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77 那个童真的你

177 那个童真的你

    “隐……真的可以吗?”

    “夫人和先生放心去吧。我在这里能照顾好一羽的。”

    隐一脸的稳沉模样让人安心而又信任,可是薄荷从来没有丢下一羽自己离开的很远过,看到一羽还坐在地上玩积木好像什么也不知道薄荷就心生愧疚。

    湛一凡已经坐在车里等着,薄荷却还在那里依依不舍。其实也不是不舍,就是有些不放心,虽然他们把一羽和隐送回西区别墅,因为这里对一羽来说相对要熟悉,但是今晚薄荷和湛一凡应该是无法从海岩岛赶回来的,所以薄荷有些担心一羽晚上看不见自己会不安。

    隐看出薄荷的犹豫,又望了眼停在不远处的加长车,看不见车里情况便又安慰道:“夫人,放心吧。前天晚上一羽没有见到你虽然不安但也早早的睡了。”

    薄荷最后看了眼一羽:“是哦。那我走了,如果晚上他有任何的状况,给我打电话,好吗?你们想吃什么就给张姐和刘姐说,她们什么都会做的饿。”拍了拍隐的肩,薄荷郑重的将一羽托付给隐,隐虽然不说话,只看着薄荷稳重的点了点头。

    薄荷转身大步而去,连头也没回。坐上车,微微的吸了口气,直视前方:“走吧。”

    小丁负责送他们去机场,开的是那辆加长车。

    湛一凡合上摊在膝盖上的笔记本暂时结束工作便坐了过来,薄荷正在看着窗外发呆,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薄荷立即翻开包包拿出电话,一看号码薄荷顿了顿,看向湛一凡:“是律师的。”

    “律师?”湛一凡轻挑眉梢,薄荷并未将母亲和薄光的离婚事宜交给律师处理的事告诉湛一凡,便没有急着的先给他解释,而是接起电话严肃的道:“喂?钱律师,事情有不妥之处吗?”

    “是的,湛太太。”钱律师有些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我刚刚见了薄先生。他把离婚协议书……给撕了。”

    薄荷拧眉,冷冷一笑:“他倒是厉害。我先前给你的备份呢?”

    “有。就是没有了夫人的签字。”

    “没关系。他能撕你就再给他一份儿,找个恰当的时机,让我想一想……”薄荷想了一下,立即道,“下下个星期,是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的结婚纪念日,我会给你入场券,你当着众人的面给他就是。”

    “这……妥当吗?”

    “钱律师,我相信你比我更擅长用计。这件事我全权委托你帮我办妥,有任何问题你可以问我,但是我想你必须要比我更有自信能办到这事。必要时,拿法律威胁。”

    “是,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薄荷才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也猜了个七八分,轻轻的揽着薄荷温柔问道:“是可靠的律师吗?”

    薄荷点了点头:“她知道我的身份,曾经帮我办过不少事,而且……是花延曲的同窗。”

    “你信任就好。但既然这事既然已经交给律师去处理了,就没必要在烦心,今天我们是去开心的,知道吗?”湛一凡捏了捏薄荷的鼻梁,好不容易甩下那两个拖油瓶电灯泡,好不容易有了个二人世界,他不想别的任何事叨扰了他们。

    薄荷想了想点头:“你说得对。好不容易有个周六,好不容易能去欢乐城,我该开心才是!撕了那离婚协议又如何?他撕一份我就再给他一份,就算他打定了主意不签,那我就只能走正经途径,总是我拿办法去逼他,而不是他那办法来逼我。”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薄荷的表情却并不见好,依然是严肃阴沉,她也想着开心,但刚刚的那通电话就像是一个定时闹钟在催促着她快些解决这件并不是那么容易甚至有些棘手的事。

    其实。至从那日从薄家回来之后她就猜到他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签了离婚协议,他对母亲似乎有一种近乎于变态甚至疯狂的执著。如果不让他们见一面,这婚究竟能不能离?如果不让他认识到事实,他会不会就此放过母亲的人生?

    薄荷并不确定。

    湛一凡突然压倒薄荷,将她压在长长的沙发上。

    因为是加长车,所以车里很宽敞又豪华,地上也有非常干净的地毯,就算后面的人开party也影响不了前面有隔音板的司机。同样,也非常方便那些富豪们在这样的地方玩女人,一个完全隐蔽的空间,就算车子行走在路上,也没人能看的见车里究竟在发生着什么。

    湛一凡将薄荷压在身下,薄荷便感觉到了他的蠢蠢欲动。

    薄荷的脸不由得一红,立即推攘着沉重的压着自己的男人:“干什么,快起来……”

    薄荷穿了一条银光绿的长裙,v领交叉,因为走得早所以外面披了一件天蓝色的针织衫,突然被压倒,身上的针织衫自然的向后滑去,胖兔自然成壑。湛一凡的手轻轻的揽着薄荷纤细的小腰贴着自己,邪邪的笑着道:“我们来做些开心的事。”

    薄荷一听,立即慌张的推攘的更厉害了:“你疯了?这是车里!”

    “没人能看见,也没人听见。”这玻璃就算是往外面的人趴在上面也非常难看的清里面的情形,而隔音板不用担心司机小丁可能听见什么,再说了,湛一凡此刻兴致极高,盯着薄荷就像盯一头小绵羊似的,饥渴难耐,哪里愿意放开她。

    “一凡,别乱来……”薄荷紧张了,如果他真的乱来,她是反抗不住的,因为他只要一认真并且耐心起来,她很容易便会瘫软在他怀里。

    “嘘……”湛一凡缓然的俯在薄荷耳边,勾唇浅浅的喷着热气道:“去机场至少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会寂寞的。”昨晚,他根本就没有要够她,只不过一次她就睡了过去,似乎特别的疲惫。而他也不愿意自己莽撞的伤了她,所以总是特别的耐心和仔细。

    此刻在车上,让他突然想起她去机场接自己的那一天,也是在车上,却什么都没做成,现在当真是挠破了他的心肝儿了。

    “我才不会……唔……”薄荷挣扎着话还未完湛一凡却已经偏头吻了过来并死死的堵住了她的嘴。薄荷想到现在还在大马路上,并且窗户外还有阳光投进来,她不敢,她真的害怕有人看见……但是湛一凡的吻那样的霸道,不容拒绝,不消片薄荷就虚软在了湛一凡的怀里。

    湛一凡轻轻的拉着薄荷的裙子,薄荷立即按住他的大手,睁开迷蒙的眼睛躲开他的嘴低喘道:“不行,裙子皱了……”

    “我们带衣服了哈,不怕。”

    “不行,我就喜欢这一条……”今年的新款。

    湛一凡顿了顿,建议:“那我们现在就脱了,然后整整齐齐的叠到一边去?”

    薄荷又摇头,眼睛避着湛一凡的直视挣扎着要坐起来,湛一凡一手立即扑到,低头便再次堵住薄荷的嘴,小样儿,想逃?别以为他不懂她的小心思。

    最终,薄荷还是在车里被湛一凡吃了个一干二净,下车时即便外面的天气已经好的烈日当空照薄荷却依然披着针织衫不肯脱下,就因为她裙子的v领处被某人邪恶的种了一个草莓。虽然收拾的很干净,但是薄荷总觉得这么走在路上怪怪的,就连小丁偶尔看来的一个眼神也能让她心虚,最后只能闷闷的去掐湛一凡腰部上的嫩肉才能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怒。

    他倒是满足了,倒是得意了,她却丢人了……这辈子,第一次的车震倒是奉献在这个早上了。

    湛一凡毫无知觉,就算被薄荷掐了也只是低头温柔一笑反倒让薄荷没了脾气,一只手拉着薄荷一只手拉着行李箱,两个人很快从vip通道过了安检。私人飞机就停在湛一凡租的停机坪里,湛一凡在回来的那一天便打了招呼办了手续,所以飞机的各项检查已经完成就等着主人登机了。

    小丁将薄荷他们送到安检口便回去了,薄荷和湛一凡则缓然的办了手续,然后登机出发前往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海岩岛。

    *

    再一次来到海岩岛,薄荷的心情自然不一样。

    上一次是来度假散心,却不小心丢了身也丢了心,这一次是和那个让丢了身又丢了心的男人一起来,并且是参加以他们名字命名的欢乐城试营业。上一次,是落寞的,这一次却是幸福而又兴奋的。就好像两个世界,明明不过大半年时光,她却变了如此只多,她的世界也变了……

    扶着扶梯下了飞机,咸咸的海风吹拂着她的长裙、长发和身上的针织线衫,薄荷抚了一把头发,回头看向正缓然而来的湛一凡。

    好似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却又并不一样的原点。

    薄荷思及至此,突然粲然一笑,轻唤:“一凡。”

    湛一凡微微一愣,脚步也顿住了。

    她何曾这样美的笑过?这个笑,就此印入了湛一凡的心里,再往后的日子里,每每想起来,依旧觉得那是她这一辈子最美最美的时刻。

    早已经等在出口的湛氏国际海岩岛区域总经理郑先生亲自前来迎接,跟着的还有一帮子各种各样的主管,湛一凡拉着薄荷一出现,郑先生就迎上前来,并热情的与湛一凡握手并向薄荷问候而道:“总裁,总裁夫人。欢迎你们光临海岩岛。”

    薄荷也淡而礼貌的与之握了握手,在别人眼中她一贯是这样的形象,冷清而又傲然。

    “麻烦你了。帮我们把行李送去美梨度假村便好,在那里我们有预约的房间。”

    “是。总裁你这边请,我一定让人将你们的行礼安全无恙的送到美梨。”

    美梨度假村?薄荷听着他们的对话,隐约也觉得美梨度假村这个名字的熟悉,但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究竟是哪儿。

    上了头车,依然是加长林肯,薄荷只看着心里便觉得有些怪异,湛一凡低头的时候轻轻笑过,拉着薄荷的手上了车。后面的人看着都在心里称羡他们二人的亲昵,就算是一个拉手的小动作,似乎都比常人做的看起来甜蜜非常。

    一路上,薄荷看着海岩岛的风景,心情也渐渐的越来越开朗起来。

    车里只有他们二人,司机也听不到他们的对话,薄荷才轻轻的一声叹息,看着窗外流逝的风景淡淡道:“我走的时候,只想着,这一辈子应该都不会再回到这里了吧?那真是一场噩梦,躺在那里被人像货物一样的贱卖。”不过,不到这里又怎么会遇见他?又怎么会过上那么几天浑浑噩噩与自己人生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屈辱’的日子。

    情妇……呵,现在想来还觉得可笑,当时他怎么那么可恶呢?

    湛一凡轻轻的将薄荷揽入怀里,下巴支在她的肩颈上,也淡淡的笑道:“怎么能说是贱卖呢?虽然你是我的无价之宝,但是那就是我们的缘分。如果那一次我没有让人支开西蒙,如果那一晚我没有神使鬼差的突然来到这个赌场,如果那一晚我没有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看上了你,怎么会有我们的如今?”

    他相信,如果没有海岩岛的初遇,就算他们日后再见,也不一定能那么顺利的结婚。没有这前戏,后面在怎么相处,必定也是痛苦而又心生间隙的。

    薄荷因为他那一句‘无价之宝’而默默的感动,也为了他们的缘分而感叹,看着窗外飞过的大海椰树,薄荷只觉得这个开始了她和湛一凡缘分的地方,虽然有了暗夜赌场那样的黑暗回忆,但是依然是美得。

    很快就到了他们的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

    湛一凡先下了车,然后亲自护着车门顶护着薄荷出来,此刻已是中午,虽然艳阳高照,但是海岩岛的气候比较怡人并不比云海市燥热,吹着凉凉的海风反而还让人觉得凉爽。

    “总裁,稍后剪彩,剪完彩我们欢乐城就可以迎进我们的第一批客人了。”郑经理从后面走上来报道行程,湛一凡微微的颔首,牵着薄荷的手给郑经理并同别的一行人拥着向早已经准备好剪彩活动的仪式台走去。

    从停车场到欢乐城的大门并不远,所以薄荷远远的便看见了那绿色和蓝色的门牌,大而显眼并且明亮的竖立在威尼斯建筑风格的门头之上。

    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

    荷一……薄荷与湛一凡。

    这是薄荷第一次见到以她和湛一凡二人命名的欢乐城,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情与感动。特别还是在海岩岛这个地方,好像这个欢乐城已经不仅仅是欢乐城了,在她心里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剪彩这样的事薄荷从未参与过,可以说从前在薄家,后来在检察院她都是非常低调的一个人,薄家大小姐骄傲的不让任何人喜欢,薄检察官办案高调的不近乎人情,所以无论是官场还是商界的人都厌恶排斥着她,除了真正受益的老百姓。

    这一次,以湛一凡的妻子,湛氏国际总裁夫人的身份出席这个剪彩仪式却是义不容辞的事,更何况这个欢乐城还带了她的名字。

    站在新闻媒体前薄荷尽量带了微笑,自然,在车上便已经又换了一件稍显庄重复合场景的衣服,高领的白色蕾丝旗袍,高贵而又典雅,却又冷清高洁的像一只荷花,静静的绽放。

    与湛一凡相视而笑,一起剪下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的彩。

    哗啦啦一阵又一阵的掌声,薄荷在上面微笑,与众人一起拍这掌庆祝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试营业开启,做着一个总裁夫人该做的事,却丝毫不知道此刻下面的人群里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那双眸子眼带怨恨的盯着高台上的薄荷,像是想起了什么越想越恨,直到旁边的人推攘了她一下并道:“媛媛,你没事吧?”

    少女怔了一下,随即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一笑:“没事。”

    “可你怎么好像……一副恨着台上的人似的。上面谁和你有仇吗?”旁边的友人好奇的问。

    “没有,怎么可能呢。”

    友人便真的以为女人没事了,盯着台上的一对儿身影由衷的感叹:“哦……欸,你看他们好幸福啊。就是那台上最漂亮的那对儿男女。男的好帅,据说今天有大批的女的都是来看他的庐山真面目的,真没让人失望。那个女的也挺漂亮的,据说来头也不小哇……真幸福,这男的太有钱了,还有这名字据说也是根据他们夫妻两个人的名字取得……欸,媛媛你去哪儿啊?不玩儿了啊?我好不容易拿了两张票的!”

    但少女连头也没回就大步离开了,留下她这次来旅行好不容易才骗上给自己垫了一切费用的好友独自一人。

    薄荷像是听见有人在叫媛媛,下意识的便向人群里望去。

    但是人太多,而且密密麻麻的,就算她如今的视力不错也找不到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声音。薄荷又暗自嘲讽的笑笑,这个世界上叫媛媛的人那么多,她敏感什么?

    薄荷换了一套衣服出来,绿色的棉质碎花短裤配白色T恤,白色凉鞋,非常简单清爽。湛一凡换了情侣体恤,下面穿着亚麻色的马裤,也换了凉鞋两个人才陪着对和别人一起检票进园。虽然湛一凡是老板,但是既然拿了体验票,今天便只想和薄荷像普通人一样在里面欢快的体验欢乐城的魅力。

    两个人都与之前剪彩的模样不太一样,又各自戴着一副墨镜,拉着手在欢乐城里就像一对儿普通的情侣或是夫妻一样,不再引人注目,因为今天最引人瞩目的是眼前这些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

    这是薄荷第一次到欢乐城,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心对欢乐城的渴望已经不似小时候那样的浓烈,但是却依然有个情结在哪里。

    二十八岁,仿佛人生的梦想都在这一岁里实现了。有了母亲,有了丈夫,有了家……还进了欢乐城。

    “这边看看。”薄荷兴致勃勃的拉着湛一凡去了商店,进门便是威尼斯风格的建筑,两边是街道,中间是河流,还有古欧风的石桥,一些木船自由的荡漾在和中间,薄荷对立面的风格和模样就更好奇了,但是当下对街道两边的这些商店里的东西更好奇。

    两个人拉着手进了商店,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薄荷眼眸一亮:“要不要给他们带些礼物回去?”他们两个悄悄的来玩丢下所有人,特别是一羽,薄荷特别有负疚感。

    湛一凡对于服务员投来的视线微微侧身避过,扶着薄荷的肩低声道:“可以下午出园再来买,现在提着的话玩着不方便。”

    “也是。”薄荷点了点头,突然伸手拿起一个黑色发圈抬手便给湛一凡套了上去。套上去薄荷就笑了,因为她拿起的是个大灰狼耳朵的发圈,湛一凡这样的人,其实也算满正经的,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平时对别的人时的神情,都是正儿八经的严肃,突然套上这么一个发圈,薄荷怎么能不发出爆笑?

    湛一凡连看镜子的勇气也每没有,瞥了眼小白兔的发圈便拿了起来也给薄荷戴上。两个人走到镜子前一照,都傻眼了,这是什么啊?因为两个人都太傻了,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傻的彼此。

    薄荷伸手拨了拨自己的兔耳朵又拨了拨湛一凡的狼耳朵,笑道:“好像挺好玩儿的,我们买了吧?”

    “等一下。”湛一凡拿出手机,两个人对着镜头自拍,也许是进了欢乐城薄荷太开心,也童真的比了一个小白兔小爪子的姿势,两个人漂亮的脸挤在小小的手机相框里,‘啪’一声,画面定格。

    出了商店,薄荷摸着头上的兔耳朵乐不可支:“好幼稚哦,还好周围没人认识我们。”

    看着快乐的像只老鼠的薄荷,湛一凡忍不住的捏住她的脸,就是肉有些少,但依然是他可爱又漂亮的妻子。

    薄荷推开湛一凡的手,突然看到前方的威尼斯街边咖啡厅,立即拉着他去买饮料,一个人拿了一个冰淇淋在手里才又出发前往娱乐设施。

    跳楼机,碰碰车,阿拉伯飞毯,流星锤,过山车这些经典项目自然是一个都没放过,薄荷平时胆子也不小,但是真正上了那一个个娱乐设施她才知道,其实自己的单子是很小的。兔耳朵早已经收起来了,脸上的墨镜也收起来了,所以当跳楼机往上一升,她便花容失色了。抓着一旁湛一凡的手开始惊声尖叫,就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从来都没有那般尽情的大叫过。

    玩了这些娱乐设施,两个人找了一家餐厅点了一些西餐悠慢的吃着歇着,吃完饭湛一凡便又牵着薄荷去从码头上下河上了船。

    撑船的船夫穿着威尼斯船夫的水手服唱着歌剧带着薄荷和湛一凡在娱乐城的威尼斯水道里行走,路边有游人给他们拍照,薄荷圆边大帽子和墨镜却依然埋着头,直到过了一个高高的桥人少了许多薄荷才又欣然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以前就以为欢乐城是给人玩乐的而已,现在才明白它叫做欢乐城是因为能给人欢乐,能让你轻松,能让你释放心中的压抑。一凡,”薄荷抬头看向正揽着自己的男人微微一笑,“真好。”

    “嗯?什么真好?”湛一凡突然有些不理解薄荷今天的思维了,因为跳跃性太大。但是却又是一个新鲜的薄荷,从未见她如此童真而又快乐过。因此,他的心情也就跟着莫名的好了起来。

    “真好,因为这一切都是湛氏国际建的,因为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是我丈夫所建立的。所以觉得很好,能给很多人带去欢乐,在这样的地方,在苦恼的烦心事也会通通暂时远去。”薄荷由衷的感叹着,望着天,蓝天白云,望着建筑物,无论是房屋还是这充满了威尼斯风情的河道,都是那样的美。

    湛一凡伸手抱着薄荷的脑袋来到自己的怀里,低头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浅浅一笑:“最好的,是今天让你快乐……那是千金都难买的梦。”

    薄荷微微一怔,渐渐,眸子染了暖意,伸出双手回抱着湛一凡。

    船儿游荡在河道里,斑驳的树影和房屋的投影从两人身上流过,船夫唱着意境优美的意大利歌曲。薄荷想,她没有喝酒但是也醉了。

    下午大部分都在各种各样风格的4D影厅里渡过的,外面很热,而影厅里非常凉爽。无论是飞越极限还是环球旅行,又或者给孩子们所建的海洋世界,恐龙馆,每一个都让薄荷惊叹不已,这些都是湛一凡所建的啊……想起来,就觉得他是那样的伟大,还和自己拉开了距离。

    最后,要闭馆之前湛一凡拉着薄荷上了摩天轮。

    薄荷有些害怕的抓着湛一凡的手,为了保持平衡两个人一人坐一边,但是薄荷过于轻了,所以一升入空中摩天轮便摇摇晃晃了起来。薄荷惊叫的紧紧的拽着湛一凡的每一根手指头,一脸惊恐的看着他:“没事吧?感觉要掉似的。而且也会响。”薄荷望向头顶的钢筋,虽然很粗似乎也很结实,但是她就是害怕。

    薄荷咽着口水,湛一凡没想到薄荷这么恐高。

    “没事吧?”轻轻的揉着她的手臂,并不是开玩笑的关问,而是湛一凡真的有些担心了,薄荷的唇色都白了。

    薄荷微微的喘息着还是摇了摇头:“就是有点儿……害怕。不过没关系,你抓紧我,我相信……相信这摩天轮是很结实的。”

    虽然这样说着,可是薄荷却在掐着湛一凡的手心。湛一凡只能反握住她的手,看了眼窗外,此刻的海岩岛已经繁华夜景,美得像个人间仙境。

    湛一凡指着窗外轻声对薄荷道:“快看。大海。”

    薄荷抬头望去,夜幕中的大海边缘带了点橘红色,而海岩岛霓虹灯初上,绿意怏然的岛屿配上湛蓝的大海,美的不像话。

    “好美……”薄荷看了眼湛一凡,再贪婪的贴近窗户,似乎恐高已经被自己渐渐的忘记,所能看见的便只有眼前的美景。随着巨大的摩天轮轻悠的转动,薄荷将海岩岛的美景竟收眼底……直到再回去的路上,薄荷还恋恋不忘反复在脑海里回荡的景色。

    回去的路上,湛一凡亲自开车,郑经理给他们留了一辆跑车和钥匙便离开了,所以湛一凡薄荷则开始着自驾旅行。薄荷吹着凉风,看着海滩和美景撑着下巴再听着音乐,对她来说这一天过得实在是太美好了,渐渐的忘记那些烦恼,能记得的只有海岩岛的一切和身边的湛一凡。

    车后座是薄荷和湛一凡出来时在商店里买的一大堆礼物,虽然湛一凡就是荷一欢乐城的老板,但是在这方面他却规定的很严格,即便是湛家自己人,任何商品多必须自费购买。这在湛家,就是一条成文的规定,任何人都知晓。

    被风吹得短发簌簌向后的湛一凡此刻清醒了几分终于想起一件事来,眯了眯精厉的双眸含笑的看向薄荷:“我记得,我们在英国那一次乘坐热气球的时候你并不怕,这一次怎么就怕了?”

    薄荷也奇怪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其实摩天轮要比热气球安全多了,但是那一次有的只是兴奋,这一次要不是因为海景,也许会一直颤颤抖抖的害怕到最后。

    湛一凡微微的挑了挑眉,薄荷倒是没有放在心上,看着夜幕中的风景兴奋的难以自已。

    终于到了美梨度假村,一进村子薄荷就想起来了,她会觉得熟悉是因为……上一次她就是在这里丢了初夜,也在这里住了好几日,当了湛一凡所谓的‘情人’。

    湛一凡将车子停在院子外面,依旧是薄荷他们住过的别墅,靠海,安静,带着咸咸的海风,睡觉的时候还能听见拍打着海岸的回荡声,那么近的就在耳边。

    薄荷下车,并不是十分情愿的看向湛一凡:“为什么是这里?”

    湛一凡笑着反道:“为什么不能是这里?”

    “这里……”薄荷对这里还是有些芥蒂,是,他们的第一次回忆在这里,但是也会让她想起那个时候极度恶虐欺人的他。但是薄荷却对湛一凡说不出口,因为即便是黑幕里,他也正一脸笑意的对着自己,似乎在期待着她的答案。

    “反正这里不要……”薄荷扭捏着还想拒绝,湛一凡却没管那么多,一个弯腰便将她扛在了肩上,然后大步的便跨进了院子。

    薄荷怔了一下,怎么又是这个姿势?当初,他就是用了数次这样的姿势让自己翻江倒海,如今便又来了。他是上了这个岛就着了疯魔么?

    薄荷垂着湛一凡的背气恼的大喊:“快把我放下来,我要吐啦!”本来就饿,却又被他这样扛着,薄荷只觉得自己好难受。

    湛一凡快步的上了木板铺成的玄关,将鞋子脱在门口,光着脚将薄荷抗进了二人都非常熟悉的客厅。

    薄荷已经开始‘呕’声湛一凡才急忙将薄荷放在地上。薄荷一把推开湛一凡,也没管自己一把竟然将湛一凡推了个踉跄坐在了地上,而她自己则转身跑到垃圾桶那里便吐了起来。

    湛一凡原本只是想和薄荷玩笑,没想到竟然让她反映如此强烈。

    湛一凡慌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薄荷背后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的顺气。

    派来伺候他们二人的菲佣立即送上水来,湛一凡接过来递给薄荷并温柔而又充满悔意的道:“来,宝宝,喝点儿水。慢点儿啊……”

    薄荷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水才好了些,其实她真的什么都没吐出来,就是非常难受,呕吐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喝了些凉水压下那股不适应才好了一些。

    回头一个拳头锤在湛一凡的肩上,薄荷微恼道:“从前就粗鲁,怎么现在还这样?”横着手臂摸了一把嘴,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胃,刚才那一瞬间真的是难受极了。

    “对不起,是我错了。”湛一凡从来就是有错就认,当初因为当着薄荷的面抽烟也诚恳的倒过谦,更何况今天本来就是他的错,玩笑开得并不恰当。

    “我可能……”薄荷摸了摸胃,微微皱眉道,“就是太饿了才会这样。”

    “我们马上吃饭。”湛一凡扶起薄荷,立即看向一旁的菲佣问:“饭菜准备好了吗?”

    “是,已经准备好了。先生这边请。”菲佣领着薄荷和湛一凡往外面走去,餐厅里倒是什么都没有,从侧边出了房子就看到一个小露台,外面是宽阔而又美丽的大海,灯光下搭建的小棚子里便是今晚为他们准备的海鲜烧烤。

    因为要自助,所以薄荷便去坐等着。湛一凡处于愧疚就决定亲自动手,先将大龙虾放上铁板,然后在一旁再烤五花肉、鱿鱼和牛肉等。

    薄荷闻着香味渐渐的好了许多,喝了几口水便又从座位上起来悄悄的走到湛一凡的身后,湛一凡正在认真而又努力的烤着晚餐,薄荷突然伸手指着那牛肉道:“我要全熟……”

    “啊!”湛一凡一声轻呼,将身后的薄荷也吓了一跳,反射性的便向后退了疾步。

    湛一凡放下手中的夹子,转身便将薄荷抱进怀里并叹道:“宝宝,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不是吓死我,就是担心死我,或者别扭死我。你到底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湛一凡如此说着还捧着薄荷的脸左右仔细的瞧看。

    薄荷没想到自己一个恶作剧竟然让湛一凡如此神经兮兮。再说,其实那个恶作剧也不是有心的……而且,她今天很奇怪吗?

    “那个……”薄荷轻轻的推开湛一凡,指了指他身手的铁板幽幽道:“肉好像……糊了。”

    湛一凡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哭笑不得,只好先放了薄荷,毕竟当下她的肚子饿了,而他也早已饥肠辘辘。

    这是湛一凡第一次亲手烤肉,味道比想象中来的要好一些。撬开龙虾,将肉掏给薄荷,也许是觉得饿了薄荷沾着吃白味吃都觉得非常美味,而且很新鲜。又吃了一些牛排和五花肉,两个人几乎没有说话,就是默默的吃着,好像之前互相开的那个玩笑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但是一吃完,薄荷擦了擦嘴便正经的看着湛一凡,沉默了几秒便问:“我今天……真的很奇怪么?”她也知道,今天的自己很像个孩子,玩闹,大笑,尖叫,爬高,刚刚又吐了却又对他恶作剧。是不是这样的她,对他来说就是很陌生。

    湛一凡拿着纸巾伸手替薄荷擦了擦唇边的污渍,微微的笑道:“没有。”

    “可你刚刚明明就说有。”薄荷记得。他那样惊慌的看着她,问了她那些问题,他是不习惯那样的自己?

    “是我太过惊慌了。”湛一凡放下手中的纸巾,叠着手臂认真的看着薄荷,“其实,今天的你比任何一天的你都真实。是你心里真正的样子,热情,善良,渴望着美好和阳光。只是那会儿,我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让你那样的难受,所以才会在你开了玩笑之后反应那么大。其实我很想常常看到你今天的样子,那么童真,那么快乐。”

    湛一凡的这番话让薄荷渐渐的放下了心里的紧张,她愿意相信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不曾看到真正的自己,但是他却看见了。

    薄荷伸手握住湛一凡的手,环顾了这四周的景色,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清清楚楚的记得这个度假村,记得这个屋子,记得那个夜晚……!原来,自己从未忘记过。

    湛一凡轻轻的收紧薄荷的手,将薄荷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收进自己的掌心,握至手边温柔浅吻着那一根根的手指。

    薄荷看着他们紧握的手,看着湛一凡那温柔至极的动作,心底泛滥的柔软和感动化作美丽的温柔浅笑:“今天,谢谢你,对我来说,今天的一切真的是很好的礼物。”

    ------题外话------

    ——这两天都浪漫温馨了,明天有大家想得到的人出没哦。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