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76 毒药我也吞

176 毒药我也吞

    李泊亚的手微微一顿,薄荷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那微小的反映。

    “昨晚,进房间发现白小姐在我床上睡着,所以我就在客厅的沙发里睡了。”李泊亚指了指外面,薄荷望去,下楼的时候并未注意,原来沙发里有毛毯还未叠起。

    “哦……”薄荷明了的一笑,“那辛苦你了。我们也以为你不回来才让醇儿睡你房里的,不介意吧?”薄荷看着这李泊亚怎么都不像是一个随便的人,应该会不喜欢别人睡他的床?所以薄荷才有些担心。

    “没关系,是BOSS夫人你的侄女,毕竟她也叫我叔叔。没关系。”李泊亚将热牛奶倒给薄荷,薄荷伸手接过,冲着李泊亚缓缓一笑。

    “宝宝,走吗?”已经洗漱妥当的湛一凡突然站在厨房门口问,薄荷立即将三明治最后一口也吃了,喝了牛奶伸手接过李泊亚给湛一凡准备好的三明治,并客气的对李泊亚道:“谢了,我们就先走了。”

    “欢迎下次再来。”李泊亚挺了挺鼻梁上的镜框客气的道。

    湛一凡看了眼李泊亚,伸手拉过走过来的薄荷的手二人一起出了门。

    上车薄荷将三明治递给湛一凡:“先吃了。”

    湛一凡打开盒子,薄荷走的时候带了开水,所以湛一凡吃三明治她就给他倒开水,湛一凡在英国喝新鲜牛奶惯了,所以在云海市几乎不碰这些瓶装的,薄荷便没有替他那直接准备了他更容易接受的开水。

    “喏。”薄荷将水杯小心翼翼的递给湛一凡,“小心烫。”

    “你刚刚在厨房和李泊亚说什么?”湛一凡接过水杯喝了一口便问薄荷。

    薄荷笑看湛一凡:“我很意外他竟然回来,想问他在哪儿睡的,毕竟醇儿在他屋里。”

    湛一凡这才明了的颔了颔首,表情并无任何怪异。

    薄荷自己系上安全带,又侧身去替湛一凡系,这倒是她第一次替湛一凡系安全带。湛一凡高举着手,薄荷系好安全带也没有起身,而是抬头看向湛一凡:“感觉怎么样?”

    湛一凡快速的将手里的三明治都塞进嘴里又喝了杯里的开水,拍了拍谁抱着薄荷投怀送抱的身子,勾唇轻笑:“很**。”

    薄荷脸一红,立即用手肘捅了捅湛一凡:“认真点儿。我说我给你系安全带怎么样。”说着便要推开湛一凡起来,湛一凡扣着薄荷不让起,并低头去亲她的额头,亲着往薄荷的嘴游走而去:“很舒服……被老婆照顾的感觉,真好。”

    薄荷满意的勾唇:“那你晚上接我下班?”

    “嗯?”

    “把一羽带上。我们去逛超市。让张姐和刘姐不要准备晚饭,我们去河熙路的盛世公园。”他们那个公寓房子。

    湛一凡挑眉,眼眸含笑:“怎么,你要亲自下厨?”

    薄荷点头:“怎么,不敢吃?”在英国学了些,这些天在家里,只要晚上有时间就几乎都会向张姐和刘姐请教,薄荷又很聪明,学这些东西很快,所以她对自己倒是充满了信心。

    湛一凡猛的吻住薄荷的唇,早上起来就跑了,没让他吃到一点儿甜头,现在可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了哪里会客气?

    吻罢,满意的看着一脸酡红的薄荷倒在自己怀里,伸手用手指轻轻的划过薄荷微微有些红肿的唇:“毒药我也吞。”

    *

    “老大!?”胡珊打断薄荷,及时的将薄荷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薄荷突然醒神,看着眼前的胡珊就知道她……又走神了。

    “老大,你怎么了,没事吧?今天都已经……”胡珊竖起一只手来,表示薄荷今天已经走了五次神了。

    薄荷揉了揉额头:“那个……今天周五,可能这一周太累了。你们的总结报告都交上来了吗?”

    “这个。”胡珊将手里的文件交给薄荷,“我和煜寒的报告。下个星期有新人来报道,你看了她资料吗?”

    薄荷将胡珊早上交给自己的文件抽出来,翻了翻,目光定格:“沈佳明?”看头像,是个女孩,模样倒是挺清秀的。

    胡珊指着新人的工作经历提醒道:“嗯。是从XX区调上来的,也是个二等高级检察官呢。”

    “那倒是委屈她做我手下了?”薄荷看向胡珊,有些明白胡珊的话,二十二岁,这么年轻却和自己一个等级,除了努力之外,就只有可能是走后门的。当然,也不乏天才和后天努力有了这成绩,薄荷也要费一番心思来考察才能得知。

    梁家乐又爬了过来笑嘻嘻的问:“老大,今天没聚会吧?和我们去喝酒?”

    薄荷睨了梁家乐一眼,一个文件夹甩他头上:“一天到晚就想着聚会,没正事儿了?”

    胡珊含笑:“老大,星期天梁家乐的生日,所以他才这样,想和我们提前过呢。”

    薄荷一顿,梁家乐委屈的揉着被薄荷扁过的头顶望着她。

    薄荷轻咳了一声:“那你周日过便好了,今天我……也没空。”她已经和湛一凡约好,一家人要去河熙路的盛世花园公寓过小日子去,所以只好再次伤梁家乐的心了。

    梁家乐垂头丧气的离开,薄荷看了眼时间突然站起来:“就这样,下班了,报告我拿回家看。”说着就将胡珊他们刚刚叫上来的报告放进包里,收拾了桌子上别的东西便甩下众人离开了。

    胡珊看着刚刚还坐着人但此刻却已经空荡荡的座位,下巴都险些掉下来。

    “看来,老大的确是没时间应承你的邀约哦?”张煜寒挑衅的看向梁家乐笑道。

    梁家乐愤愤的看着那空位道:“一定是老大的丈夫回来了,不然老大不可能这样!”

    胡珊赞同的点头:“老大可是从没这样过啊,永远走在最后一个的老大竟然会在今天第一个溜了,我敢打赌已经是湛先生来接老大了。”

    张煜寒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拨开百叶窗抱怀等着,等着看事实是不是像胡珊说的那样,不仅张煜寒,别的人也统统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去看,反正已经下班了。

    薄荷死也没想到自己因为准时下班而成了整个办公室检察官们的看料。但是她此刻步履匆匆,只雀跃的想着湛一凡和一羽都在等着自己,很快就下了楼并出了检察院大门。

    湛一凡早就来了,午休的时候就给薄荷打了电话约好了时间,所以提前十几分钟并不奇怪。车子就停在检察院外面马路边的停车位上,一羽在后面玩魔方倒是很乖,只是那个隐……湛一凡挑眉,这少年倒是出乎他意料的执著,要跟着来保护一羽,说是薄荷的吩咐,就算是他也不能一个人带走一羽,还说自己和薄荷总有没有注意一羽的时候,那个时候就需要他在旁边才行。

    多个人便就多个人,他倒是不在意,反正一羽是个电灯泡,两个电灯泡碍眼程度一样。

    见着薄荷出来,湛一凡便下了车。

    薄荷和赵大爷打了招呼,抬头便瞧见了湛一凡,正倚在车前抱怀看着自己。

    薄荷小步过去,湛一凡展手,薄荷犹豫一下,慢慢的走过去并不愿意投怀送抱。湛一凡笑着将她拉入怀里,并附耳低喃:“宝宝你不乖,不投怀送抱。”

    薄荷笑着看向车里的隐和一羽,轻轻的挥了挥手,想着孩子在这里便又推开湛一凡,拉了拉他的胳膊有些撒娇意味的道:“好啦,这里好多人的,等会儿有人出来看见了我以后还怎么立威呢?”

    湛一凡伸手狠狠的刮了刮薄荷的鼻梁:“好,就饶了你。”

    薄荷皱了皱鼻子,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和湛一凡的甜蜜互动已经被办公楼上检查公诉部的那些人一个个都看去了,他们在下面拥抱,楼上的众人却忍不住的尖叫。

    “好甜蜜啊!”

    “从没见部长这样过,好女人啊。”

    “原来部长今天走这么早真的是以为她老公亲自来接她,两个人只看身影就觉得好配!”

    “你看你看,好体贴好绅士啊,亲自打开车门把部长送进副驾驶座欸。弯腰在干什么?是在接吻么?”

    “胡说,一定是在系安全带!”

    “哈哈……好好奇他们平时是不是都这么甜蜜?部长看起来好幸福……”

    “难怪我觉得部长变漂亮了,有没有觉得?”

    “我也发现了,部长……说实话,整天穿的那么死板又戴着眼镜还梳了一个教导主任的发型,现在却年轻活泼多了,看起来要比以前年轻七八岁。”

    “对啊。每天穿的也正式,但就是好看。看起来就像是只有二十四五一样……”

    “部长的老公真的好帅。我上次看他们婚礼的新闻,还有杂志照片,真的像个大明星似的,我这辈子就没亲眼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胡珊侧耳听着,一边抿嘴笑一边又微微蹙眉的颔首赞同,张煜寒低头看着那辆越野车离开才拉了拉胡珊:“喂,走了。”

    “干嘛?再听会儿。”

    “有什么好听的?都是八卦。你比他们清楚多了。”

    “是哦,我至少参加婚礼了呢。嘿嘿,感觉好幸福。”

    张煜寒眸子含笑:“我们今晚也约会去?”

    胡珊一脸不信的看他:“你什么时候这么浪漫了?”

    “看电影还是吃西餐?”

    “两个都要可不可以?”

    “嗯……可以。走吧。”

    “耶。”胡珊开心的摇了摇手指,不过这里是办公室,他们的恋情还没有向所有人曝光,所以还是低调的抿着笑去收拾东西了。

    只有梁家乐自己坐在座位里唉声叹气,他是不是也该谈个恋爱找个女朋友啊?脑海里闪过某一身影,自从知道白玉醇就是玉女乖乖后他就不停的想到她,这莫名其妙的感受可苦煞梁家乐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知道打败自己的人竟然是她所以才心生不服,偏偏那傻丫头这些天又从骨头天盟里消失了,害他想要和她上网重新PK一次都不行。他觉得自己只有打败了玉女乖乖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才会消失,一定是的……

    *

    薄荷很少来超市,从出生到现在也是屈指可数的次数。而湛一凡,连屈指算一下都省了,因为这绝对是他这一辈子的第一次。

    果然,进超市连要拉一辆推车也不知道,还是薄荷在入口处找了一辆,然后将一羽放进车里,像别的家长推着孩子那样也推着一羽。

    四个人浩浩荡荡的进了超市很快便引来众人的视线,是啊,四个都是非常漂亮的人,想不引起众人的注视似乎都难。

    薄荷虽然还穿着上班的工装,但是如今的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知道老处女装扮的自己,而是一副时尚又靓丽的白领丽人。湛一凡穿得比较休闲,因为天比较热,所以穿了一件白色T恤配黑色马甲,下面配了黑色的马裤,休闲皮鞋,又长了一张中西结合的帅脸,去哪里都是女人们惊声尖叫的对象。

    偏偏就连板着脸的隐都是个花样美男子,十六岁的他年龄虽然很小,但是性格很稳沉,那股子稳沉让他从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魅力,成为年纪稍小的少女们倾慕的对象。而一羽,虽然才五岁,但也是长得人见人爱,如今的他又被薄荷养的白乎乎的,留了一个西瓜头,哪个人见了都想伸手去摸摸再捏捏。

    薄荷很快就发现,也许来超市是个错误的选择?因为周围投来不同眼光的人太多了。

    “快些买完菜,我们就离开吧。”薄荷低声道,湛一凡倒是没什么感觉,他天生就这样,受别人注视习惯了。但既然薄荷这样说,他便也就淡淡的‘嗯’声回答,揽着薄荷缓慢前行。

    薄荷东张西望,她知道家里的厨房里的设备都是一应俱全的,就是油盐酱醋茶不知道是不是?

    找到摆放货物的架子,薄荷浏览了一圈抬头试问湛一凡:“我们还是买些盐,酱油,料酒,鸡精,糖和辣椒粉吧?”

    “嗯,随你。”

    薄荷叹气:“带着你们来逛超市就是个错误。”长得好看就算了,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连隐看起来好像也是个新手。

    “隐。”薄荷蹲下来选盐的时候突然抬头看向隐,“你从前也没来过超市?”眯了眯双眼,只有富家子弟才没有过这番经历。

    隐垂了垂头,第一次脸上闪过一抹窘迫之色:“说实话……的确是没有。”

    薄荷眯了眯眸子,没再问隐任何话心里却在计算心里的猜测有几分准确。要么,就是家里实在太穷,生在穷乡僻壤的地方从未来过这样的大型超市,要么就和她与湛一凡一样,家里的条件还不需要自己进超市。

    选好了作料,薄荷又带着湛一凡他们向生鲜区而去。

    “晚上想吃什么,一羽?”薄荷低头温柔的问一羽。

    一羽指了指牌子上鱼的图片,薄荷摸摸他的头:“好,姐姐给你做。不过,回家刮鱼鳞,杀鱼就要让你这个哥哥做咯。”薄荷坏笑的看向一旁的湛一凡。

    湛一凡挑眉,他哪里做过鱼?

    隐却举手:“我会。”

    “你会?”薄荷意外了。

    隐老实却依然面无表情的点头:“嗯。做过野外生存训练,曾经抓过去,烤过。”

    薄荷汗颜,那也算是‘会’么?左看右看,薄荷突然发现,他们几个人都喜欢板着脸,自己还算好的,一羽是天生这样不会表达感情,心思深重的隐是几乎没效果,但是湛一凡……这个平时对自己嬉笑无比的男人一出来怎么就这德行?

    薄荷挑了许多菜,又买了一些零食给他们吃,自己比较拿手的鸡翅也买了十几个,最后还买了一些熟食,此行还算比较愉快。因为看他们的人越来越多,所以薄荷决定早些出超市,原先想要慢慢逛再买些别的零食的打算也取消了。

    推着车慢慢的向结账的地方走去,湛一凡站在自己右边揽着薄荷的腰,隐跟在右后面一些的位置,一羽依旧是坐在车里,就在离结账的地方越来越近时,一个小身影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撞了出来,薄荷并未在意,所以那身影险些就撞上自己,一向行动快速而又警惕的隐余光瞥到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蹿了过来挡在了薄荷身前。

    薄荷被隐一挤,跌在了湛一凡的怀里,湛一凡紧紧的抓住薄荷,冷眼看去,只看到一个小女孩因为撞到了隐而正跌坐在地上。

    “是哪里的小鬼?”湛一凡冷声一喝,那小女孩浑身一颤,惊恐的看着湛一凡。

    隐也冷冷的看着小女孩,双眸似冰霜一般。

    周围聚了人,薄荷站直身子,推开隐,看去。

    小女孩很瘦弱,大约七八岁的模样,披散着的头发有些凌乱,手很脏,衣服很旧,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但是小女孩的模样非常漂亮,脸上即使有脏污却依然能看出来是个小美人儿胚子。

    此刻,小女孩的双眸里写着恐惧,望着薄荷他们颤颤抖抖说不出话来。

    周围有人指指点点,以为是薄荷他们欺负了这小女孩,隐冷眼扫去,不善的警告周围的人,让那些伸出手机的人又将手缩了回去。

    薄荷蹲了下来伸手向小女孩而去:“来,起来。”

    小女孩看着眼前的这只手,那样的好看,那样的白,轻轻的咽了咽口水,小女孩哆嗦着缩了缩身子依然惊恐的看着薄荷,终于开口说话:“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薄荷知道,这小姑娘害怕他们。

    薄荷摇了摇头,依然是一脸温柔的看着小姑娘:“不用怕,我们没怪你。”

    小女孩这才忐忑的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在薄荷的手心里,薄荷微微用力便将她拉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小女孩身上的灰尘,又从包里拿出湿巾给小女孩温柔的擦着。小女孩有些受宠若惊想要将手缩回去,薄荷却微微用力的握住,并看着小女孩警告道:“不许动哦。”

    小女孩一直看着她的嘴巴,薄荷不知道她为什么看着自己的嘴,不过还是温柔的给她擦拭着手掌,用了三四张湿巾才将小女孩的手擦的非常干净。小女孩眼睛里的惧意渐渐的散去,就连一旁的隐神情都缓和了下来,湛一凡更是温柔的注视着眼前温馨的一幕。

    抬手,薄荷正要将小女孩的脸蛋儿也擦干净就听见有人的呼声传来:“小雨!小雨?”

    “你叫小雨?”薄荷轻声询问,小女孩一愣,摇了摇头。

    “小雨!”来人钻破人群,看见薄荷正拉着小女孩便立即奔了过来,一把将小女孩从薄荷的手中拽过去,看清小女孩便抬手给了小女孩一个巴掌:“跑哪儿去了?要死啊,不知道我找你?”

    薄荷一怔,从没见过这样劈头盖脸就给孩子巴掌的母亲。

    “你怎么能打孩子?”薄荷站了起来,目光冷峻的看着那女人低声质问。她做检查官惯了,看见这样的事,从气质上所发的霸气总能让人不自觉一颤。

    那女人见着薄荷这眼神和表情也是一震,不过很快又凶悍的抵了回来:“关你什么事?这是我女儿,我想教训就教训,要你管!”

    薄荷低头看那叫做小雨的小姑娘,小姑娘一脸复杂的望着自己,好似期盼……好似哀求也好似……求救?薄荷还没读懂那复杂,那女人就低头不知道在小雨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小雨极快的低了头不再看薄荷。

    而那女人拉着小雨便大步而去。周围的人渐渐的也散了,都在说着女人怎么如此凶狠的话。

    薄荷的心里却不是滋味,看见一个小女孩在自己面前被人这样对待就总想到自己,虽然她很少挨打,但是那冷暴力和这身体上来的暴力有什么区别呢?薄荷又想到那小姑娘的眼神,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安,立即看向隐道:“隐,你跟着去看看。”

    隐点了点头扒步便跟着那妇女拉着小姑娘消失的方向追去。

    “怎么了?”湛一凡从后面上来问薄荷。

    薄荷回头摸了摸一羽的脑袋,一羽似乎被吓住了,看见薄荷过来便窝进她的怀里不再动弹。

    薄荷看向湛一凡:“你不觉得有些怪吗?那小姑娘,我问她是不是叫小雨,她自己摇头。而那个很凶的女人,虽然穿的衣服都很普通但是也并不旧,都是新衣,也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她如果真的是小姑娘的妈妈,为什么小姑娘自己那么脏,衣服都是旧的?”也不是没有母亲这样大庭广众打孩子,但是那小姑娘的眼神和她们之间的差别让薄荷隐隐意识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湛一凡点了点头:“的确是。”

    隐很快就回来了,薄荷和湛一凡已经结了帐便在结账处等着隐。隐从里面出来,微微喘息的看着薄荷摇头:“消失了,没找到。”

    薄荷只叹了口气:“希望小姑娘回家别再受到虐待。”毕竟也只是陌生人,薄荷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也许只是母亲比较严厉,也许和她一样那个母亲偏爱另一个孩子?

    “别想那么多了。”湛一凡知道薄荷比较喜欢孩子,看见那小女孩许是想起了她自己所以心起怜惜,但是这个世界有太多这样的故事,他们要过他们自己的日子,别人的事终究是插不上手的。

    “嗯。”薄荷重振心情,很快就将这个插曲放置脑后,四人带着采购的东西便离开了超市。

    回到河熙路,薄荷用钥匙打开门先让一羽和隐先进去,自己和湛一凡在后面慢慢的进屋。

    隐在打量客厅,与西区花园的古典奢华不同,这公寓非常的温馨而又浪漫,色彩也比较显眼,地中海风格与乡村风的结合,很有特色。

    薄荷指了指里面的左边的一个屋子道:“隐,晚上你带着一羽睡那里。”

    隐点了点头,带着一羽就去看房间。

    湛一凡已经将一口袋重重的菜都放在了厨房里,薄荷跟着进去从后面抱住正在往外拿菜的湛一凡。

    薄荷歪头看向湛一凡的脸突然一笑,湛一凡从未见过薄荷像今天这样笑得次数多,便放下手中的菜转身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忍不住的亲了亲薄荷粉嫩的脸颊,微笑着问:“今天这样开心?”

    薄荷点了点头:“嗯。感觉……好幸福。”

    湛一凡又低头吻住薄荷的唇,薄荷怕隐和一羽过来看见便推开他,红着脸道:“孩子们在呢。”

    “让他们看喜洋洋去。”

    薄荷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你这个老外也知道喜洋洋?”

    湛一凡挑眉:“我还算是老外么?”

    薄荷想到他现在不仅是中国户口还是中国女婿便立即摇头:“不算。只能算是个……中西合成。哈哈。”

    薄荷今天的兴致实在是高,湛一凡瞧了心里也开心,两个人在厨房里便如此腻歪了好几分钟薄荷才正儿八经的去找围裙说做饭吃。

    其实薄荷高兴是有原因的,湛一凡回来了,又送她上班又接她下班,一羽就像是他们的孩子,隐就像是弟弟,四个人去逛超市买菜,然后一起回家。这样平凡的小日子,对她来说真的是非常非常难得而又珍贵,所以她心里高兴,高兴的难以抑制那笑容便浮现了出来。

    湛一凡并不想出去玩,便在厨房里给薄荷打下手,不得不说,湛一凡也是个有天赋的。泡面还是他教薄荷做的,所以摘菜切菜都不成问题,两个人在厨房里好一番忙活,外面的隐和一羽就坐在沙发里干干的看电视,直到四十多分钟后薄荷大喊:“吃饭了。”

    隐和一羽同时从沙发来站起来扔下遥控器便向餐桌跑去。

    隐忙着端菜,一羽也乖乖的跟在后面去拿筷子,很快就帮薄荷将忙活了大半个小时的菜都端了出来。

    餐厅是紫色独特风格,一面摆了椅子,其余三面则是围包成的靠墙木椅,非常的温馨而又浪漫。

    满桌的菜,大约有七八个,都是薄荷和湛一凡忙碌出来的成果。

    隐主动倒饮料,一羽也乖乖的双手放在膝盖上望着薄荷发话说吃饭,薄荷则有些忐忑的看着这些色香味还算俱佳的饭菜,等隐倒好了饮料才顿顿的道:“那个……今晚算是我正式下厨的第一晚。你们三位呢,有幸尝到味道……可不许说不好吃哦!”

    隐顿了顿,有些怀疑的看着薄荷,似乎不相信这是她第一次下厨。

    薄荷有些慌乱的挥手道:“哎,要实在不好吃就算了,我们就做面条。”她把话说在这里,等会儿再不好吃他们也不会责怪她了。大不了就真的做面条,反正她做了两手准备。

    湛一凡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茄子毫不犹豫的放进嘴里,薄荷紧张的望着他,这可比第一次**翅的时候紧张多了啊,毕竟**翅的时候婆婆就在旁边能帮忙指导,味道总不会太差,但是现在……这几乎都是自己做的,除了湛一凡切的茄子之外。

    吞下口中的茄子,湛一凡勾了勾唇:“味道可比毒药好上太多了。”

    薄荷不太相信自己也夹了一块,这次是皮蛋,她做了凉拌皮蛋。放进嘴里,皮蛋香味伴着料汁的味道一起在嘴里芬芳四溢,薄荷瞪大眼睛,看向隐:“好像真的不错。”

    隐也试着夹了一块鸡翅尝一尝,这是薄荷第二次做了,所以味道比上次还好,隐吃的只剩下骨头,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似的,看着薄荷有些怀疑:“夫人……这不是你第一次做菜吧?”

    “鸡翅的确不是第一次。”薄荷这才放心的给一羽夹了一块,并温柔道:“一羽快吃吧。这个可以用手哦,吃了就用旁边的湿纸擦一擦哦。”

    一羽点了点头,伸手从碗里拿起鸡翅开始啃。

    薄荷终于放心的坐下来,开始热情的招呼湛一凡和隐:“快吃吧,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而且,大家一定都饿了。

    隐不再废话低头开始奋斗,湛一凡端起手中的饮料向薄荷示意,薄荷也立即放下筷子双手举起杯子,两个人轻轻的碰了碰杯子,湛一凡满脸笑意的看着薄荷:“老婆,谢谢你做了这一桌子菜。”

    薄荷看了眼两个孩子,低声道:“不客气,老公。”

    薄荷毫无顾忌的偏过头来在薄荷脸上亲了一口,一羽和隐正在夹菜听到声响便愣愣的看着他们。

    薄荷伸手暗暗的掐着湛一凡的大腿,娇嗔道:“老实点儿。”

    湛一凡生气,将手中的筷子向隐的脑袋瞧去:“看什么看?臭小子,吃你的饭去。”

    隐默默的低头,一羽也乖乖的低头,薄荷推了一下湛一凡:“你打他做什么?”她知道隐是个特别敏感的人,警惕性特别的强,所以见湛一凡竟然将气转到隐的头上,薄荷便着急了。

    “他自己都不急,你急什么?”薄荷看向那隐,薄荷也发现,隐好像对于湛一凡动筷子没感觉?是不在乎,还是觉得无所谓?

    薄荷看见隐默默吃饭满意的勾了勾唇,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又道:“以后每个周六我们都可以过来。”因为周五的时间太赶了,周六倒是可以在这里窝一整天。

    湛一凡无所谓的挑眉:“好。”

    隐也赞同的点头,湛一凡立即暗笑,这小子还打算跟定他们了?

    很快吃完饭,薄荷懒着不想动,隐就主动捡了碗筷去洗碗。薄荷本来不太好意思,隐每天做的事情也并不少,照看一羽并不轻松,而且他也是个大男孩,洗碗这样的事总不太好。

    湛一凡却拉着薄荷道:“让他去。”

    “可是……”

    湛一凡低眸看着薄荷反问:“不然,你觉得他会安心吗?”

    薄荷微微一顿,这话什么意思?湛一凡看出隐的什么心思了?

    “那是他该做的。我们上屋顶去玩。”湛一凡拉着薄荷便向楼梯走去,薄荷又担心一羽,便伸手又拽上了一羽,湛一凡虽然很无奈不过一羽这孩子原就安静,自己一个人可以在那儿玩儿假山假水和鱼。

    这房子并不是真的空在这里,每个星期都有钟点工回来收拾一遍,所以很干净,鱼儿在假山假池塘里游的也很欢畅。

    湛一凡抱着一羽上楼,将一羽放在地上指着那假山便让他自己去玩,一羽似乎也有兴趣便快步的跑了过去。薄荷看着一羽蹲下来交待道:“一羽,不能捉小鱼哦,不能捏它们。”

    一羽回头看了薄荷几秒,像是明白了似的才又转过头去。

    湛一凡拉着薄荷,自己在秋千坐下薄荷则坐在他腿上。

    薄荷想起湛一凡刚刚说的话便问他:“你刚刚说隐的事,什么意思?”

    “那小子很希望融入我们,你看不出来吗?”

    薄荷想到,她早上出门的确没吩咐隐跟着来,但是看到隐却又不意外,像是知道他会来似的。而且,隐吃了饭就积极的捡碗,薄荷现在听湛一凡这样说明白了,他是真的很想融入他们的生活。

    薄荷摇头笑了笑:“隐……他一定是寂寞了。我总觉得,他从前一定不是个平凡的人,他身上的伤疤,他的功夫,他的警惕,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太让人好奇了。不过,他不说我也不会去查的,我相信他是个好孩子,不会伤害我们。”

    湛一凡捏了捏薄荷的鼻子:“你啊,就是容易相信别人。”

    “谁说的?那也是分人的。”

    “是啊?那王玉林怎么说?”

    薄荷一顿,脸上的笑隐去几分,久久之后又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一门心思的钻进那婚姻里,我给的警告也没有半分回信。难道她知道薄烟和那男人有来往还愿意继续结婚么?”

    湛一凡看着薄荷这犯愁的样子有些后悔自己提起这话题,想起一件事来,便从衣服里裤子里摸出钱包,并将钱包递给薄荷:“看看,里面有什么?”

    薄荷有些疑惑的看向湛一凡:“干什么?怎么,要把钱包给我管了?”说着便还是伸手接过那钱包,在湛一凡的注视下打开钱包,先印入眼帘的是她在婚纱照里的单人照。

    薄荷微微一笑,小小的钱包照在放在钱夹里似乎特别小,但是看着怎么就这么温馨呢?薄荷端着酒杯穿着红色礼服回眸浅笑,眸似星光,那个时候的她还没有那么爱湛一凡,但是现在才发现,原来那个时候却已经能如此微笑了。

    湛一凡看薄荷的眼光停住便又提醒道:“不是这个,再翻翻看。”

    “不是这个?”薄荷不知道湛一凡究竟要干什么,不过还是乖乖的翻起钱包来,现金并不是很多,卡也就三四张,但是薄荷知道这每一张卡必定都是没有限额,这样的卡她也有两张,一张是自己的,一张是湛一凡给的,一张是婆婆给的。

    薄荷拉开夹层终于发现里面是有东西的,立即将那两张硬硬的纸片拿了出来,一看才发现竟然是门票。

    “海岩岛‘荷一威尼斯主题欢乐城’?”薄荷看清那几个大字,没错,的确是海岩岛,的确是荷一,的确威尼斯主题欢乐城。

    湛一凡解释道:“这就是我昨天晚上说要给你的惊喜。欢乐城是去年年初就在建的,比度假村要早大半年,如今已经建成,明天就是试营业,而我作为老板,自然要带着你出席,而且这是通票。”

    薄荷握着手中的票,不得不说,这个惊喜这个礼物……比她收到金银珠宝还要开心。这辈子,她从未去过欢乐城,小时候总是看着他们带薄烟去各种各样小孩子能去也该去的地方,而自己却只能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写作业写作文,无休无尽……

    “湛一凡。”薄荷眼眶有些发红的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没想到自己的一张票竟让薄荷红了眼眶,顿时有些慌乱起来,伸手便去擦她的泪:“傻宝宝,怎么了?”

    薄荷摇头,伸手抱着湛一凡的脖子嘤咛道:“就是感动了。原来,我还能像孩子一样去欢乐城,就是感动了……”原来,他还能圆了自己童年时的一个梦想。

    湛一凡就猜想,这个傻瓜一定是没去过那样的地方,现在看来……还真的让他想对了。

    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湛一凡无尽温柔的轻声而道:“你从前缺的,没有体验过的,没有完成的,我统统都会给你。”

    ------题外话------

    ——今天这章比较温馨哈。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