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9 求婚

169 求婚

    两份西冷牛排套餐,两个女人悠慢的用着餐聊着天,而且还是两个大美人,外人看来也是另一番的惬意风景。毕竟谁不喜欢看美人?

    薄荷的衣服湿的并不多,屋内也不冷,所以和头发一样已经差不多干了,有披肩披着也不觉得凉,便没考虑换衣服的问题。对面的念鱼朵同她一样,今天也穿了一条绿色的长裙,两个女人皮肤都很白,都很适合这样颜色的长裙,只是念鱼朵还要高挑一些,而薄荷还有瘦一些,但是也很容易给人造成错觉两个人是同一类型的美女,但其实不然,薄荷虽然五官精致但是更有知性优雅之美,而念鱼朵则空灵清新,更觉高端时尚。

    有力则和念鱼朵的经纪人两个大男人坐到窗口的位置去两相沉默,他们已经找在场的每个人都删了照片和视频,解决了所有麻烦自然是已经无事可做,干脆一人点杯咖啡等着他们各自要等的人。

    其实薄荷与念鱼朵聊的话题并不意外,是她们共同认识的一个人,洛因为。

    “我的确是听说了因为和林靖的事,对此深表遗憾。”这绝对是薄荷的可奇怪,他对那个不知道珍惜的男人深表鄙视。既然还对前女友恋恋不忘,就不该与因为订婚,更不该给她不该有的希望,到头来却只是更深的伤害了因为,还耽搁了因为的青春,还害了以为的现在。

    “林靖平日里并不是这样。我也以为他终于能看见因为,他们能好好的过下去,谁知道……”念鱼朵也是微微敛眉,“这一次实在让我失望了。”

    “我记得,”薄荷微微浅笑,“你丈夫与他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的确是。其实,我与他关系也非常不错,但是他如今的行为让我很不理解。虽然他已经表现的有些后悔,而且开始着急因为的去向,但我看不到他真正后悔并且与那女人断绝了关系的时候没必要告诉他因为究竟去了哪里。”

    薄荷想,这凌夫人其实是非常聪明的。虽然字字都是在责怪那林靖,但其实真实目的是想问自己因为的去向,她真正想知道的是这个。

    “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去了哪儿。你不妨给那个林靖说,不仅我不知道,就连她的家人统统都不知道。洛家的任何一个人都比他爱因为,他没有必要为他自己的选择后悔,因为他从今以后都不配了。”

    薄荷说的这话冷漠无情,但她知道这绝对是洛家的任何一个人的想法。他们还会接受林靖吗?不会了。

    念鱼朵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这是他应该承受的后果。不过……那个女人是真的快去世了,如果因为知道,她会不会谅解他,我们都说不定。”

    薄荷微笑:“的确说不定。因为我们都不是洛因为。但是林靖他必须认清一件事,他对那前女友并没有所谓的责任,他的现在也并不是那个得了病的前女友。他的责任是洛因为,他对洛因为都未曾做到‘责任’二字却对一个能伤害洛因为的女人做到了,却对一个并不是他的现在的女人做到了。他还有什么资格拥有因为呢?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前任得了病就对前任尽了该对现任的责,那现任的责又该谁尽呢?她自己默默忍受吗?其实,那个女人和他已经分手了,是死是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虽然这样说有些无情了,但是洛因为没有道理也没有应该更没有责任去等他,等着他去弥补他的良心,等着他把责任都给了另一个女人,甚至等着那个女人去死……你说对不对?”

    念鱼朵轻缓的舒了口气:“不得不说,你的口才真的太好了,我也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能打败言毕,说话条理不紊,还能说服人。曾经我也这样疑问过,但是我老公劝我,说那是他们的劫,是他们二人的性格演成了今天的局面。但是听你这样说,我似乎才明白,责任二字……是他真的做错了。因为的离开,是对的。”

    薄荷举起手边的咖啡,念鱼朵也立即端起自己的牛奶,二人轻轻碰杯,两个女人顿时心意相通,都明白了各自的心情。

    *

    念鱼朵离开之后有力才坐了过来,服务员很快就将餐桌收拾干净,只给他们二人一人留了一壶花茶。

    薄荷敲了敲桌面,示意对面的有力自觉行为。

    有力对于薄荷一向喜爱欺压他的事早已经习惯,况且今天也是自己真的有求于她,所以二话不说自己提起滚烫的茶壶在薄荷面前的瓷杯里斟满花茶。

    茶香味弥漫在薄荷的鼻息间,遥遥的闻见便已是心旷神怡。

    舀了一勺蜂蜜混入茶中搅拌,浅尝一口薄荷才将手中的小勺放在托盘边缘,抬头看向有力才道:“来的这么早,倒是挺让我意外的。”

    “原本想来等你,没想到你比我来的还早。”

    “所以惹了一身的骚。”对于人生中这样的‘惹骚’的意外薄荷倒是很少遇见,所以今天的心情已经称不上好。

    就算是薄荷说了这样的话,有力那冷酷的脸上也不出现一丝的龟裂。薄荷想起洛以为说过的话,有些好奇起来:“我真好奇,如果你知道……洛以为要结婚了,还会不会这样自持镇定?”

    有力的神情果然一怔,满脸诧异愕然的看向薄荷。

    薄荷勾了勾唇角,心情总算是复苏的舒畅了许多。

    “你总算没让我失望,这说明你根本就不知道,甚至……还是在乎的。”

    有力冷酷的脸上终于出现薄荷期待已久的惊慌失措,她就知道,他对以为并不会像以为自己想的那样无足轻重。她还不了解他这样的男人么?从未遇到过反骨的女人,一旦遇上了还未得到的话,便死活会心里惦记着。就连林靖那样的男人都始终惦记着前女友,即便那女人曾经甩了他,甚至和别的男人结婚生活了几年,但是在男人的心里最重要的永远是让那个让他不甘心的女人,从而产生化学般的反映,也就是所谓的……恋恋不忘?

    有力紧捏拳头重重的击在桌子上低声吼道:“到底怎么回事!?”

    薄荷挑眉,扬起一抹冷笑:“怎么回事?你倒是还有胆量来问我?问问你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做了什么?”有力咬牙冷笑,“她把我给甩了,连个理由也不给,现在要和别的男人去结婚了,你还问我做了什么!?自从遇到她,我倒是越来越不像自己了,我自认为这世界上我最对得起的女人就是她了。她对得起我吗?”

    薄荷没想到有力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心里对他也是气恼:“难懂你觉得你所做的就该让人感激涕零吗?她就该因为你的改变,因为你没有再对别的女人有想法而感到幸福感到满足,从此对你忠贞不二?你真的了解她吗?你喜欢她什么,你有没有想过?尤里&8226;马丁,我知道你从前是怎样的男人,可我放心让你与以为交往那是我我想你从根部还是好的还没有烂到底。但是今天我才发现,当初还不如就阻止你们不要来往算了!”

    有力沉了脸色:“我们的感情,要你插手?”

    “好啊。那我看我今天也是白跑一趟了,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谈的了。”薄荷愤然起身拿起包便离开了,有力沉默的坐在原处,可越坐下去心里就越是有一把火在燃烧着他的心,直到终于忍受不了那种煎熬起身追了出去。

    薄荷快步的走着,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后方的身影,心里的气也渐渐的消了。这有力总归是没让她失望,还知道追出来。但如果以为这样跟着她就能找到洛以为的话,那他就错了。

    薄荷慢慢的慢下脚步,看起来就像是悠然的在街上散步一样,而有力也只是跟在后面似乎还没拉下面子上前来与她主动说话。薄荷也不着急,反正她有一下午的时间和他耗,也算是对得起洛以为了。

    因为不着急,所以薄荷一边走还买了个冰激凌吃,吃完了冰激凌又进了两家店买了些小玩意儿,最后又买了一些小吃准备晚上拿去给受伤的醇儿吃。也许是薄荷实在太悠闲了,后面的有力也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在薄荷结账买了一件衣服刚刚转身出来时在门口堵住了她。

    有力的神情已经不复之前那么的轻松和满面的不在乎,总算是出现了点儿让薄荷满意的紧张和着急。但是薄荷依旧沉着脸,不露声色的看着有力不太快的道:“怎么,还跟着我做什么?如果没别的事,不要挡住我逛街的步伐,好吗?让开!”

    “BOSS夫人,我想我们还可以再谈一谈。”

    薄荷耸了耸肩一脸的不在乎:“凭什么?我又没权利插手你们的事。”她可是嫉恶如仇的。

    有力深深的又吸了口气:“拜托了。是我的错,我现在只想知道以为她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薄荷终于正眼的看向认真的有力,只冷冷的问了两个问题:“你真正了解过她吗?你真正的给过她安全感吗?”

    有力沉默的看着薄荷不言不语,可是眉间轻蹙,薄荷叹了口气,将手中的袋子尽数交给有力:“提着吧。”

    有力乖乖的统统结果,薄荷心里却暗道,总算能治你一回!

    薄荷是真心想帮助洛以为,有力这家伙倒是其次,可她看洛以为还十分的挣扎,如果两个人没有一个机会也许真的就会被现实给磨灭了这段关系。

    “你爱她吗?”薄荷扭头问了与自己并肩而行的有力这样一个严肃而又认真的问题。同时,她也在期待着答案……也许是因为和湛一凡互相表明了心迹,所以对‘爱’这样的问题薄荷已经放开,并不觉得也许是个禁忌。

    有力微微一怔,他和曾想过对他来说有‘爱情’这一回事?但是这些日子他的确是很郁沉,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她要和自己分手,而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和面子都阻止了自己去找她的脚步,可是他的心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他在难受,因为她而痛楚着。

    “我很……在乎她。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对别的女人如此在乎,也不会有别的女人能在我心中有像她一样的重要。”这是有力的回答,却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回答有关于女人的问题。

    多可笑,女人对他来说就像是衣服一样,但是第一次,他不再将女人当做衣服,而是心里的那一根……又软又硬的刺。不愿意拔去,宁愿疼着,竟还觉得爽快?他是被虐待狂么?

    薄荷对于有力的谨慎回答无奈的叹了口气,扭头认真的看着有力道:“那你有什么本事和别的男人竞争她?如果你想和她继续这么玩下去,我都可以认真的替她回答你,她玩不起。她是什么样的家庭,她是什么样的女子你不会不知道。她在乎她的家远远的超过在乎你,她的家人全部都疼爱她如同疼爱珍宝。如果你不爱她,如果你只是在乎她,我奉劝你还是及早放手,就让她去追求别的幸福,让别的男人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呵护着。而你,能给她什么呢?”

    有力神情有些慌张起来:“我……也并不是……”

    “为什么你就是不敢承认呢?”

    有力抬头惊慌的看向薄荷,薄荷却无情的挑拨他心里的那一层薄膜:“你并不是那样的人,不敢爱不敢恨却又想要爱,明明是心里的一根刺,明明舍不得拔甚至想让那刺在心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却连承认这样的想法也不敢。你只是害怕知道自己心里的答案,既然害怕,那你还怎么去拥有,还怎么敢去拥有?她的一生,能交给你吗?而你,能给她一生的责任吗?从此不再与别的女人有半毛钱关系,从此生命里只甘心有她一人,甚至觉得此生足矣。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想法,那你就将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转身……走吧。”

    薄荷在试探,最后一次试探。人心底的答案,有时候只有做出来,之后被逼到了绝路才会出来,而他愿意相信也愿意给有力机会,让他去认识甚至坦诚心中对洛以为的爱。如果是,他爱着洛以为,那她会帮他们,因为她看得出来洛以为其实也爱着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他还不够爱洛以为,那她宁愿洛以为被安排一门妥当的婚姻,就此过上普通平凡但是却会安然一生的。

    这是她这个做朋友的,唯一能替洛以为做的。

    有力犹豫了几分钟,并未放下手中的东西,也并未放下转身离开,而是抬头久久的看着薄荷:“我想……你说得对……这么想来,我做的还不够。我只想着我的改变,可是爱情这东西并不是谁改变的多谁付出的多就一定会得到收获……我……我想要她,而且,”有力用力的舔着唇瓣,他当然知道如果对着薄荷说出这话,就是誓言,而且是一辈子的誓言,因为薄荷绝对不会允许他违背,“想要一辈子……”

    薄荷转身,终于释然的露出轻松的笑容,总算她没白费精力。

    侧脸,却还是给了有力一个冷漠的表情,语气冰冷:“跟我来吧。”

    回到卡西咖啡厅,薄荷轻侧的靠在墙角,透过窗户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里面的某个位置正坐着聊天的男女。女人很美,有一张绝色的脸蛋儿,无袖柠檬绿上衣配那碎花包臀高腰裙将她妩媚娇柔的火爆身段承托的更为尤物诱人。而坐在女人对面的男人就是个真真正正的富二代模样,从言行举止上看去都是那么的轻浮,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与对面的洛以为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薄荷轻轻点头向有力示意里面:“看到了吧?她的相亲对象。他爷爷和奶奶,甚至爸爸妈妈都喜欢这个姓魏的,因为是知根知底的人所以爷爷奶奶都放心,也不怕他胡来,因为他们从小就认识,算是……青梅竹马了。”

    有力脸上的神情紧绷的犹如他的拳头,只紧紧的盯着那窗里的人,看也没看薄荷却问:“她为什么要答应和这个人结婚?”

    “她的责任。他们全家的人因为她双胞胎姐姐的婚事而伤心,所以开始担心一向感情生活都不顺的以为。而你,让她没有安全感。你的不确定让她也不确定你们的未来,也许你的态度让她觉得你只是想和她玩一玩,她觉得你们不会有任何结果,与其越陷越深还不如趁早斩断……还记得她曾经问过你的一个问题吗?”

    有力紧紧的揪着眉终于转头看向薄荷:“什么问题?”

    “你们会不会结婚,而你的回答是什么,你应该还记得清楚。”

    薄荷想,她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有力自己的了。如果他能追回以为,那这是她这个做朋友应该做的。但如果他没有那能力,以为又不愿意鼓足勇气跟着他甚至接受这份感情,那……就是他们的命运了。

    有力将东西统统放在薄荷脚边,转身便大步向咔西的大门迈去。薄荷侧身从窗户看向里面,看见有力走进咔西,走到以为和魏任杰坐在一起的桌边。

    洛以为见到突然出现的有力似乎就呆了,而有力什么也不消说伸手拉起洛以为便走。洛以为踉踉跄跄,魏任杰更是惊诧的看着这一幕,薄荷心满意足的看着洛以为被有力从咔西里拉出来大步而去,甚至连回头看她这个媒人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薄荷拍了拍手弯腰提起自己的东西转身悠然而去,洛以为……你一定要幸福啊。

    洛以为此刻只想死,她只想知道有力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以为穿的高跟鞋有十寸左右,踉踉跄跄的跟着走所以一不小心便崴了脚,痛得她一声低呼便蹲了下去。

    有力回头看向洛以为,看到她蹲在地上一脸惨白便知道出了事,立即也蹲下来,洛以为却窘迫的羞红了脸,因为她的裙子很短,这样也不知道有没有曝光……?有力有所发觉,立即脱了身上的衬衣披到洛以为的肩上,洛以为见着他竟然自己裸着健壮的上半生立即一声低呼:“喂……你这样太丢人了,我包里有外套,你帮我把外套拿出来就好了。”

    有力却动也不动,寒蝉若冰的盯着洛以为顿了顿才道:“包……你没带上。”

    洛以为这才记得自己的手……是空荡荡的。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又拉自己离开,她根本不会崴了脚也不会这么丢人了!越想心里便越是气,伸手一把便将有力推开:“你走开啦!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崴了脚!”

    “脚崴了吗?快让我看看。”有力一听立即蹙高双眉靠过来,伸手握住洛以为的脚腕变要看。

    洛以为挣扎着推开他低声却道:“你别过来……”

    有力顿时手足无措的望着洛以为,那冷酷的脸也终于龟裂,出现慌乱:“以为,我……对不起,我……”

    “你什么你啊?快把你自己衣服穿上吧。”洛以为气哼哼的将肩上的衬衣扯下来丢给有力,自己扶着脚腕便要站起来。

    有力一看这怎么行,弯腰也不顾洛以为的医院便将她一把横抱了起来。

    “喂……”洛以为惊慌失措的看着四下,这里大庭广众,他裸着上半身本来就已经够引人注目的了,他怎么还可以……

    但,洛以为不知道的是,让她真正惊慌失措的事这才刚刚开始。

    有力求助的看向四周,他本就是个外国帅哥,又有着极品的身材,吸引了一堆花痴女人饿视线不说,还让众人也注意了他怀里同样美艳的美女。

    “希望大家帮帮忙,”有力突然大喊了起来,洛以为吓得想捂他的嘴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又惊又慌的看着他的举动,“我和我女朋友吵架了,都是我不好,让她以为我不爱她,所以她宁愿抛弃我也不肯和我走下去。现在,我知道她在我心目中究竟有多重要,她是我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人,也是我唯一想要结婚,甚至想要和她永远在一起一辈子的女人!所以,希望大家能帮帮我,帮我见证我今天对她的誓言。我想要和你结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有力低头,深情款款的看着怀里的洛以为。

    洛以为却惊呆了,只得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才不至于惊呼出来。她是做梦了吗?不然,他、他、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向、向自己求婚呢?

    “你……你不是……”洛以为已经语无伦次,忘了这个时候应该说愿意或是不愿意了。她只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还有他的话……究竟又是不是真的?

    “是我糊涂,没有认清自己的心。请你不要和别人结婚,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知道,我从前是畜生,不把女人放在眼里。可是你不一样,我是那么的疼惜你,我甚至从不愿意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就算你一辈子都不让我碰你,我都甘心等着,哪怕只是抱着你这样也好。拥有你,必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以为,我没说过这些话,但是这些话就在我的心里,如果今天不是我突然警醒了,也许我们就错过了。可正是因为警醒了,所以我看清自己的内心……你是那么的特别,特别的就像我的生命一样,我愿意像呵护生命一样去呵护你……嫁给我,好不好?”

    洛以为已经泪流满面了,本来想破口大骂他一番的,本来想继续恨着心让他滚开不要耽搁她的约会。但其实……看见他很开心,所以他突然出现拉着她跑出来她连犹豫也没有,连后悔也没有,她甚至满心的欢喜。看着他的背影,她甚至在想,究竟这是不是梦,而她还能看几分钟,是不是下一秒又该各自向左向右?

    她不敢……不敢和他去冒险爱情,但是他却敢和她冒险婚姻!

    “我……”洛以为犹豫了,她还没有被这惊喜的求婚冲昏头脑,她知道,如果答应了,那她必将和家人有一番争斗。因为他们洛家一定还没有准备好去迎接一个外国女婿!如果他答应了,爷爷奶奶会理解吗?爸爸妈妈会理解吗?他们愿意接纳他吗?又要多久,他们才能得到家人的祝福……

    可是如果不答应,她会后悔的,她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她一直缩在自己的的象牙塔,因为她被保护的很好,又因为她自己将自己保护的很好,但凡有男人靠近一步她都会立即缩回自己的世界。

    可是有力&8226;马丁是个意外,不得不承认他那么英俊,而又那么体贴。虽然在外人眼里是个冷酷的人,但是她知道他有一双能做出她最喜欢的饭菜的手,他从前是那样的滥情,可是对她却绝对是充满了耐心的。从前以为他就是在挑战而已,但是越相处她越是能体会到他对自己的真心,耐心和体贴甚至……温柔。

    有力将洛以为放在地上,让她扶着路灯杆,而洛以为也就单脚的站着。

    有力突然单膝下跪,周围已经有太多的人,为这俊男为这美女更为了这样的一场求婚。洛以为已经被挑战的快没底线了,从来没有人在大街上对她做出过如此高调的求爱,更何况现在还是……求婚。

    洛以为用力的咽着口水,看着眼前的有力,甚至有些狼狈,光着上身,单膝下跪的跪在地上,抬头看着她,向她伸手。

    没有戒指没有鲜花的求婚,但是却让洛以为怦然心动。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周围的群众都喊了起来,一声声整齐的催促着洛以为。

    “我知道,没有鲜花也没有戒指,但是我给你的是我的这颗心。也许你还不相信我心的真诚度,但是以为……”有力深深的望着洛以为,无比温柔的道,“人这一辈子,总有那么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难为他一个外国人能说出那么字正腔圆的中国话,还能说出如此触动人心,触动洛以为内心深处的道理……

    忘了自己……她是谁?她是洛以为,一直以来深深的控制着自己情感的洛以为……为了他暂时忘了自己是谁吗?他也为自己忘了他自己而做出此刻的举动,那她又何必再想那么多呢?她从未冲动做过任何事,但是这一次却是那么想要冲动的答应这一切……

    洛以为看着有力的大手,轻轻的伸出自己的手放入他的掌心。有力立即紧紧握住,洛以为脚下突然一软,有力神情一变快速伸手过来将她抱入怀中:“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洛以为摇了摇头:“不用了。用冰敷……没事的。”她是医生,这点儿小问题还难得到她吗?

    “快走吧。”洛以为拉了拉有力的胳膊,在这里被人都看着,好丢人。

    有力将洛以为一把抱起,衣服也没捡便快速的离开了人群,但是身后却爆发了雷鸣一般祝福的掌声。

    洛以为心里在忐忑却又在欢喜,欢喜着有力今天所做的一切,忐忑着自己即将面对的一切……

    *

    薄荷接到洛以为的电话并不意外,让她意外的是有力的行动竟然如此之快?

    求婚!?还是在大街上!?可真有这小子的,还真是她小看了他啊。

    “所以,你现在在他郊外的家里?”

    “我脚崴了嘛……我说我肚子饿了他去给我做吃的我才给你打电话。你说他怎么突然开窍了啊?”

    听着洛以为那略带欣喜的声调薄荷总算是放心了,自己也忍不住的笑道:“你现在开心吗?”

    “……嗯……挺开心的。虽然把我吓了个半死!”

    “你开心就好,其余的就别想了。以为,爱情难遇,我看得出来有力对你是真心的,他以后敢对不起你我会废了他的,所以放着心的去尝试爱情,经历爱情吧。我真心的祝福你,好吗?”

    关于今天她和有力见面的事,将会成为一个秘密,洛以为知不知道她所做的都没有关系。

    “嗯……谢谢你,薄荷。”

    “好啦,快去幸福吧。好好养你的蹄子,千万要把初夜留到新婚夜知道吗?男人就是有个盼头才会对你更好。”

    “嘿嘿……恩。那先,挂了哦。”

    “好,拜拜。”

    薄荷挂了电话往椅子里一坐,仰天长长的舒叹了一口气,真好……蓝天白云,以为的幸福好像已经被她自己紧紧的抓在了手里,薄荷这些天心里的一个疙瘩也终于消散了。

    心情如此美好,看着时间薄荷便忍不住的给湛一凡打了个电话。

    现在是下午四点,湛一凡那里是早上八点,应该正在去上班的路上吧?

    薄荷焦急的等待着电话被湛一凡接起的那瞬间,电话响了三声薄荷便听见了预想中的声音:“宝宝?”

    “嗯。”薄荷温柔的答应,想起他便笑了,“一凡,你在上班的路上么?”

    “嗯,在路上呢。”

    “你自己没有开车吧?”

    “司机在开。我原本想给你电话来着,但是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所以在等你主动打过来。”

    “那万一你在开会,我岂不是打扰你了?”她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因为时差,所以总是犹豫着没打电话,他难道也是这样的心思?

    湛一凡温柔的声音穿透电话线暖暖传来:“就算是在开会,我也会接的。”

    薄荷忍不住的温柔浅笑,微风吹着她长长的裙摆和头发,太阳暖暖的晒在她的身上,她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包括这天气,包括远在英国的湛一凡,包括……爱情。

    “我想给你说,以为和有力他们和好了,而且有力还求婚了。”

    湛一凡低笑:“我倒是从没想过那家伙也会结婚。”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比如这一次的功劳可全是她的,多想邀功啊,但还是被心里的那份儿冷静压住了沾沾自喜。

    “是,自从遇见你这个意外,我的人生中就处处充满了惊喜。”

    薄荷微微红脸,看了一下四周无人才低声道:“贫嘴。”

    “呵……”湛一凡又是低笑,“想不想我?”

    薄荷摇头:“不想。”

    “真的?”

    “当然,想你做什么?想你又不能看到你,还不如不想呢。”

    其实从昨天到现在,她还真的忙的一直没时间想他,而且他们才分开并不久,所以那思念并不重,虽然想是想的,但是……她才不会坦白的告诉他呢。

    “坏宝宝,看我回去了怎么收拾你。”

    薄荷得意的浅笑:“等你回来就是……”

    两个人又说了一些话,直到小丁来了薄荷才匆匆的挂了电话。

    薄荷去学校接一羽,发现一羽没什么异样,而且看到她就飞奔了过来,似乎很是想她。

    薄荷蹲下来,一羽便圈着她的脖子将头靠在她的肩上,薄荷拍拍他的背轻声问:“一羽,今天再学校还好吗?怎么样,有没有玩得很开心?”因为老师说几乎会和别的幼儿园上一样的课,就是多了很多锻炼和辅导,所以薄荷很是放心他在这里。

    一羽不说话也不点头摇头,薄荷推开他的小身子,没见着他脸上有眼泪的痕迹也就放心了。

    赵院长走了过来,看见薄荷便蹲下来和一羽说再见:“一羽,明天见。”

    “一羽,和院长说再见。”薄荷微笑着拉拉一羽的胳膊,一羽却执拗的往薄荷的怀里钻,怎么都不肯说话。

    薄荷摸了摸头叹息道:“他就是不喜欢说话……十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说话的次数。”

    “是啊。”赵院长摸摸一羽的头温柔的笑道,“经过这一天的相处,我的确发现他不说话,可以说是一个字也没有。但是我发现这个孩子特别的聪明,比别的孩子都聪明。比如,他想上厕所就自己会出去,只是没有纪律,不知道要举手不知道要下课铃响才可以去,这些我们都可以训练。但是又比如他自己会找水喝,自己会写字,还会玩积木会玩魔方,这个孩子可真是让我惊喜又意外,比这里许多十几岁的患者还要聪明。而且,他不会大哭大闹,照你说情绪激动时也只是流眼泪,所以他并不是重度患者,他趋于正常还是有很大的可能的,我们都对此报满了信心。”

    薄荷如此听来也就松了一大口气,摸摸一羽的脸蛋,他是那样一个乖巧的孩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将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

    “一羽,走我们回家。”

    牵着一羽的手,这是薄荷第一次接一羽回家,她相信……以后还会有很多次,很多次。

    也许是在学校一天玩的太累,一羽上车倒在薄荷怀里就睡着了,薄荷静静的坐在后面抱着一羽看着窗外的风景,在经过谭棕别墅区山下的公交站牌时薄荷仿佛看到了两个比较熟悉的身影,立即一顿喊了小丁:“慢行。”

    小丁立即降低车速,薄荷透过车窗遥遥的望去,如果没错的话……那个换了发型的女子……是薄烟?

    真是许久未见了薄烟,几个月不见,似乎并不见消瘦,反而越来越漂亮了。黑色齐颈发倒是很适合她,少了从前的几分柔弱可爱,多了几分女人味的魅惑……薄荷又眯了眯双眼,说是两个身影,自然她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薄荷也见过一次。

    穆萧阳,薄烟的初恋?

    他们,怎么还会纠缠在一起?似乎在吵架,好像她第一次见到他们也是在吵架,但是这一次薄烟并未扬长而去,而是被穆萧阳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拥吻。

    薄荷突然想到王玉林,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当初不小心看到她的心思,薄荷也从未与她谈过,现在她还喜欢这个男人吗?

    “开车吧。”薄荷冷声命令,小丁立即加快车速。

    车子从穆萧阳与薄烟相拥的身边飞驰而过,而他们二人显然都没注意这车里有人正在盯着他们还在那里浓情蜜意。

    ------题外话------

    ——七儿建了个群,群号和入群规则在留言板区。欢迎各位妹妹入群……各种福利大家懂得哦……七儿笑而不语啊。(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