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73 薄家之战

173 薄家之战

    “哐当!”一声巨响,蔡青奕从座位上惊跳般的站了起来,而她身后的椅子则因为她惊猝的动作而被碰倒地发出了那剧烈的响动,脸上那诧异、竟然、愕然和意外的表情当真是融合的非常完美,让薄荷看在眼底,心里也是当真的畅快。

    她总是在心底想象着当她说出这番话时,蔡青奕该有怎样的表情?

    与薄荷所想的那般,竟无什么差别。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吧,当他们还在表演着亲情时,她的心底在怎样的冷笑,又是如何的嗤之以鼻。

    “你……你是怎么……”蔡青奕伸出如剑一般长的手指指着薄荷,颤抖的瞳孔与唇瓣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不可思议的惊诧、讶然甚至……惊惧。

    “小荷啊,你是怎么,怎么知道……”薄老夫人也是一脸愕然的看向的薄荷,颤抖的手就好比她此刻那压抑不住颤抖的心。

    爷爷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同样瞪大了双眼看着她,只有薄光,眼露警告之意的盯着薄荷,仿佛她再多说一句,他的巴掌就会再次下来。

    薄荷突然缓然起身,伸手握住一羽的手,低声道:“一羽别吃了,我们回家再吃,嗯?”

    一羽放下右手的筷子跟着薄荷从椅子上下来,从未动过筷子的隐也站了起来。

    薄荷微微退身,拉着一羽离开餐桌,然后将一羽交给隐道:“抱他上车,我一会儿就过去。”

    隐看了看还坐在餐桌旁的几人,在薄荷的注视下拉着一羽离开。

    直到隐拉着一羽消失,薄荷才转身看向还在等着她答案的众人,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难道,你们还真的以为他叫一羽,就是一凡的弟弟了?”

    “他是谁?”问此话的是薄烟,薄荷想,她一定早就好奇一羽是谁了吧?

    “你们难道不应该问他吗?”薄荷看向薄光,将所有的矛头引了过去。

    她确定,他绝对不会说一羽的真实来历。如果他说了,就会曝光基地的秘密,曝光基地的秘密就会曝光他这些年囚禁妈妈的秘密,他不敢!他一直以来瞒着所有人做了那样畜生的行为,包括这薄家的每一个人任何一个人都不曾知道他所做的那些事。在那基地里,他是统治者,是掌权者,那是他的国度,可是除了那个国度他却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包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薄光从座位上站起来,紧握着拳头看着薄荷咬牙切齿的再次怒声警告:“你给我闭嘴!”

    薄荷挑眉,看向薄老爷子含着半笑:“既然我已经向你们坦白了我的身世秘密,那就没有什么好再隐瞒的了。你们都知道,我不是她的女儿,”薄荷看向蔡青奕,蔡青奕神色恍然的避开薄荷紧迫的直视,薄荷并未将她的反映放在心上,而是淡淡的继续道:“所以你们也该清楚,当初我母亲白合所生的是双生子。”

    “荷儿……”奶奶也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薄荷跟前来,似乎想要伸手去拉薄荷却又想起薄荷刚刚避开她的动作,脸上闪过一抹痛楚,便垂下双手看着薄荷,“荷儿,从前的事你不了解。我们这些年没有告诉你真相也是为你好,怕你的成长会有心理负担,既然你现在知道了,你也该知道你蔡青奕妈妈这些年对你其实……”

    “还算好的吗?”薄荷接下薄老夫人的话,薄老夫人却是一顿,看着薄荷竟然回答不上来。她的确想这样说,可是薄荷的双眸是那样的淡漠无情,她竟然无法回答她。

    “也许,没有打没有骂真的还算不错。”薄荷的姿态很高,不再似从前在薄家那样形如空气或是陌生的局外人,如今的她有了自信,有了自己心中的信仰和亲人,有了丈夫,所以她可以挺直背脊相信自己也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不再因为他们连施舍的爱也不肯多给而独自伤怀。

    一个人有了自信,挺直了背脊,在别人眼中就是最高的姿态。

    “但是奶奶,什么叫做冷暴力,您不会不知道吧?”薄荷冷而淡的看着众人,却没有一个人回答她,她兀自开始解释:“冷暴力,顾名思义,它首先是暴力的一种,是指不是通过殴打等行为暴力解决问题,而是表现为语言的嘲讽、故意忽视、躲避、冷漠、轻视、疏远和漠不关心等,致使他人精神上和心理上受到侵犯和伤害。它是精神虐待的一种形式。”

    薄荷满意的看着他们越来越惨白的脸色,终于变态的感到了一丝满足,也终于明白湛一凡为什么总是恶趣味的喜欢她耍手段或是越来越狠。她终于体会,在残酷的对待别人时,你曾经受伤的心竟会以一种神奇的方式而得到满足从而愈合。

    眼眸轻转又落在那个曾经苛刻的对待自己的‘母亲’身上,就像一把火,将蔡青奕燃烧的顿时竟无以遁形。

    薄荷轻悠的转开视线,在一片冰冷的沉默中继续淡淡而道:“而我,遭受了二十八年的冷暴力……我宁愿有一个正常的母亲在我做错了事情的时候打我骂我,但是也可以在我做对事情的时候也能给我多一点的关爱和心疼。在我心里,她从来不曾是我母亲,而我的母亲……只有白合一人。那个曾经被你们逼迫与孩子分离的女子。”

    奶奶狠狠几个退步,踉跄的靠在餐桌边,扶着桌沿才勉强站稳了身子。一脸愕然的望着薄荷,仿佛再试问她,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应该问他们自己吗?

    薄荷并不觉得内疚,如果不是心理有鬼,又怎么会踉跄而退?

    “薄荷……”连爷爷也站了起来,颤抖的欲走过来,“你听你妈妈说了什么?她这些年都没来见你,可见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你。当年是我们强行的要了你,那是因为我们清楚她没有养活你的能力,你是薄家的血脉,只有我们才能将你抚养长大,还能在这么优渥的条件下成长……”

    “我妈妈什么都没说。”薄荷轻转身子,冷漠的侧脸对向薄老爷子,并未看他,而是看着薄光淡淡的道:“我妈妈,只说那是她的错,她的命。她错就错在不该爱上一个畜生,也不该相信那个人会真的与她安度一生,不该爱上那个在她生下双生子之际,不肯努力救治便放弃了她儿子的生命,不肯给她多看一眼就抱走了她的女儿的男人。我妈妈还说,那个儿子,她当初还取好了名字,就叫……一羽。”

    “一羽!?”爷爷浑身一怔,“刚刚那孩子……?”脸上已经写满了不可置信

    薄荷微微笑了笑,她可什么都没说,她并不知道他们想到了哪里去了。

    微微垂眸,很快就听见了蔡青奕笑的声音:“笑话!你的意思那是你爸爸和你妈那个小三生的野种!?”

    “闭嘴!”两道大声的呵斥,薄荷挑眉,有些意外的看向薄光。他可从来没有当庭广众下如此吼过他这个名义上的妻子。

    蔡青奕也是一脸意外的看向薄光,似乎也不相信薄光竟然会和薄荷这个贱丫头一起吼自己。

    “你……你怎么能……!?”

    “我说过,不许你骂她。”薄光什么都可以忍受,从前也可以佯装忍受,但是现在,关于任何辱骂白合的话,他都绝对不能忍受。

    “爸爸!?”薄烟扶着自己的母亲,同样是一脸受伤的看着薄光,似乎也不相信这个曾经最疼她和她母亲的男人会这么对他们。

    “呵……”薄荷冷笑了一声,她为什么会突然间就觉得索然无趣了呢?再多余的话,竟然突然间也不想说了。看着他与他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共处一室,以‘夫妻’的名义生活二十多年,而她的母亲,他真正的妻子竟然却过着不是人该过的日子,而他现在竟然还能为了维护自己的母亲而和蔡氏吵架,当真是讽刺。

    “你笑什么!?”薄烟似乎也不想再装下去了,冷冷的看着薄荷质问。

    “笑你们的可笑。”薄荷将心理的话毫不留情的说了出来,阴鸷的目光瞧进薄烟的心底,使得薄烟心底一颤,薄荷弯了弯唇角:“薄烟,你曾经不是想借此事打击我吗?在我婚礼的时候,将你妈妈的日记本撕了几页给我看,你当时是想告诉我,我不是你妈妈的女儿,是吧?但你想不到的是,我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

    “烟儿!?”奶奶不由得一声低呼看向薄烟,一副不解她既然早就知道了竟然还在薄荷婚礼做了那样的举动的模样,再联系薄烟后来诬陷薄荷害她落胎的事,薄老夫人才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孙女心机是那么的深重。

    薄烟已经尴尬苍白了整张脸,慌张的低头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爷爷,奶奶我、我是想试探她,所以没有惊动你们……”

    薄荷并不想听薄烟给他们的什么解释,她就想让薄荷暴露在众人眼前,让他们知道,薄烟也是个有心计的,当然,也没有忘记告诉他们所有人,她薄荷同样是个有心计的。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蔡青奕拿起手边的筷子紧紧的握在手中,厌恶的瞪着薄荷,“但你竟然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久!你真是心机深重啊!是不是那湛氏母子向你说的!?我早就知道他们不可靠!”

    应对她厌恶的模样,薄荷也只是嗤之的一声冷笑:“他们可不可靠只有我知道,轮不到你评判。”

    蔡青奕被薄荷这样抵触,恼羞成怒抡起手里的筷子便向薄荷砸去,指着薄荷便再次大骂:“你——再怎么说我也是养了你二十八年的妈!你个大逆不道的东西!”

    “都给我闭嘴!”薄老爷子再次振声一怒,看了屋中众人一圈,视线落在蔡青奕因为气息不稳而起伏的身上:“你骂谁是大逆不道的东西?要不是你从小那么对她,她今天会这样抵触我们!?错就错在你自己身上,怪不得孩子这样对你!”

    薄荷心里冷笑,并未开口说话,她还在等,等他们说今晚让她‘回来’的真正目的……

    “薄荷,”薄老爷子沉了沉声,身为这个家的一家之主迅速的整理了思绪,最先冷静下来便对着薄荷缓缓而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也没道理再瞒着你了。是,你的确不是你爸爸和蔡青奕的女儿,但你不可否认的是,你的身体里依然留着薄家的血。你既然已经找到了你的母亲,那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那个男孩……”说道这话薄老爷子看向薄光,眼色一沉,“是不是你爸爸和你妈妈的孩子,你的亲弟弟!?”

    薄荷发笑,看向薄光,眸色清浅却无情:“您说呢?”

    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蔡青奕已经气得浑身发颤,依然是一脸期盼的望着薄光。

    如果他的回答是‘是’,则是薄光亲口承认他自己与白合这些年还有来往‘私情’,而他们所有人都被瞒在了骨子里,包括蔡青奕这个‘妻子’,那么这个家必将翻天大乱从此再无安宁,最受伤害的人自然是蔡青奕。而如果他回答的是‘不是’,则说明他依然是个胆小鬼,而他则当着众人的面亲自撇清了他这些年与母亲的关系,薄荷想要起诉他重婚或是让法院宣判一对分居了二十八年的夫妻离婚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在薄荷心底,最想要的当然是他亲口承认事实,承认那根本不是他的孩子。而他绝对不可能对任何人说出秘密基地的事,所以薄荷心里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我他的否认,那她自然就多了几个听见证据的证人,这才是她今晚此行的最大收获和目的。

    薄光看着薄荷,目光竟然瞬间沉淀如海,薄荷的心突然闪过一抹不安,接着便是薄光那百分之一的深深颔首。

    那一个动作,无疑将蔡青奕打入了低谷深渊,也全盘的击碎了薄荷的计划。

    “是,我和阿合的孩子。”薄光语气坚定,答案却是模棱两可。他并未说清那是他收养的还是亲生的,但只此一句却已经能让蔡青奕瞬间享受了被死死踩入地狱的感觉。

    “啊——不!”蔡青奕哇的一声坐在地上便嚎啕大哭了起来,薄老夫人也是一脸诧异的看向薄光:“阿光啊,你怎么能……”

    “你个畜生,你这些年瞒着我们做了什么!”薄老爷子指着薄光也是大骂。

    薄烟也是一脸受伤的望着薄光:“爸爸,你怎么能这样!?”

    在她心里,薄光是最疼爱她的父亲,虽然最近越来越冷淡了自己,但是依然是自己不可复制的父亲啊。她怎么能想到这个如大山一般的父亲竟然还和薄荷那贱女人的妈在外面有了别的孩子!?

    “你竟然还和那个贱人有联系,你们还在外面有了别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能!?”蔡青奕哭着大喊,薄烟蹲下来抱着自己的母亲也哭了起来:“妈,你别这样……”

    “烟儿,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这些年我竟然被蒙在鼓里,你爸爸在外面有小三,而我帮这个小三养了二十八年的女儿,我多可笑啊,我多可笑啊!指不定他们一家几口早就在外面聚了不知道多少次,就我还傻傻的以为你只爱我只爱你,就我还那么傻……”蔡青奕越说越伤心,甚至还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薄荷和薄光大骂。

    薄光突然迈步走了过去,一把拽住跳着哭的蔡青奕,低头再次怒吼:“你再给我说她是小三,我就……”

    “啊——!”蔡青奕也不等薄光吼完就尖叫了起来,薄烟则扑了过去,拉扯着薄光哭道:“爸爸,你要打妈妈吗?爸爸你把妈妈抓痛了,你快放开她,快放开!爸爸,你不能这样对妈妈啊,你怎么能这样……”

    薄荷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精彩戏码,心里也不觉得痛快了,因为事情已经与她所预想那样背道而驰了了。她原本一步步的铺好了路设好了套子,原本以为他会像从前以往的任何一次一样牺牲妈妈去成全薄家,成全薄氏,可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选择了母亲。

    薄荷抬手揉了揉额头突然胀痛的太阳穴,回头望向门口,隐正站在那里定定的望着她,就像一个守护天使在那里瞪着她过去。薄荷突然倦了,回头看向这乱作一团的大厅,就放了一个烟雾弹就乱成这样,看来如今的薄家真的是不堪一击了。

    “我先回去了。”薄荷突然出言而道,打断了哭闹成了一团的薄家人,在他们错愕的目光中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便要转身离去。

    “站住。”薄光突然厉声,甩开蔡青奕被握的发疼尖叫的手便又大步的朝薄荷走来。

    薄荷回头看向他,薄光拉住她的手腕低声道:“你跟我来——”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便是。”薄荷却用力甩开,然后冷冷道,“该说的我在英国已经与你说明,不该说的……我也并没有说,不是吗?”

    薄荷的意思想必薄光也明白,她并没有把离婚协议书当着众人的面拿出来,今晚给蔡青奕的尖刀她决定暂时缓了一缓,只等着下一次更有力的一击。

    因为她明白,只有把刀用力的捅进去,然后抽出来,等她下一次再捅进去,那还未愈合的伤口才会真正的感觉到什么叫做痛。

    薄光也不顾这里还有什么人了,竟然真的便问:“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妈妈,在哪儿!?”

    蔡青奕再一次嚎啕大哭:“我不要活啦……我不要活啦……”

    薄烟的表情已经开始扭曲,狰狞:“爸!?”那充满了不可思议的低呼,何止薄烟此刻的心理,就连薄荷都为之诧异,他竟然能豁出去,竟然能当着众人的面,再一次质问她这个问题,如此理直气壮。

    薄荷算错了,当真是算错了。

    薄荷突然冷声一笑,盯着薄光而问:“难道,如今在你的心里,我妈妈真的比薄家重要了!?”

    薄光只是看着薄荷静静不语,薄荷一声冷笑以为他再一次的怯懦了,正要转身,薄光便已急切的挡住她的去路,定定的看着她道:“是。比什么都重要。”

    薄荷抬头看向他,眉梢轻挑:“哦?为了她,什么都可以放弃?”

    “是,为了她什么都可以放弃。”

    “那你能给她什么?”薄荷抱着双怀,依然是无比的冷静。

    “阿光,你在做什么?你真的是疯了不是!?原来你这些天的消沉并不是因为愧疚公司或是别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个女人!”薄老夫人打断二人,边走过来边大声的呵斥着薄光的行为。

    薄老爷子也大声震慑的吼来:“你这些年就和那个女人在外面过着私情,甚至生了个孩子,那你有没有为这个家想过!?那个女人有什么值得你放弃一切的!你忘了当年吗?你忘了你还有这个家吗?你还有薄氏,你还有我和你妈!”

    薄荷冷冷的瞥着薄光,她也在等着他的回答。

    薄光应对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的质问竟然再一次跌破薄荷的预料而道:“爸,妈。这不关阿合的事,阿合她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这些年是我对不起她,这个世界上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我无数次的伤害她,现在过去的事已经让我后悔莫及,我不能再做让我后悔的事了。当年原就是我对不住她,为了这个家,为了薄氏我硬生生的将她推离我的世界,就算靠的再近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温暖。”

    薄荷看着薄光,终于有了一丝丝的疑惑,薄光抓住薄荷眼底的那丝疑惑,不顾耳边蔡青奕那依然嚎啕绝望的大哭声,定定的看着薄荷的双眸道:“你听见了。这是我的决心。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做,放弃一切,给她一切,弥补一切。”

    薄荷看着薄光:“为什么?”

    “因为我爱她。”

    蔡青奕已经晕厥倒地,薄烟疾呼着她的母亲,佣人们乱作一团,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却没有动,他们也从未见过这样的薄光,如此卑微的站在他女儿的面前说着如此卑微的话。这还是薄光吗?他们觉得陌生,却又想要了解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爱?”薄荷突然笑了,低了低头,再抬头,眼底的那抹笑已经化为讽刺,“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薄光一怔,愕然的看着薄荷:“你为什么……不信……?”

    “我信不信,重要吗?并不是我信了,就会把母亲的下落告诉你。你能给她什么?你还能放弃什么?你让她失去的已经够多了,这辈子你都无法弥补。你无法弥补她失去的二十八年年华,你无法弥补她与我错失的人生最美好阶段,薄氏已大不如从前,她又能得到什么?就算还是从前的样子,难道你觉得我妈妈稀罕这些吗?你去过白阳镇,你早就该明白,我妈妈从来都不稀罕薄家的一切!”

    她不会上当的,就算他情真意切又如何?伤害已经造成,年华已经流逝,母亲所失去的一切他都无法归还。他的虐恋情深只适合留给他自己,母亲想要的,只是自由。

    薄光无法相信薄荷竟然会说出这番话,就好比将他一颗真挚的心从胸腔里拽了出来,然后踩在地上狠狠的蹂躏了一番。

    “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亲生父亲,她是你的亲生母亲!她也爱着我,你问过她吗?她一定爱着我,你为什么不能成全我们!?”

    “那你为什么不能成全她?”薄荷双眸已经染上了一层薄冰,她无法再与他和颜悦色下去,就算是虚伪的讽刺微笑也不行。

    “什么意思?”薄光诧然的看着薄荷。

    薄荷微微踮脚,俯在她父亲薄光的耳边,弯了弯唇角残酷无比的轻言而道:“今天,我就不把她签了字的离婚协议拿给你了,我会让我的律师带着协议书专程去找你。成全她想要自由的心吧,不然你损失的可不仅仅是坐牢,还包括……与她死生不复相见。”

    薄光低头,双眸迸发出阴鸷冷狠的恨意:“我不相信!”

    “相不相信,等我律师去找你,你就知道了。”薄荷轻轻的拨了拨跑到前面的头发,态度轻慢的与薄光拉开距离,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再回头看向身后正狠瞪着自己的几人。

    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是气恼自己今晚的态度,她理解。

    可是薄烟,那可不仅仅只是气恼了,那眼眸里的恨意那样的显而易见。她恨她,一定是恨毒了,毕竟是因为她薄荷今晚的薄家才会这样乱,她的母亲才会那样被伤透了心,甚至伤心欲绝了。她薄荷亲手打破了薄家表面的平静,也是她破和亲手撕破了薄光与蔡青奕的婚姻假象,甚至也是她亲手再一次撕破了薄烟的面具……

    她怎么能不恨她?

    但是,薄烟恨与不恨自己对薄荷来说早已经不重要了,她与薄烟二人早已经是对恃关系,就算薄烟想伪装和善,她薄荷也绝对不会配合。

    “忘了告诉你们,”薄荷知道隐已经走了过来,便再一次挺直了背脊,最后看了薄家的众人一圈,目光浅浅的落在薄老夫人与薄老爷子身上,宛然一笑:“爷爷,奶奶。我已经找到了妈妈的哥哥,也就是我的亲舅舅。想必你们也认识他,至少听过他的大名,白阳镇的白卫国……不陌生这个名字吧?”

    “你说什么?白卫国……是你舅舅!?”薄老爷子神情一怔,诧异愕然而又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看着薄荷。

    薄荷挑了挑眉,淡淡颔首:“嗯,我亲舅舅的确叫白卫国,也就是你们唯一所知道的那个白卫国,曾经登上云海市杂志专访,从小镇走出来的乡镇企业家……白卫国咯。真是不巧,他是我妈妈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呢。”

    宛然一笑,看着他们一张张不可置信的神情,心里终于平衡了许多。

    现在该后悔了吧?当年,如果再多给妈妈一些机会,如果再多给你们自己一些机会,如果尊重她的母亲,事情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当年的白家虽然比不上蔡家有权有势,但是想要支援你们,也是搓搓有余。不过……”薄荷看着薄光,淡淡一笑,“舅舅说再见到那个负心的人,一定会剥了皮抽了筋才能解心头之恨呢。没有人会原谅,原谅那些所作所为那些事,我婆婆也说过……她寻找了二十八年的好友吃了那么多苦,余下的半生一定要获得幸福快乐才好。没有人……会原谅这一切。”

    薄荷看向薄老爷子,薄老爷子跌坐在椅子上,低头再也不说一句话。

    “薄荷啊……”奶奶却泪眼朦胧的望着薄荷,“当年是我和你爷爷逼着你爸爸做那些事,是我们不知道你妈妈的身份,是我们看不起你妈妈,让你妈妈吃了那么多苦。我们也不知道你爸爸和你妈妈这二十八年又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既然他们又有了孩子,还是个儿子,这就说明他们还是有感情的。你别这样对你爸爸,也别这样对薄家,好不好?”

    “奶奶,”薄荷看向薄老夫人,却侧着身子面对门口,留给薄老夫人一个决绝的背影和冰冷的面孔:“我一直尊重您和爷爷,因为在我心里你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也一直这样认为。可是后来我明白,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你们始终鄙视我是白合的孩子,你们在你们以为的公平里做着从不公平的事。奶奶,不可能了,不可能原谅他,也不可能再对薄家伸出任何的援手。没有亲手摧毁薄家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我做不到亲手毁掉薄家,但是薄家有难时,我也做不到没心没肺的给予援助。湛家的钱,白家的钱,没有一分一毫一厘会拿出来再给你们。而我薄荷,在嫁进湛家开始,在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一天开始对薄家说,就已经不再有任何的价值。”

    “薄荷……不是这样的……”奶奶摇头,眼泪哗哗的留了下来,所谓的老泪众横便是如此吧?

    薄荷的心泛起一抹心酸,扭过投去,不再愿意听任何的解释。

    “隐,走吧。”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看了隐一眼,迈步大步而去。

    “站住,你给我站住!”薄光在后面大喊,意欲追上来再向薄荷问个明白。隐身形一晃挡在薄光身前,伸手揽着薄光冷声道:“薄先生,夫人要回家了,请你止步。”

    薄光抬手便要给挡在眼前的小子一个巴掌:“又是你,滚开——”

    隐反映极快的伸手挡住薄光落下来的巴掌,薄光诧异的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年,隐冷冷的看着他,眼眸里毫无畏惧:“对我来说,可不会像夫人那么善良。”

    “你……”薄光一顿,审视起眼前的小子来。为什么他觉得这小子眉目间有些熟悉?

    隐用力的甩开薄光的手臂,回头看了眼薄荷已经消失的背影才转身大步跟去。

    “薄荷,薄荷——”奶奶还在后面哭着大喊,可惜薄荷再也不会回头,再也不会。

    坐进车里,薄荷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今天她回到薄家,将薄家的人伤的体无完肤,可是心里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的痛快,好像还有一股气压在腹部。但她并不后悔,只是觉得话说的还不够绝,事情做得也不够狠,但是不怕……还有下一次,她虽然不会再回到这里,但是她今天倒是确定了一件事,这婚只怕没那么容易离了。

    隐上了车,关心的看着薄荷问:“夫人,要我来开车么?”

    “你有驾照?”薄荷有些诧异的看向隐。不满十八岁的隐,怎么可能开车?

    “有,不过是假的。”

    薄荷轻笑:“那行。”说着便真的推门下了车,隐也立即跳下车,两个人换了位置。

    坐到后面薄荷才有些担心的看着隐道:“今天麻烦你了,只要遵守交通规则,警察便不会查你,但也仅此一次让你开。”

    “是。”隐微微低头恭敬道,回头便启动了车子离开了薄家花园。

    车子驶出薄家大门,薄荷抱着一羽安静的靠在座椅上,觉得很累。

    这一仗,她并不算完胜,有太多超乎她意料的事,例如那个男人……她以为,他不会放弃他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毕竟那是他苦心经营几十年所得。但是让薄荷意外的是,他竟然反差如此强烈的选择了母亲,不惜撕破与蔡氏的‘婚姻关系’。

    其实,在英国他亲口说出那个秘密之后薄荷便应该不难猜到今天,他已经豁出去了,他去了英国,他说出了他自己的重婚罪,所以今天这一切的坦白又算什么?只是薄荷不愿意相信他的情真意切罢了,可是他终究还是表明了他的那份儿心。

    他是真的想见母亲,也是真的爱母亲……她如今愿意相信了,但是相信又如何?那样的爱在当年就已经变质,那是他自己的爱,母亲想要的他从不曾真正给过,所以……他爱的永远只有他自己。

    更多的,是他自己。

    薄荷闭着眼靠在车椅上突感又累又饿,一羽趴在薄荷的图上缓缓的睡去,隐虽然才十六岁但是车开的非常稳,就像一条直线……平滑前行,竟无停车或是前行的感觉,总让薄荷有一种错觉难道这个孩子已经开车许多年了?

    *

    薄荷回家才知道醇儿竟然还没回来,而洛以为也突然回家去了,只给薄荷发了条短信,但是薄荷在接过薄家的电话之后就关了机,所以回到家才知道今晚只有她和隐还有一羽三个人吃饭。

    张姐在隐带着一羽出了薄家的时候便知道他们今晚要回来吃饭所以早早的准备好了,一羽本就没吃饱又折腾了这么一夜,所以吃的很多。隐也吃了不少,毕竟是长身体的年纪。

    薄荷想起他在薄家竟然一筷子都没动,便问:“隐,在薄家,你怎么一筷子都没吃?”

    “夫人。”隐放下筷子看着薄荷回答,“因为夫人你没动筷子,我就知道今晚必定不会在那里用饭。所以就等着和你一起回来再用。”

    薄荷有些诧异隐的心思这么细腻,本以为他有勇已经实属难得,原来还是个有谋的。

    薄荷看向张姐吩咐:“张姐,再给他盛碗。真在长身体,多吃些。”

    “是。”张姐欢喜的拿了隐的碗又去厨房,隐有些脸红的低头,他的确是还没吃饱,虽然已经吃了三碗饭了。

    “我从前……不这样的……”隐似乎想解释,但是话解释了一半却又顿住了,他从不提及他的过往。

    薄荷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未追问,她知道,如果隐想说总有一天会说的,但如果不说她也不会去探究,那是隐自己的过去。

    吃完饭一羽就揉着眼睛一副睡意,薄荷立即带着一羽上楼,刘姐放好了水薄荷便亲自帮一羽洗澡,这些天她一直是亲力亲为这事,一羽还没有自理能力,就连刷牙也是刚学会不久。

    薄荷帮一羽洗完澡,抱他回了房间,又给他穿上睡衣,因为扣扣子所以所以埋着头很安静,一羽突然伸出双手揽住薄荷的脖子,薄荷抬头看一羽:“怎么了?”

    “姐姐……”一羽突然倾身过来抱住薄荷,薄荷微微一怔,难道他又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

    “姐姐,不难过……不难过……”一羽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肩,像是在安慰她,那双小手排在她身上的力道是那么的轻,却又那么重的打在她的心上,就连一个孩子都看得出来她今晚在介怀着什么。

    “不,”薄荷轻轻的扶着一羽的肩退开自己的身子,看着一羽的眼睛淡淡的微笑:“姐姐不难过,姐姐是开心。”

    一羽看着薄荷,似乎不太了解大人的世界。

    薄荷掀开被子让一羽躺进去,弯腰在一羽的额头上亲了亲,低声又道:“真的。姐姐从来都没这么开心过,能让那个家的人第一次知道姐姐的心情,知道姐姐的决心,知道姐姐不再是从前那个自己……姐姐为此而感到开心。”

    一羽依然是似懂非懂,薄荷拍拍他的肩安慰道:“睡吧。”

    一羽再次开口,轻轻的拉着薄荷的手指道:“可我想妈妈……”

    薄荷叹息,看向窗外静静道:“我也想妈妈。”

    不知道母亲现在做什么?如果,她知道那个人的决心,会不会有一丝丝的动摇?(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