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78 教训蔡媛媛

178 教训蔡媛媛

    清晨,薄荷推开木窗,凉爽的海风伴着咸咸的味道吹进屋内。虽然闻着那浅浅的腥味有点儿不太舒服,但是凉爽压过那一点儿不适,这个清晨依然是清新而又舒爽的。

    薄荷在窗边坐下来,单手托腮的看着窗外的风景,穿过椰树便是金黄色的沙滩,沙滩之后的便是海天一色的美景。海岩岛,从未觉得它如此美丽过,即便当出来散心的时候,也不曾觉得它真的犹如广告那般所说的人间仙境。但是今天,薄荷平静的看着这里,吹进屋内的海风吹着她的头发,吹着她斜肩的大体恤,趴在窗户上,她竟觉得这里美的不可思议。

    身后突然一热,腰间一紧薄荷微微侧头,看到湛一凡俊逸的侧面,薄荷弯了弯唇角:“嗨。醒了吗?”

    湛一凡的吻轻轻的落在薄荷耳朵上,脸颊上,炽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脸上,颈脖上,薄荷微微的仰着头,轻哼了一声:“一凡……”

    因为昨天太累,所以他们吃完饭回到房间洗过澡薄荷便在湛一凡的怀里安静的睡了,两个人睡得都很沉,薄荷刚刚醒来还听见湛一凡那非常平稳而又香甜的睡眠呼吸。

    湛一凡的手轻轻的揉着薄荷的腰腹,手指挑着她T恤的下摆便想要钻进去,薄荷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便摁住了他的大手。

    湛一凡顿了顿,笑着又亲了亲薄荷的脸,低低的道:“宝宝,早安……”

    薄荷微微一笑:“嗯,早安。”

    湛一凡抬头看向窗外的景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记得吗?”

    “什么?”

    “第二天,你给我做按摩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男人说完便低笑了两声。

    薄荷却气恼的捶着男人圈在自己腹部的手臂:“你还说呢,你那天可是欺负死我了。”她甚至觉得那是她一辈子都洗不去的污点,被逼成为情妇又被逼成为他的按摩女。

    湛一凡突然弯腰将薄荷从椅子里抱起来,薄荷吓得立即圈住他的脖子,紧张道:“干嘛?”

    “今天,还给你。”

    “嗯?”薄荷还没明白,湛一凡抱着薄荷已经转身大步的向外走去。

    “我还没洗脸刷牙……”薄荷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挣扎,湛一凡却只走也不管她的那点儿微小的力气。很快就到了那天的房间,依旧是那些一模一样的摆设,就连窗户上挂的风铃也没有变,风一吹就叮铃铃的作响。

    湛一凡轻轻的将薄荷放在床榻上,伸手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喂——”薄荷低喊,“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当然。”湛一凡脱掉身上的T恤,只留着身下的长裤。说完便伸手去替薄荷脱衣服,薄荷立即抓紧了自己身上的T恤,她对湛一凡的心思表示怀疑,真的只是按摩?

    “那你脱什么衣服?”按摩师又自己脱衣服的吗?

    “这是泰式按摩,男人当然要脱衣服了。”湛一凡轻轻的眨眼解释,说着还微微用力的将薄荷护住她自己的手臂拉开。

    薄荷敌不过湛一凡,身上的T恤很快就被连拉带扯的脱掉了,薄荷睡觉一向不喜欢穿内衣,所以T恤一失守上半身就失守了。

    薄荷转身便趴在了床榻上,红着脸回头一脸委屈的看向含笑的湛一凡:“我可不可以不要这个按摩?就当是我当初欠你的好了,你现在也不欠我,不用还回来,真的不用。”

    “那怎么行。”湛一凡一本正经严肃,“当初,我那是不知道你就是我的未婚妻,更没有料到今天你我是如此相爱的夫妻,所以才做了那些荒唐事。所以,今天既然我们已经回到最初相遇的地方,也有这个机会,我当然要将这些应该你的统统弥补给你了。”

    薄荷张口结舌的顿住,这也算是理由?

    “但我才是当事人,我表示拒绝,也不行吗?”薄荷看了一下四周,竟然没个遮挡物能让自己遮一下身子,湛一凡将她的T恤扔到了远远的地方去,薄荷这才觉得他也许是认真的?

    “当然不行。”湛一凡给了一个薄荷意料之中的无赖答案。

    薄荷懊恼的垂头,湛一凡立即拍了拍手,门被推开,女仆端着按摩所需要的乳液等走了进来,一样一样的放到架子上,薄荷掩着自己的脸,连让女仆看见的勇气也没有。

    等女仆走了薄荷才闷闷的问:“还是上次的那几个女仆么?”

    “不是。他们每一次分配的人都是随机抽过来的。”湛一凡开始洗手,薄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她的确是有些腰酸背痛,但是他能按摩么?她真怀疑他会一个大手就把自己的腰给折断了。

    湛一凡很快就干净了手,薄荷有些紧张起来,突然感觉到湛一凡在脱自己的内裤,薄荷立即回手按住,因为她昨晚睡觉只穿着T恤和内裤,所以到时替他行了方便,可是薄荷这个时候还是很紧张,也不确定他是否只是给自己按摩,所以心里非常的不安。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小手,轻轻的按了按薄荷的手心,一下又一下,力道到时十分轻盈,薄荷竟然觉得十分舒服。

    “放心,我今天就是让你舒服的。”湛一凡轻轻的吻了吻薄荷的手心,薄荷看向他,湛一凡微微一笑:“当初,你是怎么替我按摩的?”

    “坐你背上……你可不能坐!”薄荷立即瞪大眼睛,湛一凡毕竟是个大汗,一米八几,身材又结实,薄荷只想着都觉得自己要被他一屁股坐的吐血。

    湛一凡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宝宝,你真的太可爱了,重点是坐吗?”

    “那……是什么?”薄荷迷惑了,看湛一凡这神情认真的模样,薄荷开始怀疑,他是否真的就是想给自己按摩一下而已?

    湛一凡静静道:“耐心,温柔和力气。”

    薄荷微微一顿,耐心,温柔和力气?

    想起来,当时的自己虽然很不甘心,又是第一次做什么都很忐忑,但还是仔细的给他按摩完了。

    只是现在被他这样判定,薄荷还是微微有些脸红:“我当初……有这样吗?我明明是被逼无奈。”

    面对薄荷的扫兴湛一凡显然完全不放在心上,只管拉着薄荷的小内内边缘往下轻轻拉去,拉过大腿拉过小腿最后从脚尖上褪下,薄荷美丽洁白的背影便干干净净的落在了湛一凡的眼前。

    薄荷趴下头,想要阻拦似乎是不可能了,既然抵不过他的决心那就……躺着享受吧。只是,还是忍不住的紧张,听见他在捧乳液的声音,薄荷干脆捂着自己的脸,单纯的相信了湛一凡是真的只给自己按摩而已。

    冰凉的乳液从背脊滑向脚心,薄荷紧紧的拽着手心。原来,躺着的人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轻松,比当初给他按摩还要紧张,薄荷微微的咬着唇,闭着眼睛等待着这场才刚刚开始的按摩……

    湛一凡伸出大手,黝黑的大手轻轻的从薄荷洁白的背脊上揉开透明的乳液。力道并不轻,但是也不重,非常合适的从薄荷的肩颈上开始按揉,薄荷的肩颈一向不太好,被湛一凡捏的有些疼,但是疼过之后的那种舒服却又是难以言喻的。

    “舒服吗?”湛一凡低声问。

    薄荷哼哼道:“嗯……”显然已经开始享受了。

    湛一凡勾了勾唇,大手来到薄荷的脖子处揉捏,因为有乳液的作用,所以在腻滑的作用下反倒十分的舒服。这是薄荷这一辈子第一次被人做按摩,全身心紧绷的情绪也渐渐的因为湛一凡适中的力道而放松了下来。

    渐渐的,薄荷开始享受了起来,只是当这享受渐渐的变了些味道她才意识过来,‘按摩’根本就不可能是湛一凡这色狼本真正的目的,就因为她在屋内拒绝了他,所以他才会把自己又骗又哄的骗来以按摩之名实行不轨意图之实……最终,自己还是被吃了。

    只是,薄荷心里在怀疑一件事,所以下意识的担心着湛一凡的力道,几次三番的才让他控制了力道,湛一凡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始终没有怀疑薄荷究竟在担心着什么。

    *

    洗了澡,吃了午饭薄荷又开始收拾行李,因为他们要准备回云海市了。

    浪费了一上午的时间在‘按摩’这件事上,薄荷不由得有些埋怨湛一凡,因为她还想着能去沙滩上走一走呢,现在只怕也是没望了。

    湛一凡一直偷偷的瞧着薄荷,临走时还是将她拉到了一边去问:“你的腰,是不是真的痛了?”

    薄荷想起来自己在那个时候说腰痛让他慢点儿,而湛一凡也非常听话的慢到最后。但其实,薄荷一点儿都不痛,那完全就是骗湛一凡的,想让他控制一下力道,她心里在怀疑一件事,只是这事儿自己也不确定,心里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着,所以才没有告诉湛一凡,所以才编了这个借口。

    薄荷犹犹豫豫,第一次如此不干脆。

    “我……就是有点儿酸。现在好多了。”说着还朝湛一凡微微一笑,原本埋怨他浪费了自己去沙滩的事也给释然了。

    “真的?”湛一凡还是有些不确信,“是不是我给你的按摩做重了?”

    薄荷立即摆手:“不是。挺舒服的,就是后面如果不那个……应该会更好。”虽然他后来抱她去水床做了那事儿,但是薄荷因为紧张并没有觉得像以前那么舒服。整个神经都绷的紧紧的,直到最后,都不如以前那么畅快,自然也有湛一凡一直慢到最后的原因……

    湛一凡看见薄荷拿水盈盈的红脸,忍不住的捏了捏:“没事就好。今晚好好休息,嗯?”

    薄荷立即点头:“嗯。”

    湛一凡微微叹了口气,伸手将薄荷抱进怀里拍了拍她的背:“对不起,或许是我太莽撞了,你毕竟是个小女人,而我是大男人,你的体制一向弱我是知道的,我不该抱你去水床……”

    薄荷听着湛一凡的忏悔勾唇浅笑,还算他很有良心。只是……薄荷伸手悄悄的摸向自己的小腹,她是不是真的……有了?不然为什么例假还迟迟未到?已经晚了快二十天了。薄荷想,她也许该先去买一根验孕棒回家试试?

    所以,在没有定论之前,她还是先不要告诉湛一凡了。她心里并不想那么早想要孩子,但她知道其实湛一凡想要,所以她不想要湛一凡失望,如果有了……再告诉他吧。

    到了机场,湛一凡去办理手续,薄荷则在休息厅里带着行李等着,心里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有了这件事,所以完全没注意左前方出现的两个身影。

    从大厅入口处走进来两个身影是两个年轻少女。左边的少女看见了一身长裙的薄荷,便拉住右边的少女激动的道:“媛媛你看,那不是荷一欢乐城的总裁夫人吗?昨天我们有看见的,对不对?”

    右边的少女脚步一顿,抬头望去,果然是薄荷。

    少女神色一冷,盯着薄荷的方向冷冷咬牙道:“竟然还能在这里遇见……晦气!”

    “你说什么?”左边的少女比较没有心机,因为没有听清所以又问了一遍。

    “我说,晦气!”右边的少女冲着左边的少女不爽的一声低吼,“聋子啊?”

    左边的少女一愣,随即眼眶便红了:“媛媛,你怎么这样对我?你怎么了?”

    “哼。你去办理登机牌吧。”右边的少女并不在乎左边的少女是怎样,丢下一句话便大步的朝薄荷走去。昨天人太多,她拿她没办法,但是今天可不一样了。这里虽然是机场,但是这个时候人并不多,而且她正落单,在少女看来是个十分好的时机。

    薄荷正在用手机上网查怀孕的一些初兆,并未注意左前方正走来一个什么人,直到头顶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唤:“表姐?”

    薄荷抬头,还未看清眼前的人,‘哗’的一声,脸上便被来人重重的泼了一瓶子水。闻味道,应该是苏打水,薄荷也经常喝的一款。

    薄荷心里冷笑,这究竟是什么日子?一个月内,她被人泼了两次水,而且还都是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原因就中招了。

    抬头望去,薄荷看见了一个她无比熟悉的人,蔡媛媛。

    周围有人看来,不过都没人敢靠近过来探一探,都是遥遥的望着,包括那个被蔡媛媛丢下的少女,很惊奇的看着蔡媛媛竟然泼了原本离她世界应该很遥远的湛氏国际总裁夫人呢。

    薄荷轻轻的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放下手机缓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薄荷原本就有一米六几的个子,穿了松糕凉鞋很容易便是一米七几,比起刚刚一米六的蔡媛媛高了不止半个头,所以一站起来,薄荷便低头俯视了蔡媛媛,蔡媛媛竟忍不住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你……这是你应该得的!你别以为你曾经对我做了什么我不知道!”

    薄荷还未说一句话蔡媛媛便先发其声的指着薄荷责骂道。

    薄荷眯了眯眸子,冷冷一笑:“哦?蔡媛媛,我究竟对你做了什么,你今天才做出这样激烈的举动?”

    薄荷并不狼狈,因为气势就在那里,硬生生的赢了蔡媛媛几十倍。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呀。蔡媛媛,你这样突然的攻击,是对我造成了人身攻击,我可以要求法院对你判处民事处罚。你究竟有没有想过?”

    薄荷轻慢的擦着脸上的水珠,冷冷的视线投在蔡媛媛身上,就像是一把利剑,刺得蔡媛媛躲哪里都疼。

    “你、你别吓唬我!”蔡媛媛有些紧张了起来,其实她就是一时冲动,却没想到薄荷根本就不怒,反而能这么冷静的和她说什么人身攻击,什么犯法,什么处罚。

    “我这不是吓唬你,你该不会忘了,我是什么职业吧?”薄荷看着微微有些颤抖的蔡媛媛就明白,她根本就是一时冲动,但就算是冲动,也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她薄荷更不是为她冲动买单的人物。

    蔡媛媛死死的咬着牙握着拳头却依旧一副抵抗的模样:“检察官又怎么样?你当初对我和我哥哥做的龌龊事,你难道忘了吗?我受的那些苦,那些折磨,那些病痛,你忘了吗!?”

    湛一凡正巧这时走了回来,远远的便看到薄荷和蔡媛媛站在那里对恃,而薄荷的头发脸和衣服都湿了,蔡媛媛的脚边又躺着一个瓶子,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发什么什么事。

    “怎么了?”湛一凡走到蔡媛媛背后冷冷一问。

    蔡媛媛被吓了一跳,回头有些惊恐的看向湛一凡。

    薄荷冷着面孔:“就你看到的这样。”

    湛一凡面色一沉,低头便直视向蔡媛媛。

    蔡媛媛哪里受得住湛一凡的厉光?她只遥遥的见过湛一凡对薄荷温柔的神情,还以为他真的是个温柔性情的人,可现在似乎才察觉到,这湛一凡并不是一个像对薄荷样温柔的人,应该说……可能是个很恐怖的人!

    他的双眸,比薄荷的冷眼直视还让蔡媛媛感到害怕,好像直视了蔡媛媛脆弱紧张的内心,只是一眼蔡媛媛便害怕的低下了头。怎么办?蔡媛媛恐惧的想着,她原本以为只有薄荷一个人,是逮着空子才敢冲动的过来做了这事儿的,现在这个男人出现了,蔡媛媛真的怕了……

    “我……我……”蔡媛媛想,这个男人也许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妻子是个多么卑鄙的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如果把薄荷的真面目当着他的面揭露,他是不是就会讨厌薄荷了?指不定还会感谢自己替他做了这样的事。

    对,他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喜欢这么有心机的女人呢?蔡媛媛敲定了心底的注意,抬头便看向湛一凡道:“表姐夫,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

    薄荷微微一顿,这蔡媛媛……是想做什么?还不是他想的那样?薄荷到有一丝期待起来,她很期待这蔡媛媛又在打着什么主意,当然,自己被她泼了这一下是没有完的。

    远处蔡媛媛的朋友见到湛一凡出现便拖着想着跑了过来,她虽然不知道蔡媛媛究竟为什么做这种事的,但是作为朋友她担心蔡媛媛的安危,所以便跑了过来,至少能给蔡媛媛当个臂膀吧?

    蔡媛媛并不知道自己的朋友过来了,而是看着湛一凡那俊逸非凡的脸有些激动又有些心跳的道:“是这样的,表姐夫。去年,表姐对我做过一件很过分的事情。就是十一月底的时候,那个时候您并不在,在我姑姑给她和薄烟表姐准备的宴会上,她竟然把我打晕然后扔在卫生间,还找人给我脱完了衣服。我们堂哥蔡利也是被她暗算,竟然……竟然被绑着一个和一个男人睡了,我哥从那以后取向就不正常了,疯了段时间竟然和一个男人好上了,气的大伯差点儿中风。这一切都是表姐做的,我知道表姐夫你是无辜的,但是表姐你以为你做的这一切能瞒天过海吗?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做了这种昧良心的事,你不曾感到后悔吗?蔡利是你表哥啊,我是你表妹啊,你怎么能对我们做出这种事呢?”

    蔡媛媛一脸正义的对着薄荷,就像一个警官在审问薄荷一样,还拿质疑的眼神瞪着薄荷。

    薄荷看了湛一凡一眼,憋住才没笑出来。

    告状!?她竟然傻得去向湛一凡告状!?

    薄荷摇了摇头,嘴角浮现一抹让蔡媛媛不明白其意的笑容。而湛一凡则神色未动,就像是没听见蔡媛媛究竟说了什么似的,就在蔡媛媛心里有些不安时,薄荷抬起手便给了蔡媛媛一个措手不及的巴掌。

    “啪!”的一声,响脆的巴掌声在空荡的机场大厅响起。蔡媛媛背后的朋友则顿住脚步,惊诧的看着这一幕,媛媛……媛媛怎么被打了?少女正要上前,却突然看见薄荷冰冷的眼神和笑容,少女的脚步忍不住的一顿,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还是最好不要出去?

    薄荷甩了甩自己发疼的手,这一巴掌的确是用了力道的,蔡媛媛脸上那无根鲜明的指印,非常的好看而又鲜明。薄荷并不觉得自己过分,她知道如果这一次不给蔡媛媛一个教训,不让她真正的明白她的立场,那么这件事就永远都不会结束。

    “你……你打我!?”蔡媛媛捂着脸愤怒的抬头看向薄荷。

    “打你,怎么着?”薄荷冷冷回道,一个眼神便将蔡媛媛的愤怒吓缩了几分。

    “照你说的,你叫我一声表姐,我作为一个表姐,难道不该打你这一巴掌?”

    蔡媛媛身后的女孩听见了就更是意外了,这蔡媛媛竟然有个这样大牌的表姐?而自己竟然不知道。但既然是表姐,蔡媛媛刚刚为什么做出那样的事呢?

    “你……”蔡媛媛咬牙的瞪着薄荷,“你究竟算哪根儿葱!?”

    “那你又算哪一根?蔡媛媛,你别太幼稚了。别被人利用了,到死都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薄荷真是讨厌透了这种没脑子的女孩,活该这一巴掌,活该当初被薄家被蔡家的所有人耻笑。

    “我……我怎么被利用了!?”蔡媛媛不服的扬起自己的脖子,她凭什么这么样说?

    “刚刚那些个对我与你和蔡利被陷害的事,是你姑姑还是你薄烟表姐给你分析出来的?”

    蔡媛媛一愣,似乎没料到薄荷一下子就说准了。

    薄荷在心里冷笑,她就知道,要么蔡青奕要么薄烟又拿了这个蔡媛媛当枪使。

    “怎么,你以为我会不知道?蔡媛媛,你这样的智商还没死都该感谢上天对你的怜悯了。当初你和蔡利想对我做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被蔡青奕利用,你和蔡利想打晕我,想让我在婚礼前名誉尽毁,蔡媛媛你以为你的动机很良么?你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你为你的行为所付出的代价!而我,早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蔡利的改变是他自己心里的因素,而你的那场病至少也证明了你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的侵害,你难道还不改感谢我的仁慈吗?”

    她的思想,并没有那么龌龊,所以当初才没有找人真的强了蔡媛媛,就连蔡利都只是让一个男人和他睡一觉而已。至于蔡利,薄荷就不清楚,他的性取向怎么就真的变了?难道是因为李泊亚后来真的找了一个男gay强奸了他的原因?就算是,那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我、我没有……”蔡媛媛已经不想承认自己当初想要陷害薄荷的事,她看向湛一凡,发现这个男人至始至终竟然都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终于开始慌了,怎么办?

    脸火辣辣的痛,这一巴掌算是白白的挨了。

    “蔡媛媛。”湛一凡突然说话,薄荷看向一直沉默的湛一凡,蔡媛媛也看向湛一凡,眼露一丝希望,难道这个表姐夫终于看清薄荷的真是面目了?终于肯相信自己了?

    湛一凡却冷冷一笑,彻底的击碎了蔡媛媛的希望:“我还想着,究竟什么时候能亲手教训一下当初妄图欺负我媳妇儿的人,没想到你竟然亲自撞上来,还做了这种事?”

    蔡媛媛狠狠的退了两步,看向湛一凡轻轻的拉起薄荷那一抹湿掉的发丝。

    “我……我……”蔡媛媛妄图解释,可是话却结结巴巴,竟然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她的心开始颤抖,此刻竟已经感觉不到脸有多痛。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好恐怖,好像一个巴掌就能打死自己。

    湛一凡突然抬手,蔡媛媛捂着自己的耳朵便尖叫:“啊。别打我——”

    薄荷冷眼看着,湛一凡一声冷笑:“我不打女人。更不打你这样的女人,因为,会脏了我的手。”

    蔡媛媛抬头惊恐的看向湛一凡,那他要做什么?

    湛一凡轻轻的握住薄荷的手,摊开她的掌心,轻轻的呵气,温柔的抬头看向薄荷问:“手疼不疼?”这倒是他真正关心的事,刚刚那一巴掌用的力道呀,真是心疼死他了,毕竟这力是相互作用的,一个巴掌没有脸是绝对拍不响也拍不出那五个鲜明的指印的。

    薄荷脸一红,湛一凡关注的主题让她有些哭笑不得,但也窝心,刚刚被泼的郁闷也一扫而尽去了。

    看着薄荷摇了摇头,湛一凡才放了心。

    蔡媛媛糊涂了,他不是要教训自己吗?那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就在蔡媛媛心里着急时,湛一凡已经挥手让远处的警卫巡逻人员走过来。

    “湛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吗?”这里的人没有不认识湛一凡的,他的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毋庸置疑一定会为海岩岛带来无尽的收入和经济发展,而且他还有私人飞机就停在海岩岛的机场,他们人人都认识湛先生和湛太太。

    “这个,麻烦你们带去警察去,扰乱公共持续,对陌生人造成人生攻击,极具危险性。”湛一凡不耐烦的指了指蔡媛媛,蔡媛媛脸色剧变:“你们不能这样做!表、表姐,我是你表、表妹啊!”

    薄荷蹙眉,看向蔡媛媛:“难道,她们没告诉你吗?”

    蔡媛媛一顿:“告诉我……什么?”

    “我,和薄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连薄家,连蔡青奕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了,请问我和你还能有什么关系?”

    蔡媛媛顿时面如死灰,就如同纸一般变白。警卫人员上前便将蔡媛媛反手押注,可怜她一个小姑娘只能被押着什么反抗也做不了。

    湛一凡轻轻的侧了侧身子低声对那警卫人员道:“关一个星期就可以了,别做出过分的事。”

    那警卫人员严肃的点了点头:“湛先生吩咐的事,我们定当办好,放心吧。”

    湛一凡扬了扬下巴,蔡媛媛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转身蔡媛媛就看到了自己的好友,立即欣喜若狂的求助:“晓晓,救救我,晓晓!”

    可惜那叫做晓晓的女孩只能失望的看着她:“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我……?我怎么样?”蔡媛媛不解了。

    “明明就是你当初伤害了湛夫人,你刚刚竟然还向她泼水!你以为我没看见吗?”晓晓并没听见蔡媛媛之前所说的话,就只听见了蔡媛媛的那些错,所以打从心底的也对这个朋友失望了。她每日指挥自己就算了,她觉得她们是朋友自己要多多的包容她,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容忍很有可能会造成自己往后悲惨的下场,指不定自己什么时候也被蔡媛媛给泼一瓶水?

    蔡媛媛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朋友,似乎根本就没想到她会说着这样的话来。

    “晓晓,晓晓……薄荷你这个贱人,薄荷你这个贱人!”

    蔡媛媛喊叫着被警卫人员带了下去,薄荷摇了摇头,都这个时候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嘴上积德吗?骂人对她有什么好处?只会越来越让湛一凡心狠,想要教训她更多。

    薄荷当然听见湛一凡喝那警卫说的话,关一个星期,也算是教训了,希望蔡媛媛在里面能深刻的认识到她就不该来惹他们,也不该做事那么冲动。

    薄荷看向那,她是早就看见了这个女孩在后面,所以才刻意的讲话说的模棱两可,终究都是小姑娘,很容易的相信了蔡媛媛她自己才是始作俑者。

    “你是她朋友吗?今天的事,让你见笑了。”薄荷主动打招呼,她想,必须让这个女孩回去能闭嘴不向任何人说蔡媛媛的下落才是。

    “是……从前是。”那晓晓有些紧张的点头,还朝着湛一凡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很喜欢你们哦。特别是湛先生,我是非常好崇拜的!我学的是设计工程学,对于湛氏国际能在中国建欢乐城感到非常激动和期待。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也没有让我失望,里面的房屋建造就和我当年去威尼斯所见的所差无几呢。所以就更加的佩服了。”

    薄荷没想到竟然湛氏的小粉丝,含笑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轻咳了一声,俊脸上闪过一抹怪异的神情。

    “好好学习吧。希望以后能在商场上见到你的身影。”

    “是,湛先生!”晓晓又深深的朝湛一凡鞠了一躬,薄荷微笑着问:“你叫什么?”

    “我?哦,栾晓晓。”少女微笑。

    “栾?”薄荷微微蹙眉,“莫不是云海市的栾氏?”如果是,薄荷就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栾氏是云海市四大家族之一,地位还在薄氏鼎盛之时之上,非常的显赫。她知道栾氏家族儿女多,所以不认识的也并不奇怪,真实也并没有见过几个。

    “是。”少女点了点头,“我父亲是排行老三,所以您应该不知道我。”

    薄荷微笑,这女孩倒是挺符合她的胃口,就是人单纯了些,但是似乎很善良,也很真诚。

    “你也回云海市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薄荷突然邀约。她想,通过一段同行,回去之后绝对能保证这个女孩不说出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栾晓晓顿时喜上眉梢:“可以吗?”

    “当然。走吧。”薄荷牵起栾晓晓的手,“先陪我去换个衣服?”

    “嗯,好。”栾晓晓点头,跟着薄荷找出干净衣服的薄荷向卫生间走去,薄荷回头看向湛一凡,指了指行李又指了指vip通道的方向,湛一凡点了点头看着她们二人消失才带着行李向vip通道而去。

    换了衣服出来,薄荷问起栾晓晓和蔡媛媛是朋友的事,栾晓晓才深深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不出众,长得又很平凡,在家族里又不受重视,所以几乎没有朋友。但是上一次,我听说蔡媛媛生病了,以前我总借作业给她抄,也算是有交往所以就去医院看她。她出院后请我吃饭,一来二去关系就不错了,我也觉得她只是个没心眼儿的女孩,和她在一起虽然总是被她使唤,但是也让我觉得至少被重视,至少还能有个朋友。我也以为我们是朋友,所以这一次来旅行我包了她的一切,无论吃喝住,都是用我四年勤俭节约下来的钱。我们家族虽大,但是对孩子管得都很严,并不会因为你毕业旅行就给你一笔费用,都要自发图强。蔡媛媛她们家家境其实也不错,但是我爸说,从二十八年前开始他们蔡家就开始下滑,到如家的空架子风一吹就会倒,而且似乎又有什么企业要收购他们不准备他们留活路了,我听着也觉得她可怜,没想到她竟然对你做了那些事,你和湛先生都是我喜欢的人,她怎么能这样呢?我觉得我从前真的是看错她了,原来她是不值得我同情的!”

    栾晓晓的懊恼和吐诉似乎让薄荷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蔡家如今是个空架子,而这个空架子是从二十八年前开始巨滑的,因为栾晓晓并不了解商场规则,所以才对自己说出这个让人值得怀疑的内幕。第二件,这个栾晓晓姑娘非常的孤单寂寞啊……

    薄荷眯了眯眸子,突然有些怀疑,这蔡家的落漠莫不是和薄家有关系!?不然为何这么凑巧?正好二十八年!?薄荷又想到薄光暗地里经营基地的事,他并不表面所看来的那般简单,所以这件事如果和他有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

    薄荷隐约间似乎有些明白了,但是却又不太明白,事实会像自己所想的那般吗?心里揣测着,越来越深,越来越迷惑……却又有些执著的肯定。

    看来,自己得从蔡家下手看一看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