是很好奇……”说着言毕的视线停留到醇儿的身上,“我记得薄家没有第三个女儿吧?”

    “谁说我是薄家人了?”醇儿冷哼哼道,“那薄家人我才不稀罕做。还有,我姓白……”

    “醇儿,上去帮我看着一羽。”薄荷冷冷扬了扬下巴打断醇儿的话,醇儿‘哦’了一声便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立即转身上车。

    “言律师坐。”薄荷伸手示意一旁的椅子,湛一凡瞥了薄荷一眼,在薄荷刚刚躺过的躺椅躺下,并给薄荷留了一小块能坐的位置。

    言毕实在没想到今天会在这样的情形下遇见薄荷,心里是有些激动的。他对薄荷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也许是因为她是第一个在法庭上打败自己的人,也许是因为他后来知道杰西卡故意惹她竟然被她亲手料理并且她能让凌家少夫人动手让杰西卡从模特儿界消失的能力,反正这个女人无论何时都在做着让自己意外并且和别的女人都不相同的事。

    “其实……”言毕轻咳了一声,“有水喝吗?”

    薄荷亲自去倒了一杯水递给言毕,说实话她是不待见这个人的,可是她却想知道他和薄烟在说这些什么,不过是法律的一些事宜?还是薄烟自己的私事,无论是什么只要扯上薄烟,她就不得不提防。

    因为薄烟不肯受邀而来便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薄烟和她正式对立了,薄烟心虚着,薄烟在挑战自己。

    “谢谢。”言毕接过水,有些挑衅的看向躺椅上戴着墨镜悠闲无比的湛一凡。湛一凡冷冷的收下言毕挑衅的眼神,这个男人对他的宝宝是怎样的心思?

    “可以说了吧。”薄荷在湛一凡留给自己的位置坐下冷冷的看着言毕问。

    “其实,令妹找我无非是为了一件事。事关法律,只是我没有答应她……所以告诉你也无妨。”言毕看着薄荷眸光闪烁,他的确没有答应薄烟的任何条件,那个女人也是真正的可笑,竟然知道他言毕和薄荷有过过节,所以才来主动示好。但是他与薄荷的过节他自己会处理,薄烟那女人蠢到家竟然想利用他?也不照照镜子他言毕岂是她能利用得了的。

    “她找你问什么?”

    “可真是巧啊。她说她和她的男朋友在前面不远的景区玩耍,是因为看见我才和我开车到这里谈话,没想到竟然会遇见你们在这里。刚刚瞧见那小姑娘,她可是傻眼了。”言毕避开话题却另外说道,薄荷轻轻拧眉,虽然的确凑巧,让自己捉了个正着,但是这言毕却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想说下去。

    言毕的确是想逗着薄荷玩一玩儿,毕竟要与她这样说话的机会实在难得,而且此刻她的丈夫就在旁边,对言毕来说实在是一件充满挑战的趣事。

    薄荷沉默了片刻突然抬头看向言毕静静道:“无非……就是为了薄氏的一些股份的事。包括……我手上的百分之二十?她一定是想问你,怎么取得吧?”

    薄荷冷静的叙述,言毕的脸上闪过一抹意外惊讶之色:“她虽然没有说的这么直白,但是想问想试探的也是这些……你怎么知道?”对薄荷的佩服可真是再一次涌上心头啊。

    很难吗?薄烟和蔡青奕想做什么其实薄荷用脚趾头都想得到,而薄烟和穆萧阳有联系这就更让薄荷不得不怀疑薄烟有什么目的,但是思来想去第一是向自己报复,第二是薄家的家产,不然还有什么能让薄烟和穆萧阳在一起并且……还能沉寂这么多天而不闹上门来找她?

    蔡青奕和薄烟绝对不是能忍受屈辱的人,如果忍受了就说明她们在酝酿一件事或者策划一件事,薄荷每日思来想去大抵也只得了这两个结果,而今日又撞见薄烟和言毕在这里答案就更加的显而易见了,没想到……还真的是如此。

    “我怎么知道并不重要。我只是想知道……言律诗有没有答应薄烟做一些什么事?”就算言毕不老实回答薄荷也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端倪,这样自己也好生早作防范。

    “我怎么可能答应她做一些违背良心之事?”说着言毕自己都笑了。

    薄荷心底冷笑,你做的违背良心之事还少么?

    “谢谢言律诗倾囊相告,下次见。”薄荷干脆利落的起身作了结语,主动撵人。她对这言毕实在无好感,主动给他倒一杯水也算是客气了。

    言毕放下水杯眯起眸子看向薄荷,就这么撵人了?可真是翻脸不认人的无情。

    “希望不是法庭。”言毕缓然的起身,伸手冷冷的看着薄荷笑道。

    薄荷也冷冷一笑,伸手握住言毕的手:“我倒希望是,因为这样,我就能让你再一次尝尝什么叫做失败的滋味。”

    言毕盯着薄荷又深深的瞧了几秒才离去,薄荷转身将言毕喝过的被子丢在沙堆里:“不要了。”

    “你很讨厌他?”湛一凡将脸上的墨镜取下看向薄荷。

    “你能喜欢一个没有三观,节操尽损,并且因为他让你有过不愉快记忆的律师外加富二代吗?”薄荷至始至终就是讨厌这个人,从他给养老院的院长的官司起,从那个院长没有坐牢反而逍遥开始,从那个杰西卡的一杯水泼来开始,薄荷就十分讨厌这个叫做‘言毕’的男人。

    薄荷一脸郁闷之色,湛一凡伸手将拉过来抱进怀里并亲了亲笑道:“好,不喜欢就好。”

    薄荷有些不明白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但笑不语,她不喜欢,但并不代表她讨厌的人对她没兴趣……突然有些哀怨,为什么她要这么优秀?

    却又矛盾的觉得,这才是让他值得骄傲的妻子。

    *

    薄烟竟然来访,实在出乎薄荷的意料。

    彼时,薄荷他们已经做好了午饭,当然是李泊亚掌厨,薄荷他们只是帮忙将桌子搭在沙滩上而已,待食物摆满桌,薄烟竟然就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姐。”薄烟笑脸吟吟而来,薄荷一直都没有小瞧薄烟的智商,今天看来,她的确是不笨。刚刚受邀不来便已经让薄荷断定了她的企图,甚至以为她真的要与自己完全翻脸开战,没想到她竟然会事后带着一个男人主动上来拜访。

    薄荷看向薄烟挽着的那个男人,并不陌生,虽然不是穆萧阳,但却是如今非常出名的一个男明星,多演的都是偶像剧,长的奶油嫩白的漂亮,薄荷这样不常看电视的人是认得,相信在场就更没有人不认得了。

    “这位是……”薄荷轻佻眉梢的看向那男星,就算认得那也得薄烟介绍才行,毕竟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时什么。

    “他是赵昇,姐你认得吧?”薄烟笑眯眯的将男人推上前来,薄荷但笑不语,是认得,但是认得又如何?薄烟始终没说那人对于她来说是什么身份。

    薄荷暧昧的视线让薄烟又急着解释道:“我们是朋友,对吧,阿昇?”说着抬头一脸灿烂的望着那赵昇,薄烟本就漂亮,长的柔弱的像只小白兔似的,一装可爱必定天下无敌影后也自感不如,可爱的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心动。

    “对,我们是朋友。”赵昇温柔的低头看着薄烟,但是眼里的爱意却是骗不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

    “我看是男女朋友吧?”醇儿嗤笑,手里还在剥着虾。

    洛以为也低头笑起来,附耳醇儿低声道:“我以前还看过这个人的偶像剧,挺喜欢他的……没想到他的的口味这么独特……”

    薄荷抿了抿唇,转身在湛一凡身边坐下来,湛一凡则一直沉默的连看薄烟他们一眼也未曾有,整桌的人除了三个女人搭理了一下他们之外其余的三个男人显然都把薄烟和她的‘朋友’当做了空气。

    薄烟一向都自来熟,自然都已经来了必然已经做好了心理设防和准备,拉着那赵昇过来便笑眯眯的道:“姐,你们在吃午饭吗?我和赵昇刚刚好也没吃呢。”

    薄荷睨了薄烟一眼,又瞥向李泊亚道:“做了几个人的?”

    “八个。”李泊亚淡淡的配合道。他们总共就是八个人,桌子也正好坐满,也确实多不下那多余的二人。

    薄荷勾了勾唇看向薄烟,虽然明明就摆了一桌子菜但却还是道:“你听见了。不好意思,那会儿邀请你不来,所以现在你来……?”做什么三个字薄荷没有说出来,但是她相信薄烟懂的。

    薄荷是给尽了薄烟难堪,如果是一般的人只怕已经暴走的离开了,偏偏薄烟还是一脸微笑的道:“没关系。那我们在旁边看着你们吃吧,你们吃完了我们再聊。”

    薄荷摇了摇头,对于薄烟的来访的确是意外,没想到她竟然能这么快的应对了自己的突然袭击,还带了一个明星来。谁不知道言毕的另一个身份是娱乐大亨家族的富二代?薄烟带着一个男明星来的企图就是为了混淆薄荷的思绪,薄荷还能不知道她吗?

    薄荷冷静的吃自己的午餐,而且吃得比以往的任何一餐都要香,一桌子人说说笑笑的就像平常一样,薄烟俨然已经成了透明人。

    在赵昇看来,是薄荷他们在欺负薄烟,他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检察官还有湛氏国际的高层们竟然这么对待他们亲近的人。薄烟兴致冲冲的拉着自己过来,是以为她突然得知自己的姐姐和姐夫们在这边玩,所以才想着过来打招呼,这是薄烟的礼貌。可没想到他们对她竟然如此冷淡,自己是陌生人也就算了,但薄烟至少是薄荷的亲妹妹吧?明明就是一大桌子的菜偏偏就没他们的份儿?不想给他们吃就算了,但是也没必要弄得这么难堪吧?

    赵昇为薄烟感到不平,所以看着薄荷的视线也多了一些冷淡,反倒是薄烟一脸的微笑一直坐在旁边等着。

    他知道薄烟还没吃午饭,因为她急着带自己过来……想到这里赵昇就感到开心,他喜欢薄烟,这个开朗而又活泼可爱的女子。命运在她身上积压了太多的不公平,他当然知道前几个月在薄烟身上发生的事,正是这样他才更加佩服这个身材较弱力量却无穷而且永远带着微笑的女子。谁没有过过去?他赵昇也有不堪的过去,所以她并不觉得薄烟过去的形象有什么不好,这说明她也叛逆过而已,还能说明什么呢?丢失了孩子对她来说已经很不公平了,她那畜生丈夫竟然还要和她离婚?赵昇没来由的心疼这个女孩儿,在她还没结婚前自己就对她表现出了好感,自然也不会因为她遭遇了一场短短的婚姻就对她另眼相待,反而只会更加的心疼她。

    她多么乐观啊,无论命运在她身上施加了多少,她永远都能如此明媚的微笑。不像她的姐姐,永远都是一副高姿态,冷清的对待所有的人,赵昇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往往刻薄而又冷情。他在娱乐圈看过太多的人了,他也受够了太多的虚伪了,所以他更喜欢薄烟这样有着明媚笑容的女子,永远讨厌着姿态高高在上的女子,所以他此刻对薄烟是无比的心疼,自然对薄荷也是无比的厌恶了。

    薄荷感受到背部传来的敌意,薄烟不会那么蠢,毕竟醇儿和洛以为就坐在自己的对面,所以她不会在自己背后露出任何有破绽的表情,那就是赵昇了?

    看来,这赵昇还挺喜欢薄烟的呢?那薄烟呢?是拉赵昇当挡箭牌还是真的在与其暧昧?穆萧阳呢?才是她背后真正的男人?薄荷低笑着摇了摇头,薄烟周围的男人可真多,在这一刻甚至为容子华感到庆幸。

    薄荷擦了擦嘴,总算是吃饱了,就算是背后有人射来锋芒,她也不在乎。

    薄荷起身,湛一凡立即递给她一杯水:“先喝了。”

    “哦。”薄荷接过水杯一口喝尽,然后再转身面对薄烟一脸冷清:“久等了。不知道,有何贵干?”

    薄烟一脸轻松:“还好啦。不过姐你吃饱了就好了。我们……能聊聊吗?”薄烟指了指沙滩,薄荷伸手摸向湛一凡的肩:“可以啊,不过我要和一凡同路,消消食。”

    薄烟有些尴尬的看向湛一凡冰冷的背影,赵昇似乎终于看不下去了,‘噌’的从椅子里站起来怒视着薄荷道:“你别太过分了!”

    薄荷冷笑,终于按耐不住了?她就想看看薄烟今天究竟要怎样丢脸。

    “你是谁?站在什么立场?又凭什么说这种话?请问你所谓的过分,又是什么?”薄荷接二连三炮火似的向赵昇提问,赵昇有些张口结舌的看着她,这女人太厉害了吧?他不过说一句话,她就反之这么多句!

    不过,他赵昇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

    “烟儿她好歹是你的妹妹,她主动热情的来看你,你却这样对她,接二连三的给她难堪就算了,现在她一个小小的请求你都给的这样勉强!你怎么样也是个检察官吧?就不怕别人知道你究竟多么的刻薄寡情孤高冷傲吗?”

    赵昇为薄烟的说辞惹得薄烟一脸的感动,不过还是一副强忍着委屈轻拉赵昇:“阿昇你别乱说,快坐下。这是我和我姐姐的事……”

    薄荷回头看向醇儿,醇儿和洛以为低头嗤笑,有力则是一脸冷酷冰霜,李泊亚全然不关他事的表情,隐在奋战第三碗白米饭,一羽则乖乖的喝自己的汤。只有湛一凡转过来身子,冷冷的看向薄烟一笑:“不知道这位是不是新妹夫?说话有几分水平。”

    赵昇尴尬的看向薄烟,薄烟没有急着否认却给了他一丝的希望,难道烟儿终于对自己有些心动了?她觉得自己今天很英勇是不是?

    这无疑给了赵昇更大的鼓励,抬头便用更加愤恨的眼神瞪着薄荷:“见过恶毒的姐姐,从未见过你这般恶毒的姐姐!”

    “说完了吗?”薄荷冷冰冰的看着赵昇,他的言语虽然刺激不了她,但是她真的不忍心看他这么蠢,难怪这些年只能演言情剧,还永远都是富二代。

    赵昇微微一怔,薄荷的气势实在压人,他竟然顿时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薄烟,”薄荷冷冷的朝着薄烟轻笑,“你确信你要把这个无辜的小明星拉下水?”

    “姐,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薄烟一脸委屈懵懂的模样,想要吸引在场的男士都为她生出怜惜之情?薄荷嗤之冷笑,“听不懂?薄烟,就冲着你今天还叫我一声姐,我都不得不提醒你,我和薄家还有关系吗?你确信你叫我的这声姐不是满含怨恨而是心甘情愿?薄烟,给你难堪是想让你知难而退,既然你不懂得‘知难而退’这四个字的含义那我就更明白的说了。还愿意看你一眼就是给你的最大面子,别妄图到我的地盘来撒野,还想给我难堪怎么着?还想给我使绊子怎么着?还想继续试探我,想知道那言毕究竟给我说了多少?薄烟,你和你妈妈的那点儿心思昭然若揭,整个世界的人都猜得出来,要玩心计?你就给我躲着藏着避着玩儿,别给我眼前晃荡,不然……我让你再一次尝尝上次被千夫所指的滋味。”

    薄荷眯起的双眸藏尽了锋芒,那赵昇听得一愣又一愣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薄烟却抬头冷冷的看来:“果真……是你……”

    “很难猜吗?你要陷害我,我为了自保,做得并不过过分。从今以后你也别再假惺惺的叫我姐了,我听着恶心。”真的,从她知道薄烟勾走了容子华,从她知道薄烟费尽心思只为了让她看着容子华向她求婚,从她被薄烟陷害从而被打的呕心沥血开始,薄烟每一次称呼她为姐姐时,都让她恶心无比!

    她并不怕与薄烟完全摊牌对立,她甚至就在等这一天,把薄烟的小心思揭开,再也没有比这更痛快的事情了。

    “你真狠!”薄烟从座位上站起来红着眼眶看着薄荷,“你究竟为什么这样做!?如果不是你,子华根本不会和我离婚!”薄烟歇斯底里的一声大吼,她一直都只是怀疑,但是真正的从薄荷的嘴里听到这个答案,她还是觉得……薄荷真狠,而自己真的小瞧了她!

    “如果不是你自己,容子华也不会和你离婚。薄烟,你该看看你自己究竟失败在哪里,而不是一味的怪罪于别人。还有你……”薄荷看向那赵昇,冷漠的忽视了薄烟满带恨意和雾蒙的眼睛。

    赵昇突然浑身一颤警备的看向薄荷,薄荷冷冷一笑:“再骂人之前,你是不是该看一下眼前的形式?我这里有多少人,每人一根指头都能把你打的再也演不了偶像剧富二代。当然,我是检察官,我不崇尚打人,因为我本可怜你……”

    “可怜我?”赵昇的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薄荷勾唇,与薄荷心有灵犀的洛以为啧啧的叹道“是啊,瞎子。多可怜。”

    ------题外话------

    ——今天又虐薄烟了哦,O(∩_∩)O哈哈~后面还会有很多机会继续虐她的。(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