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8 被疯狗咬了一口

168 被疯狗咬了一口

    “薄检察官。”赵院长上前与薄荷热切的握手,薄荷与之淡然微笑,“你好。”心里却在为这赵院长竟然知道自己身份的事儿起疑心,之前通话中她也并未提及过自己的身份,他何以知道自己是谁?

    “是这样的,”那赵院长见薄荷迷惑便解释道,“之前,一直都是薄先生在与我们接触,也是打算过年后让我们的人去给一个孩子上辅导课。但是前段时间薄先生突然说他不能与我们合作了,以后要接手的人是他的女儿,所以你一说你姓薄,我们就知道您的身份了。”

    毕竟谁不知道薄荷的父亲,是薄氏集团的董事长薄光呢?

    “薄先生?”薄荷心里暗惊,他竟然也给一羽安排了这学校!?

    “是的,您的父亲啊。难道您……不知道吗?”那赵院长看了看薄荷又看了看薄荷牵着的一羽,微笑着就蹲下来看向一羽,并将手里的一个奇特魔方交给一羽道:“你就是一羽吧?老师很早之前就知道你的名字了哦,听说一羽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来,老师送你一个礼物。”

    一羽很少接受陌生人的东西,但是那赵院长就像是有奇特的魔力一样,对着一羽微笑,对着一羽温柔细语,而一羽竟然真的伸手接过了赵院长给的那个魔方。

    “一羽,谢谢院长。”薄荷弯腰低声教道。

    一羽竟然朝着院长真的说了一声:“谢谢。”

    薄荷心里诧异了,那赵院长则温柔的摸了摸一羽的脑袋:“真聪明。”

    “你是怎么做到的?”薄荷现在不得不相信这个人的确有些能耐了。先撇开薄光不说,就算薄光曾经与这里有过联系她也不怕把一羽放到这里,以为这里似乎的确是有能力让一羽变好。

    “很简单,对着他的眼睛说话,要与他身高平行,要让他觉得你和他一样,是同类人,是一样的。他心里不害怕,自然也就会开口了。”赵院长微微笑道,说实话,薄荷觉得他笑起来干净儒雅,倒是挺好看的。也许是因为心境的关系,所以薄荷并不如第一眼见到他那样觉得讨厌了。

    “我们可以边走边说……”赵院长伸手示意薄荷向前行,薄荷拉着一羽向学校里走去,赵院长一路上便开始解释儿童孤独症的一些历史来源和原因,最后说到他自己,竟先深深的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有个孤独症的儿子。可是,十年前,他才七岁的时候……去世了。那个时候国内还没有这样的机构,而我和妻子刚刚离了婚,我自己带着乐乐,没钱出国给乐乐治病,就耽误了乐乐。我整日酗酒,忽视了乐乐,后来有一次乐乐生了病却自己一个人在家,他就自己开门想去找我,可是他不会下楼梯,就自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头刚好可在楼梯拐角下别人丢在那里的一块砖头上,乐乐就这样离开了我。我幡然醒悟,乐乐是因为我的疏忽,因为我这个不尽责的父亲才失去了生命。从那以后,我就戒了酒,也许是潜意识里想要弥补乐乐,所以我开始接触孤独症这方面的知识,更多的去了解孤独症,直到今天能为中国的孤独症儿童做一些事情。如果那个时候乐乐能有现在这样的机遇,如果那个时候我就发狠心为了乐乐不顾一切,我就不会失去乐乐了。”

    薄荷为赵院长的故事感到难过。没一个孤独症患者都为家庭带来不同的难过和伤心,而作为家人的压力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轻松。孤独症为一个家庭所带去的也不仅仅是困难重重的医治难关,还有责任,还有家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包容。

    赵院长收起悲伤,朝薄荷缓缓的释然一笑:“所以薄检察官,很高兴你能把一羽交给我们学校,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家的孩子,恢复健康这样的保证我们做不到,但是让这个孩子越来越好,趋于正常孩子,以后能去普通学校上学,能自己料理自己的生活,能与人交流,不再只沉浸于他自己的世界,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薄荷真诚的向赵院长伸手:“谢谢你,赵院长。”谢谢他的故事,也谢谢他为了中国的孤独症儿童创建了这样一个机构和学校,为他们这些做家长的创建了这样一个希望之地。

    “不客气,这是我该做的。”

    *

    薄荷给一羽办了手续,一羽便开始留在学校接受各方面的训练。薄荷也和赵院长打了招呼,就算是他所说的薄先生亲自来也不能让一羽跟着他离开。虽然薄荷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赵院长再三的保证薄荷才暂时安心的和一羽告别然后出了学校。

    当然,下午五点左右要来接他回家。

    薄荷回到车里,小丁便问薄荷是否回家,薄荷只让小丁送自己去市中心,因为她还要赴与有力的面谈之约。

    小丁安静的开车,薄荷掏出电话给李泊亚拨了过去。

    “BOSS夫人?”李泊亚似乎有些意外薄荷竟然会给他打电话,薄荷也没想到李泊亚会存了自己的号码。

    “李泊亚,很高兴你知道是我。那个,我有事情想要麻烦你。”

    “BOSS夫人你说。”

    薄荷也不再犹豫便道:“你能帮我找一个稳妥的保镖吗?二十四小时能为之服务的替身保镖。”

    “不知道BOSS夫人有何用途?”

    “我想有个保镖能跟着一羽。”薄荷没想到薄光之前还会有那样的心思,而他更是料定了自己会带着一羽到云海市的治疗机构学校,这对薄荷来说的确不能使之安心,所以她觉得还是要有个保镖跟着一羽她才算安全。

    她不能让一羽有任何落到薄光手里的可能,那会成为他威胁她的对象,甚至威胁妈妈的对象,所以她不能让这样的可能存在,事先的预防是有必要的。

    “我做一下安排。晚上六点给你答复?”

    “好,谢谢。”

    “不客气。我一定给你找一个最稳妥的保镖。”

    挂了电话薄荷才松了口气,只要李泊亚答应的事她知道是必定没有问题了。

    到了市中心,薄荷下车小丁便探出头来问:“夫人,要我晚些来接你吗?”

    薄荷看了下时间,她并不确定自己几点能搞定这边,便道:“不用来接我,还是五点左右到一羽学校门口,我在那里等你。”

    小丁驱车离开,薄荷看了下四周,云海市的市中心,西津路。薄荷平日里就很少来市中心,所以对这里并不烂熟于心,但是她知道咔西咖啡厅就在斜对面,所以薄荷走到十字路口等红灯准备过马路。

    红灯从五十秒开始计数,薄荷数着数字也在四下无聊的看着周围。薄荷本就是美人胚子,如今又不再戴眼镜,一张精致的小脸加上窈窕如模特一般的高挑身材,就完全称得上超级大美人。所以即便无聊的站在大马路上也能引来无数视线。

    薄荷穿了一条墨绿色的无袖长裙,配了一条从英国带回来的白色绵绸披肩,肉色的流苏凉鞋,在五月的季节非常适合这样的装束,而且还让人觉得非常时尚。不少路人猜测着她是否是个模特,而且她的面孔对云海市的人来说都不生疏。惟独她自己还未察觉自己俨然已经成为街头人人瞩目的明星,依旧只是站在那里无聊的等着红灯。

    就在她不远处的一辆蓝色跑车里,同样在等红灯的男人目光紧紧的落在前面那抹高挑出众的身影上。

    一旁的女伴很是不快的依偎过来,蹭着男人的手臂哀怨的盯着那女人的背影不爽道:“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新人,哼。不过肯定是完全没有名气就是了,连我都不认识她。所以,我不许看她,阿毕,我要你看我——”说着女人就用自己的手娇媚的捧着男人的脸面向自己。

    男人冷冷的睇着女人,一笑:“你说什么?你以为她是谁?”

    女人微微一怔:“你那样看着她,难道她不是你瞄准的下一个对象吗?你一向喜好模特,我们都知道……”

    说着女人还有些骄傲的扬起自己的下巴,所以她这一次能成为鼎鼎大名的言大律师的女友,实在值得自己沾沾自喜的大好事,许多模特羡慕都来不及呢。谁不知道言毕的父亲是娱乐圈的头号人物?而他不仅有钱,有英俊潇洒,床上功夫更是能让女人醉生梦死,所以哪个女人能和他有一场约会,那简直就是**般的美梦记忆……一辈子都难以忘怀,死都愿意了。

    “模特?”言毕冷冷一笑,怀里女人的企图实在明显,看重他的钱包,看重他的地位,看重他在床上的勇猛和技术,当然更看重的是他家世所能给她带去的利益,至少一个杂志的封面拍摄是最小的礼物了。

    “是啊。她那样身材的女人,难道不是模特?而且我看她穿的到是挺时尚的,那披肩很像是范哲思新出的一款,那鞋子像是普拉达,那裙子和包包像是出自香奈儿……难道她是被哪个男人包养的情妇?真是有够不要脸的……”美艳的女人打量着脸上便出现了嫉妒的神情。

    “你说什么?”言毕轻眯双眼看着女人,为什么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女人如此乏味而又不知趣味?

    “没。阿毕,人家什么都没说……”

    “下车。”男人却冷冷而道,已经侧开了自己的视线。

    “什么?”那美艳的女模特一愣,她、她才刚刚上了他的跑车不到两个小时欸!

    “没听懂我的话吗?下车。”男人再一次冷冷而道,已经将冰冷无情的侧脸给了美艳女模特。

    此时红灯变绿,薄荷已经开始过马路,那女模特看着窗外已经在动的车辆突感委屈:“可是……我……这是……”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言毕,而她知道,如果没有好聚好散,她的模特事业将从此毁灭。

    “阿毕,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你至少让我从马路边上下吧……”他在直行道,而且马上就要穿过马路,她怎么能下车!?

    言毕却已经连看也不想再看她一眼,自己伸手过去推开门解开安全带,那女模特虽然觉得很没面子又丢人,但是现在也被逼到了梁山毫无办法,后面的车已经开始催促他们前行,女模特只好立即爬出车里,还没停稳自己的脚步蓝色跑车已经‘哄’一声蹿了出去。

    女模特跌在地上,右行车道的一辆车‘吱’的刹住,从车窗里投出头来劈头便是大骂:“他妈的,找死啊!”

    女模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她究竟凭什么遭遇这一切?她究竟哪里错了?

    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言毕心目中,那个狂妄而又自大的律师太子爷心目中,薄荷是他曾经唯一的败笔。她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强大的,对手。终有一日,他要让她输在他的手中,看着她挫败生气的脸他一定才会得到他最大的满足……

    所以,别人对她薄荷的污亵观点对他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一件事。

    *

    薄荷坐在靠窗的位置,她觉得这样才能让有力更清楚的看见自己。

    当然,她根本不知道刚刚的大马路上因为她发生了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所以她未曾预料,那个落魄的模特在经过咔西咖啡厅看见橱窗里坐着的她时,会是多么的愤怒。

    那个女模特无疑把所有的怒火都迁到了薄荷身上,她认为言毕一定是看上了这个毫无人气连她都不认识的新模特所以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甩了自己。让她怀疑的是,也许她根本不是模特,是一个被人包养的情妇。她杰西卡还从未被人如此侮辱过,本来被言毕当着众模特们的面从片场接走对她来说是一件让她多么骄傲自豪并且梦寐以求的事,但是现在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毁了!

    杰西卡越想越气,转身便也进了咔西咖啡厅。

    薄荷点了一份儿牛排,现在还不到一点,肚子了自然要吃饭。在伦敦的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吃西餐,但是依然要吃全熟的牛排。咔西咖啡厅不仅咖啡出名,牛排也是独具一格的美味,它的厨师就是英国伦敦人。

    薄荷的牛排刚上来,对面就突然站了一桩黑影。

    薄荷还以为是有力提前来了,抬头却看到一个怒气腾腾的女人,而她并不认识。

    薄荷微微敛眉,还未开口说话那女人却已经端起自己面前的那杯冰水朝着薄荷的脸便泼了过来。如此迎头赶上的事情,绝对是薄荷这辈子第一次如此遭受,而可笑的是,她竟然还不知道原因!

    咖啡厅的人并不多,但是在的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碰!”杰西卡觉得这杯水泼出去心里畅快多了,看到薄荷那狼狈的模样,心里甭提多么的爽快,她杰西卡做事情一向就是果断而又直接,总该给人一个措手不及,看谁不爽出手就是。

    可是她俨然没有料到,这一次她绝对惹错人了。

    对薄荷来说,如此祸从天降的意外也是非常让她恼火横生的。她薄荷,岂能受这种莫名其妙的侮辱?

    但她依然保持了一份优雅,从包包里掏出手帕来轻轻的擦拭脸上的水,还好她并不喜爱化妆,天生丽质的她并不担心化妆。可惜了身上的裙子,湛一凡给她买的限量版,她今天才第一次穿就遭遇了这样的待遇。

    薄荷的动作一直很优雅,包括擦头发,都是轻慢而又傲然。好像狼狈的并不是她,而是站在她对面的那个女人,此刻杰西卡在众人眼中更像是一个小丑。

    杰西卡没有得到意料中的怒骂怒视或者……别的任何反应顿时也有些慌了,努力的扬起自己的下巴睨视着薄荷冷冷道:“谁让你自己穿的太妖!长成这样,穿的就像个情妇似的还好意思出来再大街上晃悠?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男朋友刚刚甩了我!?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站在那里,他就不会多看你几眼,我们就不会吵架,呜呜……”

    薄荷一句话还没说杰西卡就自己捂着脸哭了起来,这一举动无疑是在博取众人同情。

    可惜,谁也不会买她的帐。因为穿着暴露的她看起来更像是某人的情妇,而薄荷则更像是等高贵的千金。

    “我竟然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长相竟然还会犯罪。”薄荷冷冷一笑,掏出电话便按下了三个数字,一开始杰西卡还不懂她在做什么,但是薄荷一开口说话她就懵了。

    “喂?警察局吗?这里是西津路288号咔西咖啡厅。请过来一趟。”

    挂了电话,薄荷轻悠的抬头看向杰西卡惨白的脸,对付这种人,她不想吵也不想打,警察才是唯一解决的方法。法治社会,治的就是她这种嚣张狂妄而又毫不自知的人。

    “你、你竟然打电话!?我不就是泼了你一杯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杰西卡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刚刚是如何的嚣张又是如何的诉苦,现在竟然还想凶悍的质问受害者,却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众人眼中的跳梁小丑。

    “那换我泼你一下,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薄荷扔开手中的帕子,轻靠在椅子上抬头冷眼不善的看向眼前对她来说依然还是陌生人的女人。

    薄荷本身就有一股威慑别人的气势,从事检察官一职以来这方面的历练不少,而她部门下的那些人常常怕她,就是因为她所具有的这种气势,认真起来的冷漠也可以让人不寒而栗。

    “这位小姐,是我们的疏忽,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咖啡厅的经理终于出来上前低声的询问薄荷。

    薄荷轻抬手指,只示意道那想要转身而逃的杰西卡:“别让她走了,我等警察来了再说。”

    “这……”那经理明显犹豫了,毕竟他还要做生意。

    “怎么,”薄荷轻转视线落向那经理,“怕我影响你们做生意?我在这里吃饭,莫名其妙就被一条疯狗咬了一口,难道你们觉得我能若然无视的继续吃自己的饭,而你们继续做你们的生意?我不会打搅任何人,如果打搅了也只能说声抱歉,但是今天不打打狂犬疫苗,我怎么能离开这里?”

    对于那些目的不善的人,薄荷是从不手下留情的。她不怕事情闹大,理在她这里,她也不会打人也不会吵架,她会和平解决这个难题。

    那杰西卡听了薄荷的话又怒意横生了几分,毕竟薄荷是拐着弯的骂了她。但杰西卡还未发作,视线里便突然闯进另一抹清新靓丽的声影……

    “湛太太?”有人低唤,薄荷顺着声音望去,只觉得眼熟却一时并未想起对方是谁。

    不过,真的是个很漂亮也很年轻的女人。身材高挑纤细,比自己高上许多,就像个模特……薄荷想起来了,眼前这个年轻少妇,不过二十一二岁的女子不正是魔石集团的总裁夫人念鱼朵吗?那个国际名模,美得不可方物,而且具有一种特别的空灵气质的女子。在洛因为与林靖的婚礼上薄荷曾经对她惊鸿一瞥过,但两个人是从未说过话的。

    薄荷缓然站起来与之握手:“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不过……”薄荷示意了一下自己湿了的衣服和头发,没想到会是在自己这么狼狈的时候。

    念鱼朵微微一笑:“是啊,我前段时间去过英国,因为还让我有困难可以找你,说你也在英国。我参加过你和湛先生的婚礼,不过那天你是新娘,应该不记得我去了才是……”

    薄荷的确是不记得,那一天的宾客实在太多。

    “怎么没来呢?我的确在婆婆家里,昨天才刚刚回来。”

    两个人一来一往的对话听得一旁的杰西卡心里惊诧不已。

    杰西卡当然认识念鱼朵这样的国际超模,她可是在意大利和米兰甚至欧美最吃香的东方模特。从她参加S名模大赛开始,她的名字在中国便已经家喻户晓,更是众模特心目中的楷模和佩服对象,这两年的模特之路更是发展的如火中天,两年前嫁给魔石集团总裁凌城更是将她推上娱乐的顶尖,虽然中途生了孩子但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身材更没有影响她的职业生涯。几乎全中国的人都知道那个来自森林的女孩先自爱不仅成了国际超模还是魔石集团的总裁夫人。

    她怎么看起来和这个女人很熟似的!?杰西卡终于开始有些后怕起来,就是念鱼朵这样的人物是她的偶像不说,她的身份也是自己根本就惹不起的。

    念鱼朵已经看向杰西卡,上下的打量了一番,神色冷然的便问杰西卡:“我好像见过你,你也是模特?”

    杰西卡在偶像面举止终于端庄了些,不停的点头:“是……”

    “怎么回事?怎么在为难我朋友?”念鱼朵其实一直坐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所以是知道这杰西卡是怎么从天而降,半路出来咬人的。所以,这薄荷着实是委屈,而她虽然也只见过薄荷一次,但是知道她是个检察官,也知道她是薄氏的大女儿更是湛氏的总裁夫人。念鱼朵平日里并不管这些,她一向我行我素很低调,但是因为似乎和她很熟,而自己也参加过她的婚礼,所以还是忍不住的站了出来。

    因为她觉得,这个杰西卡实在是太嚣张了,嚣张的她也看不下去想要给点儿教训。

    “我……我不知道是你朋友……”

    “呵,”念鱼朵摇头冷冷一笑,“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看来根本就是一时意气用事,闯了祸也不自知,这种人怎么在时尚圈横行如此之久的?她真怀疑,就连自己这样的人当初都是小心翼翼的且行且走不敢得罪任何人,当然运气加实力才导致自己今天的成功,但是她敢肯定杰西卡这种人是永远也不会成功的,太像自己当年所讨厌的一个女孩了。

    杰西卡寒蝉若冰的站在原地,警察很快就来了。

    小警察不认识薄荷,但是问了一下情况,也就清楚杰西卡的无理取闹了。

    “别人在这里吃饭,你为什么突然进来泼她?”那警察是念鱼朵的粉丝,一见念鱼朵明显是站在薄荷那边的人便对杰西卡十分的严厉了起来。

    “我……”杰西卡只图心里痛快,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时冲动会将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而她现在根本无法回答警察问的这个问题,因为她自己也才后知后觉自己的理由是多么的可笑。

    “因为他男朋友多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她甩了。”薄荷虽然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但是她自己也觉得这实在可笑而又滑稽的让人非常无厘头。这比她在电梯里突然被人从头顶泼汽油烧电梯还让她觉得奇葩而又难遇,简直能排上她今年的奇遇之最了。

    念鱼朵也觉得好笑,又在心里可怜薄荷,毕竟拉着自己女朋友看街边别的女孩的男人太多了,而薄荷无疑成了这杰西卡的假想敌,可怜的出气筒。

    虽然可笑,但念鱼朵还是想到了什么,一丝犹豫也没有便问:“是……言毕吗?”

    杰西卡诧异的看向念鱼朵,似乎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

    念鱼朵忍不住的轻笑:“今天给你拍摄的摄影师是我好友,给我发短信说言毕去现场又接了一个女孩。而你身上还穿着他今天位置拍摄的系列服装,所以我才猜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言毕?”薄荷挑眉,紧握了拳头。

    “怎么,你认识?”念鱼朵一时没反应过言毕的律师身份,所以有些意外的问薄荷。

    “和我打过官司,手下败将。”薄荷对念鱼朵笑了笑,可是那笑却十分的尴尬,似乎蕴含了无尽的愤怒。因为她实在想不到那个家伙竟然是自己今天遭遇如此荒唐事的导火线,那家伙一定是看见自己过马路了所以才看了两眼,竟然被这个疯婆子女人认为……

    薄荷现在想来实在好笑,她对那言毕的行为一直都非常反感,因为那个人十分没有道德观,不管是怎样的官司,不管是为怎样的人接下官司,只要对方付得起他的酬金他都愿意接下,所以在他手下造成的冤假错案无数个,她对这样的人只想封杀。现在听的他又无意间的害了自己,对他更是讨厌的无以复加。

    “哦,我忘了,他还是个律师来着。”念鱼朵想起来了,去年的确有个案子响动了整个云海市,从无败北的言毕输在了一个女检察官手里。念鱼朵那个时候还不认识薄荷,现在明白过来那人是薄荷心里对她又佩服了几分起来。

    不动神色,任何情况都能保持那几分的优雅自傲和冷静,让念鱼朵想不佩服都难。

    “难道,您就是……就是薄检察官?”两个小警察一直在旁边听着,终于听出些门道,统统变成一脸兴奋的望着薄荷。

    薄荷挑眉,她可以……说她不是吗?

    “怎么回事?”有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这边,在看到薄荷时摇了过来,蹙着眉看向那两个警察便问。

    “你是谁?”那两个警察正因为同时见到两个偶像而激动没想到突然半路杀出个外国男人来,比他们高大还粗壮,他们心里自然是不爽了。

    薄荷抬了一下手:“我的人。”

    话语间的霸气侧漏的煞到一旁的众人,杰西卡此时已经双腿发软,在她知道念鱼朵与被自己泼了水的这女人是朋友关系时,在她知道这女人竟然是个检察官时,在她又看到一个外国帅哥来了时……她恨不得自己此刻晕厥倒地死了算了。

    “BOSS夫人,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有力自然是识得现下的场景的,看到薄荷那头发,和胸前湿了的裙子,还有盘子里还没动但显然已经……不能吃的牛排。

    薄荷没想到有力竟然会提前这么久便来了,对他给面子的礼貌也很是感激,她知道这家伙一向是不太感冒自己的,但是一致对外的时候又是有着绝对的礼貌。

    薄荷简单的向有力阐述了一下自己遭遇的飞来横祸,有力越听越蹙高了双眉,随即扭头向一旁的杰西卡看去,冷冷的便问:“是你突然袭击我BOSS夫人?你是什么东西!?”

    虽然湛一凡不在自己身边,但是这个时候有力还能如此的帮自己质问薄荷是打从心里感谢,她也知道是因为湛一凡有力才会如此。

    杰西卡这一次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捧着脸哭着便道:“我……我不知道……我,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是湛氏国际总裁特助,我回忆湛氏国际的名义起诉你,损害了我们公司总裁夫人的形象,要求你赔偿精神损失且财产损失费。”有力冷漠而又简单的一番陈述便从衣服里摸出电话,杰西卡脸色已经变成煞白,立即转头向警察道:“我愿意赔礼道歉,你们是警察,他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

    两个警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显然另一方是不愿意民事调解的,那他们也没办法啊。

    念鱼朵则看向薄荷,想知道她会怎么做。

    一直稳坐的念鱼朵终于缓然的从座位里坐了起来,伸手拉住有力的胳膊冷声道:“等一下。”

    有力看向薄荷,薄荷向他点了点头:“去替我拿杯冷水来。”

    有力顿了一下不过还是立即转身去办,还顺便将身后的众人都驱散了开了。

    杰西卡浑身颤抖的看向薄荷,薄荷拨了拨自己已经快干的头发,向两位警察点了点头:“麻烦你们了。这里没什么事情了,如果你们还忙,就请吧。”

    两位警察知道没他们什么事便转身走了,虽然还有些恋恋不舍想看一看心目中的两位女神,他们完全没想到的是薄检察官平日里生活中的样子是这样美啊,又高贵又有气质,比报纸上穿检服戴眼镜的模样美太多了。

    有力很快找来一杯水放在薄荷手边,薄荷看了下四周,人并不多,而且也有人拍照录像。

    薄荷冷冷一笑,看向那杰西卡突然凛声:“这位小姐,我可没听到你的道歉在哪里?”

    “对不起,对不起。”杰西卡再也不敢嚣张立即道歉,而且她这才发觉薄荷虽然不及她高,但是气势绝对压人,她果真是惹错人了,她刚刚一定是疯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我不接受。”薄荷说着便端起手边的水杯用力泼向杰西卡,‘啪’的一声响,水花拍打在杰西卡的脸上,虽然不至于洗掉一层粉,但是绝对能毁掉她许多的妆容……至少,狼狈不堪是必定的。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是她如今的行事准则。

    “碰!”薄荷将水杯重重的搁在桌上,随即又缓然坐下冷冷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说着侧开自己的视线,冷冷的看向窗外。窗外也集聚了一些路人再看热闹,而咔西的服务员在外劝导他们的离开。

    薄荷并不后悔自己这样的行为,如果为了怕别人看热闹而生生的咽下这股子突然而来的横祸和闷气,她就不是薄荷。当然,她并不担心别人会认出自己来,大部分的人根本不熟悉她这个模样,不戴眼镜不穿正装的薄检察官,就算是结婚时的热火朝天,但那也是化了妆的另一个自己。

    杰西卡却站在原地浑身颤抖,脸上布满泪痕,活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可怜虫,竟然还不肯离开。她觉得,她受到屈辱了,今天所受到的屈辱是她这辈子所受到的最大的,最多的!

    “觉得委屈了吗?”薄荷并未看向杰西卡却冷冷的对她道,杰西卡微微一怔,咬着唇并不说话。

    “我好端端走我的路,看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并不能让别人不看我,也没有那个权力。但如果你就因为言毕那样的男人多看了几眼,而你和他起了争执导致你们分手将这股怨气撒到我的身上……可你有没有想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过我的生活,我吃我的饭,你却突然闯了进来捣毁我的一切,向我泼水,毁了我的牛排,甚至我身上这条我丈夫买给我的裙子……你委屈,我不委屈吗?我只是将那杯水还给你,你也没什么损失,走吧。再不走,你就该去见见律师了。”

    最后一句话薄荷是看着杰西卡说的,绝对不是威胁,而是有力一定真的非常像那样做。

    杰西卡死死的咬着唇终于转身跌跌撞撞的离开,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

    薄荷又站了起来,看向店里偷偷拿手机拍照的众人道:“希望大家能理智的删除手中的照片或者录像,我想你们都该知道,何为肖像权?我和念小姐,甚至我身边的这位先生,都不会乐意我们任何人的照片出现在任何的媒体任何人的手中。谨慎。”她自认为她做的并不过分,但是她知道公众有时候颠倒是非的能力,如果她不拿出自己强硬的态度,就很容易被推到舆论的顶尖。

    薄荷说话的语气很缓慢,众人也听了进去,有些低头讪讪的删东西,有些却对她不屑一顾。

    念鱼朵招来与自己同坐的经纪人低语一阵,那经纪人便开始去向每一桌的人搜查手机,作为经济人的确有这样的权利,也是对念鱼朵肖像的维护。

    “有力,去跟着学着点儿。”薄荷突然向有力点了一下下巴,有力不可思议的看向她,显然很是不愿意动弹。

    薄荷却微微一笑:“再帮我要份儿牛排,或许……两份儿?”说着薄荷便看向一旁的念鱼朵,既然遇上了还如此帮了自己,怎么着也得聊一聊。

    “也许,我们可以换个位置。”念鱼朵指了指自己之前坐的位置,在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她发现自己挺喜欢这检察官的行事风格,那么的雷厉风行,那么的独特,不聊一聊还真是浪费了这么一个机会。

    薄荷随即便站了起来,其实她一开始就该做个隐蔽的位置,那样就不会被杰西卡搅闹这一番了,看来……还是低调行事,才是最妥当的。

    ------题外话------

    ——今天被疯狗咬了大家莫急啊,明天还是以为和有力的重头戏哦!O(∩_∩)O~不过,今天看到我们小朵儿客串有木有很兴奋的娃纸啊?(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